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雪山大屠杀案: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在1959年,10名苏联大学生前往雪山Mt.Otorten,进行当时流行的滑雪旅游(ski-tourism)。然而十人出发,只有一人归来,其余人由于碰上未知的可怕力量,葬身在雪地中。除了学生们的死法异常惨烈(挖眼扯舌)外,案件还疑点重重,例如死者抛下所有登山用具跑到野外,现场没有第三方侵袭的痕迹。所以至今仍然没人能找到让所有人信服的解释,成为了上世纪最让人心寒的悬案。

今次笔者会将TheDyatlovPassincident分成上、下两部份。在上部份,笔者会以档案形式列出事件里所有线索,包括死者生前日记、死者神秘背景、地理环境、验尸报告,让大家细味这宗事件的悬念,并从中推敲结果,就像玩推理游戏般。至于下篇,笔者则会列出案件所有可能解释,并分析每个版本的优劣。

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吧,好吗?

 

『档案A:登山团背景』

时间是1959年1日,地点是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Sverdlovsk)的乌拉理工学院(UralPolytechnicInstitute,UPI)。当天早上,学校体育学正为了庆祝一年一度的「春季运动节」,举办了一连串大型体育运动,包括橄榄球比赛、越野实跑、和行山团等等。

赤色苏联统治下的「学生体育」,和我们香港人对体育的认知大不同。相信大家都知道在苏联共产党统治下,人民的日常娱乐不像西方国家那么自由,稍为轻浮或敏感的活动都会被禁止。但一个国家终没可能要求人民一年365日都忙碌工作,总要玩乐一下。于是「体育」这种既有益身心,又能培育出优秀工人和士兵的休憩活动便得到共产党的青睐。

出身于较西化社会的我们,很难想像连学生运动也要打上政治旗号,「嗱我们今天爬上魔鬼山是为了庆祝林郑当选特首」,但当时苏联社会确实如此。在UPI春季运动节里,每个学生活动都在庆祝各式各样党活动或人物。他们会集结在学校门口,自豪地说叫喊队伍的政治旗号。

在众多运动队中,其中一队登山队的旗帜是「预祝第21届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顺利举行」。那支队伍总共有十人,八男两女,每个人都背上一堆滑雪和露营的用具,脸上展露活力的笑容。他们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IgorDyatlov登山队

          我们一起去送死~

IgorDyatlov登山队以队长IgorDyatlov命名,他们的目标是位于学校北方的乌拉山脉的高峰Mt.Otorten。原定1月23日出发,约两星期后回校,但可惜最后一行十人只有一人侥幸生还。在往下的档案,我们会陆续介绍队员资料、地理位置、生前路程日志和尸体报告。

『档案B:登山成员资料』

IgorDyatlov(23岁):

 

登山团队长,具丰富雪地登山经验,曾经带团数次,更被大学邀请毕业后成为驻校雪地登山教练。在事件DyatlovPass数年前,Igor已经在Ural一带带团数次。据悉Igor性格冷静谨慎,对其余登山团成员要求严格,讲求纪律。还有一点,他和另一名登山团成员Zina处于恋爱阶段,钱包摆放了一张她的照片。

Zinaida“Zina”Kolmogorova(22岁)

 

「才色兼备」是Zina的代名称。作为一个无线电工程系学生,Zina有出众的才智和组织力,曾被一名共产党官员评论为「最有潜力成为苏联总书记的女学生」。虽然和Igor相爱中,然而这绝不是Zina参加今次登山团的原因。Zina原本打算参加另一个登山团,但碍于回乡探视的关系,才参加Igor负责的「较短、较轻松」登山团。

需要注意一点,登山团另一名成员YuryDoroshenko是Zina的前男友,SemyonZolotariov也曾经对Zina表达爱慕。 

Lyudmila“Luda”Dubinina(20岁)

 

     你明明正过Zina..?

雪地登山团另一名女子。Luda是一名活力充沛的女孩子,喜欢唱歌和拍摄,旅程中的照片都是出于她手。另外,Luda也是以健谈直率的女子…呃..就是那种你一做错事,就即场直斥你,连珠炮发,毫不留情那种。所以日后人们发现Luda的尸体舌头被撕烂,都认为和她那大嘴巴的个性事离不开关系。(外星人:收声啊!八婆!)

