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个狐仙做老婆

  各种东西修行,有各种修行的方法。一般都是苦修,道行足了,自然能够变幻人形。黄皮子能投机取巧,他们会去人那里讨封。而狐狸一般都是扒开死人的坟墓,照着尸骨就可以变幻人形。等修行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在人面前出现,做着各种古怪的样子,学人走路,或者学人说话。

  清道光年间时,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这里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所以和外界的联系也少。话说村子里有一户李姓人家,家里有个二十几岁的儿子李春,和他上了年纪的老母亲一同生活。

  因为家里比较贫困,所以李春二十好几了也没娶上媳妇,因为这事,老母亲没少操心。好在李春老实本分,对母亲孝顺,让老母也感到欣慰。

  这天,李春去镇上买了些油盐,回来已经晚了。正值深冬,天上开始下起小雪来,在黝黑黑的小路上走着,更是觉得冷风刺骨,走至一个岔路口,忽然有一个弓着背的老太太,带着一个少女迎面走来。

  那少女大约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油黑的头发,洁白的牙齿,肌肤细腻,是个天生的美人,李春一生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禁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少女。

  “这位小相公可是姓李?”老太太走到李春身边时问。

  李春点点头,说:“老夫人如何知道我姓李。”

  “只因我与你父有一面之缘,而你又与你的父亲相貌颇为相似,所以我才冒昧地问一句。”老太太接着说。

  “原来这样啊!我的家就在不远的地方,二位可愿到家中喝茶?”李春说话时忍不住又多看了少女几眼。

  老太太和少女同时点点头。

  李春将她们请进家中,落座后,李春到厨房烧水去了,母亲和那老太太寒暄了几句,然后问那老太太:“这位女子可是姐姐亲生的吗?”

  老太太说:“是的。”

  “有这样漂亮的女儿,还担心不能嫁入王侯将相之家吗?”李春的母亲问那老太太。

  老太太口打唉声:“俗话说侯门深似海,一旦嫁进去,岂能够随意相见吗?我又穷又老了,只想把女儿嫁给一个好人家,希望得到一点吃穿,不至于饿着冻着,就满足了。再说,还可以作为亲戚往来,这就是我的愿望,实在不敢有其它多余的想法。”

  “能说此话,足见姐姐为人高明。”李春的母亲看着那少女心里也是喜欢。

 

  老太太说:“女儿又不是摇钱树,你母子为人厚道,我才来托付女儿的。”说着话将少女拉到身边,一再嘱咐那女子要善待丈夫,不要想念她,然后出门就走了。

  少女也十分坦然,不是很怀念。

  呵呵!这事轻松的跟闹着玩似的,就这样李春白讨了个媳妇。第二天,李春母亲拿出一些钱来,给少女置办衣饰,虽不是什么名贵的衣饰。但那少女天姿国色,不用刻意修饰、浓妆淡抹,都很适宜,真是一位天仙。

  少女自称香云,李春没有破废一文钱,忽然得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子,实在是连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此后夫妻两人亲热绸缪,不同平常。

  没多久,村里、甚至镇上的人都知道了,说真是一件稀奇的事。

  一晃香云跟李春三十年了,李春逐渐显得老迈,母亲此时早已亡故。可那香云还像十七八岁的人一样,他们已生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很有香云的风范。

  李春也找时间询问香云的出处,香云说:“起初不敢立即就告诉夫君,担心夫君因为我是异类而嫌弃我,现在也抱孩子了,说来也不怕了。”

  原来,香云本是狐,那个送香云到李春家的老太太也是狐。只是老太太是一山之主,已成为天狐了。早年那老太太修仙时,李春的父亲无意中帮助过那老太太。那老太太成仙后,感恩你们李家,所以才让我与你成婚。

  李春这才恍然大悟,后来渐渐地泄露给别人知道了,便有人来求见,香云有时让人见,有时不让,见到的人都羡慕她的美貌。

  后来,香云厌恶别人来打扰自己,便和李春一家人住进深山,共同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桃花园。

