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黄河流血事件,背后隐藏的白玉人棺

讲一个老黄河上的怪事,是我当年在开封时听到的。
这个故事是一个小道士给我讲的。

我年轻的时候,在开封浪荡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我交了一个开封的女朋友,有事没事就往那边跑。

开封是个好地方,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琉璃藕,还有清明上河图、开封府、天波府、铁塔、大相国寺。

开封的姑娘很漂亮,有一种特别的古典美,赵雅芝祖籍就是开封的。

那时候我在开封到处游逛,看到一个衰败的道观,这道观又小又破,就一个小道士,迷迷糊糊坐在蒲团上晒太阳。

我看他有趣,就捐了一些香火,和他聊了聊,竟意外听到了一桩几十年黄河发生过的秘事。
那是1939年发生过的黄河流血事件,也被称为人形玉棺事件。
故事发生在开封一个小村子里。
那一天,黄河边上来了一个老锡匠,带着一个童子,在黄河滩上搭了个草棚,做锡器。
沿河人家爱用锡器,锡软,不容易摔坏,就算摔坏了,还可以熔化了重新铸一个,旧锡器用砂纸打磨后,白得发亮,就像新的一样。
老锡匠做活快,收钱少,待人又热情,有人过来就诚心邀请,最爱听大家讲黄河中的怪事。
有一天,有个叫王大咋呼的人,就说某某河滩出了桩怪事,河滩上水鸟死了一地,唯独野鸭子没事,还在那活蹦乱跳的,他不敢多待,就赶紧划船走了。
大家就奚落着他,说这个王大咋呼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个鸟都怕!
那老锡匠却颇感兴趣,详细问了一下那河滩的位置,又问了那些野鸭子的样子,待第二日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这老锡匠人没了,倒也没引起多大风波,这手艺人走街串巷,本来就是随遇而安,凭着手艺吃饭,除了几个锡器还留在老锡匠那里的人家骂了几句外,大家很快就将这件事情给淡忘了。
让大家想象不到的是,他们会又一次遇到老锡匠,而且是在那样诡异的地方。
那一年,又到了黄河枯水季,大家都去黄河边上挖河,谁承想这挖河不要紧,一挖竟挖出了古怪。
那是挖河的第七天,那天正好挖到死了好多水鸟的地方。因为王大咋呼到处说这里闹鬼,弄得没人来挖这块,气得村长将王大咋呼臭骂了一顿,让他自己将这段给挖完。
王大咋呼等村长走远了,狠狠啐了一口唾沫,极不情愿地抡起镐头朝地下砸了下去。
这河滩很难挖,淤泥里裹着好多细小的沙石,就像是烧过的炭渣一般,铁锨根本挖不动,只能用镐头先破开了,然后再用铁锨挖。
他抡起镐头往下一砸,只听哐当一声,淤泥中有什么东西给砸碎了。
他看了看,被镐头敲破的是个老式瓦罐,差不多有咸菜缸那么大,那瓦罐中全是生了绿铜锈的铜钱,铜钱上“元宝”、“通宝”都有。
王大咋呼立刻咋呼起来,说挖到宝贝了,让大家都过来看。
他这一嚷嚷不要紧,大家全扔了铁锨镐头,过来看热闹。
大伙儿七嘴八舌说,这河滩下肯定有好东西,说不定就埋了金元宝,大伙儿分了算了。
大家甩开膀子挖起来。挖不了多久,又挖出来了一个陶罐,但这陶罐中却没有铜钱,更不要说是金元宝了,只有一罐黄澄澄的东西,就像是玉米面一样。
大家搞不明白,也就先放在一边,继续往下挖。
再往下挖,便又有人叫了起来,原来那人挖着挖着,下面就出现了一个大洞,他还以为挖到了宝贝,加倍使劲挖,挖到头却发现最里面伏着一个脸盆般大小的癞蛤蟆。
这癞蛤蟆很常见,但是脸盆那么大小的癞蛤蟆就少见了,大家也都围过去看,那癞蛤蟆周身赤红,连眼睛都是赤红色,见众人围着它,竟然趴在那一动不动。
有人就说邪乎了,这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你说这癞蛤蟆都不怕人了!
也有人说这癞蛤蟆浑身赤红,人说动物经过百年修炼后,眼睛就会变得赤红,想来这蛤蟆也不是凡种,不如给弄黄河中放生了吧。
大家便找了个大背篓,将蛤蟆弄到背篓中。
那蛤蟆走后,大家才发现,那蛤蟆身下竟然有一堆不知什么动物的蛋,那蛋浑圆,有差不多两个鹅蛋大小,周身洁白,大家数了数,一共有九个。
大家虽经年在黄河上打鱼,经历的奇闻怪事多了,但是见到这样的巨蛋,还是生平头一回,当时也没了主意,谁也不敢动那些巨蛋,众人将大洞用土掩上,换个地方继续挖。
