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蛇渡劫的传说,吃死尸修行化为龙

纪颜伸了伸腰,把手暖了暖,向我和林斯平徐徐道来。

 

“中国的地势分布很广,动物的物种繁多,当然,蛇类也是其中一种,尤其是蟒蛇,一般在南方诸省,像福建啊,广东,云南等省,一般能在茂密的山林里找到它们。不过传说中的龙蛇绝对罕见。

 

 

 

我是在父亲遗留的笔记中找到了一个居住在云南的少数民族部落,这个部落以捕捉蛇贩卖维生,而其中有一个人谈到了龙蛇,不过记载甚少。其实龙蛇是一种巨蟒,但又和其他的巨蟒不同。而为什么被称龙蛇,笔记没有记载,只是一再强调非常危险,当心之类的话,并用了个大大红圈勾出来。我带着好奇,终于找到个机会前往云南寻找龙蛇的踪迹。

 

云南自古就是非常神秘的地方,那里几乎保留了最原始的自然景色和原始生态环境,茂密的原始森林曾经吸引过众多探险家,但危险也多。

 

1942年,中国为了解救在缅甸被日军围困的7000名英国士兵,10万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完成了任务。但打仗的伤亡不大,绝大多数人却在穿越中缅边境的原始森林里丧命。充满瘴气的森林,食人蚁军团,巨型蚂蟥,以及众多不知名的野兽,即便是活着的人也始终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之中。可想而知,龙蛇生存在那种地方倒也不失偶然。

 

我经过几天的旅途,来到了云南,并根据父亲遗留的地图和笔记,开始寻找那个部落。当然,比较辛苦,不过当地人还是很热情的,半个月后,我终于来到了那个靠捕蛇维生的部落。

 

和我预想的不同,与其说他们是个部落,不如说像个村庄。远远望去,和我老家的并无太大不同。

 

“你是来收蛇的么?早了几天啊。”一个穿戴比较接近汉人的人朝我走过来奇怪地问我。我告诉他,自己是个旅游者,是慕名而来。那个人笑了笑,也自我介绍说他叫布里,这里的人都叫他阿布,因为阿布会汉语,所以他专门负责联系外面的人来采购蛇皮蛇胆,还帮村里的人买卖货物,所以阿布在村子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你的汉语是像谁学的?”我好奇地问阿布,阿布又笑了笑,我忽然发现他的舌头又细又长,而且通红的,每次说话前都伸出来舔舔自己的嘴唇。他的皮肤很粗糙,而且脱皮的利害,他告诉我最近太阳太厉害了。

 

“我的汉语是跟个汉人学的,很久了,他人很不错,教会了我很多东西,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充当他的导游。”我猜想一定是父亲了,看来我找错地方。阿布的手脚很长,仿佛没有骨头一般,山路崎岖,走起路来,手如飘带一样晃来晃去。我眯起眼睛看了看前方,有一大堆人围在一起,似乎在庆祝什么。

 

等我和阿布过去,人已经渐渐散去。我走近一看,原来是有人捕到了一条蟒蛇。

 

蟒蛇还是活的,不过头上套了蛇笼,好像是一种编织袋,又有点类似马的缰绳,那带子好像很坚固,蟒蛇的头在剧烈的摇摆,但挣脱不掉,它的另外一半身体被牢牢绑在了地面的木桩上。这条蛇不算大,不过也有四米多长,身体背面灰棕色头部有成对的大鳞片。背面和侧面有云状大斑纹。

 

头上编织袋的另外一头在一个壮实的年轻汉子手里,他脸上充满着得意的神情,一只手抓着袋子,另外一只手叉在腰上。身上披着一件红黑相间的短服,没系扣子,露出健壮的肌肉,他的眼睛向上飘的厉害,压根没看见我这个生人。倒是一个四十多岁皮肤黝黑的矮胖中年人发现了我们。然后大家都转移视线到我身上。抓蛇的年轻人不快的望着我,可是他看上去也很好奇。

 

一下子被这么多人围起来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他们说着我听不明白的语言,睁着大眼睛拥挤在一块,仿佛在动物园看动物一样。还好阿布赶快解释了一番。

 

“别介意,一般收蛇的人不进村子的,大家很少看见外族人,所以显得很好奇。”阿布拍拍我的肩膀,他背对着太阳,如衣梭般的脸朝外吐着舌头。我看看他,又看看地上的蟒蛇。

 

人群逐渐散去,我跟着阿布来到他家。如其他人一样,家里很简陋,不过里面的物件却是独特。大都是皮制品。有皮裤皮衣,还有一瓶浸泡着数条蛇的大玻璃罐子。里面的液体黑褐色的。阿布叫我自己坐坐,他去喝水。我则应了一句,然后走到玻璃罐前仔细看看。

 

里面的蛇好像是毒蛇,有一条黄色的,头部呈三角状。比起前几条都要大,我把手放到罐子上,眼睛贴在上面,想看看它的花纹。不料,那蛇猛地睁开眼睛,大而灰色的眼珠转了一圈后盯着我。我吓得往后一退,正好撞倒了从里面走出来的阿布身上。

 

“你怎么了?”阿布奇怪的问我。我惊惶的指着罐子。“那蛇,居然是活的。”阿布冷笑了声,不屑的哼了一声。

 

“那蛇当然是活的,你不知道么?蛇酒自然要泡活蛇,否则药力就弱了,那酒的温度低,所以蛇成半休眠状态,你刚才一定是把手放在上面了,温度一高,它自然活过来了。”阿布笑嘻嘻的走过去,用手厥起衣角擦了擦刚才被我手捂出几道印子的罐壁。然后指着那条蛇说。

 

