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19:14:31 热度:

子夜鬼踪,山中老妇,黑血...

山中老妇

浙江丽水,旧称「处州」,其地多山,东北仙都峰,号称「仙人荟萃之所」,山下土人耕种,多有开垦到半山者。当地盛传,山中仙人倒是没有,却藏匿着若干种不明物怪,凡山腰、山麓耕居乡民,每天必于日落之前荷锄回家,一入夜,再大的事也绝不出门,这是山民人人恪守的铁则,外人多半不知。

 

这一年深秋稻熟,有个姓李的田主来到仙都峰下收稻子。他虽在山脚下买有田地,却并非本地人,山中禁忌,一无所闻。当地的佃户担心吓坏了他,影响到自己的生计,也没有据实相告,只是含含糊糊叮嘱说,夜间不要出门。

 

李田主就在山腰一处闲置的寓所住了下来,前几天相安无事。一天晚上,玉盘凌空,月色流银,田主贪看月亮,躅躅然走出小院,信步游览。忽然听到一种清脆的声音,嗒嗒、嗒嗒,好像石片摩擦,又像石块轻撞,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田主愕然,这大半夜的,难道山中还有人在采石头?

 

仔细一想,又不可能,若是采石的声音的,怎么能够移动?他心里发毛,站定了脚支起耳朵仔细分辨,忽见树影朦胧的黑暗中走出一个白生生的东西,像人一样直立着蹒跚而来,每走一步,便发出一串噌噌琅琅的响声。李田主大声喊道:“是谁!”

没有回答,那苍白的东西仍然维持着不变的速度,一步一步逼近。

 

李田主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但绝不像是人类,他向后退了两步,扭头便跑。

 

落脚的小院没有围墙,四周是竹木扎起的栅栏,四五尺来高,扎得倒十分牢固,用以抵挡寻常野兽绰绰有余。李田主慌慌张张刚刚掩好柴扉,那脆楞楞的声音已经来到栅栏外,一股难闻的腐臭直灌进来,令人欲呕。李田主蹲低身子,不敢稍动,循栅栏缝隙向外看去,月色之下,正见到一具灰白的骷髅,头发披散,骨头缝里还缠着些未烂尽的破布、枝叶,趴在栅栏上乱啃。李田主何曾见过这等怪异?大叫一声,一跤坐倒,手脚并用地爬开。那骷髅却好似不能逾越栅栏,一味又咬又撞,只是进不得院子。

 

李田主看得真切,惧意稍去,满心想找个什么东西隔着栅栏打它一下,终究不敢,闪身窜进屋子,赶紧关门落闩,躲到小窗之后监视着。幽暗中,隐约可见那团灰白的影子蠕蠕而动,摇得栅栏吱吱作响,这响声让李田主惊惧,也让他觉得放心——栅栏在响,说明骷髅仍然被拦在院外。

 

他在那扇小窗上伏了整整一宿,无数次企盼着有人来救他,然而山民夜里从不出门,怎会有人来救?好在漏刻有时而尽,天边的黑幕渐渐稀薄,黎明到来了。远远处一声嘹亮的鸡啼划破山岚,霎时间远近鸡鸣此起彼伏。那骷髅被鸡鸣一激,哗啦一声,颓然坍塌,化作白骨一堆。李田主瞧得清楚,但余悸未平,仍然不敢出去。

 

直到晌午时分,有佃农来寻,李田主见有人来,忙哑着嗓子大声呼救。乡民们将他救出,到栅栏外一看,白骨已经莫名其妙消失了,只剩下栅栏上一排排牙印森然。乡民都道侥幸,说幸好遇到的是骷髅,这山里还有一种白发老妇,不知是什么东西,常在月白风清之夜出现,在一个孤零零的茅舍野店门前,请人吃烟,有些翻山过路的外地人不明就里而接了烟来吃,必死无疑。

 

 

黑血

山西芮城,炎炎夏日,大树的荫凉下,停着一副面条挑子,不时有过路行人被那香喷喷的油花儿味吸引,走过去歇歇脚,就便来上一碗。

天气很热,食客大都将辫子盘在头上,赤着脊梁,吃得大汗淋漓。一阵风过,吹得头顶枝叶簌簌作响,被汤面逼出的暑气为之一消,食客们纷纷觉得,热浪滚滚的浊世里有这样一刻,真是一种享受。

