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5 12:06:21 热度:

鬼上身:农村乡野间的灵异传闻,鬼也许并不是那么可怕...

  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个乡村世界,从小听得最多的故事,就是乡野间的各种灵异传闻。

  这些灵异,大多都发生在邻居、村人、亲友身上,都有人亲见亲历,也有些是发生在父母身上,我自己就是见证者,并非以讹传讹和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所以至今想来,还觉得就亲切。

  我母亲八字比较弱,属于灵异体质,在我尚小的时候,经常可以遇到她被附体。在家里吵几句嘴,出门溜达一圈,回来就开始发作了,时哭时笑,好像不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和情绪。

  附体的魂有时候是去世的亲戚,有时候是过世多年的邻居。我叔叔阳气重,以前在农村是抬棺的架头,母亲每次被附体,都是他来把游魂散魄带走。有一次下大雨之夜,惊雷阵阵,鬼魂说怕不敢走,叔叔就一撩大衣,说钻这里带你走,结果就送走了,母亲遂回归常人。

  她最近一次被上身,是4年前我父亲去世之夜。是晚7时许,父亲已生命垂危,于是连忙喊我做医生的堂哥来,堂哥来时就把他去世15年的母亲、我的大娘带来了,结果母亲被附体,我另搀她到堂屋东间,她在被子下且笑且哭,那笑声并不是我母亲平日的,倒跟我大娘的如出一辙,因为大娘在世时待人极热情,逢人先笑,我那时经常去她家,所以记得真切分明。

  叔叔一看母亲的样貌,心里即明白三分,知道是我大娘附的体,于是劝她走,便跟着叔叔走了。没有想到的是,堂哥回去取药时,又把没送远的魂魄带了回来,结果再次附体,如是者又送,前前后后送了三次才送走,而那边父亲已经遽归道山了,这是我亲身亲眼所见的事实。

 

      大娘的魂魄来,是接父亲的,因为在父亲去世的那天早上,天将亮未亮时,我母亲在模糊和清醒之间,朦朦胧胧地看到,我大娘从院子里进到屋里来了,母亲还自言自语地说:“嫂子,你都老那么多年了,怎么也来了?”恍惚之间,只觉得屋内有人影闪现,于是她便醒了,醒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屋舍俨然,鸡鸣狗吠,病榻上重病的父亲,依然是那样直直地平躺着。

 

  夏天里,有星辰和微风的夜晚,尤其再加上云端忽明忽暗的月亮,是最适合讲鬼怪故事的,气氛足够,还未开口就已胆颤心惊。说起来,也不能算是故事,因为都是亲身见闻经历。

 

  有个故事是这样的:在1975年,我爷爷的一个侄子,40多岁年纪,给生产队烧砖窑。以前烧砖,唯红蓝两种,正常烧出来的就是红砖,蓝砖是在烧时要泼水,出来就变蓝了。队里本来要蓝砖,但他中间给砖窑泼水时没泼透,结果烧出来的砖,有一半是红的,一半是蓝的。

 

  队里知道后,说要批斗他,因为本来就是地主家庭,成分很高,再加上犯了那么大的错误,领导说更是轻饶不了他。

 

他回到家里,左思右想,既气恼自己没烧好砖,更害怕的是,生产队要组织大会批斗他,要戴高帽子游街示众,于是干脆上吊自杀了,据第二天推门看到现场的堂哥说,他因为是上吊的,舌头伸出来很长,可见生前做过一番挣扎,带着冤屈不舍离世。

 

  人死百事休,队里也不再追究他的问题,然而他却不依不饶,追究到阳世人间来了。

 

  我这个堂伯父,因为上吊时怨气凝结太重,所以会经常回来。有几次也附体在我母亲身上,或者是别的邻居身上,说一些生前的话,对以前的人事也记得清楚,逢人称呼,分毫不错。因为很多人都熟悉他,所以一看就知道是他,也不会害怕,只是觉得阴阳别途,既然阳世岁月走完了,就不应该再回来了。

 

小孩子当然会怕,但碰到这样的场景,还是想看,便扯着大人的衣角躲在背后。

 

  这样的事,每年都会发生十几起,所以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少见了反而却有些怀念。

 

  还有邻居讲了一个真事,有一次他半夜从外地回来,骑着自行车摸黑赶路,约摸是子时左右,骑到有我爷爷坟墓的那块地头时,远远地看到坟前有一盏灯,我爷爷正在挑灯夜读,捻须颔首。

