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7 00:43:10 热度:

刘姥姥逛地府,阎王小鬼都不敢扶

  解放前,说起我们村的刘家,在方圆百里可谓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家在县城里开着个“济世堂”药铺。只是刘老爷子早亡,独子刘善与母亲经营着药铺,刘老爷子去世时刘善不到十岁,刘家就全靠刘夫人一人支撑着。别看刘夫人一介女流,并不比任何男人逊色,把个偌大的刘家打理的井井有条。

  济世堂是方圆百里最大的药铺,可谓风光无限。要说在县里是最富有的富户,刘家谈不上,甚至连前五都算不上,难得的是,刘夫人人品极好,怀着一颗菩萨心肠,时常周济贫穷。在那时这样为善的富人并不多,刘夫人虽然是女人,但最让人敬重。

  就在儿子刘善三十五岁,刘夫人五十九岁那年,她突然得了一场大病,刘善将县里、省城的名医都请了个遍,名医们看过后,都摇着头说:看样子是要不行了,趁早准备后事吧!

  于是刘善请来木匠,买来最好的木料,也把棺材也打上了,就等刘夫人咽下最后一口气。

  可是刘夫人却似乎恋恋不舍,脉搏忽哩忽哩微弱地跳动着,鼻下还有游丝似的气息,这种不死不活的状态持续七天了。儿子刘善哭泣着说:“娘啊!我知道您舍不得这个家,您要是活,就快点活过来啊!”

  到了第八天头上,刘夫人的脉搏终于停止了跳动。刘善试了一下鼻息,娘已经断气了,就赶快招呼人将尸体穿上寿衣入殓。

  亲戚朋友都赶过来吊唁,以前受过刘夫人恩惠的百姓听说她去世了,从十里八乡都赶了过来,人山人海的,场面甚是宏大。丧事办了三天,第三天才合了棺,抬走去埋。

  棺材抬到半路,就是各种拜祭,农村称作行路祭,此时也是喊丧人的表演时刻。喊丧的人都是大嗓门,要求字正腔圆:“某某,家里的客拜祭啦……”

  行路祭有四拜,五拜,八拜,十三太保,大拜二十四拜,九九八十一拜等等不计其数。还要分开,一起,两起,腰里细,正拜,退拜,拜桌角,转圈拜等等五花八门。行路祭的人更要明白拜祭的人从那里下跪,要先铺好毡,等拜祭的人磕完头,还要上前搀扶,再把毡铺在拜祭的人下一步要跪拜的地方。

  何时撒酒,何时举香,都要提前准备在手里,不等拜祭的人索要,就要抵在面前。拜祭的人和喊丧的人就像两个武林高手过招,一处失手,别人会说这个村里的人不懂礼数,会让人笑话很久的。

  也有例外的,就是外甥拜祭,外甥拜祭没将就,会拜就拜,不会拜会哭就行。不会拜光哭不算毛病,只拜不哭是白疼了,人们会说:老娘疼外甥,就像碱场地里撒麦种!

  每当一个亲戚拜完了,喊丧的人就会又扯着喊:“谢……咧……”

  趴在灵堂后面哭丧的孝子贤孙就会磕头还礼,感谢拜祭的人对死者的拜祭。当所有亲戚都拜完了,喊丧的人会提高嗓门冲着围的人山人海的人群中喊:“还有拜祭的客不?”

 

  这时一些平时的莫逆之交就会来拜祭一下,或者单个人拜,或者三四个人组团拜。有的人会提一个书包里面装几样礼品,拜一下自己的祭,有的人会只拿一些烧纸在原来的顶灵祭前面拜。

  当这些人都拜祭完了,出丧的压轴戏就来了——八大金刚抬棺,当然,八大金刚就是八个人,农村差不多都是这样,不过有一些地主,财主,家里有权有势的人家还有十二抬,二十四抬。

  今天刘夫人的丧事就是用的二十四抬,路祭结束后,那二十几个抬棺的把杠子刚放在肩头,就听棺材里有“嘭嘭”的响动。把几个年轻胆小的抬棺者,吓得扔下杠子就跑,棺材也落到地上。其他人不知怎么回事,也跑的远远的。

  儿子刘善和两个本家叔叔走过来,将耳朵贴近棺材旁听听,里面还“嘭嘭”响,刘善的一个叔叔仗着胆子问:你是嫂夫人吗?