顺带一提,Luda的口头禅是「为了祖国!为了史达林!」。

AlexanderKolevatov(24岁)

 

一名天才系物理学生,在入UPI大学前已经钻研有色重金属。读书时已经被共产党推荐到一所神秘研究所LaboratoryB工作,该实验所由内务人民委员(NKVD)管理,亦即是史达林的秘密警察。Kolevatov在该实验所的工作性质不明,据悉和研发核子材料有关。

呃..相信大家都猜到这种学术天才的性格是如何,传言在研究所工作时已经有两名女同事指名道姓说不喜欢Kolevatov,说他是个大闷蛋。即使在登山团体中,Kolevatov也不怎样受欢迎,但由于他玩曼陀林(一种类似中国琵琶的乐器)实在太出神入化,所以大家都尽量迁就他难顶的个性。

YuryDoroshenko(21岁)

 

          典型前男友的样子

Zina的前男友,两人的关系曾经发展到互见双方家长,但这段恋情在Zina认识Igor后便结束。纵使如此,Yury一直在两人面前表现友好,很少表露自己感情。

RustemSlobodin(23岁)

 

已毕业,一名工程师。性格沉默寡言,友善老实。有健硕的体格,据悉这由于他不论天气好坏,一年四季都在跑步。

Nicolai“Tibo”Thibeaux-Brignolles(23岁)

 

 

Tibo是团体的笑匠,常常说笑话,特别听命队长Igor。有别于其他成员,Tibo出身于一个”特殊家庭”。法裔父亲虽然是一名前朝功臣,但在史达林的政治斗争下被处决。Tibo本身也是在政治犯集中营出生。可能正因如此,Tibo的政治立场略微反叛,总是有渠道找到当时学生难以接触的禁书。

YuriGeorgeKrivonischenko(23岁)

已毕业,同样是一名工程师,在一所秘密核子研究所工作,曾经在克什特姆(Kyshtym)核灾参与清理工作,所以有人猜测这和他尸首验出高辐射量有关。

SemyonZolotariov(38岁)

 

团队中最年长的成员,受其他成员尊重,喜欢饮酒。Semyon的背景非常神秘,所以外界一致认为他是案件的关键人物。据了解Semyon曾经入过伍,参与过二次世界大战,并在战后加入共产党。Semyon大战后退伍,在另一间学校进修军事知识和体育,亦做过导游,但致于为何最后出现在UPI?则没有人知道…

除此之外,人们在Semyon的尸体发现一个纹身,纹身在当时苏联是只有最恶名昭彰的罪犯才会拥有,这更增添他的神秘背景。顺带一提,Semyon被杀当天碰巧是他38岁生日。

YuryYudin(22岁)

登山队唯一生还者,Igor的好友,一名地质学发烧友。由于旧患发作的关系而中途离队,侥幸躲过数日后发生的骇人灾难。

『档案C:地理环境』

 

登山队原定路线:Sverdlovsk->Serov->Ivdel->Vizhay->Mt.Otorten

(*但案发地点却是Mt.Otorten正对面的另一座山头KholatSyakhi,远偏离原地路线)

乌拉理工学院位于大城市Sverdlovsk,登山队由Sverdlovsk出发,途径一个小城镇Serov,一个较大城镇Ivdel,和一条落后小村庄Vizhay。详细的路程日志会在下一个档案讲述,笔者想说一下Ivdel和Mt.Otorten的地理特点。

Ivdel

   Zina在Ivdel火车站

 

Ivdel是一座很奇特的城市,人口只有2万人左右,是登山队最后一个能和外界通讯的地方。Ivdel有趣的地方是围绕住它四周是100个大大小小的劳改营,囚禁住各式江洋大盗和政治犯。当这些囚犯被释放时,由于早已无人无物,便选择定居在Ivdel。

然而,同样的道理也套用在狱卒身上。很多劳改营的狱卒因为工作关系,也会选择在Ivdel卖房子,所以最后形一个「前犯人和狱卒」合居的奇特状态。

由于Ivdel和DyatlovPass案发地点不远,部份人相信残杀IgorDyatlov的凶手有机会是监狱逃出来的变态杀手。

Mt.Otorten

Mt.Otorten的高度为海拔1234m(香港大帽山为957m),距离Sverdlovsk大约550km。根据当时苏联的行山手册,Mt.Otorten路线的难度为三级,亦即是最困难、最复杂的路线来。这可归纳于其偏远的位置和严崚的气候环境。

纵使环境恶劣,仍然有大约7600名称为Mansi的原住民在Mt.Otorten一带的山脉居住。Mansi生性和善,喜欢饮酒,并以狩猎为生。这些年来只发生过一宗谋杀旅人案,而且原因还要是一名女地质学家擅闯Mansi的圣地,破坏圣物来取石。纵使如此,仍然有人认为IgorDyatlov等人的死和他们离不开关系。