 

这是有可能的,祖父生前爱读书,是远近有名的学问人,他一辈子修行得好,没有怨气和戾气,所以不会缱绻人间爱恨,也无有不舍,所以借着挑灯夜读之相,告诉我们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安稳和宁静。

 

      后来每次想到祖父,想到这个故事,我就觉得亲切:他非是故去,而是云游天外去了。

  

 

  我们那个小村子东头,是一片几十亩地的树林,树林里阴凉,是夏天乘凉避暑的好地方。

 

       然而,在树林里面却有一片坟场,粗略看上去,少说也有七八十座,一座连一座,密密排排。令人难以想象的是,那里是我们年少时的玩乐之地,在树林里穿梭嬉戏,在坟堆下摸爬滚打,在树上粘知了、捡蝉蜕,或者在土里挖一种能止血的蘑菇样药材,一点也没感觉到害怕。

 

  老人们说,那片坟场里大多都是寿终正寝的老人,没什么邪性和怨气,所以很安生。

 

  唯是夜深的时候,坟场里鬼火点点,倒是让人有一些惊怕,不过到了白天,晴日艳阳,绿荫铺地,青苔上荡漾着暖暖的热气,照样又是该怎么玩怎么玩,昨晚的惊骇早已不见踪影。

 

  去年秋天,树林被砍了,坟头还没有平,说是要增加耕地面积。春节我回老家,到小时候摸爬滚打大的坟场外,已经几乎认不出来了,几十年的树林一根也没有了,只剩下几十个孤零零的坟头,凸起在一片翠绿的麦苗之中,我已不复为幼时的我,坟场也不复再为当年的坟场了。

 

  我说小时候的种种听闻,还有这片少时肌肤相亲的坟场,的的确确就发生在身边,那样在外人看来惊骇的坟场,在我们看来却是当年的乐园。

 

后来我看鬼怪小说,无论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还是袁枚的《子不语》,就本能地感到亲切,虽然他们书中所记人物故事,更为怪诞离奇,然而那种味道和真实性却相通。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所记都是神仙狐鬼精魅的故事,他写书时,在家门口开了间茶馆,请喝茶的人给他讲故事,可抵茶资,他听完之后再稍作润色写城故事,遂成此书。

 

  今天我们说他写聊斋,是“通过谈狐说鬼的手法,对当时社会的腐败、黑暗进行了有力批判”,这是后来人的拔高和大话,穿凿附会而已。蒲松龄不是阶级主义者,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不会有也不愿有那样的境界,我更愿意把他笔下的奇闻异事,当成真人真事。

 

  还有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面也记载了不少奇异灵狐的见闻,那时他因学政泄密案,被贬官到乌鲁木齐了三年,三年中所作所述,就是各地的狐鬼神怪。跟《阅微草堂笔记》齐名的,还有随园老人袁枚的《子不语》,又叫《新齐谐》,也是奇闻异事、奇人鬼怪,这“子不语”的名字来源于孔子的话“子不语怪力乱神也”,然而不语并不等于没有。

 

      这些鬼怪狐仙,得千百年之修行和精气,已然化成人身,就像人之修佛,其实万物也在修,精诚所至,未必就是人先成佛。那些破庙里的美狐,于寒夜青灯中,与赶考的秀才交欢相爱,资助他们赴京赶考,反而是这些得了头名状元的书生,抵不得繁华和权贵,做了驸马或另接新枝,像许仙之于白素贞那样的,因为绝少,所以成为千古的惟一而流传下来。这样的鬼狐,其实比人要好,它们因为不是人,想要成人,反而要比人更有做人的端正和虔诚,反而是人,因为已得人形,反而下作起来。

 

  然而怪力乱神的文章,向来不入正统和大雅之堂,不是文章的主流,所以这三本书,在文化里是一种异数。然而我读来,觉得亲切之处在于,既有对野狐禅的包容,也有对另一个世界的向往。而街肆巷尾流传的鬼故事,更是市井坊间孤单寂寞,要为身后找个归宿。

 

  我们乡下,称呼鬼不叫鬼,而是说脏东西,或者不干净的东西。其实它们并不脏,如果它们的确有——我相信是有,只是跟我们不在同一个时空和纬度,不是同一种存在形式而已。

 

