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时候是几张狐狸皮,包裹上有浓重的松木味,蘑菇味,那是一种遥远的家乡的味道。

我还记得,那个地址最开始是“穆棱镇”,后来变成了“穆棱县”,现在则成了“穆棱市”。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啊,想想我当时还是一个小童子,现在都成了一个中年大叔了。

如果说微山湖畔有点儿鬼魅感,这里就有些奇幻主义的味道。

现在好多人一提起东北,就联想到贫穷,落后,愚昧,紧身裤,快手喊麦,带着金链子的纹身大哥。

我其实挺遗憾的,在我印象中,那里还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

我们住在大山脚下的一个小木屋里,屋子用松木钉成,很结实,散发着松木味道。

小木屋里,是很大的火炕,火炕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张巨大的虎皮,真正的虎皮,东北虎的虎皮,这是我太姥爷亲自猎杀的。

我姥姥是满族大族,后来因为给皇帝寻宝,才来的这里(据说穆棱藏着满清宝藏,这个故事以前也写过),后来就衰落了,不过后人也多是勇武的猎人。

小木屋外,用木桩子圈了一圈栅栏,院子里种着极漂亮的花儿,花儿很大,异常娇艳、鲜嫩,在风中摇曳。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极具诱惑力的花儿,是罂粟。

是的,罂粟。

因为这个小村子,距离最近的医院,驾着驴车过去,要走一天一夜,所以人要是重伤了,根本不会去医院,就直接换好衣服,躺在床上等死。

要想活命,只能自救。

当时好多猎人家,都会种些罂粟,把罂粟果实等熬制成黑色的药膏,万一在山上受了重伤,就口服一块,这是止疼的,然后硬撑着下山。

在这里特别提醒一下。

我讲的,都是近三十年前的旧事,那是特殊年代的特殊事情。

目前,在任何情况下种植罂粟,都是违法行为,这是毒品,请不要以身试法。

老虎,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任何虎制品,除了传承的古董以外,买卖是属于违法行为(我姥爷家的虎皮,后来也上缴了)。

