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7 21:51:27 热度:

水鬼怕什么?吃了辣椒把水鬼治的服服帖帖的

李老汉退休后,在村口一个厂子里看大门,自从那年老伴得了偏瘫,李老汉就寻思着给老伴加些营养,于是就买了两只奶山羊。自己和老伴喝不完的,还可以卖一些,这也不错啊!一斤好几块,比看大门都挣的多。

  开始的时候,李老汉将两只羊拴着厂门口不远处的河边,可是一年之后他的羊发展到了七八只,再将羊栓在厂子门口,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那时候羊还小,李老汉也舍不得卖,只好等到接班的人来了晚上去放羊。

  这天傍晚下班后,李老汉回家吃了晚饭,趁着大月亮地将羊赶到村口的河边。羊在那里吃着草,李老汉靠在一棵树掏出旱烟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羊是边吃边望前走,距离不是太远李老汉也没管。正在这个时候,羊群一阵骚动,李老汉四下张望,就见从河里飘飘悠悠出来一个黑影来,这黑影飘着就奔村口的一户人家去了。李老汉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也没太在意,可是吧嗒了一会儿烟之后,就见那黑影飘飘悠悠又回来了。

  李老汉眼睁睁看着这黑影回到河边,往河里一扑,就像往水里倒墨汁一样,河水黑了一片,过了一会儿就散开了。李老汉看的后脖根发凉,吓坏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水鬼?正在发愣这会儿,一个过路人提醒他:“老爷子,你的羊顺着河都快上了国道了,你还在这发什么愣啊!”李老汉赶紧去追自己的羊。

  这天晚上,李老汉多绕了好几公里路把羊群赶了回家。到了第二天晚上,他犹豫了会儿,说实话真有点害怕,继续转大圈绕路吧,路又太远。可这羊还要吃草啊!河边的草又青又嫩,别的地方都是庄稼地,如果被羊给啃了,还不被大伙骂死啊!最后一狠心,管他呢!今晚我就会会他,看咱俩谁怕谁!李老汉就上年轻时那股子犟劲了。

  羊群赶到了河边,李老汉掏出烟袋锅子蹲在昨晚上那水鬼出来的地方,吧嗒着烟在那等着。心说今晚上我要是不制服你,我每天晚上都不会安生。抽了两口烟过了瘾后,又从口袋里摸出几个红辣椒,在嘴里嚼巴着。来前他听村里的一个神婆说了,吃这玩意能提升阳气,鬼见了也害怕。

  嘴里嚼着辣椒等着等着,还是哪个点,就见河里那黑影开始冒头了。李老汉一看他要出来了,举起烟袋锅子照着黑影就开敲了,可是很奇怪,不知道到是因为自己吃了辣椒阳气重,还是因为这跟随自己一辈子的烟袋锅子厉害。他敲一下,这黑影就往水里缩一下。李老汉一看这招好使啊!黑影露一头他敲一下,最后敲的这黑影也不敢露头了。

 

  第三天晚上还是那样,黑影露头他就用烟袋锅子敲。李老汉边敲还边冲着河里骂:“怎么了你,服不服?不服你倒是出来啊!”一连三天,那黑影看样子是真服了,再也不敢露头,等于李老汉堵着这水鬼出不了门了。

  那天李老汉准备着去接班,走到村口的时候,就见几个妇女正在那聊天呢!其中一个妇女说:“我们家孩子前些天晚上老做梦,梦见一个浑身湿淋淋的人老掐他脖子,还说要带他走,可很奇怪这两天又不再做那梦了。”

  李老汉一听,原来这么回事啊!那个水鬼肯定是想来勾这妇女家小孩的魂,可巧让我给碰上了。我这一通辣椒火力也旺,愣是把这河里的水鬼堵着不敢出来了。

  李老汉把这事跟那个妇女一说,那妇女一听还真信,“前些天孩子总说,夜里有一个浑身湿哒哒的的人来掐他脖子,这几天夜里没事了,原来这几夜是你堵着水鬼啊!”

