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01:27:50 热度:

明朝宝马借种奇案~男尸为何裸露荒野

《振振有词儿》

 

夫妻爱马如爱儿,

马与夫妻皆称奇。

宝马识贼报主仇,

生死相随义马冢。

✎青梅煮酒论英雄,振振有词道世间。大家好,欢迎收听振振有词儿,我是杨振。最近啊,我啊看了一些书籍,我就发现古人对于动物还是非常喜爱的,就连很多古诗中都有描写动物的诗句。

 

✎就比如我们最熟悉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还有“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而比较小众的诗句还有“众中旧骑跛鳖马,塞下新买连钱地。”和“华鞍镂玉连钱骢,彩翬簇辔朱英重。”

 

✎诶~~咱们今天说的案件就跟一种动物有关,是什么呢?我也不卖关子了,这个案子就跟一匹老马有关。

 

 

 

 

✎明洪武三十年,松江府嘉定县有位名叫陆奇的粮长,养了一匹马。这可是一匹战马,因为受过伤,左后腿有点瘸,所以就被军队淘汰了。按照明代规定,马属于军用物资,一般百姓是不允许拥有马匹的,老百姓只能骑驴或骡子,只有官员才可以骑马。

 

✎陆奇虽然身为粮长,但却不是官,按理说是不能骑马的。那问题来了什么是粮长呢?话说,朱元璋建立大明朝之后,为了保证赋税的征收,在明洪武四年,先在江苏、安徽、浙江等省设立了粮长,主管催征、经收和解运田赋,后来又在湖广、江西、福建等省设立。

 

✎一般是纳粮一万石或数千石的地方划为一区,由官府指派大户充当粮长,世代相传,督征和解运该区的田粮。当然有些粮长会以权谋私借此超额征收,鱼肉百姓;也有些粮长因为赔补运送中的损失,导致倾家荡产。

 

✎因为这些早期充当粮长的都是大户,再加上他们是为官府征收钱粮,所以官府会将淘汰的战马卖给他们。卖马是官府的行为,骑官府淘汰的马,是有许可证明的,因此陆粮长骑马不算是违制。

 

✎那时候的马是稀缺之物啊,特别是南方,能够拥有蒙古纯种战马,哪怕是残疾的,那也牛X着呢!而且陆家的这匹公马还有个独特的名称叫“连钱骢”!刚刚我念的那首诗中“华鞍镂玉连钱骢,彩翬簇辔朱英重。”中说的就是这种马。

 

✎这种马的身上颜色有深有浅,斑纹隐隐约约,在阳光下看就像铜钱连在一起一样,所以就叫做“连钱骢”,是很名贵的品种。

 

✎这么名贵的品种,再加上过去骑马又是身份的象征,即便腿有点小毛病又怎么样?你想骑都不能骑呢!所以陆粮长在得到这匹马之后自然是宝贝的不行。他为了养好这匹马,精选饲料,甚至不惜花大价钱从北方购买黑豆专门喂马。

 

 

✎而马平常吃的草料都要寸铡,就是草料切的长短一致,整齐划一,这还不算完,接着还要用筛子去筛除里头的杂质,就怕马吃了不舒服。除此之外呢,陆粮长每天都要给马刷毛,他的妻子李氏则会把马鬃梳理好,系上丝带,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甚至还亲自为这匹马刺绣了副华丽的马鞍。

 

✎每次陆粮长要骑马出门,李氏就牵着马送到门外。可以说这夫妻俩照顾这匹马犹如照顾自己的儿子是一样的,可谓是无微不至。但俗话说的好啊:“人前不露怯,远足不露财。”

 

✎这么一匹名贵的马,又被精心照料,打扮得漂漂亮亮,骑着它走在街上自然引人注目。这本来就容易招人嫉妒,而他还常常骑着去远行,这麻烦事自然也就找上他了。

 

 

 

✎咋回事呢?其实啊,大家都知道你有匹好马,那自然是想要这马的种了!这先是有几家的土财主,牵来几头驴,要与陆粮长的连钱骢配种,老陆自然是不干了,这么名贵的马,怎么能跟驴配?你逗我呢?

 

✎后来又有几名官员牵来几匹母马,也要跟连钱骢配种,可老陆还是没有答应。在咱们陆奇陆粮长看来,我家的连钱骢那是纯种蒙古宝马,这就不应该与一般马配,要是胡乱配,那岂不是要坏了连钱骢的名头?