食客们心情很好,唏哩呼噜吮吸声间,总是夹着几句漫无边际的闲谈。就在这样闲适的氛围里,忽然有人大叫一声,青花碗“锵啷”打得粉碎,仆倒地上,脊背正中黑血泉涌。众食客忙上前扶时,那人身体发冷,呼吸停止,已经死了。

芮城县的佟知县很快赶到,仵作验尸,判断死者为中毒死亡,在死者脊背上发现一处孔洞,则无疑证明此案涉及谋杀。然而众食客都是萍水相逢,谁会无缘无故的毒杀一个陌生人?于是所有嫌疑指向了那个卖面的,卖面的伏在地上高声喊冤,衙役们毫不理会,拿着铁链就要上前锁拿,佟知县忽然举手道:“且慢!你们听。”

众人屏息缄口,除了微风瑟瑟,什么也没听见。

佟知县眼睛盯在地上,一溜乌黑的血迹,从死者所坐大石,直流入旁边的石缝。他撩开袍脚,蹲下身去,侧耳细聆,旋即起身下令:“把这石头翻开!”

在场众人莫名其妙,衙役们未曾携带趁手的家伙,更都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于是由当地地保、甲长发动乡民,取来农具,大家合力把那大石掀开,无数虫豸蠕蠕而逃,石头之下,一个黑幽幽的石洞中,蓦然窜出条鹅一般大的巨蝎,通体漆黑发亮,唯独尾针灿若黄金,冲人欲走。众人一声发喊,锄镐齐下,当场砸得稀烂,那金色的尾针却坚如精钢,丝毫未损。

袁枚曾到陕西就职,路过芮城县时,尚在仓库中见到过这枚硕大的黄金毒刺。

 

 

子夜鬼踪

四川有个名叫费密的文士,颇具诗名,因为文章写得好,以一介布衣,蒙刑部尚书、一代文宗王士祯巨眼青睐,举荐到一个姓杨的总兵麾下作了文案幕僚。

 

康熙末年,杨总兵调往四川,这在费密等于还乡,当然随同前往。这天行经成都,一行人在官府公馆中下榻。那公馆有栋小楼,独立一方,居高临下,锦官街景,尽收阁中。杨总兵瞧得喜欢,带着人就要住进去。

 

“大人,大人,这楼住不得。”馆里的差役慌忙阻拦。

 

杨总兵眉毛一轩:“怎么的呢,为啥子住不得?”

 

“楼里有鬼。”

 

“呸!你龟儿子是活腻歪了敢拿老子寻开心?”杨总兵怒气勃发,拔拳头就要揍那馆吏,费密同一位姓李的副将好歹劝住,叱开那一脸倒霉相的小吏,自行提着铺盖住进了小楼。

 

费密昔日在四川时,倒是隐约也听见过这官署公馆闹鬼的传言。明末张献忠之乱,成都城曾惨罹灭顶之灾。顺治三年,张献忠离川北上之前,将大好的锦官城付之一炬,前明林立的官衙一道烧成了瓦砾荒墟。后来清廷选择在明朝巡抚都察院旧址上重建衙署,这时民间就有传说,说新朝之所以选在旧朝原址废墟上重建官衙,就是为了“压胜怨气”,从那以后,这处密迩抚台衙门的公馆闹鬼的传闻,不胫而走,在民间传开了。

 

费密虽然不大相信这些鬼神传说,但听了馆吏的话,却也不敢大意。当天晚上张灯按剑,坐在床上,迟迟不敢入睡。

 

转眼三更鼓响,倦意如潮。费密正打算躺下,忽听“拖、拖”声响,有什么人循着木楼梯拾级而上。他猛然清醒,睁眼一看,一个古怪的东西,像人,又像一根枯柴,直勾勾向他走来。费密大喝一声,挥剑急斫,那怪物退开数步,转身而走。费密仗剑追出,却见怪物骨棱棱的脊背上纵向生着一只长长的眼睛,陡然睁开,金光暴射。费密吃了一惊,他不识此中玄机,便不敢再紧追。

 

怪物却不下楼,径往东而去,转入了杨总兵卧房。费密惊道:“不好!”再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挺剑急赶上去,只见怪物已经撩起杨总兵的床帐,背转身子,放出金光去射酣眠的杨总兵。金光乍现,令费密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杨总兵鼻腔中喷出两道白气,恰敌住了那道金光,颉颃片刻,白气越喷越盛,好似无休无止,金光渐渐势敛,“轰隆”大震,金光溃散,怪物给白气打在背上,直冲下楼梯,而杨总兵鼾声不止,好似全然不知。费密看得好生惊诧,他追随这位总兵大人多年,总以为此人不过一介武夫而已,没想到竟然身怀异术!

