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2 00:23:25 热度:

为霸占叔叔家产,他居然狠下毒手

1

 

沿着220国道进入商河县辖区。白桥镇就位于商河县的东南部,全镇辖81个行政村,4.69万人。俎家村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村庄,全村103户,共有430口人左右。进俎家村的公路多有坑洼,一路上躲闪可见的大坑,车子依然行驶的略微颠簸。天气虽然和煦,但光秃秃的植被和道路上的冷清却呈现出萧条之气。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2018年2月21日清晨,这里却发生了一起震惊村民的凶杀案。死者是64岁的村民顾长亮。他的死,令整个俎家村蒙上了一层阴郁的色彩。

 

俎家村是一个同姓大家族,村里大多数村民保留了农忙时耕地、农闲时外出务工的生活方式。顾长亮也是如此,因常年在外务工,顾长亮身体结实得很,单从外貌很难看出他的实际年龄。

 

顾长亮是一个“老光棍”,年轻时家里贫穷耽误了娶亲,一直单身。今年,顾长亮的生活发生了一点变化。腊月二十八那天,他给自己的亲侄子顾全打电话,让他帮忙在自己屋内安装了一台空调。腊月二十九,在外务工的顾长亮回到家里,随即向亲侄子宣布了一个消息——“自己屋里要来个女人了。”

 

光棍打了一辈子,顾长亮的心思却“活泛起来”。其实,这不是顾长亮突然有的想法。对顾全来说,顾长亮这是老生常谈了,几年前就想“说个老伴儿”的二叔,在顾全的反对下一直未能如愿。但这次,顾长亮态度很坚决,面对侄子的阻拦,他一句“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管”挡了回去。

 

近年来,顾长亮打工攒下了一点钱,村里照顾他是“孤寡老人”,给盖了新房。孤单了大半辈子的老人,想要有所依靠,为自己“找个伴儿”共度余生,是再正常不过的心愿。况且,已经有个村外的老相识打算为他介绍一个“年纪比他小的甘肃女人”。为此,顾长亮回村后还专门提了两瓶酒、两条烟,两只鸡、两条鱼送到中间人家里。

 

经过了几日惴惴不安的等待,初五一早,顾长亮叫顾全开车带他去找中间人。还没走,中间人打来电话,约定好的见面取消了,而取消的原因也成了一个谜。顾长亮一个人在家里度过了有点沮丧的一天后,当晚,被人杀害在自己的床上。

 

2

 

2018年2月21日,也就是大年初六下午两点,济南市公安局商河县分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白桥镇俎家村村民顾长亮在家中死亡。

 

刑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夏征峰是第一批到达现场的刑警之一。

 

在刑警大队集合出发之前,夏征峰心里想:这也许又是一个正常死亡的“假案件”。从警20年,夏征峰经常接到类似的报警,因为老百姓对尸体的征象不了解,故而常常对正常死亡的尸体上呈现的表征产生质疑。一句话就是“见尸体见得少”,免不了大惊小怪。像他这样“经常跟尸体打交道的”,看一眼尸体的“成色”,心里就大概有个数了。

 

下午两点二十,夏征峰见到了顾长亮的尸体。这次夏征峰还真有些拿不准,死者的尸体完好无损,除了在脖子上和手肘处有轻微的伤痕。但仅从这点痕迹还不足以判断死者为他杀,因为人在犯病时也极有可能因挣扎而导致此类痕迹。

 

尸体的密语只能由法医来解开了,顾长亮的遗体随即被运往殡仪馆的解剖室。在那里,法医将通过分析尸体内部伤情而判断案件性质。

 

案件尚未定性,老刑警的“直觉”告诉夏征峰,死者的死另有隐情。在疏散村民、清理现场后,他开始依靠自己的经验捋顺案情。死者顾长亮死在自己的床上,被人发现时还盖着被子,院门反锁并无盗撬痕迹。除了死者身上那两个可疑的伤痕之外,找不到其他的疑点。如果假设此案存在嫌疑人,肯定是有人半夜潜入了死者的房间,实施了犯罪。这意味着,如果有人犯罪,一定存在另外的出入口。

 

