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22:09:29 热度:

血棺材

  这个故事,我还是从一个建筑工地的大叔嘴里听来的。

  虽然这故事在我听来有些匪夷所思,甚至觉得这有些胡诌八扯,但当我看到他手机里的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之后,我却立刻打消了自己那些荒谬的念头。

  因为,在这照片中出现的绝对是个超越人类认知的事物。

  我记得那是从开始写小说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情,当时我在旅店附近的一个饭馆里吃饭:可能也是出于个人的喜好问题,我总喜欢在飘着毛毛细雨的天气中出去走走,浑身潮湿的感觉能让我变得非常的清醒,在这种状态下,我的脑袋里总会莫名其妙的飘出一些有助于创作的灵感,于是我就会找个地方先坐下来,并用手机快速的记录下脑袋里闪过的灵感。

  而那个大叔,就是我在饭馆里见到的,记得当时他满脸的愁容,面前的饭桌上摆着不计其数的空酒瓶,在酒精的催化下,两股红晕逐渐从他那充斥着沧桑与皱纹的黝黑脸颊下泛出。

  但令我感到有些诧异的是,在他忧愁的脸色中,还夹杂着惊慌的神色,即便眼神有些萎靡,但却仍在四下的转动着,似乎是在害怕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会突然间靠近他。

  我这个人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总喜欢刨根问底,今天也不例外,于是我就在这大叔的面前坐了下来,而在我出现的一瞬间,大叔整个人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砰”的一下从桌前跳了起来,眼神惊惧的看着我,而在他的手里,却不知在啥时候竟握紧了一个空酒瓶。

  眼前的局面有些尴尬,但对于嘴皮子利索的我来说,想在短时间内消除对方的敌意还是很简单的:经过我简短的了解,这大叔姓黄,是在工地上开挖机的工人,本来呢,一切如常,没有任何的变故,可就在前段时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却让厄运降临在他的头上。

  不知大叔是夸大其词还是确有其事,他口中所提到的这场带来厄运的大雨,竟然只下在了工地这一片区域,除此之外,其他地方,根本未曾受到任何的波及。

  并且,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他们也曾对周围居住的人进行过询问,结果得到的答案惊人的一致:除工地以外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当晚曾经下过这么一场雨。

  除此之外,更让人感到疑惑的,是那口伴着大雨被从地基中挖出来的暗红色棺材。

  其实,在工地上挖出乱七八糟的东西并不是啥稀罕事,棺材、尸骨甚至是文物都是很常见的东西,但眼前这口红色的棺材却不简单,在棺材的八个角上分别伸出了八条铁链,紧紧的伸进地下,并且,在这个棺材的正面位置,还用古文写了一个鲜红的“地”字。

  “老黄(大叔),这棺材咋还有铁链子呢?”眼前的画面给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些铁链估计是为了起到控制的作用:“我看这事不简单,还是赶快告诉工头,让他来处理吧。”

  大叔给工头打了电话,但工头当时正在ktv唱歌呢,才没心思管这些,所以就让他们先把棺材从地里刨出来,然后找个地方先撂着,具体的情况,等他回了工地再说。

  没办法,既然工头发话了,那他们就干呗!

 

  可就在他们把棺材从坑里拖上来后不久,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一股股殷红的液体就好像是泉水一样,接连不断的顺着棺材的缝隙往外冒,把地面的土壤染上了大片大片的鲜红。

  非但如此,在场的所有人还都清晰的听到,在棺材里面似乎有“咯噔”,“咯噔”的敲击声,这下子可把工人们给吓坏了,一个个就像是受了惊的猫,没头没脑的四下乱窜。

  大约几分钟后,这棺材里的动静突然间停了下来:“这玩意,不对劲,老黄,现在咋整?”

  “咋整?我哪知道!先撂着,明天工头回来了再说。”就这么着,工人们放下手里的活,各自回去了,当天夜里并没有再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但发生了这种怪事,谁都没敢睡着,整晚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而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工人们却突然看到,在那口鲜红色的棺材前,竟然跪着六个人,靠近后才发现,这六个人居然就是昨夜将棺材从坑里拖上来的六个人。

  此时的他们,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血色,肢体僵硬,活脱脱就像是六个断了线的木偶。

  他们,死了!这是医院对这六个人作出的最后结论。

  发生了人命案,自然就会惊动警方,而这口棺材,当然也就成了被着重关注的对象,至于所谓的封建迷信,根本不会成为警方办案的依据,所以,在这口棺材被带回警局后,它,自然就被打开了,同警方一并在场的,还有当晚工地上的几个主要人员,大叔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要给“鬼神”二字套上一个不错的躯壳,那么,眼前出现在棺材里的东西,将会是最完美的:“警,警官,这,这里面的玩意,是个人吗,让扣在棺材里居然还活着?”

