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4 22:38:46 热度:

皮影勾魂术

这年,徽州府来了个耍皮影戏的年轻人,他自称王若生,在城隍庙那里摆了个摊,架起影窗布幕,一到夜里掌灯时,便出来表演。

过去也有山西人来表演皮影的,那武场紧锣密鼓,枪来剑往,上下翻腾,热闹非常。而文场却是音韵缭绕、优美动听,让人很是喜欢。平常的皮影戏团至少也有三个人,而这王若生却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他的皮影戏也是与众不同,一般的艺人顶多也就能拿四五个人物同时上场,唱念做打能分辨出四五个人也就不简单了,可这王若生一出《铡美案》同时出场十几个人物,个个都活灵活现,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十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声音,当真是绝了。王若生的名头很快就在徽州城里叫响了。

  这天,王若生正在表演,突然一阵喧哗,几个大汉拨开一条道冲了进来。大家一看,原来是恶霸李定来了。李定仗着跟知府许大人是亲戚,在衙门里当上了师爷,平日里为非作歹。见他来了,大家都跑开了,心想这个外乡人要倒霉了。果然李定一脚踹翻了台子,几个打手也伸胳膊伸腿跃跃欲试。

  王若生急了,忙过来道:“各位大爷,小的只是为了糊口,什么地方得罪了还请多多原谅。”

  李定一翻白眼道:“别害怕,我是让你去发财的。”一招手,几个打手把他的家伙往箱子里一塞,抬上就走。王若生只有跟去了。

\"\"

  原来明天就是许大人的大寿,李定有心要为他寻点从没见过的乐子,见了王若生的皮影戏,立马眼前一亮,当下就决定将它献上去。

  第二天,许大人在府上大摆宴席,要王若生当场表演。李定深知许大人的心,知道他喜欢听些淫词小调,就命令王若生表演一出“潘金莲诱西门庆”。王若生苦笑道:“大人现在正在做寿,听这个不太好吧?”谁想到许大人道:“有何不好?今日宾朋满座,与民同乐嘛!大家说是不是?”在座的自然都鼓掌同意。

  王若生只好表演。他坐在白布后面,一声长叹,便已经是女人的声音了,犹如怨妇顾影自怜一般,一个女人顿时跃于白布之上,搔首弄姿,活脱脱一个风骚入骨的潘金莲。随后西门庆也出场了,王婆、武大也接着来了,真的是热闹非凡,扣人心弦。

  一场终了,听得许大人心痒难耐,叫道:“太好了!你若是能把她叫出来,我重重有赏!”

  王若生含笑道:“这有何难?”他口中念念有词,猛地把那皮影往地上一抛,皮影落地后一阵青烟冒起,待青烟消失,一个绝色女子已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款款地走向许大人,施了一礼道:“小女子见过大人,祝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许大人乐得合不拢嘴,大笑道:“好,有意思,有意思!不知还能不能多变几个美人出来?”

  “可以。”王若生将手中的皮影一件件地丢下来,一阵阵青烟过后,一个个美人出来。顿时满屋子都是莺歌燕舞,美女如云。许大人的眼睛都直了,顾不上多想,便把美人们叫到了后堂。

\"\"

  许大人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醒来后身边的美女都不见了,突然感到灯光刺眼,便要去灭掉,不想手臂酥软,怎么也提不起来,又叫丫鬟来,却怎么也叫不应,又叫其他人来,可没一个人应他。

  这时猛地看见昨夜的一个美人出现在眼前,色心又起,忙过去要拥抱她,口中叫道:“小美人,来!”话一出口,就听到很多人笑了起来。一看,都是些不认识的老百姓,许大人不快地道:“来人,快把这些人统统赶出去!”可引来的是更多人的笑声。

  感觉胳膊猛地一痛,一看原来是王若生用针扎他,他气恼地道:“王若生,你想干什么?要谋害本官吗?”

  王若生呵呵笑道:“我说许老爷,您看看自己的模样吧。”把一面镜子递过去,许大人一看,大叫一声,当场晕倒了。原来镜子里只是一个皮影!

