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3 00:34:32 热度:

高宥贞杀人(前夫姜男)肢解抛尸半个韩国,警方介入又牵出另一桩命案…

最近在韩国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杀人案件:精心策划杀人细节;肢解尸体被抛弃韩国的垃圾场、海底、街头;杀人之后冷静的买票回家,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还牵连着另一桩命案……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一切竟是一个30多岁的家庭主妇所为,而她杀了的,则是自己的前夫。而且很有可能,因为没有找到尸体,这名家庭主妇最后会被无罪释放……

 

这名家庭主妇的名字叫高宥贞。高宥贞和她的前夫姜男,是一对在结婚之前交往了六年多的情侣,两个人不仅都住在同一个社区,还上同一所大学。

 

上了大学之后两个人还经常去海外从事义工服务,在旁人看来,这种从小就两小无猜,之后又变成小情侣的故事,也算是很让人羡慕了。

 

(图源:gokorea)

 

最后两个人在2013年6月份走向了婚姻,并且在2014年11月份有了他们的孩子。

 

不过之后,高宥贞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只要有一点不如意的事情她就会对着丈夫姜男大喊大叫的、甚至还会拿出刀作势要砍人或者自残。当然姜男觉得是自己的老婆,就选择不还手,也忍气吞声的。

 

(图源:daum)

 

根据报道,婚后所有的家庭事务和生活支出,都要由丈夫来负责。而彼时丈夫还在攻读博士学位,所以获得的助学金根本不够一家子用的。不仅如此,姜男每次从实验室回家,还要收拾妻子留下来的厨余残渣。

 

一边是沉重的学业压力,一边是妻子高宥贞脾气的愈来愈暴躁以及懒惰。姜男有一天终于受不了了,于是在2016年,两人选择了离婚。

 

 

 

 

正如前面所说的,姜男彼时还正在攻读博士,而高宥贞娘家则在济州岛经营汽车租赁公司,相比之下经济能力肯定要好一些。于是法院就把孩子的监护权判给了高宥贞。

 

2017年,高宥贞又认识了另外一名男子(A男),随后在11月的时候,高宥贞和A男选择了结婚,高宥贞和姜男生的孩子就被送到了济州岛老家。

 

(图源:MBNNews)

 

离婚之后,姜男一直思念着自己的儿子。法院曾经协议姜男每个月有两次探视儿子的权力,但每次姜男提出想要看儿子的时候,都会被高宥贞拒绝。

 

即便如此,姜男还是会每个月都给儿子寄40万韩元(约2千3百人民币)的赡养费,要知道姜男那时候也还是学生呢。每到节假日或者是儿子生日的时候,姜男也会给儿子挑选礼物。据说姜男这么做是“不想让儿子失去父爱”。

 

姜男给儿子做的太极风车(图源:MBC)

 

终于有一天,姜男承受不住对儿子的思念,决定向法院上诉。又一次将高宥贞告上了法庭,希望他能够行使自己探视的权力。

 

最终法庭判决在5月25日,高宥贞必须让姜男父子见面。

 

示意图(图源:TheGuardian)

 

因为是法院判决,高宥贞不得不执行,可是她对于姜男的仇恨值达到了一个高度。她认为姜男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在不断骚扰她现在的幸福家庭,并且又一次跟她对簿公堂就是在侮辱她。于是,高宥贞开启了她残忍的“杀夫之旅”。

 

 

 

 

根据警方后来没收到高宥贞的手机,发现高宥贞和姜男两人在法院达成协议的第二天,高宥贞就开始搜索“杀人”、“催眠”、“分尸”等等关键词。也就是说,高宥贞在5月10日就产生了杀人的动机。

 

(图源:MBNNews)

 

5月17日,高宥贞在韩国清州市某间医院取得了安眠药的处方,然后在附近药局买了一些安眠药。

 

5月18日,她开车返回了济州岛,然后在济州岛预定了一家非常偏远的民宿。

 

5月22日,高宥贞来到济州岛一个超市里购买杀人用的刀具、清洁剂以及漂白粉等等东西。而且,根据监控显示,高宥贞在买完东西之后竟然还不忘在超市积个分。

 

(图源:tf)

 

根据后来的行车记录仪显示,5月25日,姜男开车如约来到了济州岛。并计划带着儿子和前妻好好在岛上玩一下,重温一下当年。

 