  此时,躺在这口棺材里的是一个通体鲜红的尸体,不,用尸体来形容它似乎不太符合,确切的说,它应该是个长着人脸的怪物,在它的身上,有四条手臂和四条腿,并被分别锁在八个铁质的镣铐上,而镣铐的另一端,则被紧紧地固定在棺材内。

  除此之外,在对方那张充满着狰狞面目的脸上,居然没有嘴,并且,在它的额头上,还刻着一个与棺材正面一般无二的红色古文“地”,这家伙,别看被困在棺材里常年不吃不喝,但精力却特别的旺盛,从棺材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开始,它就一个劲的挣扎,企图脱离束缚。

  但结果自然是被警方用各种手段给制服,而在这怪物挣扎的过程中,大叔却依稀在对方的手臂内侧看到了一行字,好像是:凡冒犯地灵之主者,必将~什么~骨。

  在离开了警局后,大叔脑子里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地灵之主?这是个啥玩意?和刚才那怪物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说早上的六具尸体只是一个开端,那么接下来高-潮才刚刚开始!

  在大叔回到工地后,他发现工友们一个个都面容紧张,额头上冷汗直冒,浑身惊惧的颤抖,嘴巴虽然一个劲在嘟囔着什么,但却根本听不清是啥:“你们这是咋啦?”

  “老,老黄,工,工头,也,也死了。”听了工友的话,大叔立刻冲进屋内,发现工头现在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而工头的脑袋,现在却不知去向,脖子上碗大的伤口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尖刀,直刺在大叔的心头,让他内心的惊惧加倍。

  在工头死后不久,工友中竟有人开始突发高烧,不知道是脑袋烧糊涂了还是因为啥,那些发高烧的人,居然都在挖出棺材的坑前手舞足蹈,并且在他们的嘴里,还依稀嘟囔着什么:地灵之类的话,而这个字眼,也赫然与大叔之前在怪物手臂上看到的文字产生了呼应。

  难道说,在这世上,真的有鬼怪缠身,灵妖索命一说?

  要真是如此,那他岂不是也命不久矣?

  在某些特殊心理的驱使下,大叔竟然一个人慌忙的逃离了工地。

  具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叔自己也不太清楚,毕竟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回过工地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大叔也曾找过专业的人问过有关工地上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大叔他们从地基里挖出来的棺材名为:地灵棺,是专门用来培养地灵的棺材,而地灵,顾名思义,就是这片地域中的灵主,掌管着附近的一切,大至风云变幻,小至花草树木。

  通俗点说,地灵其实与养小鬼以及鬼曼童非常的类似,但地灵的存在却恰恰与后两者相反,它是专门用来祸害人的,谁家附近有地灵,谁家就会走背字,霉运高高挂,干啥啥倒霉,并且,这玩意,还会祸及对方的子孙后代。

  地灵的培养方法很简单,从对方的祖坟里抽一根遗骨,然后用地灵血(地灵血的制作方法就不详谈了)浸泡七天,待骨殖的骨纹内浸入地灵血后,便将其封进八孔陶罐或棺材,并在八个孔洞外设置铁索镣铐,在这些工作都准备完毕后,就可以把其埋到死对头的家附近。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据说,在骨殖汲取了足够的地气后,那根枯骨就会开始变化,一丝丝血肉就会从骨纹中萌生出来,并最终演变成之前大叔所看到的那个怪物。

  具体在这之间究竟是运用了什么原理,恐怕连现在的科学都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如果不是大叔亲眼所见,恐怕他也很难相信这种东西的存在,反正到目前为止,我是不太相信这玩意的真实性,毕竟一张照片也代表不了什么

  而因为在地灵的培养罐中并没有设置具体的诅咒对象,所以,只要是生活在地灵所处的地域内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小则诸事不顺,大则家破人散。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片地带的住户越来越少,最终不得不沦为施工地的原因!

  按照大叔嘴里所说的话来进行推测,那些涉及到此次地灵挖掘的人,恐怕都遭遇到了或大或小的灾难,而这位大叔我从那天之后也再未见过,具体他是否还活在世上,我也不得而知。

  而我后来还曾去过一次大叔口中所提到的施工地,一年多的时间了,它居然还是处在施工停滞的状态,在工地里,我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死气沉沉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

  想必,一年前的事情,对这地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至于它以后是否还会被再次开发,那也就并不是我所要考虑的事情了。

  本故事中所提到的地灵,仅在古书中有所记载,具体是否在现代存在,我也不得而知,至于大叔手机中存在的照片以及所讲述的故事是否真实,我也不得而知!