 

✎可说是这么说,你心疼自己的马没错,那些个土财主,你不理也无所谓是吧?地方官你都不理,你这不就把人家给得罪了吗?人家就想了,你一个小小的粮长连品级都没有!你不给我面子是吧?行,你牛X是吧?你小子给我等着。

 

✎果然啊,过了些日子一纸公文下来,要你陆大粮长前往安徽凤阳去运送粮草去。从松江府到安徽凤阳,那道儿可不近啊?哦,对了忘说了,这松江府也就是现在上海老城区那块,安徽凤阳我就不用说了,朱元璋的老家。

 

✎就现在来说,开车上高速,差不多要个500公里吧?那也得差不多五六个小时啊!更别说明朝了,山高路远绕来绕去六七百公里都有可能。当地官员指名道姓派你陆大粮长去跑这趟差事其实就是想治治你,你不是牛X吗?看你还敢不给我们面子?!

 

✎老陆是真不想去,可是运送粮草那可是军令啊!军令如山,可没有你说不份儿。就这么着,夫妇俩依依不舍的告别,老陆呢骑着连钱骢就上路了。

 

✎且不说老陆骑着连钱骢前往凤阳,单说李氏自从丈夫走后就开始计算时日,想着丈夫回来的时间。可到了约定的时间还是不见丈夫,心下便开始紧张起来,但又觉得可能是路上有些事耽误了些时日也说不定,于是便又等了些日子。

 

✎可眼见跟丈夫约定的日期已经过去十天了还是不见丈夫,李氏开始有些急了,于是便派了些人顺着前往凤阳的大道前去打探,而自己每天天不亮就在村口等,直到日落西山才回家,可还是等不到丈夫回来。

 

✎这一天,李氏早早就来到村口眺望,忽然发现远远的来了一匹马,步履艰难却无人看管,那熟悉的影子~~~诶!!那不是自家的心肝宝贝连钱骢嘛!李氏急忙跑上前去,只见连钱骢一瘸一拐的身上还有几处血痕似乎是身受重伤!

 

✎马是回来了,自己的老公却不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呢?她赶忙拽住马儿的缰绳问道:“钱儿啊!你为何如此狼狈?我夫君如今在何处?怎让你单骑回来了?!”这人急了还真就不管对方是不是能听懂了,都忘了这是马不是人。

 

 

 

 

✎众人见状便劝她冷静一下,要从长计议。毕竟马儿回来了,不能说畜生不懂人事,人马相处日久,感情也会加深的,主人如此善待于马,马也不会亏待主人的。李氏抱着连钱骢,不由得泪流满面,对着它哭泣诉说:“你为何独自回来,我丈夫在哪里?你又为何遍体鳞伤呢?快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快带我去找你的主人,我的丈夫!”

 

✎李氏悲伤的好像已经忘记连钱骢仅仅是一匹马,因此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可却不想那匹马似乎听懂了李氏的话,对着李氏不停地嘶鸣,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李氏见状停止了哭诉,知道这里头肯定有问题,便对连钱骢说:“你是不是知道我夫君现在何处?是不是他要你回来报信的?快!带我去找他!”

 

✎而连钱骢似乎听懂了,连连点头。于是李氏松开缰绳,让马儿独自前行,而自己带着两个家人在后面跟着。只见连钱骢调转身往回来的路上走,约莫走了多半天,来到一座石桥之前,就再也不走了。李氏与家人不知道什么意思,便开始打量这座石桥。

 

✎而连钱骢只是站在桥中间,向李氏嘶鸣着。李氏不知道什么意思,从桥上望去,只看得见河水滔滔,哪里有什么人影?便向连钱骢说:“你带我来到这里,莫非我丈夫是从这儿掉到河里的?他到底在哪儿?你快告诉我!”

 

✎马儿看看李氏,然后低下头去,在桥上嗅着什么。李氏过去查看,但见有一些血迹,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莫非是丈夫遇害了?李氏立刻让人到桥下查看,最终只是找到了丈夫的一只鞋。很显然,丈夫曾经到过这里。

 

✎因为桥上有血迹,可以推断丈夫是被人谋害,然后从桥上推人河中,有一只鞋掉在桥下。可丈夫是死是活啊?总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李氏望着连钱骢哭诉道:“你把我领到这里,只见夫君一只鞋,他人到底去哪里了?