顺带一提,Mt.Otorten是原住民的方言来,有「咪捻去个度(不要去那里)」的意思。

『档案D:登山之前』

关于IgorDyatlov等人在罹难前的行程,笔者将以时间线呈现出来:

1月23日:10人整装由大学出发,搭上从Sverdlovsk驶到Serov的火车。原本还有第11名参加者,但迟到赶不上火车而被取消资格。同一天IgorDyatlov提议写旅行日志,由登山队员轮流撰写,记录每天的经历。

1月24日:早上到达小城镇Serov,遇上同校另一支的登山队,YuryBlinov小队。两支队伍玩乐一番后再各自上路。

离程时由于GeorgeKrivonischenko在火车站内高声唱歌时,受到驻守警察的无礼对待。他一度被拉到警站扣查,后来又无事释放。队员推测警察的敏感反应可能和附近的军事基地有关。

中午,IgorDyatlov小队到达当地一间小学进行义教,并游览附近的历史博物馆。之后众人回到火车站,搭上前往Ivdel的火车,并于同一天晚上到达。

1月25日:到达Ivdel后,众人转乘巴士前往Vizhay。这路程已经耗去一整天时间,期间他们不断唱歌玩乐器来消磨时间。

1月26日:在下午一时离开Vizhay,乘搭顺风车(一辆开篷货车)前往41stKvartal,一个人烟稀疏的乡镇。由于他们大学生身分的关系,受到村民的热情欢迎。即使本身房子不多,也尽量安排每人也有一间独立房。

1月27日:IgorDyatlov向41stKvartal的农民租借了一匹壮马,帮助他们搬运行李。他们当晚到达一个被遗弃的村落,并以那里作为营地。

1月28日:YuryYudin由于患上神经根炎,腰部和腿部出现剧烈痛楚,最后决定在村民陪同下骑马折返。日记记录了众人(特别女生们)对Yury的不舍,同时也对他的软弱表达轻视。

因为当时社会风气认为无论男女也应像钢铁般坚强,不轻易说放弃,软弱绝对不是史达林儿女的表现。何况其实两名女生当时也有旧患发痛。

YuryYudin离去后,其余人也踏上他们称为「真正的山路」。他们脚踏滑雪板,双手握紧滑雪杖,向着白茫茫的险要山脉前进,周围再不见半点文明的踪迹。

Nicolai在日记中表示今年的积雪比往年少(这暗示了他上年也来过相同的地方)。纵使如此,他们仍然要每走一段路,便停下来铲走前方的积雪。

当天晚上他们在RiverLozva一带扎营。值得留意的是,GeorgeKrivonischenko因为被其余队员点名睡在煮食炉旁边,一度情绪爆发,失控地大吵大闹,哭诉众人如何在旅程中欺负他。虽然事件过了一会儿后平息,但众人仍然难以入眠。

1月29日:从日记看来,IgorDyatlov他们未由昨晚的争吵恢复过来。有别于平日详细的叙述,今天日记简单地写下他们走过一段Mansi猎人开抬出来的路径后,便以「就是这样」作草草了事。

1月30日:气温已经跌至-26度,风雪愈吹愈猛,雪积已经有一个小孩的高度。他们尝试沿住Mansi猎人留下的标记找寻山路,但都碰了几次死路,徘徊在河床一带,众人士气低下。他们最后随便在森林外围找个地方扎营。

1月31日:最后一日的行程也没什么大突破。他们攀过AuspiaValley山谷后,便在一空地扎营休息。以下是日记最后一段的记录,由队长IgorDyatlov撰写:

「…身心交瘁,我们准备扎营。我们今天没有挖洞生火,木柴已经接近耗尽,而且我们所有人都体力不支了,幸好我们还有些干粮作晚餐。很难想像在山岭有个如此舒适的地方,阵阵凉风吹过来,远离烦嚣。」

以上内容来自一本搜索队在IgorDyatlov他们帐篷内找到的笔记本。没人确实知道在1月31日之后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引致9名登山者偏离计划路径,来到有「死者之山」之称的KholatSyakhl山坡上,并变成九具残缺不堪的尸体….