在行车记录仪当中,姜男一路都哼着小曲,看得出来心情非常好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前方在等待着他的,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姜男见到儿子之后,还和父亲叔叔都打了电话,说他们一家三口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去了主题游乐园,吃了晚饭就进入了事先预定好的民宿里了。

 

事发民宿屋外(图源:joins)

 

在当晚8点到9点的时候,姜男喝下了事先准备好的具有安眠药的水。之后就开始意识模糊,而高宥贞在这个时候开始拿出准备好的刀,疯狂的刺向了姜男。

 

也许是因为紧张以及初次行凶,高宥贞在砍人的时候还弄伤了自己的手,警方在事后调查过程中,发现高宥贞在离开济州岛之前曾有行医记录。

 

(图源:honam)

 

晚上9点半左右,姜男的弟弟发了条信息问:“哥,还没结束吗?”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弟弟收到了回信:“大概结束了,我研究室还有事要处理,我先跑过来了,手机快没电了。”之后被证实,这条信息,是高宥贞发的。

 

在没发短信的这段时间里,高宥贞一直都在处理尸体。据说,高宥贞大学的专业是学化学的……

 

(图源:tfnews)

 

并且,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名,她用姜男的手机给自己发了两条信息:“对不起,我一时没忍住才强奸了你”、“我以后还要找工作,求你别向法院告发我”来营造一种被强奸自卫的假象。

 

5月27日,高宥贞退了房,从监控里显示,她带着儿子,然后还从房间里取出了两个黑色的大袋子。高宥贞跟民宿老板说是垃圾,然后都扔到了车的后备箱里了。

 

疑似她在济州岛开始抛尸(图源:KBSNews)

 

5月28日,高宥贞被监控拍到她再次前往超市购买了30卷白色的专用垃圾袋、旅行背包和橡胶手套以及好几瓶香水。

 

(图源:MBNNews)

 

5月28日当晚,来到码头,购买了从济州岛开往全罗南道的船票。

 

(图源:MBNNews)

 

在船上,她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就把疑似装着尸体块的垃圾袋往海里丢。5月31日,高宥贞回到了位于清州市的家里,像是没事人一样。当然期间,她还在仁川垃圾场丢过垃圾袋。

 

(图源:naver)

 

 

 

 

另一边,姜男的家人25号之后,就再也没有姜男的消息了。直到27号,家人去研究所找他,才知道姜男25号根本就没有来过研究所,于是向警方报了案。

 

6月1日,高宥贞被捕,同时扣押了她的汽车。警方在车里和民宿里发现了多达89处沾有死者DNA的迹象。同时,警方开始了全面的尸体搜查。

 

警察在高宥贞搭乘过的轮船上搜查▼

 

(图源:MBNNews)

 

在垃圾场搜查▼

 

(图源:joins)

 

(图源:joins)

 

然而遗憾的是,警方只是找到了一些疑似姜男的尸骨,许多都被证实其实是动物尸骨。也就是说,有可能学化学出身的高宥贞,可能进行了彻底的毁尸灭迹。

 

除此之外,高宥贞一口咬定是姜男强奸了她,她只是出于自卫。在走访的过程当中,高宥贞的的亲戚朋友都说她是一个好人,平时很有礼貌,应该做不出这种事情。

 

随着案情的深入,如果找不到尸体的话,很可能因为证据不足,高宥贞也会得到释放,不过警方注意到了另一个案子似乎也跟她有关系。

 

 

 

 

前面说到,高宥贞和姜男离婚了之后,又和A男结婚了,而A男也有一个和前妻生的孩子。

 

这个孩子一直表示想跟A男住在一起,一开始高宥贞并不同意,后来还是被说服了。2月28日,夫妻两个人把孩子带了回来,丈夫A男希望能够三个人睡在一起,可以让高宥贞和他的孩子增进下感情。

 

(图源:YouTube)

 

不过当天高宥贞却是以感冒为理由,留下了丈夫和他的孩子,自己睡到了另外一间屋子里。然而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A男发现儿子早就没有了呼吸心跳,可是蹊跷的是,他发现儿子脸上有血迹,就连床垫也是血迹斑斑的。

 

(图源:JTBCNews)

 

警方来调查的时候,尽管有血迹,但还是跟他说:“也有可能是你的脚压在儿子身上,才导致了他的死亡。”当时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A男回答“有可能”,一时间就成了韩国媒体的主流说法了。