 

正在踌躇要不要唤醒总兵,楼梯腾腾声响,怪物又爬了上来,这次却不敢再去惹杨总兵和费密,楼上还住着一个李副将,那怪物又摸进了他的卧室。

 

费密寻思,李副将勇猛无匹,强我百倍,这怪物连我都伤不得,胆敢去犯李副将,岂不是找死?一念未歇,忽听得一声惨叫,正是李副将所发,忙抢进去看时,怪物已经不见,李副将七窍流血,死在床上。

袁枚《子不语》

下一篇:地下人间

子夜鬼踪山中老妇黑血

推荐阅读

扒路鸡和八大金刚的由来!
一个人掉在河里了,他不会水,淹死了。在水里泡了七天,尸首在水底下跟着水流去了很远。他的魂看不见,寻不回来。家中的人晓得他死了,请了三个道士,在家里给他开路 淹死的人在很远...[详细]
2019-03-18
家里住着一窝黄仙,娶了一位黄姑娘
陶王安,是滨州人。生性善良,为人乐善好施。 父母早亡,留给他一份偌大家业,家里只有几个仆人,西面有个大院子一直闲着,后来不知何时起,住进一批黄鼠狼。陶王安不以为意,还时常...[详细]
2019-03-19
黄小仙:山体滑坡之前,黄仙发声报恩!
大山深处的涧流村因为交通不便,社员群众的生活都不富裕。自从山上的核桃山楂挂果后,队里就委派张树林管理村南的山林,一直到村集体解散,张树林都是涧流村的护林员。 张树林这人办...[详细]
2019-03-19
路边野坟
话说,在大苇子沟,有一叫高龙的好后生,为人憨厚诚实,聪明勤快,屯里的人都很喜欢他。 高龙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娘,是村里人把他拉扯大的,谁家有个大小事都会请他帮忙,管他饭给他...[详细]
2019-05-08
捏泥成仙
白天,他是泥娃娃;夜里,会变回人形。不过,更神奇的还在后面 半夜娃娃 唐朝年间,燕子街有个捏泥人的工匠名叫方梦龙,已过而立之年,尚未娶妻。方梦龙的隔壁,住着一个叫麻三的小混...[详细]
2019-04-27
黄鼠狼故事:妈妈接了小孩,小孩问你到底是谁?
大姥爷我见过几面,看起来是一个特别严肃的人,但是特别疼我姥爷,太姥爷太姥姥走的早,哥俩个各自成家。公众号轻口味灵异故事 姥爷贪玩,大姥爷好学,村里大人们最看的起的是大姥爷...[详细]
2019-03-19
千年蛇精嫁夫
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中期的吉林南部某村镇,由于是城郊所以村落规划也相对规整!邻居家一男子我们暂且叫他二毛吧,二毛今年十六岁,生的眉清目秀,非常讨村子里相亲喜欢,村中妇女每当遇到二毛都会开上几句玩笑,二毛想媳妇没有,想不想尝尝媳妇的滋味呀!二毛每次都是低头一笑,羞涩的走开! 正直夏季的某一天,二毛随父亲到田里干活,眼看到中午饭点,二毛有些累了,便没有随父亲回家吃饭,等待父亲吃完给他带回来些!二毛便在树荫下睡着,睡梦中二毛梦见一女子,小女子长的亭亭玉立,眉清目秀!言意在此已经修炼多年,遇寻一位得意郎君,见二毛长...[详细]
2019-05-14
孕妇死后生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候没有手机,只有村里的大队部才有手摇式电话机,要是想给别的乡镇亲戚、朋友打个电话,首先要接通镇里的总机,再转县城总机。然后从县城总机,转那个镇的总机,再转那个村的电话。最后请求电话机旁边的闲人再去找到那个接电话的,费的周折,甚至不如步行去见面。 村里有个叫大宝的小伙子,讨了个外地的女人做媳妇,媳妇叫彩莲,有孕又多病。那天晚上又犯病了,比每次都厉害。医生给开了药以后,把大宝叫到一边,告诉他:如果见效,明天早上再服一剂,如果没有效果,赶紧另请高明。 大宝一听,明白了医生的意思,给媳妇服了...[详细]
2019-05-04
老父亲死后托梦,抠门儿子被逼买棺材
北方,李家村,有一位农民,叫刘世雄,他育有两子一女,家里一直过着平淡的日子。 因为老伴长年有病,儿女都在外地工作,地里的活全由他做。 那年秋天,深夜时分,他一个人在地里浇地,到了后半夜,感觉疲惫不堪,于是,便将水泵停了,准备找一处地方休息,次日再接着浇。 当夜刮着大风,地里没有可背风的地方,离地不远有一处乱坟岗,他觉得坟堆旁边比较背风,是一处休息的好去处。 如果换作其他人,肯定不敢去坟地里休息,而他胆子比较大,当时又比较疲倦,便择了一个大坟堆处,躺在那里,不一会便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有人说...[详细]