 

 

 

 

『档案E:搜救过程』

直到2月20日,亦即是离十名登山者「可能死亡时间」”两星期多,苏联军方才派出搜索队搜救。

之所以那么迟才派出搜索队,可以归咎于数个原因:

YuryYudin独自回到村庄,给人一个其他人很安好的假象。

他们都是登山好手,而且不是第一次爬这路段,大家猜可能有点延迟,没有人想过会全军覆没。

前文提过1月25日至2月5日是苏联的21届第全国代表大会,UPI校方不相这期间丢脸。纵使一早有家长亲属向校方表达担忧,校方也拒绝回应,甚至谎报收到IgorDyatlov的平安电报。

直到2月20日,UPI校方终于抵受不了家人同学的压力,而且心知那么多天没有IgorDyatlo小队的消息,一定出现什么大事,于是在校内组成搜索队。IgorDyatlo他们在UPI的老师同学纷纷加入。数天后,他们再向驻Mt.Otorten的军方求助。军方立即派出搜索队,并出动直升机,最后甚至连Mansi猎人和Ivdel监狱守卫也来参一脚。

 

这里需要注明一点,即使到这一步,在场所有人,无论是家属或是大学的登山好友,都没人认为IgorDyatlo等人已经罹难。他们还在嘲笑IgorDyatlo等人一定犯了什么低级错,陷在那里走不出来。这可说明一点,纵使Mt.Otorten路段很难,但仍然没难到常常发生意外的程度,而且很多人也走过。

由于众人以为登山队在沿Mt.Otorten路径失踪,所以好一段时间没有成果。直到2月25日,搜索队在回程路径中,找到滑雪板的足迹。他们沿住足迹来到Mt.Otorten对面的山谷KholatSyakhl(6.2英里),并在雪地钭坡(300m)找到IgorDyatlo的帐篷。

当搜索队来到案发现场时,登山帐篷已经塌陷,积雪覆盖大半个帐篷。长方形的帐篷用四支雪杖横向地固定在钭坡上。帐篷沿钭坡向下的一边被人从内部用刀划出数一个大切口,旁边还有数个小切口。小切口看似是用来窥视外边情况,而大切口则用来逃生。至于什么东西令到登山者慌张得不用旁侧的帐篷出口,而直接割开帐篷逃生呢?没有人知道。

搜索队看到大切口对出有九组脚印,然而这九组脚印没有一个是穿着完整的鞋子,有的只只穿着一只鞋,有的穿着袜子,甚至有的光着脚在雪地行走。更加让人困惑的是,搜索人员在营内找到大多数雪地求生用的必需品,例如厚衣、防水褛、雪鞋、电筒和刀子,还有的少部分衣物散落在离帐篷十多米的地方。

(注意:现场找不到除9人以外的脚印,另外所有财物完好无缺)

综合以上三点看来,IgorDyatlo等人似乎察觉到山坡上方有什么恐怖东西汹涌而至,逼使他们要在数秒内离开营地。

搜索队跟随脚印追查,脚印向着下方森林方向前进,但大约过了500米后便失去踪影。直到2月27日,两名搜索员在为搜索队寻找营地时,来到山下的河流RiverLozva。他们在一棵高大的红松(离营地1.5公里)下找到GeorgeKrivonischenko和YuryDoroshenko的尸体。

 

GeorgeKrivonischenko和YuryDoroshenko尸体彼此靠拢,身上只剩下内衣裤。两人前方有个早已熄灭的小火堆,两人靠近火堆的手脚有烧伤的痕迹。据推测众人曾生火取暖,但由于两人早已涷得肢体麻痹,所以即使烧伤也不觉痛。两人也在不久后冻死。

另外,搜索队察觉到红松上5至4米高的位置的树枝折断了。他们推测曾经有人爬上树,用利刀割下树枝作柴取火,又或爬上树端观察远方营地的状况。

不久,搜索队分别在离红松300米和500米的地方找到Igor和Zina的尸体。两人尸体均被积雪覆盖,朝向营地方向横躺。推测在火堆熄灭后,这对情侣决定尽地一拼返回营地求生,但可惜均以失败告终。

 

接下来一星期没有找到任何尸体,但在营地不远处的雪地底下找到一把中国制的手电筒。电池已经耗尽,开关掣仍然是「开」着。搜索队推测登山者逃生时曾经用手电筒照明,但后来又因为未知的威胁而逼住丢弃它,以免暴露自己的行迹。

 

 

 

3月3日,大部份学生已经回校上课,只剩下军方和猎人。就在学生离开两天后,搜索队找到RustemSlobodin的尸体。尸体原来在Igor和Zina尸体之间的位置,可惜被积雪埋藏在深处,所以一直未能发现。