  还望各位读者秉持着真理之上的思维来观看这个故事,谢谢。

上一篇:地下人间
下一篇:前世债

血棺材

推荐阅读

阴间地府六案功曹天曹,地曹,冥曹,神曹,人曹,鬼曹,四大判官赏善司,罚恶司,查察
六案功曹 原为封建官名,亦称功曹史,西汉始置,为郡守、县令的主要佐吏,主管选署功劳。 而中国冥府神话传说里面的六案功曹则是阴间官名:秦广王,专管长寿夭折、出生死亡的册籍;统...[详细]
2019-04-08
黄鼠狼为子复仇
这个事情也是听来的,真实度有待考证,今天这个事情的主人公是我二叔的一个朋友的亲戚,好像是姓陈,我们暂且叫他老陈吧。 老陈是做工程的,全国各地什么来回跑,前些年在我们老家那...[详细]
2019-03-19
黄鼠狼三请铁公鸡
从前,有只黄鼠狼多行善事,有求必应,深得百姓爱戴。 百姓感念它的恩情,出钱建造了庙宇,供奉黄鼠狼。 话说,黄仙庙每日香客不断,门庭若市,香火供奉数不胜数。 这只黄鼠狼心善,...[详细]
2019-03-19
炸桥
周伟民接到使命,就带着工人们来到旧桥,这是一座不知什么时代建筑的钢架桥,桥上的钢梁早已锈迹斑斑。桥面很窄,只能容一辆货车通过,和他们刚建好的那座双向六车道新桥一比,显得...[详细]
2019-04-10
半夜床头伸出一双手
有一个刚刚毕业的小伙在杭州租了一间房,白天工作,晚上回来睡在很小的房间里,房内该有的都有。 住进去的一周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到第二周就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每到半夜熟睡的时候...[详细]
2019-04-08
好心的地主
解放前,村里有一个名叫刘福的地主,从年轻时就继承了父亲的土地,全家不愁吃穿。大家不要以为地主都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个个都是剥削者,都跟黄世仁、周扒皮似的。其实,地主也有...[详细]
2019-04-25
民间故事:智断风流案
金朝正大三年,大诗人元好问被委任为南阳府镇平县令。刚上任一个月,县里发生了一桩离奇的案件:先是杏花山村民蒋二被杀,凶犯抛尸荒山;再是衙役在半夜捉拿凶犯时,捉住了本县蒋秀...[详细]
2019-04-23
变身邪术,变成老虎抢劫财物
我的好友赵贞任东阳县令,我们都是常州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平时我与他书信不断,感情并没有受到影响。 有一年,我受朝廷的委派,去长陵公干。途径东阳,时间尚有一两日宽裕...[详细]
2019-04-28
蒲松龄《聊斋志异·陆判》鬼手魔医
安徽青阳旧时有座「十王殿」,里面供奉着十殿阎罗。十位阎罗王率领座下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及各种幽冥鬼神星罗林立,济济一堂。殿内长年燃着几支昏暗的素烛,将本就栩栩如生...[详细]
2019-04-30
黄鼠狼怕什么:新状元官上任,知府乡绅送豪礼,黄鼠狼却上门哭丧
清康熙年间,丁百川殿试考中了状元,外任清平县令。状元可是殿试第一名,那可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丁百川虽说只是个七品县令,可是人家的恩师厉害是朝廷的礼部...[详细]
2019-03-19
禅道小故事:曲星恒别师
上一次我说过关于孟星斗师傅捡到一个木杵的传奇故事,今天就来讲一讲后来这个木杵又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忙碌过年的事,我今天不长篇大说了,就简单说一下内容。 孟星斗的师傅叫楚月...[详细]
2019-04-08
蜈蚣三见阎王爷
有一条特别爱喝酒的蜈蚣,死后见到了阎王,对着阎王就是一通抱怨,说自己死得太冤。 阎王很不解,问它冤从何来,蜈蚣便向阎王详细地讲述了一番。 原来,那天蜈蚣出去找酒喝,却是一无...[详细]
2019-04-15
百度、360、搜狗等百科词条君:嫦娥是姮娥,不是太阴星君!
嫦娥,上古时期三皇五帝之一帝喾(天帝帝俊)的女儿、后羿(大羿)之妻,其美貌非凡,本称姮娥,因西汉时为避汉文帝刘恒的忌讳而改称嫦娥,又作常娥。 但是,网搜一下百度、360、搜狗...[详细]
2019-04-28
白狐报恩
山西太行上附近有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有个小伙子叫全福,爹妈死掉早,从小全福就是个孤儿。 全福这人生性憨厚,人也乐观,只是家里穷,一直过了25岁也没能娶上媳妇。他不但没成家,...[详细]
2019-04-12
怨鬼附身
故事在解放前,有一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为了充饥,野菜、树叶都被洗劫一空。后来,灾民实在无以为生,便扶老携幼离开家园外出逃荒。 逃荒队伍里,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儿...[详细]
2019-04-27
不走正道的黄大仙出来祸害人,却被一个要饭的收服
