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 14:04:38 热度:

疯母劫、灵树、柜子上的爷爷、婴灵...

讲这个故事时,楼楼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大家一定会说主人公是个畜生不如的家伙,但他是楼楼为数不多的发小儿(从小一起长大的),楼楼也不知该如何评价他。姑且就只讲故事吧,对于他的为人,大家去评价。

 

因为本故事百分百真实,所以主人公就用化名——强子。

 

强子他爸是我爸学校的体育老师,不过比我爸大了将近20岁,强子有个姐姐,他爸属于老来得子,所以异常地惯着他。小时候他的玩具是最多的,衣服是最好的。

 

还记得那时《灌篮高手》热播,里面的樱木花道穿着那双新篮球鞋(类似板鞋,不知道80后的朋友有印象没),那时市面上根本看不到,他想要,他爸就托人从外地弄来一双,花了700多。

 

如果你认为他很幸福,那你就错了。因为***是个精神病。怀他时,因为给他办城市户口没有办成,一股火(一着急)就疯了。

 

所以从小到大,他没有得到过一丝“正常”的母爱。小时候还好,他玩具多,再加上他爸从小训练他,体格也壮,自然成了孩子王,我们一帮都围着他转。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懂事,他也越来越自卑。

 

***犯病时就是骂人,没日没夜的骂。但有一次不知谁惹了她,她拿菜刀差点砍到人。

 

从此以后,家长为了孩子安全,就不让自己孩子到他家玩了,他也不愿意去别人家,所以慢慢地变得孤僻,甚至有点自闭。

 

因为楼楼高中时斗殴,再加上跟一些的损友(这个词有点不恰当,现在还是很怀念这帮兄弟的)混,所以被学校开除了,回到了我爸的学校读书。

 

我和他正好一个班,放学一起走,那时他连去卖店买东西都是把钱给我,让我帮他去买,我问他为啥不自己去,他说不好意思。

 

高二那年,他爸病逝了。我知道消息后本想去安慰他,但他不在家,最后在网吧找到了他。

 

他爸下葬后,学校给他两周假,他在网吧整整呆了两周。可能自卑到一定程度时人的心就麻木了吧,他姐早已嫁人多年,偶尔回来看他,他爸去世后,他从此就和***生活在一起。

 

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老话之所以流传这么久,肯定有一定道理。强子***的病始终没见好转,最后不认识人了,只认识强子(连他姐都不认识了)。

 

而且总是幻想强子被人拐走了,所以去过我们学校很多次,逢人就问看见他家强子没?不见到强子决不罢休。

 

我们大孩子见到了还好,没人嘲笑他,但是学校的初中生见了***就跟见了动物似的,集体围观,校领导也怕出意外,但是见她可怜,就没强制把她赶走,让保安看着她。强子本来就自卑,最后受不了了,开始骂***,让***滚,后来发展成直接打***。***再也不敢来学校了。

 

高中毕业后楼楼考上了大学,强子则拿了高中毕业证投奔他姐去了。大二那年我们那的家属楼拆迁,开发商是学校一个女老师的老公,人挺仗义的,要钱给钱,要房子就给房子。

 

因为那时房价飙升,所以基本都要的新楼。开发商给了每家每户一年一万的过渡费,考虑到强子***的情况后,额外每月出一千五雇人照顾她。

 

但是强子他姐把钱全拿走后并没有雇人照顾***,而是在农村租个小平房,把***一个人扔在那了。

 

前几年过年我回了趟老家,几个发小儿聚了聚,期间谈到强子。知道他姐因为生不了小孩离婚了,现在没工作,也顾不上强子了,强子在他农村姥姥家,他姥姥都八十多了还要照顾他。

 

因为高中就我和他在一起读书,所以感情比较好,打听到他住址后,就坐车去看他了。

 

多年不见,我第一眼没有认出他。当年块头最大的强子,如今已经瘦骨如柴,两个大大的熊猫眼,佝偻着身子直不起腰来。

 

她姥姥家是农村,也没啥饭店。正好出租车没走,我就让他上车去附近镇子上找饭店。车上我一直没说话,因为有司机,我知道强子有陌生人在的时候不愿意说话。

 

车到了镇子上,我俩下了车,找了几个饭店环境都不咋地,当到了一个烧烤店门口时,强子突然蹲在了地上,气喘吁吁地说,歇会儿,走不动了,我看情况不妙,也就没再继续挑,扶着他直接进了烧烤店,还好有包间。

 

随便点了点东西,要了几瓶啤酒。服务员出去后把门关上了。强子问我有没有烟,我拿出烟递给了他,他看了看笑着说,哥们儿混得不错啊,都抽玉溪了。

 

我笑了笑,忍不住问他,几年不见,你咋造成这样了?(东北话造,这个真心不会翻译,不懂的南方朋友理解为混吧)。

 

我咋造成这样呢?强子自言自语道,随后狠吸了几下烟,一个烟抽完了,又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大口后问到,你相信世界上有鬼么?我点了点头。

 

接着他说了句,我妈si了。我只感到一丝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那么大年纪了,还是个精神病,没人照顾能活久了就***出鬼了!强子本来不善沟通,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下面是我根据他说的内容,自己整理的。

 

***在拆迁后一年多就去世了,他也没怎么悲伤,他姐和他回来草草办了丧事后就又回去工作了。

 

那时强子在一个鞋店当服务员。没过多久,强子睡梦中听见有人喊他,强子...强子...