 

而当时高宥贞接受警方调查的时候,也只是说:“我和丈夫、孩子都不睡一个房间,所以孩子的死因我不是很清楚。”

 

 

 

想想看,前一天高宥贞借口自己感冒跟三个人分房睡,第二天儿子就惨死,还有血迹,当然越想这件事情越蹊跷。

 

当“杀父抛尸”案发生之后,A男也认为,可能自己孩子的死,也跟她有关系,并在6月13日向检方递交了诉状。

 

 

 

 

 

警方已经重启了关于A男儿子死因的调查。目前,所有的指向都表明高宥贞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还不能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希望韩国警方尽快查明真相,不要让这种带着面具的恶魔再危害人间了!

 

韩国警方命案高宥贞前夫姜男杀人肢解抛尸

推荐阅读

马玉林探案(11):假如当年手里有枪
1 青年时代的马玉林,是家乡一带追踪能手中的佼佼者,名气越来越大。他不仅靠追踪找回自己丢失的羊,还常以这一技之长帮助别人。 他的名气大了,连那班地主也不能小看他了,并在他身...[详细]
2019-04-27
留学生绑架案获救细节曝光! 陆万祯绝望叩门: 救救我!
陆万祯找到了!人很安全! 昨晚(3月26日)近九点,警方公布最新进展,陆万祯在安省中部Gravenhurst被安全找到,身受轻伤,已被送往医院治疗。 由于媒体和公众密切关注此案,昨晚11点,警...[详细]
2019-03-28
孙小果案,请不要再让观众雾里看花。
在千炒万炒之下,云南省通报了倍受关注的孙小果案进展情况、以及其家庭情况,其母亲及继父的名字赫然在列。只是,在这份情况通报中,对其亲生父亲的名字始终未予公布,仅以陈某进行标示。陈某?某什么? 孙小果神了。进入4月以来,这个名字叫做孙小果、又混在昆明的人物一夜之间爆红网络,不仅央视点名、人民网评论、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亲自挂帅、全国扫黑除恶办列为重点、云南省委更是表态严查。而之所以会爆红,主要源于昆明人民对他闻风丧胆般的恐惧,都在传说孙小果拥有一种巨大的能量,拥有能够起死回生、百打不死的本领,有么? 的确...[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落网记
孙小果父母的身份终于确定,根据官方通报,孙小果的生父姓陈,是昆明市某单位的一名职工,1982年他与孙小果的母亲孙学梅离婚,并在1996年罹患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已于2016年8月20日去世。 现在,案件的焦点再度聚焦于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 孙学梅在和原配离婚后,改嫁李桥忠,并把名字改为孙鹤予。孙小果最后一次出狱后,为了掩盖身份,随继父姓改名为李林宸,这是他的第三个名字,他的第一个名字是随生父姓叫陈果。 在此之前,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异常神秘,坊间流传着多种说法,许多传言都指向了原云南高院院长孙小虹。与孙小...[详细]
2019-05-29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圣安东尼大教堂发生爆炸,207人死亡,两名中国人遇难!斯
4月21日的清晨,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一阵爆炸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祥和。 发生爆炸的地点,是圣安东尼大教堂。 当时教堂中的人们正在做礼拜,突然现场发生了爆炸,慌乱之下人们四处逃...[详细]
2019-04-21
被判死刑又出狱昆明恶霸孙小果 原来后面有个做“大官”的父亲,网友爆料很
5月17日,@凤凰网视频在微博上表示: 【昆明被判死刑又出狱的恶霸孙小果原来后面有个做大官的父亲】 据南方周末报道,被判死刑神秘出狱后又涉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的继父曾经是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局副局长,母亲是三级警督。但是,仅以他继父和生母的职务背景,是难以做到让当时的昆明市公安局都不敢办孙小果的。 孙小果真正的背景是其当大官的生父 1 案情介绍 孙小果,昆明人。1994年曾因强奸被判3年有期徒刑,后被暂予监外执行。1998年他再次受审, 这一次孙小果的罪行包括强奸多名女性,其中有未成年人,还具有当众强奸的量刑情...[详细]
2019-05-19
“兰兹死亡天使”事件:4名性感女护士,将毒针插入200多人体内...
