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4 22:38:46 热度:

皮影勾魂术

这年,徽州府来了个耍皮影戏的年轻人,他自称王若生,在城隍庙那里摆了个摊,架起影窗布幕,一到夜里掌灯时,便出来表演。

过去也有山西人来表演皮影的,那武场紧锣密鼓,枪来剑往,上下翻腾,热闹非常。而文场却是音韵缭绕、优美动听,让人很是喜欢。平常的皮影戏团至少也有三个人,而这王若生却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他的皮影戏也是与众不同,一般的艺人顶多也就能拿四五个人物同时上场,唱念做打能分辨出四五个人也就不简单了,可这王若生一出《铡美案》同时出场十几个人物,个个都活灵活现,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十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声音,当真是绝了。王若生的名头很快就在徽州城里叫响了。

  这天,王若生正在表演,突然一阵喧哗,几个大汉拨开一条道冲了进来。大家一看,原来是恶霸李定来了。李定仗着跟知府许大人是亲戚,在衙门里当上了师爷,平日里为非作歹。见他来了,大家都跑开了,心想这个外乡人要倒霉了。果然李定一脚踹翻了台子,几个打手也伸胳膊伸腿跃跃欲试。

  王若生急了,忙过来道:“各位大爷,小的只是为了糊口,什么地方得罪了还请多多原谅。”

  李定一翻白眼道:“别害怕,我是让你去发财的。”一招手,几个打手把他的家伙往箱子里一塞,抬上就走。王若生只有跟去了。

  原来明天就是许大人的大寿,李定有心要为他寻点从没见过的乐子,见了王若生的皮影戏,立马眼前一亮,当下就决定将它献上去。

  第二天,许大人在府上大摆宴席,要王若生当场表演。李定深知许大人的心,知道他喜欢听些淫词小调,就命令王若生表演一出“潘金莲诱西门庆”。王若生苦笑道:“大人现在正在做寿,听这个不太好吧?”谁想到许大人道:“有何不好?今日宾朋满座,与民同乐嘛!大家说是不是?”在座的自然都鼓掌同意。

  王若生只好表演。他坐在白布后面,一声长叹,便已经是女人的声音了,犹如怨妇顾影自怜一般,一个女人顿时跃于白布之上,搔首弄姿,活脱脱一个风骚入骨的潘金莲。随后西门庆也出场了,王婆、武大也接着来了,真的是热闹非凡,扣人心弦。

  一场终了,听得许大人心痒难耐,叫道:“太好了!你若是能把她叫出来,我重重有赏!”

  王若生含笑道:“这有何难?”他口中念念有词,猛地把那皮影往地上一抛,皮影落地后一阵青烟冒起,待青烟消失,一个绝色女子已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款款地走向许大人,施了一礼道:“小女子见过大人,祝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许大人乐得合不拢嘴,大笑道:“好,有意思,有意思!不知还能不能多变几个美人出来?”

  “可以。”王若生将手中的皮影一件件地丢下来,一阵阵青烟过后,一个个美人出来。顿时满屋子都是莺歌燕舞,美女如云。许大人的眼睛都直了,顾不上多想,便把美人们叫到了后堂。

  许大人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醒来后身边的美女都不见了,突然感到灯光刺眼,便要去灭掉,不想手臂酥软,怎么也提不起来,又叫丫鬟来,却怎么也叫不应,又叫其他人来,可没一个人应他。

  这时猛地看见昨夜的一个美人出现在眼前,色心又起,忙过去要拥抱她,口中叫道:“小美人,来!”话一出口,就听到很多人笑了起来。一看,都是些不认识的老百姓,许大人不快地道:“来人,快把这些人统统赶出去!”可引来的是更多人的笑声。

  感觉胳膊猛地一痛,一看原来是王若生用针扎他,他气恼地道:“王若生,你想干什么?要谋害本官吗?”