这时,距接到报案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夏征峰开始围绕顾长亮的住处寻找这个“假设有罪”的出入口。一开始,他查看了位于房屋后侧的猪圈,猪圈上面确实有些踩踏的痕迹,但并不明显,并不是“很新鲜”的痕迹。经过一系列勘查,夏征峰注意到院门左侧的“滴水檐”。“滴水檐”是当地人的叫法,为了防止自家房檐上的雨水滴到邻居家而修建,是当地民宅的“标配”。沿着“滴水檐”上的些许攀爬痕迹,夏征峰勘查到了一个相对连贯的入院轨迹。

凭借自己20年的从警经验,夏征峰基本认定,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

 

3

 

在夏征峰找到嫌疑人闯入案发现场的证据之后,法医对尸体的鉴定结论也出来了:死者受外来暴力扼压,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初步认定为他杀。这个结论证明了夏征峰的分析,昨天夜里,有人潜入顾长亮家中,对其实施了杀害。

 

嫌疑人会是谁呢?据刑警大队大队长郑建总结,农村和乡镇所发生的凶杀案,往往仇杀和情杀两种情况居多。而眼下看来,这个孑然一身的老光棍两边都不沾。

 

想要找到线索,首先要进行大量的走访调查。为了加大排查力度,案发后刑警大队调回了所有休假人员。机动中队民警张卫国就是其中一个。张卫国接到召回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陪孩子,少有的团聚时光令他格外珍惜。当接到“疑似命案”的通知,他很清楚,这又将是一个不眠夜。

 

到了案发现场,张卫国被编入走访摸排的侦查小组,围绕着死者的人际关系,开始逐户调查。“大部分的情杀、仇杀案件,通过摸查就可发现线索。”所以,在破案黄金期内进行大量的走访对案件的侦破具有关键作用。“村不漏户,户不漏人”是刑警大队针对此类案件一直以来的走访原则。

俎家村共有103户,430多口人,想要短时间走访一遍具有很大难度。张卫国与他的同事们就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向外发射性扩散,划片区分、逐家逐户进行走访。

 

当晚,工作组共走访村民四十户左右。通过梳理走访的信息,张卫国发现死者顾长亮在村内人缘不错,并无仇家,并未发现明显的矛盾点。不过,有个别村民指出顾长亮与自己的亲侄子顾全关系不和。这条线索引起了张卫国的注意。但是家族亲人之间的矛盾怎会发展成杀身之祸呢?

 

除了走访之外,临时设立的匿名举报电话中也有人反映:顾长亮确实跟顾全有点矛盾。在毫无其他线索的情况下,所有疑点都指向顾长亮的亲侄子顾全。而自从亲叔叔出事之后,顾全全天都在现场,即使所有家族亲属都被警方疏散时,他也作为死者唯一的亲侄子被民警留下配合工作。

 

此时,顾全正在殡仪馆,与法医组在一起。

 

据顾长亮的叔伯侄子顾广泉回忆,大年初四起,顾全去他家找过他三次,每次都为了同一件事:请他帮忙劝说叔叔顾长亮,打消“找老伴儿”的念头。

但顾广泉的态度很明确:不仅不会反对自己的堂叔找个老伴儿,还很支持他这样做。顾广泉很能理解表叔顾长亮的想法:独身了这么多年,老来应该有个伴儿。他对顾全说:“找老婆是天经地义,我不能去发这个孬”。

 

在顾全的话里话外,顾广泉听出了他真正的担忧:害怕外面的女人糊弄叔叔的钱。作为顾长亮唯一的亲侄子,如果顾长亮去世,那么他的遗产将顺理成章由顾全继承。若是顾长亮找了个老伴儿,这一切就都说不准了。除了顾长亮常年在外务工攒下的存款,顾长亮还有一处村里补贴修缮的新房屋。

 

顾广泉看出了堂兄弟内心的小九九,碍于情面却无法指责。大年初五一早,顾长亮叫顾全开车带自己去见做媒的中间人时,顾广泉也在场。本来打算陪同堂叔一块去谈这个事情,结果见面临时取消了。之后,顾广泉和顾全就各自回家了。顾广泉前脚刚进家门,顾全后脚就跟了进来。问的还是顾长亮找老伴儿的事儿。“二叔这就要和中间人见面了,怎么办?”