从南丁格尔开创了现代护理学开始,护士职业成为了民众眼中的天使,维护着患者的健康与生命。 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护士掌握了足够多的医疗知识之后,在协助医生之余,一些个别人会做出完全违背职业道德事情,从白衣天使堕落成死亡天使 01.天堂病院 兰兹总医院(LainzGeneralHospital)位于奥地利维也纳,是一家著名的老牌医院,坐落在豪华住宅区。1913年创立,院内绿化做得跟原始森林似的,加上古色古香的大楼,高级的医疗设施,顶尖的医疗水平,拥有1300多个床位,以照顾老年慢性病人为主业,住过的都说好...[详细]
2019-09-25
张扣扣案件:《大年三十连杀3人,张扣扣案维持死刑判决》
张扣扣案件起因: 张扣扣因22年前目睹母亲被邻居王家人杀害,2018年2月将王家父子3人杀害后自首。 4月11日,该案二审在陕西省高院开庭审理,张扣扣当庭表示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是报复社会...[详细]
2019-04-13
昆明恶霸孙小果被判了死刑如何逃脱法律惩罚的?
一 一个恶贯满盈、罪大恶极、罄竹难书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本是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判死刑的人,却能起死回恶,由死刑变为死缓,再减刑,再出狱,再回到社会为非作歹,作恶多端。 这是多么让人震惊,多么让人心悸,多么让人感到愤怒!是谁如此大胆,放虎归山继续鱼肉百姓? 据昨日媒体报道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哥想,如果孙小果出狱后,不继续作恶,或许他就可能不再被抓。 按报道说的孙小...[详细]
2019-05-17
从活人祭恐慌到暴徒正义再到旁观者效应
最近外网上经常能看到关于一起恶性案件的报道,说是巴西18岁女孩 卡琳娜.罗克 (KarinaRoque)趁母亲外出时在家中杀害了自己5岁大的弟弟。 凶手卡琳娜的社交照,来源:dailymail 不知卡琳娜是...[详细]
2019-04-15
哈尔滨侯凯系列并杀人食人脑浆案:为了变得更聪明,居然选择了人的吸食脑浆
中国刑侦史上,有多起食人案件,但专吃人脑浆的案件却不多。其中最著名的是 哈尔滨侯凯系列并杀人食人脑浆案 。而今天讲的这起案件,发生在改革开放的初期。 1 1979年8月3日16时30分。延...[详细]
2019-04-05
孙小果死刑被“复活”:孙小果后台是孙悟空的父亲
孙小果当地受访者供图 孙小果案再度进入老百姓视野之后,坊间开始了一场有趣的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游戏(孙小果的后台是谁)。 这下可热闹了,夏天吃西瓜不犯法还凉爽。反正都是猜嘛,猜错了也不用犯法。这个绝对是人生下来人人平等最好的证明。 一开始有人猜是孙小果的父母。据说孙小果刚出生不久父母就离婚了。之后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的母亲与曾任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李乔忠结婚了。公安副局长啊,有这个可能。 不过经高人掐指一算:不对呀,这官职太小了,毕竟孙小果罪恶滔天啊,一个区的副手是不可能只手遮天的能让死犯复活。 况且...[详细]
2019-05-28
卢旺达大屠杀100万人遇难:国际社会为什么会袖手旁观?
历史上的今天,1994年4月卢旺达大屠杀爆发。在短短100天内,卢旺达共有百万人被屠杀。而国际社会基本都是在观望,没有给予及时的援助。卢旺达大屠杀,也被当做二战以后国际社会最大的耻...[详细]
2019-04-07
孙小果、涂力军等黑恶势力被拔掉,孙小果、涂力军后台背景保护伞曝光
网曝孙小果20年前照片 2019年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悄然入驻昆明,不到一个月时间,横行在昆明的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被打掉,同时还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真是大快人心。 但是,人们发现,那个被打掉的孙小果,早在二十年前就被判处死刑,怎么又出来行恶? 原来,孙小果当年被判死刑,后来出狱了,还换过名字,开过饭店开过酒吧 孙小果到底是何方神圣?且听万小刀一一道来。 一、 孙小果,1975年10月27日出生于昆明。 1992年,17岁的孙小果入伍,后在某武警学校...[详细]
2019-05-19
一百年前命案现场,真实重现....
法医是个神奇的存在,一桩桩命案之后都会由他们拍照,做尸检报告,来帮助警方刑事侦查,通常这些场景都会用白色粉笔画下人物倒下的地点,一般人很少能够看见所谓的命案现场...... 下面...[详细]