 

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声音比较熟悉,以为是老板喊他有事,就起来穿衣服。等到稍微清醒点时,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听出,这是***的声音!

 

完全惊醒后仔细一听,声音又没了。从此以后,在他半睡半醒意识模糊时,总会听见***喊他。因此失眠,越是失眠越是迷糊,听见声音的次数越多。

 

没办法,他去医院看了下,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毛病,说可能是因为他母亲刚刚去世,过度悲伤和思念,导致的幻听,还夸他是个孝子,劝他想开点。

 

但我知道,他悲伤思念个屁啊!强子从此以后就睡不好觉,也不敢睡觉,工作自然丢了,老板也挺仁义,多给他开了一个月工资,说等病好了再来。

 

强子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天天包宿熬夜,熬到挺不住了,倒下就睡着了的程度。但是一旦稍微有点意识,就能听到那个声音。我问他你现在多少斤?强子无奈的摇摇头,上次称了下,八十多斤吧。

 

听了强子的故事后,我安慰他,别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可能是最无力的劝说了。目前他这状况,能好个屁啊。

 

我俩总共没吃多少东西,他说他肠胃出了毛病,不敢多吃烧烤,点了碗疙瘩汤(珍珠汤),没吃几口就吃不下了,我劝他少喝点,他说没事,喝多了最起码能睡个安稳觉。我俩总共喝了8瓶,我酒量不行,也就喝了2瓶不到,剩的都是他喝的。

 

喝过之后他问我有钱么?借给他点,他想换个手机。我知道他可能没钱吃饭了,但又不好意思说借钱吃饭,那时我开课后辅导班刚赔了钱,也没太多,就给他拿了一千。

 

他把钱拿了也没说句谢谢。喝完后天黑了,我打了辆黑车(镇子没有出租)送他回家,上车时司机问了句你们三到哪?

 

我也没在意,以为他看错了,当时也喝了酒,所以记不太清楚司机说的是三个人还是两个人,胡乱地上了车,强子告诉了司机地址,到了之后强子就下了车,我说了句有事联系,他恩了声。

 

因为村口那条路不好调头,司机就开始倒车,准备倒出去。所以我能看见强子的背影,就在他快消失在车灯范围内的一刹那,我隐约看见他身旁有个人影,紧紧地跟着他,因为四周没有路灯很暗,我也喝多了,所以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眼花。

 

前些日子和几个发小儿网上聊天,又谈起了他,有个发小儿说最近一次去看他,还是那样。这篇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孝顺父母什么的大道理我就不讲了,说恶有恶报吧,我还真挺同情强子的,他也很苦。

 

 

@一岁才变坏

 

亲身经历。

我是山东的,我姥姥家在乡下。姥姥家的村庄,庄外面有一棵老松树,这颗老松树现在还在,据我妈说,她小时候,这棵树就现在这个样子,保守估计得几百岁了。

 

这棵树在村子正东大约2里的位置的一片田地里。以前是一个庙,后来庙好像被拆掉了,于是只剩下这棵树。我要说的事情就是围绕这棵大松树。

我每年暑假都要去姥姥家,我小学四年级时候暑假,一天下午一两点,天很热,晴天,我跟邻居几个小伙伴玩,玩着玩着就跑到这棵树下面了。当时树下面有块方方正正的大石头,石头有个凹进去的地方,跟碗大小一样,每隔一段时间,村里人就去祭祀,会舀稀饭到这个凹进去的地方。(具体因为什么祭祀,还是节日什么的,我记不住,但是见过那么一两次,几个大人在那里跪着祭祀)

 

我们几个小孩有一个比较调皮的,想恶作剧,就脱了裤子在这个凹进去的地方尿了一泡尿。我们还起哄了半天,玩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往回走,突然一声剧烈的响声和震动,就出现在我们几个人的背后,那震动感觉就像身边经过拖拉机一样,声音是卡拉卡拉的,无法描述,就在我们身后三米左右,很近,声音很大。

 

我们当时一惊,回头看,然而身后土泥路啥都没有,但是声音就在身后,我们就撒腿就跑,一路哭喊着,然而声音和震动感追着我们,一直追到离村子还有200米的大井(北方挖出来用于周边灌溉的很深的池塘)边才消失。

回去后我们也没告诉家长这个怪声和震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告诉家长,但是我们当时似乎都没有那个意识去联想什么,只是觉得哪个声音很吓人。然后晚上我们去其中一个小孩的家里看电视,到了晚上那个尿尿的小孩,突然说下体疼,疼的哭了起来。他的家长把他领回家了。第二天他家长说那个小孩下体肿了,我们就把他尿尿的事给他家长说了,那个小孩家长据说带着稀饭和什么的去松树那边祭祀道歉,小孩才下体消肿(我没跟着,我倒不是害怕,那时候没那个概念,只是当时玩别的,小孩玩性上来不考虑其他的)。

总之,这事我认为是跟那棵大松树有莫大关系的,而且这么多年记忆很清晰。现在回想起来,特别害怕,虽然现在已经长大了,但是我再去姥姥家,都是尽量不去那棵大松树的那片田地。

 

@吕低音

 

有年寒假回家,三姑给我讲了一个她孙女的事情。

那年小姑娘3岁,她爸妈(我叫哥哥嫂子)要带她出门,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穿衣服,结果一只袜子就怎么都找不到了。枕头下、床下、被子里、椅子上统统翻遍,就是找不到。找不到算了,小东西,指不定丢哪个角落了,于是就准备再给她新拿一双。

