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捞尸人

如果从上往下看,黄河从青藏高原开始,绵延万里到渤海入海口,已经流了几千年。

可就算知道她的地位,黄河还是跟空气这种东西一样,明明非常重要,没了根本不行,可是却总是让人忽视,也很少有人真正去了解她。

如果仔细去想一想,也挺奇妙的。

据说黄河里头什么都有,从泥沙到塑料袋子,从远古文物再到凶猛鱼类,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才组成了黄河的一小部分,也随之出现了很多传闻。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一个跟死亡有关的职业:黄河捞尸人。

 

这得先从黄河浮尸说起。

 

从古至今,那些在黄河里溺亡的、站在水边儿上头脑一热跳下去的、以及被故意扔进黄河里的尸体,已经在这条河里跟鱼虾共存许久了。

 

有媒体报道,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光是兰州附近约80里的水域,就存在着超过1万具尸体。

 

哪怕在最近两年,仍然有发现黄河浮尸的新闻出现。

 

在黄河下游的山东济南,曾有两个工人准备下去游泳,结果人下去了,就再也没上来,就此失踪了。

 

警方在搜救的时候,又发现了另一起非常特殊的溺亡案件。

 

就在不远处,河面上浮着两具尸体:

 

“是一男一女,还相互抱着,两人的脚绑在了一起,手机、钱包等个人物品都在身上。”

 

警方在验过尸体之后,排出了他杀的可能性,后来女方的家属来了,才确定了两个人的身份:

 

“那个女的是我姨,我姨今年45岁了,刚才我把她的手机拍了照片发给我姨夫了,我姨夫说应该是她的手机。具体到底是不是还得进一步确认。”

 

至于男的身份,女方家属认识,虽然没有透露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说了,是他姨的同事。

 

 

在位置往上一点的郑州,曾经有一个7岁大的小孩子,在附近玩的时候不小心掉进水里了。

 

当时有个大学生武耀宗路过,立马下水救人,可是孩子被救上来之后,他却消失在了黄河里。

 

有5支水上救援队到处寻找,可仍然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在搜救人员看来,黄河很怪,无论走在哪边儿都很凶险,哪怕是站在岸上,说不定是什么时候,脚下的沙子随时坍塌,人就没影了。

 

救助队成员孙贵有说:“我跑过的大江大河太多,还没有听说哪条河像黄河这样,年年淹死那么多人的。”

 

 

虽然黄河里的尸体依然沉沉浮浮,可是结局不一样。

 

有的落入河底,被河沙淹没后再也没了消息,有的飘在水面,在经历过漫长的旅行后被人捞了上来。

 

以捞取黄河浮尸为职业的,就是黄河捞尸人。

 

这是个古老的行当了,虽然说不清具体什么时候开始,但是为人所知的第一代黄河捞尸人,还是魏职前,人称老魏。

 

他家住在兰州河口村,16岁的时候就开始以捞尸维生,别人送了他一个绰号,叫“黄河鬼侠”。

 

老魏能干上这行,也是因为胆子大。

 

他在黄河边上长大,从小就经常看到,从上游冲下来的尸体,那时候他还不懂生死是什么概念,偶尔会跟尸体一起玩划船的游戏。

 

不过等后来明白事理的时候,就不这么干了。

 

他第一次捞尸体是在1963年,那时候还是记的工分,一周给他四毛钱。

 

老魏记得很清楚,那些年黄河浮尸很多,一天有十几个到二十几个,可是很多都没有亲人认领。

 

那个时候信息不发达,很多家属能想到的只是去兰州找一找。

 

等踅摸着信息,找上老魏的时候,很多尸体都烂掉了,再不就是时间太长,又被放到了水里漂走了。

 

 

等八十年以后,虽然没了公分,但是老魏也在义务捞尸体,有人来找,他就帮忙在黄河里捞一下,没有人来找那就算了。

 

他记得最清楚的,是曾捞上过被人杀害的尸体。

 

有的是被人装在塑料袋里,切成了几大块,袋子里有菜刀斧头这些东西。

 

他形容那个袋子是里面啥都有,因为他太害怕了,当时就捞上来看了一下,就继续放进黄河里了。

 

老魏不敢跟别人说,如果有人认定他跟什么犯罪分子是团伙,那就又是说不清的麻烦事儿。

 

他的捞尸人生涯,一直到2000年结束。

 

那时候在上游修建了小峡水电站,拦截了从上游漂下来的垃圾,在其中也有顺流而下的尸体。

 

再加上老魏年纪大了打算“退休”,决定尽量不做捞尸人了。

 

其实他对于自己的工作,还有点儿自豪的。

 