“你可别小看它,它可是有名的烙铁头,被它咬一口,半小时没血清就没命了。不过它泡的酒可是非常不错,不过这蛇前些日子刚放下去,要等它被醉死,然后才能开盖子饮用。”我点点头,果然是捕蛇的世家啊。门外很多小孩会趴在门外看我,然后又被女人们领走了,开始还不太习惯,后来也无所谓了,和阿布攀谈了起来。

 

“日子不好过,收蛇的人价格越压越低,村子里的人却越来越多,当然,能抓到的蛇也没以前多了。刚才在外面的那个叫乌苏,他已经是村子最会抓蛇的了,可一条四五米的蟒蛇活的才卖两百多,死了更不值钱。要么就冒险抓毒蛇,价格稍微高点,但被咬死的人也不在少数,总之要么饿死,要么被蛇咬死,日子很难过了。听长辈说,以前村子里自给自足,虽然不富裕但也过得去,自从有人开始卖蛇赚了点钱,大家都去赶着抓蛇了,抓来的蛇一多,价钱就贱了。结果搞得现在村里的人只会抓蛇了。听了他的话,我很难想像原本在我印像里神秘而强大的捕蛇部落居然现在处于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不过我还是问了他关于龙蛇的事情。

 

“龙蛇?你疯了么?我劝你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我们这个部落已经几百年了,从来没人见过龙蛇,它只在老人家吓唬不听话的娃的故事里出现过,以前那个教我汉语的男人也说来找龙蛇。”阿布端详了我一会,忽然指着说:“没错,和你长得有些相像,你们该不是父子吧。”我笑了笑,点点头,阿布也笑笑。

 

“真高兴,我居然还可以见到纪先生的儿子。”阿布对我的表情明显热情了许多,不过他还是不赞同我去找龙蛇,但他告诉我,明天就是一年一次的捕蛇赛,比比谁是最厉害的捕蛇人,冠军的奖励是很丰盛的。

 

“我和乌苏是一起的,你可以和我们一道去看看,怎样捕捉一种大蟒蛇。”阿布神秘地说,“那绝对是你从没见过的捕蛇方法。”我有点好奇,但阿布却不再往下深说,只好作罢。夜晚在他家吃了顿蛇肉饭,还算可口,晚上睡在竹席上面,月光透过装有毒蛇的酒瓶,亮着银光。一觉睡到天明,直到阿布叫醒我。我揉揉眼睛,听到门外有很多人的欢呼声,走出去一看,原来很多女孩子正穿着很华丽的民族服装跳舞。

 

“捕蛇赛过后就是蛇节,所以大家会庆祝,不过以后这样庆祝的机会恐怕越来越少了。”阿布感叹地说。他告诉我,由于有部分年轻人技术不好强行抓蛇,已经死了好几个了,所以族长说以后的捕蛇赛会慢慢减少,直到停止。昨天的那个年轻汉子,就是乌苏走了过来,今天他换了套行头,穿了套灰色的紧身衣,脚和手臂都裹着厚厚的白布,腰间系了个大大的布袋,肩膀上斜挎着一条拇指粗细的绳索,看来这都是准备抓蛇的工具吧。他没看我,径直走进房间,然后和阿布对话,可惜我一句都没听明白,不过乌苏好像很不高兴,指指我,又对这阿布高声叫喊,但他最后好像还是很郁闷的走出房间,用手抓着胸前的绳子,对我使劲瞪了一眼。

 

三人准备好久出发了,阿布也为我包上白布,因为树林深山里瘴气蚊虫多,这个时候是进山的比较好的时间,但还是要注意。阿布还带了很多药品,大都用小瓦瓶装着。

 

上午九点后,参加捕蛇赛的人都陆续出发了。

 

“我们去捉岩蛇。”阿布和乌苏交谈下,回头告诉我。现在我们三人正在陡峭的岩石上攀岩,我一听奇怪了。

 

“什么蛇?”

 

“岩蛇,它们很大,有六七米,甚至更长,居住在山洞里面,一般在晚上才外出,岩蛇和其他蛇不同,它比较迟钝,而且它们是靠嗅觉捕食的,一般被它盯上的,跑都跑不掉。”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阿布笑道:“因为岩蛇的嘴巴很大,扁平状,巨大的身体像风箱一样,和猎物距离相近后,靠着吸力直接吸过来,然后绞杀,最后吞食掉。不过,抓它方法很特别,也很危险,看来乌苏是一定要抓岩蛇来证明自己了。”阿布望着最前面卖力爬山的乌苏矫健的背影,叹气道:“希望他别出事。”

 

三人沿着山路一直走到日头高挂,我看了看表,快中午了。克乌苏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我的体力有点不支,慢慢被抛到了后面。阿布和乌苏在前面交谈着,时而又高声争吵什么,我开始有点讨厌这个叫乌苏的小伙子了,因为他回头看我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带着鄙视。终于,我们在山间的一片开阔地停了下来。在不远处,有一个山洞,黑呼呼的,大概有两人多高。

 

“岩蛇的鼻子很厉害,你要涂上这个。”阿布从自己带来的那些瓶瓶罐罐里面摸出一个绿色的,打开后里出来一股非常浓烈的味道,非常难闻。

 

“这是什么啊?”我接过来,仔细地涂抹,阿布再三叮嘱我,要尽量把整个身体都涂上,不要漏擦。我涂抹完后,把瓶子递给阿布,但他收起来了,自己却没有涂。

 

我不禁问他,阿布笑了下,舌头舔了舔嘴唇。

 

“我和乌苏都是这里长大的,身上有了蛇的味道了,你是外来人,所以你需要涂。”说完盯着我看,看得我发毛,那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很像昨天瓶子里的那条蛇的眼神,都是灰色的。

 

乌苏冲着阿布大喊了句,阿布回了几句,似乎两人还在争吵,不过最终乌苏屈服了,不高兴的跑到一边去了。

 

“要怎么抓呢?”我问阿布,阿布却对这我笑。

 