嫂子刚转身,小姑娘突然嗷的一声大哭起来,给他爸妈都吓了一跳,问“宝贝怎么了这是”。就见小姑娘指着衣柜上边(大概有2米高,和房顶有一段空间),边哭边喊“爷爷、爷爷,有爷爷”

哥哥嫂子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看去,除了空空荡荡的衣柜顶,什么都没有。但是也感觉哪里不对劲,忙问孩子,什么爷爷?孩子边哭边说,“有爷爷蹲在上边笑”

我的天,这下换成我嫂子炸毛了,呜呜的躲在我哥身后,吓的浑身直哆嗦。

原来啊,我哥哥的爷爷生前和他们住一起,去世之前对我哥哥是疼爱至极,我小的时候还见过这老人,瘦瘦的,总爱带个贝雷帽、茶色眼镜,坐着轮椅。

哥哥和嫂子一下就反应过来,肯定是小姑娘看见什么了。

我哥也害怕的很,说话大声音也走调了,带着哭腔说到“爷,我知道你喜欢重孙女,但她还小,你这样小孩被吓到了,你快走吧,我们给你多烧点纸”。然后就抱着小姑娘哄。

慢慢的,小姑娘睡着了,当天门也没出成。

小孩发了几天的高烧,后来听说我三姑带着我哥哥嫂子买了很多纸去烧,还带去看了一位大仙儿,让给算算。

因为,哥哥后来在衣柜上无意间,找到了那只丢掉的袜子。

 

 

@好大的核桃

 

一同学员工的故事。这妹子姓王,和另外一个姑娘合租了一间屋。

 

刚上班,没什么钱,自然租的是个老小区,这样便宜呀。俩人都大学刚毕业,也都没什么家具,所以还觉得很宽敞呢。

 

这是前年的事,7月毕业,7月底就去我朋友公司上班了。夏天,女孩又爱干净,所以大件的衣服,比如裙子都是两天一洗。小件的袜子当然每天都洗了,洗完就晾在阳台上。

 

刚住进去没事,住了一个礼拜,一天早上起来,小王去洗漱,还迷迷糊糊的呢,走到客厅里,看到地上有一双袜子。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小王还迷迷糊糊地想想,昨晚洗完就晾上了呀。这姑娘有点大大咧咧,捡起来顺手就穿上啦。

 

第二天下雨,小王怕冷,睡觉把门关上了。早上就听见合租的妹子在客厅叫,一问,她的一件内衣,原本晾在阳台,现在也跑到客厅了。

 

小王把昨天的事和她说了,那个妹子细心,说不要有变态吧。

 

俩人都吓了一跳,后来想想不像。又急着上班,也就放下了这事了。

 

晚上回家,俩人又探讨半天,最后决定都关着门睡。

 

那妹子心思重,回屋虽然关了灯,但是害怕,一会就抬头看看四周。小王心宽,虽然也有点害怕,但是躺一会就着了。

 

早上小王发现,在自己卧室靠门那,又有晾的内衣被扔在地上,这次她是真害怕了。

 

这天晚上俩妹子决定第一在一个屋子睡觉,第二不再晾衣服了。

 

这天就没事。

 

可是大夏天的,也不能天天不洗衣服呀。好在北方湿度低,回家就洗,小件的衣物,到睡觉也就差不多干了。但是大件的没办法,而且大件衣物穿在外面,不洗更容易让人觉得脏。她俩想的办法是周末早起洗,洗完就晾,这样到下午差不多就干了。但是总这样不是常事。

 

那天同事聚会,也是倒霉,有个哥们喝多了,一下没拿住,一大杯啤酒全洒小汪脚上。把她腻歪坏了。回家袜子可以不要了,鞋总不能扔(挺贵买的呢)。只好忍着恶心刷完,晾到阳台上。(她俩的鞋有专门的鞋柜放,也是封闭式的)

 

晾是晾上了。这俩都睡不着了。怕有事呀,果然,凌晨两三点钟,听见阳台有响动,慢慢的就到了客厅了。一听就知道,是鞋子被拖到客厅去的声音,这俩吓坏了。但是声音到了客厅,也就没了。等了快一个小时,一直没声音。她俩壮着胆子,决定去看看。

 

也不敢出门,扒着门缝看。一看吓了一跳。鞋子放在客厅中间,有个东西呆在鞋子边上。客厅黑的很,看不清是什么。但是个子很小,应该是个小动物。

 

想到是小动物,她俩胆子大了点。商量一下,能爬上来(她家住三楼)的,应该是喵星人,说到这,这俩妹子兴奋了,决定吓唬它。

 

咋吓唬呢,她俩想一下打开灯(客厅的灯绳有两根,一根在一进大门那,一根在这妹子卧室门口,她俩不用出门,把手伸出去就能摸到),然后大叫一声,认为绝对会吓得那只猫不知所措,她俩还决定把它捉住,养起来。

 

说干就干,她俩还小声数呢,一,二,三。啪,拉开灯,只见客厅里鞋子旁坐着一个婴儿。她俩嘴都张开了,没敢喊出声。

 

那婴儿好像也吓到了,身子一转,消失了。但是就在这一转,面冲了她们一下,她俩看清这婴儿的眼睛鼻子嘴都是黑洞,好像被什么啃掉了。

 

吓得她俩缩在床上抖了一宿。

 

第二天就请假,找房,搬家。

 