我当时还好,但是我姥姥成天担心我养不大。

因为我姥姥家,有个近乎诅咒的传统,每一代都会死一个男丁,而且都是莫名其妙死在一个叫做“屁股山”的地方。

“屁股山”,指的是山的形状像人的屁股。

后来我才知道,从风水上说,形似人体的山形,都是风水极好的地方,容易出宝贝。

在我出生那年,我二舅就吊死在了屁股山上。

我二舅是一个性格刚烈,容貌俊美的男子。

我小时候挺好看的,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我二舅,觉得这是极高的赞誉。

我后来在姥爷家看过他的照片,才明白,这句话确实是赞美了。

我二舅,长得很像黄晓明,但是比黄晓明多了几分英气。

他年轻时当兵,野战军,老和人打架,也喜欢泡病号,经常去当地的野战军医院,一来二去,就和一个小医生好上了,后来才知道,这个小医生的父亲是军区大领导。

不过那个时代,还是很淳朴的,大领导并没有干涉。

后来是我父亲棒打鸳鸯,因为他在老家给我二舅找了一个对象(我二舅都不知道),然后带着那个对象去部队闹,让我二舅强制退伍了。

我二舅后来就郁郁寡欢,成天酗酒,后来据说招了狐仙,最后自缢在了东北的祖坟处。

我二舅那个事情,非常诡异可怕,一直是我们家的禁忌。

因为他去世后,又出现了许多灵异事件。

有一年,我姥姥他们说起我二舅的事情(我趴在被窝里装睡偷听),说了许多非常诡异真实的事情。

我记得很清楚,她当时说,年轻时有个瞎子给她算命,说她命中只有二个儿子。

她当时已经生了我小舅(第三个儿子)了,觉得很晦气,就骂了瞎子一顿,还用簸箕照瞎子头上打了一下。

那瞎子只是笑,什么也不说,念叨了几句,就走了。

现在看看,当时的命运就注定了啊。

我二舅,是在我出生那年去世的,我的名字还是他取的。

我小的时候,我姥姥特别担心我,说我特别像我二舅。

我姥姥说我像二舅,是因为我不爱说话。

我从小就不爱说话,我甚至和家人都不怎么说话(我写的好多童年故事,我姐姐看过后,大哭了一场,很自责,觉得小时候没有照顾好我)。

我经常一个人坐在水边,随便想着一些很玄妙的东西,往往能想一天。

我还喜欢一个人爬山,后来大一些了,就喜欢一个人打猎,一个人钓鱼,去钻很深的林子,去很荒芜的河水旁。

所以我姥姥很担心我,她严禁我去屁股山,估计是怕我死在那里。

当时我太姥爷还在,他就派了一个老光棍,成天陪着我玩,我去哪里,老光棍就跟在哪里。

那个老光棍快五十岁了,还没讨到老婆,大家都很看不起他,觉得他游走好闲,不是个正经人。

但是我却觉得他很厉害。

因为他会做鱼漏子,还会做鱼叉,还有一把猎枪,甚至还有一匹马!

那时候,我们常去溪水里捉鱼,把鱼漏子卡在溪水里(这个鱼漏子有点儿像一个大漏洞),一个人在前面赶鱼,一个人在后面拿着鱼漏子,能鱼赶进来,赶紧提上来,就捉住了。

都是小鱼,多是柳根子,有点儿像泥鳅,黏糊糊的,还有各种小杂鱼,捉回去用酱焖,很好吃。

这里很荒凉,有大片大片的滩涂,各种野鸟,我们常去捡野鸭蛋,一次能捡一大盆,野鸭蛋用大酱炒着吃,味道很鲜美。

我们还去山上捡蘑菇,有一次雨后,我走到山脚下,看见一个人蹲在山沟里拉屎,举着一把大白伞。

走近一看,不对,那是一个巨大的蘑菇!

这个蘑菇比我都大!

等我下山后,那个巨大的蘑菇就没有了,只剩下了一堆黑灰。

上山!

山上什么都有,野酸梨,野葡萄,野山楂,野杏,最常见的是蘑菇,尤其是榛蘑,榛蘑是成片出现的,一片又一片,金灿灿的,就像撒了一袋金叶子。

这玩意儿太多了,不值钱,我们一下午能采一麻袋。

榛蘑炖小鸡好吃,不过最好的还是炖小野鸡。

小野鸡最好在冬天捉。

大冬天,大雪封山,干冷干冷的,穿着皮袍子,我们就去小山坡撵野鸡了。

山上全是雪,野鸡藏不住,我和老光棍一人一个棍子,敲敲打打,吓唬野鸡。

野鸡脾气急躁,它飞过来,飞过去,没地方藏,最后一生气,就把脑袋插进雪坑里,然后就冻住了。

你甚至可以像拔萝卜一样,给它拔出来,懂的硬邦邦的野鸡,就像一根棍子,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受。

所以在东北大山深处,东北捉野鸡,也叫“捡野鸡”,真的是“捡”,没在山区生活过的人,很难领会这个字的精妙。

我们还骑马,老光棍没有老婆,但是养了一匹母马,让他珍若性命,自己都不舍得骑,偶尔会让我骑一下。

我骑着一匹马,驰骋在黑土地上,看着远处的黑山白水,觉得人生真的很美好。

我们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听老光棍给我讲故事。

他很喜欢吹嘘他当年打猎的故事,什么在山上砍柴时遇到狼群了,大冬天和东北虎对峙了,捡鸭蛋时遇到过一条巨蟒,经常吓得我噩梦连连。

他最喜欢讲的,还是天鹅。

他说,天鹅很胖,也很骄傲,喜欢在大水里游来游去。

你要是看见了天鹅啊,你就提前找个土坑藏起来,等着。

等什么呢?