他捞尸体只是为了家属寻人,不会跟人家要经济上的补偿,在黄河边儿的建筑物上,就是他用蓝色字迹写的:“向前三里寻人”。

 

 

但是水电站前面的那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完全是把捞尸人当成赚钱的工作。

 

老魏说那些人光是寻人的亲属去一趟,就得要几百块钱,如果认领成功了,能一次性拿到手五六千。

 

不过为了看到尸首, 家属们也愿意拿出这笔钱。

 

在小峡水电站前面,以捞尸体维生的,就是第二代捞尸人,魏应全父子。

 

在白天,魏应全在黄河里等待尸体漂下来,到了晚上,是他的儿子魏职军来接班。

 

他们算是家族式的“企业”,后来青壮年加在一起,已经发展到了十几人。

 

魏应全他们工作的区域,叫老裤衩湾,是个民间称呼,没有记录在任何地图上,这里是一个黄河转口,位置很好,能够看到所有从上游漂下来的东西。

 

魏职军就在这里建了一个码头,在捡垃圾的同时,也捞尸体。

 

 

对他们来说,确认尸体的身份是个难事儿。

 

如果有手机身份证这些东西还好说,怕的是,遇上那些什么都没有的,根本联系不上亲人。

 

所以,魏应全他们把尸体全拴在山凹陷的地方,有人来找的,直接交钱领走。

 

没有找到的,只能在这里烂掉,然后割断绳子,顺着黄河漂走或者沉在黄河里了。

 

魏应全在那些无家可归的尸体身上,用了“结束”两个字,也许在从码头离开之后,这些尸体与人间的瓜葛,也会一笔勾销。

 

 

其实魏应全他们,在后来渐渐出名,不是因为捞尸人工作本身,倒是在钱这个东西上。

 

在父亲魏应全眼里,来找尸体的人给他钱,是一个很正当的事情。

 

那些家庭条件好一点儿的亲属不用他开口,就会主动给他钱,至于家里实在太穷的,既然给不了钱,那只是给他们白干:

 

“条件好的多给点,条件差就少给点,实在不行随便给点拉走。我们也看人,昨天那个就只给了500元。”

 

所以他认为,自己要上一两千块钱寻尸标准价,完全没什么问题。

 

他们的逻辑是,捞尸人并不是一个伤天害理的职业,他们也没犯法,只是图个油钱,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助人为乐。

 

可是后来,随着魏氏父子的名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费用也越来越高。

 

只要来看一次尸体,那就得花上五百到一千,如果找对人了,从几千到上万的价格不等。

 

很多人都说他们没有良心,但是对他们来说,捞尸只是个生意,谈不上什么良心不良心。

 

魏家几个年轻人,甚至会在黄河边儿上的小棚子里,聊这两天遇上了什么样的尸体。

 

有的说自己那天看到一个人,四肢都被人剁下来了,有的说那天捞起来一个女的,双手双脚都涂着红色的指甲,屁股上还有两个巴掌印,一看就是妓女。

 

他们调笑:“怎么干这行?”

 

(图源于纪录片《彼岸》)

 

其实当年在魏氏父子捞尸体要钱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想办法。

 

有两个北大的新闻老师,说去当地看一看,想找个民间团体盖上殡仪馆,这样就可以解决大部分黄河浮尸,但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消息。

 

也有人想让当地盖一所官方殡仪馆,但是因为人力跟钱上的问题,这个提议也不了了之。

 

记得闹得最厉害的,还是有人说,黄河浮尸会影响黄河的水质,所以一定要有个解决办法。

 

但是,很多人就这么一说,他们没有了解黄河本身的状况,也没有了解各种内情,只是为了自己私利。

 

在这些争论面前,每个人看到的东西不同。

 

虽然想法千差万别,可大多想着自己会不会受到影响。

 

也许大家忘了一件事儿,黄河浮尸,也曾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他们即使在死后,也要备受争议。

 

可不管怎样,黄河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在生命的起点,有人为他们大笑或者哭泣。

 

