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3 02:08:27 热度:

孙小果父亲陈培忠还是灭霸

前段时间扫黑除恶,成绩斐然。“昆明恶霸”孙小果怆然落网,大快人心。只是,还有一个问题等着回答:“他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早在17号的时候,官方就已经发布消息,对于孙小果的保护伞一查到底,绝不姑息。所以,我一直在等待官宣,孙小果生父的真正身份。

现在曝光的,只是孙小果的继父,时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但看一下孙小果曾经犯下的罪行:欺行霸市,为非作歹,犯轮奸罪只被判两年刑期,且一天牢房都不用坐;作恶累累,引起社会公愤被判死刑却又摇身一变成为夜店股东;横行整个昆明市,以至于有传闻“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

我觉得,以他继父的能量,不足以成为这些罪行的保护伞。

所以,孙小果背后是有大人物的,有多大?看这情况,差不多有“灭霸”那么大吧。

 

看过妇联的人都知道,灭霸的能量是很大的,一个响指,一切阻碍就灰飞烟灭。那谁能制服灭霸呢?雷神、美队,包括钢铁侠都被吊打,能跟灭霸抗衡的,只有神奇女侠了。

 

但神奇女侠又很不靠谱,经常各个星球转悠,她能不能出现,什么时候出现,是个概率问题。

 

我很喜欢看电影,相比于妇联来说,我更喜欢早期的港片,比如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常威多嚣张啊,他爹是水师提督常昆,他干爷爷是大太监李莲英,他还穿着御赐的黄马褂,就算这样,最终还是逃不了狗头铡。

 

 

但包龙星这种角色,只能存在于电影里吧。所以,我现在也很久不看港片了。

 

嗯,胡说八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如果你们看不明白,那是最好不过的。反正说多了也没用,就期待神奇女侠吧。

 

有人问,她要是不来怎么办?

 

她要是还不来,那就是怀孕了。

谁在保护“昆明恶霸”孙小果?

对不起,我又来翻旧账了。

但不同以往的是,这一次的旧账翻起来,是那么触目惊心。

 

 

说的是昆明最近打黑除恶,打掉了一个涉黑犯罪团伙,其头目叫孙小果。而吊诡的是,早在20年前,这个孙小果就因为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了。结果他不仅没有死,还成为了昆明多家夜店等娱乐场所的股东,继续作威作福20年,直到最近在打黑除恶中再度落网。

 

这真是妥妥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据1999年《中国法律年鉴》记载,孙小果及其团伙强奸、侮辱多位女性,包括数位未成年女性,行为十分恶劣。如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其他被告人将张某某带到夜总会’温州K46’包房内,孙小果等人即对张进行殴打、侮辱,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孙小果叫苏源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被告人党俊宏及杨琨鹏(另案处理)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的脸上。”

 

《南方周末》曾于1998年初刊发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曝光了孙小果及其团伙在昆明的恶行。报道中提到,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说到:“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办案警官透露,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钱,名曰“保护费”。孙小果及其弟子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对那些小姐来说,他叫谁下跪谁就下跪,叫谁拿钱谁就拿钱。

 

当时在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

 

20年前,因为罪大恶极,孙小果被判决死刑,结果人家活过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别着急下结论,这并不是孙小果第一次给你惊喜。

 

在1997年孙小果案发的时候,他本应该是一个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1994年10月16日,孙小果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然后将其轮奸。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2年。然而,孙小果没有进过一天监狱。

 

你们要问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也可能是人家祖坟选的好吧。据《南方周末》报道,孙小果的母亲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现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997年11月10日孙小果被警方抓获时所开的警用车即是其父的车。这真是翻版的“我爸是李刚”。

 

说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像孙小果这样罪大恶极的人,两次判刑,两次逃脱,最后还摇身一变,成了多家娱乐场所的股东,又享了多少年的荣华富贵?如果这一次不是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他说不定还能颐养天年,寿终正寝呢!

