2019-03-12 00:23:25 热度:

为霸占叔叔家产,他居然狠下毒手

1

 

沿着220国道进入商河县辖区。白桥镇就位于商河县的东南部,全镇辖81个行政村,4.69万人。俎家村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村庄,全村103户,共有430口人左右。进俎家村的公路多有坑洼,一路上躲闪可见的大坑,车子依然行驶的略微颠簸。天气虽然和煦,但光秃秃的植被和道路上的冷清却呈现出萧条之气。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2018年2月21日清晨,这里却发生了一起震惊村民的凶杀案。死者是64岁的村民顾长亮。他的死,令整个俎家村蒙上了一层阴郁的色彩。

 

俎家村是一个同姓大家族,村里大多数村民保留了农忙时耕地、农闲时外出务工的生活方式。顾长亮也是如此,因常年在外务工,顾长亮身体结实得很,单从外貌很难看出他的实际年龄。

 

顾长亮是一个“老光棍”,年轻时家里贫穷耽误了娶亲,一直单身。今年,顾长亮的生活发生了一点变化。腊月二十八那天,他给自己的亲侄子顾全打电话,让他帮忙在自己屋内安装了一台空调。腊月二十九,在外务工的顾长亮回到家里,随即向亲侄子宣布了一个消息——“自己屋里要来个女人了。”

 

光棍打了一辈子,顾长亮的心思却“活泛起来”。其实,这不是顾长亮突然有的想法。对顾全来说,顾长亮这是老生常谈了,几年前就想“说个老伴儿”的二叔,在顾全的反对下一直未能如愿。但这次,顾长亮态度很坚决,面对侄子的阻拦,他一句“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管”挡了回去。

 

近年来,顾长亮打工攒下了一点钱,村里照顾他是“孤寡老人”,给盖了新房。孤单了大半辈子的老人,想要有所依靠,为自己“找个伴儿”共度余生,是再正常不过的心愿。况且,已经有个村外的老相识打算为他介绍一个“年纪比他小的甘肃女人”。为此,顾长亮回村后还专门提了两瓶酒、两条烟,两只鸡、两条鱼送到中间人家里。

 

经过了几日惴惴不安的等待,初五一早,顾长亮叫顾全开车带他去找中间人。还没走,中间人打来电话,约定好的见面取消了,而取消的原因也成了一个谜。顾长亮一个人在家里度过了有点沮丧的一天后,当晚,被人杀害在自己的床上。

 

2

 

2018年2月21日,也就是大年初六下午两点,济南市公安局商河县分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白桥镇俎家村村民顾长亮在家中死亡。

 

刑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夏征峰是第一批到达现场的刑警之一。

 

在刑警大队集合出发之前,夏征峰心里想:这也许又是一个正常死亡的“假案件”。从警20年,夏征峰经常接到类似的报警,因为老百姓对尸体的征象不了解,故而常常对正常死亡的尸体上呈现的表征产生质疑。一句话就是“见尸体见得少”,免不了大惊小怪。像他这样“经常跟尸体打交道的”,看一眼尸体的“成色”,心里就大概有个数了。

 

下午两点二十,夏征峰见到了顾长亮的尸体。这次夏征峰还真有些拿不准,死者的尸体完好无损,除了在脖子上和手肘处有轻微的伤痕。但仅从这点痕迹还不足以判断死者为他杀,因为人在犯病时也极有可能因挣扎而导致此类痕迹。

 

尸体的密语只能由法医来解开了,顾长亮的遗体随即被运往殡仪馆的解剖室。在那里,法医将通过分析尸体内部伤情而判断案件性质。

 

案件尚未定性,老刑警的“直觉”告诉夏征峰,死者的死另有隐情。在疏散村民、清理现场后,他开始依靠自己的经验捋顺案情。死者顾长亮死在自己的床上,被人发现时还盖着被子,院门反锁并无盗撬痕迹。除了死者身上那两个可疑的伤痕之外,找不到其他的疑点。如果假设此案存在嫌疑人,肯定是有人半夜潜入了死者的房间,实施了犯罪。这意味着,如果有人犯罪,一定存在另外的出入口。