“你知道要怎么捉龙蛇么?”我很奇怪,不是说要抓岩蛇啊,他不是老说叫我别去想抓龙蛇么?他绕着我转圈,一边转,一边看着太阳。

 

“龙蛇是神物,你知道,它是快要化龙的大蛇,但是和人一样,人要修仙就必须经历劫难,龙蛇则是要吞食死者的尸体,来超度亡灵,以此来修行。可是如果它吞食了活人,那就会暂时失去力量,没有任何危险。”

 

“这是什么意思?”我忽然觉得他很危险。下意识的退后几步。阿布停住了,他看了看太阳,最后又看着我。

 

“正午的时候是龙蛇最弱的时候,你身上涂抹的是一种尸味油,能盖住活人的气味。要抓龙蛇必须要有饵。而你,就是最好的饵。这里的规矩是一旦死了人就抬到这里让龙蛇超度,这么多年来规矩一直不变。不过我管不了了,只要能抓住龙蛇,那就是一堆的金子啊,整个村子都会富裕起来,可是他们谁也不敢去当饵,很不凑巧,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二十多年前,你父亲看过龙蛇吃尸,所以他误以为龙蛇是凶兽。不过今天你既然来了,也能看看,而且是近距离,哈哈哈哈。”阿布开始放声大笑,而我感觉到一阵眩晕,腿一软,便倒了下来。我意识失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是阿布的。

 

“油里面还有迷香,在阳光的照射下会从你的皮肤里进去,好好睡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是被冰冷的地面冻醒了。睁眼一看,自己躺在山洞里面,阿布和乌苏早没了踪影,我想挣扎着爬起来,但身体一点气力也没有,手脚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如果只是不能动还好,迷香的作用迟早会消失。可是洞里面却传来一阵蠕动的声音。

 

我看见两只发着绿光的眼睛。

 

是龙蛇?

 

借着外面的光线,我依稀看见有东西从里面爬了出来。然后是很重的呼吸打在我脸上,很难闻,我几乎要作呕,夹杂着腐烂的臭味和动物的味道。似乎在这味道的刺激下迷香的作用小了点,我好像可以稍微动一下了,可是在这种情况,我就是能跑也没用,因为我已经看见它了。

 

怎么形容呢,龙蛇已经不能说是蛇了,它的额头靠近眼睛的上方隆起了两个类似肉瘤的大包,眼睛也深深陷落进去,在嘴角两边居然还有须,非常长,一直飘到脑后。脖子后的鳞片比普通的蛇鳞要大的多也厚的多,通体成红色,在身体两侧已经可以看见有脚的雏形了,像壁虎一样,不过没有实质的功能,它依旧靠爬行来移动。

 

比我想像的要大的多,光是脑袋几乎比我身体大了。蜷曲爬行的龙蛇似乎发现我了,吐着舌头朝我迅速的移动过来。蛇鳞和地面摩擦的声音连我的皮肤都感觉的到。

 

只是一刹那,我感觉脚一阵冰冷,原来龙蛇已经在从脚部吞食了。我的眼睛正对着龙蛇的眼睛,它的眼神很冰冷,虽然我知道它的视力并不好,或许根本看不见东西,但我还是很惧怕它的眼睛。

 

你很难想像被一种东西活吞是什么感觉。

 

我曾经知道有一种捉蛇人把自己当作食物引诱蛇让自己下巴脱臼来吞食,等吞到大腿处时候再迅速坐起来杀蛇,这时候的蛇是没有任何防备的。我以为只是笑谈,不料今天自己亲自尝试了把。

 

龙蛇的嘴很大,它完全可以一下就把我吞下去,可是它偏偏一点一点的含着,靠着每次张嘴的上颚和下颚的蠕动把我身体送进去。我心想或许长期吃尸体让它的胃口变的很不好了。

 

我的脚趾头能清晰地感觉到龙蛇的内部粘膜和肌肉的蠕动,它已经吞到我的膝盖了,我不知道阿布和乌苏到底想干什么。这个时候,龙蛇忽然停止了吞食,然后猛地把我吐了出来,接着仰起头,痛苦的摇摆,我的身体已经可以动了,赶紧扶着石壁跑了出来,脚上全是龙蛇的粘液。

 

“多谢你了!”阿布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仿佛在看风景一样看着在旁边剧烈挣扎的龙蛇,然后又吃惊的说:“它比几十年前更大了,而且更接近龙,或许再过些日子它真能变龙飞天了。”乌苏走了过来,两人交谈了会,乌苏用绳子把我捆的像粽子一样。

 

“等我把龙蛇带回去,村子里的人会把我当神一样供奉起来。”阿布得意的笑道,细长的舌头又伸了出来,似乎那张嘴巴已经无法容纳这么大的舌头了。

 

“不行,我听说龙蛇肉吃了可以不老,我不能错过这机会。”阿布的眼睛里冒着攫取的光,从腰间抽出把匕首,他在等龙蛇停下来,等龙蛇没有力气。终于,龙蛇瘫倒在地上,无力的把头靠在一边,身体卷了起来。阿布高兴得走过去,但被乌苏拉住了,乌苏拼命的摇头,两人争吵起来。最后阿布没有理会乌苏的阻拦,强行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嘟囔着。他颤抖的走到龙蛇脖子的地方,把匕首扎了进去。龙蛇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任凭阿布把一大块肉生生割了下来。

 

阿布手里提着龙蛇肉,兴奋的走了出来。

 

“吃了这个,可以长生不老,或许我还可以把这个拿去卖钱,哈哈哈哈。”阿布狂妄的高声大笑,他背对着洞口。我和乌苏则正对着。所以,我们俩看到了。龙蛇头上的包如同剥茧而出的飞蛾一样,伸出两只长角,在身体边的四肢也伸了出来,它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爬行了。整个头部也变得巨大起来。龙蛇就站在阿布的身后,它脖子上的伤口也完全恢复了。

 

乌苏结巴的指着阿布,然后怪叫着逃走了。阿布也感觉到了,他面带恐惧的转过头,脸上还带着刚才未抹去的笑容,但是他刚回过头,迎接他的是龙蛇的大嘴。

 

只一下,阿布就进了龙蛇的嘴里了,在嘴外乱蹬的脚还有提着龙蛇肉的手都证明了他还未死。不过很快龙蛇把他整个吞了下去,我能看见龙蛇喉咙出的一团东西在蠕动。

 

接下来轮到我了?我闭上眼睛受死,在神物面前我的力量完全是多余的。不过它似乎对我并不感兴趣。等我睁眼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发现它了。

 

整个地面除了地上阿布留下来的一些工具之外什么都没有,我感觉如同做了场梦一样。龙蛇变成了龙了?抑或是去了别的地方?