 

✎你倒是说话呀!”李氏也是急糊涂了,马如何能够说话?不过连钱骢道还真神了,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好像真的能听懂了李氏的话,转身从桥上走了下来,顺着河边行走。李氏也不敢怠慢,带着家丁紧紧跟着。

 

✎约么走了五里地,在一处苇丛中发现了老陆的尸体,只见老陆身上有刀伤,因为被水浸泡,已经泛出白色。尸体被河水冲刷,衣服已经不知冲到哪去了,如今只是赤条条的。

 

✎李氏见到丈夫的尸体,更是悲痛欲绝,哭了好久,才脱下一件外衣,将尸体盖住,然后让一个家丁看守尸体,自己则带了一个家人,牵着连钱骢到县衙告状。

 

✎此时的嘉定县知县名叫练达,是功臣之子。接到李氏的诉状之后,随即带领衙役、仵作,前往河边检验尸体。不一会儿检验结束,从身上的伤痕来看,应该是背后先中两刀,跌落下马,摔伤了脚踝之后,难以站立,又被凶手当胸直刺,乃是致命伤。

 

✎不用说了,傻子都能看出来,陆粮长是被人所杀,但究竟是为何人所杀,李氏状纸未指出嫌疑人,而经过询问,李氏也确实不知道丈夫是何人所害。练知县便提讯当地的里长,问他可知谋杀之事啊?里长哪知道去?知道了还能不报告官府啊?

 

✎练知县自然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将里长训斥一番,然后让他先将尸体收险入棺,严加看守,听候官府吩咐,以便再验。谁让你这个里长所管的地界出现了命案,如今你啊也只好自认倒霉。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知县不直接让李氏安葬丈夫,而让里长严加看管呢?原来《大明律,刑律.断狱检验尸伤不以实》条规定,官府验完尸体,应该给尸亲安葬,但该律规定尸亲有告免复检的权利。

 

 

✎此案现在未破,若抓到凶犯,交代罪行,要比对伤痕的话,按照规定应该检验尸身,可要是那个时候家属不让检验也就是告免复检,那官府难以定案不说,还要承担检验不认真的责任,所以,练知县才先让里长看管,等案子破了,再给尸亲安葬。

 

✎李氏对练知县的裁决自然是不满的,她想先将丈夫厚葬,不然这样丢着是让自己的丈夫变成孤魂野鬼啊,于是就说了:“大老爷已经验完尸身,民妇理应领回以礼安葬,而大老爷更应彻查凶手,为吾夫雪冤啊。”

 

 

 

✎可练知县却说:“你丈夫被人害死,但你状上无名,也就成为无头悬案,本官当然会缉捕,但罪犯是何人,查找终究要花些时日,若本县在短期内不能够缉捕,必然要知照上司,若上司复检,到时本官到何处去找你丈夫的尸身?没有凶犯,不但难以为你丈夫雪恨,本官也有缉盗不严之责呀。”

 

✎“吾家所养之马也身受刀伤,负痛而归,且引我主仆来到石桥及河边寻找到丈夫尸体,想必它定然见到过凶犯,大老爷何不询问吾家之马?”李氏说道

 

✎“哼!此乃混账之话,畜生焉能够与人相语?莫非你在戏弄本官?来人啊!速将这个疯婆娘叉出去!”练知县显然有些生气。

 

✎“并非民妇戏弄,我家钱儿确实有灵性。大老爷不妨见识一下,方知道民妇所言非虚。”李氏说道。

 

✎练知县看着李氏言词如此恳切也不好拒绝,于是只好命令衙役将连钱驄牵到大堂前。但见此马身上刀伤还在向外流血,而双眼流泪,也不知道是因为伤痛,还是因为主人被害,其凄然之态,让人生怜。

 

✎于是练知县喊来马医,先为连钱骢敷上刀伤药,然后对它说:“是你带女主人找到主人的尸体?”只见马儿点点头。接着再问:“你知道是谁害了你主人吗?”马儿又是点点头。然后又问:“你能够带人去抓凶手吗?”马儿还是点点头。

 

✎练知县觉得自己被戏弄了大怒道:“真是无用畜生,就会点头,还会干甚事?若是真知道,就在前带路!”连钱骢好似听懂了,转身就走,出了县衙。练知县这时突然慌了,难道这马儿真的听懂了他的话了?于是不敢耽误,急忙派四名捕役跟马儿身后。