  再说李定等人见许大人要去和美女们共欢了,便自觉地告辞。没想到这一别许大人竟然失踪了,惊愕之余,仔细一想,便断定王若生是个妖人,不知用了什么妖术变出那么多的美人,最后还掳走了许大人。李定忙找来捕头张表,要他去找王若生,救回许大人。张表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听说如此怪异之事,吓得腿都哆嗦了。不过他也知道许大人若是救不回来,他这捕头也没法当了,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带了一帮弟兄硬着头皮去了。

  王若生正在表演一出十七八人的戏,他只有一双手,怎么能操纵这么多皮影呢?还有声音,一个人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多种不同的声音呢?张表和众人都看呆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眼前一花,张表看到了许大人,忙上前问候:“大人,你去了哪儿?把大伙急死了!快跟我们回去吧!”许大人苦笑道:“还能走得出吗?”

  王若生的皮影戏里又多了几个捕快。

  李定听说张表等人失踪了,慌得不行,不知道如何是好。上报吧,要是上面派一个新知府来,自己就什么也不是了,不上报,又想不出什么主意来,急得他抓断了无数根头发。猛地想起大牢里一个人来。这人叫马清涧,原是徽州府的捕头,武艺高强,抓过的江洋大盗无数。三年前因为勾结反贼,全家被收监了,连未过门的妻子一家也受牵连,被没收财产关入大牢。

  如果有马清涧出马,一定可以将妖人抓到。想到这儿,他到了牢中去找马清涧。马清涧听说是要他去抓人救许大人,哈哈笑道:“他害我全家,我恨不得杀了他,你说我还会去救他吗?”他的反应在李定意料之中,李定也笑道:“难道你想永远待在这牢里面?就算你能行,你的父母呢?还有你的岳父岳母呢?要知道他们年纪可是大了。”马清涧被刺中了软肋,想了想道:“我要是抓住那个妖人,你便放了我家人?你说话算话?”“当然。”

  王若生照旧在表演皮影戏,这么多天了他的皮影戏没一个重复的,观众也越来越多,马清涧好容易才挤了进去。一看,愣住了,原来上面正在表演官场上的戏,看那皮影的打扮举止和声音,活脱脱一个许大人,还有几个衙役,都是熟人。看着看着,他两眼喷火了,原来皮影许大人正在把当年陷害他家和赵家的事表演出来。

  原来马清涧的父亲是徽州城里的大商人,他小时候父亲给他订了门亲事,女方是富甲一方赵家的小姐紫雁,长得娇美动人,天仙一般。两人常偷偷相会,非常相爱,只等吉日一到便成亲。不想正在准备成亲时,许大人走马上任了,有一天突然派来一队人马将马清涧全家抓走,家产全部充公。后来才知道过去跟他父亲有过生意往来的一个人竟是白莲教的反贼。而马家的儿女亲家赵家也被拖累,落得个同样的命运。幸好紫雁当时正好在外婆家小住,得以逃脱,但也不知去向了。

  这会儿皮影许大人重演着当年的那一幕——事实是,他上任后,为了将马家与赵家这两个徽州城最有钱的家族的财产据为己有,便捏造了他们私通反贼的罪名。

  马清涧恨不得扭头就走,但想到亲人们都在牢中,强忍了下来。皮影许大人把自己做过的坏事一件件抖了出来,让观众们恨得直咬牙。直到下半夜,王若生这才停止。待观众都走了后,马清涧道:“我是徽州城的捕快,请跟我走一趟吧。”

  “哦,”王若生没有理会他,只顾自己收拾着东西,“我犯了什么法?”

  “你把许大人弄到哪去了?还有张表他们?”

  “你先说我做得对不对?”

  “这……”马清涧何尝不知道他做的是好事,但没办法,他只能抓他。王若生没有反抗。

  李定见马清涧马到成功,兴奋异常,当下就审问王若生,要他把许大人等人交出来。王若生却哈哈大笑:“像那种恶人,还不如在皮影里逗人乐乐,倒也有价值。”李定气极,要动大刑。马清涧忙道:“万万不可,若是他出了什么事,许大人可就永远也回不来了。”李定只有先把他关进牢中再说。

  马清涧要他放了自己的亲人,李定却说许大人没回来,他不好做主。其实他是怕许大人回来见他私自放了犯人而生气。

  马清涧见他出尔反尔,很是后悔抓了王若生,便到狱中去看他。王若生道:“怎么样,他不肯放你的亲人吧?像这种人你还相信他?”马清涧叹着气,请他原谅。这时就见王若生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抓了抓,道:“你不认识我了?”

