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0 14:20:24 热度:

天花板上的手、摔不死的小孩、烧纸钱,记录我小时候的灵异经历

我的家在南方的广州市,我是在那里出生的。

但是父母都不是当地人,我的父母是工作以后才去的广州市,都是去支援国家石油事业的,到了广州市以后,才慢慢在工作中有了接触,然后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生子。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比我大两岁。

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他们居住的地方是单位建成以后买的地,然后修建的职工宿舍,那时候单位为了图方便,或许也是便宜,就买了附近一个叫坟头坡的地方,其实就是一座坟山,历史很久了,不知道埋过多少死人,而且朝代太久,大多都成了无主的荒坟,单位就利用这个不大的荒坟坡,修了几栋房子,安排在这里工作的职工。

所以我们的家,是在山坡上,大院的门也在山坡上,因为修房子时实在是挖不平了吧,就这样建造起来,所以我们回家都要爬上一个高十几二十米的斜坡,才能进大院门,进了大院门以后,里面的地却又平坦了,职工宿舍楼就在这样一个坟头坡上的大院里。

因为这是一块极阴之地,我们大院发生过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我一直在那里住了十一年,十一岁时才搬家。这期间发生的事情有的还记得清晰,有的也模糊了,我就想到哪说到哪吧。也算是对自己童年生活的一个回忆。

 

《卖笋人》

 

妈妈怀我的时候是第二胎,因为第一胎是男孩,这一次爸爸妈妈都特别想要个女孩。

 

那时候大家猜测男胎女胎都是看孕妇的肚子,还有走路的时候先迈哪只脚?据说男左女右,如果先迈左脚就是男胎。当然这个必须是在孕妇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留心看。

 

我妈妈怀我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推测这第二胎还是男,因为肚子怀得紧凑,偷偷观察了走路又是习惯先迈左脚。妈妈听了这些说法就不乐意了,因为她一心想生个姑娘。

 

那时候也不兴什么B超彩超的,而且医院设施也比较简陋,妈妈就憋着一股劲,心想一定要如愿生个女孩。

 

就在妈妈生我那天,大院里来了一个挑着两箩筐嫩笋子的卖笋人,平时大院都有门卫看守,不让这些小商小贩的进来做生意,可那天不知怎么的,这个卖笋人就进来了,而且只唯独进来了这么一个小商贩。

 

妈妈那天正馋,下楼去看到新鲜的笋子嫩悠悠的,一高兴买了好几斤。当时那个卖笋人还和妈妈闲聊了几句,问是不是要生了?妈妈说快了,预产期还有十多天。卖笋人说我看你怀的是个姑娘。

 

妈妈乐了,说,我就想要个姑娘,可他们都说是怀的儿子,只有你说是姑娘,借你吉言,真的生个姑娘我就满意了。卖笋人就笑了笑,啥也没说。

 

妈妈那天吃了很多很多笋子,几乎把买回去的嫩笋都吃完了。到了后半夜,妈妈觉得内急,就起来上厕所,那时厕所还是公用的,一层楼只有一个,妈妈摸索着打着手电去上厕所,解手以后肚子还是疼,且一阵一阵的疼得紧了,妈妈心想这大概是提前要生了吧,赶紧的喊醒熟睡中的爸爸,让爸爸去叫单位的司机开车来快送医院。

 

等爸爸和司机把妈妈送到医院,爸爸还在医院窗口那儿挂号,妈妈就说不行了,要生了。

 

医生看这样就让妈妈提前进了产房,刚躺上产床,医生一转头去洗手消毒的功夫,妈妈就生了。等我爸挂了号跑过来一看,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已经呱呱落地了。这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是春天,万物复苏的时候。

 

后来妈妈回忆那个卖笋人,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样子,甚至是男是女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肯定的说,你怀的是个姑娘。

 

而且妈妈还有一件想不通的事就是,大院门口的门卫是怎么没看到卖笋人进来的?因为不管之前还是之后,大院的门卫都拦着那些小商贩,尤其是大白天,更不可能放进来了。

 

这是妈妈一直觉得疑惑不解的事情。

 

 

《天花板上的手》

 

小时候我们都有听爸爸妈妈讲故事的经历,我们小的时候,还不像现在的孩子有这些电脑手机的游戏给打发时间,我们那时能听爸爸妈妈讲故事就觉得很开心了。

 

然后有一天晚上妈妈说了一个故事,她说某个公共厕所里面,去那儿上厕所的人,都会听到隔壁间一个女的问:“你要红纸还是白纸?”妈妈说,如果你说要红纸,完了,肯定死。到了晚上这个女鬼就会跟着你回家趁你睡觉的时候掐死你,所以千万千万不能说要红纸。

\"\"

我问:“那么我说要白纸呢?”妈妈说要白纸没事,跟着你就看见一只毛乎乎的手,从隔板那儿给你递过来一张白纸,你可以用来擦屁股。

 

我听了认真的点点头,记住了。

 

我们那时候的厕所是公用的,一层楼有一个公厕,里面分成四格,每个蹲位都有一个木隔板隔着,还有可以关上的木门。男厕女厕是分开的,一楼是男厕,二楼是女厕,三楼是男厕,然后四楼又是女厕。后来房子改建以后,才开始家家户户有了单独的卫生间。

 

听了这个故事以后,我就对公厕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每次去上厕所,如果其他蹲位有人还好些,如果恰巧就我一个人,心里总是毛毛的有点害怕,生怕突然从隔板上伸出一只手。

 

然后某天晚上,睡到半夜的我突然醒了,我和哥哥睡的是上下铺,我在上铺,哥哥在下铺,所以我离天花板最近。一睁开眼睛,我就看见天花板上伸出一只手,正吊在我头顶那儿,而且手里拿着两张纸!

