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狐仙娘娘,一个屁破功遭反噬

今天,重拾神妪系列,写个狐仙姐姐。

杜金是一个商人,做五金生意。他家底丰厚,人脉广大,所以生意一直蒸蒸日上。

 

男人一有钱,心思就活络。他家中那个糟糠长得平平无奇不说,生的还是个“撇”(女儿)。

 

杜金心想:我万贯家财,谁来继承?越想越觉得懊丧,越想越觉得心有不甘。

 

每当出去应酬,听客户说起家中儿子有多么多么出息,他就恼恨得不得了,但面子上却还得忍。

 

有多大的火山,都必须压抑住。压抑得久了,便要爆发。

 

客户告诉他,要想生儿子,特容易,随便找个女人就行。就这样,漂亮高挑的麦晴进入了杜金的视线,又从杜金的视线里,转移到了他的席梦思上。

 

麦晴是对方公司的,是个销售助理,长相甜美可人,不像杜金家里那个黄脸婆一样不修篇幅。更为关键的是,黄脸婆一把年纪了,子宫机能下降,已经很难再怀孕生子了。

 

麦晴清楚地知道,杜金想要一个儿子,所以她格外努力,终于怀上了。

 

2

有钱就是好!在孩子四个月的时候,杜金就带麦晴去照了B超,医生说是个男胎。

 

杜金兴奋异常,他小心翼翼地摸着麦晴的肚子,不住地叫:“乖儿子,乖儿子。”

 

麦晴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她挺直脊梁,感到熠熠生辉的人生正在向她挥手。

 

命运要赐予她黄金富贵,她顺从自己的内心。

 

她向杜金提出,踢走原配,扶她登位。肚子里有个太子,麦晴说这话的时候,格外有底气。

 

杜金照她说的做了。他可真不愧是一个生意场上的老手啊,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转移了财产,做好了假账,只分给前妻和女儿一点点生活费。

 

前妻离开的时候,不悲不怒,表情平静,她只扔下了一句话:“算命先生说过,我有旺夫运,走到谁身边就旺谁,现在,我要离开了,你好自为之。”

 

前妻说完,嘴角浮现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杜金心里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

 

3

麦晴正式住进了杜家的别墅,她嫌弃杜金前妻的东西,置换了所有的家具床单,花了几十万。

 

杜金觉得着没必要,但麦晴却说,看着那些东西,心情就不好,心情一不好,肚子里的孩子连带着受影响。

 

她用肚子里那块肉将杜金吃得死死的。

 

后继有人当然好啦,但杜金的天性被压抑着,心里特别不爽,他感觉自己养了个皇太后。

 

更为糟心的是,前妻的诅咒好像应验了。杜金的生意发生了亏损,如山体滑坡般,来势汹汹,人力不可扭转。

 

在朋友的教唆下,他来到了赌场。

 

有人在这里,输掉了整个人生,也有人在这里,赢得了无尽财富。

 

杜金需要一笔钱,补上资金链,将生意上的败局扭转。

 

第一局,赢!第二局,赢!第三局,还是赢!杜金乐疯了,贪婪之心不知不觉间膨胀,他的整个脑仁都被欲望填满,两只眼睛除了人民币再看不到其他。

 

胜负揭晓后,杜金头顶的碳火瞬间被浇息。他赌红了眼,押下了房产证!

 

4

杜金输了个倾家荡产,麦晴挺着个滚圆的肚子被赶了出来。

 

他俩像两条丧家之犬,茫然地在大街上溜达。姿态颓废,像两只没魂的幽灵。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了神妪的铺子口。

 

铺子阴冷、昏暗、潮湿,迎面而来一股逼人的寒气。麦晴扯了扯杜金的衣角。

 

杜金没好气地拍开她的手:“干什么?”麦晴指着神妪的铺子道:“你看那招牌上写着——心想事成。”

 

丧家之犬暴露出狂躁的本性:“滚!若不是因为遇见你,我能这么倒霉?”

 

麦晴眼里有泪:“你还真信你前妻那旺夫运的说法吗?她能旺你,我也能!”

