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9 02:00:15 热度:

纸马勾魂

  东北边镇,靠山堡。

  话说这年深秋的一天,住在镇西的于得水酒后回家,半路上突发脑梗,殁了。于得水的老婆叫秋桃,一见尸首,登时捶胸顿足,差点哭晕过去:“该天杀的于得水,你睁睁眼,告诉我钱放哪儿了?哎哟哟我的亲妈呀,二三十万哪,全没了!”

  敢情,秋桃哭的不是人,是钱!

  也难怪,这于得水生前是个山货商,听说曾冒着被抓坐牢的风险私贩过鹿茸熊掌,赚头不小。但他有个习惯,赚了钱从不存银行,全藏。至于藏哪儿,连老婆都不告诉。

  这下,人财两空,秋桃又气又恨,抹抹眼泪直奔镇南。去镇南干嘛?找小狐狸精春杏算账!街坊们早就风传,于得水吃厌了甜桃,又馋上了酸杏。没准儿,钱就藏她家里了。哪知没走几步,春杏居然杀上了门,亮出了一张数额不小的欠条:“父债子还,夫债自当妻还。这是于得水在我那儿吃喝住欠下的,秋桃你得认,快还我。”

  “骚狐狸,我还你个头,你找他要去!”秋桃恨得牙痒,探手就去薅头发撕衣裳。而就在两人扭打成一团的当儿,灵堂外也不消停,又有两个男子较上了劲。

  这两个男子,一个是于得水的弟弟于得金,另一个姓赵,绰号赵老二,都是赌桌上的常客。至于吵架的原委,很简单,赵老二欠了于得金的赌债,于得金要给大哥发丧,急需用钱。如果赵老二不还,那就剁他的爪子!

  见于得金咬牙切齿发了狠,赵老二抽个冷子,撞开于得金撒丫子就跑。拐过一条街,一头扎进了大哥赵老大家:“大哥,快帮帮我啊,于老二要剁我的手指头哇──”

  此刻,赵老大正埋头忙着扎制于得水出殡用的纸人纸马,动作游刃有余。尽管吵嚷声震耳,他却似没听到,既没抬眼也没接茬。赵老二见状,“哇”的哭出了声:“大哥啊,咱俩虽不是一个妈生的,可是同一个亲爹啊。你答应过爹要照顾我的。”

  这时,于得金带着两个哥们也追了来,破口骂道:“王八犊子,敢跑是吧?哼,你欠我八千,一根指头算一千。给老子剁,连根剁!”

  “不作,就不会死。”赵老大罢了手,瞪着于得金哼道,“要出了事,你可别怪我。”

  在靠山堡,赵家祖上数代皆入行“五花八门”中的“七门调”,专做亡者的买卖。到了赵老大父亲辈上,扎冥器的手艺更是出神入化。只是不幸,赵老大的母亲因病早逝,后经人撮合,赵老爹续了弦,并有了第二个儿子。本打算将手艺全传给他们,可赵老二嫌晦气,死活不学。直到赵老爹去世,赵老二才听人风传,说赵家还有个概不外传的秘术:纸马引魂。即亡者在抵达奈何桥前,能骑着赵家扎制的纸马回返世间。眼下,于得水猝死,想必于得金也听闻过纸马引魂之说,于是挟持赵老二登门,意在逼赵老大出手。而听赵老大适才说的那句话,基本能断定他确有此本事──扎匹千里马,把于得水给驮回来!

  驮回来的不是大哥,是横财啊!

  长话短说。三日后,于得水被火化,葬入于家祖坟。封土立碑,等秋桃哭完骂完,被街坊搀走后,冷凄凄的坟茔地里只剩下了赵老大、赵老二和于得金三个人。

  赵老大斜睃着赵老二,黑脸训斥道:“滚回家去,这儿没你啥事。”“你别老训我。我瞧个热闹还不行吗?”赵老二嘟嘟囔囔后退几步,伸长了脖子瞅。赵老大拧身扛来一只纸扎白马,稳稳当当戳在了于得水的新坟前:“于老二,烧。”于得金当时也怕了,哆哆嗦嗦掏出火机,点燃了纸马。秋风吹来,火焰翻卷舞动,模样像极了烈马奋蹄,腾空踢踏。但那毕竟是用白纸、竹竿扎制的,眨眼间便烧落了架。

  “这就完了?我哥呢?也没回来啊。”于得金仓皇四顾,话音未落,就见那行将熄灭的纸马余烬又“呼”的腾起,幻化成一匹通体雪白、昂首嘶鸣的高头大马。而那脚踏马镫,骑于其背上的大腹便便的胖子,活脱脱就是于得水!

  天,纸马果真能引魂!