 

黑乎乎的大晚上我也没看清两张纸是什么颜色,只觉得一阵恐怖,急速的心跳起来,那种情况下我吓得一下子就拉被窝蒙住头,也不敢喊叫,闭着眼睛不敢把头伸出去。

 

也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醒来以后,还清晰的记得这件事,但是居然对谁都没有说,小孩子家家的一玩起来就把什么恐惧都忘了,甚至到了晚上还照样睡觉。但是,再也没有看到过天花板上的手。

 

 

 

《谁在我身后》

 

清楚的记得有一天晚上,那天我们一家吃晚饭比较晚,因为一家人去看电影,电影散场时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回家时大概九点左右吧。

 

回了家爸爸妈妈才开始做饭,到了一家人上桌吃饭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我比较喜欢这种气氛,就是一家人在夏天的晚上一起吃饭,因为是夏天,门窗都开着,我们一层楼总共住了十户人家,我们的邻居那时候都差不多关门休息了。

 

一家人正坐在四方桌前边说笑边吃饭,我就觉得自己的头发被人从后面给拽了一下,导致我的头都往后仰了一下,差点撞到椅子背,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恼怒,这谁呀?!然后转头去看,准备骂身后那个拽我头发的家伙。

 

可是,身后什么人都没有。我小时候一直梳着一根长长的马尾辫,长度能到屁股下面,所以这拽一下,好像是什么人拉着我的辫梢拽的,但是一回头又什么都没看见,连个人影都没有。

 

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好好的坐在桌子边呢,也不可能来拽我的头发。气愤的我跳下椅子跑出门口看,也没看到一个人影。

 

后来我把这件事归罪于我们楼上一户人家养的猫,我想只有一只猫才可以快速的拉了我的头发,然后无声无息的跑没影了。但是事实是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

 

 

《神秘的叔叔》

 

四岁左右的时候,我跟着爸爸去河南出差,那时候家里两个小孩,爸爸出差以后,妈妈一个人在家带两孩子也比较累,商量商量就决定让我跟着爸爸去出差,顺便看看在河南洛阳的小姨。就这样,我兴高采烈的第一次坐火车啦!

 

那时还都是绿皮车,速度当然远远比不上现在的火车,不过对于小小的我,能生平第一次坐上火车,这是多么兴奋的事啊!

 

也许是太高兴了吧,一路上在火车里也跑来跑去,安分不下来。到了河南一个小镇的站上,火车要停十几分钟,爸爸让我坐在火车上,他下去买点吃的,然而我哪里坐得住?爸爸下去后不久,我就不知怎么的,也一个人跑下火车了。

 

在站台上闹嚷嚷的人潮中,我没有找到爸爸,不知不觉身边的人流越来越少,因为该上车的都上车了,该下车的都出站台了,我一个人还在站台上溜达着玩。

 

这时候火车已经拉响出发的汽笛,我听到这个声音才有点着急起来,因为坐了那么久火车,我已经知道随着这声汽笛以后,火车就要开动了,而我还没有发现爸爸的身影。

 

站台上就剩我孤零零的一个小孩了。

 

万分危急的时候,一个叔叔突然出现在我身边,问我“小姑娘,你爸爸呢?”我突然看到这个叔叔,才从懵懂状态醒过来,哭着说我找不到爸爸了。

 

这时已经上火车的爸爸也在找我,听到哭声,连忙从车窗探出头来喊:“幺妹儿,快点上车!”“爸爸,爸爸!”这时身边的叔叔抱起我,走过去,一把把我递给车窗里的爸爸,与此同时火车也开动了。

 

我当然没少了爸爸一顿训斥,等我趴在车窗口回头看时,那个叔叔已经不在了,站台上空无一人。

 

不过我印象中他并不是铁路上的人,因为他没有穿铁路职工那种制服,他只是穿着寻常的衣服。可是,下车的乘客已经出站了,该上车的乘客也已经上车了,这个叔叔到底是谁呢?

 

 

《看电影的老太太》

 

小时候,在我们大院里有露天电影可以看。

 

因为父母的单位比较富裕吧,能请得起电影院的放映员来我们大院放电影,每到这个时候,大院里家家户户的大人小孩都会提前拿着小板凳去院坝里占位置,通常是天没黑晚饭前就开始去占座了,能占领越靠前的位置当然越好。

 

除了大院里的家家户户,还有附近的街道居民有时也会混进来看电影,在那个文化生活枯燥的年代,能美美的看一场电影,是大家的乐趣。

 

一般到了这个时候,大院的门卫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让那些街道上的小孩大人们也混进来一些,不过混进来的也只能站在远远的地方看,好位置当然早就被大院的原住民占领完了。

 

说起那些街道上的小孩,虽然他们和我们居住得不远,但是我们住的是整齐的楼房,他们的家却是路边巷子里的平房,甚至是土房,木头房,一到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屋里下下雨那种,而且他们似乎永远是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样子。

 

那些大人稍微整洁一些,但看起来还是黑瘦黑瘦的,脸色也不好,他们的老人也是苍白阴沉的脸色,屋子里永远灰蒙蒙的,而且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霉味儿。

 

在上小学以前,我一直认为那些住在大院周围,棚户里的人们,都是叫花子。直到上小学以后,我的同学很多也是棚户区的小孩,我才慢慢的改变这种看法。

 

有一天晚上大院照例又放电影,我下去到院坝里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了。

 

因为人很多,我慢慢的往前挤,想寻个好点的位置,能看到电影画面,因为才四五岁的我实在太小了,挤在人堆里根本只能看到前面大人的腿而已。

 

为什么没有家里大人带?也许那天我爸妈不想看电影吧,哥哥也和他的小伙伴们自己占了位置看去了,那个年代还真没什么拐卖儿童的,因为人还很纯朴,小孩也不值钱。

 

就在我挤在那里啥也看不到的时候,一个老太太,她是坐着的,就把我拉了过去,说:“妹崽,奶奶抱着你看”当时的我啥也没多想,直接就让老太太抱到腿上了。

 

有个人抱着坐着,舒舒服服的看电影,何乐不为呢。而且因为看电影的吸引,把我的原本对所有老太太的恐惧感,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但是有个细节我却一直到现在都记得,就是坐在老太太腿上的时候,她的两只手搂着我腰那里,我的手也放在她的手上,感觉她的手是冰凉冰凉的。

 

而且我用手指头捏着她的手指玩的时候,觉得她的手指就是一层皮,里面是空气,一捏就瘪下去了,得等一会儿又慢慢那层皮鼓起来,然后我又捏一下。当时也不觉得害怕,一边玩一边看电影。

 

后来想起这个陌生的老太太,还是觉得奇怪,因为大院里统共就那么几个老太太,我都认识,这个我却不认识,而且只见过这一次,以后再也没遇见。

 

如果是棚户区来的老太太,那么她又怎么可能占到座位的呢?何况棚户区那些老人,从来都不来凑这个热闹,来的都是年轻人和小孩,偶尔也有几个中年人,但都很少很少。

 

所以我一直搞不清,是哪里来的老太太?