  “放心吧!那水鬼再也不敢出来了,出来我还拿烟袋锅子敲他。”李老汉说完,大步流星的上工厂接班去了。

水鬼怕什么辣椒把水鬼服服帖帖

推荐阅读

朋友溺水身亡,遗体七窍流血变成水鬼,怪事不断发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事情太久远了,导致记忆出现偏差,而且自我又意识太过强烈,以至于确认为真。记忆中有一件事,任时间一年年的过去,直到现在都无法消除影响。我九岁那年的鬼节,在爷爷家里吃的晚饭,照例是要在吃饭前,先盛几碗饭,插上筷子,供死去的老人们消受的。还要在上席处烧大把纸钱,点上三跟蜡烛,然后再向供饭处拜上三拜,随后再将供饭,分成几部分,每人分吃完,才算结束。我记得清楚的就是,分给我的那一团饭上面,有纸钱的灰烬,室内无风,我不知道那个灰烬是怎么飞到桌子上的。当时的我也没想太多,几口饭吃完,就想匆匆赶回家,玩新...[详细]
2019-06-05
水鬼小孩
因为我爸的辈分比较大,而且很晚才结婚,所以我堂哥最小的儿子和我是同一年出生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2001年,那时候我应该有三四岁了,我记得当时还没有上幼儿园,家里比较穷,家里没有电视机,只有我堂哥家里有,家族里的小孩子都会去我堂哥家里看电视,当时我也在,那时候还是黑白电视。 大人在房间外面聊天,小孩子就在屋里看电视,电视画面突然变成一个小孩子在水里被淹,(看不到脸)没有人去救,非常诡异 然后我们就看见电视机柜旁边多出一个蹲着的小孩,那小孩身上还滴着水,很湿很湿的感觉,看不到脸,吓得我们一班小孩尖叫! ...[详细]
2019-06-13
河边水鬼
龙头湾的彭大龙和张二喜是同村的货郎。彭大龙卖烧饼,张二喜卖糖果。 二人常结伴挑担而行,到各村走街串巷,在一个村子里先后而行,出村结伴,傍晚同归。 这天黄昏,二人挑担走在回村的路上,途中行至小河边。 二人都浑身是汗,觉得有些燥热,当下便放了担子,到河边喝水洗脸。 洗得正高兴时,彭大龙忽然抬头,看见张二喜竟然迈步向河水的中心走去。 彭大龙大吃一惊,觉得张二喜有些不对劲儿,吓得高声大喊:二喜,快回来! 张二喜好像没听见似的,照样一步步往前走去。 彭大龙早听说过,这条河里前不久有个女人投河自尽,恐怕张二喜是中了邪...[详细]
2019-07-12
南京玄武湖每年都会淹死很多人?水情复杂、水性不佳还是什么原因?
为什么有的湖每年都会淹死很多人?水情复杂、水性不佳还是。。 南京是个神秘的地方,也是个阴气很重的地方。南京历史上,有过无数次大屠杀。 仅仅清末到现在短短150年内,就有曾国藩的湘军屠城、日寇南京大屠杀两次重大事件。 全城老百姓被屠戮殆尽,死亡数量极多。 尤其是日寇的大屠杀,南京遇害者一半左右是死于虐杀。他们是在极度痛苦、惊恐、仇恨中,被折磨致死的。比如日寇将平民关入房子,然后浇上汽油将整个屋子人烧死。这些平民为了自救,竟然奋力打破了结实的屋顶。 还有将平民关入卡车车厢,然后推入长江中将他们慢慢淹死。 这些...[详细]
2019-09-15
游泳池里面的黑水鬼,浸在水里的女水鬼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和游泳池存在着紧密的关联,相信很多朋友都曾去过游泳池,但你们肯定没有注意过,在游泳池的底部总会存在一块或大或小的黑色区域,似乎在这个位置永远都不会有任何的光线能够照到,而今天故事的开端就要从这里展开,相信这会使你对游泳池产生一个全新的认识。 小王是一个大型游泳馆的负责人,自从大学毕业后他就托关系跑到了这里上班,与其说他在这里是为了高额的工资,还不如说他是为了悠闲的工作状态,身为负责人每天只需要例行检查一下各方面的安全设施以及游泳馆的运行流程即可,根本没有高额度的工作量,更不会出现所谓的体力...[详细]