 

到底是谁,给这样的恶徒大开方便之门?只凭他一个做副局长的老爹,就能摆平公检法三司,欺上瞒下几十年?我不信,除非他爹是灭霸。

 

诸君啊,细思极恐,孙小果恶行昭著,当年上过《南方周末》这样的重量级媒体,可谓是全国性的公共事件。可就是这样的公共事件,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你眼皮子底下逃脱,然后继续为恶20年,难道真的就没人关注、没人监督吗?在这20年里,有多少人事不关己,又有多少人尸位素餐?

 

吃着皇粮却不干人事,表面上人模狗样背地里男盗女娼,这种货色,与孙小果又有什么区别?

 

这个案子,让我更加觉得常威憋屈。常威贵为水师提督常昆之子,犯了罪,依然被当场铡于堂下,连大太监李莲英来保都不好使。而区区一个副局长的儿子,屡犯重罪,理应千刀万剐,却数次得以逃脱,在世间逍遥快活,又是何道理?!

 

再也不相信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陈培忠孙小果父亲灭霸

推荐阅读

孙小果兴风作浪,怀念埃德加·斯诺红星曾照耀中国
最近读了《红星照耀中国》,所以这篇算是书评吧。 我想先从孙小果案说起。 1998年,云南黑社会恶霸孙小果,把竹签钉入女孩乳房,用烟头烫少女腹部,强奸多个女性(包括一名16岁少女),最终因强奸罪、强制侮辱罪、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死刑。但是他没有坐过一天牢,还靠着狱中发明专利减刑出狱,开夜店发财。 当媒体再次聚焦孙小果,是在21年后的扫黑除恶运动。最新进展是生父、爷爷奶奶都只是普通职工,且已去世无法进行DNA比对。仅凭其母(普通民警)和继父(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强大运作,就让多个云南省级高官为这个死刑犯担风险、开后...[详细]
2019-05-28
孙小果伏法,诗意江湖原创长诗《恶人伏诛》
今儿一早就被恶人孙小果刷屏了,说来也是一件重大利好的消息,可我却总也高兴不起来。 孙小果 毕竟存在这样以为臭名昭著,恶行罄竹难书的巨恶终究是人间噩梦,确确实实也造成了昆明市众多女性的噩梦。 当看到资讯中少女张苑受害的过程,我竟然想到的是,索性让她死了算了,何必生前收到这样的非人折磨。 孙小果 我随即即兴写下《恶人伏诛》小长诗一首,分为两节,第一节是噩梦,第二节算是希望吧,大家请观看斧正: 《恶人伏诛》 第一节 恶人小果,其姓也孙。 臭名昭著,恶满乾坤。 强奸幼女,害人性命。 藐视法堂,大失人心。 纠结马仔...[详细]
2019-05-25
孙小果生父是谁。这两天,全国人民在帮昆明一个市井恶霸找爸爸。
1 你一定要逼自己优秀。因为只有优秀了。所有的事才会跟着好起来。 不要骗女人。因为能被你骗的女人都是爱你的人。 去年。有人在抖音上每天讲类似这样的鸡汤。成了网红。这位温暖的鸡汤大哥在抖音上靠着抚慰心灵抚慰出了160多万粉丝。 这位大哥还真的是大哥。半个月前。大哥被当地警方拿下了。他是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黑社会老大。 如果你恰巧曾经在抖音上刷到过这位大哥。那就太恭喜你了。你是听到过老大福音的人。 你可能不太清楚德宏在哪里。但是看到这是一个傣族聚居地。目测这个地方应该离西双版纳不远。是的。瑞丽就隶属于...[详细]
2019-05-20
孙小果案:背后有没有“神秘嘉宾”?
云南孙小果亡者归来,这事也太耸人听闻了【亡者归来:南方周末的老读者,惊呆了】。 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是何方神圣所为? 孙小果有什么背景? 有关部门近日告诉我们,孙小果的生父、生母,还有继父,都是什么人,都有什么背景。 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可是,一位法学院老师依然不依不饶,投稿彬彬有法,觉得迷雾还没有拨开,猜测孙小果背后是否还有神秘嘉宾。 【一】 近日,正在孙小果一案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发布重要案件信息: 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详细]
2019-05-30
云南孙小果“死里逃生”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披露的云南孙小果案刺激着公众的神经,一个有着什么背景的人能够死里逃生?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之后孙小果能够逍遥法外,实在是挑战中央反腐败斗争、扫黑除恶的国家意志和决心。 能将无辜的人屈打成招,也能将判死的人死里逃生,只有在古代戏剧中出现在情节,竟然在共和国的国土上发生,是可忍孰不可忍! Mr.门不禁联想到了元代著名的戏剧《窦娥冤》 【滚绣球】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详细]