 

 

《妈妈的病》

 

在我两岁左右,妈妈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不停的流鼻血,而且止都止不住。

 

一个好好的人,被这个怪病折磨得苍白憔悴,爸爸着急坏了,带着妈妈去看病,可医生也检查不出来是什么毛病,只是不停的吃药,西药中药吃了好多,仍然是不见好。

 

这么病了好几个月,爸爸身边有些同事就说,人看着可能不行了。医生也跟我爸说,如果再这么下去可能有性命之忧。

 

妈妈也着急,病在自己身上,她怎能不知道轻重呢?

 

有天夜里,妈妈看着熟睡的我和哥哥,想着自己万一不在了,两个孩子没妈,多可怜。想着想着,妈妈就掉泪了,怪自己身体不争气,得了这么个怪病。

 

妈妈哭累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朦朦胧胧的看到隔壁家赵大姐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大盘子,来到妈妈床前,跟妈妈说:“你把盘子里的东西吃下去,病就好了。”

 

妈妈也没多想就坐起来看,只见那盘子里,原来盘着一条浑身乌黑的大蛇,呈一个圆形一圈一圈的盘着,中间是蛇头,一动不动的。

 

妈妈平素最害怕蛇,猛的一看,吓坏了,摇着头说什么也不敢吃。那赵大姐就拿起蛇头,跟妈妈说:“别怕,你想想如果你死了,两个孩子以后怎么办?快吃,吃了,病就马上好。”

 

妈妈想了想,心一横,接过赵大姐递过来的蛇脑袋,闭着眼就往嘴里塞,然后一直往嘴里吞啊吞啊,整个蛇从脑袋到尾巴,就这么被妈妈吞进肚里了。

 

刚刚吃完,那赵大姐就一拍手说:“你的病好了!”

 

跟着妈妈就猛然醒转过来,胸口觉得堵堵的,好像吞下去的蛇还梗在那儿,越想越害怕就哇的哭了出来。

 

爸爸问妈妈怎么了?妈妈就把梦里的事给爸爸说了一遍,爸爸安慰说,因为生病才做这个梦呢,只是一个梦,别怕。

 

说来也奇怪,自那以后,妈妈再也没有流鼻血。这个怪病突然间就好了。

 

 

《摔不死的小孩》

 

大院里修水塔和蓄水池那会,挖地基的时候照例又挖出来不少腐朽的棺材板,还有死人骨头。当时我还小,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还跟着一群孩子去看热闹呢。

 

这其间记得挖出来一副比较完整的棺材,打开来是一具穿着清朝官服的干尸,棺材里有没有什么宝贝陪葬我倒是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些挖地基的工人,把那具干尸和棺材板直接就弄起来了,死人骨头就那么放在地面上。他们照样干他们的活。

 

大院这帮熊孩子,一个个的也不害怕,还有几个胆大的,就拿着死人头骨当球踢,在那玩的不亦乐乎的。直玩到天擦黑,各家的家长在家门口扯着嗓子叫自家孩子回家吃饭,这才一个个的散了。

 

有个叫涛涛的小孩,比我哥哥还大一两岁的样子,他父母是北京人。

 

因为爸妈这个单位是石油系统的,单位职工也来自祖国四面八方,北京的,山东的,广西,贵州,云南,哪哪都有。涛涛的爸爸据说还是旗人,有那么点满清皇族血统。

 

那天涛涛玩累了回家,吃完饭倒头就睡了,他爸***也没当回事。到了大半夜,醒来一看,涛涛不见了,他爸***起先还以为孩子去厕所,过了许久不见回来,两人才着急了起来去找。涛涛还有一个姐姐,白白瘦瘦的一个姑娘,也跟着着急忙慌到处去找。

 

结果他们在楼下发现了昏迷的涛涛,正躺倒在地上,弄起来一看,浑身脏的,身上脸上还有擦伤,赶紧送医院了。

 

后来涛涛醒过来,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半夜里听见屋外有人叫他,他开门出去看,那个声音叫他下来踢球,他当时迷迷瞪瞪的,也记不得下楼要走楼梯,直接就从护栏那翻出去了,然后他就啥也不知道,醒来就在医院里边。

 

后来我知道这事以后,吃惊得不得了,为什么呢?因为涛涛他们家住五楼,是他们那栋宿舍最高一层,从五楼摔下来,下面还是水泥地,怎么会只是擦伤了呢?住了个把星期医院检查啥事没有,就好好的回来了。

 

后来听人说,这是清朝那个干尸鬼,因为涛涛拿他头当球踢,教训他一下呢。然而又因为涛涛家本是皇城根儿的人,念着这点旧,没有要他的命。

 

但我还有一点想不通的是,当时踢头骨的还有好几个小孩,为什么就单单是涛涛被摔了?

 

 

 

《无声的奶奶》

 

十一岁时我们家搬家了,因为爸爸所在的科研所,单独修了一栋房子在大院后面,和大院隔着一道围墙,其实,还是在坟头坡的范围以内。

 

新修的宿舍楼分了四个单元,七层楼,我们家住在四单元的七楼,每层楼有四户人家。那时我们是大院里第一批住上新房的人,搬家以后大院的小伙伴还很羡慕我们,说我们住上分单元的新房子了。

 

在我们新楼和大院附近,就是东门小学,东门小学其实也在坟头坡的范围以内,也和我们新楼只隔着一道围墙。

 

我上初中以后,学校比较远,可以从大马路这边坐公共汽车去学校,也可以穿过一条巷子,抄近路走着去学校,其实也要走半小时多。

 

那条巷子就在新楼旁边,东门小学的大门也在巷子里。

 

进入巷子要爬一段楼梯,然后才到巷子口,巷子的前半段,两边都是一人多高的围墙,是没有住户的,穿过这前半段,才有药材公司的大门,以及药材公司的宿舍楼。

 

南方的广州市空气潮湿,经常下雨,有时早晨还会起雾,我每天上学起得都比较早,大概六点左右就要起床,七点不到就得从家里出发,赶着去学校参加早读。

 

有一天早上,我背着书包脚步匆匆的从家里出发,心想抄近路走着去学校,就蹬蹬上了楼梯进了巷子口。

 

早上天还没有完全亮透,有点雾蒙蒙的,我在巷子里走着走着,身边就出现一个老奶奶,穿着青布衣服,有点佝偻着背,她走到我身边来了,我也回头看见了她。

 

然后老奶奶就开始张嘴跟我说话,可是……我只看见她的嘴皮子在动,却一个字都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我干脆停下来,问她:“奶奶,您说什么?”可是她还是不停的张嘴,一点声音也没有。

 

因为怕迟到,我也来不及和老奶奶多啰嗦了,既然听不见,我就转头又往前赶路。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可是巷子里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我就奇怪了,巷子两边都是围墙,老奶奶难道遁地了?翻墙更不可能。如果老奶奶回头走,那我也应该能看到她的背影啊!