 

后来我靠着石头磨破了绳索,走了很久才也没有找到那个村子,不过我还是幸运的被几个旅行者救了,这才能活着回来。那些旅行者说,他们是看见天空中有异物才朝这个方向走的。我想,或许他们看见的就是龙蛇吧。”我看着纪颜,真难相信他居然把这事叙述的如此轻松,要知道我和林斯平听的非常惊讶。

 

“我寻找了所有关于龙蛇的史料,原来龙蛇靠食尸超度亡者来修行化龙,但等它化龙时候确是需要吃掉作恶者,如同古代传说的神兽麒麟,也会担当一种类似法官的角色,恐怕阿布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吃掉。”

 

“一字谓之贪啊,就像那位真的掉入钱眼的局长,贪婪是一切犯罪的根源。”我忍不住说道。

 

“哦,那是一个怎样的故事?”纪颜和林斯平问。我清了清嗓子。

 

“这是一个关于钱眼的故事。”

 

第三十四夜钱眼

 

“钱眼?”纪颜好奇的问道。林斯平也笑笑。

 

“听过有人掉到孔方兄里面去,但那位钱眼的局长是什么意思?”我用火钳夹起一块烧得正红的木炭,把烟凑过去,不喜欢用打火机,甚至火柴,尽量远离现代的每个部分,可以让你有种释放的轻松感觉。我吐出口烟,故事便在渐渐散开的烟雾中展开了。

 

“我本是学计算机的,无奈专业学的太差,这才又搞了份报社的工作,这年头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干着与自己兴趣无关却和自己的肚皮相关的工作,当然,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很幸运的属于那百分之二十的人,因为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份工作的。

 

大多数工作都要渡过一个实习期间,那位局长的事,恐怕是在我实习期间最难忘的了。

 

这个局长姓吴,呵呵,个人认为百家姓中属吴最难搭配名字了,大部分都不是很好,这个吴局长也不例外,他全名叫吴德学,这个吴局长有个很大的特点,爱钱。

 

不要误会,爱钱和爱财其实并不见得是一回事。起码开始的时候,吴局长还是非常正直的。他爱钱,只是喜欢收集钱币而已。从古代铜币到现代发行的金币,甚至很多绝版稀有的在他那里都能窥见一二,可想而知吴局长痴迷钱到了何种地步,不过他只喜欢金属币,讨厌纸币,按照他的说法是金属币可以把玩,而纸币与冥钱太相像有点不吉利。

 

吴局长其实是副局,但大家都顺口叫局长,只有在正局长在的时候大家才叫他吴副,他分管当地的药物监管,也就是抽查质量,大部分注射及临床用药都得经过他的首批,权力之大,可想而知了。刚刚上任的时候,吴局长还是做了几件实事,查处了些违禁药品的外流案件,而我也正是因为要为他写专访,才认识他,对于那篇专访,吴局长非常高兴,还当面表扬过我。两人倒还谈得来,于是我也就经常去他家坐坐,所以他的事也就知道一二。

 

不过,后来他变了。

 

吴局长是老大学生,从小就嗜好古玩,听说家里祖上就是琉璃厂里的活计,日本鬼子侵华,他爷爷就带了几件顶值钱又非常易于携带的东西——古钱。逃到了南方,然后也就在这里娶妻生子开枝散叶了,吴局长从小经常生病,家里就常用古钱镇邪,所以他自小熟古钱就好比80年的人小时侯熟画片一样。据他自己说,六岁的时候他就可以通过辨锈来鉴别古钱了,我听后心里有点不信,毕竟识锈辨锈已经不是玩票级别的收藏家的级别了。古钱大都是金属,以铜最多,古钱的锈蚀有多种多样,既有真伪之别,又有地域、厚薄之分,南方土壤多雨潮湿带酸性,锈蚀较严重且相对疏松,绿锈中常混杂有蓝、绿和红色锈,称为“红绿锈”,有的铜锈中还会泛出一片片或一点点水银般的光泽,称为水银锈,北方少雨干燥,锈蚀坚硬板结,锈色多呈绿色或蓝绿,是为硬绿锈。其钱体大多绿锈满身,就是常说的“北坑”河中捞起的古钱,锈蚀多呈灰白色,坚硬异常,极难清理,常叫做沙锈。当吴局长对我侃侃而谈的时候,我实在对一个负责药品的官员同时又对钱币如此精通佩服不已。当然,他还请我观看过他的收藏,只不过那只是他收藏的一小部分,极品按照他的说头,是有灵气的,不到万不得已,绝见不得生人,我也只好作罢。

 

但是,一个人有爱好的话,那么爱好往往就是弱点。

 

记得有部电视剧里说过,好像是《李卫当官》吧,剧中李卫被调任扬州之前,雍正恐其和前几任地方官一样为盐商所腐蚀,于是让他去大狱看看那几位已经被判死刑的扬州前任知府。有的是为色,有的是为字,有的是为钱。总之按照盐商的话就是不信这世间还有无缝的蛋,就算是铁板一块,也要烧化重铸掰开灌盐。