2019-05-07
五个尚书
彭尚书的父亲在十几岁时,他的祖父,一个急病倒在了田里。憋着一口气不咽,求东家善待他的儿子。 这父子二人本是勤勉,如今大的死在田地里,小的未成年,老财主有些心虚,直到点了头,人才闭上眼。 如今你父亲早去了,只剩下你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将来还要成家,这样吧,拨给你南洼二亩肥地,上缴一半收成,可满意? 无论多少,剩下一半是自家的,是求之不得的好处。 多谢老爷,肥地是老爷家里的主产,小彭万受受不起,我常割草的后山,赏那里一块零碎地,还能给东家看护着山上的粮食,母子心里方能踏实。 老财主一听很痛快的赏了,后山的地全是...[详细]
2019-05-26
鬼夫妻,与鬼有缘
老王头退休以后,每月领着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可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儿子大壮也是这年下的岗,连着三个多月都没找到工作,看着一家人吃喝拉撒都需要用钱,他心里很是烦恼。 这天傍晚,老王头心烦多喝了点,看不惯老伴在那里叨叨,甩门就出了院子。乡间小路上漫无目地的走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想上那。走着走着,这会儿就听见前面有人吵架,是一男一女的声音。老王头没好意思上前打扰,就停下脚步听。 一个男的在那骂:你个臭婆娘,我都跟你说了咱家没钱,你还买那么贵的化妆品,你想气死我呀! 女的说:我这么长时间都没买过化妆品,咱邻居...[详细]
2019-05-19
白狐化身劝阻村民逃难,结果和村民一起惨死!
相传在东北的落鸦岭上有这么一只白狐。白狐经历千年修行,吃尽千辛万苦,屡遭雷劈,终于只剩最后一劫,完成即可飞仙。而这最后一劫,与之前的五雷轰顶的天劫相比,显得小菜一碟,乃...[详细]
2019-03-20
一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真实故事!
故事发生在明代。话说江苏无锡县东门外。住着一户吕氏,家有三个儿子,大哥吕玉,二哥吕宝,三弟吕珍。吕玉家的儿子喜儿六岁时在庙会走失,吕玉夫妇两一连找了好多日,也没一点线索...[详细]
2019-04-24
卖豆腐总少钱,却救了女尸上的孩子……
村子里有个卖油条的老人,每天天不亮就早早的起床和面炸油条,然后推着车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叫卖油条,卖不完再去下一个村。 等每天卖完油条回到家就会算一算当天的账,然后准备一下...[详细]
2019-04-18
黄皮子盗银元
刘家屯有个人,叫刘三,这天对妻子说要去集市上买牛,于是,吃过早饭,刘三带上五十块大洋赶集去了。 刘三到了会上,只见挑担的、推车的来往不绝,非常热闹。刘三摸了摸身上的大洋,...[详细]
2019-03-19
打死两只黄鼠狼崽子,媳妇被黄大仙上身
黄鼠狼惹不得,惹上就是麻烦事,在二叔老家,村子里都有碾麦场,碾麦场一般都建在高处,立于导风借势,好把麦粒都筛出来。 村里碾麦场上建了一座场房,逢年过节的时候用来请神,保佑...[详细]
2019-04-16
“打鬼眼”,听说钟馗也是这种眼!
坐标广东揭西县。 外婆外公都可以说是神职者,外公是帮庙里的神像做衣服的(潮汕人拜的姥爷神像都是有穿衣服的,潮汕人都懂)。外公去世的时候双手合十,据我外婆讲,天上的神赞扬我外...[详细]
2019-03-27
蛇盘鼠,死家主;黄皮来,请烧香……
听来的故事,下面由第一人称讲述这个故事。 六八年我到农村插队,与插在本大队的现夫人谈上了朋友。 关系维持了一年就想着给对方送个礼物表达一下情意。可那时候知青天天脸朝黄土背朝...[详细]
2019-04-22
  • 好心的地主
