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0:47:42 热度:

马玉林探案(19):神速的脚步

1

在马玉林的家乡,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个盗窃分子作案后,背着偷来的赃物,急急地往家走。可是,当他的脚刚迈进院子时,一下子愣住了:马玉林正坐在院里的一个板凳上抽着烟,轻蔑地看着他。原来,马玉林从被盗现场上的足迹认出了他,追踪一段后,抄了近道走,比他先到了。马玉林掐灭烟头,站起身,淡淡地说:“行了,你不用进院子,再把东西背回去吧!”

这个故事显然带有传奇性,不过,人们还是将它传来传去,并且深信不疑。因为马玉林追踪破案速度之快,有时真是惊人。群众说:“马玉林只要开始追踪,脚下就生风。”侦破打狼沟门公社孙寡妇家被抢案,就是这样一个案子。

 

这个公社二道井子大队二里地外,在山脚下,孤零零地住着一户人家。这家姓孙,只有母子二人,务农度日。孩子虽然还小,但孙寡妇是个倔强、勤劳的女人,很能干。那里人少地多,这一年,她种了很多谷子,秋后收了好几百斤。母子生活有了保证,欢喜不尽。

 

可是,好景不长。一天深夜,厚厚的乌云遮住了月亮,几个人影鬼鬼祟祟地顺着墙根溜到孙家门前。其中的一个抬起右脚,猛地朝大门去。“咣当”一声,大门被踹开了,三个歹徒像三只恶狼冲了进去。

 

孙寡妇和儿子正在东屋熟睡,一下子被惊醒了。昏暗的油灯灯光中,他们看见三个人用黑布蒙着脸,手里拿着棍棒闯进屋,恶狠狠地说:“别动!老实点,不然就打死你!”

 

“来人啊!有人......”

孙寡妇还没喊完,头上已经挨了一担,身子倒了下去。小儿子吓得哇哇直哭,在炕上缩成一团。

那盏油灯也被打翻了,屋里漆黑一片。

“别哭!”一个歹徒厉声恫吓,又把扁担高高举起,“再哭也给你来一下!”

 

孙寡妇爬起来,用手捂住小儿子的嘴。母子俩抱在一起,颤抖不止。这里离村子很远,几乎不太可能有人听到。

 

“你们老实点,就什么事没有。我们来借点粮!”那个手握扁担的人说。他站在门口,看住母子二人,不让他们出去,也不让他们点油灯。

 

这功夫,另外两个歹徒已经窜到西屋,他们带着口袋,从容不迫地装了满满三口袋谷子,然后召唤那个手持扁担的歹徒一声,一人扛一口袋,逃窜了。

 

孙寡妇挣扎着站起来,到大队报了案。

 

是夜,马玉林在睡梦中被人叫醒。他听说打狼沟门发生了抢劫案,立即翻身下炕,把行李往炕里一卷,来到值班室。看看钟,正是午夜十二点。

 

案情紧迫,连夜召集刑侦人员。华副局长带领马玉林等人,坐上那辆消防车,直奔赤峰东南二十多里的打狼沟门。

 

到了现场,马玉林走进屋子,一眼便看见了那可怜的母子俩。孙寡妇头上被打起一个青肿的大包,孩子泪流满面,还在发抖。西屋,粮食撒了满地,一片狼藉。

孙寡妇看见公安人员到来,好像见到了亲人,“哇”地一声又痛哭起来。

 

“大嫂子,别哭了。”华副局长劝慰道:“快把经过讲讲,我们好抓住坏人,给你报仇!”

孙寡妇强抑痛苦,讲了被抢的经过。

 

马玉林看见眼前悲惨的情景,听着孙寡妇的哭诉,心似刀绞。他仿佛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重睹了家中最悲惨的一幕。那个哭诉着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田桂荣,那个被吓得惊恐万分的男孩是自己的儿子刚子。这同当年土匪毒打自己的妻儿老小、把家中砸得稀烂的情景是多么相似啊!没想到解放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当强盗,重操“砸明火”的犯罪勾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马玉林对被害者充满了同情,更激起了对行凶抢劫者的憎恨。他在现场认定了三个犯罪分子的足迹,转身就要出门追踪。

傅金才是马玉林的学生,看了看外面说:“老师,天还黑着呢!”

 

“不能等,咱们黑天追!”马玉林说得斩钉截铁:“你赶快去前面村子,弄个灯来!”

