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21:27:52 热度:

表情出卖了你的内心

 1 

最近在追一个刑侦剧《破冰行动》,想聊聊表情这东西~~

许多案件虽然对嫌犯有了法律上的审判结果,但社会上对此人是否是真凶依旧有争议。

比如我写过的《楼梯悬案》,迈克尔以认罪和解,但他的妻子到底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还是被迈克尔所杀,或是猫头鹰所为,这三个理论各自有许多拥趸。

比如《天使脸杀人案》,阿曼达经历四次审判,两次有罪,两次无罪。她和她的意大利男友究竟有没有参与杀害她的英国女室友?社会上至今存在两种对立的观点。

比如我最近正在写的《玛德琳失踪案》。这个失踪的三岁小女孩的父母,究竟有没有不小心弄死自己的女儿,并藏匿藏尸?也没有定论。

这些主角几乎都曾被纪录片采访,或者上过电视节目,试图为自己洗清罪名。

 

电视机和网络上的无数观众,牢牢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和表情。相信他们的人,会被他们的说辞打动。

 

不相信他们的人,会因为他们的一个小眼神、小动作就叫道:“看,TA又在说谎了!”

 

阿曼达回到美国后,上了一个访谈节目。当主持人郑重问她:“那天晚上你在不在案发现场?”

 

她斩钉截铁地回答:“NO”。但是,她的头却轻微点了一下。

 

这段节目视频被广为传播,导致观众看了纷纷说,她的微动作出卖了她,她就是凶手!

 

 

阿曼达在后来又接受一个采访时说:“为什么他们都不看证据,非要分析我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

 

谁让LietoMe这部美剧如此深入人心呢?大家都认定犯罪嫌疑人上电视台也必然会说谎,但不经意的表情和动作会出卖他们的内心。

 

当我再仔细看这段视频反复播放时,我判断的依据也只能是表情,却有不一样的看法。

 

听到主持人的这个问题时,她的表情眉毛提升,眼睛睁大,眼球暴露增加(符合惊讶的表情),并说了一个“NO”。

 

 

这表情让我想起,当有人被指控一个夸张的不真实的罪名时,会带着一丝惊讶断然否认:“当然没有!”

 

而当慢慢播放镜头时,我发现她并不是在回答“NO”的过程中点头的。而是当她说完“No”,嘴巴闭起来以后,她才微微点了下头。

 

这个点头和她回答NO,相隔1、2秒。

 

所以我认为她这个点头并不是对主持人问题的回答,而是对她自己刚才回答的一个再次确认,一个对自己的鼓励。

 

姜振宇老师曾说过,“只有应激反应才具有推导价值。”

 

意思是,如果我们让一个人不被打断,不被刺激的表现,那么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TA在演戏。只有应激反应时的表情动作,才是更加情绪化的表现,更能真实地反应内心。

 

这个刺激是什么呢?可以是一句恭维,一个提问,一句挑衅……

 

在突如其来的刺激下,人本能会产生一系列生理反应,譬如心跳加快,血液加快,呼吸暂停……

 

但同时,人却又会基于理性判断,做出其他一系列更符合自己利益的反应。

 

内心的真实想法和表演的冲突,会产生一种表情抑制。

 

譬如,真实反应是惊讶,喜悦,愤怒等等,但由于不能表现出来,并必须让自己的表情配合自己的谎言,最后造成了压抑的惊讶,压抑的喜悦,压抑的愤怒……

 

 

 2 

 

最近在看快接近尾声的连续剧《破冰行动》,根据真实案件改编。可能由于拘泥于现实,所以里面的人物特别多,开始都有点绕晕了,剧情也很复杂。

 

剧里大部分演员演得都不错,我个人最欣赏的是蔡永强、林宗辉、马云波这三个配角的塑造。

 

爱奇艺的弹幕中有个网友大意是说:太逗了,蔡永强明明一点表情都没有,我却觉得他演得最好。

 

蔡永强从表面看,似乎经常是同一副表情,喜怒哀乐不形于色。

 

可他真的没表情吗?并不是。

 

我发现这三个角色其实都有丰富的微表情。这和角色的设定有关系。

 

