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狐狸精女人做老婆

  在民间精怪故事里,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还是黄鼠狼和狐狸。黄鼠狼被民间称为黄大仙,它往往都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而狐狸精就多了几分人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她就是个人。

  这个小山村风景特别的好,仿佛就是世外桃源一般。尤其是到了晚上,漫天的星子像是女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无比的迷人。

  经过千年的修行,这晚,胡媚娘第一次从大山里走了出来,一个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媚娘走到一个水质清冽的溪流边时停了下来,借着月光,就着水里的倒影,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看到水中的自己身材曼妙,面容清秀,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此后,媚娘每天晚上都来到这里,来到这溪流边打扮一番。

  这山下的村里有一个大户人家,姓张,张家有位年轻的公子叫张生。张生是个独子,他出生的时候,父母年纪已较大了,便如掌上明珠一般疼他。

  张生年幼的时候就进了学馆读书,到了十九岁那年,风姿神态,慰藉潇洒,举止风度,俊美绝伦。十里八乡有女儿的大户人家,都有心要把女儿许配给他。

  而张生的父母选择媳妇却十分的苛刻,经常对人说:“我儿是人中龙凤,岂能随便搭配世上的鸡鹭之辈呢?”

 

  因此,尽管媒人接二连三地上门来说媒,父母始终都没有答应。岁月蹉跎,张生快到二十二岁了,眼看着同龄人都有自己的孩子了,可他还没有妻室,心里不觉也感到有些怅惘。

  这天傍晚,张生走出村子散心,顺着出村的路走啊走,来到溪流边时,无意中看见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也正在看着他,女孩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虽然女孩衣着简朴,但如双眸散发出媚人的气息,美的实在是无法形容。

  虽然张生见过很多女孩子,可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却不曾见过!不由得脸红心跳,忘记了走路,似乎看傻了。

  这女孩就是媚娘,只见她冲着张生微微一笑。太美了!美的简直就是天仙!

  张生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好,你是哪里的呀!一个人在这就不怕危险吗?”

  “我…我是后山村子的,爷爷是…是山上的猎户,我…我心中烦闷就出来走走。”媚娘思索了一下说。

  “原来是这样呀,对了,我叫张生,就是前面村子的。”张生自报家门。

  媚娘很高兴,脸上带着顽皮说:“我叫媚娘,咱俩做个朋友吧!我每天呆在山上都腻死了!那你每天晚上都来陪我玩好不好呀?”

  而张生却害羞起来,他不敢直视媚娘的眼睛,小声的答应着:“那好,明天我在这等你,不见不散,时候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去了。”说完,张生偷偷地用手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这不是做梦!

 

  就这样,张生每天晚上都来到溪流边找媚娘,两个人有说有笑。张生给媚娘讲山下的生活,媚娘则给张生讲山里的生活。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张生渐渐的喜欢上了媚娘。

  而家里,上门给张生说媒的媒婆也越来越多,可是张生只喜欢媚娘。张生也问过媚娘家里都有什么人,具体做什么,可是媚娘总是一笑而过,张生也不好意思追问,可是心里却疑惑了!

  这天晚上,张生准时来到溪流边,媚娘也在等着他!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和浪漫,这时候的时间只属于两个相爱的人!

  “你喜欢我吗?”张生问。

  媚娘低着头,脸颊两处绯红。

  张生知道媚娘的心意,说:“那就嫁给我吧!到时候把你的爷爷也接来,咱们一起过日子,好不好?现在家里人每天逼我成亲,可是我只喜欢你!”

  “这,这……”媚娘不语,双眸顿时出现了顾虑。

  张生看出了媚娘的心思,说:“媚娘,我给你考虑的时间。”

  “嗯……”媚娘低声说道。

  就这样过了几天,张生有好几晚没见到媚娘了,不由得心里犯起了嘀咕。但是他始终安慰自己,媚娘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这几天,张生听村里的猎户说:最近山上的狐狸突然之间变多了,不仅平常难得一见的火狐多了,就是连没有几个人见过的白狐也有人见过好几次了。村子里的老人就说一定要有事情发生!