 

当时百思不得其解的寻思了一会,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回过神想起快要迟到了,就赶紧的往前跑去。

 

然后这事就被我置之脑后了,接着也没有发生什么。但我偶尔想起来,仍然觉得自己遇到的老奶奶,肯定是那个。不过,真的不觉得害怕。

 

 

《爸爸小时候》

 

爸爸是个无神论者,他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有科学的解释,即使现在解释不了,那也是因为科学还不够发达。

 

但是爸爸小时候,曾经亲眼见过诡异的景象。

 

爸爸小时候和他的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他记忆里第一个印象是坐在他的外婆腿上,听着外面有嗖嗖打枪的声音,那时候那边乡下在剿匪。

 

大约在爸爸五六岁的时候,有天晚上他一个人睡在床上,睡着睡着忽然醒了,那天晚上有月光,所以屋里光线挺好的,爸爸就看见床对面的墙上出现一个老太太的身影,那个老太太脑后梳着发髻,身上穿着立领斜襟的那种老式衣服,手腕上还戴着一个银手镯,明亮的月光下,爸爸连手镯上的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爸爸就跟他的外婆说了这件事,外婆听了就说这是外婆的母亲,爸爸的外祖祖,已经去世多年了。

 

爸爸跟我们说起这事的时候,他就说其实这是有科学解释的,就像放电影,大自然里有些物质也有电影胶片的作用,遇到特别的时候,就把过去的场景放映出来了。比如故宫出现的那些个鬼影,也是这个道理。爸爸说世界上根本没有鬼。

 

但是爸爸始终没说他当时害怕不害怕。

 

 

《烧纸钱》

 

说一个七月半的事。

 

初中的时候我家已搬到新家这边,从大院到新家要穿过一条小巷子。我放假就爱去大院玩儿,那天晚上是从五妹家玩了出来,五妹的三哥看天太晚了,就送我回去。

 

三哥比我大三四岁,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半大小子。我们走到小巷子中间的时候,巷子里除了我两,一个人都没有。

 

巷子两边一堆堆的全是烧过的或者还没有烧尽的纸钱,当时我们正好走到药材公司宿舍楼下,住户们图方便就在楼下烧纸钱,烧完就各自回家了。

 

烟味儿很大,还有地上立着的红蜡烛。巷子里路灯就一两盏,而且昏昏暗暗的,所以当时人走在里面就有点烟雾缭绕的感觉。

 

三哥大概想吓我,就跟我说:“今天是七月半哟,听说今晚鬼会出来,说不定,现在那些家伙正在路边呢。”说完坏坏的看着我笑。

 

我听了他的话看看路边的景象,才想到今天真是七月半。就说:“有什么可怕的?你怕吗?”

 

三哥当时大概为了显示他胆子大,马上就说他才不怕呢,这些只是风俗而已,他才不相信有鬼,等等。

 

末了,三哥为了进一步显示他的胆量,就用脚去踢那些还冒着烟的纸钱堆,一边笑着跟我说:“你看,假如现在这里有鬼,我这几脚下去,是不是踢到鬼屁股了?他敢怎么样?我才不信这些,哈哈哈……”

 

这时从我们身后突然刮起一阵风,把三哥脚下的纸钱刮得飞了起来,那风来得突然,而且很奇怪的是把那些纸钱卷起来以后,风裹着纸钱就在地上打转转,像小龙卷风那样。

 

而且,大夏天的晚上我突然觉得特别冷,可能三哥也觉得有点不妙,看我的时候眼神都不对劲了:“这……这是啥回事?”

 

跟着我就觉得风越刮越猛,把我的头发裙子都吹飞了起来,而且纸钱灰乱飞,我不得不眯起眼睛怕迷了眼,接着地上又出现了几个打转转的小旋风,速度非常快,刷刷的裹着纸钱灰飞快的转。

 

起先风是从身后刮来的,此刻已经分不清是东南西北风了,总之耳边也是呼呼的风声呜呜的响。

 

三哥和我都面如土色,只听他猛叫一声:“快跑!”就撒开脚丫没命的向前奔去。

 

我去,这家伙逃命的时候居然撇下我一个人跑了?

 

我也来不及多想,心口咚咚咚乱跳,跟着三哥消失的身影也跑了。

 

出了巷子口,我两惊魂未定的站住,三哥跟我说,今天的事千万别说出去。然后他双手合十,对着四周围磕头鞠躬的在那里道歉“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我不懂事……”

 

三哥是从大路那边绕着回家的,不敢再走那条巷子。

 

反而我后来觉得不怕,看三哥在那里磕头鞠躬的时候,好想笑。

 

 

《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莫名其妙的感觉恐惧,白天的时候还正常,上学啊玩啊吃饭啊,啥也没落下。就是天一黑,在家就开始发怵。

 

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附近,那个东西有时在左右,有时在身后,虽然我看不到,但是那种“有东西”的感觉,还是随时让我心惊肉跳。

 

有时候哥哥看我神兮兮的样子,故意吓我:“幺妹儿,你背后!”我就“哇”的大叫一声,扑向哥哥,然后吓哭了。

 

这样吓了几次,哥哥看我是真的害怕,也就不吓我了。

 

其实我们经常开这种玩笑,但我以前都没怕过,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了?而且我那时一到晚上就得跟着哥哥,他到哪我到哪,只有在哥哥身边,我的恐惧感稍微轻一些,觉得那个东西不敢靠近我。连跟在爸爸妈妈身边我的恐惧感都不能减轻。

 