  惊恐之中,于得金颤声道:“哥,你把钱藏、藏哪儿了?我给你办白事,欠了一屁股债呢。”

  于得水扫了赵家兄弟一眼,说道:“你走近点,我告诉你我把钱藏哪儿了。”

  这话,赵老二也听到了,战战兢兢往前挪了半步:“喂,你也得告诉我。要不是我和你家老二说好二八分成,使苦肉计骗我大哥帮忙,你哪能回来?”赵老大一听,暗叫糟糕,慌忙去拽赵老二:“你回来,不义之财不可取啊!”恰恰此刻,不远处的枯草丛中又蹿出两个女人,争着抢着往前冲,异口同声地喊:“老公,钱呢?你要敢给她,我掘了你的坟!”

  是秋桃和春杏。赵老大看得一清二楚,于得水几次试图跳下马,却不知哪儿出了岔,没落地儿,最终只得弯腰垂手,恶狠狠扼住春杏的脖颈,痛下杀招。

  事实也是,于得金是亲兄弟,秋桃虽越来越没女人味,可她总归是明媒正娶的原配,且要照顾老人孩子,不能下死手。既然赵老二被赵老大拽住了,也只能选择春杏,借其皮囊再混迹于世。而看着他那副凶神恶煞状,于得金和秋桃登时骇得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万幸啊万幸,危急关头,赵老大突然跳起,抄起根哭丧棒照着马屁股狠狠抽了下去:“畜生,还磨蹭啥?走!”

  重打之下,但見那白马发一声嘶鸣,得得得,驮着于得水狂奔而去,顷刻消散无形。

  对于发生在靠山堡的这档子怪事,还有被于得水藏丢了的那笔钱,此后,当事者均绝口不提。山民们也视作笑谈:自古至今,谁家办丧事不烧纸马?纸马引魂,你们谁见过?纯属扯淡。对这些说法,赵老大只是报之一笑,从不辩驳。这天,他刚跨进家门,就瞄见已改邪归正并跟他学手艺的赵老二在扎纸马。扎着扎着,他似动了歪心思,抓刀在当做马腿的竹竿上刻出了膝盖和足踝的样子。

  这一幕,正巧被赵老大瞧在了眼里。他跨步过去,抢过竹竿撅为两截,然后扔得远远的:

  “扎纸马,必须扎不能回弯的直腿儿。还有这锁脚马镫,也必须得下功夫,绝不能糊弄。记没记住?再敢胡折腾,哼,大哥可不惯着你!”