2019-04-03
李昌钰博士全世界凶手睡不着觉!现实版福尔摩斯,退休4次又被拽回来...
今天要说一位 最近在中国圈粉无数萌萌哒老爷爷 他是《挑战不可能》里的李博士 也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刑侦鉴识专家 DrHenryLee 李昌钰 人称现实版福尔摩斯 他是全球身价最高的鉴识专家之一 据说工作酬劳是 10000美元/时 如果哪个案子他都破不了 那这个case也基本可以宣告放弃了 在美国他和伍迪艾伦一样有名 一生专注在刑侦领域屡破奇案 圈粉无数 (正在给学生讲课,谁要回答对就奖励徽章) 他在国内也一样受欢迎 不管上哪一个节目都尽显憨萌之态 犯罪心理学专家连《康熙来了》都去过 小S一上来就问 怎样判断老...[详细]
2019-09-02
孙小果他妈孙学梅与继父李桥忠的爱情故事
孙小果的谜太多 1982年,云南女子孙学梅和前夫陈某离婚了。依照网络上普遍的说法,孙学梅应该是出生于1950年。 和许多女子离婚后单身不同,当年32岁的孙学梅离婚时还有一个7岁的儿子。 也许是为了彻底摆脱昔日婚姻的影响,也许是为了开始全新的生活,孙学梅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孙鹤予。 孙鹤予显然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在给自己改名的同时,还将儿子的姓也改姓孙。她1975年出生的儿子此前是不是叫陈小果我们不知道,反正后来的名字叫孙小果。 鹤予,从这个名字完全可以看出,孙学梅是一个还有点文化的女人,而且还有点独立特行...[详细]
2019-05-29
马加爵事件:马加爵放过的唯一舍友林风真相曝光
2004年,云南大学发生一件轰动全中国的事件马加爵事件。马加爵本来是云大的在校学生,因为受不了同寝讥讽,三天内连杀四个人,之后使用假身份证逃跑。 马加爵在犯案的时候,中间一名室友侥幸逃过,仅仅只因为这位室友曾经帮他带过饭。马加爵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受不了同寝讥讽就痛下杀手吗?马加爵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和龙大姐一起了解一下整个事件的经过吧! 马加爵(1981年5月4日2004年6月17日),男,汉族,广西南宁宾阳县人,云南大学生化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0级学生,户籍地为广西宾阳县。1999年至2000年读高中...[详细]
2019-05-28
  • 孙小果妈妈孙鹤予
    孙小果在昆明一家定制西装店试装,拍摄时间2018年。 一 日前,澎湃新闻采访多名刑辩专家,发表《孙小果案最大谜团:疑似同案犯未获改判,他何以死里逃生》文章,从司法程序上,推理了孙小果何以死里逃生。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了孙小果案部分情况,还对公众广泛关注的孙小果的家庭进行了介绍。 通报显示,孙小果第一次犯强奸罪时,用假病历逃避收监执行,第二次犯强奸罪时,用立功获取减刑。然而,据媒体此前披露,孙小果在第二次强奸罪时原本已判处死刑,何以又有服刑并减刑的机会?孙小果又是如何做到死...
  • 昆明恶霸孙小果狱中搞发明减刑,后台刘思源被抓
    上月,《昆明日报》刊文披露,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工作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这一个孙小果,正是20年前,被法院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有媒体人讽刺这一事件为又打掉了一个孙小果。 孙小果此前的罪恶,在《南方周末》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及相关司法文书中有详细的披露。网络检索显示,近年来,关于孙小果出狱的说法时有存在,但一直无从证实,直到此次中央部署扫黑除恶行动,通过官方披露,公众才知道这一犯下累累罪行的恶霸,真的逍遥了多年。 孙...
  • 智商高的人犯罪有多可怕?!北大学生吴谢宇弑母案,毒枭刘招华,陈文印...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热搜 # 高智商犯罪 # 讲的是 北大生弑母案嫌疑人吴谢宇被抓 大概就是一个被保送到北大的才子: GRE成绩全球前5% 甚至拿到波士顿offer即将去留学的栋梁 同学老师眼里完...
  • 16岁少年张晓磊被冤枉奸杀,一年后连环杀手袁厚纯落网才还他清白
