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22:09:29 热度:

血棺材

  这个故事,我还是从一个建筑工地的大叔嘴里听来的。

  虽然这故事在我听来有些匪夷所思,甚至觉得这有些胡诌八扯,但当我看到他手机里的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之后,我却立刻打消了自己那些荒谬的念头。

  因为,在这照片中出现的绝对是个超越人类认知的事物。

  我记得那是从开始写小说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情,当时我在旅店附近的一个饭馆里吃饭:可能也是出于个人的喜好问题,我总喜欢在飘着毛毛细雨的天气中出去走走,浑身潮湿的感觉能让我变得非常的清醒,在这种状态下,我的脑袋里总会莫名其妙的飘出一些有助于创作的灵感,于是我就会找个地方先坐下来,并用手机快速的记录下脑袋里闪过的灵感。

  而那个大叔,就是我在饭馆里见到的,记得当时他满脸的愁容,面前的饭桌上摆着不计其数的空酒瓶,在酒精的催化下,两股红晕逐渐从他那充斥着沧桑与皱纹的黝黑脸颊下泛出。

  但令我感到有些诧异的是,在他忧愁的脸色中,还夹杂着惊慌的神色,即便眼神有些萎靡,但却仍在四下的转动着,似乎是在害怕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会突然间靠近他。

  我这个人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总喜欢刨根问底,今天也不例外,于是我就在这大叔的面前坐了下来,而在我出现的一瞬间,大叔整个人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砰”的一下从桌前跳了起来,眼神惊惧的看着我,而在他的手里,却不知在啥时候竟握紧了一个空酒瓶。

  眼前的局面有些尴尬,但对于嘴皮子利索的我来说,想在短时间内消除对方的敌意还是很简单的:经过我简短的了解,这大叔姓黄,是在工地上开挖机的工人,本来呢,一切如常,没有任何的变故,可就在前段时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却让厄运降临在他的头上。

  不知大叔是夸大其词还是确有其事,他口中所提到的这场带来厄运的大雨,竟然只下在了工地这一片区域,除此之外,其他地方,根本未曾受到任何的波及。

  并且,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他们也曾对周围居住的人进行过询问,结果得到的答案惊人的一致:除工地以外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当晚曾经下过这么一场雨。

  除此之外,更让人感到疑惑的,是那口伴着大雨被从地基中挖出来的暗红色棺材。

  其实,在工地上挖出乱七八糟的东西并不是啥稀罕事,棺材、尸骨甚至是文物都是很常见的东西,但眼前这口红色的棺材却不简单,在棺材的八个角上分别伸出了八条铁链,紧紧的伸进地下,并且,在这个棺材的正面位置,还用古文写了一个鲜红的“地”字。

  “老黄(大叔),这棺材咋还有铁链子呢?”眼前的画面给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些铁链估计是为了起到控制的作用:“我看这事不简单,还是赶快告诉工头,让他来处理吧。”

  大叔给工头打了电话,但工头当时正在ktv唱歌呢,才没心思管这些,所以就让他们先把棺材从地里刨出来,然后找个地方先撂着,具体的情况,等他回了工地再说。

  没办法,既然工头发话了,那他们就干呗!

 

  可就在他们把棺材从坑里拖上来后不久,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一股股殷红的液体就好像是泉水一样,接连不断的顺着棺材的缝隙往外冒,把地面的土壤染上了大片大片的鲜红。

  非但如此,在场的所有人还都清晰的听到,在棺材里面似乎有“咯噔”,“咯噔”的敲击声,这下子可把工人们给吓坏了,一个个就像是受了惊的猫,没头没脑的四下乱窜。

  大约几分钟后,这棺材里的动静突然间停了下来:“这玩意,不对劲,老黄,现在咋整?”