而在生命的尽头,给他们尊严的,并非人类,而是黄河。

黄河捞尸人

推荐阅读

黄河捞尸人
如果从上往下看,黄河从青藏高原开始,绵延万里到渤海入海口,已经流了几千年。 可就算知道她的地位,黄河还是跟空气这种东西一样,明明非常重要,没了根本不行,可是却总是让人忽视,也很少有人真正去了解她。 如果仔细去想一想,也挺奇妙的。 据说黄河里头什么都有,从泥沙到塑料袋子,从远古文物再到凶猛鱼类,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才组成了黄河的一小部分,也随之出现了很多传闻。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一个跟死亡有关的职业:黄河捞尸人。 这得先从黄河浮尸说起。 从古至今,那些在黄河里溺亡的、站在水边儿上头脑一热跳下去的、...[详细]
2019-08-08
妖物?镇物?六十年来的黄河灵异传说!
在有记载的二千多年中,黄河下游决口1500多次,大改道26次,黄河决堤,一泻千里,所到之处,人鱼皆灭,黄河古道厚厚的淤泥中,包含了太多的禁忌,太多的古怪,诡异得让人简直无法相信。 五十年代初 开封附近农民挖掘黄河古道,从几米厚的淤泥中挖出来一截锈迹斑斑的铁管,铁管有胳膊粗细,往下延伸,农民顺着铁管往下挖了七八米,铁管越来越粗,后来竟有水缸粗细,周身白亮,像砂纸打磨过一般,还是直往下延伸,不知道有没有尽头。 大家把耳朵贴铁管上一听,铁管里还有刺啦刺啦的声音,既像是有东西用爪子挠铁管,又像发电报的电波,大家讨...[详细]
2019-08-08
黄河娘娘是什么意思?老黄河滩上的黄河鬼棺故事,最可怕的莫过于黄河娘娘
这一个故事,我们要讲的是黄河娘娘。 这还是那个老黄河人给我讲的。 他说,老黄河滩上流传下来的那些故事啊,鬼都害怕。 什么黄河鬼胎,铁棺封鬼,狐脸僵尸,吸血娃娃,和那些带着些腐烂和潮气的滚滚黄河水,就构成了我童年的全部。 但是,最让人害怕的,还是关于黄河娘娘的传说。 黄河娘娘是啥? 自古黄河水患,两岸多供奉黄河大王。黄河发大水时,就将牛羊投入河中,求黄河大王保佑。 不过,在有些愚昧的地方,大家信奉要给黄河大王童男童女,以及未出嫁的姑娘。 这未出嫁的姑娘,就是黄河娘娘了。 黄河娘娘要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貌美...[详细]
2019-08-09
讲几个黄河上的诡事吧,很真实的那种
讲几个发生在黄河里的真实故事吧。七八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叫做《黄河古道》。 那套书很火,大陆和台湾的新书畅销榜冠军,我记得当年登陆了台湾诚品书店华文榜Top10。 前段时间,我看公众号读者地域分布时,发现台湾还有不少读者,应该就是那套书引来的。 那套书在业内的影响力很大,你们在网上看到的绝大多数关于黄河的怪事,以及诸多黄河小说,除了南派三叔的《黄河鬼棺》以外,或多或少都借鉴过咱们这套书。 各种悬疑类的营销号更不要说了,只要是关于黄河的故事,基本上都是抄我们的。 嗯,十年来,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就是这么...[详细]
2019-08-08
开封黄河古道发现龙骨,有人借运,有人保命
今天讲一个关于龙骨的故事,还是我当年在开封游荡时听到的。 开封有很多小酒馆,挂着杏黄色的旗子,古色古香,很有古意。 我很喜欢这种小酒馆,每次路过,都要坐过去,随便点几盘卤肉,要一壶老酒,在那慢慢喝。 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都吃腻了,就顺着汴河溜达,在河边随便找个饭馆喝酒。 酒馆里有一个老人,喝得小脸红扑扑的,还想继续喝,但是身上已经没酒钱了,在那和伙计打趣。 我见他说话风趣,就请他喝酒,老人不好意思,就给我讲了个故事,是关于龙的。 他说,我是老黄河人了,一辈子都在黄河上混饭吃,黄河里当然有...[详细]
2019-08-08
1939年黄河流血事件,背后隐藏的白玉人棺
讲一个老黄河上的怪事,是我当年在开封时听到的。 这个故事是一个小道士给我讲的。 我年轻的时候,在开封浪荡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我交了一个开封的女朋友,有事没事就往那边跑。 开封是个好地方,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琉璃藕,还有清明上河图、开封府、天波府、铁塔、大相国寺。 开封的姑娘很漂亮,有一种特别的古典美,赵雅芝祖籍就是开封的。 那时候我在开封到处游逛,看到一个衰败的道观,这道观又小又破,就一个小道士,迷迷糊糊坐在蒲团上晒太阳。 我看他有趣,就捐了一些香火,和他聊了聊,竟意外听到了一桩几十...[详细]