  马清涧一看,愣住了,原来竟是他的未婚妻紫雁!他悲喜交加地抱住了她,询问她这几年去了哪儿,从哪里学到了这不可思议的皮影绝技。

  紫雁流着泪说,她得知家里的不幸后,一时了无生念,那天就用一条丝带系在了树上,闭着眼睛把脖子伸进去。顿时两眼发黑,感到自己跌落进一个深渊里。好容易落地了,却看到有很多奇形怪状的人向她扑来。她赶紧向外跑,结果被什么给绊了一下,人就骨碌碌地滚动。突然眼前一亮,发现自己已经在树下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笑眯眯地看着她。她叹道:“老人家,你为什么要救我呢?”老头儿说:“你已经见过地狱的可怕了,还想死吗?”她哇地哭了起来,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老头儿听了也是长吁短叹,道:“我是一个耍皮影的人,你要不嫌这活下作,就跟我学吧,也算有一技之长。”后来她就跟着老头儿学了。

  这老头儿原来是白莲教的长老,深通一些奇术异术,后来白莲教被官府灭了,这才流浪江湖。紫雁学到皮影勾魂术后,就化装成男人,来救自己的亲人。她先把许大人等人变成皮影,徽州城里已无能人,只有起用马清涧。果然,李定被逼无奈,请了马清涧出山。

  马清涧感动万分:“紫雁,委屈你了!”紫雁道:“以后再说这样的话吧,我先救回家人。”说着她伸手把牢门的锁抓住,再放开,锁已经碎了。她走了出来,来到关押两家老人的地方,道:“爹爹,娘,别怕,我来救你们了。”说着把手一招,四位老人都变成了小小的皮影。她拾起来放入怀中,对目瞪口呆的马清涧道:“走吧。”

  两人正要出去,“哪里走!”原来是李定带了一队人来了,他哈哈笑道:“没想到你们竟是一伙的,来人,把他们抓起来!”众人如狼似虎,一拥而上,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等站稳后,竟然看到了许大人和张表等人……