勾魂纸马

推荐阅读

王麻子治病
在我们老家那个地方,山高林密,交通偏僻。在很久的过去,山沟旮旯里都有庄稼地。一到秋天庄稼快成熟的时候,一些野兽比如黑瞎子、獾子、山猫、狐狸等都到地里糟蹋庄稼,所以农民都...[详细]
2019-04-09
邋遢道人:这里是京城最富贵,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讲一个奇人的故事。 十几年前,我大学退学后,找不到工作,在燕郊租了一个大杂院(月租30块),靠给别人写传记(认识了老K侦探)老K侦探故事,给不靠谱的编剧做枪手,后来被老满大哥收留了,住在北京三里屯那儿的胡同里。 老满大哥当时也穷得要死,我们俩就拼命想办法赚钱,什么千里送尸、私家侦探、练摊卖烤串,我们都干过,这些我也在以前的故事里讲过老满故事邪道人 好在老满还有房,不用交房租,不过说房子也不太恰当,应该是一个仓库。 这个仓库很大,高高的房顶,粗壮的梁木,结结实实,板板正正,但是你再板正,他也就是个仓库,没法...[详细]
2019-09-28
黑狗救主人,却被父母误会
这天,随着屋里传出一声嘹亮的啼哭,男人迫不及待的推开门进来,说:大人、孩子怎么样了? 接生婆擦了擦汗说:老天爷保佑,你就放心吧!母子平安,是个带把的!你这大老爷们进来干啥...[详细]
2019-03-18
男子在山上打死一只狐狸,回家做了狐帽.....
很久以前。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村里有个叫程度的男子,他还有一个父亲,程度从小跟着他父亲一起上山打猎,不料有一次他父亲被鬣狗给咬死了,从此就剩下他一人独自上山打猎,他们村...[详细]
2019-04-23
变身邪术,变成老虎抢劫财物
我的好友赵贞任东阳县令,我们都是常州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平时我与他书信不断,感情并没有受到影响。 有一年,我受朝廷的委派,去长陵公干。途径东阳,时间尚有一两日宽裕...[详细]
2019-04-28
“保家仙”的亲身经历:亲戚莫名发疯,我在镜子里看到狐狸影子...
应该是2004年的事情,盛夏,我在单位值班,单位一共五层楼,值班室在一楼,那天正好是星期五,下班了之后回家的回家,吃喝玩乐的也都出去了,整个楼里除了我之外就是五楼一个值机员了!这是故事背景,故事继续! 然后大概在八点多,看电视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正对值班室的储藏室(常年闭锁状态,以前听人说吊死过人,未经考证,且听吧)方向传出来男人的鼾声,仔细听起来似乎还像是故意呼气的声音,呼声略长,间隔也不短,听来很像恐怖片里的声音,只是场景要好一些,外面车水马龙,要不真要吓死个人! 听见这个鼾声之后我就挨个楼层检查,除了...[详细]
2019-06-23
奇怪的婴儿哭声
我妈的老家有个老人,一辈子没有结婚,独居在远离村庄的山脚下。 身体很好,六十多岁还能上山砍竹子编竹椅之类的东西拿去圩上卖,偶尔给人选日子写请帖之类的。 相传曾经是非常有名的...[详细]
2019-04-18
厨师做了“龙虎斗”,孩子胎死媳妇发疯……
黑猫和蛇在我们那里都是很邪门的动物,都说它们是有灵性的,杀不得,但是总有人不怕报应敢于挑战天道。 所以这个关于一道龙虎斗(就是黑猫和蛇做的一道菜)的菜引发的故事就展开了 宋小...[详细]
2019-04-18
狐仙托梦试情郎
古时候有一位樵夫叫王二,自幼父母双亡,因是外来人,所以村中已无亲戚投靠。无亲无故的王二,只好离开家乡,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那天傍晚,已经五天没吃东西的王二,饿晕在河边...[详细]
2019-04-15
狐仙索命,命中二子
讲讲童年时在东北经历的诡异故事狐仙索命,命中二子吧。 关于童年的故事,我已经写过许多了,乱糟糟的微山湖畔,打渔杀家,招魂借命,颇有《聊斋志异》那种古风。 老读者们会知道,我还有一段时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东北度过的,以前在故事里也提过。 那是一个很遥远、神秘的地方,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县级市)共和乡。 我还记得,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去邮局给我姥爷邮寄包裹,以及收包裹。 我很喜欢收包裹,包裹里有时候是几个松塔(红松的果实,有点儿像菠萝,剥开后里面是松籽),有时候是一些晒干的蘑菇(多是榛蘑),有...[详细]
2019-06-15
爱情故事:哥哥长大我要嫁给你!
牵牛和花花,在石埂村,谁都知道这俩人有多要好了。村民们看到他俩的时候,牵牛总牵着花花的小手,大家伙喜欢朝他们俩打趣,问花花,什么时候嫁给她牵牛哥哟。花花就撅起小嘴哼一声...[详细]
2019-04-11
狂扁狐狸精
讲一个狐狸精的故事,这是谷师傅讲的。 前几天,谷师傅过来找我,说是要过年了,给我送个礼物,送个羁绊。 我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他说的是送个鸡吧。 后来发现,还真是一只鸡,还是活的,而且是野的,是一只色彩斑斓尾巴长长的锦鸡。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最喜欢的作家,汪曾祺老先生说过,沈从文先生80岁那年回了一次湘西(他是湘西人),老家人看他回来了,高兴地不得了,后来捉了一只锦鸡给他。 沈从文说,后来那只锦鸡给吃掉了,真煞风景!,而且锦鸡肉并不怎么好吃。 按照湘西的做法,湘西土匪鸡,更像是爆炒后红焖,这个...[详细]
2019-06-08
“运河七鬼”:大运河上的七鬼
雍正初年。千里大运河上活跃着一群劫船害命、犯案累累的水贼,因其由七人组成,又奸猾似鬼,人称运河七鬼。为首的叫黑七,为人最狡黠,在他指挥下,运河七鬼驾驶着一艘双桅牵风大帆...[详细]
2019-04-28
