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洪洞大槐树为什么大部分中国人,都说自己的祖先来自洪洞大槐树?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这是一首关于“根文化”的歌谣。这首歌谣,不仅在苏鲁豫皖,在浙赣闽粤,在云贵川,在陕甘宁……甚至国外华人聚居区,也广为传唱。歌谣的背后,就是一段历史,是一场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是文化,是中华民族血脉传承慎终追远的记忆。

为了记住那段历史,一代又一代的人会用小脚趾甲都是两瓣来证实自己的来历,并以此来区分与其他族群的不同。山西洪洞县,是天下移民的圣地,大槐树,是天下移民共同的根与魂。

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大移民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历史背景,加入移民大军的人又经历了哪些曲折感人的故事?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天灾人祸背景下的元末明初

这一切都根源于那场朝代更迭之间的战争,我们不讨论那场战争的性质,我们只说战争造成的后果。

元朝末年,农民起义狼烟四起,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官府的血腥镇压自然造成人员的锐减。此时,中原地区又遭逢水、旱之灾和蝗、疫之害,河南、河北、山东、安徽等地“尸骨横野,人烟断绝”。

等到朱元璋出江淮,进山东,收河南,定京都之后,才算结束了生灵涂炭的人祸。但是天灾造成的人畜持续损失尚不能立马弥补。

与河南搭界的山西,却是另一番景象。因为抵触较为偏僻的山西既没有中原地区的兵荒马乱,也没发生中原地区的各种灾疫,恰恰相反,那里风调雨顺,人丁兴盛。加之中原地区在元末战乱中的难民加入,使得山西中东部地区人烟愈加稠密。

明朝建立后,朱元璋深感战争的破坏,造成了中原地区人粮剧减,百业凋敝的惨象,不得不把中原地区的州、府降格处理,比如将上府将为下府,将县降为镇、所。

洪武十年,灾祸严重的河南、山东等地布政司所属州县“户粮多不及数”,“凡州改县者十二,县并者六十”,可见人员损耗之严重。土地大片抛荒、劳动力严重不足、财政收入持续锐减直接威胁大明王朝的统治根基。朱元璋深为忧虑:“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民稀少,所谓田野辟,户口增,此正中原之急务”,于是决定:移民屯田以安民心、稳社稷。

自此,明代大规模移民拉开大幕。据史料记载,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的50年间,不算小范围,光是大规模移民就有八次,涉及到了20个省,山西及其周边地区是人口最为稠密之地,洪洞县又是晋南地区交通最便捷、人口最多的县,因此被确定为移民中转站。历史就这样选择了洪洞,洪洞也因此成为了奔赴全国各地的百万移民的精神家园。

对于轰轰烈烈的移民潮,《洪洞县志》以及《大槐树志》均有相关记载:明永乐年间,官府曾七次在大槐树附近的广济寺接纳和分遣移民,这些移民多数来自潞、泽、汾、沁及平阳等地,他们都是各级官府层层申报的没有土地以及人多地少的农民。官府在这里为移民分发路费、种子和耕牛。

《明史》等正史、笔记史料记载:姓氏共812个(包括更名改姓的部分),计有20个省、500个县。其中:河南106县、京津冀129县、山东92县、苏皖两湖62县、陕甘宁51县、山西34县、内蒙古8县、辽宁11县、吉林3县、黑龙江3县、广西1县。

古人常以桑梓、根等喻指家乡,而官府办理移民的临时地点,广济寺旁恰有一株”荫遮数亩”千年汉槐,于是,这株汉槐就成了几百年来移民及其后人们关于“老家”和“根”的记忆。

 

  “不要忘了,家乡这棵筑满老鹳窝的大槐树”

浩浩移民潮,该是怎样一种悲壮与希冀

政府为了做好这此史无前例的大移民工作,出台了许多具体方案,包括迁徙范围、人口比例、迁西方向、接收安排、分发盘缠、奖惩措施等等。其中人口分配条律规定:四口之家留一,六留二,八留三,同族同宗不得同往一地。这对于重家、重族、重土地的农民来说,无异乎集体发配,骨肉分离。