等天鹅飞。

他说,天鹅很胖,它要想飞起来,需要助跑,摇摇摆摆的,像一只企鹅。

它助跑之后,终于开始飞了,但是飞得很低,有点儿像飞机,有一个固定的航道。

你提前藏在天鹅的航道底下,然后举着枪,对着天鹅打,这时候天鹅飞的很低,一打一个准。

但是他其实就打过一次天鹅。

因为天鹅“深情”。

是的,我第一次听到“深情”这个词,就是从这个老光棍嘴里。

他说,天鹅是很深情的鸟儿,都是成双成对的,你杀死了一只,另外一只也不活了。

我以前打死过一只天鹅,另外一只天鹅就绕着它的尸体,不停飞舞、旋转,还朝着他愤怒地嚎叫。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突然有些害怕了。

那只天鹅,终于飞累了,它没有力气了,然后它猛烈鸣叫了一声,拼命往天上飞,飞的高高的,然后猛然从天上落了下来,头朝下,笔直地插进水里。

那个黄昏,老光棍在水边等了很久,终于看到那只天鹅从水下浮了上来,已经死去很久了。

他后来在水边挖了一个坑,把两只天鹅埋葬在了一起,从此再也没打过天鹅。

太阳落山了。

风刮起来了,周围的气温开始下降,我躺在大石头上,石头热乎乎的,不想起来。

远处的大青山,颜色逐渐变深,变成了大黑山,白亮的溪水也变得黑黝黝的,远远的,传来几声悠长的狼嚎声。

大山,如此神秘美丽。

我当时常常在想,以后,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像我姥爷那样,做一个勤勤恳恳的老师?

还是像老光棍这样,做一个悠闲落寞的边缘人?

或者,我能走出大山,走得更远,给更多人讲述大山深处的故事。

我不知道。

天渐渐黑了,我太累了,走不动了。

老光棍就背着我,慢慢往前走,前面是宁静的小村庄,炊烟袅袅,姥姥早就站在门口等着我们了。

然后,就发生了黄皮子换命那件事情,我就离开了这里,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据说,我离开后,老光棍还经常念叨我,去我姥姥家问过几次我的情况。

有一次我母亲告诉我之后,我还给他写过一封信,放了一张我的照片,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

他死于一个孤独寂寞的冬夜。

人老了,也没什么家人,等人发现时,尸体已经冻僵了,所以也不知道究竟死了多久了。

按照他的遗嘱,他和他的母马葬在了一起(那匹马早就去世了,他还经常去坟前坐坐,和它聊聊天)。

后来,我知道这件事后,难过了很久。

这样一个老好人,就这样死掉了,他的一生,仿佛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如果说还留下了一点痕迹,可能也就是我写的这篇文字了。

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这个世界,为什么老对这些好人那么坏呢?

我一直不明白。

我也很庆幸,在我小时候,遇到过很多很好的人,他们无微不至保护我,照顾我,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再后来,我姥姥、姥爷也离开了,我那个充满了美好回忆的小木屋,也变卖了,我记得就卖了四千元钱。