  跟人的世界相比,灵异的世界其实算是好的,在它们的世界中,还有地狱和天堂,有着生死的轮回和主宰一切的阎王,还有着世世代代的因果报应,有着超越阴阳两界的公平和正义。在身为人的时候,他们所完不成的愿望和行动,都还会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去努力实现。

 

  在众多灵异故事中,你可以发现,成鬼魂的都是有冤屈的,有未了心愿的,它们带着不舍和不得已离开这个世界,不瞑目,所以要一次次回来。寿终正寝的人,修行好的人,是不回再回到阳间的。聊斋里的狐仙就有好有坏,通常以贪玩或是向报恩的人类方式,出现在人间。

 

  我们通常说的鬼,是说人死之后的弥留物,又称鬼魂,蒲松龄笔下的鬼,有冤死鬼,含冤的人死后,以复仇为目的滞留人间;又有邪鬼和恶鬼,它们出于害人的目的四处游荡;还有积善鬼,因为生前福缘不满不盈,于是四处帮助别人,以求积德行善早日投胎做人;另一种是我们说的黑白无常,它们是鬼卒,身为阴曹地府的公差,四处抓捕游魂野鬼,享受地府津贴。

 

  今天我们看电影,有那么多的恐怖片,拼命营造画面、气氛和音乐,把鬼拍得一个比一个可怕吓人,这些都把鬼妖魔化了,那是人的戾气,不是鬼的面目可憎。阴间虽然也有厉鬼,有饿死鬼和吊死鬼,有托人下河的水鬼,然而也有平常鬼和好鬼,跟人世冷暖一样,它们也是另一种“人”间。     鬼不可怕,人才可怕。作为两种物质形式,鬼不能把人怎么样,我们大可与之相望而相忘,江湖那么大,各有各的路要走,反而是人,人心人性的江山里才有大的险恶。

 

  在一般的观念里,我们不大谈鬼说灵异,这些奇谈怪论,从来被归置以迷信和不科学。

 

  然而,仅仅用迷信来解释这些现象,是一种简单粗暴,同时也是太迷信科学。Discovery曾经拍过一个45集的纪实片子,叫《鬼影森森》,讲述的是美国和各地真实发生的灵异事件,都是“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内容大多真实可信,都是根据当事人的口述所拍摄,他们要么是有灵媒体质,要么是碰上了特殊时空。我丝毫不怀疑其真实性,那是一种少数人的经验和经历。

 

       其中有一集,讲的是一个叫帕里斯的女性,她是灵媒体质,从两三岁的时候起,就能看到那些幽灵,她可以看到去世的外公,跟他谈天,有一次她和爸爸开车,因为听外公的话,还避免了一次车祸;她可以看到路边楼梯上父母看不见的黑人,可以跟小男孩的鬼魂玩乐。后来她结婚后,有一次还听到了二战时一个失事飞行员临死前的话,以及几百年前去世的老太太。但这些鬼魂,都没有伤害她,而是借她去宣泄一种生前的情绪,即使咬她脚踝的小男孩,也只是出于孩童顽皮。

 

  遇到什么事,我们常说“见鬼了”,在心底,我们觉得鬼就是不正常的事情。因为少见,所以我们会害怕,会觉得异常,然而就像古人说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无论是你信还是不信,其实都没有问题,只要你走的是善路,做的是善事,至少是不做恶事、不做恶人,对得起良心和底线,那么鬼存不存在,也就无关紧要了,因为你能以自身吉正超越鬼神,超越地狱和神坛。

 

  然而我却觉得,鬼魂的存在,是对人世的一种延伸和补充,有灵异,人世才不寻常。没有鬼魂的世界,反而有一种巨大的寂寞。因为有了彼岸,此岸才有安慰,才有盼头,才不孤独。

 

  比我小三岁的一个邻居,叫高峰,在他6岁的时候,有一次从邻村归来,父亲骑着自行车,他坐在后座上,手里拿着一个在亲戚家摘的西红柿。突然高峰对父亲说:“爸爸,爸爸,那个小孩跟我要西红柿!”他父亲停车一看,四周无半个人影,便说哪里有人,骑车又走,没几步高峰又说:“爸爸,他还是跟我要西红柿!”他父亲一怔,便说:“那你扔了给他吧!”