  只听微弱的声音从棺材里边传出来:“我是啊?听你说话,是不是守福兄弟,我这是在哪儿啊?咋这么黑?”

  这时,亲戚朋友都围了过来,那个叫守福兄弟怕是刘夫人诈尸,又问:那你的大名叫啥?

  “我大名叫刘翠花,快救救我!快喘不过气来啦。”

  大家齐动手,“嘎吱嘎吱”地就把棺盖儿撬开了。一挪走棺盖,刘夫人就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回到家后,家里人发现刘夫人原来的病全好了,身体硬朗着呢!后来有人问起刘夫人这事,刘夫人说:我在阴间逛了几天,阎王爷说我这辈子的善事还没做完,就让我回来了。

  此事过去后,刘夫人身体一直都很硬朗,一直到解放后,她家五世同堂。刘夫人活了九十九岁去世,善终……

上一篇:断龙案

小鬼地府阎王刘姥姥不敢扶

推荐阅读

娶了个狐狸精
很久以前,京城有一大户人家,主人姓李。李家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夫人所生的李武生和二夫人所生的李文生。 一日,李文生外出游玩,在路边看到一只受伤的狐狸,李文生心生怜悯把狐狸...[详细]
2019-04-13
蛇母
从前,有个少年上学去,在路旁岩洞里发现一条小花蛇,便将带着的中饭喂给蛇吃。每天喂,喂了五年,小花蛇长到两丈多长。 有一天,少年来到这里,见岩洞前有一栋新茅屋。这时,天下起...[详细]
2019-03-18
无赖封黄仙,无法承受散修为
可能讨封这件事,现在的年轻人知道的已经很少了,可在老一辈人那里,这可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 老一辈人都知道,这世上万物皆有灵性,万物也都皆想修行上一阶。比如说人,就都会想要...[详细]
2019-03-19
迁坟挖出一窝狐狸
在晋中一个叫做赵村的小村子里,有一户姓李的人家。夫妇俩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是村里的绝户。李老汉为人老实憨厚,尤其见不得杀生,凡遇到乡里乡亲的杀猪屠狗,总要阻止,实在不...[详细]
2019-04-12
黑白无常为赚银子在豆腐坊推磨做豆腐
人们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然而还得加上一句:鬼故事写多了也是无奇不有。这不,奇事就出来了。 我开了一家豆腐坊,每天起早贪黑的忙着。故事就从这里开始:那晚,我到村西的那口井...[详细]
2019-04-24
封魂罐
不知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明明身在他乡异地,没病没灾,突然感觉心慌烦躁,怎么都觉得不安生,没多久就会收到亲人或是关心的人生了病或是出了意外的坏消息? 有人说这是人的第六感,或者说是血脉相连引起的神奇感知能力,在道家里对此的解释是,人有三魂七魄,其中两魂分别游荡在外,三魂不常相聚,有道行的人能稳坐家中,而神游千里呢! 以前村里有个叫小峰的男孩,是爷爷奶奶带着他,怕小孩子跑出去爬树下河出了意外,小峰整日被关在家里,不许他出院子去。这小孩挺伶俐可爱的,只是常常无故地大哭大笑,问他为什么,他说的话让人惊掉下巴: 他...[详细]
2019-07-06
狐仙报恩民间故事
很久以前,在洛阳城外王家村,有一个寡妇刘氏与十几岁的儿子王贵相依为命。家里只有半亩薄田,生活十分贫苦。 一年冬天,刘氏带着儿子到山里砍柴,路上看见一只白狐趴在雪地里。娘俩...[详细]
2019-04-20
民间故事:鬼媳妇
解放前,刘家村的地主刘有财种了一片苹果树,苹果挂果的时候,因为怕被人偷,刘有财就雇了单身的张老汉去看果子。张老汉是拾掇果树的行家,刘有财对他特别满意,于是就算是雇了个长...[详细]
2019-05-02
小鬼办差
这故事发生在我邻居家,记得当时我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正值青春期,对所有事情都充满了好奇,自然,对鬼怪之说也是特别的沉迷。 所以,在我房间的书架上堆着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所谓的恐怖小说,这些故事真的是让我百看不厌,但当故事中的怪事突然发生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这才真正的意识到,鬼神之说远比我自己想象的要更加复杂的多,那么废话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接下来的故事。 这是我们从农村来到城市的第六个年头,记得当时我们家住的是非常普通的四合院式平房,我们家租了一个单间,虽然三个人住挤了点,但因为父亲的工作经常会有变动,所以...[详细]