 

✎只见马儿出了县衙,拐弯抹角抹角拐弯,进入了一个小巷,接着来到一户宅院之前,用前蹄蹬踹大门。只听门里有人叫骂着,不一会儿一个身穿丝绸长衫的后生将门打开。马儿看见那人便冲上前去,又踢又咬,将那个后生踢倒在地。

 

✎捕役们看到这个场景都懵了!听到那人的喊叫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拉住连钱骢,然后不由分说的将那后生抹肩头拢二背五花大绑了起来,直接就押往了县衙。

 

✎到了县衙练知县一看,哟呵?!真抓了一个人来!于是便开始询问他姓名,得知这人名叫姚理,今年26岁,在这个县城里开着一家当铺。这时的姚理还一脸无辜的样子,质问练知县为什么将自己抓进县衙,他到底犯了事了?

 

✎可还没有等练知县发问,连钱骢倒是冲了过来,咬住姚理的胳膊,将其拽倒在地,用前蹄猛踏。练知县见状,也是一惊啊,这马真是有灵性啊!急忙喝令衙役将连钱骢拉开,然后对姚理说:“这个畜生知情,你若不从实交代,本官就让这个畜生与你了结,这畜生杀死你,与本官无关。再说,如今出了人命官司,这畜生只认是你,便不是主犯你也难逃干系,休怪本官大刑伺候!”

 

✎在连钱骢的虎视眈眈及众衙役高声喝喊下,姚理终于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原来啊,姚理因为当初自己的当铺缺乏资金,曾经向陆粮长借过钱。而姚理的老娘陆氏是陆粮长的姑姑,说起来他们也是姑表兄弟。

 

✎亲戚间理应是相互帮忙的,所以当时陆粮长二话不说就把钱借给了姚理。这常言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可姚理借钱,总是不还,不但不还,反而三番两次来借,弄到最后就等于是白骗。有一有二,不能再有三啊。见姚理总是赖账,陆粮长也就推三阻四不借了。

 

✎等老陆买下连钱骢后,整个嘉定县的富户及官吏们都看得眼红,想让连钱骢与他们所养母马母驴配种,可老陆都婉言谢绝了。这姚理自然也是知道连钱骢的价值,就向陆粮长借连钱骢,说是到京城办些事,等办完回来就还,说是这么说,但实际上是想利用连钱骢赚钱。

 

✎这老陆当连钱骢跟亲儿子似的,再说这姚理是什么鸟这些年他还能看不出来吗?怎么肯借?于是便推托说连钱骢脚有毛病所以不善远行,只借给姚理一匹骡子,反正不管真假脚力借给你了你总没话说了吧?

 

✎这按说啊,老陆没有催你还钱,还白借给你骡子,这已经是仁至义尽。可是谁能想到这姚理真不是个东西,不但不感激,反而心生怨恨,觉得你老陆真是小气!竟然不顾亲戚情面,连一匹马都不肯借给自己。行啊,你给我等着!

 

 

 

 

✎这姚理的阴谋没有得逞,便想着半路抢劫。他知道老陆要去凤阳送粮草,这要是在回来的路上打劫,人困马乏最容易得手了!老陆哪知道除了自己的老婆每天盼着自己回家,还有这么个小表弟等着自己呢!

 

✎姚理算好了日子,也是每天在这必经之路的石桥等着他,老陆急着回家,离开了大队人马,自己连夜赶路,终于来到了石桥这。老陆骑着连钱骢来到石桥前,可连钱骢似乎察觉到什么,就是不肯向前,但老陆是真的赶路心切,于是就加鞭催促,连钱骢也无奈啊,只好前行。

 

✎却不想走到一半的时候姚理从桥下突然出来,从背后连砍两刀,老陆疼的直接从马上跌了下来,摔伤了脚踝,站都站不稳,姚理又是接连几刀将其毙命。连钱骢见状,先是嘶鸣,后是冲过来营救,却不想被姚理躲过,还被他砍了一刀。

 

✎连钱骢负痛奔跑,姚理追赶不上,也只好放弃了,回去将老陆的尸体往河里一丢便跑了,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连钱骢会将李氏引到石桥,找到陆粮长的尸体,更没想到这马儿还能带人去抓他!

