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00:05:39 热度:

黄寿仙:黄仙捉妖证清白

杨村那一带的居民大多家里都养着家禽,因为那一带的草籽好,散养的鸡鸭和蛋能卖不错的价格,所以基本上每家每户都养几只补贴家用。

 

但是最近村里总有人家丢鸡鸭,有人说是黄鼠狼捣的蛋,有人以为是蟒蛇作的怪,因为村东有个乱葬岗子,里面藏着不少黄鼠狼和蟒蛇,平常也会溜进村里来偷鸡吃鸭的。

 

丢了鸡鸭的人家便商量着弄了几个诱捕黄鼠狼的木笼子,又把鸡蛋壳里装进铁针,诱杀蟒蛇,这样过了几天,黄鼠狼捉到好几只,蟒蛇也杀死了两三条,但,鸡鸭还是照丢不误。

 

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偷的鸡鸭呢?

 

也太邪门了!村里人合计了一回,决定拉几十个壮丁分守在几处更棚里,轮流值更,这下不管是什么东西来偷鸡鸭,肯定都能发现了。

 

但几天之后,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各庄的鸡鸭却照样丢了,村民们不得已,只好把鸡鸭装进木笼里,晚上放在床底下,第二天一看,还是会丢上个一两只,出去问值更的,大家都说守了整夜都没合眼,也没见着什么不寻常的动静。

折腾到后来,家养鸡鸭的人都急了,他们说:再这样下去,咱们的鸡鸭早晚会丢光的。

 

可是,就是抓不着偷鸡贼,怎么办呢?

 

在这不远的南荒,有一个小偷小摸团伙,领头的叫何三歪,他最近手头紧了,又开始动起了歪脑筋,他约了同伴苏小乱儿晚上在雷家大坟背后碰头,准备去村里的大户家里摸一把。

 

天刚起更,何三歪就到了,在黑里等了好一阵,还没见苏小乱儿的影子。

 

这小子,不会是又喝多了酒,把老子空吊在这儿吧?何三歪心里喃咕着: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呀?你小子若是再磨叽,我可一个人动手啦!

 

何三歪正打算独自潜进杨村,刚刚站起身,忽然听见眼前坟墓里有了奇怪的声音,仿佛有人推动棺板,挪开石块的样子,吱吱咯咯,吓得何三歪头发差点没立起来。也只转眼光景,一个怪东西出现了,借着月光一看,那东西不高,浑身上下长着五六寸的白毛,脑袋大的出奇,脸有一尺多长,极像传说里的大猩猩,嘴角的一圈血红却又让它多了几分狰狞感。

 

它出墓之后,伸着鼻子四处嗅着,又转头向四周张望一圈,那双眼金灼灼的发着光。饶是何三歪出道多年,穿千门经万户,但这样的怪物他却从来没见过,他赶紧伏下身子,紧咬牙齿,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心里想:看那怪物的趾爪和尖牙锋利无比,一旦被它抓住必死无疑啊!

 

幸好,那怪物巡望一圈后并没发现他,甩着两只长胳膊,风一般的走向荒塚堆外的村落去了。

 

何三歪刚想松一口气,就听到了和苏小乱儿约定好的口哨声在不远处响了起来,他急切地循声扑过去,一把捂住了苏小乱儿的嘴。

 

“唔唔……你干嘛?”苏小乱儿被吓得不轻,以为自己正在被追杀。

 

“嘘,悄声,有怪物!”何三歪放开手,蹑手蹑脚地往怪物离开的方向走去,苏小乱儿只好一脸莫名地跟上。

 

他们远远尾随着那怪物进了庄子,看见那怪物走到一家宅子背后,突然纵身一跃,坐到那家的屋脊上,它坐在那儿并没有动弹,只是伸出一只胳膊来,从空中那么一捞,凭空就捞出来一只肥鸭子。

 

“怪不得这些村里总是丢失鸡鸭了。”何三歪对苏小乱儿悄声说:“这僵尸原来会邪术,你看它能向空中取物,不是隔空大挪移法吗?”