    这是一道难以抉择的人生难题。 如果你曾经历过被违纪警察刑讯逼供蒙冤入狱的厄运,在冤案昭雪的时候,处在人生十字路口的你还会选择警察这个职业吗?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很难作出肯定的回答,但一个中学生却恰恰作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叫张晓磊,现为黑龙江司法警官职业学院的学员。1999年7月28日,他因涉嫌强奸杀人被捕,而后被判处无期徒刑。在蒙冤入狱460多天后,真凶终于浮出水面,违纪警察也受到了处理,可他的心灵却因此伤痕累累。面临考学,他居然出人意料地选择了警官学校,他的话语里透出噩梦醒来的坚忍与善良:我不希望自己的悲...
  • 孙小果他妈孙学梅与继父李桥忠的爱情故事
    孙小果的谜太多 1982年,云南女子孙学梅和前夫陈某离婚了。依照网络上普遍的说法,孙学梅应该是出生于1950年。 和许多女子离婚后单身不同,当年32岁的孙学梅离婚时还有一个7岁的儿子。 也许是为了彻底摆脱昔日婚姻的影响,也许是为了开始全新的生活,孙学梅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孙鹤予。 孙鹤予显然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她在给自己改名的同时,还将儿子的姓也改姓孙。她1975年出生的儿子此前是不是叫陈小果我们不知道,反正后来的名字叫孙小果。 鹤予,从这个名字完全可以看出,孙学梅是一个还有点文化的女人,而且还有点独立特行...
  • 宋学文无意捡到“铱-192金属链”,与它缠斗23年,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离世
    2019年4月23日,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宋学文在吉林去世。 1996年1月5日,19岁的宋学文,过着无数普通青年一样的生活。 职专毕业后分配到吉林化工集团建筑公司,每天早起工作,就想早日得...
  • 持续杀人36年的旅店恶魔钱勇昌:59岁老人1年内连杀10名壮汉
    持续杀人36年的旅店恶魔钱勇昌:59岁老人1年内连杀10名壮汉 这个世界上有一批人,是所谓天生的罪犯。这种人和常人不同,骨子里有一种嗜血残杀同类的欲望。今天说到的是个杀人接近40年的职业罪犯。最恨的杀人老头,钱勇昌。 1995年10月,云南省昆明市下属的石林彝族自治县,发现了一起恶性杀人案,地点是兴旺旅社。 这是一家廉价旅社,住在这里的旅客,多是想省钱的小生意人。 房间分为两种,一种是单间,环境比较好,价格较贵;另一种是双人间,环境比较差,只有两张床,价格低廉。 双人间的租金同单间差不多,但可以由并不认识...
  • 加拿大罗伯特·皮克顿连环杀人案:养猪场挖出31具妓女尸体
    警方从养猪场一共搜寻到31个人体残骸,经DNA鉴定,其中的26人身份得到确定:都是失踪的妓女。在养猪场,陆续搜出了刀锯、左轮手枪和子弹。还有人造毛皮手铐、假阳具、夜视镜、注射器、...
  • 从孙小果到“小四毛”任爱军:监狱之门岂能虚掩?
    不挖出保护伞,一项扫黑除恶工作就不能算完;不打掉保护伞,就还会留下黑恶势力重新登台的隐患。 云南孙小果案热度未退,山西黑老大案进入公众视野。 近日,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对任爱军(绰号小四毛)等人涉黑案提起公诉。据报道,任爱军曾两次入狱,七次被减刑。2018年,其为首的涉黑团伙再次被打掉,任爱军被恢复执行无期徒刑,临汾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杨磊等12名保护伞被处理。 无独有偶,日前也有媒体爆出,2010年,湖北恩施男子严金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实际在狱服刑仅6个月。当地多名公安人员涉嫌为严金违规获批监外执行提供...
  • 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与生父陈培忠
    昨天,云南方面通报了备受关注的孙小果调查情况。目前,相关部门已对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此前舆论普遍猜测的背后大老虎并未出现,官方呈现的调查情况指向了孙小果的生母和继父。 而坊间多有质疑的孙小果生父问题,云南方面称,其已因脑溢血死亡。 显然,官方的通报并未平息舆论的猜测,包括人民日报及央视新媒体在内的各家媒体依然在充满疑惑地发问。其中,河北省最大自媒体新区晚参的文章提出了6点疑问: 1、从通报来看,从头到尾只是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在运作,作为普通民警和普通干部,此二人拿什么一次次如此运作,要么权、要么是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