到了我连睡觉都不敢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不敢一个人上上铺去睡,死活也要赖在下铺和哥哥在一起。爸爸妈妈看我们两兄妹挤在一个下铺,实在拥挤,无奈就把里屋让出来,让我和哥哥睡到里屋大床去,爸爸妈妈在客厅睡上下铺。

 

因此我那段时间,绝对是哥哥的小尾巴,尤其是晚上,寸步不离。只有哥哥在身边,我才感觉“那个东西”靠近不了我。

 

我也记不清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慢慢就没有那种感觉了,生活才恢复正常。


灵异经历烧纸钱小时候天花板上的手摔不死的小孩

相关文章

裂口女,花子,招灵游戏,一个人的捉迷藏,鹿岛零子....
最近气温有些高,讲几个日本的灵异类都市传说给大家降降温吧。 没有图片,可放心阅读。 1.裂口女 裂口女是日本都市传说中的一种现代鬼怪,通常是一名披头散发、用口罩蒙着爆裂嘴巴的女人形象。 1979年春天,裂口女传闻像传染病似的横扫日本校园,引起了社会恐慌,好多学生被吓得不敢去上学,闹得最严重的学校还一度被迫全面停课。 不过这裂口女来势汹汹,去得也快,火过一阵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关于裂口女出现的原因,坊间有很多传言,认同最广的说法是:裂口女本来是个大美女,但是她并不满足自己的相貌,认为自己还可以变得更美...[详细]
2021-08-04
横死朋友,把未尽的福禄转给了我...
这是我一朋友的故事。 他爷爷家原本住北京日坛附近,因为某种原因,暂且搬去他大伯家住,大伯家住在大红门南边一点。 具体地址我不清楚,反正在现在四环南。 大伯家有两个姐姐,一个比他大12岁,一个比他大8岁。 所以虽然大伯一家都对他不错,但是和姐姐们玩不到一块去。 这么说他常去大伯家?没错。 他家的规矩,一到周末呀,放假呀,小孩就都去找爷爷奶奶。 他父亲这一辈兄弟都很和睦,所以,爷爷暂住大伯家,他放假也就暂住大伯家了。 一般小孩到个新环境要有个适应过程,这货这过程明显短。 因为他家条件(他家包括他整个家族,爷爷...[详细]
2021-08-03
转生、送神、时间错乱...
330小编我又来了,正式投稿前的吐槽:因为我会偶尔翻翻330小编以前发的投稿看里面新增的评论,所以就看到了一些令我不舒服的评论。 你可以踩一(我)捧一(别人)但你说我疑神疑鬼有毛病我就想@#%$?¥!从小就能见到飘的人还不如你一个瞎猜的?he~tui!我很记仇的!(手动狗头保命) 下面正文开始。1.小水沟 今年我们村很奇怪。往年我们村都是入冬到过年前死人,过完年就不会再有人过世了(除了车祸、重病还有夏天下河洗澡溺死的小孩。这都几乎没有)无一例外!今年过完年之后都出了正月了吧,突然有个人过世了。从他/她死了...[详细]
2021-07-31
吃死孩子的老太太,最后被28根长钉封在了桃木棺材里...
以前听外婆说过,她老家有一个故事,文化素质不高的外婆说起来这个故事绘声绘色,不禁让神经大条的我现在都怀疑故事的真实性。 以前村子里有一个老太太,活了90多岁,没病没灾,一口牙掉光了,又长出了新牙,头发掉光了,又长出了黑色绒毛,与之不配的仍是满脸皱纹。 天天很安静,也不怎么理人,吃得也不多。 直到有一天,一大家子都出去下地干活,老太太的孙侄女回来拿东西,发现老太太坐在门槛上啃死小孩头,啃的是津津有味。 当时孙侄女就吓得尿裤子。 一溜烟就跑到地里告诉家里的人,家里的人一合计,当家的决定先不声张。 一天把老太太...[详细]
2021-07-24
平行空间真的存在吗?网友误入“平行空间”,看到面无表情的父母和家人,细
2002左右(时间是推测的,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好像上二年级),大年三十,我们一家人在三婶家里吃团圆饭。 我小的时候住在那种老式的单元楼里,一共四层,我家和爷爷一起住在一楼,我三叔家在四楼。 我挺不喜欢那个地方的,采光很不好,印象中卧室常年又冷又暗的。 下午六七点左右,我在楼下玩,我妈从家里出来把门锁好,说玩一会我叫你上来,咱们八点吃晚饭,我说好,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天已经黑透了也没人叫我上去吃饭,好在楼下还有路灯,我也玩累了就准备自己上楼去吃饭,这时候过来一个男孩,我记不清他具体的样子,年龄不大,应该上五六年...[详细]
2021-07-22
从老君洞到藏区的驱鬼之路...
本人是来自重庆的一个无名之辈,最近在身边发生了许多超出自己认知范围之内的事,让我改变了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为解答心中疑惑,无奈寻求广大网友集思广益。 以下为真实记录贴。 首先谈谈我的经历吧,我于2007年进入部队,2008年入选成为一名特种兵。 于2014年转业到地方,成为一名普通的国企员工。 在我认知的世界中,只有工作,家庭,生活。 我从不信怪力乱神。 但是这两周让我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疑惑。 事情发生在一周前,因为我工作的原因在单位附近租住了一套三居室。 家里有我跟我老婆两人。 上周有一天晚上我老婆对我说...[详细]
2021-07-20
疯母劫、灵树、柜子上的爷爷、婴灵...
讲这个故事时,楼楼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大家一定会说主人公是个畜生不如的家伙,但他是楼楼为数不多的发小儿(从小一起长大的),楼楼也不知该如何评价他。姑且就只讲故事吧,对于他的为人,大家去评价。 因为本故事百分百真实,所以主人公就用化名强子。 强子他爸是我爸学校的体育老师,不过比我爸大了将近20岁,强子有个姐姐,他爸属于老来得子,所以异常地惯着他。小时候他的玩具是最多的,衣服是最好的。 还记得那时《灌篮高手》热播,里面的樱木花道穿着那双新篮球鞋(类似板鞋,不知道80后的朋友有印象没),那时市面上根本看不到,...[详细]
2021-07-16