2019-05-10
垃圾桶里捡女婴,从此一路发财
八几年的时候,村子里的赵明二十郎当岁,没钱没工作也没老婆,日子过得相当紧巴。 赵明上完小学之后就不念了,后来因为和别人打架,在牢里蹲了三年,放出来之后,靠在高速公路上打井...[详细]
2019-04-16
两世孽缘!黑犬,白蛇寻人复仇!
乾隆年间,江西上饶有一个书生名叫梁永宏,此人年方二十,自幼聪明好学,读书非常刻苦勤奋,每天一直要读到晚上二更以后方才熄灯入睡,兼之他天性诚朴憨厚,周围的邻居都说他以后必...[详细]
2019-03-18
地主意外绝后,顽童道破天机,空前绝后满天飞
今儿个我给大家换换口味吧,说一起因为借钱而引发的命案,地主意外绝后,顽童道破天机, 空前绝后满天飞 。 壹 话说,明代成化年间,山东滕县有一个姓沈的人家,户主名叫沈仁,他祖上虽然没有当过官,却也是以勤劳致富,置下许多的房产、地产。 到了沈仁继承门户时,已经是家有良田千亩、房屋百间,俨然成了一个大地主,只靠着租金就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常言道:有子万事足。沈仁也有一个儿子,名叫沈时彦,已经18岁了。 这个年纪在当时,早就该娶妻生子了。而因为沈家是个土财主,上门说亲的自然也是不少。沈家希望能找个门当户对的...[详细]
2019-05-11
他被女友甩了之后,还被老刺猬找上身!
李浩是一位普通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因着家境贫寒,父母为了供他这个大学生没少吃苦,所以他也格外的努力争气,不仅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而且在学校里也是年年拿奖学金的佼佼者。 因...[详细]
2019-03-18
断龙案
陆家滨陆员外有一千金,芳龄一十八,名叫陆素英,从小聪明伶俐,饱读诗文,是出了名的才女。 眼看素英到了婚嫁的年岁,来陆家提亲的人是川流不息,就差把陆家的门槛踏扁了。可素英高...[详细]
2019-04-27
半夜不吹萧
村头张奎生就从小喜爱玩乐器,二胡、笛子、萧都会,以前村里啥都缺,就是不缺桐木、芦膜、蛇皮、马尾巴,奎生买不起就自己手工制作。 只要闲下来,不论是阴天或晚上,张奎生就用他自...[详细]
2019-04-09
小伙娶蝎子精做媳妇
在乡村里,很早以前,就已经有石碾了,庄里人用几块大石头把碾盘支了起来,在上面碾米啦、压东西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庄户人家,不能说天天用它吧,却得月月用碾,那时候,在一个靠山不远的小庄里,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新娶了一个媳妇,过门不久,还没有孩子,隔壁住着他一个叔伯哥哥,哥哥家有两个孩子。 有一天,小伙子临上坡前,帮着媳妇把粮食拿到了碾子上,套上牲口,才拿着镰往坡里去了。晌午的时候,他从坡里回来,肚子里是又饿又渴了,看到家门还锁得好好的,他不觉一愣站住了,心想:那点谷子,早就该碾完了啊,怎么天都晌了,还不回来...[详细]
2019-05-20
撞鬼被金鸡叫魂法和宁魂符转世符救回
俗话说的:如果遇到鬼了,一般遇到鬼人都会什么的害怕,所以都极其的容易丢魂,会昏睡过去。因为人原有三魂七魄,这魂魄要是少了一个,人就会昏迷不醒,要是找不回来的话,人就会痴呆或者是变成植物人了。 有些事情确实是太奇怪了,不是我们迷信,有时有人生病了,无论怎么吃药打针就是不好,然后找了会处理什么灵异事件的大师弄弄就好了。 林师傅和村里的杨大彪是忘年交,虽然杨大彪整天师傅、师傅的喊着,其实林师傅并没有认可,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后生晚辈。 这天早上,林师傅正在教杨大彪在院子里打太极拳。这时杨大彪的媳妇带着一个女人从外面...[详细]