  “咋整?我哪知道!先撂着,明天工头回来了再说。”就这么着,工人们放下手里的活,各自回去了,当天夜里并没有再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但发生了这种怪事,谁都没敢睡着,整晚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而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工人们却突然看到,在那口鲜红色的棺材前,竟然跪着六个人,靠近后才发现,这六个人居然就是昨夜将棺材从坑里拖上来的六个人。

  此时的他们,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血色,肢体僵硬,活脱脱就像是六个断了线的木偶。

  他们,死了!这是医院对这六个人作出的最后结论。

  发生了人命案,自然就会惊动警方,而这口棺材,当然也就成了被着重关注的对象,至于所谓的封建迷信,根本不会成为警方办案的依据,所以,在这口棺材被带回警局后,它,自然就被打开了,同警方一并在场的,还有当晚工地上的几个主要人员,大叔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要给“鬼神”二字套上一个不错的躯壳,那么,眼前出现在棺材里的东西,将会是最完美的:“警,警官,这,这里面的玩意,是个人吗,让扣在棺材里居然还活着?”

  此时,躺在这口棺材里的是一个通体鲜红的尸体,不,用尸体来形容它似乎不太符合,确切的说,它应该是个长着人脸的怪物,在它的身上,有四条手臂和四条腿,并被分别锁在八个铁质的镣铐上,而镣铐的另一端,则被紧紧地固定在棺材内。

  除此之外,在对方那张充满着狰狞面目的脸上,居然没有嘴,并且,在它的额头上,还刻着一个与棺材正面一般无二的红色古文“地”,这家伙,别看被困在棺材里常年不吃不喝,但精力却特别的旺盛,从棺材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开始,它就一个劲的挣扎,企图脱离束缚。

  但结果自然是被警方用各种手段给制服,而在这怪物挣扎的过程中,大叔却依稀在对方的手臂内侧看到了一行字,好像是:凡冒犯地灵之主者,必将~什么~骨。

  在离开了警局后,大叔脑子里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地灵之主?这是个啥玩意?和刚才那怪物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说早上的六具尸体只是一个开端,那么接下来高-潮才刚刚开始!

  在大叔回到工地后,他发现工友们一个个都面容紧张,额头上冷汗直冒,浑身惊惧的颤抖,嘴巴虽然一个劲在嘟囔着什么,但却根本听不清是啥:“你们这是咋啦?”

  “老,老黄,工,工头,也,也死了。”听了工友的话,大叔立刻冲进屋内,发现工头现在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而工头的脑袋,现在却不知去向,脖子上碗大的伤口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尖刀,直刺在大叔的心头,让他内心的惊惧加倍。

  在工头死后不久,工友中竟有人开始突发高烧,不知道是脑袋烧糊涂了还是因为啥,那些发高烧的人,居然都在挖出棺材的坑前手舞足蹈,并且在他们的嘴里,还依稀嘟囔着什么:地灵之类的话,而这个字眼,也赫然与大叔之前在怪物手臂上看到的文字产生了呼应。

  难道说,在这世上,真的有鬼怪缠身,灵妖索命一说?

  要真是如此,那他岂不是也命不久矣?

  在某些特殊心理的驱使下,大叔竟然一个人慌忙的逃离了工地。

  具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叔自己也不太清楚,毕竟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回过工地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大叔也曾找过专业的人问过有关工地上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大叔他们从地基里挖出来的棺材名为:地灵棺,是专门用来培养地灵的棺材,而地灵,顾名思义,就是这片地域中的灵主,掌管着附近的一切,大至风云变幻,小至花草树木。

  通俗点说,地灵其实与养小鬼以及鬼曼童非常的类似,但地灵的存在却恰恰与后两者相反,它是专门用来祸害人的,谁家附近有地灵,谁家就会走背字,霉运高高挂,干啥啥倒霉,并且,这玩意,还会祸及对方的子孙后代。

  地灵的培养方法很简单,从对方的祖坟里抽一根遗骨,然后用地灵血(地灵血的制作方法就不详谈了)浸泡七天,待骨殖的骨纹内浸入地灵血后,便将其封进八孔陶罐或棺材,并在八个孔洞外设置铁索镣铐,在这些工作都准备完毕后,就可以把其埋到死对头的家附近。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据说,在骨殖汲取了足够的地气后,那根枯骨就会开始变化,一丝丝血肉就会从骨纹中萌生出来,并最终演变成之前大叔所看到的那个怪物。

  具体在这之间究竟是运用了什么原理,恐怕连现在的科学都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如果不是大叔亲眼所见,恐怕他也很难相信这种东西的存在,反正到目前为止,我是不太相信这玩意的真实性,毕竟一张照片也代表不了什么

  而因为在地灵的培养罐中并没有设置具体的诅咒对象,所以,只要是生活在地灵所处的地域内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小则诸事不顺,大则家破人散。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片地带的住户越来越少,最终不得不沦为施工地的原因!