我朋友,也就是小王的老板知道这事。跟他认识的一个算命先生说过,那算命先生给出个答案,不知道对不对,不过大家可以参考:

 

这是被遗弃的婴儿,死了。又没人发现,尸体也被什么动物啃坏了。他要轮回,最好就是找到父母,借父母的精气。但是死婴要修炼到能缠上父母,需要好大的功夫。而且去找还有好多限制,比如距离超过多远,打个比方,10公里吧,他就找不到了。人出去10公里很正常,所以基本这种死婴都找不到父母。那么退而求其次,就只能找其他女人,用其他带女人精气的东西,多接触,才能逐渐恢复。但是这效果就差了。比如找到父母一年就能恢复可以轮回,借别的女人的精气,要好多年了。

 

所以小王他们走了也好,这种鬼惹不得的。时间长了,它会把对方当作自己的父母,总跟着。但是这种鬼也很脆弱。如果和成年男性接触,不要说多少人,即便只有一个人,时间长了,比如几天,也会被冲散。所以它们总在人不能去的地方呆着。所以也就很阴暗。跟一个人长了,会伤害到那个人的。


婴灵疯母劫灵树柜子上的爷爷

相关文章

裂口女,花子,招灵游戏,一个人的捉迷藏,鹿岛零子....
最近气温有些高,讲几个日本的灵异类都市传说给大家降降温吧。 没有图片,可放心阅读。 1.裂口女 裂口女是日本都市传说中的一种现代鬼怪,通常是一名披头散发、用口罩蒙着爆裂嘴巴的女人形象。 1979年春天,裂口女传闻像传染病似的横扫日本校园,引起了社会恐慌,好多学生被吓得不敢去上学,闹得最严重的学校还一度被迫全面停课。 不过这裂口女来势汹汹,去得也快,火过一阵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关于裂口女出现的原因,坊间有很多传言,认同最广的说法是:裂口女本来是个大美女,但是她并不满足自己的相貌,认为自己还可以变得更美...[详细]
2021-08-04
横死朋友,把未尽的福禄转给了我...
这是我一朋友的故事。 他爷爷家原本住北京日坛附近,因为某种原因,暂且搬去他大伯家住,大伯家住在大红门南边一点。 具体地址我不清楚,反正在现在四环南。 大伯家有两个姐姐,一个比他大12岁,一个比他大8岁。 所以虽然大伯一家都对他不错,但是和姐姐们玩不到一块去。 这么说他常去大伯家?没错。 他家的规矩,一到周末呀,放假呀,小孩就都去找爷爷奶奶。 他父亲这一辈兄弟都很和睦,所以,爷爷暂住大伯家,他放假也就暂住大伯家了。 一般小孩到个新环境要有个适应过程,这货这过程明显短。 因为他家条件(他家包括他整个家族,爷爷...[详细]
2021-08-03
转生、送神、时间错乱...
330小编我又来了,正式投稿前的吐槽:因为我会偶尔翻翻330小编以前发的投稿看里面新增的评论,所以就看到了一些令我不舒服的评论。 你可以踩一(我)捧一(别人)但你说我疑神疑鬼有毛病我就想@#%$?¥!从小就能见到飘的人还不如你一个瞎猜的?he~tui!我很记仇的!(手动狗头保命) 下面正文开始。1.小水沟 今年我们村很奇怪。往年我们村都是入冬到过年前死人,过完年就不会再有人过世了(除了车祸、重病还有夏天下河洗澡溺死的小孩。这都几乎没有)无一例外!今年过完年之后都出了正月了吧,突然有个人过世了。从他/她死了...[详细]
2021-07-31
吃死孩子的老太太,最后被28根长钉封在了桃木棺材里...
以前听外婆说过,她老家有一个故事,文化素质不高的外婆说起来这个故事绘声绘色,不禁让神经大条的我现在都怀疑故事的真实性。 以前村子里有一个老太太,活了90多岁,没病没灾,一口牙掉光了,又长出了新牙,头发掉光了,又长出了黑色绒毛,与之不配的仍是满脸皱纹。 天天很安静,也不怎么理人,吃得也不多。 直到有一天,一大家子都出去下地干活,老太太的孙侄女回来拿东西,发现老太太坐在门槛上啃死小孩头,啃的是津津有味。 当时孙侄女就吓得尿裤子。 一溜烟就跑到地里告诉家里的人,家里的人一合计,当家的决定先不声张。 一天把老太太...[详细]
2021-07-24
平行空间真的存在吗?网友误入“平行空间”,看到面无表情的父母和家人,细
2002左右(时间是推测的,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好像上二年级),大年三十,我们一家人在三婶家里吃团圆饭。 我小的时候住在那种老式的单元楼里,一共四层,我家和爷爷一起住在一楼,我三叔家在四楼。 我挺不喜欢那个地方的,采光很不好,印象中卧室常年又冷又暗的。 下午六七点左右,我在楼下玩,我妈从家里出来把门锁好,说玩一会我叫你上来,咱们八点吃晚饭,我说好,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天已经黑透了也没人叫我上去吃饭,好在楼下还有路灯,我也玩累了就准备自己上楼去吃饭,这时候过来一个男孩,我记不清他具体的样子,年龄不大,应该上五六年...[详细]
2021-07-22
从老君洞到藏区的驱鬼之路...
本人是来自重庆的一个无名之辈,最近在身边发生了许多超出自己认知范围之内的事,让我改变了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为解答心中疑惑,无奈寻求广大网友集思广益。 以下为真实记录贴。 首先谈谈我的经历吧,我于2007年进入部队,2008年入选成为一名特种兵。 于2014年转业到地方,成为一名普通的国企员工。 在我认知的世界中,只有工作,家庭,生活。 我从不信怪力乱神。 但是这两周让我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疑惑。 事情发生在一周前,因为我工作的原因在单位附近租住了一套三居室。 家里有我跟我老婆两人。 上周有一天晚上我老婆对我说...[详细]