 

  回到家后一打听,他父亲才知道,在他们经过的那个路口,几年前埋了一个吃打了农药的西红柿而中毒身亡的小男孩。今天,这故事听来像是天方夜谭,然而却是当年的真人真事。

 

  这个故事,我经常会讲给朋友们听,我觉得那个吃西红柿死去的小男孩,其实一点也不可怕,在另一个世界里,他还在延续着生前的渴望,已为魂魄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死了,也不知道西红柿有毒,所以见了西红柿还会想吃,他没有害人,只是想实现一个小男孩的梦想而已。

 

  著名作家莫言,曾说过一个见鬼的故事,在他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回家,因为天色已晚,他就抄了一条近路回家。这中间要经过一片芦苇荡,但是每当他一趟到水里,水中央就会冒出无数个小红孩来,说“吵死了”、“吵死了”,而莫言一旦退到岸边,小红孩就没有了,反复几次都是如此,于是莫言只好在岸边呆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才得以趟水回到家。

 

  要我邻居西红柿的小男孩,还有莫言遇到的小红孩,都是很有人情味的鬼,他们不害人,也不太越界,附体我母亲的亲戚们,也只是借她之口,表达一下对过去的不舍,对人间的眷恋和难忘。他们一点也不像如今我们故事和影视中的鬼,那么狰狞可怖。

 

生活在今天,尤其是在都市社会,鬼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可能是这种繁华太过于热闹,他们不再能进得来,也可能是今天的社会奇形怪状,把我们弄得人不像人,所以鬼也不像鬼了,所以才有那么多恶鬼。

 

  那么多年来,我很少看今天的恐怖片,不是因为不好看,而是因为不真实、不亲切,我见过的鬼不是那样的。在一个躁动的时代,今天的鬼似乎也不如以前的鬼了,眼下的鬼都冷漠粗粝,也许是因为那时候的鬼,都是那时候的人变的,而现在的鬼都沾染了现在人的时代病。

 

  在一个人不为人的时代,我们还怎么能要求鬼之为鬼呢?在城里夏夜长坐,我常想起的,是村东头那片鬼火磷磷却一片安宁的坟场,是半路上跟邻居要西红柿的小男孩,是挑灯夜读、捻须颔首的祖父。

