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01:27:50 热度:

明朝宝马借种奇案~男尸为何裸露荒野

《振振有词儿》

 

夫妻爱马如爱儿,

马与夫妻皆称奇。

宝马识贼报主仇,

生死相随义马冢。

✎青梅煮酒论英雄,振振有词道世间。大家好,欢迎收听振振有词儿,我是杨振。最近啊,我啊看了一些书籍,我就发现古人对于动物还是非常喜爱的,就连很多古诗中都有描写动物的诗句。

 

✎就比如我们最熟悉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还有“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而比较小众的诗句还有“众中旧骑跛鳖马,塞下新买连钱地。”和“华鞍镂玉连钱骢,彩翬簇辔朱英重。”

 

✎诶~~咱们今天说的案件就跟一种动物有关,是什么呢?我也不卖关子了,这个案子就跟一匹老马有关。

 

 

 

 

✎明洪武三十年,松江府嘉定县有位名叫陆奇的粮长,养了一匹马。这可是一匹战马,因为受过伤,左后腿有点瘸,所以就被军队淘汰了。按照明代规定,马属于军用物资,一般百姓是不允许拥有马匹的,老百姓只能骑驴或骡子,只有官员才可以骑马。

 

✎陆奇虽然身为粮长,但却不是官,按理说是不能骑马的。那问题来了什么是粮长呢?话说,朱元璋建立大明朝之后,为了保证赋税的征收,在明洪武四年,先在江苏、安徽、浙江等省设立了粮长,主管催征、经收和解运田赋,后来又在湖广、江西、福建等省设立。

 

✎一般是纳粮一万石或数千石的地方划为一区,由官府指派大户充当粮长,世代相传,督征和解运该区的田粮。当然有些粮长会以权谋私借此超额征收,鱼肉百姓;也有些粮长因为赔补运送中的损失,导致倾家荡产。

 

✎因为这些早期充当粮长的都是大户,再加上他们是为官府征收钱粮,所以官府会将淘汰的战马卖给他们。卖马是官府的行为,骑官府淘汰的马,是有许可证明的,因此陆粮长骑马不算是违制。

 

✎那时候的马是稀缺之物啊,特别是南方,能够拥有蒙古纯种战马,哪怕是残疾的,那也牛X着呢!而且陆家的这匹公马还有个独特的名称叫“连钱骢”!刚刚我念的那首诗中“华鞍镂玉连钱骢,彩翬簇辔朱英重。”中说的就是这种马。

 

✎这种马的身上颜色有深有浅,斑纹隐隐约约,在阳光下看就像铜钱连在一起一样,所以就叫做“连钱骢”,是很名贵的品种。

 

✎这么名贵的品种,再加上过去骑马又是身份的象征,即便腿有点小毛病又怎么样?你想骑都不能骑呢!所以陆粮长在得到这匹马之后自然是宝贝的不行。他为了养好这匹马,精选饲料,甚至不惜花大价钱从北方购买黑豆专门喂马。

 

 

✎而马平常吃的草料都要寸铡,就是草料切的长短一致,整齐划一,这还不算完,接着还要用筛子去筛除里头的杂质,就怕马吃了不舒服。除此之外呢,陆粮长每天都要给马刷毛,他的妻子李氏则会把马鬃梳理好,系上丝带,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甚至还亲自为这匹马刺绣了副华丽的马鞍。

 

✎每次陆粮长要骑马出门,李氏就牵着马送到门外。可以说这夫妻俩照顾这匹马犹如照顾自己的儿子是一样的,可谓是无微不至。但俗话说的好啊:“人前不露怯,远足不露财。”

 

✎这么一匹名贵的马,又被精心照料,打扮得漂漂亮亮,骑着它走在街上自然引人注目。这本来就容易招人嫉妒,而他还常常骑着去远行,这麻烦事自然也就找上他了。

 

 

 

✎咋回事呢?其实啊,大家都知道你有匹好马,那自然是想要这马的种了!这先是有几家的土财主,牵来几头驴,要与陆粮长的连钱骢配种,老陆自然是不干了,这么名贵的马,怎么能跟驴配?你逗我呢?