2021-07-20
疯母劫、灵树、柜子上的爷爷、婴灵...
讲这个故事时,楼楼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大家一定会说主人公是个畜生不如的家伙,但他是楼楼为数不多的发小儿(从小一起长大的),楼楼也不知该如何评价他。姑且就只讲故事吧,对于他的为人,大家去评价。 因为本故事百分百真实,所以主人公就用化名强子。 强子他爸是我爸学校的体育老师,不过比我爸大了将近20岁,强子有个姐姐,他爸属于老来得子,所以异常地惯着他。小时候他的玩具是最多的,衣服是最好的。 还记得那时《灌篮高手》热播,里面的樱木花道穿着那双新篮球鞋(类似板鞋,不知道80后的朋友有印象没),那时市面上根本看不到,...[详细]
2021-07-16
天涯十大诡异贴: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世界...
今天的帖子其实无关鬼神,但在早些年,本帖却与左央事件、南大碎尸案、曼德拉效应、镜像倒置房间等帖子一起入选了天涯论坛十大诡异帖子之一,不过因为原帖很早就删除了,所以应该很多吧友没看过,最近偶然从别的网站看到了搬运版,就发出来给大家看看。 相关事件传送门: 家具镜像移动,灵异事件还是精神分裂? 南大碎尸案 左央事件 下面正文开始: 我认识的这个患者是我的老乡加同学加好朋友,跟她相处从大学贯穿到研究生,也基本上是目睹了她整个患病历程,而且在她较为清醒的时候也有过多次正常的交流,从感情角度上,我不愿意称呼她为精神...[详细]
2021-07-14
桌仙、勾魂、蛊,网友讲述发生在身边亲友身上的灵异事件...
1 说是桌仙可不是桌子变的仙,而是恭请神仙坐在桌子上。 09年春季的一天,那天是周末,同事家要盖新房子,他在城市附近的一个村庄,我也没事就跟着玩去了,头次到人家家也不能那么没出息不是,顺便帮了些忙。 吃中午饭的时候他爸说罐子找不到了,他爸所说的罐子是像小酒坛,里面装有五谷杂粮在院子里埋着,盖新房子时必须挖出来重新放一遍。深度也就两米多深。我还头次听说。 他爸拿着钢筋棍在院子里捅了好多地方都不是,他爸挺着急的。***说不行了把某某叫来看看,这个某某是村附近观里的一个道家人。他爸也只好同意了,吃完饭他爸请去了,...[详细]
2021-07-12
阿香的故事没有鬼,但有时候人心比鬼更可怕
我家是在农村的,所以老一辈的人都比较迷信,今天就先讲一下我姥姥家发生的事吧。 那是很久前听我妈说起来的,我姥姥家有供奉的家仙,我也确实是见过的,因为一直到我姥爷姥姥双亲去世,那个牌位都立在很高的衣橱上,就是在碗里插着一个黄色烧香用的火纸的东西,上面写了XXX之位,前面还摆了一些吃的,每逢过节都要供奉吃的,我姥爷年轻的时候是不信这些的,有时候会跟我姥姥吵架,有一次吵架我姥爷就生气的把这个家仙的牌位扔出去了,我姥姥也拗不过,然后我二舅家的儿子,就我哥突然就大病不起,神志不清,看了很多医生,挂吊瓶吃药也不管用,...[详细]
2021-06-30
聊斋志异之庚娘
开门见山,咱们今天聊一部老剧86版《庚娘》。 故事来自于《聊斋志异》,不知道您看过没有,反正我小时候刚看完片头就吓尿了。 按说本片是由文学名著改编而来,不至于禁播绝版吧?哎,其实,禁播绝版不是政策问题,而是有人作妖您看下图就知道了。 这卖的是啥玩意?全球限量款签名版录像带??根本不是。 就是拿DVD翻录的视频文件,9集打包4000(降价了,之前10000软妹币),单集1000块不讲价。 看到这个价格我真特喵的想口吐芬芳,但想到还要跟大家分享接下来的剧情,我忍了。 写文章的时候正是深夜,不瞒你们说,指尖陀螺...[详细]
2021-06-27
赣南大山里的诡异传说:木客、山都、赣巨人
这个事是我爷爷跟我说的,他说是他亲自经历的。 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据说加入过什么帮派,虽然是小喽罗,也算是混社会的人吧,所以胆挺大,脾气也挺暴。 我们那有个墟镇,离我们矿走公路有40多里地,但走小路只有20里左右,近了一半还多。那时候,记忆中是没有长途车开往那个墟镇的,要去只能坐矿里拉货的便车。那时候便车司机是很牛逼的,跟他不熟或不给他好处,他就不拉你。我爷爷就是个脾气暴,不爱求人的人。同时,他脚力特好,因此,他去赴墟(就是赶集)都是走小路。故事就发生在这条小路的某个地方。 那近20里的小路,主要是横排路,...[详细]
2021-06-23
筷子不能插在饭上...
讲几个我亲身经历过的事。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已经忘了那时候多大)家里的房子刚建好不久,没有多少个房间可以用,我就是和奶奶一起睡的。 有一天晚上不记得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睡觉,我没睡着就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在房里看来看去(没有开灯)。 突然我就看到窗上有一个泛着绿光的类似于人脸一样的东西(那时候窗上还没有窗帘),是偏深一点的绿,而且那个脸有眼睛有嘴,在夜里有点模糊,也比较大,不像人的脸那样小。 那时候我也不懂什么,就盯着它看了一下,感觉它也在看我。 后来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挺恐怖的就不敢看了,就躲到被子里...[详细]