 

顾广泉没有想到的是,顾全问出的“怎么办”成为了一个悲剧的源头。同样,他也没有想到大年初五一早见堂叔的一面,成了最后一面。

 

大年初六上午,顾长亮家的院门迟迟未开,对门邻居感觉到异常。一般来说,只要顾长亮在家,早上七点多就把院门打开了,何况春节期间,村内更是家家不闭户,方便串门拜年。对门的大娘放心不下,来到顾广泉家找他,想让他进堂叔家看一看。不巧顾广泉外出了,直到中午接到家人的电话他才知道,“堂叔人没了”。

 

顾广泉打死也不会想到,此事会和堂兄弟顾全有关系。赶到堂叔家中时,家族的亲戚已经围了一圈,其中也包括顾全。顾广泉看到遗体的第一眼就感觉“表情不对,脖子上还有轻微伤痕”。虽然脑子是蒙的,但顾广泉还是坚持报警,他记得报警之前,顾全拦了一下“二叔怕是串人家老婆门子被发现了,叫人打死的,报警丢人。”

 

当日七点多,刑警大队机动中队中队长董磊在殡仪馆第一次见到顾全的时候,一度怀疑找错了人。顾全拥有一张憨厚老实的脸,身高将近180厘米,微胖,眼神木讷。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一张老实人的脸,无论如何不会跟“杀人犯”产生联想。

 

但顾全下巴处和脖颈上的抓伤出卖了他,董磊去殡仪馆传唤顾全,刚一照面,他就看见了顾全脸上的这两处新伤。对话过程中,顾全一直企图用手掩饰自己下巴处的伤痕,眼神闪躲,表情极不自然。“基本没跑了”,董磊以多年的刑事侦查经验判断,这个顾全肯定与此案有关系。

 

在带顾全回公安局的路上,董磊与顾全的第一句对话是:“知道我们为啥找你吗?你干啥了?”

 

“我啥也没干。”顾全急促地回答道。

 

这句“啥也没干”彻底暴露了顾全的心虚。审讯中,民警利用政策攻心、由点及面的技巧撬开了顾全的嘴巴。

顾全指认现场

 

顾全的父亲是顾长亮的亲哥哥,前两年因病去世,其母亲也早就病故了。除了顾全外嫁的亲妹妹,顾全就是顾长亮唯一的一个旁系血亲。换种说法,顾全就是顾长亮唯一的继承人。

 

依照农村的习俗,顾全应为叔叔顾长亮养老送终,而顾长亮死后的家产,也由侄子顾全来继承。顾长亮虽然64了,但身体硬朗,自己外出务工还能挣点钱,日常生活完全不用顾全操心。今年春节,回家过年的叔叔突然宣称自己要找一个老伴儿,顾全“有点接受不了”。

 

前些年顾长亮的老宅年久失修,没法儿住人,就搬到了哥哥家住。后经过村里申请的对鳏寡老人补贴,政府出了大部分资金为其重新翻建了房屋。新盖的房子与侄子顾全的房子紧挨着,盖好之后顾长亮也没搬,还一直住在哥哥家中,新房子就由顾全占着。

 

要是叔叔娶了老婆,新房子还会是自己的吗?这是顾全反对叔叔找老婆最根本原因。令董磊印象深刻的是,顾全在审讯中情绪趋于平稳,语速极慢。被审讯民警攻破心理防线后,他缓缓地说了一句话:“他要找老婆,让别人把他的钱哄走,到老还是我要给他养老送终,这我接受不了。”

 

2月20日凌晨1点多,顾全供认了自己于前一天晚上潜入顾长亮家中将其扼颈致死的犯罪事实。至此,该案在案发12个小时内,成功告破。

 

4

 

时间退回到20年前,顾全曾因为与第一任妻子的矛盾,放火烧掉其娘家的房子。幸运的是被人及时发现,未导致严重后果,顾全因放火罪坐了两年牢。

 

事情发生后,村民们震惊之余想起了顾全的这段前科。平日里,俎家村的大多数人对顾全印象不深。这个人沉默寡言,与街坊邻居之间的交往也不热络,就算跟谁走了个照面,往往“一低头就过去了”。村书记形容他一家,“堵起门子朝天过”。

 

在顾广泉眼中,堂兄弟顾全做事“很古董”,不开化。对于他极力反对顾长亮找老伴儿,究其深层原因,是人性的自私和贪婪。

 

这些年,确实有一些女骗子以结婚为名,将骗财的主意打到了农村老光棍的身上,人财两失的事情在农村也有耳闻。这让老人“脱单”顾虑重重,成为族人们阻拦老人结婚的绝妙理由。

 