再挖,那些泥土就越来越黏,成了一块块胶泥,那胶泥的颜色也渐渐变深,最后就成了一种古怪的暗红色,看起来就像是凝固的血块一般。
大家觉得事情古怪,继续往下挖,就挖出来了一大一小两具尸体,这尸体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失踪的老锡匠和小童子。
大家大吃一惊,这老锡匠怎么会被埋到了这黄河滩上?
既然出了人命,这事情就不能善了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挖,最后竟在血块般的胶泥中挖出了七具人形玉棺,棺材下压着一面铜锣。
那棺材遍体用上等美玉打造,晶莹剔透,洁白无瑕,能看出棺材中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棺壁内隐隐有一层血色。
最古怪的是,这棺材竟是一副人形棺,有胳膊有脚有头有耳朵,看起来就像是用美玉做的衣服,牢牢套在了人身上。
这人形棺如此古怪,村民就害怕了,怀疑这七具玉棺不是凡人所造,这会不会是黄河娘娘的灵柩,这样贸然冲撞黄河娘娘,到时候惹得黄河大王动怒,要发大水淹了整个村子的。
大家赶紧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村长提议,赶紧请了一个道士过来看看风水,指点一下再说。
大家一致赞同,当时便将那罐子里的铜钱分了,那装着棒子面的陶罐没人要,依然丢在了河滩上。
结果在当天晚上,大家就听到外面北风一阵紧过一阵,接着就是轰隆隆的炸雷声,整个地面都在颤抖,仿佛万马奔腾一般,震得房梁都往下掉灰。
有人被这声音惊得睡不着,便披了衣服推门出去看看究竟,结果被眼前一幕给吓呆了。
原本干涸的黄河古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充满了水,原来晚上那千军万马的奔腾声,竟然是黄河涨水的水声。
那人觉得这滚滚黄河水有些古怪,这时候又不是雨季,这黄河中怎么会突然涨水?
有人披上衣服,出去看看。
那时正是深秋季节,草尖上蒙了白茫茫一层露水,明晃晃的月亮照在水面上,只见那月色下一片刺眼的猩红色,黄河上翻腾着暗红色的血水,他当时吓得差点尿湿了裤子。
老辈人说,说当年纣王无道,天怒人怨,最后晨露带血,黄河流血,这可是大凶之兆,轻者大旱,颗粒无收,重者黄河决堤,淹没村庄。
他两腿发软,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直响,走也走不动了。
这时候黏稠的血水中缓缓漂过来了几个白点,他壮着胆一看,那白点并不是别的,就是他们昨天在黄河古道中挖出来的七具白玉棺材,吓得他当时便大叫一声,昏倒了过去。
没办法,大家只要凑钱到处寻访高人,后来就来了一个年轻道人。
那道人听大家一说,便明白了三分,那老锡匠一准是南方的憋宝人。
憋宝人是专门到处寻宝的江湖人,身怀绝技,最能寻到失落民间的宝贝。
他们化装成手艺人走街串巷,表面上是听大家讲乡村怪事,其实是从中找线索,想在民间寻宝。
那脸盆一般大的蛤蟆可是大不寻常,这黄河上的大蛤蟆有个专门的名号,叫做“虎头将军”,那人形玉棺更是闻所未闻。
他想着自己虽从小游历四方,颇负盛名,生平所见奇闻怪事可谓多也,但这黄河上的稀罕事还真没听说过,这次若是这样放过,那岂不可惜,当时便应了众人,提出要去那黄河古道上看看。
可是待他到了黄河边,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都说黄河黄河,又黄又浊,那水中裹挟的泥沙仿佛泥浆一般,在黄河边捧一捧水,手里能留下半捧泥浆。
可是现在这条黄河,却翻腾着猩红色的河水,河道中仿佛流淌的是人血一般,水上漂着星星点点的白点,都是漂浮在水上的死鱼臭龟,腥臭难闻。这哪还是黄河,分明是一条血河!
那年轻道士摸了摸黄河边的泥土,发现那泥土也变成了暗红色,红得发紫,摸起来细腻光滑,看起来并不像是黄河上常见的黑色淤泥。
他看了一会儿,问跟在一旁的村长,这黄河变色后,可有什么异常?
那村长叹息着:从那天涨水开始,黄河就翻了坑,大鱼小鱼都浮了头,好多大鱼疯了一样往岸上蹦,水里也爬出来了大甲鱼,眼睛都是通红的。
开始还有乌鸦、野狗在河边叼死鱼吃,后来连野狗、乌鸦都死在了黄河边上,这可真是造了八辈子的孽呀!
那年轻道士左右看了看,一时间也看不出门道,就让人驾起一只小船,去黄河中将那七具人形玉棺拖上岸来。