上一篇:红狐报恩记

老婆狐仙

推荐阅读

请狐仙娘娘,一个屁破功遭反噬
今天,重拾神妪系列,写个狐仙姐姐。 杜金是一个商人,做五金生意。他家底丰厚,人脉广大,所以生意一直蒸蒸日上。 男人一有钱,心思就活络。他家中那个糟糠长得平平无奇不说,生的还...[详细]
2019-04-08
夜遇狐仙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一个工地打工。新开发的处女地,四周一片荒芜。工地旁边有座孤坟,很凄然的坐在杂草丛中。关于她,村子有很多传说,她的主人一定是个美丽的故事。我一直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所以在我们的机器进场之前,我希望为她的主人超渡。但一切都晚了,推土机已经无情的在她头上碾过,有人说,看到了长长的手指,哎,说不定还是个美丽的姑娘。 秋意渐浓,入夜更是一阵阵透心的凉。无人的夜晚,如水的月光从窗外泻入,洒满一地,惨白惨白的。每当此时,我便想起有关狐仙的故事,想起那从素衣水袖中露出的长长十指。空荡荡的走廊上传来隐...[详细]
2019-05-28
仙蛇传:中午的蛇不能打
在这酷暑天里太阳就像一颗刚烤熟的地瓜,把大地烫的红通通。即便是坐在大树荫下,我依旧汗流浃背,实在是想念大城市的立体空调。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嘴欠的答应了这群狐朋狗友,在三...[详细]
2019-04-08
讨个狐仙做老婆
各种东西修行,有各种修行的方法。一般都是苦修,道行足了,自然能够变幻人形。黄皮子能投机取巧,他们会去人那里讨封。而狐狸一般都是扒开死人的坟墓,照着尸骨就可以变幻人形。等修行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在人面前出现,做着各种古怪的样子,学人走路,或者学人说话。 清道光年间时,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这里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所以和外界的联系也少。话说村子里有一户李姓人家,家里有个二十几岁的儿子李春,和他上了年纪的老母亲一同生活。 因为家里比较贫困,所以李春二十好几了也没娶上媳妇,因为这事,老母亲没少操心。好在李春老实本分,...[详细]
2019-05-04
狐仙梦,千年情劫:狐仙与多情书生的未了情
美丽的鸳鸯湖远离闹事,这里虽少了繁华,却多了份宁静。湖畔有一个不大的小村庄,傍晚时分,在一所小宅院里,十四岁的少年刘思明正在房内读书,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这狂风刮的有点...[详细]
2019-03-18
狐仙堂趣闻:财主看到金碧辉煌的胡家大院进去吃了几杯酒醒来发现睡在狐仙堂
在我们村口有个狐仙堂,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现在香火也不错。早些年时其实狐仙堂离村子挺远的,现在新农村建设,村里盖的新房就慢慢靠近了狐仙堂,直至现在有几户的房子已经紧挨...[详细]
2019-04-25
秀才路遇同乡误入狐村鬼冢
黄子明在山路上匆匆地走着。天色渐渐黑下来,这片山林却延绵伸展,怎么都走不完。黄子明心里有些焦急起来。 黄子明年方二十,自幼聪明好学,祖父曾在江南一带做过小官,同许多文人雅士有些交情。见黄子明读书用心,是可造之材,便将他托付给江南的老友,跟随学子读书,期望有朝一日能高中,光耀门楣。 黄子明离家数载,如今学业有成,考取了秀才的功名,返回家乡,一是看望父母,二是他的老师做媒,想让他娶当地一诗书世家的女子柔叶为妻。黄子明十分中意柔叶,要禀明父母双亲,再上门提亲。 翻过这座山就是黄子明的家乡所在,原本以为太阳落山时...[详细]
2019-06-01
灵狐传说:聊斋之狐仙报恩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凤凰山下有个叫秋生的中年人,祖上几辈都是跑深山的采药人,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虽然辛苦,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维持家用,要想以此大富大贵,那也只是幻想罢...[详细]
2019-04-24
狐仙托梦试情郎
古时候有一位樵夫叫王二,自幼父母双亡,因是外来人,所以村中已无亲戚投靠。无亲无故的王二,只好离开家乡,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那天傍晚,已经五天没吃东西的王二,饿晕在河边...[详细]
2019-04-15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详细]
2019-06-15
狐仙记:狐仙托梦求放过一命,惨死后前来疯狂报复!
自从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人们当时都流传这样一句话要致富,先修路,所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各地都在忙着修建高速公路,我爸当时就是修路大军的其中一员,他经常会和...[详细]
2019-04-08
罪仙:因小事得罪狐仙,遭狐仙戏弄,因贪婪最终葬送了性命
清朝乾隆年间,沂州府日照县城西二十里有一恶霸萧得禄,为人嚣张跋扈,又贪财好色,为乡邻所不齿。奈何萧得禄父亲乃是县中仓大使,虽然是不入流的微末小官,但在日照县也算是数一数...[详细]
2019-03-26
黑狐狸的奇异幻术
清朝有个守夜的男人叫周雄,专门夜里给人看园子,有一天夜晚照例给人看园子工作,但是半夜的时候发现院子的大青石边有一只黑色的狐狸,那黑狐狸头伸进一口坛子里,周雄闻到一股酒香...[详细]
2019-04-08
深山中的狐狸大仙,(忠告人类善有善报)
狐狸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机灵狡猾的。它们灵活的耳朵能对声音进行准确定位、嗅觉灵敏,修长的腿能够快速奔跑,最高时速可达50km/h左右,农村中也经常出现狐仙。今天讲讲山中的狐狸。...[详细]
2019-04-02
红狐自投牢笼,磕头作揖求放生,屠夫杀狐,天降奇祸