 

✎后来又有几名官员牵来几匹母马,也要跟连钱骢配种,可老陆还是没有答应。在咱们陆奇陆粮长看来,我家的连钱骢那是纯种蒙古宝马,这就不应该与一般马配,要是胡乱配,那岂不是要坏了连钱骢的名头?

 

✎可说是这么说,你心疼自己的马没错,那些个土财主,你不理也无所谓是吧?地方官你都不理,你这不就把人家给得罪了吗?人家就想了,你一个小小的粮长连品级都没有!你不给我面子是吧?行,你牛X是吧?你小子给我等着。

 

✎果然啊,过了些日子一纸公文下来,要你陆大粮长前往安徽凤阳去运送粮草去。从松江府到安徽凤阳,那道儿可不近啊?哦,对了忘说了,这松江府也就是现在上海老城区那块,安徽凤阳我就不用说了,朱元璋的老家。

 

✎就现在来说,开车上高速,差不多要个500公里吧?那也得差不多五六个小时啊!更别说明朝了,山高路远绕来绕去六七百公里都有可能。当地官员指名道姓派你陆大粮长去跑这趟差事其实就是想治治你,你不是牛X吗?看你还敢不给我们面子?!

 

✎老陆是真不想去,可是运送粮草那可是军令啊!军令如山,可没有你说不份儿。就这么着,夫妇俩依依不舍的告别,老陆呢骑着连钱骢就上路了。

 

✎且不说老陆骑着连钱骢前往凤阳,单说李氏自从丈夫走后就开始计算时日,想着丈夫回来的时间。可到了约定的时间还是不见丈夫,心下便开始紧张起来,但又觉得可能是路上有些事耽误了些时日也说不定,于是便又等了些日子。

 

✎可眼见跟丈夫约定的日期已经过去十天了还是不见丈夫,李氏开始有些急了,于是便派了些人顺着前往凤阳的大道前去打探,而自己每天天不亮就在村口等,直到日落西山才回家,可还是等不到丈夫回来。

 

✎这一天,李氏早早就来到村口眺望,忽然发现远远的来了一匹马,步履艰难却无人看管,那熟悉的影子~~~诶!!那不是自家的心肝宝贝连钱骢嘛!李氏急忙跑上前去,只见连钱骢一瘸一拐的身上还有几处血痕似乎是身受重伤!

 

✎马是回来了,自己的老公却不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呢?她赶忙拽住马儿的缰绳问道:“钱儿啊!你为何如此狼狈?我夫君如今在何处?怎让你单骑回来了?!”这人急了还真就不管对方是不是能听懂了,都忘了这是马不是人。

 

 

 

 

✎众人见状便劝她冷静一下,要从长计议。毕竟马儿回来了,不能说畜生不懂人事,人马相处日久,感情也会加深的,主人如此善待于马,马也不会亏待主人的。李氏抱着连钱骢,不由得泪流满面,对着它哭泣诉说:“你为何独自回来,我丈夫在哪里?你又为何遍体鳞伤呢?快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快带我去找你的主人,我的丈夫!”

 

✎李氏悲伤的好像已经忘记连钱骢仅仅是一匹马,因此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可却不想那匹马似乎听懂了李氏的话,对着李氏不停地嘶鸣,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李氏见状停止了哭诉,知道这里头肯定有问题,便对连钱骢说:“你是不是知道我夫君现在何处?是不是他要你回来报信的?快!带我去找他!”

 

✎而连钱骢似乎听懂了,连连点头。于是李氏松开缰绳,让马儿独自前行,而自己带着两个家人在后面跟着。只见连钱骢调转身往回来的路上走,约莫走了多半天,来到一座石桥之前,就再也不走了。李氏与家人不知道什么意思,便开始打量这座石桥。

 

✎而连钱骢只是站在桥中间,向李氏嘶鸣着。李氏不知道什么意思,从桥上望去,只看得见河水滔滔,哪里有什么人影?便向连钱骢说:“你带我来到这里,莫非我丈夫是从这儿掉到河里的?他到底在哪儿?你快告诉我!”