他们既不是完全正面的英雄、大好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都有过内心的挣扎。同时,这三个角色都到了一定年纪,经历很多,城府很深。

 

陈岩(一个小喽喽)诬陷李飞。当他被李维民询问时,他嘴上在说谎,可是声音颤抖,眼神不集中,肩膀微微颤抖,头上大颗冒汗,吞咽口水……

 

谁都能看出来,这小子是因为说谎,导致整个人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他演的是一个道行不深的小年轻,面对压力时有这种反应很正常。

 

但角色设定不允许蔡永强、林宗辉、马云波等大腕轻易表现情绪。他们作为这个年龄和级别的角色,必然具备克制真实反应的能力。

 

所以,他们真正要演的,是一种“成功抑制后的内心”。

 

举个例子,马云波因为自己的妻子吸毒而被一步步拖下水,他在说起反派大BOSS林耀东时,把林耀东比作一条很腥的海鱼,谁沾上过一次,一辈子都摆脱不掉腥味。

 

面部表情专家PaulEkman在解读“厌恶”的表情时指出,当人们听到一件很恶心的事,一般会眯眼、闭嘴、鼻子皱起、上嘴唇提升,其实是代表了想关闭视觉、味觉和嗅觉。

 

 

但作为一个社会人,人们在一些场合不能直接表现出自己的厌恶,所以只能表抑制自己,放弃皱眉、闭眼这么明显的表情,只是鼻子皱起,上嘴唇微微提升,关闭嗅觉。

 

而马云波在这么评论林耀东时,他的上嘴唇正是这么上提的。配合他当时的台词“太腥了”,整个表情微妙而形象地传达了他内心对林耀东的深深厌恶。

 

 

而他多次接林耀东电话时,上嘴唇都会上提,观众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言不由衷,内心的厌恶和排斥。

 

 3 

 

蔡永强是缉毒大队大队长,一开始就被男主角李飞认为是收黑钱的内鬼。他由于不知道谁是毒贩一伙的,不能站队,隐藏内心真实的想法,所以有很多情况下出现表情抑制。

 

联合督导组询问蔡永强时,李维民和蔡永强有一段精彩的交锋。

 

李维民问他:“你对马云波不相信?”

 

蔡永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让人想起受到攻击的猫。他的眉头缓缓皱拢起来,显示出他对这个问题很警觉。

 

 

其实他开始的语言中确实有很多暗示,但显然他为了自保,只想点到为止,不想站出来说明。

 

因此当李维民说破他内心的想法时,他的内心有一点抵触。他知道自己若坦诚想法,会对自己不利。他盘算了一下,决定继续隐藏内心的想法。

 

他做出决定后,身体前倾,双手放到了桌面上,这是一个迎战的姿态,同时为了给自己一个支撑。

 

 

他反问道:“我有这方面的暗示吗?”

 

 

从语言理解,他在否认。但他在回答这一句之前的2-3秒内的肢体语言和表情变化,都显示出他经历了一个微妙的心理过程。

 

在一系列询问后,李维民总结道:“你有点言不由衷。”

 

听到这一句时,蔡永强的面颊肌肉微微颤抖了一下,而表情仿佛是被说中/看穿以后,透露出微微的软弱,和一丝委屈。

 

他希望能卸下防备、一吐为快,却不能这么做。

 

 

当他说到警方曾有生命的风险和诱惑的风险时,声音极微小的颤抖,眼睛发红,未接触他人。

 

 

这显示他当时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中,感觉有些悲伤。

 

 

作为工资只有2000多的缉毒警察们,受到一次又一次几百万的利诱,坚守不被污染是多么难能可贵,他说的是肺腑之言。

 

 

 

蔡永强演出了一种智者行走在刀锋边缘的无奈、痛苦、坚定,以及最终的胜利。

 

 4 

 

另一个内心更为丰富的角色是林宗辉。

 

 

他是制毒村塔寨村三房房头,和大房林耀东是堂兄弟。他的脸上似乎总是阴云密布,永远都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

 

三房和二房之间素来有矛盾,林宗辉长期被林耀东和林耀华两兄弟打压,他的二儿子被打断腿,他房下的林胜文、林胜武也死在他们的手上。

 