顾长亮式的悲剧绝不是个例。在农村,像他这样的老人几乎村村都有。曾有统计,中国自杀死亡的人80%来自农村,其中有接近四成是农村独居老人。很多空巢老人缺乏精神慰藉,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孤独、失落以及抑郁等,只剩下一个孤独的晚年。

 

在城市、村庄的角落中,千千万万像顾长亮这样的独居老人的情感和生活需求被忽略。即便是像顾长亮这样身体健康、经济改善,也依然难以实现他对晚年的美好愿景。因为家庭、家族式养老现状,顾长亮个人财产被视为家族财产,由侄子理所当然地占用,并企图永久霸占。顾长亮死于亲人的贪婪和封建式家族伦理,而另一些老人则成为骗婚骗财的对象,最终人财两失。

 

在薄弱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之下,在农村畸形的老年婚姻生态中,顾长亮们要得到理想的婚姻和族人的祝福,道阻且长。

霸占叔叔家产狠下毒手

推荐阅读

孙小果的爹是陈培忠还是李桥忠并不重要
孙小果在百度百科上的介绍已经变成了:孙小果,男,昆明恶霸。令人发指的恶行、诡谲的出狱路径以及嚣张的更名复出,这位备受关注的男子不断突破公众的想象力和忍耐力,更挑战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 质疑、谴责背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孙小果到底是谁?让他逃脱法律制裁重新做人的神秘力量到底来自何方?网民们投入到了浩浩荡荡的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正义队伍中。多位云南高官都深陷传闻。 一度,孙小果的生父到底为谁,成为舆论场最为关注的核心问题。 28日中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公布了孙小果案最新调查进展及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这次会被判死刑吗?他若不死,天理难容...
昆明百姓谈虎色变的夜场大李总孙小果... 孙小果及其保护伞们,这下应该完蛋了! 一个被判了死罪的人,不但没有死,而在21年后又再一次被抓。天真的确限止了我们的想象。所谓天真,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我们的社会是朗朗乾坤,可孙小果案改变了人们的对世界的认识。 多行不义必自毙! 孙小果在21年前没有死,今天他再次被抓,还能那么幸运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他这次可能是彻底要完蛋无疑了! 因为他这次是被中国扫黑险恶督导组给盯上了! 据相关媒体5月24日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详细]
2019-05-26
埃及黑寡妇,杀夫后油锅烹尸...
她本是一名身材姣好的兼职模特,却被人们称为黑寡妇。那天她杀死了丈夫,并将其阉割,再用刀把尸体剁碎,丢进了油锅里烹炸...... 这个女人名叫奥麦玛尼尔森,1968年在埃及出生和长大,18岁时移民到美国,曾是一名兼职模特和保姆。 1991年10月,当时年仅23岁的奥麦玛遇见了大她33岁的的飞行员比尔纳尔逊,不出几天两人就闪婚了...... 二人的感情来得快也去得快,婚后一个月,奥麦玛幻想中的幸福生活并没有出现,反而丈夫很快便露出真面目。 从埃及贫困区长大的奥麦玛从小就进行了割礼,使她对性生活心生恐惧,然而丈...[详细]
2019-07-01
孙小果伏法,诗意江湖原创长诗《恶人伏诛》
今儿一早就被恶人孙小果刷屏了,说来也是一件重大利好的消息,可我却总也高兴不起来。 孙小果 毕竟存在这样以为臭名昭著,恶行罄竹难书的巨恶终究是人间噩梦,确确实实也造成了昆明市众多女性的噩梦。 当看到资讯中少女张苑受害的过程,我竟然想到的是,索性让她死了算了,何必生前收到这样的非人折磨。 孙小果 我随即即兴写下《恶人伏诛》小长诗一首,分为两节,第一节是噩梦,第二节算是希望吧,大家请观看斧正: 《恶人伏诛》 第一节 恶人小果,其姓也孙。 臭名昭著,恶满乾坤。 强奸幼女,害人性命。 藐视法堂,大失人心。 纠结马仔...[详细]
2019-05-25
孙小果身世曝光,然后呢?
千呼万唤始出来,孙小果的身世之谜终于揭开。 今天中午,云南官方已经公布:孙小果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对于这个结果,很多瓜友显然不满意。有几个朋友问我,这件事是真的吗?我说,应该是真...[详细]
2019-05-28
龙虾男孩:家暴、谋杀,却逍遥法外!一双畸形的手成为了他肆虐的工具
在《美恐:畸形秀》中,有这么一幕,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 在美恐里面龙虾手Jimmy绝对是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人物,他敢于直面自己畸形的身份,是唯一有勇气跟社会斗争的freak了。 然...[详细]
2019-04-30
孙小果背后的人竟然是CPZ!