动物修行的仙家有的不坏,但是有些个也确实不好。就拿黄鼠狼来说吧!不是说所有的黄鼠狼都是黄仙,也不是说所有的黄仙都一定好或者一定坏,有些个仙家确实会在修行过程当中修歪了,...[详细]
2019-03-19
书生深山入怪寺,险丧命,事后才知道寺中和尚不是人
书生裴良赴京赶考,途经一山,行至半山腰,见天色忽然阴沉下来,空中乌云密布,看样子将要下雨,这荒山野岭,并无避雨之处,恐遭雨淋,不禁加快了脚步。 又走了一会,看到前面出现了...[详细]
2019-03-19
灵狐传说:聊斋之狐仙报恩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凤凰山下有个叫秋生的中年人,祖上几辈都是跑深山的采药人,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虽然辛苦,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维持家用,要想以此大富大贵,那也只是幻想罢...[详细]
2019-04-24
  • 民间故事:托梦
    古时候有一位樵夫叫王二,自幼父母双亡,因是外来人,所以村中已无亲戚投靠。无亲无故的王二,只好离开家乡,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那天傍晚,已经五天没吃东西的王二,饿晕在河边...
  • 恶棍无故杀害一只黄鼠狼,引来上千只黄鼠狼深夜复仇
    岭南镇上有一个叫王毛的恶棍,不但欺负外人还打骂爹娘,由于太狠,没人敢惹他。 这天,王毛跟混子刘三去山上玩,到了中午饿了,两人就想弄点野味吃,可是等了半天连只兔子也没见到。...
  • 不可思议录:先父威灵护母子
    作者----郭和卿(1907-1986),系现代著名学者,藏学家,翻译家,师从昂旺朗嘉、充格西等高僧。此文出自其所著《不可思议录》 我已故的父亲铭阁公,秉性刚直不阿,从不说假话。日常以助人...
  • 爱情故事:哥哥长大我要嫁给你!
    牵牛和花花,在石埂村,谁都知道这俩人有多要好了。村民们看到他俩的时候,牵牛总牵着花花的小手,大家伙喜欢朝他们俩打趣,问花花,什么时候嫁给她牵牛哥哟。花花就撅起小嘴哼一声...
  • 大伯亲身经历:会说话的黄皮子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不光经历了城里孩子享受不到的童年,而且听说了一些与城市比较违和灵异故事,貌似这种事只有可能发生在农村。 下面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大伯亲身经历过的故事。故事...
  • 书生住店,与死尸同住一间
    道光年间,江苏泰州有一个叫邢楠的书生,年纪虽轻却是饱读诗书,满腹才学,可是数次应试皆名落孙山,又因穷困潦倒,迫于生计便经人介绍远赴湖北为当地道台做幕僚。 这年道台奉旨进京...
  • 黄鼠狼为何不能杀,不是因为记仇,看完才明白其中原因,真不能杀
    谈及黄鼠狼,大家就不禁想到一句谚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虽然这句谚语由来已久,但是大部分的农村人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杀害黄鼠狼的,只会进行躯赶。为什么黄鼠狼...
  • 男子帮狐仙渡劫得金元宝
    解放前,村里有一个叫大宝的老实人,家徒四壁孤身一人,平时给地主家做个零工挣点钱。村里有孤寡老人、或者谁家吃不上喝上,他自个人宁肯饿肚子少吃一顿也要接济人家。 冲着大宝的这份善良,村里很多人都愿意请他干活。这年雨季快到了,有一天村里胡寡妇请他去给修房子。这胡寡妇不是本地人,据说是逃荒过来的,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 到了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房子终于修好了,胡寡妇管了大宝顿饭后,这时天阴沉沉的眼看就要下雨了。于是胡寡妇就跟他说:大哥你看这天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别走了,在外屋我给你收拾收拾凑活住一宿,明天天好了再...
  • ​民间故事:方圆十里井无水,竟是黑龙贪玩惹祸!
    话说从前人们吃水都是自家打井取水,或打一口大井,大家一起取水使用。话说有一个地方,属于丘陵地带,一群小山环抱中,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水库,周围散落着几百户人家,人们日出而作...
  • 民间故事:招鬼降妖刺猬精
    蔚县人任磊,家住于城外偏僻处,务农侍奉双亲,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有一处乱葬岗,都是些无主的坟墓,破败不堪。因离坟地太近,家中常有怪事发生,但并没有意外的祸事。 他的父母对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