却见七具棺材下各有一条铁链,铁链外也裹了一层玉,已玉化成了一根根玉链。那七根玉链最后牢牢绑在了一个铜锣之上。
那人形玉棺原本周身洁白、晶莹剔透,现在白玉上却凝结了一道道血丝,仿佛黄河中的血水渗入了玉棺一般,滋润美艳,看起来分外诡异。
那村长就有点害怕了,说:“道士爷爷明鉴,这七具玉棺恐怕是黄河娘娘!我想咱们是不是在黄河大王庙前做一场法事,化掉黄河大王的怨气,再请一个喇叭班子吹吹打打,将黄河娘娘风风光光请回去,这个事情就可以了结了。”
那道士看了人形棺和玉链后,心中已有了定数,这时说道:这七具人形玉棺虽美,但恐不合天数,死者亡魂被禁锢在玉棺中,久必生变。古人云“入土为安”,还是将这玉棺打碎了,将她们在这黄河边埋葬了吧。
官家对道士言听计从,立刻便让人将那七具玉棺打碎,将玉中人好好在黄河边上安葬了。
谁也没想到,就在那玉棺打碎时,竟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且说当时大家依照道士所言,将那人形玉棺打碎了,发现那七具女尸依旧栩栩如生,却像睡着了一般。
那年轻道士也是暗暗吃惊,却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女尸葬在了黄河滩上,将玉石碎片焚烧了。
这么多年来,那年轻道士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他在黄河上遍寻这件事情的来历,却在无意中发现了黄河中的许多秘密,整个事情越来越庞大,完全超越了他的想想。
后来,年轻道士逐渐变成了老道士,临终留下遗言,想让自己的徒子徒孙完成夙愿,揭开这个黄河锁链之谜,这个秘密解不了,后人永为黄河奴。
而这个给我讲述故事的年轻道人,就是老道士传下来的门人。
我当时忍不住问他:“那么多年来,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年轻道人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解释。
又过了几天,当我路过这个道观时,却发现大门紧锁,不知道那年轻道人究竟是找到了线索,还是觉得难度太多,索性还俗回家去了。
这个故事讲完了。
关于这个神秘的白玉棺,也有一种说法,说这其实是传说中的黄河娘娘,也就是古代人祭的童女。
关于黄河娘娘,说法就更加诡异神秘了。