2021-05-26
克夫命:什么样的女人克夫?
@狮子座的龙宝宝 舅妈有个远房亲戚有个女儿,现在四十多岁了,已经死了三任丈夫了,据说在二十岁那年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对方的老太太很传统,提出要合婚,要走了她的生辰八字,本来以为这个合婚只是走个过场的,哪知对方老太太没过几天气呼呼地来想退婚,说自己找了一个很灵的算命先生给合婚的,哪知却算出女方八字厉害,是个克夫命,她说自己哪敢让这种女人当儿媳妇? 女方当然不接受这个结果,表示自己也要找人去合婚,不能只听男方的一面之辞。 可还没等他们去找人呢,男方那个老太太走出他们的家门见到熟人就口无遮拦宣传那姑娘八字厉害是个...[详细]
2021-05-05
身边莫名其妙失踪消失的人
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身边有人莫名其妙失踪?这是一篇来自天涯很经典的帖子大家可以看看讨论讨论。 @熊猫控控 有个朋友遇到过。 她一个同事某天说去拜访客户,第二天没来上班。 过了两天一直没有音讯,手机关机,公司就派人去她家找她。 邻居有人说曾看到她家人连夜搬家。 就这样,失踪已经两年多啦,一直是她们同事间讨论的八卦 @万能的小正太 以前我同学神秘兮兮的告诉过我一件事,说他表哥出去了,我至今不明白出去了是什么意思,但他表哥常常和我们踢球的,自从出去了以后,就再也没看他来踢过。 后来去这同学家玩,发现包括他父母、亲...[详细]
2021-05-03
亲身经历恐怖经历:勾魂、地缚灵、辫子姑娘、二重身、黑白路神...
我爸爸去世的前一天还和我打电话,第二天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很冷,然后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看手机时间,看到有一个人,坐在我床边,我还说了一句,谁啊!大半夜不睡觉!然后紧紧被子又睡了。 到四点半时候,我又被冻醒了,然后还是有个人坐在我床边,我当时想,可能是室友愚弄我,然后又睡了。 八点,大家都醒了,我就大声问谁大半夜不睡觉,坐在我床边吓唬我!然后室友都说我神经病,大半夜不睡觉,谁会吓唬你!然后,都出去了,我当时很纳闷。 九点左右,我手机响了,我爷爷打电话,说我爸爸凌晨三点由于房屋倒塌被活活压死了,嘴里...[详细]
2021-04-11
深夜撞鬼经历:深夜撞见女鬼对自己笑....
关注了这么久,我也来投一个给编你吧。话要从奶奶小时候说起,奶奶的爸爸以前就会看风水之类的,一代传一代,也有规矩,就是传男不传女,所以奶奶没有这个机会,老舅爷(奶奶的哥哥)本身是个非常叛逆的人,坏毛病特别多,因为这个毛病把他爸气死了,后面不知道为什么他把祖上留下来的那些风水书给看懂了,还去实践过,确实是应验了,然后就开始帮人看坟,那个时候农村都是土葬,寻个风水宝地,把坟修起来,就算好了,通过这个本事他赚了不少,但他的毛病一直没改变,脾气开始变得更古怪,偷看已婚妇女洗澡,在外面包小三被别人发现了从村头追到村尾...[详细]
2021-03-21
郑州灵异事件:租农村安置房晚上我看到天花板上站着个人...
这是我前几天才发生的事情,今天有空就把它写下来了,编,匿名,谢谢。 那天我做了一个梦,醒来是早上4点半左右,我看了眼手机,然后越想越不对劲,梦里是我家供奉的菩萨跟我说了两件事:第一件是说我身后跟了个不干净的东西,第二件是说如果我对象去SH这个城市上班的话以后对我们感情不利(我对象刚换工作不久)。 交代一下我们家供奉的菩萨。我爷爷和我奶奶各自供奉,我爷爷那里有4个,说是菩萨其实更像是道教的感觉,对了,我们家是长江中下游的一个城市,我们统称菩萨,我家的这些有真身,雕刻的人的脸面,留着长长的胡须,穿着衣服,不过...[详细]
2021-03-17
血手印、鞅魂、狐仙,网友讲述身边的灵异事件
@大白 讲个真事,发生在我五岁的时候。 姥姥有个亲戚来姥姥家小住,老太太满头白发,很爱干净,永远带着个黑发卡一丝不苟,她在我姥姥家住的时候,突发疾病去世了,就死在姥姥家的炕头上,我姥姥赶紧让我舅舅去给她儿子送信,刚出门就碰上一个邻居,邻居大妈说,诶你们家亲戚走了啊?刚看到一个车接她,怎么蓬头乱发的就走了?有急事啊?我舅舅一听就吓傻了,说您可别瞎说了,老太太刚去世了在我家。 大妈赶紧闭嘴不言了老太太死的时候坐在炕头锤下头的时候发卡掉了,确实蓬头乱发的,后来这个大妈逢人就讲这事,大概半年,她突然查出癌症去世了...[详细]
2021-03-16
荒山野岭灵异事件:在荒山野岭守夜,不远处是个坟堆...