 

✎本来在家里想着连钱骢跑了真晦气,骂骂咧咧的,这下好了,马儿来找他了,不仅来找他还带来一群人来找他。案子就这么破了,按照《大明律.刑律.人命,谋杀人》条规定:“凡谋杀人,造意者,斩。”练知县依此律拟罪上报,最终刑部批复,将姚理押赴市曹斩首。连钱骢归还李氏,并且将陆粮长的尸体发还。

 

✎按照《大明律》规定,还应该追加埋葬银两的,练知县裁断,将姚理当铺拍卖,所得银两给李氏埋葬丈夫。而连钱骢因为身受刀伤,没有及时医治,伤口感染,再加上主人死后它就不再进食,过了几日便倒身亡了。

 

✎李氏有感于连钱骢的忠义,将它埋葬在陆粮长的坟边。练知县则亲自写了“义马冢”的墓碑,还有数百字的碑铭。只可惜啊,在靖难之役以后,练知县一家被列入叛逆,遭到灭族,而与之相关的文字都被销毁,已经无从知道碑铭的内容了。这正是:夫妻爱马如爱儿,

马与夫妻皆称奇。

宝马识贼报主仇,

生死相随义马冢。

呜呼哀哉。

明朝奇案宝马借种男尸裸露荒野

推荐阅读

日本之耻:伊藤诗织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好友山口敬之强奸
有权势的人可以为所欲为,而我只是无名之辈。 伊藤诗织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大学女生,遭到国家首相好友的性侵,要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 如果你觉得对方罪不可赦,对方却觉得你是被害妄想症,要怎么做,才能将罪人绳之以法? 强权与弱小的对抗,如果没有法律撑腰,会有多黑暗? 在这部BBC的纪录片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日本之耻》 01耻辱的诞生 2013年,伊藤诗织就读于纽约大学新闻学系,在酒吧勤工俭学期间认识了山口敬之。 这并不是什么他乡遇故知的戏码。 山口敬之并不是个普通日本人,而是德高望重的新闻界前辈,还...[详细]
2019-08-17
亲生父母相继一年被谋杀,独生女却成弑母凶手入狱……(下)
本文接上篇: 亲生父母相继一年被谋杀,独生女却成弑母凶手入狱(上) 请先读上篇~ 案发当天母女两人行踪 我读了参加派对的许多孩子的证词。由于这些孩子组合成不同的小群体,一晚上去了好几个派对,因此记忆的时间等都不匹配,我只能根据交叉对比整理出一个大概的时间线。 2005年6月4日(也就是案发十几个小时前),詹妮弗与当时正在交往(或刚刚分手)的牧师男友马克发生了不快。 他们此前也总是相处几个月后分手又和好,关系不稳定。马克自称,他们当时是分手状态,所以后来的报道都把他介绍为前男友。 6月5日是马克的生日,詹妮...[详细]
2019-08-15
孙小果他妈孙鹤予,才是个真正的厉害人物
孙小果事件至今还在发酵,有人认为是孙小果的生父厉害,有人认为孙小果的继父厉害,还有人认为孙小果的爷爷、姥爷厉害。 其实,大家都没说到点子上,综合而论,孙小果他妈,才是真正的牛逼人物。 先看看孙小果他妈的人生经历。 孙小果他妈名叫孙鹤予,曾经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因为包庇孙小果在1994年的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孙鹤予在2003年出狱后,很快东山再起,开始进入商界,先后成立了三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这三家公司分别是昆明市五华区赖客生活休闲吧、云南天铄园...[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亲生父亲不是大官?
今天云南省扫黑办公布了孙小果全部家族关系,并且对于之前网络上的传言进行了辟谣。孙小果的生父并非是网络传言的那样是云南省领导。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在法治轨道运行多年的司法体制,为何被几个普通人可以轻易染指? 多次被判刑又多次神话般的被释放,想问的是云南省的公检法司四家是如何履行的职责。 第一问,1994年孙小果作为武警学院的学生轮奸女孩后,是谁把已经成年的孙小果年龄改为了未成年人,轻判为三年有期徒刑后,轻松保外就医而致使1997年继续犯罪? 第二问,1997年孙小果再次故意伤害多名女性后,已经被判处了死刑立...[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生父身份揭晓,岂能又成为秘密?