故乡啊,再没有什么亲人了,真正变成了一段回忆,一个名词而已。

好多次,我梦到那里的黑土地,肥胖的低飞的天鹅,金灿灿的榛蘑,泪流满面。

好多次,我跟生一宝宝回忆起那里的旧人旧事,兴致勃勃讲述着那里的奇闻异事,她都觉得应该回去看看,但是终究也没有去。

我总是安慰自己

说故乡就在那里

你去,或者不去

它都对你

不离不弃

虽然

我已经离开那里

近三十年了。

上一篇:狂扁狐狸精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推荐阅读

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舍其保家怒离而去
人总有一死,哪怕活着的时候大富大贵又或是出身乞丐,到头来也是黄土三尺。解放前几年东北某村里大财主王启和的老妈李大妈死了。生老病死,最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却出了问题?就是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后飞离而去,从此以后王家将无保家仙,王家也走向了末落。这事儿要从李大妈说起。 王启和的老妈为人乐善好施,看见那家穷人没饭吃,她会去帮助,看见路上有小动物,她也拿回去喂食。而这李大妈并非财主,只是人性本善,生就一副好心肠。李大妈而立之年时候死了丈夫,一生育有二个儿子,三个孙子,俱出落的一表人才,由其是大儿子王启和,在村里可...[详细]
2019-05-23
深山中的狐狸大仙,(忠告人类善有善报)
狐狸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机灵狡猾的。它们灵活的耳朵能对声音进行准确定位、嗅觉灵敏,修长的腿能够快速奔跑,最高时速可达50km/h左右,农村中也经常出现狐仙。今天讲讲山中的狐狸。...[详细]
2019-04-02
三尾狐狸报恩,却被恩公烧了毛皮!
话说从前在一个山村里,有个年轻男子,家里有两个姐姐,一个嫁到来村东头,一个嫁到了外村去了。这个男子身材健壮,长得也不错,可是因为家里置办两个姐姐的婚事,家里的东西该卖的...[详细]
2019-04-20
戏说狐仙报恩
古文、小说里,经常会出现夜读的书生遭遇狐仙、女鬼,而女鬼这个好理解,毕竟人家生前就是一个人身,死后魂魄依然还是人形。至于狐狸也成仙化人,有人会问:你说本就一狐狸,不好好当你的狐狸,为何非要变成人呢? 为什么?据上点岁数的老辈人讲,世间分六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六道轮回,天道、人道、阿修罗道,这是上三道。地狱道、 饿鬼道、畜生道,这是下三道。畜生道可是六道轮回里边最低的那层,而狐狸就属于畜生道。 在中国神话传说中,狐狸是能修炼化人形成仙的,传说狐狸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能变为美女,此时就能知千里之外的事,也...[详细]
2019-07-06
红狐报恩记
这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小山村,四面环山,交通不是很方便,村里几十户人家关系都不错,相互之间都沾亲带故的。 村里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采药人,是个孤儿,叫张大宝。大宝此人,心地善良...[详细]
2019-04-30
智斗皮狐子:皮狐子幻化成人形被尿打回原形
见多识广的李爷爷给我讲了一个皮狐子的故事:山里有种怪物叫皮狐子,长得类似狐狸,然而这货却能修行,会说人言。每到晚上的时候,它就穿上人的衣服,戴上帽子,站在山路边问过往的行人:你看我像人吗? 假如行人回答像,它就会放你走。要是你说不像,它就会伸手去打你,或张牙咬你,吓人一跳。 油坊镇张庄村西有片果园,老张常年住在果园,他四十多岁。老张可是当地的一个名人,因为什么呢?就因为他胆子大,敢一个人半夜里到坟地里待一宿,村里人无不佩服,村里人见面都喊他:张大胆。 这年的冬天,已经是除夕,张大胆到镇上打了酒,买了肉,提...[详细]
2019-05-15
狐仙三件宝贝:隐身帽、日行千里草鞋、起死回生扇子
从前有位张秀才,父母早死,靠嫂子抚养成人。那年,他到外地去读经馆,被一个美貌女子迷住了。这女子总是子时来,卯时走;不说自己的姓名,也不告诉她住的地方。弄得张秀才恍恍惚惚,心神不定。 一天夜晚,卯时刚交,女子就要走。张秀才死死拉住,说:今天不把实情告诉我,就不准你走。女子万般无奈,说:你不必问我姓名,你要是真心欢喜我,就晚上出学堂门,往西走一里,翻两个坡,转三道弯,过四条沟,看到一个红灯笼,那就是我的家,说完,女子就走了。 按照女子说的,张秀才天天晚上都去,就这样,一晃过了两年。 嫂子在家讨不到张秀才的信,...[详细]