其余四名登山者(Luda、Kolevatov、Tibo和Semyon)的尸体直到到5月初,春风溶化冬天的积雪后,搜索队才在离红松70米的地方找到。四名登山的尸体虽然离其他尸体不远,却被埋藏在接近5米深的积雪下。

 

四人的尸体也穿住George和Yury的衣服,看似他们在两人冻死后由尸体取下。从表面证据看来,Luda、Kolevatov、Tibo和Semyon生前正试图利用积雪堆砌一个山洞挡风取暖,这是很常见的雪地求生方法。

但在在四人挖洞途中,逼使他们逃离营地的未知邪物终于赶上来,用异常残忍和怪异的方式把他们一一杀掉。Luda、Kolevatov和Semyon三人的尸体是在DyatlovPass事件中最残不忍睹,亦都最难解释的。在下方验尸报告,我们会逐一讲解众人尸体的难以解释之处。

 

『档案F:验尸报告』

 

 

 

DyatlovPass事件中,最让人困惑不解的是大部份尸体都没有明显致命的外伤,甚至抓痕也不多,反倒是全身均衡地承受等量的内伤,而且没有法医能判别是什么外力所做成,以下是所有罹难成员的简约验尸报告。

首先解剖验尸是在雪松树附近找到的Igor、George、Zina、Yury和Rustem五人。正如前文所说,George和Yury的尸体彼此靠拢,Igor、Zina和Rustem的尸体分别在离松树不远的地方发现,当中Zina更非常接近帐篷。由死亡姿势推断,三人死亡时正试图返回帐篷。

GeorgeKrivonischenko:

额头、胸口、双手、臀部、大腿出现大小不一的瘀伤

左手手背不见了约2厘米阔的表皮,其后才尸体的口腔内找到

鼻尖不见了

左腿有烧伤的痕迹

死亡原因:低温症

YuryDoroshenko:

耳朵、鼻子和嘴唇有干掉的血迹

右腋窝、右前臂有瘀伤;脸颊和耳朵有冻伤的痕迹

双手都抓掉的皮肤组织

口腔有灰色分泌物,胸口受到强烈卫击所引致

死亡原因:低温症

RustemSlobodin:

鼻流出大量的血

双唇肿胀

左眼、双手有瘀伤

颅骨和额骨碎裂而引致内出血

死亡原因:低温症

ZinaidaKolmogorova:

双手手掌有无数小点瘀伤

身体右侧有一块面积29X6cm大的瘀伤

脑膜有肿胀的迹象

没有被强暴的迹象

死亡原因:低温症

 

IgorDyatlov:

嘴唇有干掉的血迹

胸口、额头、眼眉有擦伤伤痕

右手前臂有很多黑红色的刮痕

左前腿和双脚踝有疼伤

死亡原因:低温症

除了部份瘀伤证明Igor和Rustem死前不久曾经打过架外,大部份成员的瘀伤均找不到合理解释。另一方面,纵使部份成员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例如Rustem的骨裂和Yury的灰色分泌物,但那些也绝不是致命伤。所有人都被诊断因低温症而死亡。

至于第二队人,亦即是Luda、Kolevatov、Tibo和Semyon四人。他们尸体在雪洞发现后便随即进行解剖。由验尸报告看到,Luda等人的死法远比第一队人血腥、恐怖,而且难以解释。

 

Lyudmila“Luda”Dubinina:

尸体发现时呈下跪状,伏在大石上

舌头连根被扯掉了,舌动脉喷出的血很多都倒流回胃内

眼窝周围的肌肉组织都不见了,露出颞骨和眉骨,眼珠也被人挖去

嘴唇也不见了,下颚和牙齿暴露在空气中

胸口所有肋骨有系统地碎裂,绝不像寻常山难乱石流所为

心脏积压大量血液,疑曾经受到重击

皮肤没有外伤

死亡原因:内出血

 

SemyonZolotariov:

眼珠不见了,情况和Luda相同

右胸五条肋骨断裂了

右边身躯有一个8x6cm的伤口,能见骨部

右手腕背部有一个写住”GENA”的纹身

右手前臂则有一个红菜头和英文字母C的纹身

左手有数个西里尔文字纹身

死亡原因:内出血

 

AlexanderKolevatol

眼窝周围的肌肉组织不见,但双眼还在

耳朵后面有裂痕

颈部扭曲畸形

颅骨破裂

脚关节脱位

死亡原因:内出血

 