 

这时,距接到报案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夏征峰开始围绕顾长亮的住处寻找这个“假设有罪”的出入口。一开始,他查看了位于房屋后侧的猪圈,猪圈上面确实有些踩踏的痕迹,但并不明显,并不是“很新鲜”的痕迹。经过一系列勘查,夏征峰注意到院门左侧的“滴水檐”。“滴水檐”是当地人的叫法,为了防止自家房檐上的雨水滴到邻居家而修建,是当地民宅的“标配”。沿着“滴水檐”上的些许攀爬痕迹,夏征峰勘查到了一个相对连贯的入院轨迹。

凭借自己20年的从警经验,夏征峰基本认定,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

 

3

 

在夏征峰找到嫌疑人闯入案发现场的证据之后,法医对尸体的鉴定结论也出来了:死者受外来暴力扼压,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初步认定为他杀。这个结论证明了夏征峰的分析,昨天夜里,有人潜入顾长亮家中,对其实施了杀害。

 

嫌疑人会是谁呢?据刑警大队大队长郑建总结,农村和乡镇所发生的凶杀案,往往仇杀和情杀两种情况居多。而眼下看来,这个孑然一身的老光棍两边都不沾。

 

想要找到线索,首先要进行大量的走访调查。为了加大排查力度,案发后刑警大队调回了所有休假人员。机动中队民警张卫国就是其中一个。张卫国接到召回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陪孩子,少有的团聚时光令他格外珍惜。当接到“疑似命案”的通知,他很清楚,这又将是一个不眠夜。

 

到了案发现场,张卫国被编入走访摸排的侦查小组,围绕着死者的人际关系,开始逐户调查。“大部分的情杀、仇杀案件,通过摸查就可发现线索。”所以,在破案黄金期内进行大量的走访对案件的侦破具有关键作用。“村不漏户,户不漏人”是刑警大队针对此类案件一直以来的走访原则。

俎家村共有103户,430多口人,想要短时间走访一遍具有很大难度。张卫国与他的同事们就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向外发射性扩散,划片区分、逐家逐户进行走访。

 

当晚,工作组共走访村民四十户左右。通过梳理走访的信息,张卫国发现死者顾长亮在村内人缘不错,并无仇家,并未发现明显的矛盾点。不过,有个别村民指出顾长亮与自己的亲侄子顾全关系不和。这条线索引起了张卫国的注意。但是家族亲人之间的矛盾怎会发展成杀身之祸呢?

 

除了走访之外,临时设立的匿名举报电话中也有人反映:顾长亮确实跟顾全有点矛盾。在毫无其他线索的情况下,所有疑点都指向顾长亮的亲侄子顾全。而自从亲叔叔出事之后,顾全全天都在现场,即使所有家族亲属都被警方疏散时,他也作为死者唯一的亲侄子被民警留下配合工作。

 

此时,顾全正在殡仪馆,与法医组在一起。

 

据顾长亮的叔伯侄子顾广泉回忆,大年初四起,顾全去他家找过他三次,每次都为了同一件事:请他帮忙劝说叔叔顾长亮,打消“找老伴儿”的念头。

但顾广泉的态度很明确:不仅不会反对自己的堂叔找个老伴儿,还很支持他这样做。顾广泉很能理解表叔顾长亮的想法:独身了这么多年,老来应该有个伴儿。他对顾全说:“找老婆是天经地义,我不能去发这个孬”。

 

在顾全的话里话外,顾广泉听出了他真正的担忧:害怕外面的女人糊弄叔叔的钱。作为顾长亮唯一的亲侄子,如果顾长亮去世,那么他的遗产将顺理成章由顾全继承。若是顾长亮找了个老伴儿,这一切就都说不准了。除了顾长亮常年在外务工攒下的存款,顾长亮还有一处村里补贴修缮的新房屋。