  王若生呵呵笑道:“我说许老爷,您看看自己的模样吧。”把一面镜子递过去,许大人一看,大叫一声,当场晕倒了。原来镜子里只是一个皮影!

  再说李定等人见许大人要去和美女们共欢了,便自觉地告辞。没想到这一别许大人竟然失踪了,惊愕之余,仔细一想,便断定王若生是个妖人,不知用了什么妖术变出那么多的美人,最后还掳走了许大人。李定忙找来捕头张表,要他去找王若生,救回许大人。张表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听说如此怪异之事,吓得腿都哆嗦了。不过他也知道许大人若是救不回来,他这捕头也没法当了,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带了一帮弟兄硬着头皮去了。

  王若生正在表演一出十七八人的戏,他只有一双手,怎么能操纵这么多皮影呢?还有声音,一个人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多种不同的声音呢?张表和众人都看呆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眼前一花,张表看到了许大人,忙上前问候:“大人,你去了哪儿?把大伙急死了!快跟我们回去吧!”许大人苦笑道:“还能走得出吗?”

  王若生的皮影戏里又多了几个捕快。

  李定听说张表等人失踪了,慌得不行,不知道如何是好。上报吧,要是上面派一个新知府来,自己就什么也不是了,不上报,又想不出什么主意来,急得他抓断了无数根头发。猛地想起大牢里一个人来。这人叫马清涧,原是徽州府的捕头,武艺高强,抓过的江洋大盗无数。三年前因为勾结反贼,全家被收监了,连未过门的妻子一家也受牵连,被没收财产关入大牢。

  如果有马清涧出马,一定可以将妖人抓到。想到这儿,他到了牢中去找马清涧。马清涧听说是要他去抓人救许大人,哈哈笑道:“他害我全家,我恨不得杀了他,你说我还会去救他吗?”他的反应在李定意料之中,李定也笑道:“难道你想永远待在这牢里面?就算你能行,你的父母呢?还有你的岳父岳母呢?要知道他们年纪可是大了。”马清涧被刺中了软肋,想了想道:“我要是抓住那个妖人,你便放了我家人?你说话算话?”“当然。”

  王若生照旧在表演皮影戏,这么多天了他的皮影戏没一个重复的,观众也越来越多,马清涧好容易才挤了进去。一看,愣住了,原来上面正在表演官场上的戏,看那皮影的打扮举止和声音,活脱脱一个许大人,还有几个衙役,都是熟人。看着看着,他两眼喷火了,原来皮影许大人正在把当年陷害他家和赵家的事表演出来。

  原来马清涧的父亲是徽州城里的大商人,他小时候父亲给他订了门亲事,女方是富甲一方赵家的小姐紫雁,长得娇美动人,天仙一般。两人常偷偷相会,非常相爱,只等吉日一到便成亲。不想正在准备成亲时,许大人走马上任了,有一天突然派来一队人马将马清涧全家抓走,家产全部充公。后来才知道过去跟他父亲有过生意往来的一个人竟是白莲教的反贼。而马家的儿女亲家赵家也被拖累,落得个同样的命运。幸好紫雁当时正好在外婆家小住,得以逃脱,但也不知去向了。

  这会儿皮影许大人重演着当年的那一幕——事实是,他上任后,为了将马家与赵家这两个徽州城最有钱的家族的财产据为己有,便捏造了他们私通反贼的罪名。

  马清涧恨不得扭头就走,但想到亲人们都在牢中,强忍了下来。皮影许大人把自己做过的坏事一件件抖了出来,让观众们恨得直咬牙。直到下半夜,王若生这才停止。待观众都走了后,马清涧道:“我是徽州城的捕快,请跟我走一趟吧。”

  “哦,”王若生没有理会他,只顾自己收拾着东西,“我犯了什么法?”

  “你把许大人弄到哪去了?还有张表他们?”

  “你先说我做得对不对?”