Nicolai“Tibo”Thibeaux-Brignolles

额骨爆裂,裂痕沿颞骨伸廷到蝶骨

上唇有瘀伤

死亡原因:低温症

根据胃内食物残渣推断,登山成员最后一餐为死前6至8小时。另外,负责法医完全排去死者骨折和瘀伤是由撞击坚石引致,瘀伤和骨裂是两个位置来。更加可疑的是,法医在公开文件中没有提及登山者的内脏情况。

登山者的尸体最后埋葬在Sverdlovsk的MikhailovskoeCemetery。除了死者家属外,不少死者的大学同学老师也有出席葬礼。最后值得留意的是,Semyon和Krivonischenko的尸体并没有随其余7人安葬在MikhailovskoeCemetery,反倒是另外葬在较远的IvanoskoyeCemetery,外畀猜测可能和他们的KGB背景有关。

 

『档案G:七大疑点』

1.离奇的死者皮肤

不少出席葬礼的亲友都提到登山团成员的尸体颜色相当不寻常,宛如「突然混了黑人血统似的」。长大后成为Dyatlov军事基地总监的YuryKuntsevich也忆起,当年12岁出席葬礼时,也留意到五个死者的尸体呈「深褐色」。

2.神秘橙色光球

在整个1959年,驻Ivde和Ura一带的军事基地不时收到来自曼西族猎人、登山者、气象学家,甚至军方内部的人的报告,说见到一个至数个发光橙色飞行物在天空飞际。以当时的社会气氛来说,笔者不认为俄罗斯人会开哗众取宠的玩笑。

巧合的是,另一队登山队,离IgorDyatlov他们大约48公里,报称在1959年2月1日晚上,目睹一颗发光橙色球体出现在Dyatlov营地方向的上空。其出现时间有机会和Dyatlov队伍遇难时间吻合。

然而,究竟是自然现象、外星人飞船、军方战机,或是导弹?每个人看法也不一样,视乎你是那理论的成员。这个我们在下篇探讨。

3.让人费解的日记句子

我们在档案D提到IgorDyatlov小队有本旅程日志,每个队员轮流写下每天的经历。笔者写出来的档案D只是简略版本,但人们在真实日志里,找到很多颇可疑的句子,让人不禁猜测它们是否隐含住惨剧的真相。

例如在1月26日,亦即是他们到达41stKvartal的日子,政治犯的儿子Nicolai“Tibo”便写下「我尝试过,但始终做不到。」如此隐晦的句子,但上文下理并没有能解读此句子的线索。

另外,除了旅程日志,IgorDyatlov小隧还趁旅程空闲时间写了一本叫EveningOtorten的搞笑杂志,用搞笑的角落去描述他们的旅程。就在罹难前数天,队长IgorDyatlov就在杂志写道:「我们现在知晓原来雪怪是真正存在。」

当然分析搞笑杂志的专家都知道不能认真看待里头每一句,但他们好奇的地方是:什么东西让他们写下这则笑话呢?

我们都知道笑话不会空穴来风,总有些东西去刺激Igor写下这一句。会否他们听到不寻常的声音或诡异的身形,但碍于无神论的共产思想,不好意思直接描写在日记,只能以笑话形式表达呢?

4.不属于死者的随身物

 

登山队员没有任何财物损失已经是一个奇点,更加奇特的是,在案发现场竟然找到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的随身物。

在清理帐篷物品时,其中一项物品是一支烂掉的滑雪杖,滑雪杖上方有数道深刻的刀痕。纵使听起来平平无奇,但唯一生还者YuryYudin得知消息后却大感惊讶。YuryYudin说这支滑雪杖不属于任何一个成员,为何这支滑雪杖会出现在营里?是否凶手留下来的呢?

另外,Yur说AlexanderKolevatov有本私人日记,但官方表示「现场无此物」。亦有专家由相片推断,还有一部相机不见了。

5.测到具辐射的死者衣服

先前都提及,苏联警方在GeorgeKrivonischenko和YuryDoroshenko,两具互相靠拢的尸体,上的毛衣测到有异常高的辐射量。虽然根据官方说话,George毛衣是清理核废料时穿着那件所以含有一定辐射量,而Yury只是靠拢得太久才沾上。

先不吐槽为什么精通辐射学的George会傻得不丢掉工作时穿上的毛衣,为什么警方会测到核辐射呢?