  按照大叔嘴里所说的话来进行推测,那些涉及到此次地灵挖掘的人,恐怕都遭遇到了或大或小的灾难,而这位大叔我从那天之后也再未见过,具体他是否还活在世上,我也不得而知。

  而我后来还曾去过一次大叔口中所提到的施工地,一年多的时间了,它居然还是处在施工停滞的状态,在工地里,我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死气沉沉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

  想必,一年前的事情,对这地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至于它以后是否还会被再次开发,那也就并不是我所要考虑的事情了。

  本故事中所提到的地灵,仅在古书中有所记载,具体是否在现代存在,我也不得而知,至于大叔手机中存在的照片以及所讲述的故事是否真实,我也不得而知!

  还望各位读者秉持着真理之上的思维来观看这个故事,谢谢。

上一篇:地下人间
下一篇:前世债

血棺材

推荐阅读

调皮的黄仙,时常耍耍小脾气
据说:在普通的动物里,有五种最容易修成仙,就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蛇和老鼠,除了灵性最高的狐狸,最容易得道的就数黄鼠狼了。黄仙生性顽皮爱热闹,但也爽快,办事雷厉风行,可...[详细]
2019-03-18
黄小仙:李员外老来得子,黄鼠狼送礼
宣和年间,大兴玩石之风,朝中官员为了前程官途,大肆搜掠民间奇石进献。李云辅本是灵秀山一普通农户,但因山中多有奇石,常开采奇石售予官员,与当地官员结交甚厚,积累财富颇丰。...[详细]
2019-03-19
村民田里干活误伤大蛇,想不到大蛇比人还讲道理!
话说从前有一条大蛇,潜伏在深山里数百年,经过多年的日精月华,它眼看就要修成人形了。它有大树粗细,十几丈长,别看他长得凶恶,可是十分非常善良。它知道自己真身很吓人,就成天...[详细]
2019-03-25
请狐仙娘娘,一个屁破功遭反噬
今天,重拾神妪系列,写个狐仙姐姐。 杜金是一个商人,做五金生意。他家底丰厚,人脉广大,所以生意一直蒸蒸日上。 男人一有钱,心思就活络。他家中那个糟糠长得平平无奇不说,生的还...[详细]
2019-04-08
泄露天机,折寿抵扣
我国民间散落着许多奇闻异事,有些故事闻所未闻,甚至叫人听后毛骨悚然。 话说九连城有一位奇人,名叫章华路,祖上世代从医,流传下来一套专治重病的医术。 他浸淫医术多年,医术高超,好多将死之人,都被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诊所名声在外,前来看病的人,从达官贵人到平民百姓,每天络绎不绝。 平时他基本上不露面,都是由徒弟坐诊,需要自己亲自披挂上阵的机会并不多。 这段时间华路有些迷茫,儿子大龙从小跟他学医,大学读的也是医学专业,几年下来章家医术尽得真传。 但祖上传下的起死回生绝活,他却迟迟不肯传授给儿子,大龙有点憋不住...[详细]
2019-05-09
恶霸强抢民女,黄仙替天行道除恶人
从前,在刘家庄有一财主,生下一子,这儿子从小被惯坏了,逐渐成了这一方恶霸,平时欺压百姓不说,还强抢民女,几乎无恶不作,百姓对他是恨之入骨,却束手无策,使他越发猖狂。在刘...[详细]
2019-03-19
家中闹狐仙,不服软真不行啊!
在这里我也讲个狐仙的故事吧,据我妈说是狐仙,但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仙。不过这个故事应该真实的,因为发生的事是在我妈的爷爷的一个兄弟身上。 那时候应该是晚清结束了的,我妈也说...[详细]
2019-04-01
狂扁狐狸精