  “这……”马清涧何尝不知道他做的是好事,但没办法,他只能抓他。王若生没有反抗。

  李定见马清涧马到成功,兴奋异常,当下就审问王若生,要他把许大人等人交出来。王若生却哈哈大笑:“像那种恶人,还不如在皮影里逗人乐乐,倒也有价值。”李定气极,要动大刑。马清涧忙道:“万万不可,若是他出了什么事,许大人可就永远也回不来了。”李定只有先把他关进牢中再说。

  马清涧要他放了自己的亲人,李定却说许大人没回来,他不好做主。其实他是怕许大人回来见他私自放了犯人而生气。

  马清涧见他出尔反尔,很是后悔抓了王若生,便到狱中去看他。王若生道:“怎么样,他不肯放你的亲人吧?像这种人你还相信他?”马清涧叹着气,请他原谅。这时就见王若生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抓了抓,道:“你不认识我了?”

  马清涧一看,愣住了,原来竟是他的未婚妻紫雁!他悲喜交加地抱住了她,询问她这几年去了哪儿,从哪里学到了这不可思议的皮影绝技。

  紫雁流着泪说,她得知家里的不幸后,一时了无生念,那天就用一条丝带系在了树上,闭着眼睛把脖子伸进去。顿时两眼发黑,感到自己跌落进一个深渊里。好容易落地了,却看到有很多奇形怪状的人向她扑来。她赶紧向外跑,结果被什么给绊了一下,人就骨碌碌地滚动。突然眼前一亮,发现自己已经在树下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笑眯眯地看着她。她叹道:“老人家,你为什么要救我呢?”老头儿说:“你已经见过地狱的可怕了,还想死吗?”她哇地哭了起来,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老头儿听了也是长吁短叹,道:“我是一个耍皮影的人,你要不嫌这活下作,就跟我学吧,也算有一技之长。”后来她就跟着老头儿学了。

  这老头儿原来是白莲教的长老,深通一些奇术异术,后来白莲教被官府灭了,这才流浪江湖。紫雁学到皮影勾魂术后,就化装成男人,来救自己的亲人。她先把许大人等人变成皮影,徽州城里已无能人,只有起用马清涧。果然,李定被逼无奈,请了马清涧出山。

  马清涧感动万分:“紫雁,委屈你了!”紫雁道:“以后再说这样的话吧,我先救回家人。”说着她伸手把牢门的锁抓住,再放开,锁已经碎了。她走了出来,来到关押两家老人的地方,道:“爹爹,娘,别怕,我来救你们了。”说着把手一招,四位老人都变成了小小的皮影。她拾起来放入怀中,对目瞪口呆的马清涧道:“走吧。”

  两人正要出去,“哪里走!”原来是李定带了一队人来了,他哈哈笑道:“没想到你们竟是一伙的,来人,把他们抓起来!”众人如狼似虎,一拥而上,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等站稳后,竟然看到了许大人和张表等人……