天涯十大诡异贴: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世界...
今天的帖子其实无关鬼神,但在早些年,本帖却与左央事件、南大碎尸案、曼德拉效应、镜像倒置房间等帖子一起入选了天涯论坛十大诡异帖子之一,不过因为原帖很早就删除了,所以应该很多吧友没看过,最近偶然从别的网站看到了搬运版,就发出来给大家看看。 相关事件传送门: 家具镜像移动,灵异事件还是精神分裂? 南大碎尸案 左央事件 下面正文开始: 我认识的这个患者是我的老乡加同学加好朋友,跟她相处从大学贯穿到研究生,也基本上是目睹了她整个患病历程,而且在她较为清醒的时候也有过多次正常的交流,从感情角度上,我不愿意称呼她为精神...[详细]
2021-07-14
桌仙、勾魂、蛊,网友讲述发生在身边亲友身上的灵异事件...
1 说是桌仙可不是桌子变的仙,而是恭请神仙坐在桌子上。 09年春季的一天,那天是周末,同事家要盖新房子,他在城市附近的一个村庄,我也没事就跟着玩去了,头次到人家家也不能那么没出息不是,顺便帮了些忙。 吃中午饭的时候他爸说罐子找不到了,他爸所说的罐子是像小酒坛,里面装有五谷杂粮在院子里埋着,盖新房子时必须挖出来重新放一遍。深度也就两米多深。我还头次听说。 他爸拿着钢筋棍在院子里捅了好多地方都不是,他爸挺着急的。***说不行了把某某叫来看看,这个某某是村附近观里的一个道家人。他爸也只好同意了,吃完饭他爸请去了,...[详细]
2021-07-12
阿香的故事没有鬼,但有时候人心比鬼更可怕
我家是在农村的,所以老一辈的人都比较迷信,今天就先讲一下我姥姥家发生的事吧。 那是很久前听我妈说起来的,我姥姥家有供奉的家仙,我也确实是见过的,因为一直到我姥爷姥姥双亲去世,那个牌位都立在很高的衣橱上,就是在碗里插着一个黄色烧香用的火纸的东西,上面写了XXX之位,前面还摆了一些吃的,每逢过节都要供奉吃的,我姥爷年轻的时候是不信这些的,有时候会跟我姥姥吵架,有一次吵架我姥爷就生气的把这个家仙的牌位扔出去了,我姥姥也拗不过,然后我二舅家的儿子,就我哥突然就大病不起,神志不清,看了很多医生,挂吊瓶吃药也不管用,...[详细]
2021-06-30
聊斋志异之庚娘
开门见山,咱们今天聊一部老剧86版《庚娘》。 故事来自于《聊斋志异》,不知道您看过没有,反正我小时候刚看完片头就吓尿了。 按说本片是由文学名著改编而来,不至于禁播绝版吧?哎,其实,禁播绝版不是政策问题,而是有人作妖您看下图就知道了。 这卖的是啥玩意?全球限量款签名版录像带??根本不是。 就是拿DVD翻录的视频文件,9集打包4000(降价了,之前10000软妹币),单集1000块不讲价。 看到这个价格我真特喵的想口吐芬芳,但想到还要跟大家分享接下来的剧情,我忍了。 写文章的时候正是深夜,不瞒你们说,指尖陀螺...[详细]
2021-06-27
赣南大山里的诡异传说:木客、山都、赣巨人
这个事是我爷爷跟我说的,他说是他亲自经历的。 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据说加入过什么帮派,虽然是小喽罗,也算是混社会的人吧,所以胆挺大,脾气也挺暴。 我们那有个墟镇,离我们矿走公路有40多里地,但走小路只有20里左右,近了一半还多。那时候,记忆中是没有长途车开往那个墟镇的,要去只能坐矿里拉货的便车。那时候便车司机是很牛逼的,跟他不熟或不给他好处,他就不拉你。我爷爷就是个脾气暴,不爱求人的人。同时,他脚力特好,因此,他去赴墟(就是赶集)都是走小路。故事就发生在这条小路的某个地方。 那近20里的小路,主要是横排路,...[详细]
2021-06-23
筷子不能插在饭上...
讲几个我亲身经历过的事。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已经忘了那时候多大)家里的房子刚建好不久,没有多少个房间可以用,我就是和奶奶一起睡的。 有一天晚上不记得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睡觉,我没睡着就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在房里看来看去(没有开灯)。 突然我就看到窗上有一个泛着绿光的类似于人脸一样的东西(那时候窗上还没有窗帘),是偏深一点的绿,而且那个脸有眼睛有嘴,在夜里有点模糊,也比较大,不像人的脸那样小。 那时候我也不懂什么,就盯着它看了一下,感觉它也在看我。 后来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挺恐怖的就不敢看了,就躲到被子里...[详细]
2021-05-26
克夫命:什么样的女人克夫?
@狮子座的龙宝宝 舅妈有个远房亲戚有个女儿,现在四十多岁了,已经死了三任丈夫了,据说在二十岁那年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对方的老太太很传统,提出要合婚,要走了她的生辰八字,本来以为这个合婚只是走个过场的,哪知对方老太太没过几天气呼呼地来想退婚,说自己找了一个很灵的算命先生给合婚的,哪知却算出女方八字厉害,是个克夫命,她说自己哪敢让这种女人当儿媳妇? 女方当然不接受这个结果,表示自己也要找人去合婚,不能只听男方的一面之辞。 可还没等他们去找人呢,男方那个老太太走出他们的家门见到熟人就口无遮拦宣传那姑娘八字厉害是个...[详细]
2021-05-05
身边莫名其妙失踪消失的人
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身边有人莫名其妙失踪?这是一篇来自天涯很经典的帖子大家可以看看讨论讨论。 @熊猫控控 有个朋友遇到过。 她一个同事某天说去拜访客户,第二天没来上班。 过了两天一直没有音讯,手机关机,公司就派人去她家找她。 邻居有人说曾看到她家人连夜搬家。 就这样,失踪已经两年多啦,一直是她们同事间讨论的八卦 @万能的小正太 以前我同学神秘兮兮的告诉过我一件事,说他表哥出去了,我至今不明白出去了是什么意思,但他表哥常常和我们踢球的,自从出去了以后,就再也没看他来踢过。 后来去这同学家玩,发现包括他父母、亲...[详细]