  一天夜里,张生一家人刚刚吃晚饭,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张生的父亲觉得纳闷,可还是起身去开门,当打开门时,看见门外站着两个陌生人。一个瘦高,一个矮胖,可是他俩长得就是活生生的一副狐狸的嘴脸。

  在昏暗的月光下看着这两个人的脸,张生的父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时,瘦高的那个人先开口说话了:“我们俩是来为我们家的小姐结亲的。”

  矮胖的那个人在旁边点头:“我们俩带来了一百斤牛肉,一百斤鸡肉,一百斤酒还有一百斤的大米,还请笑纳,三天后我们还来听你们的答复!”

  张生的父亲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消失在夜色中了!再看院子里,眼前的景象让张生的父亲目瞪口呆,满院子堆得全是东西,乌漆嘛黑的也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惊叹,这么多的东西,两个人是怎么搬过来的呢?

  回到屋中,张生的父亲坐不住了,他问张生这是怎么回事,张生就把这几个月和媚娘的事情说了出来!

  “造孽呀,造孽呀!”父亲用手拍着大腿,张生的母亲也留下了眼泪!

  这时候张生也慌了,他忙问怎么了。

  “你这孩子真是吃了豹子胆,你说的那个媚娘一定是深山里修炼的狐狸精,你这孽子。如今你连狐狸精的便宜都占,你真是色迷心窍,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生了这个不省心的儿子!逆子呀!逆子呀!”

  这三天过得是真难熬,张生父亲找了几个跳大神的,还有向几个岁数大的人求助,可是听到的是狐狸精迎亲,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到了第三天,张生还没起床,父亲就把他锁在屋里,不管张生如何喊叫,父亲就是不开门!因为他怕失去他唯一的儿子。

  到了夜里,乌云把月亮挡的一丝不漏,张生父亲在炕上抽着旱烟一语不发,母亲在一边默默的流着眼泪。

  张生的脑子很乱,他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媚娘在他心里已经太重要了,脑海里闪现的都是和媚娘在一起快乐的画面。

  两个人在一起快乐就好,人又怎样,妖又怎样,只要彼此喜欢,彼此相爱又有什么关系呢?张生暗下决心,无论媚娘是人是妖我都要见见她。

  张生把窗户撬开,偷偷的跑出了家,他也不知道要去那里,只是感觉到他和媚娘见面的地方就能找到。

  到了溪流边,只见远处的山林中走出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是朝他这边走来。张生定睛一看,他俩不就是是那两位高矮信使吗?张生就把事情经过和高矮信使说了一遍。

  这时,瘦高信使问道:“公子,是否有意娶我家小姐?”

  “嗯,我愿意!”张生想都没想的说。

  瘦高信使说道:“那好,跟我俩来吧!”

  两个信使一人一边,牵着张生的手,就往山里走。张生只觉得身轻如燕,旁边的树木不断的在眼前划过,树木越来越粗,更有鬼火闪动。突然只见眼前一亮,有豁然开朗之势,只见眼前出现一座砖瓦大宅,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两个鎏金大字“胡府”,门外有仆人分列两行。

  进了大门,三人径直走向正房,只见道路皆是有碧玉卵石铺砌,道路两旁翠竹、假山、庭院、流水帮衬。走入正房,只见正房皆是古玩玉器、字画、古籍,堂中太师椅上正坐一位老者,老者穿着一副黑色对襟短袄,双目有神。

  老者见到张生便问道:“小生,可是张公子?”

  张生先是一愣,然后答道:“是!”

  老者挥了挥手,示意高矮信使离开,高矮信使会意,便慢慢退出门外。老者起身走到张生面前。

  突然,老者的脸变成一幅狐狸摸样,嘴和鼻孔里呼出淡蓝色的雾气,尖牙利齿、红色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张生,怒吼道:“你一介凡胎怎能高攀我仙班,我屋内古玩,字画你随便挑两件拿走便是,够你下辈子无忧,要再执意,小心挖了你的肝,吃了你的心,让你的肉做菜,骨炖汤。”

  张生吓了一哆嗦,没想到如此慈祥老者竟然故此狠毒。答道:“我虽一介凡胎,自知高攀不起,可是我也绝非爱财惜命之人,即使挖了我的肝,吃了我的心,拿我的肉做菜,骨炖汤,我也要见媚娘一面!”