 

✎马儿看看李氏,然后低下头去,在桥上嗅着什么。李氏过去查看,但见有一些血迹,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莫非是丈夫遇害了?李氏立刻让人到桥下查看,最终只是找到了丈夫的一只鞋。很显然,丈夫曾经到过这里。

 

✎因为桥上有血迹,可以推断丈夫是被人谋害,然后从桥上推人河中,有一只鞋掉在桥下。可丈夫是死是活啊?总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李氏望着连钱骢哭诉道:“你把我领到这里,只见夫君一只鞋,他人到底去哪里了?

 

✎你倒是说话呀!”李氏也是急糊涂了,马如何能够说话?不过连钱骢道还真神了,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好像真的能听懂了李氏的话,转身从桥上走了下来,顺着河边行走。李氏也不敢怠慢,带着家丁紧紧跟着。

 

✎约么走了五里地,在一处苇丛中发现了老陆的尸体,只见老陆身上有刀伤,因为被水浸泡,已经泛出白色。尸体被河水冲刷,衣服已经不知冲到哪去了,如今只是赤条条的。

 

✎李氏见到丈夫的尸体,更是悲痛欲绝,哭了好久,才脱下一件外衣,将尸体盖住,然后让一个家丁看守尸体,自己则带了一个家人,牵着连钱骢到县衙告状。

 

✎此时的嘉定县知县名叫练达,是功臣之子。接到李氏的诉状之后,随即带领衙役、仵作,前往河边检验尸体。不一会儿检验结束,从身上的伤痕来看,应该是背后先中两刀,跌落下马,摔伤了脚踝之后,难以站立,又被凶手当胸直刺,乃是致命伤。

 

✎不用说了,傻子都能看出来,陆粮长是被人所杀,但究竟是为何人所杀,李氏状纸未指出嫌疑人,而经过询问,李氏也确实不知道丈夫是何人所害。练知县便提讯当地的里长,问他可知谋杀之事啊?里长哪知道去?知道了还能不报告官府啊?

 

✎练知县自然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将里长训斥一番,然后让他先将尸体收险入棺,严加看守,听候官府吩咐,以便再验。谁让你这个里长所管的地界出现了命案,如今你啊也只好自认倒霉。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知县不直接让李氏安葬丈夫,而让里长严加看管呢?原来《大明律,刑律.断狱检验尸伤不以实》条规定,官府验完尸体,应该给尸亲安葬,但该律规定尸亲有告免复检的权利。

 

 

✎此案现在未破,若抓到凶犯,交代罪行,要比对伤痕的话,按照规定应该检验尸身,可要是那个时候家属不让检验也就是告免复检,那官府难以定案不说,还要承担检验不认真的责任,所以,练知县才先让里长看管,等案子破了,再给尸亲安葬。

 

✎李氏对练知县的裁决自然是不满的,她想先将丈夫厚葬,不然这样丢着是让自己的丈夫变成孤魂野鬼啊,于是就说了:“大老爷已经验完尸身,民妇理应领回以礼安葬,而大老爷更应彻查凶手,为吾夫雪冤啊。”

 

 

 

✎可练知县却说:“你丈夫被人害死,但你状上无名,也就成为无头悬案,本官当然会缉捕,但罪犯是何人,查找终究要花些时日,若本县在短期内不能够缉捕,必然要知照上司,若上司复检,到时本官到何处去找你丈夫的尸身?没有凶犯,不但难以为你丈夫雪恨,本官也有缉盗不严之责呀。”

 

✎“吾家所养之马也身受刀伤,负痛而归,且引我主仆来到石桥及河边寻找到丈夫尸体,想必它定然见到过凶犯,大老爷何不询问吾家之马?”李氏说道

 

✎“哼!此乃混账之话,畜生焉能够与人相语?莫非你在戏弄本官?来人啊!速将这个疯婆娘叉出去!”练知县显然有些生气。

 

✎“并非民妇戏弄,我家钱儿确实有灵性。大老爷不妨见识一下,方知道民妇所言非虚。”李氏说道。

 

✎练知县看着李氏言词如此恳切也不好拒绝,于是只好命令衙役将连钱驄牵到大堂前。但见此马身上刀伤还在向外流血,而双眼流泪,也不知道是因为伤痛,还是因为主人被害,其凄然之态,让人生怜。

 