 

正说着,那怪物已经三口两口把整只肥鸭吞了下去,另一只手向空中一招,又有一只鸡落在了它掌心里,它的吃相很贪婪,连皮带骨,啃得咔嚓咔嚓响,嘴角的鲜血滴滴答答也不擦一下。吃完两只鸡鸭之后,它在屋脊上灵活地跳跃着,又坐到另一家的瓦脊上,双手齐招,招到两只鸡拎在手里,这才跳下屋,没几秒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看这情形应该是僵尸,不过干的行径倒是跟我们同路呢……”何三歪说着回头一看,苏小乱儿已经僵成了木头人儿,脸色惨白,两眼呆滞地发着愣。“瞧这出息!”何三歪拧了一把苏小乱儿的耳朵,他才“哎呦”一声缓过神来。

 

何三歪继续说:“有些僵尸借人体成形,它们靠着血食保持体力,不断修炼,听说这种叫尸变,比走尸厉害多啦。”

 

苏小乱儿艾艾地说:“三哥,咱,咱别偷了,回吧……”

 

何三歪说:“村里几次丢失鸡鸭,一定会派人巡更看守的,咱们倒真是不便在这个时候顶风作案了,不过我们不如反过来告诉村里的人这怪物是怎么偷食鸡鸭的,帮他们把这怪物给除掉,领一笔赏钱也好啊。”

 

何三歪和苏小乱儿伏在村口,待到天大亮后,何三歪带着苏小乱儿摇呀晃呀的进到雷庄,坐在打麦场的石碾上,雷庄的壮丁觉得他们人生面不熟的,十分可疑,就上去盘问他们。

 

“你是不是以为鸡鸭都是我们偷的?”何三歪两手一摊说:“说老实话,咱们原本是想来做案的,谁知遇上专偷你们鸡鸭的怪物了。”

 

“怪物?什么样的怪物?!”一听这话,整个打麦场的人都围了过来。

 

“我想它是一种嗜血僵尸。”何三歪说:“长得像大猩猩,浑身白毛,两眼金光闪闪,指爪长得能犁地,走起路来快如风,力气更是大得不得了,能一只手就把墓碑移开……”

 

“尸变!”一个老头儿大惊说:“要是设法除掉它,往后它不只吃鸡吃鸭,恐怕还要吃人了。”

 

“这怪物想必是躲在坟里了。”另一个人说:“能不能请两位带路,帮咱们除掉这个祸害呢?”

 

“唉,带路本来是没问题,但是我们为了帮你们捉妖,弄得通宵没合眼,连口茶水也没进嘴呢。”何三歪故意怏怏地说。

 

“好好。”村里人都说:“我们这就着人准备饭食去,先吃饭再去,人是铁饭是钢嘛。”

 

 

夜没白熬,两人总算混到了一顿丰盛的酒菜。吃完饭,何三歪和苏小乱儿在前头带路,村里出动了少说有百十个壮丁,大伙儿带上洋枪、火铳、刀矛棍棒,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荒坟堆。

 

何三歪很快就指认出那座大墓,大家仔细一看,那座坟墓前的石碑确实有指爪搔爬的痕迹,碑座下的土是松动的,可见坟里的怪物经常由这里出入。

 

“怪物就是打这坟里出来的,我亲眼瞧见的!”何三歪说:“如今是大白天,人说僵尸最怕太阳照的,估量现在它也没法子作怪,你们就放心大胆地挖吧。”

 

十多个壮健的汉子用铁锹挖掘起来,掘开棺上的土层后,露出了一口灰褐色的棺材,他们正打算撬开棺盖,就听棺里一阵抓挠的响动,棺材“嘭”一声被推开,那怪物从棺里站了起来。只见它果然长相狰狞,两眼爆出凶光,吱吱乱叫着。四周围观的人吓得直朝后退,一些胆小的立时两腿吓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了。

 

那白毛怪物一点儿都不怕太阳,双手按着棺口就要朝外跳,一霎间,几只长矛从四面八方刺上它,那怪物一挥臂,矛杆倒叫它格断了好几根。村长一瞧情势危急,瞄准它的胸脯轰了一铳,怪物受伤,痛嚎一声就向人群扑来,壮丁们赶紧几十根长矛抵住。这时何三歪看见那怪物伸手向空中要招,急得大喊:“注意它的手!”旁边一个壮丁听了,眼疾手快地一挥刀“噗”把那怪物的手砍了下来,又有壮丁紧接着砰砰砰补上几枪,怪物身上涌出大量黑血,但还挣扎着跳了好几跳,才慢慢倒了下去。

 

看见怪物倒地了,大伙儿才又壮着胆子围上来,有人用长矛把它仰面叉过来,看到这怪物面孔狞怪异常,一张血盆大嘴里暴着许多一寸长的獠牙,最怪的是它腋下居然生着两只短爪子,有一层薄膜黏在臂膀的下方,好像蝙蝠的翅膀一样。

 

“你们听过飞天夜叉吧?”村长过来,用烟杆掀开那肉翅般的薄膜说:“这具老僵尸不知修炼了多少年,眼看就要变成飞天夜叉啦,幸好在这紧急关头有两位小哥帮忙,及时除掉了它,否则等它变了身,村里的人们就真的危险了!”