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南方周末》1998年初刊发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中是这样描述孙小果的。 另一篇刊载在1999年《中国法律年鉴》上、作者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牛正良的文章中记载了孙小果的一件暴行: 1997年11月7日晚上,孙小果等人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某及其女友杨某某带到月光城夜总会,在包房内,孙小果等人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详细]
2019-05-26
孙小果的背后是什么?
孙小果的案子一出,全国哗然,天呀,原来云南这么黑? 其实云南没有那么黑,更没有那么乱,云南的社会治安还是很好的。当年在云南坐长途车出差,一路上总有持枪核弹的警察盘查,很有安全感。同时,云南社会环境和社会正义也不缺,老张认识不少政法系统的人,一身正气,舍生忘死。云南民风也是非常朴实的,社会治安也是很安定的,所以,来云南旅游完全可以安心滴。 孙小果案子一出,很多人就憋着,一定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充当了孙小果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甚至能让一个死刑犯人复活。当然,这种拷问是正常的,毕竟新中国成立以来闻所未闻,什么人...[详细]
2019-05-31
孙小果|《南方周末》原文《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
孙小果案发后,正义的网友纷纷表达了对《 南方周末 》记者长平、余刘平生命安全的担忧,令人欣慰的是,他们目前都是安全的。此图为南都传播研究院院长、中国财富杂志社总编辑 余刘文 先生 《南方周末》1998年1月9日原文如下 令人发指的暴行 199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一家小酒吧内,16岁的少女张亭和男友汪某在喝酒聊天。 张亭说: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说:你怕他干什么?我来帮你摆平!告诉我他在哪里? 张亭当即用汪的手机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让汪通话。汪说: 听...[详细]
2019-05-29
死刑犯最后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死囚在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会是怎样度过的? 有些人可能会为此感到好奇。 作为少数仍在执行死刑的西方国家之一,虽然美国有些州已经宣布死刑为非法,但还有31个州和联邦政府及军队保留着死刑法律。 截至目前,美国仍有将近3000人在等待处决, 这些人平均要在牢房中待20年左右,然后才会被执行。 而他们对囚犯行刑的方法主要是两种: 注射和电椅,其中大多是注射死亡。 即使已经经过了漫长的牢狱生活,但在生命最后一天, 这些死囚所度过的每一秒,依然要遵循一些非常具体的程序。 而且,也不止他们。这个过程中,狱警、牧师、律师...[详细]
2019-08-11
辛托娅·布朗Cyntoia Brown杀人被判无期后,为啥全美国都为她求情?
昨天,31岁的 CyntoiaBrown辛托娅布朗 保释出狱 。在这之前,她已经在监狱待了15年,人生一半的时间,都在一间小小的房间中度过。消息公开后,在推上掀起一阵热议,许多人评论道: 终于,辛托娅出来了。 迟到的正义、久违的自由、幸好蕾蕾和卡戴珊帮她说了话等等评论,引起了报姐的注意。辛托娅是谁?为何坐牢,又为什么被保释出狱? 2017年底,MeToo运动兴起。 从好莱坞刮向全球的女性权益讨论,也让美国本土的民众对司法的不公有了数次大型讨论。 名人参与讨论的案件,热度更是蹭蹭上涨。 常年占领热搜顶端的卡...[详细]
2019-08-08
马玉林探案(19):神速的脚步
1 在马玉林的家乡,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个盗窃分子作案后,背着偷来的赃物,急急地往家走。可是,当他的脚刚迈进院子时,一下子愣住了:马玉林正坐在院里的一个板凳上抽着烟,轻蔑地看着他。原来,马玉林从被盗现场上的足迹认出了他,追踪一段后,抄了近道走,比他先到了。马玉林掐灭烟头,站起身,淡淡地说:行了,你不用进院子,再把东西背回去吧! 这个故事显然带有传奇性,不过,人们还是将它传来传去,并且深信不疑。因为马玉林追踪破案速度之快,有时真是惊人。群众说:马玉林只要开始追踪,脚下就生风。侦破打狼沟门公社孙寡妇家被抢案,...[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2):天南火光
1 马玉林递了入党申请书后,工作更加积极了。每有案子,他就把炕上的行李往里一卷,头一个作好出现场的准备,从不贻误战机,破案率颇高。 1962年夏,一天中午,平庄区旺甘池村发生一起...[详细]
2019-04-30
三亿円事件:日本近代史上最完美犯罪又称(三亿日元大劫案)