 

杜金用力甩开麦晴的手,一个不稳,麦晴摔在了地上,此刻杜金自顾不暇,江山都没了,龙子有何用?

 

他冲着麦晴撒气:“换换换,败家娘们儿,家里的东西换了个遍,福气也被你换走了!”

 

麦晴揉了揉肚子,不甘地站起来。她运动了下身子,觉得尚可,便走进了铺子。

 

5

“请问,有人在吗?”翻身的欲望让她壮胆。

 

一把沙哑的饱含金属味的声音传来:“你要什么?”

 

麦晴鼓足勇气:“求财!”

 

“需要多久?”

 

“越快越好。”

 

老太婆没声儿了,像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她开口了,语声冰凉,好似不带人味:“那么,请个狐仙吧。”

 

“有什么条件?”问话的是杜金,他不知什么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个铺子,仿佛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让他无法抗拒。

 

神妪将脸隐在暗处:“以你阳寿换之。”

 

杜金胸口一痛:“几年?”

 

“若要财多,必须有等价的阳寿。”

 

杜金拿眼看麦晴,心想:她怀着身孕,不能让她涉险,我若一无所有,活到九十又如何?不如拿十年阳寿去换。可是,神妪说要等价。要是我老掉牙了,身体机能也都退化了,吃吃不好,玩也玩不尽兴,久活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换他个二十年。

 

左思右想,摇摆不定。

 

6

铺子里有一面镜子,杜金不小心一眼瞥到。镜子里的自己,狼狈、丧气,像个废物。

 

他咬了咬牙:“二十年!”

 

神妪依旧是冷冰冰的:“你不用与我说,自己与狐仙交换就行。”

 

“有什么注意事项?”

 

“切记:狐仙爱美、喜香、喜干净。”神妪一边说,一边从里面拿出一个老旧的盒子,盒子上盖了一块红布,“拿好了,以你舌尖血饲之,一滴血,即一年阳寿。”

 

杜金忐忑地接过。

 

麦晴问道:“婆婆,您还没收钱。”

 

神妪突然笑了:“不强求。”

 

杜金和麦晴心想:这可真是个怪人。

 

两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打开了那个木盒子。盒子里放着一块红布,杜金抖抖瑟瑟将红布揭开,一个小巧的狐狸玩偶赫然出现在眼前,毛绒绒的三条尾巴盘住了整个身子。

 

再仔细一看,那狐仙只有身子是狐狸,脸却是一个美女,双目含情,楚楚动人,但杜金却觉得身体发凉。

 

他害怕狐仙的那双眼睛。

 

麦晴在一边催促:“傻愣着干嘛?快供奉舌尖血啊!”

 

杜金不动,说:“我有些害怕。”

 

麦晴着急道:“怕什么怕,瞧你那个怂样!你都这样了,还能比现在更差吗?”

 

杜金觉得有道理,便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鲜血一滴一滴落到狐仙娘娘面前,浸湿了木盒。

 

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鲜血,突然化成了红色的雾,一齐涌向了狐仙的脑袋。

 

杜金吓得跪在地上,舌头因受伤而打卷:“狐仙娘娘在上,弟子杜金,献上舌尖血二十滴,求狐仙娘娘赐我财运。”

 

7

“去吧。”一个声音传来。

 

杜金左看右看,没有一个人影。他转头望向麦晴:“刚才,你听到有人说话了吗?”

 

麦晴摇摇头。

 

这时,那个声音又重新响起:“去吧,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杜金这才意识到,是狐仙娘娘在说话。他又惊又喜:“小晴,咱们去赌场。到时你捧好了盒子,在赌场外面等我。”

 

两人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返了回去。

 

牌友们都在,他们奚落道:“杜金,你不是输得只剩下裤衩了吗?现在拿什么来当赌注啊!”

 

杜金气定神闲:“我的妻子麦晴!”

 

赌友们问:“小娇妻?那可是个尤物啊,你舍得?”

 

杜金不理会他们的嘲讽和奚落:“到底赌不赌?”