最悲惨的是,林宗辉最爱的三儿子被大房和二房设计撞死,让林宗辉经历了丧子之痛。

 

他内心的挣扎在几次巨大的冲突中逐渐升级,直到最终做出改变,反水,和警方合作。

 

第一次是他把闯祸的胜文叫回来,却由他被二房的人杀死。胜武跪下来苦苦哀求,希望他能站出来救一下弟弟,可他并没有任何行动。

 

 

在镜头下,他始终低头、一言不发,咬紧牙关,保持一个动作长达几分钟,直到胜文在屋内被杀死后,他才垂着头站起来。由于僵坐,动作有些迟缓。

 

第二次是在胜文被杀死后,胜武带了证据逃跑。胜武的怀孕妻子蔡小玲跪下来,苦苦哀求他救救胜武。

 

他突然爆发,掀翻了桌子。

 

 

这个爆发显然不是出于愤怒,而是他的内心压抑至极,无法承受。

 

爆发后,他又恢复了理性,无论蔡小玲如何哀求,他只是坚定而又无力地告诫一句:“想活命,管好自己的嘴。”

 

他同情她,知道她说的是对的。可他无法为三房的人主持公道,因为他若与大房和二房宣战,面临的可能是更为可怕的结局,他房下的人可能遭到更恐怖的对待,他没有这个勇气去做这个改变。

 

第三次是当李飞约他见面。

 

 

李飞告诉他,他的三儿子其实是被大房和二房找司机撞死的。他倾听时,似乎还是平时的表情,只是脸上的阴云更重。

 

 

他听李飞诉说完,突然爆发了,拿起椅子摔在墙上。

 

这个爆发中既包含他对二房所作所为的愤怒,也有他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发泄。

 

当李飞在电话中告诉他,希望他能给警方提供塔寨村的制毒证据时,他哑然失笑。显然这个建议在当时的他看来太过荒唐、可笑,他是绝对不会考虑的。

 

他发出笑声,嘴是咧开的,但眉头依然紧皱,显示出苦涩的笑。

 

 

在那时,虽然他没有考虑过反水,但李飞在他的内心埋下一颗仇恨的种子。

 

第四次,是胜武之死。在胜文被二房打死后,他努力想在求两全的情况下保住胜武的性命,但最终还是没能成功。

 

胜武在被枪击中,垂死前打电话给他告别。他接电话时内心悲痛,可依旧无能为力。

 

 

他的理性告诉他,如果他再不给自己留后路就是等死。所以在现实和情感的双重压力下,在对大房/二房的愤怒之中,他给李飞打电话,提供了一些关键证据。

 

但在那时,他依然认为只能帮助警方抓林耀东,不可能向警方提供整个制毒村的名单,因为这和他的价值体系是违背的,相当于出卖整个族系、祖宗,丧尽天良。

 

但在女婿的一番说服下,他出现了动摇。他那时眼睛朝左看,嘴紧闭,说明他开始思考这种可能性,而不再是此前对这个提议所表现出抵抗、嘲笑和愤怒的态度。

 

 

而后他对女婿说,如果他举报,塔寨会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人会判死刑,他仰头流下了眼泪:“我是林家的罪人。”

 

 

这个眼泪说明,其实他当时决定这么做了。

 

当他内心几乎决定反水后,他去看了看吸毒、垂死的蔡小玲,眼泪一直在流。

 

 

他最后看一眼那些即将被他供出还浑然不知、向他热情打招呼的村里亲戚,表情有无奈、同情,或许还有一丝愧疚。这些人中间很多后来应该都被判了死刑。

 

 

 

 5 

 

这几个演员的出色演出,或许也和编剧对这几个角色的塑造有关系。有些类似刑侦剧中的角色都比较脸谱化、脱离生活,演员本身很难对角色引起共鸣,自然无法演得真实。

 

相反,如果角色比较饱满,演员自然更有共鸣,也有更多发挥的空间。

 

就像W姐有次和我讨论娱乐圈的演技所说:

 