2019-05-27
孙小果的神秘生父到底是谁?
这些天,关于孙小果的话题一直在网络上刷屏。 首先来看昨天的新闻报道:24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组长韩勇向云南省反馈督导情况,督导组还专门听取了孙小果案件情况汇报,要求云南省委组织精干力量,依法严惩、深挖彻查到位,把该案办成铁案,中央督导组将适时组织回头看。云南省委表示,省市相关部门要密切配合、深入调查,依法彻查。对在该案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无论涉及到谁,坚决一查到底、决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相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回应人民群众关切。孙小果,从一位被判死刑的罪犯,到死刑没有执行...[详细]
2019-05-25
昆明恶霸孙小果、爷爷、生父以及养父谜团
1997年11月7日对两名17岁的少女来说是黑暗的一天,孙小果等人将两名17岁的少女张某和杨某带到一家夜总会的包房,之后轮番对曾被孙小果强奸过的张某进行拳打脚踢,他们用竹筷和牙签刺张某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某的手臂,还逼迫张某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然后用肘猛击张某的头部,以致她牙齿脱落,面对这么恶劣的刑事案件,时任昆明市公安局的领导却非常为难,因为警方不敢放人,也不敢办他。于是主动联系媒体记者前去采访,希望借助舆论力量来推动查办孙小果。 《南方周末》的报道取得了作用,全国关注的孙小果案件再中央领导的批示下,...[详细]
2019-05-19
孙小果案暴露了哪些司法漏洞
2014年刑事执行领域轰轰烈烈的专项治理,并没有影响到孙小果的重出江湖,他是如何逃脱专项检查的,仍待追问。 在舆论的持续追问之下,云南孙小果案官方通报终于来了。 不出意料的是,孙小果案果然案中有案,除所涉系列刑案9名犯罪嫌疑人被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之外,更有包括昆明、云南两级法院和云南监狱管理局的多位司法官员被留置。 孙小果赖以立功的实用新型专利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也果然并非其发明,而是孙的父母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紧密合作的假立功素材。 背景越简单,事情越不简单 通报有不出意料之处,也有出...[详细]
2019-05-29
昆明恶霸孙小果:看我七十二变!
1 孙小果,男,1975年出生(年龄是重点,这个地方圈起来,文章后面要考),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昆明武警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 1994年,还是昆明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带着几个人街头闲逛, 把两个女孩强行拉上车轮奸。 武警学校、在校学生、两个女孩、轮奸。 放到今天,任何一个关键词提炼出来,事件都会引爆全网,孙小果注定在公众的审视下,自食恶果。 而在25年前,孙小果得到的惩处是什么呢? 是三年有期徒刑。 1997年《刑法》第236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详细]
2019-05-25
孙小果是谁?孙小果是什么人?
长乐三年,随着一声啼哭,西宁县的孙大牛在自家破茅草屋里迎来了第四个女儿,这也是他最后一个孩子,因为当产婆终于把她从妻子肚里拽出来时,妻子的叫喊声也停止了。 孙大牛有七个孩子,生病死了一个,淹死了一个,还剩五个,两儿三女。妻子生头胎的时候,比较痛苦,孙大牛能够理解。生老二、老三,慢慢变得顺利,老五更是上了个茅房就跑出来了,孙大牛从粪坑捞出他时,满脸的屎尿。 所以孙大牛想不明白,怎么第七个娃儿反而弄得妻子难产了? 这个女子克死了她妈,孙大牛认定是个霉虫,给她取了个孙梅的名字。 孙大牛重男轻女,弄到吃的总是先满...[详细]
2019-05-31
昆明死刑犯孙小果如何出狱的?