 

8

牌上桌,杜金气定神闲,在赌桌上大杀四方,那些之前奚落他的人差点把眼珠子掉下来。

 

对手不信这个邪,两人越赌越大,瞬间桌面上的赌注变成了五百万——杜金已经赢了五百万了。

 

如果再赢一局,马上就能拥有一千万。

 

不出所料,杜金又赢了。对方说他出老千,叫管理人员过来检验。但杜金无懈可击。

 

他揣着一千万,由专人护送,去往赌场连锁的一家五星级九店,顺便,在门口接了麦晴。

 

两人到了九店,遏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杜金将一千万一股脑儿地倒在床上,发疯似的笑。麦晴眼里发出亮晶晶的光,将红艳艳的人民币一沓一沓摊开。

 

火红的颜色在床上跳跃着,金钱发出令人不可逼视的光芒。杜金高度兴奋,将麦晴推到在那一片红色的汪洋中。

 

麦晴说:“别,狐仙娘娘在旁边看着呢。”

 

杜金说:“不要紧,那老婆子没说狐仙娘娘见不得这个!”

 

麦晴又说:“顾着孩子哪!”

 

杜金满不在乎:“有狐仙娘娘保佑,你怕啥?再说了,刚才推你一下你不是好好的吗?咱儿子福大命大,好运在后头呢。”

 

9

满床的人民币助长了他们的兴致。

 

洪湖水,浪打浪,一浪翻过一浪起,一浪更比一浪高。

 

两人忘乎所以。

 

突然,麦晴蹦出了一个屁。

 

臭味在屋内蔓延,两人太过投入而不自知。

 

渐渐的,人民币发出灼热的光芒,像是正在燃烧的炭火般通红。麦晴感到身下一阵疼痛,血液一点一滴漏下来......

 

她大叫:“疼!”成熟的胎儿在她腹内翻滚。

 

杜金已处在疯癫的状态,没有理会她悲切的恳求。

 

血花浸红了人民币,人民币真的烧起来了。

 

10

第二天,当九店的工作人员来敲门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疯癫的笑声。工作人员大骇,使劲敲门也不开,就拿了备用房卡打开了门。

 

房内的景象叫人大吃一惊。

 

只见一个女人,流着血死在了床上,她的男人,坐在地上不停地傻笑着。

 

更为诡异的是,女人的身下,垫着无数的灰烬,床单上就像着过火一样。然而,床单却是好好的,女人身上也没有半分燃烧过的痕迹。

 

谁也没有发现,床头柜上那个盖着红布的木盒子,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欲望是上天布下的迷障,于有的人来说,它只是不轻不重的两个字,于有的人来说,它就是夺命的利器。警笛声由远及近,穿着制服的警察来回勘察。死者脸色妖艳而又潮红,似乎在卖弄她短暂而又艳丽的一生。一个警察在床头找到一角未烧尽的人民币,惊叫:“满床都是钱灰!”

 

是色也好,是财也罢,最后不是变成了尸,就是化了灰。

 

疯了的杜金,喉咙里发出嘎嘎的笑声,在这空旷的房间里,尤显刺耳。若时光重来,他能守着妻子女儿,踏实度日,那将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光景。

 