2019-05-13
溺亡的姑婆救了溺水的妹妹!三位读者分享的诡异灵异故事…
还没出嫁的时候,每年清明节我都会跟着爸爸去扫墓,(我们这边的例规是这样的,出嫁了就只能拜男方的先人,娘家这边就不能拜了)。每次来到我姑婆的墳前,我都会特别虔诚的上香敬酒,诚心诚意地祈祷,让她保佑我们全家身体健康,出入平安。 说起我的姑婆,就连我爸爸也没见过,因为姑婆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姑婆是爷爷的姐姐,她大概比爷爷大六、七岁左右,出生于上世纪的30年代。 爷爷说姑婆长得瘦瘦小小的,人很勤奋,粗活细活都会干,是个爱护弟妹的好姐姐,孝顺父母的好女儿。每每说起这个姑婆,爷爷都会很痛心,因为姑婆是意外溺死的。...[详细]
2019-11-04
水鬼真的存在?朋友溺水后发现脚腕上有两个手印...
大二的一个暑假,我妈下午六点多就去厂里上夜班,我一个人在家,洗完澡弄弄就进房间准备躺床上看电视,突然听到楼下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我以为是我妈回来了,就打开房门在楼上喊我...[详细]
2019-04-07
水鬼勾魂 阴阳眼
村里有两个叫阿英的姑娘,一个是村头高家的高英,另一个是村尾韩家的韩樱。两个女孩差不多年纪,高英稍长半岁,两家人母亲那边连着亲戚,虽然远些,也是以表姐妹相称的。 两个女娃娃自小一起长大,玩耍上学都是相互作伴儿,可如今到镇上读初中了,表姐高英越来越讨厌这个表妹阿樱: 高英是家里的长女,下边还有两个弟弟,高家本就嫌弃女儿是赔钱货,高英自小吃的穿的都远远不如两个弟弟,还要忙里忙外的干活做饭,这也倒罢了,若是村里家家女孩皆是如此,高英也不知道人与人的不同,可偏偏韩樱家里富裕,虽然她父母常年在外边打工,可一笔笔的钱都...[详细]
2019-07-08
水鬼是什么?亲身经历水鬼拉人事件
1 我小时候住在我外婆家。 我外婆家在安庆天后宫附近,长江行到这里,有一段洄水形成的汊湾,叫金家闸。 这地方水不深,水流缓和,再加上两岸树木繁茂,风景宜人,周围的人都喜欢来洗衣洗菜,钓鱼游泳。 今天说的故事,就跟这段水有关。 那年,我在外婆家过暑假。我表哥也来到天后宫跟他爷爷朱道士玩耍。我们俩就常常呆在天后宫,看朱道士做纸扎、做法事。 一天中午,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来天后宫找朱道士,请他去自己家看一看。我和表哥都认出来了,这中年男人,前几天家里刚出事。 他的女儿带着小儿子去江边洗衣服,弟弟先是坐在岸上,...[详细]
2019-05-10
新中国第一灵异事件,1953年水鬼大恐慌
上世纪50年代初,巨大的恐慌在山东南部、江苏、安徽、河南部分地区超过85个县市蔓延[1],上千万群众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惊颤。 据说,一种与当局有关的怪物某些地区称为「水鬼」,有些地方...[详细]
2019-04-06
中午12点左右不能去河边,会有水鬼找替身
1去年十月出差审计,和我的女领导住一间宾馆。 凌晨时候我突然一脸懵逼的醒了,意识里过了两分钟后我的领导开始用一个不是她的偏男性的声音尖叫,就是啊啊啊的,每一声都拖的很长很惊悚,还伸着胳膊在空中乱抓,刚开始我被吓蒙了几秒钟,回过神来就开始大声叫她,叫了几声后她醒过来了,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看着我,说她做噩梦了。 她梦到卫生间有流水声,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去卫生间看,一进去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用白布盖着,意识里就知道是过世的人。 然后那个人突然坐起来下床要抓她,她吓得一直挣扎一直叫,但是她听到发出的声音不是自己...[详细]