老木匠捉了一辈子鬼,人称鬼见愁,临终却被鬼吓死了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生来会打洞。 开篇言罢,说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东北边屯富家堡。 多年前,富家堡有个老木匠,名叫富包天。单听这名,便知是个胆大的主儿。胆大包天嘛。...[详细]
2019-03-17
子夜鬼踪,山中老妇,黑血...
山中老妇 浙江丽水,旧称「处州」,其地多山,东北仙都峰,号称「仙人荟萃之所」,山下土人耕种,多有开垦到半山者。当地盛传,山中仙人倒是没有,却藏匿着若干种不明物怪,凡山腰、...[详细]
2019-04-22
百鬼围家宅,我找了一个女鬼当媳妇儿……
第一章百鬼围家宅 我叫左十三,左右的左,十三的十,十三的三。出生于北方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虽然我对自己这个装13的名字很不满意,但却没有丝毫办法。 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因为...[详细]
2019-03-18
《摄魂画》
一 民国三年冬季的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博雅斋门前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此人50多岁,乘一驾骡车,身穿毛锦团蟒纹长袍,宝蓝色马褂,头戴镶红宝石青缎小帽,脑后是一条油亮的长辫,富态而安详。博雅斋主人隋抱朴慌忙迎出店来,见此王爷打扮之人,一下子愣住了。 隋抱朴私塾先生出身,在此地立足小有20年了,打交道的一般都是王孙贵族,但对这位爷却很脸生。博雅斋是两间门面的店铺,以经营名人字画为主,也兼做玉石印章、老墨古砚,捎带碑帖。隋抱朴由于深藏巧夺天工的修补绝技,故而以修画补画著称,所以他所接触的玩古藏古之人,非官即富。但见...[详细]
2019-06-01
狗哭三日必亡人??
相信对于狗哭,养狗的人多少都听过,或者是见到。不过,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狗哭会死人的说法。狗哭死人,确切的说不是狗哭了就会死人,而是狗能看到一些人类看不到的东西,是人要...[详细]
2019-04-18
  • 雄鹰报恩
    清光绪年间,云贵一带一时间出现了大批土匪,他们烧杀抢夺,欺辱百姓搞的民不聊生,人心惶惶,当地官府多次派兵剿杀,无奈土匪占据有利地形而且非常狡猾,几次都是损兵折将无功而返,权衡之下本地父母官上奏朝廷请求派重兵围剿,朝廷接到奏折后商议了一番最后得出的决定是此等毛贼,岂能让朝廷重兵出动,这样不是太大惊小怪了吗?就由当地官府挑选精兵强将尽快将土匪剿杀还百姓一片安居的乐土。 当地官府接到朝廷的回话后只得自已想法解决,可是前几次的围剿让官府损失了好几员大将和几位有名的捕头,现眼下也根本派不出一个像样的领兵人土。官府思...
  • 老人弥留之际遇守财鬼
    话说城郊的一个村里住着一个老人叫江世英,原本她有个女儿,很小的时候被坏人拐走了。丈夫郁郁寡欢,65岁那年就去世了,留下她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人老了,也没有什么求生技能,江世...
  • 打死两只黄鼠狼崽子,媳妇被黄大仙上身
    黄鼠狼惹不得,惹上就是麻烦事,在二叔老家,村子里都有碾麦场,碾麦场一般都建在高处,立于导风借势,好把麦粒都筛出来。 村里碾麦场上建了一座场房,逢年过节的时候用来请神,保佑...
  • 救了溺水小孩,他却死盯着我……
    我从小就在河边长大,特别喜欢游泳。 2011年七月鬼节那会儿,我跟三个小兄弟去河里游泳,平时我们都只是在河边附近玩而已,那天突然有一个朋友提议说我们游到河斜对岸的一个坡上面吧(...
  • 好心的地主
    解放前,村里有一个名叫刘福的地主,从年轻时就继承了父亲的土地,全家不愁吃穿。大家不要以为地主都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个个都是剥削者,都跟黄世仁、周扒皮似的。其实,地主也有...
  • 只因烧了三双鞋,家里去了三条人命?
    我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各个地区的民俗也是不尽相同各有特色。 在我国北方的广大农村,直到现在还有一种【用在水碗中立筷子来求神问卜】的风俗,至于灵不灵验则众说纷纭。 五奶,是...
  • 人贩子采生折割,正义捕快斩杀妖鬼!
    话说在万历末年,有两省陆续出了几桩奇案。其村中多小儿,然而历年各村俱有小儿失踪,年龄多为三五岁。此案惊动了八府巡按(官名监察御史,专巡查各地吏治权利极大),细细探查后得...
  • 家里住着一窝黄仙,娶了一位黄姑娘
    陶王安,是滨州人。生性善良,为人乐善好施。 父母早亡,留给他一份偌大家业,家里只有几个仆人,西面有个大院子一直闲着,后来不知何时起,住进一批黄鼠狼。陶王安不以为意,还时常...
  • 黄仙洞:黄仙题诗报恩
    旧时,有个叫薛佳耀的先生,在当地的一家私塾教书育人。一天在他出门的时候,听到自己家附近的草丛里传来了十分奇怪的声音。好奇之下的薛佳耀走到声音传来的地方,探着头往草丛中看...
  • 戏说狐仙报恩
    古文、小说里,经常会出现夜读的书生遭遇狐仙、女鬼,而女鬼这个好理解,毕竟人家生前就是一个人身,死后魂魄依然还是人形。至于狐狸也成仙化人,有人会问:你说本就一狐狸,不好好当你的狐狸,为何非要变成人呢? 为什么?据上点岁数的老辈人讲,世间分六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六道轮回,天道、人道、阿修罗道,这是上三道。地狱道、 饿鬼道、畜生道,这是下三道。畜生道可是六道轮回里边最低的那层,而狐狸就属于畜生道。 在中国神话传说中,狐狸是能修炼化人形成仙的,传说狐狸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能变为美女,此时就能知千里之外的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