1 西游记告诉我们,有背景的妖怪真的很难打,哪怕你是孙悟空,很多时候也只能气得抓耳挠腮,甚至还得陪着笑脸。 其实,有背景的人也同样难打。 1996年4月到1997年2月,全国开展了第二次严打,轰轰烈烈的打掉了很多犯罪分子,但愣是没打掉昆明的孙小果。 根据孙小果的犯罪经历,他绝对是当年严打的重点对象,但是不知道为何,偏偏把他露了。 1994年,孙小果和同伙轮奸了两姑娘,但是并没有受到什么像样的惩罚就保外就医了;1996到1997,十个月的严打,孙小果又安然无恙的度过了 请问孙小果的靠山们一句,请问你们把孙小...[详细]
2019-05-23
孙小果的后台“保护伞”们,这次还能屹立不倒吗?
昆明恶霸孙小果的生父是谁?孙小果的保护伞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一疑问,堪比世界未解之谜。 如果说只一个普通青年孙小果,就能只手遮天,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更何况罪恶滔天、三番五次被判刑的他,竟能一天牢都不用坐、甚至魔幻到被判死刑后还能绝境重生,转眼就金蝉脱壳继续快活人间。 在这么漫长的时空里,他硬是量谁也不敢说、不敢问、不敢怒,更是量谁也办不了他。 如果不是这次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云南,得以揪出他来,他很可能一生坦途,继续逍遥作恶,直到老死。 但出来混,总要还的。 在人民群众大量舆论之下,孙小果一案,终于在...[详细]
2019-05-29
昆明恶霸孙小果被判了死刑如何逃脱法律惩罚的?
一 一个恶贯满盈、罪大恶极、罄竹难书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本是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判死刑的人,却能起死回恶,由死刑变为死缓,再减刑,再出狱,再回到社会为非作歹,作恶多端。 这是多么让人震惊,多么让人心悸,多么让人感到愤怒!是谁如此大胆,放虎归山继续鱼肉百姓? 据昨日媒体报道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哥想,如果孙小果出狱后,不继续作恶,或许他就可能不再被抓。 按报道说的孙小...[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神秘的生父到底是谁?官方通报为何语焉不详?
今天,云南官方通报被中央督导组督办的孙小果案进展,对公众关注的神秘的孙小果生父,通报称其为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96年因脑溢血瘫痪后病退,2016年去世。 通报对孙的母亲、继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做了详细介绍,至少说明了单位类别,如某中学、某铁路局、某针织厂,为什么对其生父的介绍只是某单位职工?没有单位类别,没有全名。 在法律上,孙小果是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但他判死刑后都能屡屡逃脱法律制裁,究竟谁是保护伞? 1997年《云南法制报》对孙小果行凶的报道 根据官方通报,孙小果的继父曾任昆明市公安局...[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的爸爸能藏多久?
帮孙小果找爸爸已经成为全民游戏,情节跌宕起伏,2019年5月,中央打黑督导组披露孙小果案件,吃瓜群众发现,1998年,他已经因为轮奸判处死刑,居然借尸还魂,靠着发明立功出狱,改头换面。 从1998年,南周的《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到现在无人认领,无数人在感慨,20多年来,也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的父亲到底是谁? 《北京青年报》跳出来加戏,指责这么说要莫是故意耸人听闻,要模式没有认清形势,奉劝广大吃瓜群众认清形势,云南方面心理有术;孤立地看待某个事件,就会难免纠结......如果能从更多的新闻线索中把握时代走向...[详细]
2019-05-27
孙小果罪行令人发指,多名女孩被孙小果摧残强奸
死刑犯孙小果,化身夜场大亨一事闹得沸沸扬扬。5月23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会议。期间,督导组听取了孙小果案件的情况汇报后,下达指令,要求云南省委对该案件进行彻查。24日上午,扫黑办将孙小果涉黑案挂牌督办。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刊登了关于打黑扫恶的相关文章,文中显示,昆明市打掉了一批涉黑犯罪团伙,然令网友哗然的是,21年前被判了死刑的孙小果,其名字竟赫然出现在这次的涉黑名单中。可见他不仅逃脱了死刑,还在昆明夜场上,成了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深挖孙小果的违法案件后,网友不禁用丧尽天良...[详细]