华副局长也认为,机不可失,支持马玉林的意见。

 

傅金才答应一声,转身就走了。

华副局长暗想:三个歹徒对这一家的情况很了解,被着三大口袋粮食也不能走多远,极可能是当地人所为。他问孙寡妇:“那三个坏人,你认识不认识?”

 

“不认识。”孙寡妇说:“屋里黑咕隆咚的,他们脸上蒙着布,再加上我光害怕了,看不清脸。”

“没听出声音来?”

“光是那个拿扁担打我的人说了几句话,又凶又狠,听不出是谁。”

华副局长点了点头。他又向大队干部了解了情况,排除了距此最近的二道井子大队有人行抢的可能性。估计,犯罪分子的住处要远一些。

 

从被害者口中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侦查线索,看来,只有寄希望于追踪了。

傅金才跑到大队,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拿来了几盏马灯。

马玉林接过一盏,向外面走去。

“他们有三个人,”孟继承跟在后面,提醒道,“出门以后就分开了,怎么追?”

马玉林说:“你放心,他们既然是合伙作案,走出不远就会再跑到一块儿去的。来,小傅,你追一个,赵凤臣追一个,我追一个,看他们往哪跑!”

 

分派停当,三个人分头追踪,其余人紧随在后。

果然不出马玉林所料,那三个歹徒出门走了不远,就又合到一起了,一直奔了南梁。由于是三个歹徒的足迹,加上他们一直走在土路上,显得比较清晰。马玉林追得飞快,后面的人都跟不上他。他每隔一会儿便用马灯贴近地面照一照,辨认一下足迹,抬头观察周围环境,做出判断,然后“嗖,噢、嗖”,迈开大步疾走,一气追出很远。就这样,每一次便走出五六十米。

 

前面是一道山梁,横在路上。走在前面的马玉林虽已年届六旬,腿又有病,却一口气登了上去。

华副局长望见,担心马玉林失足,忙喊众人:“快,跟上!别让老马出事!”

傅金才和赵凤臣赶紧跑了一程,登上山梁,高喊:“马老师,注意点呀!”

马玉林没有答话,脚步也没有减慢。他在追踪中已经看出,三个歹徒并不是当地人,是远道而来。可是,看你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歹徒们的足迹向东南延伸,进入小五家,然后又一直向东,往新地营子方向走去了。

五点左右,东方露出鱼肚白,天放亮了。马玉林在一条大沟前站住了,向沟里看了看,手指沟里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看见沟里放着三个鼓囊的袋子。打开一看,装的都是谷子,正是歹徒们从孙寡妇家抢去的粮食。可是,大家都感到不解:歹徒们聚众行凶抢劫,然后连夜背负重物跑了这么远的路程,为什么把粮食放在这里了呢?

 

还有,赵凤臣发现,三名歹徒的足迹在沟边发生了变化,变得小而平滑了。他询问地看了看马玉林:“这……”

“他们把鞋脱了,穿着袜子走的。”马玉林答道,然后坐在土棱上歇气。他好像看出了同志们心中的疑问,鄙夷地说:“他们这是把粮食暂时藏在这里,看看动静,没事了,再往家拿。妈的,真鬼!可是,他们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坐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拍了拍土:“咱们进村吧,他们就住在这个村里!”

华副局长听了马玉林的一番话,认为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便指挥侦察员们紧紧跟随马玉林进村,做好擒获犯罪分子的准备。

马玉林循着一个穿袜子的人的足迹走进村里,来到一座土房前。

可是,恰在这关键的时候,足迹忽然消失了。

 

马玉林在附近转了一下,也没再发现相同的足迹。同志们一见,都很焦急。是呀,如果再过一会儿,街上有人行走,传嚷出去,岂不惊动了犯罪分子?

可是,马玉林显得不急不躁,反倒笑了,走到那家院门前,手指房子对赵风臣说:“就是这家,进去抓吧!”

已经追到犯罪分子的家门口了,抓捕的事还是让年轻的同志去干为好,这是马玉林的想法。

可是赵风臣却有点犹豫:“可这足迹并没有进……”

马玉林说:“他是从后墙跳进去,从房后绕到前面进的屋。这是坏人最爱走的道’。

赵风豆心里有了底,掏出手枪,同傅金才推开大门走进院子,上前叫门。过了好一会儿,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才开门出来,惺松的睡眼惊恐地问道:“谁呀?这么早—”

“我们是公安局的!”