完。

反噬狐仙娘娘破功

推荐阅读

夜遇狐仙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一个工地打工。新开发的处女地,四周一片荒芜。工地旁边有座孤坟,很凄然的坐在杂草丛中。关于她,村子有很多传说,她的主人一定是个美丽的故事。我一直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所以在我们的机器进场之前,我希望为她的主人超渡。但一切都晚了,推土机已经无情的在她头上碾过,有人说,看到了长长的手指,哎,说不定还是个美丽的姑娘。 秋意渐浓,入夜更是一阵阵透心的凉。无人的夜晚,如水的月光从窗外泻入,洒满一地,惨白惨白的。每当此时,我便想起有关狐仙的故事,想起那从素衣水袖中露出的长长十指。空荡荡的走廊上传来隐...[详细]
2019-05-28
灵狐传说:聊斋之狐仙报恩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凤凰山下有个叫秋生的中年人,祖上几辈都是跑深山的采药人,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虽然辛苦,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维持家用,要想以此大富大贵,那也只是幻想罢...[详细]
2019-04-24
狐仙报恩民间故事
很久以前,在洛阳城外王家村,有一个寡妇刘氏与十几岁的儿子王贵相依为命。家里只有半亩薄田,生活十分贫苦。 一年冬天,刘氏带着儿子到山里砍柴,路上看见一只白狐趴在雪地里。娘俩...[详细]
2019-04-20
狐仙三件宝贝:隐身帽、日行千里草鞋、起死回生扇子
从前有位张秀才,父母早死,靠嫂子抚养成人。那年,他到外地去读经馆,被一个美貌女子迷住了。这女子总是子时来,卯时走;不说自己的姓名,也不告诉她住的地方。弄得张秀才恍恍惚惚,心神不定。 一天夜晚,卯时刚交,女子就要走。张秀才死死拉住,说:今天不把实情告诉我,就不准你走。女子万般无奈,说:你不必问我姓名,你要是真心欢喜我,就晚上出学堂门,往西走一里,翻两个坡,转三道弯,过四条沟,看到一个红灯笼,那就是我的家,说完,女子就走了。 按照女子说的,张秀才天天晚上都去,就这样,一晃过了两年。 嫂子在家讨不到张秀才的信,...[详细]
2019-06-01
玉面妖狐狐狸精与淫鬼斗法救情郎
明末,陕西关中有一户毛姓人家。 家境本是乡里富户,其祖上是靠辛勤劳作省吃俭用才一点一滴的积累起财富。 主人毛毕的父亲毛长吉年轻的时候还提着竹筐在路旁捡拾马粪,到了毛老太爷病逝毛毕持家的时候家里已经衣食丰足富甲一方了。 毛毕也不像自己的祖上那样勤俭持家,不仅是好吃懒做还经常和一群纨绔子弟出入于青楼赌场,花钱如流水一般,附近十里八乡的人都对他的所作所为很是不屑,都认为他是忘了本,毛毕也不以为意,依然是我行我素。 这一年恰好是个灾荒之年,致使粮食大面积的欠收,一时间贫民流离失所饿殍千里,唯独毛毕靠着祖上的积累在...[详细]
2019-05-05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详细]
2019-06-15
秀才路遇同乡误入狐村鬼冢
黄子明在山路上匆匆地走着。天色渐渐黑下来,这片山林却延绵伸展,怎么都走不完。黄子明心里有些焦急起来。 黄子明年方二十,自幼聪明好学,祖父曾在江南一带做过小官,同许多文人雅士有些交情。见黄子明读书用心,是可造之材,便将他托付给江南的老友,跟随学子读书,期望有朝一日能高中,光耀门楣。 黄子明离家数载,如今学业有成,考取了秀才的功名,返回家乡,一是看望父母,二是他的老师做媒,想让他娶当地一诗书世家的女子柔叶为妻。黄子明十分中意柔叶,要禀明父母双亲,再上门提亲。 翻过这座山就是黄子明的家乡所在,原本以为太阳落山时...[详细]
2019-06-01
“保家仙”的亲身经历:亲戚莫名发疯,我在镜子里看到狐狸影子...
应该是2004年的事情,盛夏,我在单位值班,单位一共五层楼,值班室在一楼,那天正好是星期五,下班了之后回家的回家,吃喝玩乐的也都出去了,整个楼里除了我之外就是五楼一个值机员了!这是故事背景,故事继续! 然后大概在八点多,看电视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正对值班室的储藏室(常年闭锁状态,以前听人说吊死过人,未经考证,且听吧)方向传出来男人的鼾声,仔细听起来似乎还像是故意呼气的声音,呼声略长,间隔也不短,听来很像恐怖片里的声音,只是场景要好一些,外面车水马龙,要不真要吓死个人! 听见这个鼾声之后我就挨个楼层检查,除了...[详细]
2019-06-23
孤老汉哭坟寻死,狐仙逼债竟追进了坟地:别耍赖,还完钱再死!