可怕农村灵异传闻乡野

推荐阅读

鬼附身的症状,被鬼附身怎么办?
一、何谓鬼附身? 鬼附身也叫「灵魂附体」,是亡者的潜意识微波信息辐射对他人造成的精神以及肢体和语言影响,也就是说,被附体者的语言和肢体行为完全受控于亡者的生前信息操控。关于「鬼附身」的现象存在,有很多说法。 01 很多人被「鬼附身」,被附身的人的症状是有时瞳孔会放大,比正常人大出许多,有点寒意。注意:不是光线变化引起的。那个「鬼」来去时一般附在人身上,到了目的地才换人附身,换的时候一般是在晚上,狗看见了会狂叫,牛也会看见。 02 「鬼附身」可以得到科学解释,人是由肉体和精神组成的,所谓精神就是一种能量,如...[详细]
2019-05-15
鬼上身怎么办?真实灵异事件之“鬼上身”!
我和我朋友k,双胞胎姐妹a是我女朋友,b是k女朋友。当时我们四个人是做夜场工作的,当时是在汕头一个酒吧工作,(感情都有一年多了,而且我朋友b和k都订亲了。)每天下班时间是凌晨3点钟,宿舍离酒吧走路大概半个小时,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们四个人虽然在一起工作,但是下班都一对先后回宿舍的。当天晚上,我跟我女朋友先回来的。洗了澡就在电脑上看电影,朋友大概晚半个小时回来的,这里说一下,宿舍我们四个人住的是一间比较大的卧室。然后朋友k回来就倒在床边(就像是喝醉了,人上半身靠在床边那样。)b就直接卸妆然后洗澡去了,当时我们...[详细]
2019-05-30
泰国寡妇鬼披暗!2018年“鬼压床”连杀5名壮年男子…
泰国鬼怪录-披暗 PhiAm(披暗ผีอำ)是一种趁人睡着时,坐在人们胸口上的鬼物 ,当一个人睡着睡着感到呼吸困难、浑身不舒服时,泰国人认为是PhiAm在作祟。这不单只是鬼压床那么简单,PhiAm是会令受害者窒息而死的。据说,PhiAm只会攻击男性并不会伤害女性,故男性想要防御这种鬼物的侵害只要在睡前涂上口红来骗过PhiAm就可以了,不过如果那人留着胡子,PhiAm自然不会上当。 笔者在网上搜索PhiAm时,并没有发现太多相关的资料,倒是在一些中文网站上发现有个鬼物与PhiAm的无声杀人类似,并且只选男性...[详细]
2019-05-23
容易鬼上身的几种人:阴阳眼,特殊职业者,体弱多病者,经常堕胎的女人,作孽过多
1:有阴阳眼的人 阴阳眼一种通灵的特异功能,代表能看见鬼魂等其他人看不见的超自然现象存在,而拥有阴阳眼的人并不多见。阴阳眼的主人大多是心灵纯净,始终如一的干净。所以大多是阴阳眼选择人类,而不是人类拥有阴阳眼。这类人也是被鬼所青睐的人。 2:特殊职业者 人间阴气最重的地方是医院、殡仪馆和墓地,因为这三处地方死人多,死人多的地方阴气重而鬼魂多聚于此,住在这周边的人也难免会遇到鬼,比如保安、更夫、入殓师、火化师等等这些夜间的职业,鬼是相当喜欢的,这也是鬼最喜欢的几种人之一。 3:体弱多病者 众所周知,体弱多病的...[详细]
2019-05-05
卧室像棺材每天都被鬼压床
你好,那我就直接开始说吧。虽然我的故事说不上多恐怖,但于我个人而言却是非常吓人的。 1在我还是小学的时候,当时是冬天,我家就我和妈妈弟弟三个人,我父亲在外面工作。那是一个深夜,大概是凌晨一两点左右,我妈和我弟已经睡熟了,我突然醒了过来,没有任何原因的醒了,没一会听到了我的耳朵边有人在说话,特别特别的近,可当时是深夜啊,我们家就我们三个人,而且她们都睡着了。 我特别害怕不敢说话不敢动,也不敢叫妈妈,好像也叫不出来。那个声音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但我一句也听不懂。可怕的不在这里,而是那位女的没有呼吸,也没有冰凉的...[详细]
2019-09-27
“鬼压床”不要怕,三招轻松破除鬼压床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经历:在睡觉的时候,明明醒了,但是却动不了,像是有人压在自己身上一样,根本无法动弹,连说话都说不了,过几分钟就能够恢复。民间称这种现象为鬼压床。 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鬼吗?鬼压床真的是被鬼压住了吗?如果没有鬼,那为什么会被鬼压床呢? 鬼压床和鬼真的没关系! 鬼:我背了太多骂名了 鬼压床指睡觉的时候突然有了知觉但是身体不能动,在午休和晚间睡眠时都可能发生。其实,这种情形跟鬼怪根本无关,在医学上有一个正规的学名: 睡眠瘫痪症。 睡眠周期依序是由入睡期、浅睡期、熟睡期、深睡期,最后...[详细]
2019-08-14
鬼压床、梦魇,医学专业说法为“睡眠神经瘫痪”