  从这以后,再也没人见过马清涧等人了,而这种神奇的皮影戏也在人间消失了。

上一篇:泥偶人
下一篇:老牛报恩

勾魂术皮影

相关文章

黄大仙拜寿
道光二十三年秋,黄河再次决堤,大水淹没了三十余州县,弄得是哀鸿遍野,民不聊生!洛阳城外有一陈公庄,因建于土丘之上,故而得以幸免,但其周围的千亩良田却是变成了汪洋一片,到最终也自然是颗粒无收! 大水退去之时,已是几近腊月,百姓因无粮米度日,只好拖儿带女,远走他乡!于是整个陈公庄的百余户人家,十去其九,只剩下了二三十人不到。 这剩下的人中,有一个叫做陈三的,四十来岁的年纪,身体很壮,也没有跟着众人出去逃难。为什么呢?因为他家里太穷,没有田地,平日里只靠着给庄子里的陈老爷扛活为生。今年大水淹了良田,陈老爷家的自...[详细]
2019-05-30
希腊神话中恐怖怪物:弥诺陶洛斯、刻耳柏洛斯、百头巨龙拉冬、基克洛普斯、
希腊神话中恐怖怪物:弥诺陶洛斯、刻耳柏洛斯、百头巨龙拉冬、基克洛普斯、半人马、喀迈拉、蝎狮、斯芬克斯、许德拉... 每个世界神话中,除了神通广大的神明之外,还有许多英雄,而与英雄对立的就是那些恐怖的生物妖怪。每个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大多数都是为民除害,杀死了那些恐怖的妖怪。比如中国神话中大羿,在天上十日并出之时,杀死了九婴、大风、猰貐、修蛇、封狶等恐怖生物。 同样,在希腊神话中也有九大恐怖的怪物,不知道你们对它们了解吗? 弥诺陶洛斯 外形:半人半牛怪 领地:克里特岛迷宫 来历:克里特岛国王的妻子与波塞冬手底...[详细]
2019-05-30
一只白狐的七世恩怨!
狐仙,最早是出现在《山海经》: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南山经》),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蒲松龄笔下的狐仙们,集人类全部美德于一身,成为人类的好朋友,它们强调友谊、尊重真情,反而比人类更可爱。 随着走访,平日里会经常听到一些有趣或者让我沉思的故事,其中一个白狐的故事,是在一起前往山东高青县的旅途中听得的,那是一次有趣的出行,这个故事也是一个让我回味很久的故事。 道讲承负,佛说因果。 虽然,佛、道、萨满等等系统对于转世与轮回观的看法不...[详细]
2019-05-29
民间老中医的救命绝招
一、独门绝招 吴江是个公司白领,业绩颇佳,人品也好。然而不久前,他突然感觉胸肋发胀,心前区时有疼痛。而更令他痛苦的是,母亲突然离世,相恋两年的女友另择高枝。多重打击下,吴江患了抑郁症,工作业绩明显下滑。 同事兼好友大东很着急,劝吴江加强锻炼,消除抑郁,可吴江根本听不进去。 这天,大东终于打听到一个老中医,据说是个治疗抑郁症的专家。他不容分说拉着吴江赶了过去。 这是心病,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治疗老中医听完情况说。 大夫,您千万别跟我们说什么心病还得心药治,我这哥们儿是听不进这些大道理的。大东赶忙打断老中医。 当...[详细]
2019-05-29
蜂神,飞翔的神医
1 清朝光绪年间,江南名医邱振云为了寻求民间偏方灵方,离开了家乡,南北四处游历。 这年夏天,他来到一个小县城,打算暂住几天,可是,他转遍了县城够大街小巷,竟然连一家医馆也没找到。难道,这里的人不生病吗? 接下来的几天,他把整个县城走了个遍,还真是没有发现一家医馆。这天,他实在是走得累了,见路边有一家带茶馆的小客栈,便走了进去。 坐下后,邱振云慢慢地品着茶,向掌柜打听,此处为何没有郎中存在? 掌柜名叫杜瑞仲,他说他就是郎中,并说只有到了冬天,他才行医。其它季节,他就只靠经营客栈来维持生计。 邱振云一怔:难道...[详细]
2019-05-29
武侠故事《天下第二》
昏暗的密室中,一灯如豆,一个身着飞鱼服的高大男子虽低着头,但也能感受到面前上司如鷹隼般凌厉的目光。 对方声音低沉却自带一股威严:锋芒,这次的差事只要能成功,无论你惹出多大的祸端,都有我兜底。倘若是办砸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锋芒心中一凛,他自然知道这后一句话的意思:不是不用回来了,而是不用活着回来了! 一种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的沉寂,在这幽暗窄小的屋子里蔓延开来 1 徽州府,和煦的春风吹得齐云山上一片花红柳绿、生机盎然。两匹高头大马疾驰于山林间,白马上的高大男子听见雁叫声声,抬手一支弩箭射出,一只大雁猛然从空中...[详细]
2019-05-29
顶针