2019-05-26
孙小果妈妈孙鹤予
孙小果在昆明一家定制西装店试装,拍摄时间2018年。 一 日前,澎湃新闻采访多名刑辩专家,发表《孙小果案最大谜团:疑似同案犯未获改判,他何以死里逃生》文章,从司法程序上,推理了孙小果何以死里逃生。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了孙小果案部分情况,还对公众广泛关注的孙小果的家庭进行了介绍。 通报显示,孙小果第一次犯强奸罪时,用假病历逃避收监执行,第二次犯强奸罪时,用立功获取减刑。然而,据媒体此前披露,孙小果在第二次强奸罪时原本已判处死刑,何以又有服刑并减刑的机会?孙小果又是如何做到死...[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爸爸去哪儿了?
孙小果案从被揭露到现在 大家都拭目以待大结局 孙小果的行为卑劣、残忍至极 然而,比这更恶劣的是, 他背后站的那群人。 有件事很诡异 他的母亲,他的继父,他自己 都曾经改过名字。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 曾用名孙学梅 孙小果 曾用名陈果 后来摇身一变李林宸 小果继父李桥忠 曾用名李乔忠 如果这是碰巧 只是在太巧了 还有孙小果的父亲, 通报是陈某 坊间有不同的传闻 有人说是他大官 老百姓把云南陈姓大官猜了个遍 官方似乎在和人们捉迷藏 如果是一般人 犯不着为他隐晦。 如果真是大官, 既然他没有犯案 通报出来正好为他...[详细]
2019-05-31
  • 孙小果生父身份揭晓,岂能又成为秘密?
    引起全国关注的云南孙小果案,今日,孙小果案最新调查进展来了;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案。这个主基调和此前的相关披露高度雷同。但是,通过孙小果家庭关系的披露更让人疑惑,一个普通的家庭,为何能够在云南公检法系统能有翻云覆雨的能量?既然孙母继父干预案件已被处理,那为何孙的死刑没有被执行?孙继父又为何被留党察看开除公职后,由副职转正职。一个民警和一个副科级干部能够搞定省市区那么多干部吗? 值得指出的是,官方调查严谨,迄今为止,各地官方也只通报确凿认定的信息,这无法满足互联网的大量信息需求,因而留下数不清的想象空间。...
  • 孙小果身世曝光,然后呢?
    千呼万唤始出来,孙小果的身世之谜终于揭开。 今天中午,云南官方已经公布:孙小果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对于这个结果,很多瓜友显然不满意。有几个朋友问我,这件事是真的吗?我说,应该是真...
  • 孙小果死刑被“复活”:孙小果后台是孙悟空的父亲
    孙小果当地受访者供图 孙小果案再度进入老百姓视野之后,坊间开始了一场有趣的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游戏(孙小果的后台是谁)。 这下可热闹了,夏天吃西瓜不犯法还凉爽。反正都是猜嘛,猜错了也不用犯法。这个绝对是人生下来人人平等最好的证明。 一开始有人猜是孙小果的父母。据说孙小果刚出生不久父母就离婚了。之后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的母亲与曾任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李乔忠结婚了。公安副局长啊,有这个可能。 不过经高人掐指一算:不对呀,这官职太小了,毕竟孙小果罪恶滔天啊,一个区的副手是不可能只手遮天的能让死犯复活。 况且...
  • 陈培忠,网传孙小果生父浮出水面,是位省部级高官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5月24日向云南反馈督导情况时,特意点到死里逃生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案件,要求办成铁案,并将适时回头看。云南省委书记陈豪亦表态,将彻查,对案件提供保护的公职人员,无论涉及谁,都一查到底、决不姑息。日前,网上盛传 孙小果生父陈培忠 浮出水面,是位云南官场的省部级高官,引发轰动。 孙小果 早在1998年,南方周末刊发一篇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轰动一时,揭露了孙小果的种种恶行。当时的昆明,甚至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