2019-08-08
  • 1939年黄河流血事件,背后隐藏的白玉人棺
    讲一个老黄河上的怪事,是我当年在开封时听到的。 这个故事是一个小道士给我讲的。 我年轻的时候,在开封浪荡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我交了一个开封的女朋友,有事没事就往那边跑。 开封是个好地方,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琉璃藕,还有清明上河图、开封府、天波府、铁塔、大相国寺。 开封的姑娘很漂亮,有一种特别的古典美,赵雅芝祖籍就是开封的。 那时候我在开封到处游逛,看到一个衰败的道观,这道观又小又破,就一个小道士,迷迷糊糊坐在蒲团上晒太阳。 我看他有趣,就捐了一些香火,和他聊了聊,竟意外听到了一桩几十...
  • 黄河娘娘是什么意思?老黄河滩上的黄河鬼棺故事,最可怕的莫过于黄河娘娘
    这一个故事,我们要讲的是黄河娘娘。 这还是那个老黄河人给我讲的。 他说,老黄河滩上流传下来的那些故事啊,鬼都害怕。 什么黄河鬼胎,铁棺封鬼,狐脸僵尸,吸血娃娃,和那些带着些腐烂和潮气的滚滚黄河水,就构成了我童年的全部。 但是,最让人害怕的,还是关于黄河娘娘的传说。 黄河娘娘是啥? 自古黄河水患,两岸多供奉黄河大王。黄河发大水时,就将牛羊投入河中,求黄河大王保佑。 不过,在有些愚昧的地方,大家信奉要给黄河大王童男童女,以及未出嫁的姑娘。 这未出嫁的姑娘,就是黄河娘娘了。 黄河娘娘要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貌美...
  • 黄河捞尸人
    如果从上往下看,黄河从青藏高原开始,绵延万里到渤海入海口,已经流了几千年。 可就算知道她的地位,黄河还是跟空气这种东西一样,明明非常重要,没了根本不行,可是却总是让人忽视,也很少有人真正去了解她。 如果仔细去想一想,也挺奇妙的。 据说黄河里头什么都有,从泥沙到塑料袋子,从远古文物再到凶猛鱼类,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才组成了黄河的一小部分,也随之出现了很多传闻。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一个跟死亡有关的职业:黄河捞尸人。 这得先从黄河浮尸说起。 从古至今,那些在黄河里溺亡的、站在水边儿上头脑一热跳下去的、...
  • 开封黄河古道发现龙骨,有人借运,有人保命
    今天讲一个关于龙骨的故事,还是我当年在开封游荡时听到的。 开封有很多小酒馆,挂着杏黄色的旗子,古色古香,很有古意。 我很喜欢这种小酒馆,每次路过,都要坐过去,随便点几盘卤肉,要一壶老酒,在那慢慢喝。 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都吃腻了,就顺着汴河溜达,在河边随便找个饭馆喝酒。 酒馆里有一个老人,喝得小脸红扑扑的,还想继续喝,但是身上已经没酒钱了,在那和伙计打趣。 我见他说话风趣,就请他喝酒,老人不好意思,就给我讲了个故事,是关于龙的。 他说,我是老黄河人了,一辈子都在黄河上混饭吃,黄河里当然有...
  • 讲几个黄河上的诡事吧,很真实的那种
    讲几个发生在黄河里的真实故事吧。七八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叫做《黄河古道》。 那套书很火,大陆和台湾的新书畅销榜冠军,我记得当年登陆了台湾诚品书店华文榜Top10。 前段时间,我看公众号读者地域分布时,发现台湾还有不少读者,应该就是那套书引来的。 那套书在业内的影响力很大,你们在网上看到的绝大多数关于黄河的怪事,以及诸多黄河小说,除了南派三叔的《黄河鬼棺》以外,或多或少都借鉴过咱们这套书。 各种悬疑类的营销号更不要说了,只要是关于黄河的故事,基本上都是抄我们的。 嗯,十年来,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就是这么...
  • 妖物?镇物?六十年来的黄河灵异传说!
    在有记载的二千多年中,黄河下游决口1500多次,大改道26次,黄河决堤,一泻千里,所到之处,人鱼皆灭,黄河古道厚厚的淤泥中,包含了太多的禁忌,太多的古怪,诡异得让人简直无法相信。 五十年代初 开封附近农民挖掘黄河古道,从几米厚的淤泥中挖出来一截锈迹斑斑的铁管,铁管有胳膊粗细,往下延伸,农民顺着铁管往下挖了七八米,铁管越来越粗,后来竟有水缸粗细,周身白亮,像砂纸打磨过一般,还是直往下延伸,不知道有没有尽头。 大家把耳朵贴铁管上一听,铁管里还有刺啦刺啦的声音,既像是有东西用爪子挠铁管,又像发电报的电波,大家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