2021-05-03
亲身经历恐怖经历:勾魂、地缚灵、辫子姑娘、二重身、黑白路神...
我爸爸去世的前一天还和我打电话,第二天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很冷,然后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看手机时间,看到有一个人,坐在我床边,我还说了一句,谁啊!大半夜不睡觉!然后紧紧被子又睡了。 到四点半时候,我又被冻醒了,然后还是有个人坐在我床边,我当时想,可能是室友愚弄我,然后又睡了。 八点,大家都醒了,我就大声问谁大半夜不睡觉,坐在我床边吓唬我!然后室友都说我神经病,大半夜不睡觉,谁会吓唬你!然后,都出去了,我当时很纳闷。 九点左右,我手机响了,我爷爷打电话,说我爸爸凌晨三点由于房屋倒塌被活活压死了,嘴里...[详细]
2021-04-11
深夜撞鬼经历:深夜撞见女鬼对自己笑....
关注了这么久,我也来投一个给编你吧。话要从奶奶小时候说起,奶奶的爸爸以前就会看风水之类的,一代传一代,也有规矩,就是传男不传女,所以奶奶没有这个机会,老舅爷(奶奶的哥哥)本身是个非常叛逆的人,坏毛病特别多,因为这个毛病把他爸气死了,后面不知道为什么他把祖上留下来的那些风水书给看懂了,还去实践过,确实是应验了,然后就开始帮人看坟,那个时候农村都是土葬,寻个风水宝地,把坟修起来,就算好了,通过这个本事他赚了不少,但他的毛病一直没改变,脾气开始变得更古怪,偷看已婚妇女洗澡,在外面包小三被别人发现了从村头追到村尾...[详细]
2021-03-21
郑州灵异事件:租农村安置房晚上我看到天花板上站着个人...
这是我前几天才发生的事情,今天有空就把它写下来了,编,匿名,谢谢。 那天我做了一个梦,醒来是早上4点半左右,我看了眼手机,然后越想越不对劲,梦里是我家供奉的菩萨跟我说了两件事:第一件是说我身后跟了个不干净的东西,第二件是说如果我对象去SH这个城市上班的话以后对我们感情不利(我对象刚换工作不久)。 交代一下我们家供奉的菩萨。我爷爷和我奶奶各自供奉,我爷爷那里有4个,说是菩萨其实更像是道教的感觉,对了,我们家是长江中下游的一个城市,我们统称菩萨,我家的这些有真身,雕刻的人的脸面,留着长长的胡须,穿着衣服,不过...[详细]
2021-03-17
血手印、鞅魂、狐仙,网友讲述身边的灵异事件
@大白 讲个真事,发生在我五岁的时候。 姥姥有个亲戚来姥姥家小住,老太太满头白发,很爱干净,永远带着个黑发卡一丝不苟,她在我姥姥家住的时候,突发疾病去世了,就死在姥姥家的炕头上,我姥姥赶紧让我舅舅去给她儿子送信,刚出门就碰上一个邻居,邻居大妈说,诶你们家亲戚走了啊?刚看到一个车接她,怎么蓬头乱发的就走了?有急事啊?我舅舅一听就吓傻了,说您可别瞎说了,老太太刚去世了在我家。 大妈赶紧闭嘴不言了老太太死的时候坐在炕头锤下头的时候发卡掉了,确实蓬头乱发的,后来这个大妈逢人就讲这事,大概半年,她突然查出癌症去世了...[详细]
2021-03-16
荒山野岭灵异事件:在荒山野岭守夜,不远处是个坟堆...
首先说最近的,就年前发生的事情,由于我辞职了,就在家玩了几天,然后每天晚上都是看电影看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吧,那几天每天都被鬼压床,但是我习惯了,也就条件反射的先动脚(我也没想到我居然都被压出经验了),然后挣扎一会儿就好了,顺便很凶的骂阿飘一会儿,其实如果有别人看到的话估计我有病吧,对着空气破口大骂。 但是有一天我居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只是没听清楚他说的啥,我当时因为睡觉被压很火大,根本没在乎说的啥玩意儿,也没反应过来居然有说话声,还被我听到了。然后就是第二天晚上睡觉又被压了,这次被压...[详细]
2021-03-11
农村灵异故事:拜神活动“上刀山下火海”,一个小伙子不信邪,当场就跪着起
以下是我的妈妈给我讲述的故事: 外公家住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段,四面都是群山,村里有几十户人家,房子都是依山而建,稀疏的分布在山坡上,村后有一条县道,这条县道将村子和后面的群山分隔开来,穿过这条县道往后,就没有人家了。 村子后面的山上生长着茂密的森林,里面有很多没有立碑的孤坟,有的只有一个土丘,有的时间稍长的甚至连土丘都没了。由于以前那个年代经济落后,交通不发达,加上村里的医疗条件的限制,很多小孩生病夭折后,就埋在后山上的森林中,久而久之,山中的土丘就越来越多,里面阴森森的,村里只有胆子大的年轻人才敢偶尔进...[详细]
2021-03-01
撞客是什么意思?真实“撞客”经历,人失联了,车停在荒郊的三个坟堆旁边
我之前有次和我对象出去住酒店,我是那种没去过的地方都想住一下试试看的,然后我就挑了个我们没住过的地方还有点偏,那个酒店也开了好几年了,但就是有点偏没什么人。 我们过去了之后前台给了我们一个走廊尽头的屋子,进门我就觉得有点压抑,那个屋子里停水了,然后就换了一间,换的那间是个挨着电梯的屋子,进了屋还是有不舒服的感觉,而且那间房子的地板特别脏,但是提过太多要求我也没好意思再说,而且我也没遇到过什么灵异事件,也没想太多,我们就住下了。 一开始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都挺正常的。后来我跟我对象就睡下了,到了夜里可能有...[详细]
2021-02-23
夜里我无意中看到老槐树上有数不清的人影在来回晃动...
晚了,不知道北京330小编还在不在,说一个自己小时候听大人提到过的事情吧。 我十四岁之前是在乡下度过的,村子地理位置很奇怪,紧靠着一条国道,东西走向。又挨着一条省道,南北走向,小时候村子南边又修了一条高速公路,国道就跟那条高速公路算是重合了(其实就是从高速下面穿过去)把我们村子整个围在中间。 那条国道和省道有一个丁字型交叉口,我在那边住了14年,那个路口出过五场车祸,撞死了3个人(其中一个是我同学,还有一场车祸甚至是我亲眼看到的)丁字路口旁边是一所小学,学校门口有一棵大槐树,印象当中特别高,也特别粗,正对...[详细]