2019-08-30
河里,冒出个西瓜般大的人头!轻友们的真实灵异经历
以前我们那儿村里,妇女在家疯癫了,找道士来看。 就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一只黄皮子,只要它动一下,妇女那边就疯一下。 大人们不留神,一个七八岁男孩突然搬来一块大石头打在黄皮子的身上,它疼得叫了一声逃跑了。 男孩学习很聪明的,考上了少年科技大学。 结果18岁从树上掉下来,高位截瘫。 有人看到一只黄皮子围在男孩腰上。 我们这里还有种叫皮子的动物,下雨天会学孩子哭,经常在山上穿个老头衫戴草帽,后边有尾巴 。 我妈妈说,有人在夹子上救了只皮子,晚上皮子在他家墙头上趴着,学人说话。 让拿个斗放墙上,它来送粮食。 结...[详细]
2019-11-04
水猴子只抓小孩?
水猴子 投稿:韶关陈一清 大学时有一次卧谈会,班长跟我们讲起水猴子。 班长的家乡在北江边上,他说,水猴子水下厉害得要死,水上怂得要命。 他接着说,以前在他们农村经常都有人看到这东西,它们喜欢在比较清的水源里,现在到处都采砂,炸鱼,比较少见到了。接着班长就说了这么一件事: 94年秋季某一天的清晨,大雾,村里有个妇女早上去河边洗衣服,隐约看到前面的石头上坐着一个10来岁少年的身影。就问了一句:你是谁家小孩,那么早就来这里游泳,今天那么大雾就不要下水啦! 话音未落,就听到噗通一声! 她走到石头旁边,就看到那东西...[详细]
2019-10-24
大红鱼是水鬼还是妖精?
我们村有个疯子姓李,听说他以前是个老师,因为生活失意承受不了打击精神崩溃了。从我记事起,每天上学经过水库时,总能看见他安安静静地呆在同一个地方钓鱼。也只有钓鱼的时候,他才不那么亢奋。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不是李疯子的落魄,而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个难以解释的鬼怪传说。 李疯子钓鱼和别人不一样,他用的鱼饵很奇特。别人都是用蚯蚓或者油菜籽饼,他用的是白饭粒。但是他每次钓到的鱼都把篓子装得满满的,谁也没有他钓的多。有人以为水库里的鱼爱吃白饭粒,也跟着用同样的鱼饵,但是往往啥都钓不着,众多喜欢钓鱼的人不得不暗暗称奇。...[详细]
2019-05-23
农村闹鬼事件:水鬼真的存在么,出远门撞邪,撕钞票,夜里楼梯有声音,棺材板都
楼主80末出生,从小农村长大。对于农村那些诡异之事从小耳濡目染。今开一贴详细叙述,把我所能记得的那些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楼主虽然吃几年墨水,但文采不行,从我这些文字中就...[详细]
2019-04-24
水鬼找替身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我的老家在西南地区一个偏远的山区,村子前面有一条美丽的大河,是乌江的源泉之一。我每年夏天都会回老家一趟,...[详细]
2019-04-16
大表哥水库游泳被淹死,阴风刮过,水鬼爪子紧紧抓着脚