许多人为了能与同族同姓的族群不至于分散,不得不更名改姓;有的人故土难离,中途逃跑,受到脸部刺字、割去耳朵等的刑罚。此等摧残与创伤,是今天的我们难以想象的。

但我们可以想象当年先辈们背井离乡、拖家带口的恋恋不舍,那份割舍不掉的故土情怀,那种对陌途生涯的担忧。他们一步一回首凝眸古槐,北风呼啸,老鹳哀鸣,家人拥别,一别永诀,官吏呵斥,前路茫茫……

回望大槐树时,也许长者会说:孩子们记住,将来如果有机会回来,一定要记住那棵汉槐,找到汉槐,也就找到了家,这里有你们的亲人呐!或者,他们会与陌生的同路人搭讪:俺是潞州人,您呢?我们都是从大槐树下走出去的,以后相互关照着点吧!自然,这样的搭讪会得到众多的回应,因为同命相连啊!

不光悲情,也许还有喜悦。对于大多数没有土地或者人多地少,不足以养活家人的移民来说,也许他们更多的是心怀一种希冀,正是这样一种希冀,才会让他们坚定地走向未知的明天!

不管如何,对于明廷来说,通过几十年间有计划地适度调整人口布局,给饱经战乱的中原地区增加了人口活力,促进了中原地区的人口快速增殖,有效地补充了社会劳动力,使抛荒的土地得以复垦,中原地区经济得以复苏。

  记住“老家”的亲人,是他们让我们找到了寄托

亿万移民的“大槐树”情结代代传承,深刻而又浓重。然而,几百年过去,那株寄托着亿万移民桑梓之情的汉槐可否安好?

为什么人们对600年前老祖宗的祖籍地那么情有独钟?为什么就连土匪流寇,铁石心肠的人,一到大槐树下就变得温良恭庄?从流传在民间的一些故事,就能窥见到中国人对于先祖,对于自己生命本源的敬重与感怀。

据说当年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进入山西洪洞县后,军纪突然涣散。李自成让部下拿来违纪者问罪。这一审才知道,这些违纪的兵士原来都去大槐树祭祖去了,他们想亲眼看一看自己祖先当年出发的地方,给自己一个念想,也把这种念想带回家乡说与亲人听,毕竟在那个时代,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亲自前往祭祖的。李自成闻听此言,自然也是一番感慨,不但没有问罪,反倒停止前进,放假三天,让将士们祭祖寻亲。

然而,这株让亿万人心心念念的大槐树到底在哪里?长期以来,大槐树只是一个象征,并不见其址其树,就连洪洞本地人,许多人也没见过大槐树何等模样,遗址何处。直到民国初年,洪洞士绅景大启、贺柏寿等人查阅资料遍访故老,并出资兴建古大槐树遗址,出书刊文,才终于让大槐树有迹可循。


景大启

 

遗址建起来后,同样收到奇效。军阀卢永祥从太原发兵一路南下,沿途烧杀抢掠直逼平阳。但当部队进入洪洞县境,见到大槐树遗址时,出于对先祖的恭敬,竟秋毫无犯。因为卢永祥的将士多来自河北、河南和 山东。洪洞人受大槐树的庇佑,对景大启等人的事业也开始从旁观到参与,加之文人墨客的寻古探幽,终于让大槐树的故事飞出洪洞,飞向海内外,嫁接起追思先祖与实地祭祀的桥梁,确实是功德无量,可钦可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中国人祖先山西洪洞大槐树大部分洪洞大槐树

推荐阅读

山西洪洞大槐树为什么大部分中国人,都说自己的祖先来自洪洞大槐树?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这是一首关于根文化的歌谣。这首歌谣,不仅在苏鲁豫皖,在浙赣闽粤,在云贵川,在陕甘宁甚至国外华人聚居区,也广...[详细]
2019-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