✎于是练知县喊来马医,先为连钱骢敷上刀伤药,然后对它说:“是你带女主人找到主人的尸体?”只见马儿点点头。接着再问:“你知道是谁害了你主人吗?”马儿又是点点头。然后又问:“你能够带人去抓凶手吗?”马儿还是点点头。

 

✎练知县觉得自己被戏弄了大怒道:“真是无用畜生,就会点头,还会干甚事?若是真知道,就在前带路!”连钱骢好似听懂了,转身就走,出了县衙。练知县这时突然慌了,难道这马儿真的听懂了他的话了?于是不敢耽误,急忙派四名捕役跟马儿身后。

 

✎只见马儿出了县衙,拐弯抹角抹角拐弯,进入了一个小巷,接着来到一户宅院之前,用前蹄蹬踹大门。只听门里有人叫骂着,不一会儿一个身穿丝绸长衫的后生将门打开。马儿看见那人便冲上前去,又踢又咬,将那个后生踢倒在地。

 

✎捕役们看到这个场景都懵了!听到那人的喊叫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拉住连钱骢,然后不由分说的将那后生抹肩头拢二背五花大绑了起来,直接就押往了县衙。

 

✎到了县衙练知县一看,哟呵?!真抓了一个人来!于是便开始询问他姓名,得知这人名叫姚理,今年26岁,在这个县城里开着一家当铺。这时的姚理还一脸无辜的样子,质问练知县为什么将自己抓进县衙,他到底犯了事了?

 

✎可还没有等练知县发问,连钱骢倒是冲了过来,咬住姚理的胳膊,将其拽倒在地,用前蹄猛踏。练知县见状,也是一惊啊,这马真是有灵性啊!急忙喝令衙役将连钱骢拉开,然后对姚理说:“这个畜生知情,你若不从实交代,本官就让这个畜生与你了结,这畜生杀死你,与本官无关。再说,如今出了人命官司,这畜生只认是你,便不是主犯你也难逃干系,休怪本官大刑伺候!”

 

✎在连钱骢的虎视眈眈及众衙役高声喝喊下,姚理终于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原来啊,姚理因为当初自己的当铺缺乏资金,曾经向陆粮长借过钱。而姚理的老娘陆氏是陆粮长的姑姑,说起来他们也是姑表兄弟。

 

✎亲戚间理应是相互帮忙的,所以当时陆粮长二话不说就把钱借给了姚理。这常言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可姚理借钱,总是不还,不但不还,反而三番两次来借,弄到最后就等于是白骗。有一有二,不能再有三啊。见姚理总是赖账,陆粮长也就推三阻四不借了。

 

✎等老陆买下连钱骢后,整个嘉定县的富户及官吏们都看得眼红,想让连钱骢与他们所养母马母驴配种,可老陆都婉言谢绝了。这姚理自然也是知道连钱骢的价值,就向陆粮长借连钱骢,说是到京城办些事,等办完回来就还,说是这么说,但实际上是想利用连钱骢赚钱。

 

✎这老陆当连钱骢跟亲儿子似的,再说这姚理是什么鸟这些年他还能看不出来吗?怎么肯借?于是便推托说连钱骢脚有毛病所以不善远行,只借给姚理一匹骡子,反正不管真假脚力借给你了你总没话说了吧?

 

✎这按说啊,老陆没有催你还钱,还白借给你骡子,这已经是仁至义尽。可是谁能想到这姚理真不是个东西,不但不感激,反而心生怨恨,觉得你老陆真是小气!竟然不顾亲戚情面,连一匹马都不肯借给自己。行啊,你给我等着!

 

 

 

 

✎这姚理的阴谋没有得逞,便想着半路抢劫。他知道老陆要去凤阳送粮草,这要是在回来的路上打劫,人困马乏最容易得手了!老陆哪知道除了自己的老婆每天盼着自己回家,还有这么个小表弟等着自己呢!