“研究了一下眼相,发现演技是否发自内心是有道理的。欣喜的时候内斜肌拉动眼球向上和向外运动。惊奇的时候上斜肌拉动眼球往下和往里转动。所以演员在发自内心有欣喜或惊奇的心情的时候,眼部肌肉才会正常符合规律地动。而没有演技的人,是内心毫无波澜,自己控制瞪大眼睛而已。”(W姐表示这是某本英译中书上的原话拷贝,至于眼部具体哪个肌肉怎么拉动方式翻译得对不对,存疑)

 

《破冰行动》快演到大结局。

 

这部剧中的一些小角色,代表了符合人性的挣扎。我们做出的许多决定是被变化莫测的环境和外力推着走的,心理有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充满无奈,最后在情感和现实的权衡下,对欲望、感情、利益、人际关系……做出取舍。而那些逃脱抑制的微小表情,会在某些时刻出卖我们在取舍背后真正的内心。

下一篇:没有了

表情出卖内心

推荐阅读

表情出卖了你的内心
1 最近在追一个刑侦剧《破冰行动》,想聊聊表情这东西~~ 许多案件虽然对嫌犯有了法律上的审判结果,但社会上对此人是否是真凶依旧有争议。 比如我写过的《楼梯悬案》,迈克尔以认罪和解,但他的妻子到底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还是被迈克尔所杀,或是猫头鹰所为,这三个理论各自有许多拥趸。 比如《天使脸杀人案》,阿曼达经历四次审判,两次有罪,两次无罪。她和她的意大利男友究竟有没有参与杀害她的英国女室友?社会上至今存在两种对立的观点。 比如我最近正在写的《玛德琳失踪案》。这个失踪的三岁小女孩的父母,究竟有没有不小心弄死自己...[详细]
2019-05-29
李昌钰博士全世界凶手睡不着觉!现实版福尔摩斯,退休4次又被拽回来...
今天要说一位 最近在中国圈粉无数萌萌哒老爷爷 他是《挑战不可能》里的李博士 也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刑侦鉴识专家 DrHenryLee 李昌钰 人称现实版福尔摩斯 他是全球身价最高的鉴识专家之一 据说工作酬劳是 10000美元/时 如果哪个案子他都破不了 那这个case也基本可以宣告放弃了 在美国他和伍迪艾伦一样有名 一生专注在刑侦领域屡破奇案 圈粉无数 (正在给学生讲课,谁要回答对就奖励徽章) 他在国内也一样受欢迎 不管上哪一个节目都尽显憨萌之态 犯罪心理学专家连《康熙来了》都去过 小S一上来就问 怎样判断老...[详细]
2019-09-02
  • 表情出卖了你的内心
    1 最近在追一个刑侦剧《破冰行动》,想聊聊表情这东西~~ 许多案件虽然对嫌犯有了法律上的审判结果,但社会上对此人是否是真凶依旧有争议。 比如我写过的《楼梯悬案》,迈克尔以认罪和解,但他的妻子到底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还是被迈克尔所杀,或是猫头鹰所为,这三个理论各自有许多拥趸。 比如《天使脸杀人案》,阿曼达经历四次审判,两次有罪,两次无罪。她和她的意大利男友究竟有没有参与杀害她的英国女室友?社会上至今存在两种对立的观点。 比如我最近正在写的《玛德琳失踪案》。这个失踪的三岁小女孩的父母,究竟有没有不小心弄死自己...
  • 李昌钰博士全世界凶手睡不着觉!现实版福尔摩斯,退休4次又被拽回来...
    今天要说一位 最近在中国圈粉无数萌萌哒老爷爷 他是《挑战不可能》里的李博士 也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刑侦鉴识专家 DrHenryLee 李昌钰 人称现实版福尔摩斯 他是全球身价最高的鉴识专家之一 据说工作酬劳是 10000美元/时 如果哪个案子他都破不了 那这个case也基本可以宣告放弃了 在美国他和伍迪艾伦一样有名 一生专注在刑侦领域屡破奇案 圈粉无数 (正在给学生讲课,谁要回答对就奖励徽章) 他在国内也一样受欢迎 不管上哪一个节目都尽显憨萌之态 犯罪心理学专家连《康熙来了》都去过 小S一上来就问 怎样判断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