唐镇县城有一家点心铺子叫作好又来,专门经营各地有名的干果和各种糕点。不幸的是,张掌柜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突然得病撒手而去,留下妻子刘氏和十来岁的儿子张贤古。 刘氏是个好强的女人,拒绝了再嫁的好心劝说,一心一意地抚养儿子,经营店铺,日子倒也过得安安稳稳。只不过儿子张贤古让她操碎了心,小家伙打小就不喜欢读书,刘氏就绝了让儿子读书做官光耀门庭这个想法,一心一意教他生意经。等到张贤古成年后,就让他跟着店铺老伙计李叔外出采买货物,长长见识,打磨心智。 张贤古是个聪明人,做生意上手快,小小年纪谈起买卖来不输成年人,但...[详细]
2019-05-29
夜遇狐仙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一个工地打工。新开发的处女地,四周一片荒芜。工地旁边有座孤坟,很凄然的坐在杂草丛中。关于她,村子有很多传说,她的主人一定是个美丽的故事。我一直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所以在我们的机器进场之前,我希望为她的主人超渡。但一切都晚了,推土机已经无情的在她头上碾过,有人说,看到了长长的手指,哎,说不定还是个美丽的姑娘。 秋意渐浓,入夜更是一阵阵透心的凉。无人的夜晚,如水的月光从窗外泻入,洒满一地,惨白惨白的。每当此时,我便想起有关狐仙的故事,想起那从素衣水袖中露出的长长十指。空荡荡的走廊上传来隐...[详细]
2019-05-28
斗蟋蟀斗虫王传奇
康少爷每年秋季都会上京城去斗蟋蟀。因为他从没有败过,所以人送外号斗虫王。 这天,有个黄面人朝康少爷慢慢走来。黄面人边走边用沙哑的嗓音吟着一首打油诗:底事清闲爱小虫,重价得来藏玉城。交恶皆因争异性,不惜搏斗逞英雄。吟罢,黄面人拍拍康少爷的肩膀,问:你就是斗虫王?康少爷回道:正是在下。 黄面人上下打量了康少爷一番,微笑着邀康少爷去前面的酒楼喝一杯。康少爷不知黄面人有什么意图,但是去酒楼饮酒正中他下怀,康少爷生于酿酒世家,好的就是这一口。于是,康少爺站起身,准备跟黄面人走。 这时,一个脸瘦长的汉子飞奔而至,大叫...[详细]
2019-05-28
慈禧太后赏赐吃不得
清光绪初年,山东大旱,朝廷命户部侍郎额敏父子前去赈灾。没想到,额敏克扣赈灾钱粮,中饱私囊,以致齐鲁大地饿殍遍野,白骨千里。遭此天灾,又遇人祸,顿时流民为患,盗匪四起。那些饱受旱灾之苦的当地官员中,有些有识之士不断把额敏赈灾时贪腐之事上奏朝廷。无奈额敏乃慈禧的娘家远亲,再加上他在朝中树大根深,一直屹立不倒。 监察御史冯皓祖籍就是山东,不由怒火中烧,写了一本万言奏章递到慈禧处,痛陈额敏之事。慈禧看后召见了冯皓和额敏二人,当庭对质。 额敏为官年久,加上辩才出众,把冯皓奏章中所告罪行一一反驳。慈禧看二人唇枪舌剑,...[详细]
2019-05-27
五个尚书
彭尚书的父亲在十几岁时,他的祖父,一个急病倒在了田里。憋着一口气不咽,求东家善待他的儿子。 这父子二人本是勤勉,如今大的死在田地里,小的未成年,老财主有些心虚,直到点了头,人才闭上眼。 如今你父亲早去了,只剩下你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将来还要成家,这样吧,拨给你南洼二亩肥地,上缴一半收成,可满意? 无论多少,剩下一半是自家的,是求之不得的好处。 多谢老爷,肥地是老爷家里的主产,小彭万受受不起,我常割草的后山,赏那里一块零碎地,还能给东家看护着山上的粮食,母子心里方能踏实。 老财主一听很痛快的赏了,后山的地全是...[详细]
2019-05-26
贪官爱钱
话说某地一官员姓徐名大方,十分爱财。别看他捞的油水不少,可是他的衣食住行却极为朴素。一方面是做给外人看,以表清廉;另一方面也是他的本性使然,喜欢存钱而非花钱。老婆孩子拿点钱去买贵重的东西,他就心疼得跟身上掉了肉一样。 徐大方最大的乐趣就是一个人呆在书房里,把钱从保险柜里拿出来一遍又一遍地数。然后吐点唾沫星子在手指上,让指腹充分体验纸币的纹理质感,这种巅峰的愉悦感是他生命中最美妙的事。徐夫人劝他: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看你不是人民的公仆,反倒成了钱财的奴仆了。徐大方不以为然,贫嘴说道:你要是钱...[详细]
2019-05-26
两枚玉佩三代缘