2021-02-21
借寿的真实事件:过年被亲爷爷“借寿”
@匿名 俗话说,天下没有狠心的父母。 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一直觉得我妈比较狠心,我考试不好时追着我打的啪啪直响。 扯远了,这些心狠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下面说的心狠,不是一般的狠--这个父亲居然向自己的孩子借寿!这个故事是我的一个同学讲给我听的,那时我读初中,因为成绩不好,我就去我爸爸学校读书了,我爸爸天天看着我学习。 我爸爸那个学校比较特殊,是孤儿学校。 里面除了几个我这种家属外,都是孤儿,我这个同学就叫他C吧。 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他,他喜欢拍老师马屁。 关系说不上太坏也不是太好。 那年冬天快放寒假了,...[详细]
2021-02-20
离奇事件:无头鬼、死而复生、煮尸....
我今年30岁,从小就对灵异类事件比较感兴趣。我觉得真正能够留存和得到大家喜欢的,还是平实的真实的事件还原。 忙里偷闲,我讲一讲我们那里发生的各种离奇事件。我保证个个都是真实无疑,欢迎大家跟帖讨论。 无头鬼 俺村是一个只有20户人家的小村,小时候没啥东西玩,就跟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在村里疯。我有个小伙伴,叫强强,家住我家南边,我们两家属于前后屋。 强强的姥爷,是附近不远处的另一个村:名叫申明村。强强的姥爷在世的时候,生活穷困,其实那时候的人都穷困,大集体时代嘛。 有一次强强姥爷背上篓子去野外捡牛粪。强强姥爷一...[详细]
2021-02-02
  • 灵异故事:他杀了两条蛇,最后活活疼死了
    01 我们在辽宁出差的时候,住在一个山区里的小镇上,当时我们为了把差旅费省下来,于是就住进了一个小旅店。 老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有个儿子,四十多岁了,在他们当地,...
  • 香港新城电台恐怖热线:帮人接收阴牌,16岁少女人间蒸发...
    故事来自于香港新城电台的节目恐怖热线 这些资料由佛牌爱好者提供。其实现在佛牌有分两种,一种是阴牌一种是正牌。所谓的阴牌在东南亚,一般都是用尸油制成的,而东南亚地区包括广东...
  • 做了这些事,地府都不收你
    王建国是一个上过战场的退伍了老兵,他这辈子为人清廉,从部队退伍回来后一直没有工作,后来托熟人托关系找了一份在故宫里面守夜的差事。工资也不高只有二千多块钱,一直住那破旧的老...
  • 四鬼迷人,四舅竟被神仙救
    我四舅,今年大约50岁左右,身体看上去很壮,特别是肱二头肌和胸肌,看上去就像一头牛,因为他们门前是一条大河,自己平时不运矿了就会在河里下网,我很怀疑他身上的肌肉估计就是拉网...
  • 真的会有地府小鬼上来拿人吗?
    我妻子有一个表弟,名叫学军。学军的老家离我老家不到一公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因此彼此都很熟悉。当年我筹建公司时,我看中他那种踏实细心、铁面无私的性格,因此将库房交给他管理...
  • 鬼奸:讲一个不太和谐的灵异故事:鬼交
    鬼交 这个故事是我经历的跨度最大的一个,而且 鬼奸 内容不和谐,所以一直没有打算写。现在看看没啥故事了,算了,还是讲了吧。 前面啊,我写过一个黑猫的故事,今天写的这个事情,一...
  • 离奇事件:无头鬼、死而复生、煮尸....
    我今年30岁,从小就对灵异类事件比较感兴趣。我觉得真正能够留存和得到大家喜欢的,还是平实的真实的事件还原。 忙里偷闲,我讲一讲我们那里发生的各种离奇事件。我保证个个都是真实无疑,欢迎大家跟帖讨论。 无头鬼 俺村是一个只有20户人家的小村,小时候没啥东西玩,就跟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在村里疯。我有个小伙伴,叫强强,家住我家南边,我们两家属于前后屋。 强强的姥爷,是附近不远处的另一个村:名叫申明村。强强的姥爷在世的时候,生活穷困,其实那时候的人都穷困,大集体时代嘛。 有一次强强姥爷背上篓子去野外捡牛粪。强强姥爷一...
  • 深夜撞鬼经历:深夜撞见女鬼对自己笑....
    关注了这么久,我也来投一个给编你吧。话要从奶奶小时候说起,奶奶的爸爸以前就会看风水之类的,一代传一代,也有规矩,就是传男不传女,所以奶奶没有这个机会,老舅爷(奶奶的哥哥)本身是个非常叛逆的人,坏毛病特别多,因为这个毛病把他爸气死了,后面不知道为什么他把祖上留下来的那些风水书给看懂了,还去实践过,确实是应验了,然后就开始帮人看坟,那个时候农村都是土葬,寻个风水宝地,把坟修起来,就算好了,通过这个本事他赚了不少,但他的毛病一直没改变,脾气开始变得更古怪,偷看已婚妇女洗澡,在外面包小三被别人发现了从村头追到村尾...
  • 全家一起去杭州旅游,回来后家人都觉得有“不干净的东西”跟回来了...
    大约7年前,五一小长假,宝宝刚2岁左右,一家人去杭州旅游,早上去,第二天晚上回,行程排得满满的,整个旅游下来特别累。当天晚上在娘家睡觉,我老公一直噩梦连连(话说我老公说他从来不做梦,长这么大很少做梦,我是觉得他应该有做梦,但是大部分梦是不记得而已。) 他醒来说梦里有2个鬼一直在房间里追他。我安慰他说这是累的,然后继续睡觉,结果我做梦梦到2个鬼扯我头发,纠缠不清,甚至活活被他们压醒,吓得我扔下娃和老公去隔壁跟我妈睡(那时候天已经亮了,我爸出去上班了)。 后来回上海,我老公就没做梦了,我也没有。以为这事就完了...
  • 梦到已经逝去的外婆喊我回去...
    讲一个我以前发生的,但是很小的时候了,我自己的,也想请网友们帮我分析一下。 大概那时候我只有5岁左右,我爸妈很小就出去包工地去了,我小时候就是跟我外婆长大的,我外婆生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