引起全国关注的云南孙小果案,今日,孙小果案最新调查进展来了;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案。这个主基调和此前的相关披露高度雷同。但是,通过孙小果家庭关系的披露更让人疑惑,一个普通的家庭,为何能够在云南公检法系统能有翻云覆雨的能量?既然孙母继父干预案件已被处理,那为何孙的死刑没有被执行?孙继父又为何被留党察看开除公职后,由副职转正职。一个民警和一个副科级干部能够搞定省市区那么多干部吗? 值得指出的是,官方调查严谨,迄今为止,各地官方也只通报确凿认定的信息,这无法满足互联网的大量信息需求,因而留下数不清的想象空间。...[详细]
2019-05-28
加拿大罗伯特·皮克顿连杀49名妓女,用尸体来喂猪!
加拿大曾发生过一起史上最残忍的连环凶杀案,凶手 罗伯特皮克顿 在20多年的时间内残忍杀害了至少49名妓女,还将尸体肢解绞碎,然后用来喂猪...... 养猪场主 罗伯特皮克顿是一名大型养猪场...[详细]
2019-04-06
吉林2018年命案侦破率达100%,究竟有啥克敌制胜利器?
强化科技引领注重机制建设完善保障服务 吉林去年命案侦破率达100% 记者日前从吉林省公安厅了解到,2018年吉林省公安机关强化科技引领,注重机制建设,完善保障服务,努力压发案、破现案...[详细]
2019-03-12
斯托克顿纵火犯、盗墓狂安东尼以及太平间解剖室录影
目前许多恐怖电影(伪纪录片居多)包括网友上传的超自然、灵异等怪奇视频都会涉及到Foundfootage这样的设定手法,所谓Foundfootage特指遗失或丢弃后被人重新发现的录像,今天的第一个故事和Foundfootage有关。 经典的Foundfootage套路,来源:Youtube 1989年8月5日,一对父子途经加州斯托克顿时在路边发现一件迷彩夹克,从口袋里翻出两盒录像带,好奇心作祟,两人留下了录像带准备回家观看。 第一盒录像带记录下了一场民宅火灾,拍摄者)一边拍摄一边喃喃自语,似乎是在念一些咒语...[详细]
2019-05-26
爱知县松下园里摔死次子,却有30000妈妈站出来声援:我们懂她
今年3月份,一则发生在日本的新闻,让整个妈妈圈都沸腾了。 爱知县30岁的三胞胎妈妈松下园里,将出生仅11个月的三胞胎中的次子,扔到榻榻米上导致其死亡。 对此,名古屋地区法院冈崎分...[详细]
2019-04-24
花2000万买茅台,全是假茅台!警方调查后竟发现…
花1950万元买茅台 竟然全是假的! 近日, 温州警方通报了一起特大售假酒案,抓获嫌疑人3人,查获假冒茅台白酒929箱,共计5574瓶,案值接近2000万元。 周先生花了1950万买茅台,生意还没开张,酒就被查封了 办案民警说,去年2月,温州市永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多起关于假酒的投诉。投诉者称,永嘉县桥头镇出现大量假冒的飞天茅台酒,而且这些假酒的仿真工艺做得很好,普通消费者难以鉴别真伪。 永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查封了大量涉案的假茅台酒,永嘉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调查。 民警调查发现,这批假茅台酒是周先生从...[详细]
2019-05-18
河南平顶山平舆黄勇木马杀人案到底杀了多少人?
平舆县是位于河南省东南部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地方,当地的经济虽然不太发达(其实是相当不发达),但人们的生活多年来一直比较平静。2001年9月,一名高中男生的突然失踪打破了这种平静,焦急的家长多方打听,但没有结果。2003年,又有一个孩子失踪。到了2003年,失踪孩子的数目突然增多,时间间隔也越来越短,特别是在2003年2月至4月不足100天的时间里,接连有11个孩子不见了,小小的县城蒙上了阴影。值得一提的是,失踪的全部是男孩,大部分家在农村,在县城上高中并且住在学校,平时喜欢到录像厅、网吧、游戏厅等地方玩。...[详细]
2019-07-06
马玉林探案(14):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 马玉林调入公安机关工作以后,在赤峰地区破案无数,威名大振,致使一些不法之徒闻风丧胆,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有些犯罪分子处心积虑、绞尽脑汁地在作案中变换手法,进行伪装,制造假...[详细]
2019-05-16