第一件很久远了,还是我小学一二年级的事,那一年我大表哥去水库游泳去了。 那天下午天气特别闷热,我们刚开始吃晚餐,二表哥过来我家说,不得了了,大表哥游泳淹死了。 我爸我姐立马跟着他去了,我妈带我留在家里。 后来第二天才听我爸和二表哥说后续。 我整理一下记忆大概是这样:大表哥,二表哥,那时都是十来岁,还有好几个人一起去了乡下的某个水库游泳,按理他们应该去过很多次了,大表哥那天游着突然就溺水了,其他有人想去拉,但也第二个人也出现了溺水,这时有另外一个水性人好的去救回了一个,我大表哥没救回来,他们还尝试用鱼竿去拉...[详细]
2019-11-11
水鬼怕什么?吃了辣椒把水鬼治的服服帖帖的
李老汉退休后,在村口一个厂子里看大门,自从那年老伴得了偏瘫,李老汉就寻思着给老伴加些营养,于是就买了两只奶山羊。自己和老伴喝不完的,还可以卖一些,这也不错啊!一斤好几块,比看大门都挣的多。 开始的时候,李老汉将两只羊拴着厂门口不远处的河边,可是一年之后他的羊发展到了七八只,再将羊栓在厂子门口,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那时候羊还小,李老汉也舍不得卖,只好等到接班的人来了晚上去放羊。 这天傍晚下班后,李老汉回家吃了晚饭,趁着大月亮地将羊赶到村口的河边。羊在那里吃着草,李老汉靠在一棵树掏出旱烟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详细]
2019-05-17
  • 水鬼勾魂 阴阳眼
    村里有两个叫阿英的姑娘,一个是村头高家的高英,另一个是村尾韩家的韩樱。两个女孩差不多年纪,高英稍长半岁,两家人母亲那边连着亲戚,虽然远些,也是以表姐妹相称的。 两个女娃娃自小一起长大,玩耍上学都是相互作伴儿,可如今到镇上读初中了,表姐高英越来越讨厌这个表妹阿樱: 高英是家里的长女,下边还有两个弟弟,高家本就嫌弃女儿是赔钱货,高英自小吃的穿的都远远不如两个弟弟,还要忙里忙外的干活做饭,这也倒罢了,若是村里家家女孩皆是如此,高英也不知道人与人的不同,可偏偏韩樱家里富裕,虽然她父母常年在外边打工,可一笔笔的钱都...
  • 水鬼是什么?亲身经历水鬼拉人事件
    1 我小时候住在我外婆家。 我外婆家在安庆天后宫附近,长江行到这里,有一段洄水形成的汊湾,叫金家闸。 这地方水不深,水流缓和,再加上两岸树木繁茂,风景宜人,周围的人都喜欢来洗衣洗菜,钓鱼游泳。 今天说的故事,就跟这段水有关。 那年,我在外婆家过暑假。我表哥也来到天后宫跟他爷爷朱道士玩耍。我们俩就常常呆在天后宫,看朱道士做纸扎、做法事。 一天中午,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来天后宫找朱道士,请他去自己家看一看。我和表哥都认出来了,这中年男人,前几天家里刚出事。 他的女儿带着小儿子去江边洗衣服,弟弟先是坐在岸上,...
  • 倒背控水靠谱吗?孩子被水淹倒背控水正确吗?
    夏天是溺水意外的高发季节,而每年这个时候,控水大法都会大爆发上演,就像病毒一样蔓延。 最近微信朋友圈疯狂转发的一个溺水孩子被救的视频: 视频中的男子 将孩子倒挂在背上,来回奔跑,最后孩子哭出声音,被救回来了 。 哇,猴赛雷!很多网友由此产生错觉,将抢救成功归于控水法。 但诸多急救科医生看了视频,摇头否定,直言 奔跑倒挂控水是错误的 。这场看似成功的急救,其实估计小孩溺水时间非常短,所以能侥幸救活。 对于溺水,控水方法不仅在农村流行,连大城市也很多人深信不疑。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急诊科主治医师熊雨美 说...
  • 蛇城、怪物、水鬼,讲讲微山湖的诡异故事