 

顾广泉看出了堂兄弟内心的小九九,碍于情面却无法指责。大年初五一早,顾长亮叫顾全开车带自己去见做媒的中间人时,顾广泉也在场。本来打算陪同堂叔一块去谈这个事情,结果见面临时取消了。之后,顾广泉和顾全就各自回家了。顾广泉前脚刚进家门,顾全后脚就跟了进来。问的还是顾长亮找老伴儿的事儿。“二叔这就要和中间人见面了,怎么办?”

 

顾广泉没有想到的是,顾全问出的“怎么办”成为了一个悲剧的源头。同样,他也没有想到大年初五一早见堂叔的一面,成了最后一面。

 

大年初六上午,顾长亮家的院门迟迟未开,对门邻居感觉到异常。一般来说,只要顾长亮在家,早上七点多就把院门打开了,何况春节期间,村内更是家家不闭户,方便串门拜年。对门的大娘放心不下,来到顾广泉家找他,想让他进堂叔家看一看。不巧顾广泉外出了,直到中午接到家人的电话他才知道,“堂叔人没了”。

 

顾广泉打死也不会想到,此事会和堂兄弟顾全有关系。赶到堂叔家中时,家族的亲戚已经围了一圈,其中也包括顾全。顾广泉看到遗体的第一眼就感觉“表情不对,脖子上还有轻微伤痕”。虽然脑子是蒙的,但顾广泉还是坚持报警,他记得报警之前,顾全拦了一下“二叔怕是串人家老婆门子被发现了,叫人打死的,报警丢人。”

 

当日七点多,刑警大队机动中队中队长董磊在殡仪馆第一次见到顾全的时候,一度怀疑找错了人。顾全拥有一张憨厚老实的脸,身高将近180厘米,微胖,眼神木讷。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一张老实人的脸,无论如何不会跟“杀人犯”产生联想。

 

但顾全下巴处和脖颈上的抓伤出卖了他,董磊去殡仪馆传唤顾全,刚一照面,他就看见了顾全脸上的这两处新伤。对话过程中,顾全一直企图用手掩饰自己下巴处的伤痕,眼神闪躲,表情极不自然。“基本没跑了”,董磊以多年的刑事侦查经验判断,这个顾全肯定与此案有关系。

 

在带顾全回公安局的路上,董磊与顾全的第一句对话是:“知道我们为啥找你吗?你干啥了?”

 

“我啥也没干。”顾全急促地回答道。

 

这句“啥也没干”彻底暴露了顾全的心虚。审讯中,民警利用政策攻心、由点及面的技巧撬开了顾全的嘴巴。

顾全指认现场

 

顾全的父亲是顾长亮的亲哥哥,前两年因病去世,其母亲也早就病故了。除了顾全外嫁的亲妹妹,顾全就是顾长亮唯一的一个旁系血亲。换种说法,顾全就是顾长亮唯一的继承人。

 

依照农村的习俗,顾全应为叔叔顾长亮养老送终,而顾长亮死后的家产,也由侄子顾全来继承。顾长亮虽然64了,但身体硬朗,自己外出务工还能挣点钱,日常生活完全不用顾全操心。今年春节,回家过年的叔叔突然宣称自己要找一个老伴儿,顾全“有点接受不了”。

 

前些年顾长亮的老宅年久失修,没法儿住人,就搬到了哥哥家住。后经过村里申请的对鳏寡老人补贴,政府出了大部分资金为其重新翻建了房屋。新盖的房子与侄子顾全的房子紧挨着,盖好之后顾长亮也没搬,还一直住在哥哥家中,新房子就由顾全占着。

 