 

“老天有眼!”苏小乱儿说:“总算把它轰杀了,赶紧埋了吧!”

 

“不成!”村长说:“死的只是僵尸的躯体,那怪物还会作怪的,得把它的脑袋砍下来,把桐油灌进它的腔子里去,再到道馆里求老道画几道镇妖的灵符贴在它的脑门和胸口,生起烈火来把它烧化掉,这样才能没事呢!”

 

“这……会不会太惨了……”有小年轻的心软了。

 

“惨什么惨?对邪魔外道不能心慈,否则等它害人的时候哭都来不及,烧!”村长下令了。

 

说烧就烧,那具白毛僵尸架在村口整整烧了一天一夜才算处置完了,恶臭熏得村里人都直犯恶心。烧完后,村里为了感谢何三歪他们帮忙,除了请他们大吃鸡鸭猛灌老酒外,每人还送了他们三斗粮和两块银洋。

 

“真它娘的像做梦。”何三歪喝得醉里马虎的,感触不尽地说:“偷鸡摸狗的行当干了好些年,没想到无意中还能做件功德事,吃了人家的不算,还连吃带拿,这感觉不错!”

 

“三哥,看样子咱们要转运了。”苏小乱儿也翻着醉眼说:“以后干活手气肯定不错。”

 

“转运?转个屁!”何三歪一巴掌拍过去:“小乱儿你忘啦,那僵尸趁夜行事偷鸡摸鸭,说来跟咱们算是同行啊!看它死后多年还要被枪打火烧,真真报应不爽,咱这摸黑的行当干不得了呀!”

 

“那咱怎么办?”苏小乱儿一脸懵。

 

“能怎么办,拿着银洋买两亩地,好好干活过日子去呗!”