花费9亿9千万日元;动用调查人员17万;列为嫌疑犯的人数达到11万8000人;收到来自民间提供线索2万5000件;张贴寻求线索海报16种208万张。但是,直到日本7年刑事诉讼时效结束之时,仍没有破...[详细]
2019-04-09
孙小果、涂力军等黑恶势力被拔掉,孙小果、涂力军后台背景保护伞曝光
网曝孙小果20年前照片 2019年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悄然入驻昆明,不到一个月时间,横行在昆明的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被打掉,同时还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真是大快人心。 但是,人们发现,那个被打掉的孙小果,早在二十年前就被判处死刑,怎么又出来行恶? 原来,孙小果当年被判死刑,后来出狱了,还换过名字,开过饭店开过酒吧 孙小果到底是何方神圣?且听万小刀一一道来。 一、 孙小果,1975年10月27日出生于昆明。 1992年,17岁的孙小果入伍,后在某武警学校...[详细]
2019-05-19
网友为什么对孙小果亲爹这么感兴趣?
孙小果是孙猴子转世吗? 这个世界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永远搞不清楚。 可是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先有老子再有儿子,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闹不清自己亲爹老子是谁的,只有孙猴子。 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个猴子,却是天大的能耐。 孙悟空大闹天宫闯了那么大祸,却只罚了五百年。五百年是个什么概念? 地上一年,天上一天,碎碎不过一年半拘留而已,不是他爹厉害,谁信? 如今,这孙猴子似乎转世了。 在神奇的云南昆明,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诞生了一个叫孙小果的大人物。 孙小果的不可思议在于,他曾经被二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却没有死,也...[详细]
2019-05-27
马玉林探案(3):羊、狼和狐狸
1、 马玉林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是怎么练出这一手步法追踪和鉴定绝技的呢?这得追溯到很远的时侯。 他于1906年9月出生在内蒙赤峰县安庆沟乡元茂隆村。他家祖上几辈人都是穷苦的庄稼汉,家...[详细]
2019-04-15
22岁中国留学生小陆Wanzhen LU在加拿大遭绑架,女性朋友目睹全过程
昨晚,在加拿大多伦多北部,发生一宗暴力绑架案。 1名22岁中国留学生,在公寓楼下停车场,被4名匪徒用电击枪电击多次,并暴力塞进一辆,黑色的道奇货车,随后强行掳走! 目前,该名留学...[详细]
2019-03-26
  • 非恋童癖罪犯为何性侵儿童?
    7月初,新城控股的董事长王振华因为涉嫌猥亵9岁女童被批捕。 据《新民晚报》报道,周某芬和女童的父母是朋友,她谎称带两个女孩去上海玩迪斯尼乐园玩,实则把她们带到了上海大渡河路一家五星级酒店。6月29日下午,王振华对9岁的女童涉嫌实施犯罪。事后,受害女童向身在江苏的母亲打电话哭诉。6月30日这位母亲到沪报警。 最初看到说法是,据周某芬交代,王振华给了她一万元人民币的酬劳,后媒体又揭露,周某芬和王某华实际是(或者过去是)情人关系。 周某芬的朋友王江(化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周王二人同为常州武进人,相识于20年...
  • 鼻烟胶卷:泰勒谋杀派对,丛林正义,堕落的爱欲社交照背后的罪案故事
    鼻烟胶卷:今天依旧带了三个与社交照有关的疯狂罪案故事泰勒谋杀派对,丛林正义,堕落的爱欲,碍于最近敏感时期,已经控制了尺度。 谋杀 派对 来源:Facebook 照片拍摄于2007年7月16日晚间,17岁...
  • 孙小果案最恐怖的地方
    孙小果案的调查结果已经水落石出了。生母孙鹤予是昆明公安局官渡分局普通民警,继父李桥忠是昆明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除此以外,孙小果的生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与孙小果案无关的有关人员均已去世。 显然,官方已经定调:孙小果背后并没有舆论口中的大老虎。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如果说1994年孙小果因强奸入狱,他之所以能够获得监外执行的权利,是因为他的母亲和继父利用警察的职务之便包庇他,这一点在官方的通报中已经说明:母亲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的强奸罪被开除公职,并于1998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继父因帮助孙小果...
  • 清朝的一桩奇案,至今无解
    清朝人刘世馨撰写的《粤屑》,记载了一件明代在广东新兴县发生的奇案。 新来的李知县出城,看见一个坟堆前有一个女子穿着艳妆在哭丧,非常奇怪。 可是再定睛细看,这女子却是穿着丧服...