要是叔叔娶了老婆,新房子还会是自己的吗?这是顾全反对叔叔找老婆最根本原因。令董磊印象深刻的是,顾全在审讯中情绪趋于平稳,语速极慢。被审讯民警攻破心理防线后,他缓缓地说了一句话:“他要找老婆,让别人把他的钱哄走,到老还是我要给他养老送终,这我接受不了。”

 

2月20日凌晨1点多,顾全供认了自己于前一天晚上潜入顾长亮家中将其扼颈致死的犯罪事实。至此,该案在案发12个小时内,成功告破。

 

4

 

时间退回到20年前,顾全曾因为与第一任妻子的矛盾,放火烧掉其娘家的房子。幸运的是被人及时发现,未导致严重后果,顾全因放火罪坐了两年牢。

 

事情发生后,村民们震惊之余想起了顾全的这段前科。平日里,俎家村的大多数人对顾全印象不深。这个人沉默寡言,与街坊邻居之间的交往也不热络,就算跟谁走了个照面,往往“一低头就过去了”。村书记形容他一家,“堵起门子朝天过”。

 

在顾广泉眼中,堂兄弟顾全做事“很古董”,不开化。对于他极力反对顾长亮找老伴儿,究其深层原因,是人性的自私和贪婪。

 

这些年,确实有一些女骗子以结婚为名,将骗财的主意打到了农村老光棍的身上,人财两失的事情在农村也有耳闻。这让老人“脱单”顾虑重重,成为族人们阻拦老人结婚的绝妙理由。

 

顾长亮式的悲剧绝不是个例。在农村,像他这样的老人几乎村村都有。曾有统计,中国自杀死亡的人80%来自农村,其中有接近四成是农村独居老人。很多空巢老人缺乏精神慰藉,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孤独、失落以及抑郁等,只剩下一个孤独的晚年。

 

在城市、村庄的角落中,千千万万像顾长亮这样的独居老人的情感和生活需求被忽略。即便是像顾长亮这样身体健康、经济改善,也依然难以实现他对晚年的美好愿景。因为家庭、家族式养老现状,顾长亮个人财产被视为家族财产,由侄子理所当然地占用,并企图永久霸占。顾长亮死于亲人的贪婪和封建式家族伦理,而另一些老人则成为骗婚骗财的对象,最终人财两失。

 

在薄弱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之下,在农村畸形的老年婚姻生态中,顾长亮们要得到理想的婚姻和族人的祝福,道阻且长。