黄仙黄寿仙捉妖证清白

推荐阅读

黄仙报恩,阻拦书生娶妻
相传,在贞观年间,长安以北有个叫长坳的山村,村里有个书生姓李,人称李生,李生年约双十,模样俊秀;他自幼父母双亡,由他的宗伯抚养长大,宗伯膝下无子,老天平白送他一个同宗子...[详细]
2019-03-19
黄鼠狼三请铁公鸡
从前,有只黄鼠狼多行善事,有求必应,深得百姓爱戴。 百姓感念它的恩情,出钱建造了庙宇,供奉黄鼠狼。 话说,黄仙庙每日香客不断,门庭若市,香火供奉数不胜数。 这只黄鼠狼心善,...[详细]
2019-03-19
黄皮子还礼
一九三二年的腊八节我的爷爷来到了这个世界上,那时候家里穷的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我爷爷的母亲也就是我太奶奶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生产过后导致她奶水不足。我爷爷当时还是一个襁褓里的婴儿,吃不饱肚子当然就会被饿的娃娃大哭。看着孩子饿的这么哭闹爸我爷爷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太爷爷给急坏了。可是家里没有半分钱,他真不知道该去弄些什么回来给我的太奶奶补补身子,好让她可以有奶水喂饱他们的儿子。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最后我太爷爷思前想后决定去上山砰砰运气看看能不能打到什么猎物回来给我太奶奶下奶水。俗话说腊八腊八冻掉下巴,那时候的冬...[详细]
2019-06-01
成了精的黄鼠狼
清末的时候,村里的齐家是个大户,六十多岁的齐老爷子本来身子骨挺硬朗,也没病没灾的,没想到一天早晨出门遛弯摔了一跤,回家后卧床不起。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没几天便撒手而去。 本来人死是极平常之事,本来早已已经入土为安,可是不知怎的,埋葬后刚刚过了五七,有一天夜里,齐老爷子突然回来了,还穿着死去时的入殓衣裳,红光满面。一进院子,又敲窗户有敲门,还吵吵着让家里人出来迎接他,给他做好吃的。 他这么一闹腾,吓得齐家人上下一夜不得安睡,到了鸡叫时,那个齐老爷子才离去。第二天齐家人壮着胆去老爷子的坟上看,埋得好好的啊!这...[详细]
2019-05-05
棺内母黄鼠狼作祟,老人为此没了一年阳寿!
话说以前村里的刘大憨逮住过一窝畜生,兴高采烈的提溜着在村里转了一圈,有那小孩想去摸摸,刘大憨就吓唬他:这畜生邪门的很,晚上就把你的魂叼去。小孩吓的哇哇大哭,刘大憨笑着走...[详细]
2019-04-11
民间故事:黄皮子害人,祸不及三代
东北黄皮子的故事五花八门,黄皮子就是咱们说的黄鼠狼,整个身子极为的长,和狐狸还不一样,它的脸非常的小,仅仅有张小碟子那么大,所以就有人说这黄皮子脸小,就是说如果要是跟这...[详细]
2019-04-08
灰仙:老汉20年前救了一只刺猬,生病后,刺猬来报恩
向阳村有个张老汉,一生未娶,人很善良。六十岁这年他去山上采药,忽然看到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正在扣石头,而脚下踩着一只刺猬,刺猬吱吱叫着挣扎,似乎在求救。张老汉凑近一看,此人正是村里的马老二,平时马老二就是个混混,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张老汉问他:马老二,你这是搞什么呢? 马老二一看是张老汉,就说:原来是张叔啊!我来这里准备打点野兔野鸡啥的烤着吃,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结果发现了一只刺猬,就想烤了尝尝,谁料刚一碰它,就被它扎破了手,我这不是正想扣块石头砸死它出出气吗!哎呀,停停停,马老二啊,苍天有好生之德,...[详细]
2019-05-26
黄皮子讨封,心善老人成神医
黄鼠狼是常见的一种动物,故事里常有闹黄皮子黄大仙讨债的事情,似乎比其他的精怪要多上不少,细细想来,这也是源于黄鼠狼的脾气不似旁的妖精那么高冷,反而更加接近人类,作起妖来...[详细]
2019-03-19
恶霸强抢民女,黄仙替天行道除恶人
从前,在刘家庄有一财主,生下一子,这儿子从小被惯坏了,逐渐成了这一方恶霸,平时欺压百姓不说,还强抢民女,几乎无恶不作,百姓对他是恨之入骨,却束手无策,使他越发猖狂。在刘...[详细]
2019-03-19
黄皮子复仇记
要说起我老家关于黄大仙的传说,简直是数不胜数。村里那些老辈人更是张口就能说出几个,而且这些故事,每个都是情节精彩,引人入胜。但总结起来,这些故事情节大致都差不多,无非就...[详细]
2019-03-19
乡间小路遇黄鼠狼讨封,男子因一言而飞黄腾达
现代人年轻人可能很少知道黄仙讨封的事情了,老一辈的人是知道讨封说法,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如果遇到讨封的一定需要满足他们的愿望,如果满足了他们的愿望自己也可以飞黄腾达,也可以...[详细]
2019-03-19
小伙子打死一只黄鼠狼,全家人差点因此送命
有一个年轻人,在地里干活,眼看太阳快要落山了,就扛起锄头回家,在回家路上的草垛上,看见一只黄鼠狼,这黄鼠狼头顶有一撮花白的毛发,两只前爪向着夕阳作着揖,在夕阳的照耀下,...[详细]
2019-03-18
老板闺女被黄大仙迷住,穷小伙驱走黄大仙!
话说早年间,马家窝村里有个小伙子,长得五大三粗,说话哇哇的。因为他说话嗓门高,又好打个哈哈、逗个趣的,方圆左近的人,都叫他贺咋咋。贺咋咋甩得一手好响鞭。他七岁放猪,八岁...[详细]
2019-03-22
家猫咬死黄鼠狼,其伙伴竟来收尸...
网友家的黑猫消失一整夜,第二天一大早竟叼着一只黄鼠狼的尸体回来了。这场面本来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它们身后居然还跟着一只活的黄鼠狼...网友刚把喵叫回家,那只小家伙就叼起自己同伴的尸体跑远了,临走还给了网友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怎么办,是不是要被报复了?...[详细]