在地处深山老林之中的东北边屯老鸹岭,有个老头姓罗,街坊都唤他一声罗大爷。今儿个要讲的,便是罗大爷的故事。那年,罗大爷刚孤零零过完60岁生日,两杯酒下肚,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吓人...[详细]
2019-03-17
黑狐狸的奇异幻术
清朝有个守夜的男人叫周雄,专门夜里给人看园子,有一天夜晚照例给人看园子工作,但是半夜的时候发现院子的大青石边有一只黑色的狐狸,那黑狐狸头伸进一口坛子里,周雄闻到一股酒香...[详细]
2019-04-08
帮狐狸精接生,反救了自己一命!
这个故事,是听乡下的六婆说的。 在当时,乡下的医疗环境差,所以很多人生孩子都会请产婆到家里来接生,六婆就是众多产婆中的一个,也是附近几条村子中技术最好的产婆。 她是个心地善...[详细]
2019-04-18
狐皮偶
故事发生在东北边屯三姓凹,主人公叫金鑫。话说这日午后,一只纤腰细颈的红狐爬上炕,缠上了他! 就像《聊斋志异》中《捉狐》所述那般,当时,金鑫正躺在炕上闭目养神呢,忽觉有啥东...[详细]
2019-03-17
智斗皮狐子:皮狐子幻化成人形被尿打回原形
见多识广的李爷爷给我讲了一个皮狐子的故事:山里有种怪物叫皮狐子,长得类似狐狸,然而这货却能修行,会说人言。每到晚上的时候,它就穿上人的衣服,戴上帽子,站在山路边问过往的行人:你看我像人吗? 假如行人回答像,它就会放你走。要是你说不像,它就会伸手去打你,或张牙咬你,吓人一跳。 油坊镇张庄村西有片果园,老张常年住在果园,他四十多岁。老张可是当地的一个名人,因为什么呢?就因为他胆子大,敢一个人半夜里到坟地里待一宿,村里人无不佩服,村里人见面都喊他:张大胆。 这年的冬天,已经是除夕,张大胆到镇上打了酒,买了肉,提...[详细]
2019-05-15
老汉救了一只白狐,白狐报恩天天给老汉送饭吃
张老汉原来不叫张老汉,其实他有一个大名的,这是张老汉小时候自己父亲请村里的老秀才提的叫做张生良!父亲从小对他的期望就是让他心底善良一点,这样才能顶天立地的做人,说实话张老汉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从小连一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不过张老汉也算是一个苦命的人,本来正在好好读书的他却因为父母早逝,就断了束脩就不上学了,所以就沦为了现在的名字张老汉! 张老汉媳妇死的早,亲亲苦苦的把儿子拉扯大,儿子结婚后却被儿媳嫌弃,教唆儿子把自己赶出了家门,张老汉只好在山上面搭了个窝棚,平常捡些野菜吃。这天张老汉在捡野菜的时候没想到...[详细]
2019-05-06
娶个狐狸精女人做老婆
在民间精怪故事里,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还是黄鼠狼和狐狸。黄鼠狼被民间称为黄大仙,它往往都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而狐狸精就多了几分人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她就是个人。 这个小山村风景特别的好,仿佛就是世外桃源一般。尤其是到了晚上,漫天的星子像是女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无比的迷人。 经过千年的修行,这晚,胡媚娘第一次从大山里走了出来,一个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媚娘走到一个水质清冽的溪流边时停了下来,借着月光,就着水里的倒影,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看到水中的自己身材曼妙,面容清秀,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此后,...[详细]
2019-05-15
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舍其保家怒离而去
人总有一死,哪怕活着的时候大富大贵又或是出身乞丐,到头来也是黄土三尺。解放前几年东北某村里大财主王启和的老妈李大妈死了。生老病死,最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却出了问题?就是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后飞离而去,从此以后王家将无保家仙,王家也走向了末落。这事儿要从李大妈说起。 王启和的老妈为人乐善好施,看见那家穷人没饭吃,她会去帮助,看见路上有小动物,她也拿回去喂食。而这李大妈并非财主,只是人性本善,生就一副好心肠。李大妈而立之年时候死了丈夫,一生育有二个儿子,三个孙子,俱出落的一表人才,由其是大儿子王启和,在村里可...[详细]