 

所以当一个人被千万个人算计的时候,那就危险了。

 

吴局长自然不例外。他不好色不好财不看人情脸面,问题是他喜欢古钱。

 

当那些个药商,药贩看准这点后,机会就来了。他们四处收集吴局长的资料。并高价搞来古钱,开始自然是碰了一鼻子灰,但久而久之,门外的人进去了,进去的人坐下了,坐下人的礼,吴局长也开始收了。

 

药的利润多大?经过药厂,药商,采购,医院药部,药房,医生,再到病人。如此多的一道道盘活拔毛下来,才到我们手里,也难怪药商们要花如此多的精力钱财来打动吴局长了。民间甚至流传话说,要不别得病,要得了就赶紧死去。

 

长时间的合作到也相安无事,药虽然贵了点,也治不好人,但也出不了事,起码没出大事。后来吴局长退了下来,送古钱的自然就少了。但是有一天,吴局的夫人打电话告诉我,家里出事了。或许你们觉得奇怪,为什么要告诉我,因为吴局实在没有肯帮忙的朋友,起码,我还勉强算一个吧,在电话里,局长夫人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我。

 

那天吴局还是把玩着他的古钱,一位奇特的客人来到他家。说他奇特,因为这人来的时候穿着仿佛如民国一般,长衣大褂,戴着黑色帽子。还揣着块怀表,提这个一尺多长的红木箱子。直说是来送礼的,但吴局压根不认识他,不过吴局凭着感觉,这人不是普通人,于是还是进门接待了此人。当时局长夫人就在一旁,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我听说吴局长喜好古钱,而且眼光独特,这里有几枚特殊的,在下想让局长鉴赏一下。”那人带着点北方口音,而且身材高大。吴局长自然高兴,便提出要看看先,两人谈了会,客人居然说把钱币留下,让局长慢慢观看,一个月后自己再来取。吴局长自然高兴,热情地送他出门。

 

不过从那天开始,吴局长就把自己关在自己房间里,除了吃饭上厕所,压根不出来,即便是吃饭,也是匆匆扒拉几口,和平日里向来和睦的妻子也说不上几句。局长夫人很着急,于是想叫我去劝劝。勉为其难,我只好动身前往吴局长家中。

 

“欧阳,是你啊。”还好,吴局还认识我,不过我快不认识他了,短短几个月不见,他早就没了先前的神采,我走进他房间的时候,他正拿着个放大镜勾着个脑袋对着一枚古钱在端详,整个人如同一只烤熟的龙虾,蜷曲着身体坐在书桌前。我进来很久他才注意我,因为他那个时候想站起来喝水。他的头发掉得快见底了,眼睛也深凹陷下去,全是血丝,手可能由于长时间弯曲着,都变形了。走路都要一步步的,难以置信,他以前可是还和我一起打过篮球啊。

 

我和他寒暄了几句,话头自然聊到那几枚古钱上。一说到古钱,吴局的眼睛就大冒精光,神采奕奕,仿佛抽了鸦片一样。

 

“你知道么?这几枚是什么?”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古钱,我是门外汉,自然摇头不语。

 

“古钱按稀罕程度高低分为一至十级,每级又可细分为上、中、下三级,而‘五十名珍’是其中的极品,如东周的‘三孔布’、王莽时的‘壮泉四十’、宋代的‘建国通宝’、清代的‘天国通宝’,古钱的价值不仅仅由年代历史决定,主要是发行数量和再版版次,即使是离我们最近的清朝,很多古币还是非常珍贵的。”吴局长快速的说着,我几乎听不完整。只好好奇地问:“那这几枚是什么?”

 

吴局长小声地说:“其中有一种真品存世只有两枚。其中一枚就在我这里。”我更感好奇了,世界上只有两枚?

 

“会是赝品么?”我话出口,又觉得唐突,还好吴局长并不介意。

 

“不会,我这么多天一直再翻阅资料,仔细地检验。”吴局把那枚古币拿起来,在我看来好像和大唐通宝没两样,圆形,直径2厘米左右,周围印着大齐通宝四个字。

 

“它叫大齐通宝,是南唐钱。此钱真品仅发现二枚,因其文字形制与大唐通宝接近,所以定为南唐开国者徐知诰升元元年建国号大齐时所铸。一说为南唐后期铸大唐通宝时所铸。”吴局长拿过一本书,把其中的图画和文字指给我。不过我发现画上的钱似乎和吴局手上的钱币有点不同,但我也说上来,只是心想他这样的专家估计早注意了吧。

 

“可是再过几天,那人一来就要拿走古钱了。”吴局长谈了口气,愁容满面。我看他似乎对这枚钱着魔了。

 

“我想做枚假的,要不直接跟他说我把这钱弄丢了,即便倾家荡产,我也一定要把这枚大齐通宝弄到手!”吴局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可怕,面目狰狞那一瞬间我几乎不认识他了,原来占有欲最容易改变人。大家沉默了一会,随便聊了聊便告辞了,临行前吴局抓着我的手,叹着气说:“欧阳啊,也就你还在我退休后会来找我。”

 

我笑笑,最后他还再三询问最近中央对药改有什么动作,我说不清楚,他又驼着背进去了。

 

一段之后,工作繁忙,我把吴局的事几乎淡忘了,但吴夫人又一个电话打过来,不过这次声音很急。

 

“我们家老吴不见了!”第一句我就觉得奇怪,不见了就报警啊,怎么这么紧张。但碍不过往日交情,我还是去了他家一趟。

 

 

 