  从这以后,再也没人见过马清涧等人了,而这种神奇的皮影戏也在人间消失了。

上一篇:泥偶人
下一篇:老牛报恩

勾魂术皮影

推荐阅读

走马仙,过阴:讲个村里过阴的故事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过阴的故事,虽然不恐怖,但是很灵异!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的太姥爷,也就是我奶奶的父亲,去世了。享年九十二岁。 在我们那个缺医少药的农村,也算是高寿了,因为...[详细]
2019-04-18
深夜,黄鼠狼请接生婆接生
今天继续给大家讲一个黄鼠狼的故事。二叔小时候特别淘气,老愿意往后山跑,奶奶为了吓唬我,给讲了一个后山黄鼠狼的故事,当时把二叔吓得够呛,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去后山了。 村里后山...[详细]
2019-04-16
邋遢道人:这里是京城最富贵,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讲一个奇人的故事。 十几年前,我大学退学后,找不到工作,在燕郊租了一个大杂院(月租30块),靠给别人写传记(认识了老K侦探)老K侦探故事,给不靠谱的编剧做枪手,后来被老满大哥收留了,住在北京三里屯那儿的胡同里。 老满大哥当时也穷得要死,我们俩就拼命想办法赚钱,什么千里送尸、私家侦探、练摊卖烤串,我们都干过,这些我也在以前的故事里讲过老满故事邪道人 好在老满还有房,不用交房租,不过说房子也不太恰当,应该是一个仓库。 这个仓库很大,高高的房顶,粗壮的梁木,结结实实,板板正正,但是你再板正,他也就是个仓库,没法...[详细]
2019-09-28
老狐仙报恩情
故事发生在古时。小李村有一位叫付启的小伙子,这天,正在山间劳作,看到一白衣女子跌跌撞撞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跪倒,向付启乞怜道:后面有人追杀,请您救我一救。 付启有的是力气...[详细]
2019-04-13
鬼夫妻,与鬼有缘
老王头退休以后,每月领着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可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儿子大壮也是这年下的岗,连着三个多月都没找到工作,看着一家人吃喝拉撒都需要用钱,他心里很是烦恼。 这天傍晚,老王头心烦多喝了点,看不惯老伴在那里叨叨,甩门就出了院子。乡间小路上漫无目地的走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想上那。走着走着,这会儿就听见前面有人吵架,是一男一女的声音。老王头没好意思上前打扰,就停下脚步听。 一个男的在那骂:你个臭婆娘,我都跟你说了咱家没钱,你还买那么贵的化妆品,你想气死我呀! 女的说:我这么长时间都没买过化妆品,咱邻居...[详细]
2019-05-19
变身邪术,变成老虎抢劫财物
我的好友赵贞任东阳县令,我们都是常州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平时我与他书信不断,感情并没有受到影响。 有一年,我受朝廷的委派,去长陵公干。途径东阳,时间尚有一两日宽裕...[详细]
2019-04-28
灵狐传说:聊斋之狐仙报恩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凤凰山下有个叫秋生的中年人,祖上几辈都是跑深山的采药人,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虽然辛苦,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维持家用,要想以此大富大贵,那也只是幻想罢...[详细]
2019-04-24
狐仙记:狐仙托梦求放过一命,惨死后前来疯狂报复!