  老者此时哈哈一笑,面部也恢复正常:“我等刚才是在考验你,如有不敬请公子包涵,我膝下就有小女一人,小女父母走到早,把她拉扯大实属不易,那公子即便随我来。”

  张生跟着老者来到正房旁边的一间大房,推门而入,便看见媚娘坐在梳妆台前。此时的媚娘已不再是简朴衣装,而是绣罗衣裳,蹙金孔雀银麒麟。两人一相见便相拥在一起,老者轻咳两声,二人便知还有第三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老者也不语,只是笑笑便走出了门外。

  “媚娘,你可知道这几日没有你在,我的魂魄都已不再,满脑子都是你,这段日子我仔细的想过了,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再错过你,哪怕你真的是狐狸精,我也不怕!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张生说。

  可是媚娘此时却高兴不起来,双眸里带着一丝忧伤,说:“起初爷爷并不同意这门亲事,人仙结合已经违背了天道循环,但是因为心疼我,在我一直的哀求之下才勉强应允,你通过考验后,爷爷他也就放心了,可是我担心的却不是这个,你和我结合会折你阳寿,肌肤相亲之后你便有十余载寿命,如此加害你等之事我怎么忍心呢,你还是回到家里取一个凡人妻子,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你还是走吧!”

  “我不走!人生在世几十载,除去孩童十年,少年十年,老年十年,真正和喜爱的在一起也不过十余载,有十余载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我已心满意足,我不后悔!”

  “你真的这样想吗?”此时媚娘已经泣不成声。

  “嗯,相信我!嫁给我吧!”