霸占叔叔家产狠下毒手

推荐阅读

除夕前夜造成三死一伤,谁造成如此惊天血案
1 2006年1月27日,距离中国农历大年除夕仅有一天的时间,全国上下到处洋溢着节日的喜悦。国内规模最大的中药材交易中心亳州大药行此时没有了往日商贾如织的喧闹,出现了一年难得的平静...[详细]
2019-03-12
芝加哥大火,罗马大火,明历大火,伦敦大火,天明大火,图尔库大火,第二次纽约大火
今天我们来说说曾发生在芝加哥的一场大火,离奇程度同样令人震惊。 1871年10月8日,美国第二大城市芝加哥市,晚上大约9点45分,城市东北处的一幢房子起火,消防队正要抬出装备救火,第二...[详细]
2019-04-28
伙同他人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吉林省17年前命案真相大白
11月22日,梅河口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破获17年前2001.02.26团伙流窜杀害司机抢劫出租车财物案,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于某。 通化市捷达出租车司机突然失踪 2001年初,家住通化市通化县的出租车司...[详细]
2019-03-12
强奸犯变身夜场大佬的孙小果被逮捕?检方回应
5月27日,有消息称孙小果被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昆明盘龙区检察院对此予以否认,称此前公示的孙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案,同姓而已。 近日,因强奸等罪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变身为夜场大佬的消息引发网友关注。 事件起源于4月24日《昆明日报》发布的一篇报道,文中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打掉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但有消息称,孙小果在20多年前就因强奸等罪被判死刑。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一工作人员透露,上述消息属实,为何被判死刑后又出狱还有待调查。 据199...[详细]
2019-05-27
孙小果家族背景公布,后台保护伞仍待深挖
孙小果一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但我一直忙于工作没有细看,直到今天一看才深感震惊。新华社官微上公布了其主要家庭成员信息,原文如下: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详细]
2019-05-29
多萝西娅.普恩特:“慈祥平和”的小老太太和她的人骨花园
永远不要以封面来判断一本书的内容,它可能与你的想象差之万里。读书和识人非常相似,各色各样的人拥有着各色各样的皮囊,而那之下隐藏了太多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就好像今天要介绍的...[详细]
2019-04-24
从活人祭恐慌到暴徒正义再到旁观者效应
最近外网上经常能看到关于一起恶性案件的报道,说是巴西18岁女孩 卡琳娜.罗克 (KarinaRoque)趁母亲外出时在家中杀害了自己5岁大的弟弟。 凶手卡琳娜的社交照,来源:dailymail 不知卡琳娜是...[详细]
2019-04-15
历史上被击落的民航客机DC-4“空中霸王”客机,大韩航空902号007号客机,伊朗65
历史上被击落的民航客机DC-4空中霸王客机,大韩航空902号007号客机,伊朗655次航班,俄罗斯图154客机,马来西亚航空MH17航班... 1954年7月23日,国泰航空的一架DC-4空中霸王客机(Skymaster),在国际空域遭到中国两架螺旋桨战斗机攻击,最后在海面成功迫降,右边机翼与机尾在迫降时折断。事后,中、英、美、法的关系立即紧张。 1978年4月20日,大韩航空902号班机(波音707),从法国巴黎飞往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苏联防空雷达起初认为是一架波音747,并派出苏15战斗机进行拦...[详细]
2019-05-07
昆明恶霸孙小果:看我七十二变!
1 孙小果,男,1975年出生(年龄是重点,这个地方圈起来,文章后面要考),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昆明武警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 1994年,还是昆明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带着几个人街头闲逛, 把两个女孩强行拉上车轮奸。 武警学校、在校学生、两个女孩、轮奸。 放到今天,任何一个关键词提炼出来,事件都会引爆全网,孙小果注定在公众的审视下,自食恶果。 而在25年前,孙小果得到的惩处是什么呢? 是三年有期徒刑。 1997年《刑法》第236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详细]
2019-05-25
怪谈:旧金山恶魔岛越狱事件,Frank Morris、John Anglin、Clarence Anglin报纸做假头