寂静的夜里,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屋里有人,但我却睁不开眼睛,只能从一点点的眼缝中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在慢慢地靠近。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只能任凭那个影子越来越近,逐渐朝着身上压来,越压越重,甚至不能呼吸 是不是感觉这样的画面很熟悉?这不就是俗称的鬼压床么。难道真的是有鬼来作祟?NO!别担心,可不是鬼来压你,而是一种独特的生理现象,叫作梦魇,专业的说法为睡眠神经瘫痪。 很多人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有研究显示,大约40%~50%的人一生中至少会经历一次睡眠神经瘫痪(梦魇)。发生梦魇后...[详细]
2019-09-18
泰山灵异事件:亲身经历鬼上身
再次分享下关于附身上身的事情,原来投稿投过一个朋友讲的他妈妈被上身的事。现在讲的是我妈妈最近遇到的类似的事情。 去年国庆回家,我姐告诉我,那天和妈睡觉,我妈跟我姐讲的事情。 上周我妈去参加闺蜜家亲人的葬礼(拜的姐妹),我妈的闺蜜就被她已故的亲人附身了,就在我妈旁边,具体我妈闺蜜说了啥,我妈吓忘了,但是绝对是我妈闺蜜已故亲人的声音。我妈闺蜜醒了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原来听过周围很多被附身的事情,我倒是注意到了一点,我听到的这些故事有很多被附身的人会疯狂的吃土,有个别的要不是有人阻止,估计会被自己噎死这是个什...[详细]
2019-06-15
鬼上身:农村乡野间的灵异传闻,鬼也许并不是那么可怕...
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个乡村世界,从小听得最多的故事,就是乡野间的各种灵异传闻。 这些灵异,大多都发生在邻居、村人、亲友身上,都有人亲见亲历,也有些是发生在父母身上,我自己就是见证者,并非以讹传讹和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所以至今想来,还觉得就亲切。 我母亲八字比较弱,属于灵异体质,在我尚小的时候,经常可以遇到她被附体。在家里吵几句嘴,出门溜达一圈,回来就开始发作了,时哭时笑,好像不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和情绪。 附体的魂有时候是去世的亲戚,有时候是过世多年的邻居。我叔叔阳气重,以前在农村是抬棺的架头,母亲每次被附体,...[详细]
2019-05-25
小时候,每次睡觉都是一场生死历险!
说一个自己的经历.这里要先说说我家的结构。 大门一进门就是一条走廊,尽头是洗手间,走廊两边是三间房,一边两个,一边一个,一共三间。 两间房那边离大门近的是客厅,电视啊什么的都在那屋,客厅旁边的那间屋是我的卧室,床头正对着门,而且是以前的那种木头床,床头是木格子,一抬头就能看到房门外的走廊,因为房门有点变形,不太关得上,所以我睡觉是不关房门的。 大概10岁左右吧,一天9点钟以后,做为小学生,我爸妈逼着我上床睡觉,而他们还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东想西,还竖起耳朵听隔壁客厅里的电视声。 这...[详细]
2019-09-04
会计被死去会计鬼上身,死了也要把革命工作做完
死了也要把革命工作做完 我说一个我爸告诉我的事情。我爸退伍后就在我们村子里当书记(我爸今年67岁,十六岁就去当兵了。)当时时长会去乡政府开会。有一年隔壁村里的会计得急病死了。这个会计脑子活,记性好,所以好多账目都没有写下明细。这让接替他的会计十分头疼。又一次去乡政府开会,那个村新上任的会计突然就被鬼上身了。据我爸说,那语气,神情,像极了那个去世的会计。最神的是他把那个死去的会计做的账目全部详详细细的报了一遍。而且在事后对账都没有一点错误。报完账后那个新会计就瘫哪了。据说,那时候乡党委书记还夸那人说,xxx...[详细]
2019-05-30
死人入殓生肖犯冲被鬼上身
本人93年出生,首先来说一件5岁时发生的事,记忆不是很清晰,因为时间太久了,就记得那时候有人出丧,在我小时候我们这边有人出丧村里会有很多人去看的(特别是妇女),当然了,我当时年纪小,特别闹,也不懂,也跟着我妈去凑了热闹,在我的理解范围内,结婚跟出丧是一样的,都特别热闹,结婚敲锣打鼓,死人也是敲锣打鼓,然后当时人家抬棺材出来,在前面走我跑到棺材前面去看,相当于人家结婚摄影师拍照的那个位子,看完回家后我就吐了,脸色惨白,吐得特别厉害,我妈看我好好地人突然就吐了就感觉不对,马上带我去阿太家(阿太是我们这边的叫法...[详细]
2019-05-28
校园灵异事件:宿舍睡觉遇到鬼压床