上一篇:黄河捞尸人

1939年黄河流血事件白玉人棺

推荐阅读

黄河捞尸人
如果从上往下看,黄河从青藏高原开始,绵延万里到渤海入海口,已经流了几千年。 可就算知道她的地位,黄河还是跟空气这种东西一样,明明非常重要,没了根本不行,可是却总是让人忽视,也很少有人真正去了解她。 如果仔细去想一想,也挺奇妙的。 据说黄河里头什么都有,从泥沙到塑料袋子,从远古文物再到凶猛鱼类,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才组成了黄河的一小部分,也随之出现了很多传闻。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一个跟死亡有关的职业:黄河捞尸人。 这得先从黄河浮尸说起。 从古至今,那些在黄河里溺亡的、站在水边儿上头脑一热跳下去的、...[详细]
2019-08-08
1939年黄河流血事件,背后隐藏的白玉人棺
讲一个老黄河上的怪事,是我当年在开封时听到的。 这个故事是一个小道士给我讲的。 我年轻的时候,在开封浪荡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我交了一个开封的女朋友,有事没事就往那边跑。 开封是个好地方,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琉璃藕,还有清明上河图、开封府、天波府、铁塔、大相国寺。 开封的姑娘很漂亮,有一种特别的古典美,赵雅芝祖籍就是开封的。 那时候我在开封到处游逛,看到一个衰败的道观,这道观又小又破,就一个小道士,迷迷糊糊坐在蒲团上晒太阳。 我看他有趣,就捐了一些香火,和他聊了聊,竟意外听到了一桩几十...[详细]
2019-08-08
开封黄河古道发现龙骨,有人借运,有人保命
今天讲一个关于龙骨的故事,还是我当年在开封游荡时听到的。 开封有很多小酒馆,挂着杏黄色的旗子,古色古香,很有古意。 我很喜欢这种小酒馆,每次路过,都要坐过去,随便点几盘卤肉,要一壶老酒,在那慢慢喝。 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都吃腻了,就顺着汴河溜达,在河边随便找个饭馆喝酒。 酒馆里有一个老人,喝得小脸红扑扑的,还想继续喝,但是身上已经没酒钱了,在那和伙计打趣。 我见他说话风趣,就请他喝酒,老人不好意思,就给我讲了个故事,是关于龙的。 他说,我是老黄河人了,一辈子都在黄河上混饭吃,黄河里当然有...[详细]
2019-08-08
黄河捞尸人口述:黄河水下真的有尸王!
黄河古道,中华民族的精魂。多年前与友人的一次行走经历,一直深深埋藏在我心底。期间的奇特见闻,使这段黄河古道之行,成为迄今为止我经历过的最惊心动魄的行程。 我们走的那次黄河古道,从郑州出发,沿古黄河到开封兰考,在大坝处改走旱路,至山东一带再次入水,这样一路辗转到安徽砀山。我们第一段水路是从黄河花园口到开封兰考,这段路差不多有二百多公里,呈S形向东蜿蜒,一路顺流而下。 不过这时是七月,五月到十月是黄河汛期,黄河涨了水,水势浩大,这段黄河古道又有近五十多年没通航过,水下大鱼鳖怪极多,这样随便走船,还不一定走到哪...[详细]
2019-10-27
妖物?镇物?六十年来的黄河灵异传说!
在有记载的二千多年中,黄河下游决口1500多次,大改道26次,黄河决堤,一泻千里,所到之处,人鱼皆灭,黄河古道厚厚的淤泥中,包含了太多的禁忌,太多的古怪,诡异得让人简直无法相信。 五十年代初 开封附近农民挖掘黄河古道,从几米厚的淤泥中挖出来一截锈迹斑斑的铁管,铁管有胳膊粗细,往下延伸,农民顺着铁管往下挖了七八米,铁管越来越粗,后来竟有水缸粗细,周身白亮,像砂纸打磨过一般,还是直往下延伸,不知道有没有尽头。 大家把耳朵贴铁管上一听,铁管里还有刺啦刺啦的声音,既像是有东西用爪子挠铁管,又像发电报的电波,大家讨...[详细]