    解放前,村里有一个名叫刘福的地主,从年轻时就继承了父亲的土地,全家不愁吃穿。大家不要以为地主都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个个都是剥削者,都跟黄世仁、周扒皮似的。其实,地主也有...
  • 捏泥成仙
    白天,他是泥娃娃;夜里,会变回人形。不过,更神奇的还在后面 半夜娃娃 唐朝年间,燕子街有个捏泥人的工匠名叫方梦龙,已过而立之年,尚未娶妻。方梦龙的隔壁,住着一个叫麻三的小混...
  • 老牛报恩
    民国时期,在我国的西南边陲,有一座山叫阴阳山。山上古树参天,山脚下住着几十户人家,半山腰上住着一个哑巴。哑巴是个光棍汉,家里唯一值钱的就是那头大水牛。这头大水牛不仅给他...
  • 顶针
    唐镇县城有一家点心铺子叫作好又来,专门经营各地有名的干果和各种糕点。不幸的是,张掌柜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突然得病撒手而去,留下妻子刘氏和十来岁的儿子张贤古。 刘氏是个好强的女人,拒绝了再嫁的好心劝说,一心一意地抚养儿子,经营店铺,日子倒也过得安安稳稳。只不过儿子张贤古让她操碎了心,小家伙打小就不喜欢读书,刘氏就绝了让儿子读书做官光耀门庭这个想法,一心一意教他生意经。等到张贤古成年后,就让他跟着店铺老伙计李叔外出采买货物,长长见识,打磨心智。 张贤古是个聪明人,做生意上手快,小小年纪谈起买卖来不输成年人,但...
  • 阴木棺招魂
    连日几场大雨,小篱笆村村口的河水涨了不少。雨过天晴之后,这天,从上游漂来一口红漆棺材,一直漂到小篱笆村的那片开阔地,棺材不动了。 等河水慢慢退去后,有胆大的村民凑过去看,俯在棺材边上听,隐约还能听到里面传出呼吸声,就好像有一个人在里面睡觉似的。大多的村民们都老实,不愿意惹这些晦气,就躲得远远的,没人愿意肯出头将这棺材埋掉。 可是自打从那天起,村子里就出现怪事,有村民大半夜像是中邪,被这棺材给迷住,然后就围着棺材不停地跑。特别是大晚上到十二点后,村民们还能听到河边有人哭,有时又好像是在笑。 但是,好奇心害死...
  • 抬棺人莫名失踪,才知道有相冲这回事!
    讲述一个真实的事件,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事情发生在2001年七月,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七月一日,我当时在南方某大学读大一,大概是晚上七八点接到老家电话我母亲去世,恍如晴天霹雳。 找了个室友,去超市买了两瓶白酒,直接灌下去想麻醉自己;我母亲身体一直很健康,当时才四十多岁,中午本想打个电话给她,可想着接电话不方便就没打。 现在年轻人可能不明白,我老家四川一个农村,当时手机刚刚问世,固话一个村也只有一两部,大学有201卡,要打回去告诉接电话的找某某人,然后她去叫人,几个小时后再打过去。 可这就阴阳永隔!这么多年...
  • “九龙抬尸棺”存在之谜!
    看过《盗墓笔记》的小伙伴肯定都知道九龙抬尸棺,相传是东夏国万奴王的棺材,很多人肯定也好奇,这是小说虚构的还是真实存在的呢? 传说九龙抬尸棺的棺材上雕有九条龙,但是这些龙并...
  • 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来找前世的孩子
    六十年代的时候,在大张庄村东头有一棵几个人都抱不拢的大榆树,树底下是人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到了夏天的时候总是特别的热闹,大人们一起谈笑,孩子们聚在一起嬉笑总是那么的开心。...
  • 小黄仙贪玩,偷了主家的引魂鸡,主家大度,得黄仙庇佑飞黄腾达
    在我家乡新宾的丧葬习俗中,都会在逝者的灵前放一只大公鸡(有放死的,也有放活的)。这只公鸡可以招魂引路,带着逝者走完黄泉路。因此,这只鸡也被称为引魂鸡。 就在新宾镇附近的一...
  • 豆腐郎和皮狐仙
    大山下有个村子,住着名叫王二的夫妻俩,靠做豆腐为生,可生意很清淡,因为只有山上几亩薄地里长出的豆子,打不多少,也做不了几个月的豆腐,就没有黄豆了。不做豆腐的日子,就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