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太可笑了。但根据吴局的夫人的话,吴局自从昨天晚饭后进了房了房间就再也没出来,今天她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我仔细地看了看书桌,上面堆满了关于古币的书籍,摆放着一个放大镜,还有很多玻璃盒子,里面装的都是古钱,还有战国时代的齐国的刀币,楚国的蚁鼻币。墙上挂着一柄桃木剑,是用古钱镶嵌而制。不大的房间里面几乎每样东西都和古钱有或多或少的关系。吴夫人去为我倒开水,而我则在房间里继续查看。

 

房间和阳台相连,但总不能说吴局长从阳台逃了吧,难道他带着那枚古钱走了?不至于啊,而且更奇怪的是,我在他的书柜上找到一个盒子,里面居然装着那枚大齐通宝。

 

“太奇怪了,钱居然还在。”我本想把他放回原处,忽然莫名的好奇心又使我把它拿了出来。当然,我戴上了手套——这事吴局以前再三要求我的,因为手上的汗水可能会毁掉这枚珍贵的古玩。

 

“真有那么好么。”我看着这枚和普通铜币没有两样的东西,在手上也没有过于特殊的质感,这时候,透过房间的的窗户,一束光射了进来。

 

说来也巧。那道光正好射在铜币中间的孔上。我怕被照射过久不好,刚要收起来,却发现了件很奇怪的事。

 

本是空空中间的钱币,那光居然无法穿过,我又试验了次,果然,光居然无法透过中间的方孔射到地面上。我把手指伸了进去,畅通无阻,但光线却反而进入不了。

 

“真有意思。”我笑了笑,居然还有这种事,于是把钱靠近了点看。古钱通体淡黄透红,我多少和吴局待过段日子,对古钱有些许了解,根据铜的含量多少,古钱的锈迹和颜色都不同,五代时的铜币含铜多呈现水红色。我把古钱近近的对着眼睛,我想看看,既然光线无法透过那方孔,如果眼睛去看能否看见什么。

 

我的确去看了,把眼睛慢慢凑了过去,不过到现在我都后悔那个决定。

 

我的眼睛看到了另外一只眼睛,确切的说是眼珠。

 

苍老,悲凉,甚至透着僵死的灰黑。那眼睛仿佛如死人的眼睛一样。我吓了一跳。手中的古钱几乎掉落在地上。这时候,房间的门忽然开了,闪进来一个人。

 

吴局的夫人进来了,把茶放下和我唠叨了几句。我问他,那个奇怪的客人后来还有回来过么。吴局摇摇头,说自从那次后,都快一个半月了,那人似乎忘记这事了,那几天吴局还高兴地和孩子一样。本来这几天他老是经常看报纸,听新闻,每次都紧张的要命,还老打电话。

 

“电话?”我好奇地问,“知道和谁么?”吴夫人不屑地摇手,“还不是以前那些老来家的药商,他们经常提着古钱来找我们家老吴,说什么……”吴夫人忽然自觉失言,没有再说下去,我也识相,便去喝茶了,喝完茶,她问我有没有发现什么,我说暂时没有,她便退出去了,还一直说要留我吃饭。

 

在吴局的床头,摆了很多参政消息和一些药品局的内部读物,他不是退下很久了么,怎么还这么关心啊,难怪有人干部们说身退心不退,人退话不退。

 

我又看了看手中的古钱,那钱红的非常渗人,我依稀记得上次看并没有那么红。我不太愿意相信刚才看见的东西,但又没勇气再看一次,于是我想到个办法,把铜币立起来,然后用照相机在很近的地方拍了张照片,也不知道曝光对古钱有无影响。

 

匆匆告辞后,我便立即去洗照片了。

 

很快,照片洗了出来,我把它放大后,拿到灯下。

 

基本上是完全对着那钱孔照的。等我一看,几乎惊骇地说不出话来,我把所有的照片洗出来,每张的图像几乎都差不了多少。

 

在那方形的钱孔里,居然有一张人脸,一张面无表情的人脸。不过从角度来看,似乎是离着孔口很远。那脸我再也熟悉不过了,正是吴局长。但是由于黑暗的缘故,他的脸总是残缺的,看不清楚,能看见的只有那只半开半闭的眼睛而已。

 

我把所有的照片和底片都烧掉了,没人会接受一个退休的局长居然失踪在一枚古钱的‘钱眼’里面。过了几天,新闻报道出来说,原来经过吴局审批的药品出了问题,在临床用药中居然死了两个人,还有几个正在加护病房。相关人等都被抓了起来。不过新闻里并没具体点出吴局的名字,但地名说出来了还有药品的名称。出事的时间,正是前段日子,我忽然明白吴局非常关心药品局的用意了。

 

我再次找到吴局的家,想看看那枚奇异的古币。但吴局长的夫人居然和我说就在昨天,那个奇怪的客人居然回来了,要走了那枚大齐通宝。吴夫人还是一脸愁容,向我说报警了,可是依然没有吴局的下落。我暗暗想,如果真告诉你了,恐怕你又不相信了。

 

那次的药品事故不了了之,吴局长和那个神秘的客人以及那价值不非的古钱都渺无音讯。不久,吴局长新的接任者上任了,据说这人比吴局长好打发多了,他喜欢纸币,而且最好是美钞。”我又抽完了根烟,烟雾散去,故事也结束了。

 

“那枚古钱究竟是什么?中间的孔怎么像黑洞一样?居然能把人也能吸进去?可其他人看却没事啊。”林斯平奇怪地问我。我摊开手,无可奈何地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说出我晓得的。早知道该把照片留一张,可惜那相片看久了很邪门,我想都没想,全部销毁了。”林斯平转看纪颜。纪颜不知道从哪里拿来枚仿制的古钱。在手里抛弄起来。

 

“人是不会掉进钱眼的,掉进去的,不过是人的贪欲罢了。”说完,古钱在空中翻转了好几个圈,落回了纪颜的手掌。屋外已渐渐有了青色,看来天就快亮了。三人又喝了会酒,互相枕着睡去了。