 

✎姚理算好了日子,也是每天在这必经之路的石桥等着他,老陆急着回家,离开了大队人马,自己连夜赶路,终于来到了石桥这。老陆骑着连钱骢来到石桥前,可连钱骢似乎察觉到什么,就是不肯向前,但老陆是真的赶路心切,于是就加鞭催促,连钱骢也无奈啊,只好前行。

 

✎却不想走到一半的时候姚理从桥下突然出来,从背后连砍两刀,老陆疼的直接从马上跌了下来,摔伤了脚踝,站都站不稳,姚理又是接连几刀将其毙命。连钱骢见状,先是嘶鸣,后是冲过来营救,却不想被姚理躲过,还被他砍了一刀。

 

✎连钱骢负痛奔跑,姚理追赶不上,也只好放弃了,回去将老陆的尸体往河里一丢便跑了,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连钱骢会将李氏引到石桥,找到陆粮长的尸体,更没想到这马儿还能带人去抓他!

 

✎本来在家里想着连钱骢跑了真晦气,骂骂咧咧的,这下好了,马儿来找他了,不仅来找他还带来一群人来找他。案子就这么破了,按照《大明律.刑律.人命,谋杀人》条规定:“凡谋杀人,造意者,斩。”练知县依此律拟罪上报,最终刑部批复,将姚理押赴市曹斩首。连钱骢归还李氏,并且将陆粮长的尸体发还。

 

✎按照《大明律》规定,还应该追加埋葬银两的,练知县裁断,将姚理当铺拍卖,所得银两给李氏埋葬丈夫。而连钱骢因为身受刀伤,没有及时医治,伤口感染,再加上主人死后它就不再进食,过了几日便倒身亡了。

 

✎李氏有感于连钱骢的忠义,将它埋葬在陆粮长的坟边。练知县则亲自写了“义马冢”的墓碑,还有数百字的碑铭。只可惜啊,在靖难之役以后,练知县一家被列入叛逆,遭到灭族,而与之相关的文字都被销毁,已经无从知道碑铭的内容了。这正是:夫妻爱马如爱儿,