美国史上,几乎所有著名的犯人都在这个地方蹲过监狱,那就是旧金山的恶魔岛。以严密管控出名的恶魔岛,至1963年关闭前曾发生过一起越狱事件,3名成功逃出的重刑犯,至今下落不明 重刑...[详细]
2019-04-03
孙小果生父到底是谁?孙小果的保护伞都有哪些?
平时写文章不多,但是看到这个人如此之恶,就特别想写一篇文章来谴责一番,但是文章写到一半,我们又放弃了,实在不敢写了,因为越写越怕,但是我们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只好硬着头皮转载网络文章了。不为吸引眼球,只为表达内心的愤慨,毕竟就算转载关于孙小果的文章也是需要勇气的。真期待原文作者来找我们让我们删了,因为我们真的想有个借口为自己内心的怯弱辩护。 1 这几天,关心新闻的人都在追问:孙小果的亲生父亲是谁? 难道没有人知道?显然不是。 只是,25年了,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不知道的人想知道,知道的人却不敢说。...[详细]
2019-05-26
托孤父亲(马克·闵尼Mark Minnie)背后的性侵大案
《非正式会谈》是湖北卫视打造的综艺节目,找一些中文流畅的外国小青年讨论一些热点话题。 2018年夏天,《非正式会谈》有段情节把全场观众都给逗笑了。 现场有个叫宁大人的嘉宾,他是...[详细]
2019-04-25
孙小果案件中,让人们感觉可怕的是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关注的新闻大约只有中美贸易战和孙小果案件。 贸易战先放一边。 尽管贸易战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毕竟,是战是和,如何战怎样和,政府有很多优秀的公仆和精英在为我们操心,小百姓大多数都是属青蛙的,给点温水就不想动。 但是孙小果案不同,孙小果案件里面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平头百姓,惨遭戕害,看到他们的境遇,仿佛看到我们自己,所以,无法不关心无法不担心。 恶霸孙小果罪行简述 昆明恶霸百度百科对孙小果的注释 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详细]
2019-05-30
一觉醒来男友不告而别 还卷走她20余万财物
一觉醒来男友不告而别还卷走她20余万财物 由于耽搁几小时才报警,民警没能第一时间将人拦截 本报记者杨渐通讯员陈栩 3月10日上午10点多,金沙湖派出所接到姑娘小婷的报警,称她20余万财...[详细]
2019-03-17
白天亮苦寻妻子一年,然而妻子却早已经被他杀害
对于崇尚安居乐业的人们来说,天灾人祸应该是件避之不及的事。但对嵊州市水泽镇白宅村51岁的村民白天亮来说,发生在1988年的那场特大洪灾,却为他做了一件好事,因为正是这场洪灾,使他了却了...[详细]
2019-04-11
维克托成功将“埃菲尔铁塔”卖了两次!
有的骗局改变了我们的观点,有的却能改写历史。不管是小小的恶作剧还是十恶不赦的欺骗,它们时刻在提醒着人们: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精力过剩、头脑发达的人想愚弄我们,哪怕一次也好。 维克托把埃菲尔铁塔卖了两次 1875年,法国第三共和国成立后,为隆重纪念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100周年,决定于1889年在巴黎举办一次轰动世界的国际博览会。其中一个重要的项目,就是要在巴黎建造一座千尺高塔。 经过政府有关部门与专家的反复筛选,建筑工程师居斯塔夫埃菲尔的设计方案从700多个应征方案中脱颖而出。 经过21个半月的紧...[详细]
2019-05-06
一根毛发引来案件逆转——卢荣新奸杀错案洗冤录
2017年2月11日,元宵节,云南省勐腊县青年卢荣新被无罪释放回到家乡。他身陷囹圄4年多,两次上诉,在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关注下被判无罪,重获新生。真凶是谁呢? 卢荣新:莫名杀人被判死...[详细]
2019-04-01
孙小果1998年案件:改判不能改掉司法公正,减刑不能减掉法治精神
最近,云南昆明孙小果案被舆论热议。 21年前,孙小果因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令舆论惊诧的是,孙小果被判死刑后,又被改判死缓,又于2001年9月份改判为18年零6个月,多次减刑后,在2012年刑满释放。近日,此人又因涉黑涉恶被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通报。 舆论热议的背后,是公众对公平与正义的呼唤。 公众对孙小果案件的关注,一定程度上源于对自身安全和社会安全的担忧,因为黑恶势力的存在是对公共安全的威胁。自去年中央安排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各地的黑恶分子不断...[详细]
2019-05-23
  • 20世纪刑侦摄影机下犯罪现场记录
    现如今侦查案件可以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和仪器,厘清犯罪事件的脉络,并推测出嫌疑人。不过在科技尚未发达的20世纪,执法人员又是如何办案的呢? 在科技尚未发达的时候,刑侦摄影就变...