民间传说修行渡劫死尸化为龙

推荐阅读

两道士沙河除蛟,意外帮巨蚺渡劫飞升!
话说大沙河发源于天母山,一路向东蜿蜒崎岖碧波千里。在流经沙河镇时却转了一个90度的大湾向北注入了鄱阳湖,留下一片广大的平原。古时候的大沙河,是从沙河镇中穿过直接汇入20里外的...[详细]
2019-03-20
大蟒蛇劫囚渡劫化龙腾空
话说旧时,西北边陲的东木镇上有巨蟒作乱,数日之间,死伤者共计百余,据说那巨蟒身子像水桶那么粗,眼睛比灯笼还大,嘴巴张开,能够吞进两三个人。有说是白色的,有说是黑色的,一...[详细]
2019-03-30
现实中修仙渡劫的4大例子,1936年巨蟒化龙失败被烧3天!
话说旧时,西北边陲的东木镇上有巨蟒作乱,数日之间,死伤者共计百余,据说那巨蟒身子像水桶那么粗,眼睛比灯笼还大,嘴巴张开,能够吞进两三个人。有说是白色的,有说是黑色的,一...[详细]
2019-03-31
19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揭秘 空中到底是龙是蟒
渡劫又称为天劫,在中国传统的道教文化中,是灾难和不幸的意思。传说修仙长生之路都会十分的崎岖困难,会受到天劫灾难的制衡和考验。在民间有许多关于渡劫的传说,例如1934年的辽宁营...[详细]
2019-04-12
巨蟒渡劫故事:青巨蟒渡劫事件
从前有一个农夫,他的妻子怀孕了,呕吐得厉害。农夫于是决定上山去采摘些药回来,治妻子的呕吐。 他背着背筐就上山去。这些山是他走惯山路的地方,哪里有几根草,哪里有几棵树,他都...[详细]
2019-04-11
蛇仙故事:杀蛇人屠蛇无数,好吃蛇肉,被万蛇缠身
李蛇王年少身强力壮,个头力气都大于同龄人,自18岁跟随叔父在两广之间跑镖(就是保镖,护送来往的商队随行)。后来镖局的人反水,半路伙同强盗一起劫了商队,砸了镖局的招牌。李蛇王...[详细]
2019-04-30
因果报应故事:动物天生低等任打任杀?令人惊悚的杀生现世因果报应
1.齐齐哈尔市第一百货商店失火案的背后故事: 轰动全国的齐齐哈尔市第一百货商店失火案的前因后果。 上个世纪末,始建于1949年的东北齐齐哈尔市第一百货商店,在一场大火中灰飞烟灭,经济损失极其惨重,所幸没有人员死亡。当时,中央台的《焦点访谈》也曾详细报道。 起火的原因是,一楼一小商铺因为燃卫生香不当引起。后来,一百废墟曾一度闲置,直至去年大商新玛特建成。始料不及的是,2008年11月19日,刚刚开业不久的新玛特商城突然失火,并从一楼一直烧到20几层,经济损失很大,好在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更令人惊奇的是,起火...[详细]
2019-05-27
招蛇术“招蛇救人”真的存在吗?
安徽某电视台有一档灵异节目叫X档案,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招蛇术招蛇救人; 偏远的地区,大山里面,有人被蛇给咬了,然后他们摄像机跟着去被蛇咬的地方祭拜山神,然后用香一束一束的在地上写了山林,一直等到香烧完,那条咬人的蛇就游来了,嘴上叼着一片草叶子,放下又游走了。跟着电视摄像机看的,毫无ps痕迹,摄像大哥也很惊呀,真的叼了叶子,然后用这片叶子敷在被咬的那个人的腿上就好了。 长图预警☟☟☟ 】 这么神奇的吗?惊呆了我;也有网友表示很多灵异节目出现灵异事件是真实存在的; 咱们还是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吧,这世上不可思议...[详细]
2019-05-08
终南山渡劫事件及19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
曾经的道教圣地终南山就出现过中国最真实的渡劫事件,并且还被别人拍摄下了照片。据传闻说是终南山以为两百岁的道家高人,经过一百多年的修行,终于功德圆满。而且在照片中,这名道...[详细]
2019-03-17
1995年安徽巨蟒渡劫化龙的未解之迷!
在世界上有许许多多无法理解的神秘事件,所谓神秘事件就是用科学手段和推理方式无法解释的事件,每个都是十分的离奇怪异!今天小编就说说关于1995年,安徽巨蟒渡劫化龙的事件。 据民间...[详细]
2019-04-12
白蛇衔珠渡劫,天打雷劈都不怕,却差点被炖了汤
说,从前,在地处深山之中的小屯野狐岭,有个公认的老好人叫张生。平素,甭管有理没理,从未见他与街坊邻居起过争执,红过脸。而且,谁家有事要帮手,只需招呼一声,他乐呵呵就到,...[详细]
2019-03-17
安徽巨蟒渡劫事件:巨蟒疑似渡劫被闪电击中
真实还原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 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发生了太多太多至今仍然无解的神秘事情,而发生的这些神秘事件当中,可以说每一件都是十分的离奇诡异。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据民间...[详细]
2019-03-17
蟒蛇精劫囚车,渡劫飞升!
话说旧时,西北边陲的东木镇上有巨蟒作乱,数日之间,死伤者共计百余,据说那巨蟒身子像水桶那么粗,眼睛比灯笼还大,嘴巴张开,能够吞进两三个人。有说是白色的,有说是黑色的,一...[详细]
2019-03-17
民间蛇渡劫的传说,吃死尸修行化为龙
纪颜伸了伸腰,把手暖了暖,向我和林斯平徐徐道来。 中国的地势分布很广,动物的物种繁多,当然,蛇类也是其中一种,尤其是蟒蛇,一般在南方诸省,像福建啊,广东,云南等省,一般能...[详细]
2019-03-18
昨晚,一个江湖术士带我活捉了一条大蛇妖
讲一个神棍捉蛇妖的故事。 这个神棍,是我的高中同学李木鱼介绍的。 李木鱼这个人嘛,人如其名,长了个木鱼脑袋,倔得像头驴子,大家应该都看过他的故事了。 他因为感情原因,和家里断绝了联系,带着老婆孩子在江苏、安徽两省交界处的大沙河果园种西瓜。 大沙河果园是大名鼎鼎的水果基地,这里以前是黄河故道,沙地,沙地出好水果,大名鼎鼎的红富士苹果、金帅、白酥梨,都在这里。 这里也出西瓜,密密麻麻的西瓜地啊,荒草一样在河滩上蔓延,一个个个西瓜蛋子卧在那里,这东西不值钱,几毛钱一斤,当地人都用粮食换,换一麻袋,扔在墙角,给小...[详细]