孙小果“死而复生”,背后是多大保护伞关系网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一条头版消息,将孙小果案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孙小果案,一经报道,就引发舆论极度关注,并引起中央高度重视! 死而复生的黑老大 孙小果,1975年生,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警校求学的他曾轮奸女青年。 案发后,出生日期改为1977年,以不满18岁的标准,被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入狱期间申请保外就医。 三年后,本该在监狱的他又残忍作案,并获死刑,但最后他居然逃脱死刑。 在20多年后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成了中央督导组重点提到的黑恶典型。 这么多离奇事件叠加起...[详细]
2019-05-27
清华朱令铊中毒案事件是怎么回事?
2017年,从后台回复的关键词统计,大家最希望我写的前三个案子之一是朱令案。 抱歉,我迟迟没写拖延的原因之一是,我有点惧怕触碰这类关注度很大、网友情绪激动的案子。如果读者先入为主、主观情绪太强,他们期待读到的就是一篇谴责某凶手、发泄愤怒的文章,而难以接受理性讨论的种种可能性。 这两年几乎在每篇文章后面,都会有催写朱令案的留言。既然答应了,我一直记着这事,现在终于开始了这工作。 我相信朱令的家人也不希望这个案子被人遗忘。 某篇报道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朱明新(朱令母亲)叹道:我觉得大家都快撑不下去了。由于案情始...[详细]
2019-10-23
从“孙小果殴打少女案”看“发明专利减刑”的正义性
21年前因强奸等罪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摇身一变成为昆明夜场的黑老大。都说死罪难逃,本应受到极刑的罪犯,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亡者归来? 孙小果,男,昆明恶霸。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后,孙小果却离奇地逃离了死刑,至少获得多个减刑,并且在短短几年之后就出狱,成了昆明夜场的大李总。 扫黑除恶的风暴来临,孙小果再次成为涉黑涉恶的典型。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刊发题为《中央扫黑除恶第2...[详细]
2019-05-23
怪谈:旧金山恶魔岛越狱事件,Frank Morris、John Anglin、Clarence Anglin报纸做假头
美国史上,几乎所有著名的犯人都在这个地方蹲过监狱,那就是旧金山的恶魔岛。以严密管控出名的恶魔岛,至1963年关闭前曾发生过一起越狱事件,3名成功逃出的重刑犯,至今下落不明 重刑...[详细]
2019-04-03
贵阳市“关于卢起兴、钱作为、杜如松故意杀人案,容留他人吸毒案”卢起兴被
4月12日上午09:30,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关于卢起兴、钱作为、杜如松故意杀人案,容留他人吸毒案。该案被害人系贵阳市公安局花溪区分局民警马金涛。 经过四个小时的庭审,在休庭...[详细]
2019-04-14
“兰兹死亡天使”事件:4名性感女护士,将毒针插入200多人体内...
从南丁格尔开创了现代护理学开始,护士职业成为了民众眼中的天使,维护着患者的健康与生命。 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护士掌握了足够多的医疗知识之后,在协助医生之余,一些个别人会做出完全违背职业道德事情,从白衣天使堕落成死亡天使 01.天堂病院 兰兹总医院(LainzGeneralHospital)位于奥地利维也纳,是一家著名的老牌医院,坐落在豪华住宅区。1913年创立,院内绿化做得跟原始森林似的,加上古色古香的大楼,高级的医疗设施,顶尖的医疗水平,拥有1300多个床位,以照顾老年慢性病人为主业,住过的都说好...[详细]
2019-09-25
  • 日本航空123号班机空难事件:自卫队战斗机“撞毁”民航客机,世界最大空难
    空中没有红绿灯,飞机是不是想怎么飞就怎么飞?当然不是,空中交通管制了解一下。但是,如果出了差错两架飞机空中相撞,造成的后果就是灾难级的。 48年前,日本就发生过一起战斗机和...
  • 孟加拉国Nusrat Jahan Rafi指控校长性骚扰,结果却被焚烧致死
    每当提到孟加拉国,大家首先想起的应该都是位于恒河三角洲的它有肥沃的土地,主要发展农业, 不管怎么看,它都是一个相对保守且纯朴的南亚国家,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保守的国家,最近却...
  • 沈阳三女被残害,15年来凶手究竟在何处?
    沈阳市是中国东北的重镇,可以算是关外一等一的大城市。在沈阳就发生过三八大案、潘晓峰系列杀人案、刘涌黑社会团伙案等惊天大案。 然而,虽然沈阳警察破案能力可以,仍然有很多案件...