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是鬼压床,我清楚的感觉到并没有睡着,我能清楚的听到床下室友玩游戏按键盘的声音,我知道我在上铺,躺在床上,但是感觉身体,或者身体里有东西在向上飘,身体并不能动,给我的感觉很舒服,很享受这种感觉。这一次按照他的引导,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非常熟悉的场景,一个我从小就经常梦到无数次的场景,我从小到大一直疑惑为什么经常从很小的时候就会梦到那个场景,我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我身处在一座石桥上,时间大概是中午或者是下午,天仍然是灰蒙蒙的,下着雨,很小很小的雨,站在我身边的是上个场景遇到的女子,我们依偎在一...[详细]
2019-05-05
鬼上身
一直以来,我最怕听的就是村里办丧事人家的动静。每当看到孝子贤孙们痛哭,加上那唢呐声把整个天空吹得伤心绝顶,人生啊!生活啊!笼罩在压抑之中,感觉自己的鼻子也在发酸。 我和邻居大宝是同岁,长大后又是同班同学,我们十二岁那年冬天,下了一夜的雪。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宝的爷爷扫雪不慎跌断了腿,在床上躺了好几年,然后,像灯熬干了油一样,终于熄灭了。 其实,大宝爷爷在世的时候,尤其是在床上躺的那几年,都是由大宝的奶奶在伺候着他,大宝奶奶踮着小脚,忙里忙外,弄吃的、弄喝的,还给他清理大小便。 大宝的爸爸叫二柱,很少管他爹的...[详细]
2019-05-04
恶鬼被逼鬼上身
沧州府的刘舒,家世显赫,为人正直,廉明公正,是当地有名的好官。也得到了老百姓的信任,不过就在前不久为了判案,不料被奸人所害,处以墨刑以及发配别处去挖河道。起初刘舒极其不...[详细]
2019-03-24
请笔仙之后遇到的怪事:幻觉、幻听、鬼压床....
01 简单开个头我就开始说啦~第一个故事是发生在我和姐姐身上的。上初中那会住姐姐家,姐姐家的房子是那种临近市中心的私宅,老房子下雨漏水,常年晒不进太阳阴森的很。那时候初中里...[详细]
2019-04-12
鬼压床是怎么回事?医院亲身经历鬼压床
医院鬼压床 这是我比较难忘的一次灵异经历,关于鬼压床的。 从小到大只要时运低,我就会被鬼压, 我试过中午晒着太阳睡午觉都会鬼压床 ,可以说压到我从最初的害怕到现在的应付自如。...[详细]
2019-04-25
鬼压床是怎么回事?灵异体质撞邪被“鬼压床”,该如何避免?
经常会有朋友加我微信说自己遇见灵异事件,或者被鬼压过、生活中一直有灵异状况困扰等等..... 朋友们所说的不干净的东西其实是阴邪之气。鬼属阴,人属阳,一个人若是阳气重,那么一般的鬼...[详细]
2019-04-22
  • 鬼上身怎么办?真实灵异事件之“鬼上身”!
    我和我朋友k,双胞胎姐妹a是我女朋友,b是k女朋友。当时我们四个人是做夜场工作的,当时是在汕头一个酒吧工作,(感情都有一年多了,而且我朋友b和k都订亲了。)每天下班时间是凌晨3点钟,宿舍离酒吧走路大概半个小时,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们四个人虽然在一起工作,但是下班都一对先后回宿舍的。当天晚上,我跟我女朋友先回来的。洗了澡就在电脑上看电影,朋友大概晚半个小时回来的,这里说一下,宿舍我们四个人住的是一间比较大的卧室。然后朋友k回来就倒在床边(就像是喝醉了,人上半身靠在床边那样。)b就直接卸妆然后洗澡去了,当时我们...
  • 鬼上身:农村乡野间的灵异传闻,鬼也许并不是那么可怕...
    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个乡村世界,从小听得最多的故事,就是乡野间的各种灵异传闻。 这些灵异,大多都发生在邻居、村人、亲友身上,都有人亲见亲历,也有些是发生在父母身上,我自己就是见证者,并非以讹传讹和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所以至今想来,还觉得就亲切。 我母亲八字比较弱,属于灵异体质,在我尚小的时候,经常可以遇到她被附体。在家里吵几句嘴,出门溜达一圈,回来就开始发作了,时哭时笑,好像不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和情绪。 附体的魂有时候是去世的亲戚,有时候是过世多年的邻居。我叔叔阳气重,以前在农村是抬棺的架头,母亲每次被附体,...
  • 容易鬼上身的几种人:阴阳眼,特殊职业者,体弱多病者,经常堕胎的女人,作孽过多者
    1:有阴阳眼的人 阴阳眼一种通灵的特异功能,代表能看见鬼魂等其他人看不见的超自然现象存在,而拥有阴阳眼的人并不多见。阴阳眼的主人大多是心灵纯净,始终如一的干净。所以大多是阴阳眼选择人类,而不是人类拥有阴阳眼。这类人也是被鬼所青睐的人。 2:特殊职业者 人间阴气最重的地方是医院、殡仪馆和墓地,因为这三处地方死人多,死人多的地方阴气重而鬼魂多聚于此,住在这周边的人也难免会遇到鬼,比如保安、更夫、入殓师、火化师等等这些夜间的职业,鬼是相当喜欢的,这也是鬼最喜欢的几种人之一。 3:体弱多病者 众所周知,体弱多病的...