  • 马玉林探案(20):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 十年动乱中的马玉林,以暮年病弱之躯,坚定地挺立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的第一线上,擒凶捉盗,功绩斐然。有人统计过,他仅在1969年那一年中,就破案六十多起,约占全县破案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有一天,他到哈拉道口、河南营子等地走了一趟,即破获各类刑事、治安案件七起。 有人据此以为,马玉林侦查案子总是很顺利的。这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现象。实际上,在同刑事犯罪作斗争中,马玉林不仅要付出巨大的精力和体力,承担着风险,而且要与狡诈的犯罪分子斗智周旋,冲破重重迷雾,才能直捣他们的巢穴。 马玉林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使一些犯罪分...
  • 杀死前女友并碎尸?缪新华案十四年后迎来无罪判决
    2017年9月1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缪新华故意杀人,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包庇再审一案,依法做出撤销原判,宣告缪新华、缪德树、缪新容...
  • 孙小果案可能没有老虎陈培忠,只有苍蝇李桥忠——不要小看继父李桥忠的能量
    ❶ 孙小果的案子,前两天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终于通报了相关情况。 结果出来后,大家略有失望,本来期待中的大老虎没有出来,出来的是几只苍蝇 。本来寄以厚望的孙小果的生父,从公布的情况来看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但其实仔细分析一下,我们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细节。 首先我们指出前两天公众号人民路了56号发的特别火的一篇文章《孙小果生父虽不神秘,他继父却不可思议》里面的几个问题。 这个文儿显然没有仔细看通报,否则不会花那么多的篇幅来说死刑改判的事儿了。通报里明确的写了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 再审改判...
  • 成都杀人掏肠:成都双流发生男子当街杀人事件 因感情纠纷男子当街杀人掏肠....
    成都杀人掏肠 :成都双流发生男子当街杀人事件 因感情纠纷男子当街杀人掏肠....9月30日晚,当天下午6点多,成都双流温哥华花园四期有一男子持刀将一女子捅死,场面十分血腥。目击者拍摄的照片显示,男子行凶后并未离开现场,另有一男子坐在距离死者约4米远的地方,尚不清楚这名男子是否受伤。据现场目击者称, 该男子杀人后还将被害者的肠子掏出。 双流警方经初查:赵某(男,52岁,简阳人)与死者鄢某(女,47岁,简阳人)及鄢某的朋友张某(男,50岁,乐山人)因感情纠纷发生矛盾,赵某持刀将鄢某当场杀死。目前,案件正在进一...
  • 死刑犯最后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死囚在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会是怎样度过的? 有些人可能会为此感到好奇。 作为少数仍在执行死刑的西方国家之一,虽然美国有些州已经宣布死刑为非法,但还有31个州和联邦政府及军队保留着死刑法律。 截至目前,美国仍有将近3000人在等待处决, 这些人平均要在牢房中待20年左右,然后才会被执行。 而他们对囚犯行刑的方法主要是两种: 注射和电椅,其中大多是注射死亡。 即使已经经过了漫长的牢狱生活,但在生命最后一天, 这些死囚所度过的每一秒,依然要遵循一些非常具体的程序。 而且,也不止他们。这个过程中,狱警、牧师、律师...
  • 孙小果生父越简单,这事越不简单
    一个二十年前罪大恶极的强奸死刑犯,借助各种违法手段,在狱中闪转腾挪,变为狱中发明家,获得减刑;随后,又神秘出狱,摇身一变,成为了昆明地界的大李总。 公众普遍对孙小果的这一系列神操作充满好奇:他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能量?他的神秘生父,究竟是什么人?是否在他的减刑与出狱中,充当了重要角色? 在舆论紧追不舍之下,今天中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公布了孙小果案最新调查进展及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的情况。 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其生父陈某,系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其母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