首先说最近的,就年前发生的事情,由于我辞职了,就在家玩了几天,然后每天晚上都是看电影看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吧,那几天每天都被鬼压床,但是我习惯了,也就条件反射的先动脚(我也没想到我居然都被压出经验了),然后挣扎一会儿就好了,顺便很凶的骂阿飘一会儿,其实如果有别人看到的话估计我有病吧,对着空气破口大骂。 但是有一天我居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只是没听清楚他说的啥,我当时因为睡觉被压很火大,根本没在乎说的啥玩意儿,也没反应过来居然有说话声,还被我听到了。然后就是第二天晚上睡觉又被压了,这次被压...[详细]
2021-03-11
农村灵异故事:拜神活动“上刀山下火海”,一个小伙子不信邪,当场就跪着起
以下是我的妈妈给我讲述的故事: 外公家住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段,四面都是群山,村里有几十户人家,房子都是依山而建,稀疏的分布在山坡上,村后有一条县道,这条县道将村子和后面的群山分隔开来,穿过这条县道往后,就没有人家了。 村子后面的山上生长着茂密的森林,里面有很多没有立碑的孤坟,有的只有一个土丘,有的时间稍长的甚至连土丘都没了。由于以前那个年代经济落后,交通不发达,加上村里的医疗条件的限制,很多小孩生病夭折后,就埋在后山上的森林中,久而久之,山中的土丘就越来越多,里面阴森森的,村里只有胆子大的年轻人才敢偶尔进...[详细]
2021-03-01
撞客是什么意思?真实“撞客”经历,人失联了,车停在荒郊的三个坟堆旁边
我之前有次和我对象出去住酒店,我是那种没去过的地方都想住一下试试看的,然后我就挑了个我们没住过的地方还有点偏,那个酒店也开了好几年了,但就是有点偏没什么人。 我们过去了之后前台给了我们一个走廊尽头的屋子,进门我就觉得有点压抑,那个屋子里停水了,然后就换了一间,换的那间是个挨着电梯的屋子,进了屋还是有不舒服的感觉,而且那间房子的地板特别脏,但是提过太多要求我也没好意思再说,而且我也没遇到过什么灵异事件,也没想太多,我们就住下了。 一开始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都挺正常的。后来我跟我对象就睡下了,到了夜里可能有...[详细]
2021-02-23
夜里我无意中看到老槐树上有数不清的人影在来回晃动...
晚了,不知道北京330小编还在不在,说一个自己小时候听大人提到过的事情吧。 我十四岁之前是在乡下度过的,村子地理位置很奇怪,紧靠着一条国道,东西走向。又挨着一条省道,南北走向,小时候村子南边又修了一条高速公路,国道就跟那条高速公路算是重合了(其实就是从高速下面穿过去)把我们村子整个围在中间。 那条国道和省道有一个丁字型交叉口,我在那边住了14年,那个路口出过五场车祸,撞死了3个人(其中一个是我同学,还有一场车祸甚至是我亲眼看到的)丁字路口旁边是一所小学,学校门口有一棵大槐树,印象当中特别高,也特别粗,正对...[详细]
2021-02-21
借寿的真实事件:过年被亲爷爷“借寿”
@匿名 俗话说,天下没有狠心的父母。 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一直觉得我妈比较狠心,我考试不好时追着我打的啪啪直响。 扯远了,这些心狠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下面说的心狠,不是一般的狠--这个父亲居然向自己的孩子借寿!这个故事是我的一个同学讲给我听的,那时我读初中,因为成绩不好,我就去我爸爸学校读书了,我爸爸天天看着我学习。 我爸爸那个学校比较特殊,是孤儿学校。 里面除了几个我这种家属外,都是孤儿,我这个同学就叫他C吧。 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他,他喜欢拍老师马屁。 关系说不上太坏也不是太好。 那年冬天快放寒假了,...[详细]
2021-02-20
离奇事件:无头鬼、死而复生、煮尸....
我今年30岁,从小就对灵异类事件比较感兴趣。我觉得真正能够留存和得到大家喜欢的,还是平实的真实的事件还原。 忙里偷闲,我讲一讲我们那里发生的各种离奇事件。我保证个个都是真实无疑,欢迎大家跟帖讨论。 无头鬼 俺村是一个只有20户人家的小村,小时候没啥东西玩,就跟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在村里疯。我有个小伙伴,叫强强,家住我家南边,我们两家属于前后屋。 强强的姥爷,是附近不远处的另一个村:名叫申明村。强强的姥爷在世的时候,生活穷困,其实那时候的人都穷困,大集体时代嘛。 有一次强强姥爷背上篓子去野外捡牛粪。强强姥爷一...[详细]
2021-02-02
  • 鲁中南灵异传闻:房梁上的手、送邪神、桃树上的人...
    喜欢在网上看故事很多年了,看了很多朋友生花妙笔写出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忍不住也想把自己亲身经历亲耳听闻的一些奇闻趣事写下来,凑个数,给大家分享,我自己也当作工作之余的消遣。 我的老家在当地也算是人口数量比较多的村庄,坐落于鲁中南丘陵地区。 村北是已经干涸的古雷泽湖,村南是一座以村庄命名的小山,据考证,此山另有名字,舜帝被继母赶出家后在此居住过,故又名妫停山。 紧靠村南边的是一条东西无限延伸的公路,村北有一条日夜不息的繁忙铁路通过。 小时候,村里各家各户一样穷,娱乐极其匮乏,收音机都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 大...