自从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人们当时都流传这样一句话要致富,先修路,所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各地都在忙着修建高速公路,我爸当时就是修路大军的其中一员,他经常会和...[详细]
2019-04-08
汴梁城天下一刀(传奇故事)
汴梁城毕竟是汴梁城,天色已交二更,大街上依旧灯火通明、游人如织,各酒肆茶楼里依然笑语喧哗、弦歌声声。 幽暗小巷里,歪歪斜斜地走来一位醉汉。他五十岁出头的年纪,一身邋遢,浑...[详细]
2019-04-09
美女(狐狸精)来报恩,老和尚(柳树精)却说不是人!
话说在东吴山下有个叫吴平的小伙,爹爹早年去世之后,就靠他每天上山砍柴,到集市换些米面、油盐养活老娘。一天,吴平砍了一阵柴,肚子饿了,便坐在石头边歇息,随手拿起干粮准备放嘴里。忽然不远处有哭泣声传来,吴平寻声而去,竟是一个模样俊俏的姑娘,旁边还有靠着一把缺口的斧头。吴平问到姑娘是哪里人,在这山里做什么?那姑娘说我叫小琴,父母离世多年,如今孤身一人,靠砍柴为生,哪知今天斧头不小心砍到石头,便坏了。今天要是没有柴卖,就要挨饿了。说完,姑娘哭出声来。 吴平看她怪可怜,心一下就软了,说道:姑娘别伤心了,我顺便多砍些...[详细]
2019-06-03
龙卷风旋风背后的民间灵异传说:鬼魂、妖物和龙
龙卷风和旋风都是因空气涡旋而形成。龙卷风是大气中最强烈的涡旋的现象,旋风则是威力较小的一种空气涡旋。 从科学角度看,龙卷风和旋风的形成与低气压和旋转之风有关。而在民间传说...[详细]
2019-04-03
情迷寡妇村:寡妇招亲,懒汉入赘后,寡妇生了一只黄鼠狼!
话说在清朝时期,广东某地有一寡妇,丈夫去世三年,无依无靠,婆家见其忠贞,不忍其四处流浪,就让她在家招亲,企图招个上门儿子。消息散布后,上门招亲者众多,可都是歪瓜裂枣,没有一个令寡妇和婆家满意的人选。失望之余,难免伤心。不料,一天傍晚,家里却来了一位上门入赘者。那人自称黄某人,约莫三十岁年纪,长相俊俏,瘦高个子。 寡妇家几人一看,感觉很满意,比起前面的一些人,这个人简直就是完美。好事很快成了,寡妇感觉自己又有了一个依靠,自然心花怒放,忙里忙外,不亦乐乎,也不觉疲倦。入赘丈夫黄某人看起来哪样都好,就是太懒,也...[详细]
2019-05-20
神婆从阎王哪里抢人之后金盆洗手
一个关于我同事分享的事 准确的说应该是我同事他奶奶的事,大概几年前吧,我同事的爷爷因为年迈体弱,然后就过世了 按照习俗,老人去世了亲戚是需要守夜吊丧,吊丧的地点就是老人生前居住的地方,根据我同事的描述,这种房子是上世纪的古旧房子,房子跟国产的烂片鬼片里边的那种房子差不多,一个大门进去是大院子,中堂居中,左右为居住的卧室对称。 是夜,大概半夜凌晨时分,我同事感觉得到突然一股阴风从背后凉上脊背,那时大部分的亲戚都去睡觉了,只剩下我同事跟他奶奶还在守夜,他奶奶因为太挂念他爷爷,坚持守夜而不肯去休息,同事担心他奶...[详细]
2019-05-25
他被女友甩了之后,还被老刺猬找上身!
李浩是一位普通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因着家境贫寒,父母为了供他这个大学生没少吃苦,所以他也格外的努力争气,不仅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而且在学校里也是年年拿奖学金的佼佼者。 因...[详细]
2019-03-18
老母深山孤独终老,黄仙替天行道!
随着老刘家的搬离,五道沟也就剩下王老太一人了,这荒山野岭的山沟里,王老太也许并不孤单,因为她还有黄大仙的作陪! 王老太有五个子女,王老太年轻时就开始守寡,这五个孩子也是自...[详细]
2019-03-18
男子在山上打死一只狐狸,回家做了狐帽.....
很久以前。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村里有个叫程度的男子,他还有一个父亲,程度从小跟着他父亲一起上山打猎,不料有一次他父亲被鬣狗给咬死了,从此就剩下他一人独自上山打猎,他们村...[详细]
2019-04-23
黄皮子讨封,心善老人成神医