讲一个狐狸精的故事,这是谷师傅讲的。 前几天,谷师傅过来找我,说是要过年了,给我送个礼物,送个羁绊。 我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他说的是送个鸡吧。 后来发现,还真是一只鸡,还是活的,而且是野的,是一只色彩斑斓尾巴长长的锦鸡。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最喜欢的作家,汪曾祺老先生说过,沈从文先生80岁那年回了一次湘西(他是湘西人),老家人看他回来了,高兴地不得了,后来捉了一只锦鸡给他。 沈从文说,后来那只锦鸡给吃掉了,真煞风景!,而且锦鸡肉并不怎么好吃。 按照湘西的做法,湘西土匪鸡,更像是爆炒后红焖,这个...[详细]
2019-06-08
黄小仙黄鼠狼
腊月二十四,小李电话要我帮个忙,他母亲一个大床要挪挪位置,在九点多的时候我去了。 住的地方是那种一排一排的平房,一般在大型矿山或老的大企业都有这种生活区。我俩说着话抽着烟...[详细]
2019-03-18
迁坟挖出一窝狐狸
在晋中一个叫做赵村的小村子里,有一户姓李的人家。夫妇俩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是村里的绝户。李老汉为人老实憨厚,尤其见不得杀生,凡遇到乡里乡亲的杀猪屠狗,总要阻止,实在不...[详细]
2019-04-12
偷鸡的黄皮子被抓,两年后报恩
爷爷以前当过民办教师,听说我在网上写故事,就给我讲了一个他经历的故事,是关于黄皮子的。爷爷说,那时日子苦,学校里养了十几只母鸡,说是等下蛋了给老师搞福利。 那一周是爷爷值...[详细]
2019-03-19
不走正道的黄大仙出来祸害人,却被一个要饭的收服
动物修行的仙家有的不坏,但是有些个也确实不好。就拿黄鼠狼来说吧!不是说所有的黄鼠狼都是黄仙,也不是说所有的黄仙都一定好或者一定坏,有些个仙家确实会在修行过程当中修歪了,...[详细]
2019-03-19
黄皮子复仇记
要说起我老家关于黄大仙的传说,简直是数不胜数。村里那些老辈人更是张口就能说出几个,而且这些故事,每个都是情节精彩,引人入胜。但总结起来,这些故事情节大致都差不多,无非就...[详细]
2019-03-19
猎户请狐仙保家仙
很多人应该有过这样的感受,当行到好运的时候,自然也就会有很大的动力去拼搏,去努力,遇到的都是自己的贵人,都是对自己帮助很大的人,由于运气行的好,跟命里阴阳五行平衡了,睡...[详细]
2019-04-29
黄鼠狼给鸡拜年:黄鼠狼治病
辘轳沟村住着一个老太婆,姓王,人称王奶奶,丈夫早亡,和儿子杨云相依为命。 这王奶奶出自中医世家,会接骨、按摩、针灸。村里有个头疼脑热或者生孩子难产,都来找她帮忙,尤其难得...[详细]
2019-03-19
地下人间
心有灵犀 阳谷县有个叫姜毕的书生进京赶考,途中走得干渴,就走进路边一家茶亭买茶喝。店小二将茶送来,他端起来刚要喝,旁边一个喝茶的姑娘走过来说:等等,茶里有异物。说着拿起桌...[详细]
2019-04-22
蒲松龄《聊斋志异·夜叉国》夜叉岛
徐生猛地睁开眼睛,船身轻轻摇晃,阳光刺入眼帘,他的身体本能地一紧,接着稍稍放松下来,脊背重新贴回湿漉漉的床榻,强烈的疲倦接踵而至,他忍不住想要再度阖目睡去。 康熙二十二年,台湾收复,同年十月,诏令海禁废除。中断近三十年的市舶重新开通,闽粤一带的市面立即热闹起来,大批商贾嗅到了铜钱的味道,开锚出海,一头扎进那万仞波涛讨取富贵。 徐生原是个读书人,天资有限,科场困顿十余年,消磨尽了抱负,迫于生计,不得不着眼现实,弃文从商。 他早年跟人出海,后来索性自己弄了条小船,跑一跑就近的路线。他泛海为贾的时间其实已然不短...[详细]
2019-07-12
鬼坐出租车:打车的女鬼