2019-08-08
讲几个黄河上的诡事吧,很真实的那种
讲几个发生在黄河里的真实故事吧。七八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叫做《黄河古道》。 那套书很火,大陆和台湾的新书畅销榜冠军,我记得当年登陆了台湾诚品书店华文榜Top10。 前段时间,我看公众号读者地域分布时,发现台湾还有不少读者,应该就是那套书引来的。 那套书在业内的影响力很大,你们在网上看到的绝大多数关于黄河的怪事,以及诸多黄河小说,除了南派三叔的《黄河鬼棺》以外,或多或少都借鉴过咱们这套书。 各种悬疑类的营销号更不要说了,只要是关于黄河的故事,基本上都是抄我们的。 嗯,十年来,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就是这么...[详细]
2019-08-08
黄河娘娘是什么意思?老黄河滩上的黄河鬼棺故事,最可怕的莫过于黄河娘娘
这一个故事,我们要讲的是黄河娘娘。 这还是那个老黄河人给我讲的。 他说,老黄河滩上流传下来的那些故事啊,鬼都害怕。 什么黄河鬼胎,铁棺封鬼,狐脸僵尸,吸血娃娃,和那些带着些腐烂和潮气的滚滚黄河水,就构成了我童年的全部。 但是,最让人害怕的,还是关于黄河娘娘的传说。 黄河娘娘是啥? 自古黄河水患,两岸多供奉黄河大王。黄河发大水时,就将牛羊投入河中,求黄河大王保佑。 不过,在有些愚昧的地方,大家信奉要给黄河大王童男童女,以及未出嫁的姑娘。 这未出嫁的姑娘,就是黄河娘娘了。 黄河娘娘要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貌美...[详细]
2019-08-09
  • 讲几个黄河上的诡事吧,很真实的那种
    讲几个发生在黄河里的真实故事吧。七八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叫做《黄河古道》。 那套书很火,大陆和台湾的新书畅销榜冠军,我记得当年登陆了台湾诚品书店华文榜Top10。 前段时间,我看公众号读者地域分布时,发现台湾还有不少读者,应该就是那套书引来的。 那套书在业内的影响力很大,你们在网上看到的绝大多数关于黄河的怪事,以及诸多黄河小说,除了南派三叔的《黄河鬼棺》以外,或多或少都借鉴过咱们这套书。 各种悬疑类的营销号更不要说了,只要是关于黄河的故事,基本上都是抄我们的。 嗯,十年来,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就是这么...
  • 1939年黄河流血事件,背后隐藏的白玉人棺
    讲一个老黄河上的怪事,是我当年在开封时听到的。 这个故事是一个小道士给我讲的。 我年轻的时候,在开封浪荡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我交了一个开封的女朋友,有事没事就往那边跑。 开封是个好地方,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琉璃藕,还有清明上河图、开封府、天波府、铁塔、大相国寺。 开封的姑娘很漂亮,有一种特别的古典美,赵雅芝祖籍就是开封的。 那时候我在开封到处游逛,看到一个衰败的道观,这道观又小又破,就一个小道士,迷迷糊糊坐在蒲团上晒太阳。 我看他有趣,就捐了一些香火,和他聊了聊,竟意外听到了一桩几十...
  • 开封黄河古道发现龙骨,有人借运,有人保命