2019-07-05
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真相,巨蟒渡劫成龙
故事一:1995年,在地处安徽的一所偏僻小山村里,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某天夜间狂风暴雨,当地的村民农作后就早早的休息了,半夜一位年纪比较大的人起来方便,就抹黑去房子外面的厕...[详细]
2019-04-12
龙可能真的存在,亲眼看到动物渡劫的经历
@子非鱼142973661 以前我奶奶告诉我,说她小的时候在地里拔草,大晴天的突然天气变暗,她抬头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发现天上有一条黑影,龙的样子~ @忘乎所以135553061 听老妈说的,在俺家东南...[详细]
2019-03-17
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是确有其事吗?
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是确有其事吗?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发生过太多神秘未知的事件。有的已经找到了答案,而有的正在等待各位专家学者的解密。 在如此多的未解事件当中,发生在1995年的安...[详细]
2019-04-12
  • 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真相,巨蟒渡劫成龙
    故事一:1995年,在地处安徽的一所偏僻小山村里,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某天夜间狂风暴雨,当地的村民农作后就早早的休息了,半夜一位年纪比较大的人起来方便,就抹黑去房子外面的厕...
  • 终南山渡劫事件及19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
    曾经的道教圣地终南山就出现过中国最真实的渡劫事件,并且还被别人拍摄下了照片。据传闻说是终南山以为两百岁的道家高人,经过一百多年的修行,终于功德圆满。而且在照片中,这名道...
  • 现实中修仙渡劫的4大例子,1936年巨蟒化龙失败被烧3天!
    话说旧时,西北边陲的东木镇上有巨蟒作乱,数日之间,死伤者共计百余,据说那巨蟒身子像水桶那么粗,眼睛比灯笼还大,嘴巴张开,能够吞进两三个人。有说是白色的,有说是黑色的,一...
  • 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是确有其事吗?
    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是确有其事吗?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发生过太多神秘未知的事件。有的已经找到了答案,而有的正在等待各位专家学者的解密。 在如此多的未解事件当中,发生在1995年的安...
  • 白蛇衔珠渡劫,天打雷劈都不怕,却差点被炖了汤
    说,从前,在地处深山之中的小屯野狐岭,有个公认的老好人叫张生。平素,甭管有理没理,从未见他与街坊邻居起过争执,红过脸。而且,谁家有事要帮手,只需招呼一声,他乐呵呵就到,...
  • 巨蟒渡劫故事:青巨蟒渡劫事件
    从前有一个农夫,他的妻子怀孕了,呕吐得厉害。农夫于是决定上山去采摘些药回来,治妻子的呕吐。 他背着背筐就上山去。这些山是他走惯山路的地方,哪里有几根草,哪里有几棵树,他都...
  • 因果报应故事:动物天生低等任打任杀?令人惊悚的杀生现世因果报应
    1.齐齐哈尔市第一百货商店失火案的背后故事: 轰动全国的齐齐哈尔市第一百货商店失火案的前因后果。 上个世纪末,始建于1949年的东北齐齐哈尔市第一百货商店,在一场大火中灰飞烟灭,经济损失极其惨重,所幸没有人员死亡。当时,中央台的《焦点访谈》也曾详细报道。 起火的原因是,一楼一小商铺因为燃卫生香不当引起。后来,一百废墟曾一度闲置,直至去年大商新玛特建成。始料不及的是,2008年11月19日,刚刚开业不久的新玛特商城突然失火,并从一楼一直烧到20几层,经济损失很大,好在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更令人惊奇的是,起火...
  • 安徽巨蟒渡劫事件:巨蟒疑似渡劫被闪电击中
    真实还原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 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发生了太多太多至今仍然无解的神秘事情,而发生的这些神秘事件当中,可以说每一件都是十分的离奇诡异。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据民间...
  • 昨晚,一个江湖术士带我活捉了一条大蛇妖
    讲一个神棍捉蛇妖的故事。 这个神棍,是我的高中同学李木鱼介绍的。 李木鱼这个人嘛,人如其名,长了个木鱼脑袋,倔得像头驴子,大家应该都看过他的故事了。 他因为感情原因,和家里断绝了联系,带着老婆孩子在江苏、安徽两省交界处的大沙河果园种西瓜。 大沙河果园是大名鼎鼎的水果基地,这里以前是黄河故道,沙地,沙地出好水果,大名鼎鼎的红富士苹果、金帅、白酥梨,都在这里。 这里也出西瓜,密密麻麻的西瓜地啊,荒草一样在河滩上蔓延,一个个个西瓜蛋子卧在那里,这东西不值钱,几毛钱一斤,当地人都用粮食换,换一麻袋,扔在墙角,给小...
  • 19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揭秘 空中到底是龙是蟒
    渡劫又称为天劫,在中国传统的道教文化中,是灾难和不幸的意思。传说修仙长生之路都会十分的崎岖困难,会受到天劫灾难的制衡和考验。在民间有许多关于渡劫的传说,例如1934年的辽宁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