马与夫妻皆称奇。

宝马识贼报主仇,

生死相随义马冢。

呜呼哀哉。

明朝奇案宝马借种男尸裸露荒野

推荐阅读

孙小果的爹是陈培忠还是李桥忠并不重要
孙小果在百度百科上的介绍已经变成了:孙小果,男,昆明恶霸。令人发指的恶行、诡谲的出狱路径以及嚣张的更名复出,这位备受关注的男子不断突破公众的想象力和忍耐力,更挑战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 质疑、谴责背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孙小果到底是谁?让他逃脱法律制裁重新做人的神秘力量到底来自何方?网民们投入到了浩浩荡荡的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正义队伍中。多位云南高官都深陷传闻。 一度,孙小果的生父到底为谁,成为舆论场最为关注的核心问题。 28日中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公布了孙小果案最新调查进展及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详细]
2019-05-30
龙治民案件纪实:令人毛骨悚然的龙治民杀人大案
1985年,陕西省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现商洛市商州区杨峪河镇)王墹村村民龙治民与妻子闫淑霞在家中先后共同杀死48人。1985年8月30日,陕西省检察院商洛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将龙治民夫妇...[详细]
2019-04-05
白天亮苦寻妻子一年,然而妻子却早已经被他杀害
对于崇尚安居乐业的人们来说,天灾人祸应该是件避之不及的事。但对嵊州市水泽镇白宅村51岁的村民白天亮来说,发生在1988年的那场特大洪灾,却为他做了一件好事,因为正是这场洪灾,使他了却了...[详细]
2019-04-11
人肉包子事件:内蒙赤峰市,澳门人肉叉烧包,天津,台北市,丹心酒店,武当山,北京
第一件发生在北京 在80年代初,西单发生过一起非常轰动的人肉包子事件。西单有一个包子铺,那个老板有一天和一个人发生了争执,一怒之下把他杀了,尸体没处藏,就一狠心把尸体剁成肉...[详细]
2019-03-24
马玉林探案(8):巧破迷魂阵
1 同志们常说:马玉林没案子就没情绪。 这就是说,马玉林最大的志趣,就是侦破案件。 那么,没有侦破任务的时候,他是怎样生活的呢? 他长住公安局独身宿舍,难免寂寞。他不认识字,连...[详细]
2019-04-24
孙小果没有高官生父陈培忠更恐怖
虽然前天,也就是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报称,相关部门已对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云南省和昆明市两级法院相关人员,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 同日下午,云南省委常委会也召开扩大会议,强调对孙小果案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要坚决彻查、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但是,今天的微信群和朋友圈里,仍然有人在转发有关孙小果家族关系及生父厉害牛逼的文章, 几乎所有老百姓都认为孙小果肯定是有一个高官生父,以此才能解释:一个罪恶累累的死刑犯变身为成功商人的惊天逆袭。因为这种天壤之变,只有...[详细]
2019-05-30
只因$500 又一华裔少年Justin Tsang被掳走 虐打致死抛尸荒野!
上周,多伦多中国留学生陆万祯在万锦被绑架的事件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所幸他最终被安全找到,仅受轻伤,目前已经于家人团聚。 但在陆万祯被寻获之际,又一名华裔少年遭人掳走。只是...[详细]
2019-03-30
孙小果这次会被判死刑吗?他若不死,天理难容...
昆明百姓谈虎色变的夜场大李总孙小果... 孙小果及其保护伞们,这下应该完蛋了! 一个被判了死罪的人,不但没有死,而在21年后又再一次被抓。天真的确限止了我们的想象。所谓天真,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我们的社会是朗朗乾坤,可孙小果案改变了人们的对世界的认识。 多行不义必自毙! 孙小果在21年前没有死,今天他再次被抓,还能那么幸运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他这次可能是彻底要完蛋无疑了! 因为他这次是被中国扫黑险恶督导组给盯上了! 据相关媒体5月24日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详细]
2019-05-26
组织、介绍卖淫!还有未成年人……花溪一恶势力犯罪集团李云健,张亚东,任磊
3月29日 花溪区人民法院 依法对一恶势力犯罪集团 组织卖淫 协助组织卖淫 介绍卖淫案 作出一审宣判 10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关注公众号贵州说事,每日更新贵州事! 审理查明:2017年9月底,...[详细]
2019-04-01
孙小果案件中,让人们感觉可怕的是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关注的新闻大约只有中美贸易战和孙小果案件。 贸易战先放一边。 尽管贸易战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毕竟,是战是和,如何战怎样和,政府有很多优秀的公仆和精英在为我们操心,小百姓大多数都是属青蛙的,给点温水就不想动。 但是孙小果案不同,孙小果案件里面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平头百姓,惨遭戕害,看到他们的境遇,仿佛看到我们自己,所以,无法不关心无法不担心。 恶霸孙小果罪行简述 昆明恶霸百度百科对孙小果的注释 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果然厉害!背后三个更厉害的难题如何破解?