张村有一个刘寡妇,带着个一岁多的孩子叫小龙,自从男人去世后,为了生计刘寡妇干起来接生这行。 一天晚上,刘寡妇和小龙刚睡下就听屋外有人敲门。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即使干接生这行也得避嫌,何况是半夜三更的,刘寡妇就问:门外是谁敲门啊? 就听门外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大嫂,我家娘子快生了,没有接生婆,我备有轿子,你跟我走一吧!我求你了大嫂! 刘寡妇也是犹豫不决,小龙这孩子才一岁多点,又是大晚上的。可是人命关天,刘寡妇经不住外面男人苦苦哀求,抱起尚在熟睡的小龙就上了轿子。 轿子在一座大宅子院里停了下来,刘寡妇抱着小龙...[详细]
2019-05-26
灰仙:老汉20年前救了一只刺猬,生病后,刺猬来报恩
向阳村有个张老汉,一生未娶,人很善良。六十岁这年他去山上采药,忽然看到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正在扣石头,而脚下踩着一只刺猬,刺猬吱吱叫着挣扎,似乎在求救。张老汉凑近一看,此人正是村里的马老二,平时马老二就是个混混,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张老汉问他:马老二,你这是搞什么呢? 马老二一看是张老汉,就说:原来是张叔啊!我来这里准备打点野兔野鸡啥的烤着吃,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结果发现了一只刺猬,就想烤了尝尝,谁料刚一碰它,就被它扎破了手,我这不是正想扣块石头砸死它出出气吗!哎呀,停停停,马老二啊,苍天有好生之德,...[详细]
2019-05-26
神婆从阎王哪里抢人之后金盆洗手
一个关于我同事分享的事 准确的说应该是我同事他奶奶的事,大概几年前吧,我同事的爷爷因为年迈体弱,然后就过世了 按照习俗,老人去世了亲戚是需要守夜吊丧,吊丧的地点就是老人生前居住的地方,根据我同事的描述,这种房子是上世纪的古旧房子,房子跟国产的烂片鬼片里边的那种房子差不多,一个大门进去是大院子,中堂居中,左右为居住的卧室对称。 是夜,大概半夜凌晨时分,我同事感觉得到突然一股阴风从背后凉上脊背,那时大部分的亲戚都去睡觉了,只剩下我同事跟他奶奶还在守夜,他奶奶因为太挂念他爷爷,坚持守夜而不肯去休息,同事担心他奶...[详细]
2019-05-25
抬棺人莫名失踪,才知道有相冲这回事!
讲述一个真实的事件,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事情发生在2001年七月,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七月一日,我当时在南方某大学读大一,大概是晚上七八点接到老家电话我母亲去世,恍如晴天霹雳。 找了个室友,去超市买了两瓶白酒,直接灌下去想麻醉自己;我母亲身体一直很健康,当时才四十多岁,中午本想打个电话给她,可想着接电话不方便就没打。 现在年轻人可能不明白,我老家四川一个农村,当时手机刚刚问世,固话一个村也只有一两部,大学有201卡,要打回去告诉接电话的找某某人,然后她去叫人,几个小时后再打过去。 可这就阴阳永隔!这么多年...[详细]
2019-05-24
家猫咬死黄鼠狼,其伙伴竟来收尸...
网友家的黑猫消失一整夜,第二天一大早竟叼着一只黄鼠狼的尸体回来了。这场面本来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它们身后居然还跟着一只活的黄鼠狼...网友刚把喵叫回家,那只小家伙就叼起自己同伴的尸体跑远了,临走还给了网友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怎么办,是不是要被报复了?...[详细]
2019-05-24
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舍其保家怒离而去
人总有一死,哪怕活着的时候大富大贵又或是出身乞丐,到头来也是黄土三尺。解放前几年东北某村里大财主王启和的老妈李大妈死了。生老病死,最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却出了问题?就是保家仙显灵怒骂儿孙不孝后飞离而去,从此以后王家将无保家仙,王家也走向了末落。这事儿要从李大妈说起。 王启和的老妈为人乐善好施,看见那家穷人没饭吃,她会去帮助,看见路上有小动物,她也拿回去喂食。而这李大妈并非财主,只是人性本善,生就一副好心肠。李大妈而立之年时候死了丈夫,一生育有二个儿子,三个孙子,俱出落的一表人才,由其是大儿子王启和,在村里可...[详细]
2019-05-23
大红鱼是水鬼还是妖精?