物之反常者,即为妖。 这个小故事,发生在多年前的一个偏远山村里。村子虽不大,只有三四十户人家,倒也行当齐全,有米店,有成衣铺,有棺材铺,也有杀猪宰羊的屠夫。而引出这个故事...[详细]
2019-03-17
白狐的故事:一只白狐的七世恩怨!
狐仙,最早是出现在《山海经》: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南山经》),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蒲松龄笔下的狐仙们,集人类全部美德于一身,成为人类的好朋友,它们强调友谊、尊重真情,反而比人类更可爱。 随着走访,平日里会经常听到一些有趣或者让我沉思的故事,其中一个白狐的故事,是在一起前往山东高青县的旅途中听得的,那是一次有趣的出行,这个故事也是一个让我回味很久的故事。 壹 道讲承负,佛说因果。 虽然,佛、道、萨满等等系统对于转世与轮回观的看...[详细]
2019-05-12
美女(狐狸精)来报恩,老和尚(柳树精)却说不是人!
话说在东吴山下有个叫吴平的小伙,爹爹早年去世之后,就靠他每天上山砍柴,到集市换些米面、油盐养活老娘。一天,吴平砍了一阵柴,肚子饿了,便坐在石头边歇息,随手拿起干粮准备放嘴里。忽然不远处有哭泣声传来,吴平寻声而去,竟是一个模样俊俏的姑娘,旁边还有靠着一把缺口的斧头。吴平问到姑娘是哪里人,在这山里做什么?那姑娘说我叫小琴,父母离世多年,如今孤身一人,靠砍柴为生,哪知今天斧头不小心砍到石头,便坏了。今天要是没有柴卖,就要挨饿了。说完,姑娘哭出声来。 吴平看她怪可怜,心一下就软了,说道:姑娘别伤心了,我顺便多砍些...[详细]
2019-06-03
狐狸化人报恩,却被道符赶出家!
话说以前有个小伙子叫李康,爹娘早逝,但小伙子生性乐观,以打柴为生。某天上山打柴时,看到一只狐狸被兽夹夹住,本来想杀掉狐带回家卖钱,但这狐狸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详细]
2019-04-20
  • 娶个狐狸精女人做老婆
    在民间精怪故事里,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还是黄鼠狼和狐狸。黄鼠狼被民间称为黄大仙,它往往都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而狐狸精就多了几分人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她就是个人。 这个小山村风景特别的好,仿佛就是世外桃源一般。尤其是到了晚上,漫天的星子像是女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无比的迷人。 经过千年的修行,这晚,胡媚娘第一次从大山里走了出来,一个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媚娘走到一个水质清冽的溪流边时停了下来,借着月光,就着水里的倒影,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看到水中的自己身材曼妙,面容清秀,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此后,...
  • 红狐报恩记
    这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小山村,四面环山,交通不是很方便,村里几十户人家关系都不错,相互之间都沾亲带故的。 村里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采药人,是个孤儿,叫张大宝。大宝此人,心地善良...
  • 狐仙梦,千年情劫:狐仙与多情书生的未了情
    美丽的鸳鸯湖远离闹事,这里虽少了繁华,却多了份宁静。湖畔有一个不大的小村庄,傍晚时分,在一所小宅院里,十四岁的少年刘思明正在房内读书,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这狂风刮的有点...
  • 狐皮偶
    故事发生在东北边屯三姓凹,主人公叫金鑫。话说这日午后,一只纤腰细颈的红狐爬上炕,缠上了他! 就像《聊斋志异》中《捉狐》所述那般,当时,金鑫正躺在炕上闭目养神呢,忽觉有啥东...
  • 狐仙、蟒仙、鸟仙、龙王,说说我家出现的那些仙儿
    坐标东北,哈哈哈,感觉在东北相信这些的人应该会多一点吧。 开始说正题之前,想到我老舅家姐姐前几年问我,你怕不怕家里供的保家仙啊,我跟她说,可能是从小就在接触了,所以也没什...
  • 白狐化身劝阻村民逃难,结果和村民一起惨死!
    相传在东北的落鸦岭上有这么一只白狐。白狐经历千年修行,吃尽千辛万苦,屡遭雷劈,终于只剩最后一劫,完成即可飞仙。而这最后一劫,与之前的五雷轰顶的天劫相比,显得小菜一碟,乃...
  • 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舍其保家怒离而去
    人总有一死,哪怕活着的时候大富大贵又或是出身乞丐,到头来也是黄土三尺。解放前几年东北某村里大财主王启和的老妈李大妈死了。生老病死,最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却出了问题?就是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后飞离而去,从此以后王家将无保家仙,王家也走向了末落。这事儿要从李大妈说起。 王启和的老妈为人乐善好施,看见那家穷人没饭吃,她会去帮助,看见路上有小动物,她也拿回去喂食。而这李大妈并非财主,只是人性本善,生就一副好心肠。李大妈而立之年时候死了丈夫,一生育有二个儿子,三个孙子,俱出落的一表人才,由其是大儿子王启和,在村里可...
  • 深山中的狐狸大仙,(忠告人类善有善报)
    狐狸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机灵狡猾的。它们灵活的耳朵能对声音进行准确定位、嗅觉灵敏,修长的腿能够快速奔跑,最高时速可达50km/h左右,农村中也经常出现狐仙。今天讲讲山中的狐狸。...
  • 黑狐狸的奇异幻术
    清朝有个守夜的男人叫周雄,专门夜里给人看园子,有一天夜晚照例给人看园子工作,但是半夜的时候发现院子的大青石边有一只黑色的狐狸,那黑狐狸头伸进一口坛子里,周雄闻到一股酒香...
  •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