要知道测量辐射量的「盖革计数器(Geigercounter)」绝不是一个1959年苏联警察寻常去案发现场带上的东西。即使是当初负责调查的警察LevIvanov也在事后访问表示很奇怪为什么官方当年命令他带上盖革计数器?如果他们真的相信这只是一场普通山难的话…

有见及此,不少人相信当年苏联官方知道的事件绝比他们口头上多。

6.提早的档期日期

在苏联解体后,不少当年的政府文件公开给公众查阅。部分有心人翻查当年DyatlovPass的档案,发现一个颇不寻常的地方。

由档案E得知,UPI大学是在2月20日左右才首次向警方报案,但警察的开档日期却写住「2月6日」。这日子比IgorDyatlov原定计划向亲人报平安的日期足足早了一星期。理论上在这之前没有人预料到他们已经罹难。难度警方比学校还早知道IgorDyatlov等人遭遇不测?

7.封锁事发现场四年

在事件结束后,苏联政府下令封锁Mt.Otorten和KholatSyakhl一带,四年后才宣布解封。

其实苏联政府早在5月28日便宣布结案,声称IgorDyatlov一行人「死于自然」,并停止调查。但如果他们真的放弃调查,真心认为这只是登山意外,为何还要封锁区域四年呢?这四年里苏联军方又在KholatSyakhl发现什么东西呢?这是一个永远的谜。

 

看过以上的案件档案后,你觉得是什么杀死了那9名登山者呢?雪崩?野兽?变态杀手?外星人?军事武器?还是背后埋藏住更可怕的阴谋?

 