    今天讲一个关于龙骨的故事,还是我当年在开封游荡时听到的。 开封有很多小酒馆,挂着杏黄色的旗子,古色古香,很有古意。 我很喜欢这种小酒馆,每次路过,都要坐过去,随便点几盘卤肉,要一壶老酒,在那慢慢喝。 鲤鱼焙面、套四宝、煎扒鲭鱼头尾、扒广肚都吃腻了,就顺着汴河溜达,在河边随便找个饭馆喝酒。 酒馆里有一个老人,喝得小脸红扑扑的,还想继续喝,但是身上已经没酒钱了,在那和伙计打趣。 我见他说话风趣,就请他喝酒,老人不好意思,就给我讲了个故事,是关于龙的。 他说,我是老黄河人了,一辈子都在黄河上混饭吃,黄河里当然有...
  • 黄河捞尸人
    如果从上往下看,黄河从青藏高原开始,绵延万里到渤海入海口,已经流了几千年。 可就算知道她的地位,黄河还是跟空气这种东西一样,明明非常重要,没了根本不行,可是却总是让人忽视,也很少有人真正去了解她。 如果仔细去想一想,也挺奇妙的。 据说黄河里头什么都有,从泥沙到塑料袋子,从远古文物再到凶猛鱼类,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才组成了黄河的一小部分,也随之出现了很多传闻。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一个跟死亡有关的职业:黄河捞尸人。 这得先从黄河浮尸说起。 从古至今,那些在黄河里溺亡的、站在水边儿上头脑一热跳下去的、...
  • 黄河捞尸人口述:黄河水下真的有尸王!
    黄河古道,中华民族的精魂。多年前与友人的一次行走经历,一直深深埋藏在我心底。期间的奇特见闻,使这段黄河古道之行,成为迄今为止我经历过的最惊心动魄的行程。 我们走的那次黄河古道,从郑州出发,沿古黄河到开封兰考,在大坝处改走旱路,至山东一带再次入水,这样一路辗转到安徽砀山。我们第一段水路是从黄河花园口到开封兰考,这段路差不多有二百多公里,呈S形向东蜿蜒,一路顺流而下。 不过这时是七月,五月到十月是黄河汛期,黄河涨了水,水势浩大,这段黄河古道又有近五十多年没通航过,水下大鱼鳖怪极多,这样随便走船,还不一定走到哪...
  • 黄河娘娘是什么意思?老黄河滩上的黄河鬼棺故事,最可怕的莫过于黄河娘娘
    这一个故事,我们要讲的是黄河娘娘。 这还是那个老黄河人给我讲的。 他说,老黄河滩上流传下来的那些故事啊,鬼都害怕。 什么黄河鬼胎,铁棺封鬼,狐脸僵尸,吸血娃娃,和那些带着些腐烂和潮气的滚滚黄河水,就构成了我童年的全部。 但是,最让人害怕的,还是关于黄河娘娘的传说。 黄河娘娘是啥? 自古黄河水患,两岸多供奉黄河大王。黄河发大水时,就将牛羊投入河中,求黄河大王保佑。 不过,在有些愚昧的地方,大家信奉要给黄河大王童男童女,以及未出嫁的姑娘。 这未出嫁的姑娘,就是黄河娘娘了。 黄河娘娘要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貌美...
  • 妖物?镇物?六十年来的黄河灵异传说!
    在有记载的二千多年中,黄河下游决口1500多次,大改道26次,黄河决堤,一泻千里,所到之处,人鱼皆灭,黄河古道厚厚的淤泥中,包含了太多的禁忌,太多的古怪,诡异得让人简直无法相信。 五十年代初 开封附近农民挖掘黄河古道,从几米厚的淤泥中挖出来一截锈迹斑斑的铁管,铁管有胳膊粗细,往下延伸,农民顺着铁管往下挖了七八米,铁管越来越粗,后来竟有水缸粗细,周身白亮,像砂纸打磨过一般,还是直往下延伸,不知道有没有尽头。 大家把耳朵贴铁管上一听,铁管里还有刺啦刺啦的声音,既像是有东西用爪子挠铁管,又像发电报的电波,大家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