黄鼠狼是常见的一种动物,故事里常有闹黄皮子黄大仙讨债的事情,似乎比其他的精怪要多上不少,细细想来,这也是源于黄鼠狼的脾气不似旁的妖精那么高冷,反而更加接近人类,作起妖来...[详细]
2019-03-19
恶霸强抢民女,黄仙替天行道除恶人
从前,在刘家庄有一财主,生下一子,这儿子从小被惯坏了,逐渐成了这一方恶霸,平时欺压百姓不说,还强抢民女,几乎无恶不作,百姓对他是恨之入骨,却束手无策,使他越发猖狂。在刘...[详细]
2019-03-19
  • 勾魂人
    徐州人童猛曾对人说,他做过勾魂人,听的人都不相信他所说的事,可是他又说得十分真实,不像是有假的样子。 听他说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有一次他要去较远的地方拜访一个故友,天阳刚下...
  • 借阳寿
    这是我奶奶这边的故事,我妈妈给我说的,我家东北的,真实的事。 在我妈嫁给我爸不久后,我大姑就生病了。那年我大姑28岁,我奶奶家一共6个孩子。 医生没有给看好,也不知道通过谁找了...
  • 撞鬼被金鸡叫魂法和宁魂符转世符救回
    俗话说的:如果遇到鬼了,一般遇到鬼人都会什么的害怕,所以都极其的容易丢魂,会昏睡过去。因为人原有三魂七魄,这魂魄要是少了一个,人就会昏迷不醒,要是找不回来的话,人就会痴呆或者是变成植物人了。 有些事情确实是太奇怪了,不是我们迷信,有时有人生病了,无论怎么吃药打针就是不好,然后找了会处理什么灵异事件的大师弄弄就好了。 林师傅和村里的杨大彪是忘年交,虽然杨大彪整天师傅、师傅的喊着,其实林师傅并没有认可,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后生晚辈。 这天早上,林师傅正在教杨大彪在院子里打太极拳。这时杨大彪的媳妇带着一个女人从外面...
  • 狐仙、蟒仙、鸟仙、龙王,说说我家出现的那些仙儿
    坐标东北,哈哈哈,感觉在东北相信这些的人应该会多一点吧。 开始说正题之前,想到我老舅家姐姐前几年问我,你怕不怕家里供的保家仙啊,我跟她说,可能是从小就在接触了,所以也没什...
  • 祭孤坟野鬼得赐姻缘
    登州的楚秀才,只二十二三岁,生的俊俏,只是家贫如洗,平时并没有什么朋友,有一年清明,他和家人一起去郊外给祖先上坟,其中有一所祖坟并不在同一条路线上,为节省时间,家人便交代楚秀才单独去祭拜那位祖先,然后再集合到一处。 楚秀才便分了些纸钱贡品,独自去了,因往年也来过,倒还是轻车熟路,到了祖先坟前,楚秀才斩除了杂草,叩拜起来。因贡品纸钱拿得多了,走时并没有用完。行不远,楚秀才见大路旁有个土堆,很像是破败的坟墓,走近看时,果见地上有一块破碎的墓碑,依稀可见字迹,也不知是哪家的祖坟,恐被忘却了好些年月。 楚秀才本想...
  • 媳妇难产而死,猎户抓了只母狼奶孩子,奇祸骤降
    这是个发生于人与狼之间的悲怆故事,流传于长白山一带。年代不详。 说,在长白山腹地,曾有个猎手叫付松,天性耿直,嫉恶如仇,且枪法精准,人送绰号狼煞星,专门猎杀野狼的煞星。正...
  • 狗哭三日必亡人??
    相信对于狗哭,养狗的人多少都听过,或者是见到。不过,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狗哭会死人的说法。狗哭死人,确切的说不是狗哭了就会死人,而是狗能看到一些人类看不到的东西,是人要...
  • 地下人间
    心有灵犀 阳谷县有个叫姜毕的书生进京赶考,途中走得干渴,就走进路边一家茶亭买茶喝。店小二将茶送来,他端起来刚要喝,旁边一个喝茶的姑娘走过来说:等等,茶里有异物。说着拿起桌...
  • 纸妇
    多年前,在六方屯东头的野地里,搭着一间窝棚。窝棚破败透风,住着一个老者,年逾七旬,病歪歪干巴瘦,姓丁,人唤老丁头。且说这天晌午,大雨来得急,哗的就浇了下来。 外面大下,里...
  • 半夜不吹萧
    村头张奎生就从小喜爱玩乐器,二胡、笛子、萧都会,以前村里啥都缺,就是不缺桐木、芦膜、蛇皮、马尾巴,奎生买不起就自己手工制作。 只要闲下来,不论是阴天或晚上,张奎生就用他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