  • 孙小果同案犯苏源
    孙小果案被告人之一苏源,参与了孙小果案中第5起犯罪事实,即被媒体广为报道的孙小果纠集6人,将被害人张某某扣留夜总会,用牙签刺张某某乳房,逼迫张某某牙咬大理石茶几。苏源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从判决书披露的情况,苏源未能获得改判,并执行完了昆明中院此前判决的全部刑期。孙小果死而复活,显然是针对他本人叫停了死刑执行,并进行了再审改判。 【孙小果同案犯未获改判,承办法官退休后自杀】 通报显示,孙小果第一次犯强奸罪时,用假病历逃避收监执行,...
  • 孙小果案:再硬的背景也硬不过依法治国大背景
    一个21年前的死刑犯,却能多次减刑,最终走出监狱,继续为非作歹,直至再次被捕离奇的案情,引发很多人猜测:云南恶霸孙小果有什么背景? 5月28日,云南省有关部门通报,孙小果生父陈某,系昆明市某单位职工,于2016年8月20日去世。孙小果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是普通百姓。 (一) 有人说: 孙小果生父的背景越简单,这事就越不简单。 孙小果在昆明被称为孙衙内。这一名号,暗指他借父亲权势横行霸道,为害一方。 现在,官方公布其父只是一般职工,其继父也不具备那么大的能量。舆论一度深信的看似完整自洽的拼爹线索断...
  • 孙小果、许雷两人之间有没有关系?
    刚刚结束了忙碌的一周,本想让自己紧张、忙碌的心情放松一下,但被周边刷屏的孙小果、许雷两个名字给弄得很受伤! 孙小果,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最终被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在这一轮的督导中再次送入了监狱。许雷,云南千亿国企的掌舵人,因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自首。 孙小果1994年10月就因为一起轮奸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却神奇地在监外执行,1998年,孙小果因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犯有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被当地法院数罪并罚...
  • “孙某某”不是孙小果!新媒体的把关人去哪儿了?
    前几日,众多网络媒体、商业网站把新华社旧闻新推事件乌龙未久,今天又闹笑话了。 4月27日,昆明警方发布消息,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经该院审查后,批准逮捕8人,不批准逮捕1人,案件正在侦办中。 由于该新闻的几个要素:嫌犯姓氏、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和此前的热点事件孙小果案高度雷同,于是不少网络媒体、商业网站编辑在推送该新闻时,自行将孙某某改成了孙小果。 午后,昆明盘龙区检察院对此予以否认,称此前公...
  • 孙小果罪行令人发指,多名女孩被孙小果摧残强奸
    死刑犯孙小果,化身夜场大亨一事闹得沸沸扬扬。5月23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会议。期间,督导组听取了孙小果案件的情况汇报后,下达指令,要求云南省委对该案件进行彻查。24日上午,扫黑办将孙小果涉黑案挂牌督办。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刊登了关于打黑扫恶的相关文章,文中显示,昆明市打掉了一批涉黑犯罪团伙,然令网友哗然的是,21年前被判了死刑的孙小果,其名字竟赫然出现在这次的涉黑名单中。可见他不仅逃脱了死刑,还在昆明夜场上,成了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深挖孙小果的违法案件后,网友不禁用丧尽天良...
  • 孙小果生父已去世多年……
    据来自云南昆明的消息,孙小果生父姓陈,已去世多年,生前为一名普通工人。孙小果原名陈果,后改名孙小果。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两年四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孙小果上诉后,云南省高院维持原判,驳回了其上诉。 目前大家普遍比较关注的问题是: 第一、孙小果是如何从死刑被改判的?改判后的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