  • 孙小果案 被判有期徒刑后不用服刑的情况有那些?
    就近期云南省查处并引发社会公众与媒体广泛关注的孙小果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28日通报了办理进展情况。 这个通报有很多重大信息,个案说法来捋一捋几个核心点: 孙小果是因一起故意伤害案成为扫黑除恶行动对象的 通报称,今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
  • 孙小果生父是不是陈培中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抓紧枪毙!
    1 近日,孙小果,这个十恶不赦的名字,刺激着举国正义民众的神经。 牙签刺乳、烟头烫臂这些渣滓洞折磨江姐的酷刑,在90年代的新中国,竟然发生在一些无辜少女身上。 而施刑人孙小果,竟然能堂而皇之地死里逃生,出狱后又风光八面地当上了黑社会大哥。 管他爹是谁,先枪毙了再说。 这是对当年的被害人以及现在的世道人心,最好的一种救济和抚慰。 2 或许,又有很多砖家站出来自以为是:要依法办案,保证孙小果的诉讼权利。 诉他大爷的权利。 一句话,若是当年被折磨的是砖家的女儿,你看他们还瞎比比。 经过媒体的反复捣腾,孙小果的亲...
  • “杭州保姆纵火案”幸福的五口之家林生斌,朱小贞,林柽一,林臻娅,林清潼转眼只剩林生斌一人 坚守两年他也累了
    2017年杭州保姆纵火案,在保姆莫焕晶被执行死刑后,如今再次掀起一波高潮受害者家属林生斌等与绿城物业等被告已就该案纠纷达成调解协议,撤回起诉。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绿...
  • 李心草之死:“如果剑不够长,那就向前再跨一步”
    我决定还是写一写李心草。 在小说《杀死一只知更鸟》的书中,父亲阿蒂克斯对儿子杰姆说:我想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勇敢,而不是错误地认为,一个人手握枪支就是。 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自己会输,可你依然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 我们很少能赢,但正因为这些坚持,有时也会。 勇敢是什么?勇敢它不是你手中的枪支,更不是你手中的权力,勇敢它是我们内心中再来一次的坚持。 一、 李心草,是云南曲靖人,在她生下来9个月大的时候,父亲在一次矿难中遇难。 由于李心草的妈妈在很小的时候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没读过...
  • 门诺派教徒151人被强奸,最小只有9岁,他们却说是“鬼”做的?!
    2011年8月,玻利维亚一家法院受审了该国史上受害人数最多的强奸案 151人,最小的受害者只有9岁。 犯案时间长达一年之久,破案之困难,甚至有大量受害者不愿出庭作证或为警方指认犯人。 而在犯人终于被判刑后,当地官员竟四处游说人们释放囚犯。 留下151名住在孤岛上的女性,不知何去何从... 美丽家园 玻利维亚的一个岛屿上仅住着不到2000名居民,这是一个全 门诺派教徒 社区。 他们主张反现代的生活方式,世世代代在岛上过着男耕女织的小农生活。 男人种地,女人在家做饭,打扫,制作服饰。 城里的交通工具是马车。小...
  • 马加爵事件:马加爵放过的唯一舍友林风真相曝光
    2004年,云南大学发生一件轰动全中国的事件马加爵事件。马加爵本来是云大的在校学生,因为受不了同寝讥讽,三天内连杀四个人,之后使用假身份证逃跑。 马加爵在犯案的时候,中间一名室友侥幸逃过,仅仅只因为这位室友曾经帮他带过饭。马加爵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受不了同寝讥讽就痛下杀手吗?马加爵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和龙大姐一起了解一下整个事件的经过吧! 马加爵(1981年5月4日2004年6月17日),男,汉族,广西南宁宾阳县人,云南大学生化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0级学生,户籍地为广西宾阳县。1999年至2000年读高中...
  • 香港恋童癖淫魔魔鬼屠夫唐永强,杀人只为修仙......
    恋童癖是以儿童为对象获得性满足的一种变态心理。恋童癖者十分危险,就像埋在儿童身边的炸弹,随时会爆发,而今天要说的就是一位恋童淫魔,凶手曾接连奸杀女童,其目的竟是为了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