近日,在中美战略博弈的越发紧张的时刻,中国国内一个名叫孙小果的人意外赚足了眼球。 就是这样一个带有几分可爱的名字,指向的却是一个让很多云南昆明人谈虎色变的地方恶霸。当地甚至有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之说。 此事令人拍案惊奇之处在于,孙小果在过去20余年时间里,恶行累累,两次因强奸等罪被判刑,其中第二次被判死刑,但是第一次根本未有收监执刑,第二次也很快在改名后抛头露面。于是便发生了警方在接案后发现,涉案的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服刑的罪犯的闹剧。 清理保护伞是扫黑除恶能否取得效果的关键。与孙小果虎口脱险亡者归...[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逮捕!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
5月27日,记者从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获悉,近日,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经该院审查后,批准逮捕8人,不批准逮捕1人,案件正在侦办中。 此前报道 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云南孙小果涉黑案 5月24日,新华社记者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据悉,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详细]
2019-05-27
孙小果父亲陈培忠还是灭霸
前段时间扫黑除恶,成绩斐然。昆明恶霸孙小果怆然落网,大快人心。只是,还有一个问题等着回答:他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早在17号的时候,官方就已经发布消息,对于孙小果的保护伞一查到底,绝不姑息。所以,我一直在等待官宣,孙小果生父的真正身份。 现在曝光的,只是孙小果的继父,时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但看一下孙小果曾经犯下的罪行:欺行霸市,为非作歹,犯轮奸罪只被判两年刑期,且一天牢房都不用坐;作恶累累,引起社会公愤被判死刑却又摇身一变成为夜店股东;横行整个昆明市,以至于有传闻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 我觉得...[详细]
2019-05-23
孙小果由死刑犯变老板,这才是真正黑社会!
有一个恶贯满盈的罪犯,1998年就被判了死刑,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不光没有死,还成了大老板! 据说,这位昔日黑帮老大,动辄用刀砍人,光天化日下强奸民女,惨无人道地残害他人的恶棍竟然搞了一项发明。而这项发明让他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我用搜狗搜了一下,还真搜出了一条恶狗,此人叫孙小果,横行于昆明。提到他的名字,当地的普通人都会不寒而栗! 他有多厉害,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三头六臂倒是没有,但是心狠手辣是真的。 1997年11月的一天,有个女孩跟男友汪某说,孙小果以为她说了他的坏话,一直要打她,所以很害怕。这...[详细]
2019-05-21
广州送的远快递分尸案:情侣杀人分尸后用快递将尸块寄往全国多地。
一张扑克牌、一盒香烟、几张报纸、几件衣服数日无人领取后,位于城阳丹山的一家物流公司的员工在忐忑中打开了有些破损并渗出红色液体的一个标有药品的纸箱,在广州发至青岛的这个纸箱中,有一具男性尸体的躯干部分。 死者是谁?名为送得远的收货人又是谁? 当时邮寄纸箱的快递单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会同城阳警方组成的专案组火速赶赴广州,成功锁定了还差2小时就会被自动覆盖的关键视频,还原了这起涉及广州、青岛、张家港、北京四省市罕见的物流抛尸案。在与广州等三地警方的互相配合下,警方最终拨开层层迷团,揭开了这场因感情纠葛而酿下悲剧的...[详细]
2019-05-15
昆明恶霸孙小果:爸爸去哪儿了?
前些天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我就怒了。当时我就在想,恶霸孙小果的背后有一个怎样的强大家族?富可敌国抑或是权倾朝野?当年竟然可以在省高院二审判决死刑并立即执行的紧要关头,让行刑者刀下留人。要知道,在古代的刑场喊一声刀下留人还得亮出政府出具的赦令,平头百姓喊刀下留人是不起作用的。 看来,真有人视国法为儿戏,力保孙小果。 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孙小果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最后只在监外执行。三年后的1997年,孙小果又因强奸轮奸等罪名被逮捕。让人瞠目的是,孙小果被抓后,慌的不是孙小果,...[详细]
2019-05-25
卢旺达大屠杀100万人遇难:国际社会为什么会袖手旁观?
历史上的今天,1994年4月卢旺达大屠杀爆发。在短短100天内,卢旺达共有百万人被屠杀。而国际社会基本都是在观望,没有给予及时的援助。卢旺达大屠杀,也被当做二战以后国际社会最大的耻...[详细]
2019-04-07