我们村有个疯子姓李,听说他以前是个老师,因为生活失意承受不了打击精神崩溃了。从我记事起,每天上学经过水库时,总能看见他安安静静地呆在同一个地方钓鱼。也只有钓鱼的时候,他才不那么亢奋。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不是李疯子的落魄,而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个难以解释的鬼怪传说。 李疯子钓鱼和别人不一样,他用的鱼饵很奇特。别人都是用蚯蚓或者油菜籽饼,他用的是白饭粒。但是他每次钓到的鱼都把篓子装得满满的,谁也没有他钓的多。有人以为水库里的鱼爱吃白饭粒,也跟着用同样的鱼饵,但是往往啥都钓不着,众多喜欢钓鱼的人不得不暗暗称奇。...[详细]
2019-05-23
中国有哪些著名的鬼?蛇骨婆,敖桂英,妬妇津神,鬼子母神,大力鬼王...
抛开著名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以及饿死鬼之类的类别鬼怪,古人的想象力还是挺丰富的。 七郎 七郎,也就是杨家将里杨业的第七个儿子杨七郎,生来嫉恶如仇却又行事冲动,后来因打死潘豹,惹怒潘仁美,洗尘宴上被人灌醉,绑在柱上乱箭穿心而死。而此时,杨家父子正血染疆场。杨七郎死后不肯离去,地府见他赤胆忠心,便让其掌管人世的孤魂野鬼。 蛇骨婆 这个鬼怪似乎在日本神话里也有记载,但应该是源自《山海经》,书里有个叫巫咸国的地方,里面的人说话又好听,个个都是人才不对,个个都会巫术。而其中巫术最强的人,叫蛇五右卫门,而蛇骨婆正是他...[详细]
2019-05-21
小伙娶蝎子精做媳妇
在乡村里,很早以前,就已经有石碾了,庄里人用几块大石头把碾盘支了起来,在上面碾米啦、压东西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庄户人家,不能说天天用它吧,却得月月用碾,那时候,在一个靠山不远的小庄里,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新娶了一个媳妇,过门不久,还没有孩子,隔壁住着他一个叔伯哥哥,哥哥家有两个孩子。 有一天,小伙子临上坡前,帮着媳妇把粮食拿到了碾子上,套上牲口,才拿着镰往坡里去了。晌午的时候,他从坡里回来,肚子里是又饿又渴了,看到家门还锁得好好的,他不觉一愣站住了,心想:那点谷子,早就该碾完了啊,怎么天都晌了,还不回来...[详细]
2019-05-20
情迷寡妇村:寡妇招亲,懒汉入赘后,寡妇生了一只黄鼠狼!
话说在清朝时期,广东某地有一寡妇,丈夫去世三年,无依无靠,婆家见其忠贞,不忍其四处流浪,就让她在家招亲,企图招个上门儿子。消息散布后,上门招亲者众多,可都是歪瓜裂枣,没有一个令寡妇和婆家满意的人选。失望之余,难免伤心。不料,一天傍晚,家里却来了一位上门入赘者。那人自称黄某人,约莫三十岁年纪,长相俊俏,瘦高个子。 寡妇家几人一看,感觉很满意,比起前面的一些人,这个人简直就是完美。好事很快成了,寡妇感觉自己又有了一个依靠,自然心花怒放,忙里忙外,不亦乐乎,也不觉疲倦。入赘丈夫黄某人看起来哪样都好,就是太懒,也...[详细]
2019-05-20
鬼夫妻,与鬼有缘
老王头退休以后,每月领着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可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儿子大壮也是这年下的岗,连着三个多月都没找到工作,看着一家人吃喝拉撒都需要用钱,他心里很是烦恼。 这天傍晚,老王头心烦多喝了点,看不惯老伴在那里叨叨,甩门就出了院子。乡间小路上漫无目地的走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想上那。走着走着,这会儿就听见前面有人吵架,是一男一女的声音。老王头没好意思上前打扰,就停下脚步听。 一个男的在那骂:你个臭婆娘,我都跟你说了咱家没钱,你还买那么贵的化妆品,你想气死我呀! 女的说:我这么长时间都没买过化妆品,咱邻居...[详细]
2019-05-19
村花被黄大仙附身,赤脚医生一针解决问题
八十年代那会儿,村里来了一个跑街串巷倒铝锅的小伙子,早前他是父子俩一起干的,可那几天老爷子生病了,小伙子这才一个人出来。 小伙子人长的挺帅,手艺也好,这天到村子里在大队门口摆好了摊,村民们拿来废铜废铝来这倒锅、勺子什么的。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围观的村民陆陆续续回家吃饭去了,这会儿呢!这小伙子发现旁边柴火垛底下,有个毛茸茸黄色的东西。 小伙子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个大黄鼬,只是这黄鼬前半身在柴火垛里,后半身露在外面,小屁股撅撅着也不动。小伙子还以为这黄鼬是个死的呢!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黄鼬屁股那捅了捅,...[详细]