  媚娘终于微微点头,把头深深埋在张生的怀里。

  婚礼很快就举行了,排场之大让人惊叹,流水席九百九十九桌摆了三天三夜,方圆百里的三十六路大神、七十二路小神、还有数不尽的魑魅魍魉都来道喜。

  而山下的村子里呢?张生的父母一脸愁容,儿子已经不见了半月了,村里人问起,父亲总是搪塞说张生去了县里读书。

  但是,更另村里人奇怪的是,没过几天老张一家都在村子里消失了……

  后来,听经常上山打猎的猎户说:山上林子深处诡异异常,经常能听到狐狸的悲泣之声,但还有少女细语柔声和孩童玩耍的欢快之声。

女人老婆狐狸精

推荐阅读

白狐化身劝阻村民逃难,结果和村民一起惨死!
相传在东北的落鸦岭上有这么一只白狐。白狐经历千年修行,吃尽千辛万苦,屡遭雷劈,终于只剩最后一劫,完成即可飞仙。而这最后一劫,与之前的五雷轰顶的天劫相比,显得小菜一碟,乃...[详细]
2019-03-20
娶个狐狸精女人做老婆
在民间精怪故事里,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还是黄鼠狼和狐狸。黄鼠狼被民间称为黄大仙,它往往都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而狐狸精就多了几分人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她就是个人。 这个小山村风景特别的好,仿佛就是世外桃源一般。尤其是到了晚上,漫天的星子像是女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无比的迷人。 经过千年的修行,这晚,胡媚娘第一次从大山里走了出来,一个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媚娘走到一个水质清冽的溪流边时停了下来,借着月光,就着水里的倒影,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看到水中的自己身材曼妙,面容清秀,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此后,...[详细]
2019-05-15
红狐报恩记
这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小山村,四面环山,交通不是很方便,村里几十户人家关系都不错,相互之间都沾亲带故的。 村里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采药人,是个孤儿,叫张大宝。大宝此人,心地善良...[详细]
2019-04-30
“保家仙”的亲身经历:亲戚莫名发疯,我在镜子里看到狐狸影子...
应该是2004年的事情,盛夏,我在单位值班,单位一共五层楼,值班室在一楼,那天正好是星期五,下班了之后回家的回家,吃喝玩乐的也都出去了,整个楼里除了我之外就是五楼一个值机员了!这是故事背景,故事继续! 然后大概在八点多,看电视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正对值班室的储藏室(常年闭锁状态,以前听人说吊死过人,未经考证,且听吧)方向传出来男人的鼾声,仔细听起来似乎还像是故意呼气的声音,呼声略长,间隔也不短,听来很像恐怖片里的声音,只是场景要好一些,外面车水马龙,要不真要吓死个人! 听见这个鼾声之后我就挨个楼层检查,除了...[详细]
2019-06-23
白狐报恩
山西太行上附近有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有个小伙子叫全福,爹妈死掉早,从小全福就是个孤儿。 全福这人生性憨厚,人也乐观,只是家里穷,一直过了25岁也没能娶上媳妇。他不但没成家,...[详细]
2019-04-12
讨个狐仙做老婆
各种东西修行,有各种修行的方法。一般都是苦修,道行足了,自然能够变幻人形。黄皮子能投机取巧,他们会去人那里讨封。而狐狸一般都是扒开死人的坟墓,照着尸骨就可以变幻人形。等修行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在人面前出现,做着各种古怪的样子,学人走路,或者学人说话。 清道光年间时,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这里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所以和外界的联系也少。话说村子里有一户李姓人家,家里有个二十几岁的儿子李春,和他上了年纪的老母亲一同生活。 因为家里比较贫困,所以李春二十好几了也没娶上媳妇,因为这事,老母亲没少操心。好在李春老实本分,...[详细]
2019-05-04
娶了个狐狸精
很久以前,京城有一大户人家,主人姓李。李家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夫人所生的李武生和二夫人所生的李文生。 一日,李文生外出游玩,在路边看到一只受伤的狐狸,李文生心生怜悯把狐狸...[详细]
2019-04-13
迁坟挖出一窝狐狸
在晋中一个叫做赵村的小村子里,有一户姓李的人家。夫妇俩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是村里的绝户。李老汉为人老实憨厚,尤其见不得杀生,凡遇到乡里乡亲的杀猪屠狗,总要阻止,实在不...[详细]
2019-04-12
狐仙堂趣闻:财主看到金碧辉煌的胡家大院进去吃了几杯酒醒来发现睡在狐仙堂
在我们村口有个狐仙堂,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现在香火也不错。早些年时其实狐仙堂离村子挺远的,现在新农村建设,村里盖的新房就慢慢靠近了狐仙堂,直至现在有几户的房子已经紧挨...[详细]
2019-04-25
男子帮狐仙渡劫得金元宝
解放前,村里有一个叫大宝的老实人,家徒四壁孤身一人,平时给地主家做个零工挣点钱。村里有孤寡老人、或者谁家吃不上喝上,他自个人宁肯饿肚子少吃一顿也要接济人家。 冲着大宝的这份善良,村里很多人都愿意请他干活。这年雨季快到了,有一天村里胡寡妇请他去给修房子。这胡寡妇不是本地人,据说是逃荒过来的,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 到了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房子终于修好了,胡寡妇管了大宝顿饭后,这时天阴沉沉的眼看就要下雨了。于是胡寡妇就跟他说:大哥你看这天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别走了,在外屋我给你收拾收拾凑活住一宿,明天天好了再...[详细]