男子杀害同居女友沉尸井中,意外牵出前妻溺亡真相
4月29日19时许,南票公安分局暖池塘镇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在暖池塘镇一村屯有人溺亡在自家井中。随后,派出所所长一行人赶到现场,进行初步勘查。 民警到达现场勘查后,得知死者是一名女性,叫张燕(化名),今年51岁,是本村村民,而第一时间发现死者的是她的弟妹。 据其弟妹称,当天晚上打算叫张燕来家里吃晚饭,但打电话却一直没人接。 吃过晚饭后,弟妹来张燕家里寻找,发现大门反锁,所以只能翻墙进入。屋内的门虚掩着,张燕没在屋内,但她的手机却在炕上。大门反锁、手机在家、人去哪儿了? 事情似乎有点蹊跷,弟妹开始在院里寻找,...[详细]
2019-05-11
  • 孙小果已被抓,21年前让昆明感到恐怖,如今让国人感到压抑.....
    最近,新华社一篇文章,把孙小果推到了公众视野前,云南的孙小果是谁?竟引得大家争相关注,而大家更关注的是孙小果的父母是谁?甚至还分生父是谁?还有外公是谁...... 记者24日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据悉,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中央督导组在督导中发现孙小果案背后存在较多问题,遂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向云南省交办。 全国扫黑...
  • 死一万次都不够的孙小果,这次孙小果生父和爷爷那些家族保护伞下面会不会又不了了之
    1 面对黑恶, 在我们正常的三观里, 判个死刑一枪崩之, 永世不得超生才能大快人心。 殊不知有些我们以为早已入地狱的死刑犯, 依旧活得好好的。 都不用去一趟韩国,挂个网名就来, 而且比起我们996为套房, 人家在别墅里没日没夜669。 比如孙小果。 几十年来,在昆明提起恶霸一定有孙小果的大名。 他让春城普通百姓尤其是女性,闻风丧胆。 可孙小果又是谜一样的存在, 人们竟无法知道他究竟多大。 我相信孙小果是有具体出生年月的, 不可能生了几年时间或者回炉重造, 事件还得从上世纪90年代说起。 2 1994年10...
  • 校园暴力事件:因为一个耳机,14岁少年张凯被5名同学围殴致死!
    45岁的张明德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是因为他的儿子遭受 校园暴力事件 死了。 张凯 他的儿子名叫张凯,是甘肃陇西县渭河初级中学的一名初二学生,14岁。 4月23日下午1点40分左右, 张凯被同校五名学生围殴,之后送医抢救无效身亡。 据警方出具的尸检鉴定意见书显示, 其系颅脑严重损伤而死亡 。 飞机票 张明德接到儿子死亡的消息是在4月23日晚上9点左右,他是铁路上的一名接触网工,当时正在广东虎门工地的宿舍里。 当晚没有直飞兰州的飞机,张明德落地时已是4月24日上午9点40左右。一心想要尽快看孩子一眼的他被亲戚...
  • 诡异!宜宾一老人喝农药死亡,现场却不简单……
    我们常常听说 人死之前有很多征兆 但都是事后才发现的 可是有些事情 真的很诡异 2019年3月11日晚上七点,宜宾市长宁县某小区,一名女子像往常一样回家,在打开门的瞬间,一股浓烈的臭味...
  • 孙小果事件的背后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什么?
    最近,相信大家都会在微博、微信等多个渠道刷到一个名字孙小果。今年4月,昆明警方打掉孙小果涉黑涉恶团伙,让这个名字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起先,我看到这个名字是在一则微博评论下面,有博主四处刷屏,抢占热门,试图让所有人来了解这个人的始末。 了解发现,这次让孙小果进入我们生活中的其实是中央扫黑督导组和昆明扫黑办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把孙小果揪出来,让他完整的呈现在了我们眼中,这也惊动了各方官媒,大到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紫光阁,小到各级地方和自媒体,都通过不同渠道发出对该事件的质疑或者评论 5月28日,事件阶段...
  • 奸夫淫妇设毒计杀妻,十四年后沉冤终得血
    1、 1983年8月20日,孝感县。县医药局负责人最近碰上了一桩烦心事:他的属下有人明目张胆乱搞男女关系! 在那个时代,乱搞男女关系是极大的一件事,很多人都深为厌恶。而局里的女职工汤...
  • 荒郊野岭里的白骨,竟是警方找了一年的杀人凶手
    一名活泼的妙龄女子,被人发现惨死出租屋中,警方多方侦查,最后锁定了女子的前男友身上,可就在这时死者男友如人间蒸发,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凶杀案似乎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发生的。...
  • 郝金安因抢劫被判死缓,入狱十年后真凶落网
    郝金安是一位河南农民。1996他因抢劫杀人的罪名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10年的牢狱生活,他无数次的伸冤,但昭雪的路是那样的艰难。2008年因真凶落网被宣判无罪。会不会有下一个郝金安...
  • 三亿円事件:日本近代史上最完美犯罪又称(三亿日元大劫案)
    花费9亿9千万日元;动用调查人员17万;列为嫌疑犯的人数达到11万8000人;收到来自民间提供线索2万5000件;张贴寻求线索海报16种208万张。但是,直到日本7年刑事诉讼时效结束之时,仍没有破...
  • 六人惨遭杀害,上海警方五小时就侦破了案件
    面对子弹上膛的枪口,年轻的侦查员和他的战友们毫无惧色,一起勇敢地冲上前去。他双手紧握手枪,奋勇当先,一脚踹开了房门,置生死不顾地继续往屋里冲,终于确认持枪杀人犯藏身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