俄罗斯dyatlov雪山大屠杀案INCIDENT

推荐阅读

dyatlov事件:死于强大未知力量,史上最离奇山难重启调查
电影《迪亚特洛夫事件》(又名诡山)的故事参考范本,被誉为是史上最离奇山难的Dyatlov事件至今成谜,当时9名登山队员被苏联认为死于强大未知力量,而俄罗斯检方于1日宣布,该案将重启...[详细]
2019-03-09
俄罗斯雪山大屠杀案: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在1959年,10名苏联大学生前往雪山Mt.Otorten,进行当时流行的滑雪旅游(ski-tourism)。然而十人出发,只有一人归来,其余人由于碰上未知的可怕力量,葬身在雪地中。除了学生们的死法异常惨烈...[详细]
2019-03-24
Dyatlov事件疑是外星人作怪,10人9死,全身赤裸遭拔舌
Dyatlov事件也叫迪亚特洛夫事件,是指1959年2月2日晚发生在乌拉尔山脉北部的9位滑雪登山者离奇死亡的事件。这个团队的队长叫做Dyatlov,他们在登死亡之山的东脊时发生事故,10人死9。据说这...[详细]
2019-03-24
毛骨悚然的乌拉尔山「揭秘」史上最诡异山难“迪亚特洛夫dyatlov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是目前仍未破解的诡异山难,许多专家学者都认为是当年苏联政府有意掩盖真相。 1959年,苏联9名热血年轻的登山好手组成登山队伍,攀登俄罗斯中西部乌拉尔山脉其中一座原...[详细]
2019-03-09
迪亚特洛夫事件:9名滑雪者被极端力量神秘球体杀死
迪亚特洛夫事件也称dyatlov事件,说的是在俄国乌拉尔山那块9名经验丰富的滑雪者死亡的事情。更为诡异的是死者身上的伤痕和生前他们所做的保命事件都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1959年2月2日晚发...[详细]
2019-03-24
世界上最神秘的离奇山难——dyatlov事件
这起著名的离奇山难死亡事件是发生在1959年2月2号冬季,地点在俄罗斯中西部乌拉尔山脉北部,当时有10名乌拉尔技术工艺学院组成的滑雪队成员(里头有在校生和毕业生),年纪最大的是37岁...[详细]
2019-03-09
Dyatlov(达洛夫)神秘事件真相,登山队误入军事基地被屠杀?
在荒山野岭总是会遇到一些诡异而离奇的事件,1959年发生在前苏联的Dyatlov事件,其离奇程度震惊了整个世界。9名登山队员全部离奇的死亡,而杀死他们的是一种人类未知的力量。人类至今都...[详细]
2019-03-24
dyatlov事件事情真相
说到死亡,各位看官可能都会头皮一紧,但真正让人深感恐惧的,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死亡所伴随的未知世界。本期揭秘,馆长将带看官们远赴乌拉尔山脉北部,追踪一起弥漫着诡异气息的...[详细]
2019-03-24
dyatlov事件电影《迪亚特洛夫事件》影评及百度网盘下载
导演:雷尼哈林编剧:VikramWeet主演:吉玛阿金森/马特斯托克/瑞德李察/卢克奥尔布赖特/霍莉戈斯类型:惊悚/恐怖官方网站:dyatlovmovie.ru制片国家/地区:美国/英国/俄罗斯语言:英语上映日期:2013-02-28(俄...[详细]
2019-03-24
dyatlov登山队集体死亡事件真相揭秘
乌拉尔山脉是俄罗斯境内南北走向的一座山脉,它位于俄罗斯的中西部,形成于石炭纪时期(约从3.55亿年前开始,延续到2.9亿年前),最高海拔1895米。 上世纪50年代末,乌拉尔山发生了一起骇...[详细]
2019-03-09
离奇Dyatlov事件 UFO袭击登山者致死?
Dyatlov事件是指1959年冬季2月2日晚发生在俄罗斯中部乌拉尔山脉北部10名乌拉尔技术工艺学院组成的滑雪队其中9位滑雪登山者死亡的事件。这个团队的队长叫做Dyatlov,他们在登死亡之山的东脊时...[详细]
2019-03-24
  • 俄罗斯雪山大屠杀案: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在1959年,10名苏联大学生前往雪山Mt.Otorten,进行当时流行的滑雪旅游(ski-tourism)。然而十人出发,只有一人归来,其余人由于碰上未知的可怕力量,葬身在雪地中。除了学生们的死法异常惨烈...
  • dyatlov登山队集体死亡事件真相揭秘
    乌拉尔山脉是俄罗斯境内南北走向的一座山脉,它位于俄罗斯的中西部,形成于石炭纪时期(约从3.55亿年前开始,延续到2.9亿年前),最高海拔1895米。 上世纪50年代末,乌拉尔山发生了一起骇...
  • dyatlov事件事情真相
    说到死亡,各位看官可能都会头皮一紧,但真正让人深感恐惧的,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死亡所伴随的未知世界。本期揭秘,馆长将带看官们远赴乌拉尔山脉北部,追踪一起弥漫着诡异气息的...
  • dyatlov事件电影《迪亚特洛夫事件》影评及百度网盘下载
    导演:雷尼哈林编剧:VikramWeet主演:吉玛阿金森/马特斯托克/瑞德李察/卢克奥尔布赖特/霍莉戈斯类型:惊悚/恐怖官方网站:dyatlovmovie.ru制片国家/地区:美国/英国/俄罗斯语言:英语上映日期:2013-02-28(俄...
  • 毛骨悚然的乌拉尔山「揭秘」史上最诡异山难“迪亚特洛夫dyatlov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是目前仍未破解的诡异山难,许多专家学者都认为是当年苏联政府有意掩盖真相。 1959年,苏联9名热血年轻的登山好手组成登山队伍,攀登俄罗斯中西部乌拉尔山脉其中一座原...
  • Dyatlov(达洛夫)神秘事件真相,登山队误入军事基地被屠杀?
    在荒山野岭总是会遇到一些诡异而离奇的事件,1959年发生在前苏联的Dyatlov事件,其离奇程度震惊了整个世界。9名登山队员全部离奇的死亡,而杀死他们的是一种人类未知的力量。人类至今都...
  • 世界上最神秘的离奇山难——dyatlov事件
    这起著名的离奇山难死亡事件是发生在1959年2月2号冬季,地点在俄罗斯中西部乌拉尔山脉北部,当时有10名乌拉尔技术工艺学院组成的滑雪队成员(里头有在校生和毕业生),年纪最大的是37岁...
  • 离奇Dyatlov事件 UFO袭击登山者致死?
    Dyatlov事件是指1959年冬季2月2日晚发生在俄罗斯中部乌拉尔山脉北部10名乌拉尔技术工艺学院组成的滑雪队其中9位滑雪登山者死亡的事件。这个团队的队长叫做Dyatlov,他们在登死亡之山的东脊时...
  • Dyatlov事件疑是外星人作怪,10人9死,全身赤裸遭拔舌
    Dyatlov事件也叫迪亚特洛夫事件,是指1959年2月2日晚发生在乌拉尔山脉北部的9位滑雪登山者离奇死亡的事件。这个团队的队长叫做Dyatlov,他们在登死亡之山的东脊时发生事故,10人死9。据说这...
  • 迪亚特洛夫事件:9名滑雪者被极端力量神秘球体杀死
    迪亚特洛夫事件也称dyatlov事件,说的是在俄国乌拉尔山那块9名经验丰富的滑雪者死亡的事情。更为诡异的是死者身上的伤痕和生前他们所做的保命事件都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1959年2月2日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