  • 一觉醒来男友不告而别 还卷走她20余万财物
    一觉醒来男友不告而别还卷走她20余万财物 由于耽搁几小时才报警,民警没能第一时间将人拦截 本报记者杨渐通讯员陈栩 3月10日上午10点多,金沙湖派出所接到姑娘小婷的报警,称她20余万财...
  • 孙小果|《南方周末》原文《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
    孙小果案发后,正义的网友纷纷表达了对《 南方周末 》记者长平、余刘平生命安全的担忧,令人欣慰的是,他们目前都是安全的。此图为南都传播研究院院长、中国财富杂志社总编辑 余刘文 先生 《南方周末》1998年1月9日原文如下 令人发指的暴行 199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一家小酒吧内,16岁的少女张亭和男友汪某在喝酒聊天。 张亭说: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说:你怕他干什么?我来帮你摆平!告诉我他在哪里? 张亭当即用汪的手机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让汪通话。汪说: 听...
  • 一根毛发引来案件逆转——卢荣新奸杀错案洗冤录
    2017年2月11日,元宵节,云南省勐腊县青年卢荣新被无罪释放回到家乡。他身陷囹圄4年多,两次上诉,在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关注下被判无罪,重获新生。真凶是谁呢? 卢荣新:莫名杀人被判死...
  • 朱莉安秘鲁空难唯一幸存者:17岁少女3000米高空坠落,独自穿越亚马逊雨林
    你17岁时遇到的最糟糕事情是什么?和同学不合?和父母争吵?海滩游泳时呛了几口咸水?48年前,一个17岁的德国少女,遭遇一起惨烈的空难,从高空坠落到渺无人烟的热带雨林,来看看她的...
  • 男子杀害同居女友沉尸井中,意外牵出前妻溺亡真相
    4月29日19时许,南票公安分局暖池塘镇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在暖池塘镇一村屯有人溺亡在自家井中。随后,派出所所长一行人赶到现场,进行初步勘查。 民警到达现场勘查后,得知死者是一名女性,叫张燕(化名),今年51岁,是本村村民,而第一时间发现死者的是她的弟妹。 据其弟妹称,当天晚上打算叫张燕来家里吃晚饭,但打电话却一直没人接。 吃过晚饭后,弟妹来张燕家里寻找,发现大门反锁,所以只能翻墙进入。屋内的门虚掩着,张燕没在屋内,但她的手机却在炕上。大门反锁、手机在家、人去哪儿了? 事情似乎有点蹊跷,弟妹开始在院里寻找,...
  • 金银岛:迪士尼童星Dennis day失踪近一年家中发现尸体,看完感觉细思极恐!
    近日美国警方突发宣布,在 迪士尼著名童星DennisDay 家中发现一具人体残骸,尸体目前暂未确定身份,也有媒体认为这具人型残骸正是失踪已久的著名童星DennisDay本人。 1950年Dennisday是第一代迪...
  • 阿根廷11岁女孩Lucia被残忍强奸导致怀孕,试图堕胎却又遭疯狂阻止和指责
    话说,在全世界越来越注重女性权益的今天,堕胎合法性依然是个极富争议的敏感话题。 尽管如今越来越多地区通过了堕胎合法法案,但碍于道德伦理以及宗教教义的影响,反对堕胎合法化的...
  • 孙小果没有“虎父”陈培忠
    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出乎很多人意料,这位当年恶贯满盈的不良少年,并没有传闻中的厉害爸爸。 28日官方通报说:孙小果生父陈某,系昆明市某单位职工。 同时通报说: 孙小果爷爷奶奶系某中学原职工,外公外婆分别系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 换句话说,这只是一个平凡家庭。 出身平凡的小混混,整个云南管不住他此等奇葩现实,是人们百思不得其解之所在。 回顾孙小果作恶史,其实就是一部造假史。 1994年,作为轮奸案主犯的孙小果面临审判,其母和继父活动下,孙小果年龄被改为17岁,获轻判三年。 而后,再通过伪造保外就医出...
  • 孙小果家庭背景调查结果: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1 5月28日,官方公布了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很让吃瓜群众失望。 本以为抓着个有背景的妖精,没想到原来竟然是个没啥靠山的低等小妖。 陈某某,生父,昆明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脑溢血瘫痪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孙鹤予,孙小果生母,原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普通民警,1994年因包庇孙小果强奸罪被开除公职,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 李桥忠,继父,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1994年在孙小果强奸案中提供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