2019-05-06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详细]
2019-06-15
  • 知青下乡奇遇黄小仙
    文革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属中不溜的麻五类,自然当不了红卫兵,却也逃脱不了上山下乡的厄运。 到公社再往下分时,我选择谁也不愿去的荒山沟屯。这里黄鼠狼、狐狸多,常迷人,又...
  • 帮狐狸精接生,反救了自己一命!
    这个故事,是听乡下的六婆说的。 在当时,乡下的医疗环境差,所以很多人生孩子都会请产婆到家里来接生,六婆就是众多产婆中的一个,也是附近几条村子中技术最好的产婆。 她是个心地善...
  • 断龙案
    陆家滨陆员外有一千金,芳龄一十八,名叫陆素英,从小聪明伶俐,饱读诗文,是出了名的才女。 眼看素英到了婚嫁的年岁,来陆家提亲的人是川流不息,就差把陆家的门槛踏扁了。可素英高...
  • 蜈蚣三见阎王爷
    有一条特别爱喝酒的蜈蚣,死后见到了阎王,对着阎王就是一通抱怨,说自己死得太冤。 阎王很不解,问它冤从何来,蜈蚣便向阎王详细地讲述了一番。 原来,那天蜈蚣出去找酒喝,却是一无...
  • 袁枚《子不语》:借棺为車,古魂旧鬼
    袁枚(清)著《子不语》 绍兴张元公,在姑苏城西开了一家商铺卖布匹绸缎。聘任了一个姓孙的伙计,是个陕西人,性格诚实、谨慎又勤快,所经受的买卖无不是赚到三倍的利润,所以上下都很和谐。三五年间,他就为张某挣到了十万的家财。可他好几次请求回陕西老家,孙某都坚决不同意。孙某就生气了,说:如果我死了,你也不放我回去吗?张某笑了,就说: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亲自送你回老家,不管山高路远,三四千里我也义不容辞。 又过了一年,孙某真的重病了。张某到病榻前问他的后事安排,回答说:我家,在陕西长安县的钟楼的旁边,家里还有两个小孩。...
  • 山中有老虎,猴子也称王
    江陵有猎户,忘其名,人唤小伍哥,因欠下城中陆大官人的人情和债务,常在山中寻些野味送来,每次办完事回去,都习惯在路边相熟的茶楼闲坐,吃杯茶,和众人絮叨闲话。 某日,又入得城...
  • 妻妾争宠
    话说在清朝乾隆年间,洛阳城有户姓柳的大户人家,咱不得不说,这柳家家境殷实、书香门第,族中子弟个个文采出众,光举人就出了好几位。 今天呢!咱聊一聊这位柳家的三公子,这个三少...
  • 抬棺人莫名失踪,才知道有相冲这回事!
    讲述一个真实的事件,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事情发生在2001年七月,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七月一日,我当时在南方某大学读大一,大概是晚上七八点接到老家电话我母亲去世,恍如晴天霹雳。 找了个室友,去超市买了两瓶白酒,直接灌下去想麻醉自己;我母亲身体一直很健康,当时才四十多岁,中午本想打个电话给她,可想着接电话不方便就没打。 现在年轻人可能不明白,我老家四川一个农村,当时手机刚刚问世,固话一个村也只有一两部,大学有201卡,要打回去告诉接电话的找某某人,然后她去叫人,几个小时后再打过去。 可这就阴阳永隔!这么多年...
  • 狐仙三件宝贝:隐身帽、日行千里草鞋、起死回生扇子
    从前有位张秀才,父母早死,靠嫂子抚养成人。那年,他到外地去读经馆,被一个美貌女子迷住了。这女子总是子时来,卯时走;不说自己的姓名,也不告诉她住的地方。弄得张秀才恍恍惚惚,心神不定。 一天夜晚,卯时刚交,女子就要走。张秀才死死拉住,说:今天不把实情告诉我,就不准你走。女子万般无奈,说:你不必问我姓名,你要是真心欢喜我,就晚上出学堂门,往西走一里,翻两个坡,转三道弯,过四条沟,看到一个红灯笼,那就是我的家,说完,女子就走了。 按照女子说的,张秀才天天晚上都去,就这样,一晃过了两年。 嫂子在家讨不到张秀才的信,...
  • 复活的老太太
    那时我正读初中,村里有个和蔼的老头,六十多岁了,整天笑呵呵的,因他辈分与父亲相同,我们都叫他陈二伯。 陈二伯为人极好,谁家要是遇到点困难啥的,只要招呼一声,陈二伯马上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