2019-06-01
帮狐狸精接生,反救了自己一命!
这个故事,是听乡下的六婆说的。 在当时,乡下的医疗环境差,所以很多人生孩子都会请产婆到家里来接生,六婆就是众多产婆中的一个,也是附近几条村子中技术最好的产婆。 她是个心地善...[详细]
2019-04-18
白狐报恩
山西太行上附近有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有个小伙子叫全福,爹妈死掉早,从小全福就是个孤儿。 全福这人生性憨厚,人也乐观,只是家里穷,一直过了25岁也没能娶上媳妇。他不但没成家,...[详细]
2019-04-12
仙蛇传:中午的蛇不能打
在这酷暑天里太阳就像一颗刚烤熟的地瓜,把大地烫的红通通。即便是坐在大树荫下,我依旧汗流浃背,实在是想念大城市的立体空调。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嘴欠的答应了这群狐朋狗友,在三...[详细]
2019-04-08
迁坟挖出一窝狐狸
在晋中一个叫做赵村的小村子里,有一户姓李的人家。夫妇俩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是村里的绝户。李老汉为人老实憨厚,尤其见不得杀生,凡遇到乡里乡亲的杀猪屠狗,总要阻止,实在不...[详细]
2019-04-12
秀才路遇同乡误入狐村鬼冢
黄子明在山路上匆匆地走着。天色渐渐黑下来,这片山林却延绵伸展,怎么都走不完。黄子明心里有些焦急起来。 黄子明年方二十,自幼聪明好学,祖父曾在江南一带做过小官,同许多文人雅士有些交情。见黄子明读书用心,是可造之材,便将他托付给江南的老友,跟随学子读书,期望有朝一日能高中,光耀门楣。 黄子明离家数载,如今学业有成,考取了秀才的功名,返回家乡,一是看望父母,二是他的老师做媒,想让他娶当地一诗书世家的女子柔叶为妻。黄子明十分中意柔叶,要禀明父母双亲,再上门提亲。 翻过这座山就是黄子明的家乡所在,原本以为太阳落山时...[详细]
2019-06-01
娶了个狐狸精
很久以前,京城有一大户人家,主人姓李。李家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夫人所生的李武生和二夫人所生的李文生。 一日,李文生外出游玩,在路边看到一只受伤的狐狸,李文生心生怜悯把狐狸...[详细]
2019-04-13
狐仙梦,千年情劫:狐仙与多情书生的未了情
美丽的鸳鸯湖远离闹事,这里虽少了繁华,却多了份宁静。湖畔有一个不大的小村庄,傍晚时分,在一所小宅院里,十四岁的少年刘思明正在房内读书,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这狂风刮的有点...[详细]
2019-03-18
白狐的故事:一只白狐的七世恩怨!
狐仙,最早是出现在《山海经》: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南山经》),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蒲松龄笔下的狐仙们,集人类全部美德于一身,成为人类的好朋友,它们强调友谊、尊重真情,反而比人类更可爱。 随着走访,平日里会经常听到一些有趣或者让我沉思的故事,其中一个白狐的故事,是在一起前往山东高青县的旅途中听得的,那是一次有趣的出行,这个故事也是一个让我回味很久的故事。 壹 道讲承负,佛说因果。 虽然,佛、道、萨满等等系统对于转世与轮回观的看...[详细]
2019-05-12
懒汉救了一只狐狸, 竟避开血光之灾!
古老的山村,环境美,故事也多,只因故事多。下面这个故事便是发生在一个古老的山村内的从前,南国的一个山村里有个叫刘三的人。平时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但却生着一张巧嘴,一开口...[详细]
2019-03-19
广寒仙子,姑射仙子,瑶姬仙子,芙蓉仙子妖娆的诱惑 ~ 上古神话中的四大神仙姐姐
中国的神话中,四这个字经常被使用,因为方向有四个,古人往往列举出四种最厉害的东西,代表四个方向。常见的,有天庭的四大天王,四大元帅,花果山的四大健将,甚至是人间的四大美...[详细]
2019-04-02
“保家仙”的亲身经历:亲戚莫名发疯,我在镜子里看到狐狸影子...
应该是2004年的事情,盛夏,我在单位值班,单位一共五层楼,值班室在一楼,那天正好是星期五,下班了之后回家的回家,吃喝玩乐的也都出去了,整个楼里除了我之外就是五楼一个值机员了!这是故事背景,故事继续! 然后大概在八点多,看电视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正对值班室的储藏室(常年闭锁状态,以前听人说吊死过人,未经考证,且听吧)方向传出来男人的鼾声,仔细听起来似乎还像是故意呼气的声音,呼声略长,间隔也不短,听来很像恐怖片里的声音,只是场景要好一些,外面车水马龙,要不真要吓死个人! 听见这个鼾声之后我就挨个楼层检查,除了...[详细]