2019-05-17
真的有狐仙吗? ——记我家与狐仙的因缘
我的爷爷是19世纪生活在大连旅顺土城子三涧堡村,那里有个狐狸大沟,时常有狐狸出没。 爷爷一辈子劳作,为人忠厚善良、老实本分,又不喝酒,深受村里人的爱戴。 爷爷在村子里的酒作坊...[详细]
2019-04-24
老狐仙报恩情
故事发生在古时。小李村有一位叫付启的小伙子,这天,正在山间劳作,看到一白衣女子跌跌撞撞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跪倒,向付启乞怜道:后面有人追杀,请您救我一救。 付启有的是力气...[详细]
2019-04-13
千年狐妖命悬一线,最终被高僧救下!
话说在南宋时期,山西洪洞,有一道观名-太和观;观中有一道长名为裴休宁,裴道长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在一次裴道长游历期间,路过河水镇。发现每到夜晚,镇中就有妖气出现,每天镇上百...[详细]
2019-03-20
狐仙梦,千年情劫:狐仙与多情书生的未了情
美丽的鸳鸯湖远离闹事,这里虽少了繁华,却多了份宁静。湖畔有一个不大的小村庄,傍晚时分,在一所小宅院里,十四岁的少年刘思明正在房内读书,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这狂风刮的有点...[详细]
2019-03-18
狐狸化人报恩,却被道符赶出家!
话说以前有个小伙子叫李康,爹娘早逝,但小伙子生性乐观,以打柴为生。某天上山打柴时,看到一只狐狸被兽夹夹住,本来想杀掉狐带回家卖钱,但这狐狸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详细]
2019-04-20
狐仙、蟒仙、鸟仙、龙王,说说我家出现的那些仙儿
坐标东北,哈哈哈,感觉在东北相信这些的人应该会多一点吧。 开始说正题之前,想到我老舅家姐姐前几年问我,你怕不怕家里供的保家仙啊,我跟她说,可能是从小就在接触了,所以也没什...[详细]
2019-04-08
灵狐传说:聊斋之狐仙报恩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凤凰山下有个叫秋生的中年人,祖上几辈都是跑深山的采药人,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虽然辛苦,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维持家用,要想以此大富大贵,那也只是幻想罢...[详细]
2019-04-24
猎户请狐仙保家仙
很多人应该有过这样的感受,当行到好运的时候,自然也就会有很大的动力去拼搏,去努力,遇到的都是自己的贵人,都是对自己帮助很大的人,由于运气行的好,跟命里阴阳五行平衡了,睡...[详细]
2019-04-29
  • 狐仙记:狐仙托梦求放过一命,惨死后前来疯狂报复!
    自从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人们当时都流传这样一句话要致富,先修路,所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各地都在忙着修建高速公路,我爸当时就是修路大军的其中一员,他经常会和...
  • 请狐仙娘娘,一个屁破功遭反噬
    今天,重拾神妪系列,写个狐仙姐姐。 杜金是一个商人,做五金生意。他家底丰厚,人脉广大,所以生意一直蒸蒸日上。 男人一有钱,心思就活络。他家中那个糟糠长得平平无奇不说,生的还...
  • 灵狐
    骆家集坐落在群山之间,由于地处偏僻,村民靠山吃山,专门在山中猎取一些山货,去镇上换取日常的生活用品。 村里有户人家,主人叫作于文正,行年五十六岁,他曾有个儿子,长到二十多...
  •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
  • 狐仙梦,千年情劫:狐仙与多情书生的未了情
    美丽的鸳鸯湖远离闹事,这里虽少了繁华,却多了份宁静。湖畔有一个不大的小村庄,傍晚时分,在一所小宅院里,十四岁的少年刘思明正在房内读书,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这狂风刮的有点...
  • 懒汉救了一只狐狸, 竟避开血光之灾!
    古老的山村,环境美,故事也多,只因故事多。下面这个故事便是发生在一个古老的山村内的从前,南国的一个山村里有个叫刘三的人。平时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但却生着一张巧嘴,一开口...
  • 狐狸修成人身,需要花多长时间?
    东晋葛洪所著《抱朴子》一书中说:万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托人形,以眩惑人目,而常试人。唯不能于镜中易其真形耳。 葛洪祖师说成了精就有了变化能力。但是老物精的变化能力与其老的程度修炼时间的长短直接相关。 东晋郭璞所著《玄中记》曰:千岁树精为青羊,万岁树精为青牛,多出游人间。老树精活了千岁和活了万岁的,因修炼时间长短不同,获得的变化能力也不同,分别化为青羊或青牛。 动物修炼成精的很多,其中最擅长也最有可能修炼成功的是狐狸。 狐狸为什么能成精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说:人物异类,狐则在人物之间,幽明异路,狐则在幽明...
  • 狐仙托梦试情郎
    古时候有一位樵夫叫王二,自幼父母双亡,因是外来人,所以村中已无亲戚投靠。无亲无故的王二,只好离开家乡,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那天傍晚,已经五天没吃东西的王二,饿晕在河边...
  • 千年狐妖命悬一线,最终被高僧救下!
    话说在南宋时期,山西洪洞,有一道观名-太和观;观中有一道长名为裴休宁,裴道长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在一次裴道长游历期间,路过河水镇。发现每到夜晚,镇中就有妖气出现,每天镇上百...
  • 家中闹狐仙,不服软真不行啊!
    在这里我也讲个狐仙的故事吧,据我妈说是狐仙,但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仙。不过这个故事应该真实的,因为发生的事是在我妈的爷爷的一个兄弟身上。 那时候应该是晚清结束了的,我妈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