  • 鬼压床、梦魇,医学专业说法为“睡眠神经瘫痪”
    寂静的夜里,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屋里有人,但我却睁不开眼睛,只能从一点点的眼缝中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在慢慢地靠近。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只能任凭那个影子越来越近,逐渐朝着身上压来,越压越重,甚至不能呼吸 是不是感觉这样的画面很熟悉?这不就是俗称的鬼压床么。难道真的是有鬼来作祟?NO!别担心,可不是鬼来压你,而是一种独特的生理现象,叫作梦魇,专业的说法为睡眠神经瘫痪。 很多人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有研究显示,大约40%~50%的人一生中至少会经历一次睡眠神经瘫痪(梦魇)。发生梦魇后...
  • 恶鬼被逼鬼上身
    沧州府的刘舒,家世显赫,为人正直,廉明公正,是当地有名的好官。也得到了老百姓的信任,不过就在前不久为了判案,不料被奸人所害,处以墨刑以及发配别处去挖河道。起初刘舒极其不...
  • 小时候,每次睡觉都是一场生死历险!
    说一个自己的经历.这里要先说说我家的结构。 大门一进门就是一条走廊,尽头是洗手间,走廊两边是三间房,一边两个,一边一个,一共三间。 两间房那边离大门近的是客厅,电视啊什么的都在那屋,客厅旁边的那间屋是我的卧室,床头正对着门,而且是以前的那种木头床,床头是木格子,一抬头就能看到房门外的走廊,因为房门有点变形,不太关得上,所以我睡觉是不关房门的。 大概10岁左右吧,一天9点钟以后,做为小学生,我爸妈逼着我上床睡觉,而他们还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东想西,还竖起耳朵听隔壁客厅里的电视声。 这...
  • 会计被死去会计鬼上身,死了也要把革命工作做完
    死了也要把革命工作做完 我说一个我爸告诉我的事情。我爸退伍后就在我们村子里当书记(我爸今年67岁,十六岁就去当兵了。)当时时长会去乡政府开会。有一年隔壁村里的会计得急病死了。这个会计脑子活,记性好,所以好多账目都没有写下明细。这让接替他的会计十分头疼。又一次去乡政府开会,那个村新上任的会计突然就被鬼上身了。据我爸说,那语气,神情,像极了那个去世的会计。最神的是他把那个死去的会计做的账目全部详详细细的报了一遍。而且在事后对账都没有一点错误。报完账后那个新会计就瘫哪了。据说,那时候乡党委书记还夸那人说,xxx...
  • 校园灵异事件:宿舍睡觉遇到鬼压床
    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是鬼压床,我清楚的感觉到并没有睡着,我能清楚的听到床下室友玩游戏按键盘的声音,我知道我在上铺,躺在床上,但是感觉身体,或者身体里有东西在向上飘,身体并不能动,给我的感觉很舒服,很享受这种感觉。这一次按照他的引导,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非常熟悉的场景,一个我从小就经常梦到无数次的场景,我从小到大一直疑惑为什么经常从很小的时候就会梦到那个场景,我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我身处在一座石桥上,时间大概是中午或者是下午,天仍然是灰蒙蒙的,下着雨,很小很小的雨,站在我身边的是上个场景遇到的女子,我们依偎在一...
  • 鬼压床是怎么回事?医院亲身经历鬼压床
    医院鬼压床 这是我比较难忘的一次灵异经历,关于鬼压床的。 从小到大只要时运低,我就会被鬼压, 我试过中午晒着太阳睡午觉都会鬼压床 ,可以说压到我从最初的害怕到现在的应付自如。...
  • 卧室像棺材每天都被鬼压床
    你好,那我就直接开始说吧。虽然我的故事说不上多恐怖,但于我个人而言却是非常吓人的。 1在我还是小学的时候,当时是冬天,我家就我和妈妈弟弟三个人,我父亲在外面工作。那是一个深夜,大概是凌晨一两点左右,我妈和我弟已经睡熟了,我突然醒了过来,没有任何原因的醒了,没一会听到了我的耳朵边有人在说话,特别特别的近,可当时是深夜啊,我们家就我们三个人,而且她们都睡着了。 我特别害怕不敢说话不敢动,也不敢叫妈妈,好像也叫不出来。那个声音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但我一句也听不懂。可怕的不在这里,而是那位女的没有呼吸,也没有冰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