2019-06-23
  • 千年狐妖命悬一线,最终被高僧救下!
    话说在南宋时期,山西洪洞,有一道观名-太和观;观中有一道长名为裴休宁,裴道长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在一次裴道长游历期间,路过河水镇。发现每到夜晚,镇中就有妖气出现,每天镇上百...
  • 仙蛇传:中午的蛇不能打
    在这酷暑天里太阳就像一颗刚烤熟的地瓜,把大地烫的红通通。即便是坐在大树荫下,我依旧汗流浃背,实在是想念大城市的立体空调。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嘴欠的答应了这群狐朋狗友,在三...
  • 狂扁狐狸精
    讲一个狐狸精的故事,这是谷师傅讲的。 前几天,谷师傅过来找我,说是要过年了,给我送个礼物,送个羁绊。 我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他说的是送个鸡吧。 后来发现,还真是一只鸡,还是活的,而且是野的,是一只色彩斑斓尾巴长长的锦鸡。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最喜欢的作家,汪曾祺老先生说过,沈从文先生80岁那年回了一次湘西(他是湘西人),老家人看他回来了,高兴地不得了,后来捉了一只锦鸡给他。 沈从文说,后来那只锦鸡给吃掉了,真煞风景!,而且锦鸡肉并不怎么好吃。 按照湘西的做法,湘西土匪鸡,更像是爆炒后红焖,这个...
  • 一只白狐的七世恩怨!
    狐仙,最早是出现在《山海经》: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南山经》),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蒲松龄笔下的狐仙们,集人类全部美德于一身,成为人类的好朋友,它们强调友谊、尊重真情,反而比人类更可爱。 随着走访,平日里会经常听到一些有趣或者让我沉思的故事,其中一个白狐的故事,是在一起前往山东高青县的旅途中听得的,那是一次有趣的出行,这个故事也是一个让我回味很久的故事。 道讲承负,佛说因果。 虽然,佛、道、萨满等等系统对于转世与轮回观的看法不...
  • 红狐自投牢笼,磕头作揖求放生,屠夫杀狐,天降奇祸
    物之反常者,即为妖。 这个小故事,发生在多年前的一个偏远山村里。村子虽不大,只有三四十户人家,倒也行当齐全,有米店,有成衣铺,有棺材铺,也有杀猪宰羊的屠夫。而引出这个故事...
  • 狐仙记:狐仙托梦求放过一命,惨死后前来疯狂报复!
    自从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人们当时都流传这样一句话要致富,先修路,所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各地都在忙着修建高速公路,我爸当时就是修路大军的其中一员,他经常会和...
  •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
  • 灵狐
    骆家集坐落在群山之间,由于地处偏僻,村民靠山吃山,专门在山中猎取一些山货,去镇上换取日常的生活用品。 村里有户人家,主人叫作于文正,行年五十六岁,他曾有个儿子,长到二十多...
  • 三尾狐狸报恩,却被恩公烧了毛皮!
    话说从前在一个山村里,有个年轻男子,家里有两个姐姐,一个嫁到来村东头,一个嫁到了外村去了。这个男子身材健壮,长得也不错,可是因为家里置办两个姐姐的婚事,家里的东西该卖的...
  • 狐狸修成人身,需要花多长时间?
    东晋葛洪所著《抱朴子》一书中说:万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托人形,以眩惑人目,而常试人。唯不能于镜中易其真形耳。 葛洪祖师说成了精就有了变化能力。但是老物精的变化能力与其老的程度修炼时间的长短直接相关。 东晋郭璞所著《玄中记》曰:千岁树精为青羊,万岁树精为青牛,多出游人间。老树精活了千岁和活了万岁的,因修炼时间长短不同,获得的变化能力也不同,分别化为青羊或青牛。 动物修炼成精的很多,其中最擅长也最有可能修炼成功的是狐狸。 狐狸为什么能成精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说:人物异类,狐则在人物之间,幽明异路,狐则在幽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