2019-05-23
狐仙托梦试情郎
古时候有一位樵夫叫王二,自幼父母双亡,因是外来人,所以村中已无亲戚投靠。无亲无故的王二,只好离开家乡,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那天傍晚,已经五天没吃东西的王二,饿晕在河边...[详细]
2019-04-15
千年狐妖命悬一线,最终被高僧救下!
话说在南宋时期,山西洪洞,有一道观名-太和观;观中有一道长名为裴休宁,裴道长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在一次裴道长游历期间,路过河水镇。发现每到夜晚,镇中就有妖气出现,每天镇上百...[详细]
2019-03-20
  • 狐仙堂趣闻:财主看到金碧辉煌的胡家大院进去吃了几杯酒醒来发现睡在狐仙堂
    在我们村口有个狐仙堂,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现在香火也不错。早些年时其实狐仙堂离村子挺远的,现在新农村建设,村里盖的新房就慢慢靠近了狐仙堂,直至现在有几户的房子已经紧挨...
  • 孤老汉哭坟寻死,狐仙逼债竟追进了坟地:别耍赖,还完钱再死!
    在地处深山老林之中的东北边屯老鸹岭,有个老头姓罗,街坊都唤他一声罗大爷。今儿个要讲的,便是罗大爷的故事。那年,罗大爷刚孤零零过完60岁生日,两杯酒下肚,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吓人...
  • 猎户请狐仙保家仙
    很多人应该有过这样的感受,当行到好运的时候,自然也就会有很大的动力去拼搏,去努力,遇到的都是自己的贵人,都是对自己帮助很大的人,由于运气行的好,跟命里阴阳五行平衡了,睡...
  • 白狐化身劝阻村民逃难,结果和村民一起惨死!
    相传在东北的落鸦岭上有这么一只白狐。白狐经历千年修行,吃尽千辛万苦,屡遭雷劈,终于只剩最后一劫,完成即可飞仙。而这最后一劫,与之前的五雷轰顶的天劫相比,显得小菜一碟,乃...
  • 智斗皮狐子:皮狐子幻化成人形被尿打回原形
    见多识广的李爷爷给我讲了一个皮狐子的故事:山里有种怪物叫皮狐子,长得类似狐狸,然而这货却能修行,会说人言。每到晚上的时候,它就穿上人的衣服,戴上帽子,站在山路边问过往的行人:你看我像人吗? 假如行人回答像,它就会放你走。要是你说不像,它就会伸手去打你,或张牙咬你,吓人一跳。 油坊镇张庄村西有片果园,老张常年住在果园,他四十多岁。老张可是当地的一个名人,因为什么呢?就因为他胆子大,敢一个人半夜里到坟地里待一宿,村里人无不佩服,村里人见面都喊他:张大胆。 这年的冬天,已经是除夕,张大胆到镇上打了酒,买了肉,提...
  • 灵狐传说:聊斋之狐仙报恩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凤凰山下有个叫秋生的中年人,祖上几辈都是跑深山的采药人,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虽然辛苦,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维持家用,要想以此大富大贵,那也只是幻想罢...
  •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
  • 男子在山上打死一只狐狸,回家做了狐帽.....
    很久以前。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村里有个叫程度的男子,他还有一个父亲,程度从小跟着他父亲一起上山打猎,不料有一次他父亲被鬣狗给咬死了,从此就剩下他一人独自上山打猎,他们村...
  • 深山中的狐狸大仙,(忠告人类善有善报)
    狐狸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机灵狡猾的。它们灵活的耳朵能对声音进行准确定位、嗅觉灵敏,修长的腿能够快速奔跑,最高时速可达50km/h左右,农村中也经常出现狐仙。今天讲讲山中的狐狸。...
  • 红狐报恩记
    这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小山村,四面环山,交通不是很方便,村里几十户人家关系都不错,相互之间都沾亲带故的。 村里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采药人,是个孤儿,叫张大宝。大宝此人,心地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