    这几天在成都,偶遇了一个小学同学,一起喝了个下午茶,聊了些童年旧事,也挺感慨的。 我这人比较独,我从来没参加过任何一次同学会,没加过任何同学群,甚至连毕业合影都没有照过。...
  • 新中国第一灵异事件,1953年水鬼大恐慌
    上世纪50年代初,巨大的恐慌在山东南部、江苏、安徽、河南部分地区超过85个县市蔓延[1],上千万群众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惊颤。 据说,一种与当局有关的怪物某些地区称为「水鬼」,有些地方...
  • 农村闹鬼事件:水鬼真的存在么,出远门撞邪,撕钞票,夜里楼梯有声音,棺材板都震动了...
    楼主80末出生,从小农村长大。对于农村那些诡异之事从小耳濡目染。今开一贴详细叙述,把我所能记得的那些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楼主虽然吃几年墨水,但文采不行,从我这些文字中就...
  • 水鬼真的存在?朋友溺水后发现脚腕上有两个手印...
    大二的一个暑假,我妈下午六点多就去厂里上夜班,我一个人在家,洗完澡弄弄就进房间准备躺床上看电视,突然听到楼下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我以为是我妈回来了,就打开房门在楼上喊我...
  • 河边水鬼
    龙头湾的彭大龙和张二喜是同村的货郎。彭大龙卖烧饼,张二喜卖糖果。 二人常结伴挑担而行,到各村走街串巷,在一个村子里先后而行,出村结伴,傍晚同归。 这天黄昏,二人挑担走在回村的路上,途中行至小河边。 二人都浑身是汗,觉得有些燥热,当下便放了担子,到河边喝水洗脸。 洗得正高兴时,彭大龙忽然抬头,看见张二喜竟然迈步向河水的中心走去。 彭大龙大吃一惊,觉得张二喜有些不对劲儿,吓得高声大喊:二喜,快回来! 张二喜好像没听见似的,照样一步步往前走去。 彭大龙早听说过,这条河里前不久有个女人投河自尽,恐怕张二喜是中了邪...
  • 大红鱼是水鬼还是妖精?
    我们村有个疯子姓李,听说他以前是个老师,因为生活失意承受不了打击精神崩溃了。从我记事起,每天上学经过水库时,总能看见他安安静静地呆在同一个地方钓鱼。也只有钓鱼的时候,他才不那么亢奋。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不是李疯子的落魄,而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个难以解释的鬼怪传说。 李疯子钓鱼和别人不一样,他用的鱼饵很奇特。别人都是用蚯蚓或者油菜籽饼,他用的是白饭粒。但是他每次钓到的鱼都把篓子装得满满的,谁也没有他钓的多。有人以为水库里的鱼爱吃白饭粒,也跟着用同样的鱼饵,但是往往啥都钓不着,众多喜欢钓鱼的人不得不暗暗称奇。...
  • 朋友溺水身亡,遗体七窍流血变成水鬼,怪事不断发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事情太久远了,导致记忆出现偏差,而且自我又意识太过强烈,以至于确认为真。记忆中有一件事,任时间一年年的过去,直到现在都无法消除影响。我九岁那年的鬼节,在爷爷家里吃的晚饭,照例是要在吃饭前,先盛几碗饭,插上筷子,供死去的老人们消受的。还要在上席处烧大把纸钱,点上三跟蜡烛,然后再向供饭处拜上三拜,随后再将供饭,分成几部分,每人分吃完,才算结束。我记得清楚的就是,分给我的那一团饭上面,有纸钱的灰烬,室内无风,我不知道那个灰烬是怎么飞到桌子上的。当时的我也没想太多,几口饭吃完,就想匆匆赶回家,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