  • 灵异故事:他杀了两条蛇,最后活活疼死了
    01 我们在辽宁出差的时候,住在一个山区里的小镇上,当时我们为了把差旅费省下来,于是就住进了一个小旅店。 老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有个儿子,四十多岁了,在他们当地,...
  • 灵异实录:离奇消失的小物件
    今天又想起一些事情,觉得有些奇怪,是有关于一些莫名其妙丢失的小物件的。 还记得那是初二的时候(我是2011年上的初中,初二应该是2012、13年),有一天早上要去学校,忽然想起红笔没水了,就跟我爸要钱买红笔。当时普通的红笔一根一块钱,我爸给了我两个一块钱的硬币,要我一次买两根。 我把硬币放在校裤的口袋里,背上书包就走出家门。可是没想到刚走下九个台阶,到了楼梯的转角处,我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口袋里一模,顿时大吃一惊,口袋里只剩下一个硬币! 硬币究竟是什么时候掉的?我根本就没听到一点声音,急忙返回去看,一个一个台...
  • 梦到去世的奶奶:自己高烧不退,家人给奶奶烧纸钱病好了
    上三年级的时候我奶奶去世了去世后大概过了能有个3个多月吧,一天我梦到去世的奶奶,我开始高烧不退每天打四针挂两瓶水一连9天都没有用后来我爷爷抽了口烟袋缓缓的说:可能是大宝他奶奶想他了这几天一直舍不得走在缠着他。我姑姑一听这话立马筹备东西去了:晚上我爷爷和姑姑在我们那边一个水闸的闸口烧些纸钱然后一边祷告大概意思就是她想我大家都知道明白她爱我但是这样一直下去的话我身体会吃不消之类的结果第二天我病就好了这件事也让我记忆犹新一直不敢忘记...
  • 出租车司机亲身经历的非常恐怖的灵异事件...
    看了几年的故事,说一说我自己的故事吧。 18年的时候在FJ省一个镇做厨师,工作地点在一条主干道上面,去火葬场必须要经过这个道,所有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有敲锣打鼓的声音送葬的,一般都会在8.30左右这个点。 当时因为那边小偷特别多,餐厅大门又是个玻璃门,所有我就为了每个月的800在餐厅睡觉,然后有天出事了,外面路上撞死了了个男的,是骑那种载人三轮车的,当场死亡,当时正好是中午休息的时间,我就过去看了一会,那个男的眼睛睁的很大,看了一会害怕我就跑回店里了,过几天就把这事给忘了。 后来到了男的头七那天,我在店里守...
  • 当夜间保安时的诡异经历,差点“中邪”从楼上掉下去....
    我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我妈特别忙,我就住在我爸他们公司的宿舍区,有天晚上他和几个叔叔去打麻将,我在他宿舍里玩电脑,玩着玩着到凌晨两点了突然不想玩了,就想着去找我爸。 去他打麻将的地方那个叔叔家,有两座小山(煤厂煤堆堆时间长了形成的那种山)那条路以前和小朋友玩到处都走遍了,而且我爸从公司回去的小路也是那里,不存在迷路那种说法,但我去找他们迷迷糊糊就在那山上走到了一条小路面前,我从来没走过的路,而且当时大夏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刮起了那种阴风,周围那种大树都被弄得呼呼呼的那种响。 按照平时,我这么胆小早就跑...
  • 离奇事件:无头鬼、死而复生、煮尸....
    我今年30岁,从小就对灵异类事件比较感兴趣。我觉得真正能够留存和得到大家喜欢的,还是平实的真实的事件还原。 忙里偷闲,我讲一讲我们那里发生的各种离奇事件。我保证个个都是真实无疑,欢迎大家跟帖讨论。 无头鬼 俺村是一个只有20户人家的小村,小时候没啥东西玩,就跟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在村里疯。我有个小伙伴,叫强强,家住我家南边,我们两家属于前后屋。 强强的姥爷,是附近不远处的另一个村:名叫申明村。强强的姥爷在世的时候,生活穷困,其实那时候的人都穷困,大集体时代嘛。 有一次强强姥爷背上篓子去野外捡牛粪。强强姥爷一...
  •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说不出来的害怕,就好像索命一样
    这是我本人的一个亲身经历,跟周围的朋友说起还不信。心里一阵憋屈,现在跟大家分享下。我是广东人,居住阳江。这事发生在去年2017年5月份的时候,那天跟我之前的男朋友在一起的。也跟...
  • 乱坟岗灵异事件:我们工厂因为环保被迫搬迁到了三不管的乱坟岗
    那是在一年前,因为出于环保的需要,工我们厂从城区搬到了距离县城几十里之外的郊外,那是一个小村子。听老人们说,那里曾经在抗日战争时候是一个小战场,听说死过不少人。在我们这...
  • 看瓜地里遇上鬼打墙和鬼市
    我小的时候没有电视、电脑,听别人讲故事就是最大的娱乐活动。那时候老百姓信息匮乏,在孩子们的眼中,魅力最大的是那些老头子,一个个稀奇古怪的故事,就是孩子们的精神食粮。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