老张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为人特别的和善朴实,不论是对客人还是朋友都以诚心相待,这也让老张的生意越来越好,但似乎老天总喜欢和人开个玩笑,就在不久前的一天晚上,老张的父亲突发...[详细]
2019-04-22
  • 黄鼠狼给鸡拜年:黄鼠狼治病
    辘轳沟村住着一个老太婆,姓王,人称王奶奶,丈夫早亡,和儿子杨云相依为命。 这王奶奶出自中医世家,会接骨、按摩、针灸。村里有个头疼脑热或者生孩子难产,都来找她帮忙,尤其难得...
  • 仙蛇传:中午的蛇不能打
    在这酷暑天里太阳就像一颗刚烤熟的地瓜,把大地烫的红通通。即便是坐在大树荫下,我依旧汗流浃背,实在是想念大城市的立体空调。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嘴欠的答应了这群狐朋狗友,在三...
  • “运河七鬼”:大运河上的七鬼
    雍正初年。千里大运河上活跃着一群劫船害命、犯案累累的水贼,因其由七人组成,又奸猾似鬼,人称运河七鬼。为首的叫黑七,为人最狡黠,在他指挥下,运河七鬼驾驶着一艘双桅牵风大帆...
  • 奇上加奇的奇事
    明朝年间,李员外家有三个儿子,大儿李修,二儿李章,三儿李木。 大儿子接管家里的药铺生意,其医术高超。二儿子负责家里的当铺生意,三儿子一心读书,希望将来中个科举,进朝为官。...
  • 民间故事:小伙要杀丑陋老婆,迎娶美丽女子
    马驴子又穷又懒,找不着老婆,方圆几十里的女子,谁也不愿意嫁给他。有一句老话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缘分来了,天王老子也挡不住,这天,山间有一位柳姑,非马驴子...
  • 不走正道的黄大仙出来祸害人,却被一个要饭的收服
    动物修行的仙家有的不坏,但是有些个也确实不好。就拿黄鼠狼来说吧!不是说所有的黄鼠狼都是黄仙,也不是说所有的黄仙都一定好或者一定坏,有些个仙家确实会在修行过程当中修歪了,...
  • 白狐的故事:一只白狐的七世恩怨!
    狐仙,最早是出现在《山海经》: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南山经》),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蒲松龄笔下的狐仙们,集人类全部美德于一身,成为人类的好朋友,它们强调友谊、尊重真情,反而比人类更可爱。 随着走访,平日里会经常听到一些有趣或者让我沉思的故事,其中一个白狐的故事,是在一起前往山东高青县的旅途中听得的,那是一次有趣的出行,这个故事也是一个让我回味很久的故事。 壹 道讲承负,佛说因果。 虽然,佛、道、萨满等等系统对于转世与轮回观的看...
  • 百度、360、搜狗等百科词条君:嫦娥是姮娥,不是太阴星君!
    嫦娥,上古时期三皇五帝之一帝喾(天帝帝俊)的女儿、后羿(大羿)之妻,其美貌非凡,本称姮娥,因西汉时为避汉文帝刘恒的忌讳而改称嫦娥,又作常娥。 但是,网搜一下百度、360、搜狗...
  • 馋鬼虫
    明朝时候,牛家村有个叫梨花的姑娘,她一出生便是个巨婴,经年累月,她的体重还在不断增长,时年二十二的她体重达三百斤,走起路来就像移动的小山。 梨花小时候和张茅订了娃娃亲,当...
  • 调皮的黄仙,时常耍耍小脾气
    据说:在普通的动物里,有五种最容易修成仙,就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蛇和老鼠,除了灵性最高的狐狸,最容易得道的就数黄鼠狼了。黄仙生性顽皮爱热闹,但也爽快,办事雷厉风行,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