2019-05-24
黄小仙:山体滑坡之前,黄仙发声报恩!
大山深处的涧流村因为交通不便,社员群众的生活都不富裕。自从山上的核桃山楂挂果后,队里就委派张树林管理村南的山林,一直到村集体解散,张树林都是涧流村的护林员。 张树林这人办...[详细]
2019-03-19
黄大仙讨封
听村里老人说:各种东西修行,有各种修行的方法。一般都是苦修,道行足了,自然能够变幻人形。狐狸一般都是扒开死人的坟墓,照着尸骨就可以变幻人形。最能投机取巧的要数黄皮子,他...[详细]
2019-04-29
黄小仙:你以为你救了人,其实你是逆了命
奶奶是供着狐黄仙的。找奶奶看病的人络绎不绝,红布一摞摞地送。 奶奶是闯关东随她的爷爷辈来的东北,但是和亲人走散了,最后嫁给了爷爷。奶奶也不是一开始就供奉狐黄仙的(以后有机...[详细]
2019-03-19
黄鼠狼怕什么:新状元官上任,知府乡绅送豪礼,黄鼠狼却上门哭丧
清康熙年间,丁百川殿试考中了状元,外任清平县令。状元可是殿试第一名,那可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丁百川虽说只是个七品县令,可是人家的恩师厉害是朝廷的礼部...[详细]
2019-03-19
  • 枯树洞里修行的黄大仙
    白、黄、胡、柳、灰,虽是正派仙家,但有时也会闹出一些附身、迷人之类的动静来。民间流传着许多动物迷人的故事,有人说子虚乌有,有人说那是聊斋里面的故事,不可信。 可是,大自然的奇妙和未知,又怎么会是我们人类能知道的呢?下面的这个故事,如果你不信,就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就好。 村里的王老先生今年六十多岁,会用针灸治服那些动物附身、迷人之类的医术,(就是那五样东西成精了之后会附在人身上闹),然后王老先生就会用针灸把它扎走。 那天,王老先生正在村祠堂里和别人下象棋,大民的媳妇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进门便说:三叔啊!你快...
  • 老板闺女被黄大仙迷住,穷小伙驱走黄大仙!
    话说早年间,马家窝村里有个小伙子,长得五大三粗,说话哇哇的。因为他说话嗓门高,又好打个哈哈、逗个趣的,方圆左近的人,都叫他贺咋咋。贺咋咋甩得一手好响鞭。他七岁放猪,八岁...
  • 猎户棒打黄鼠狼,老婆头疼不止,道士说出缘由!
    老辈人常说,万物皆有灵,有些动物惹不得。 比如说黄鼠狼,黄鼠狼很奇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又懂得报恩。 您说这畜生有意思不?今天的故事就跟黄鼠狼有关,这个故事是当街老人讲的...
  • 知青下乡奇遇黄小仙
    文革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属中不溜的麻五类,自然当不了红卫兵,却也逃脱不了上山下乡的厄运。 到公社再往下分时,我选择谁也不愿去的荒山沟屯。这里黄鼠狼、狐狸多,常迷人,又...
  • 梦见黄鼠狼:黄鼠狼耗尽一生修为,只为报答救命恩情!
    很早之前,有个很穷的人家,家里就一对孤苦无依的老夫妇,他们相依为命,老人家每天吃的都很简单,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才会吃一些鸡蛋,连肉都没有,有除夕的时候,大妈想着...
  • 小黄仙贪玩,偷了主家的引魂鸡,主家大度,得黄仙庇佑飞黄腾达
    在我家乡新宾的丧葬习俗中,都会在逝者的灵前放一只大公鸡(有放死的,也有放活的)。这只公鸡可以招魂引路,带着逝者走完黄泉路。因此,这只鸡也被称为引魂鸡。 就在新宾镇附近的一...
  • 村花被黄大仙附身,赤脚医生一针解决问题
    八十年代那会儿,村里来了一个跑街串巷倒铝锅的小伙子,早前他是父子俩一起干的,可那几天老爷子生病了,小伙子这才一个人出来。 小伙子人长的挺帅,手艺也好,这天到村子里在大队门口摆好了摊,村民们拿来废铜废铝来这倒锅、勺子什么的。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围观的村民陆陆续续回家吃饭去了,这会儿呢!这小伙子发现旁边柴火垛底下,有个毛茸茸黄色的东西。 小伙子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个大黄鼬,只是这黄鼬前半身在柴火垛里,后半身露在外面,小屁股撅撅着也不动。小伙子还以为这黄鼬是个死的呢!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黄鼬屁股那捅了捅,...
  • 心善救黄鼠狼一命,多年后黄鼠狼以命报恩!
    说在一天晚上林一峰独自在家小酌两杯,拿起一粒香脆的花生米扔进嘴里,嘎嘣脆,真香。二两花生米,半只烤鸡外加半斤酒,吃的他真是满嘴飘香。伴随着吱嘎一声,门缓缓地开了一条缝,...
  • 小孩子总是哭,搞笑神婆驱黄皮子
    解放前,村里有位瞎眼老太太,她无儿无女,村里人都管她叫三奶奶。三奶奶自称是王母娘娘的二闺女,传说三奶奶通神鬼,不过也有人相信。 那天三奶奶家来了婆媳俩,媳妇抱着个小男孩。...
  • 大伯亲身经历:会说话的黄皮子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不光经历了城里孩子享受不到的童年,而且听说了一些与城市比较违和灵异故事,貌似这种事只有可能发生在农村。 下面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大伯亲身经历过的故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