2019-05-19
男子帮狐仙渡劫得金元宝
解放前,村里有一个叫大宝的老实人,家徒四壁孤身一人,平时给地主家做个零工挣点钱。村里有孤寡老人、或者谁家吃不上喝上,他自个人宁肯饿肚子少吃一顿也要接济人家。 冲着大宝的这份善良,村里很多人都愿意请他干活。这年雨季快到了,有一天村里胡寡妇请他去给修房子。这胡寡妇不是本地人,据说是逃荒过来的,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 到了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房子终于修好了,胡寡妇管了大宝顿饭后,这时天阴沉沉的眼看就要下雨了。于是胡寡妇就跟他说:大哥你看这天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别走了,在外屋我给你收拾收拾凑活住一宿,明天天好了再...[详细]
2019-05-17
  • 黄小仙黄鼠狼
    腊月二十四,小李电话要我帮个忙,他母亲一个大床要挪挪位置,在九点多的时候我去了。 住的地方是那种一排一排的平房,一般在大型矿山或老的大企业都有这种生活区。我俩说着话抽着烟...
  • 八尾猫的传说
    在古埃及的神话中,猫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据说在很久以前,猫统治着人类,它们狡诈,残忍而非常聪明。它们把人类当成奴隶驱使。直到最后狗的出现,他们赶走了猫,并让猫从统治者变...
  • 恶霸强抢民女,黄仙替天行道除恶人
    从前,在刘家庄有一财主,生下一子,这儿子从小被惯坏了,逐渐成了这一方恶霸,平时欺压百姓不说,还强抢民女,几乎无恶不作,百姓对他是恨之入骨,却束手无策,使他越发猖狂。在刘...
  • 民间老中医的救命绝招
    一、独门绝招 吴江是个公司白领,业绩颇佳,人品也好。然而不久前,他突然感觉胸肋发胀,心前区时有疼痛。而更令他痛苦的是,母亲突然离世,相恋两年的女友另择高枝。多重打击下,吴江患了抑郁症,工作业绩明显下滑。 同事兼好友大东很着急,劝吴江加强锻炼,消除抑郁,可吴江根本听不进去。 这天,大东终于打听到一个老中医,据说是个治疗抑郁症的专家。他不容分说拉着吴江赶了过去。 这是心病,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治疗老中医听完情况说。 大夫,您千万别跟我们说什么心病还得心药治,我这哥们儿是听不进这些大道理的。大东赶忙打断老中医。 当...
  • 民间故事:不孝子丢下一只狗陪老娘,却不想狗真的成了娘的儿子
    娘,我要走了,去外面赚大钱,这只狗是我从路上捡的,以后就让它替我陪着你吧。刘东说完这句话,就把一只小土狗随意的扔在老娘怀里,拎着行李,毫无留念的离开了这个生他养他三十几...
  • 民间供奉的邪神——五通神!
    五通 明天顺年间,浙江钱塘县有一个村民叫作戴小一,他年约二十许,性格粗鄙健硕有力,家中种有几亩水田。 他的妻子吴氏芳龄十八,虽也是村女,但却生的眉目如画身姿婀娜,颇有点姿色...
  • 书生住店,与死尸同住一间
    道光年间,江苏泰州有一个叫邢楠的书生,年纪虽轻却是饱读诗书,满腹才学,可是数次应试皆名落孙山,又因穷困潦倒,迫于生计便经人介绍远赴湖北为当地道台做幕僚。 这年道台奉旨进京...
  • 奇婚怪谈!
    清雍正年间,浙江武康有个儒生名叫文登,他十七岁的时候就考取了生员(即秀才),不仅勤学善读学业优异,长得也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 早年家中本给他聘下了本地一户柏姓人家的女儿,...
  • 两世孽缘!黑犬,白蛇寻人复仇!
    乾隆年间,江西上饶有一个书生名叫梁永宏,此人年方二十,自幼聪明好学,读书非常刻苦勤奋,每天一直要读到晚上二更以后方才熄灯入睡,兼之他天性诚朴憨厚,周围的邻居都说他以后必...
  • 狼祸
    农村,乡间邻里的聚在一起唠嗑,无非就是鬼怪神奇之类的话题。而在人群之外,时常会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孤寡老头蹲在角落里漠漠抽烟。他就是柯大爷,满脸蜡黄,唯独那双眼睛明亮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