 

可是,看到屋里的情景后,都微微一征。

炕上,男主人和两个孩子都盖着被子,在呼呼大睡,发出很响的鼾声。

那个女人跟在后面走进来,面露惧意,伸手阻拦着:“你们这是干啥呀?”

赵凤臣相信马玉林的话,料定不会错,便不再迟疑,避过那个女人,上前将那个男主人被子揭起:“起来吧!”

 

那人睁开两眼,恐惧地看着持枪站在面前的侦察员们。他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脱掉,那双沾满泥土的袜子还穿在脚上呢。

 

马玉林走过来,想起孙寡妇母子的哭诉,恨不得抡开大手狠狠地揍这个家伙一顿。但他又想到自己的身份,勉强抑制住了。他两眼怒视犯罪分子,冷笑说:“喂,你跑得再快,也刚躺下喘气吧?”

 

那个犯罪分子沮丧地垂下了头。他供出了住在同村的另外两个犯罪分子。同样,他们回到家后,还没把被窝焐热,马玉林等人便如从天而降,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2

 

看了前面一个又一个故事,可能会给读者一种错觉,认为马玉林追踪破案轻而易举,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其实,马玉林在侦查过程中,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往往由于案情复杂,条件限制,或者犯罪分子作案手段狡猾等等原因,他常常遇到很多感到棘手的难题。不过,他在这些难题面前没有后退,而是迎难而上,开动脑筋,运用他的智慧和经验,问题解决了,突破了,使侦查中面临失败的案子得以破获,使一个又一个诡诈狡猾的犯罪分子俯首就擒。

 

一年春天,正是备耕大忙时节,大营子公社第三生产队的一头四岁耕牛被人偷走了。其时,赤峰县正在召开三级干部会,当地的干部听了这个消息后,十分着急,会也开不下去了,跑到公安局报了案,要求侦破。

 

破案任务自然又落在马玉林的身上。他和几名侦察员来到丢牛现场,从足迹上发现偷牛的是两个人。由于报案及时,犯罪分子的足迹和牛蹄印都比较清楚,便立即追踪。

 

大营子公社位于赤峰市西北约五十里。马玉林循迹追踪,发现两名犯罪分子赶着牛往赤峰市走了,心里暗叫:“不妙”。这是因为,步法追踪是需要一定条件的,即足迹必须清楚。虽然对马玉林来说,这个条件不一定苛求,有许多场合,即使在犯罪分子的足迹不甚清楚完整,或者发生变形、呈现间断等等倩况下,他也能准确追踪,然而,如果足迹不清,毕竟有其难度。特别是进入市区以后,马路上的沥清路面难以印留足迹,加上行人、车辆频繁经过,足迹杂乱重叠,便常使追踪半途而废,前功尽弃。现在马玉林担心的正是这一点。

 

他又追了一段,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两个偷牛人从北大桥进入了赤峰市区,由于行人、车辆增多和路面变化,他们的足迹辨认不清了。马玉林在附近“圈踪”,找了许久,也没发现犯罪分子的足迹和牛的蹄印,最后,他不得不遗憾地停下了。

 

后面随行的同志也停下脚步。他们不用问,便能从马玉林的表情上看出,追踪受阻了。大家都很沮丧:已经追出四十多里了,难道要放弃吗?

 

犯罪分子往市区里跑,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还是故意“甩踪”呢?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马玉林还站在那里苦思苦想,寻求破难之策。

进退两难,同志们束手无策;谁都帮不了马玉林的忙,也不愿打断他的思路。不过,大家对他寄托着希望,希望他能像往日那样,在遇到“山穷水复疑无路”的时候,又把大家引向“柳暗花明又一村”。

 

是的,过去有许多事实已经证明,要难住马玉林是不容易的。

 

例如,1962年冬,赤峰头道街一家磨坊的两匹马,在夜间被人偷走了。刑警队长史海滨和马玉林在现场勘查,然后又到外围圈踪,虽然发现了两个犯罪分子的足迹,但是足迹模糊不清;再找马蹄印,也没发现,地面上只有一个个不知是什么东西压成的坑。

史海滨感到很奇怪,琢磨好久也没弄明白。

 

马玉林望着那些坑,思忖一下,说:“这就是那被偷走的马的蹄印。”

史海滨摇了摇头:“我看不出来。”

马玉林一语道破:“坏蛋用什么东西把那马的蹄子包上了,不让你认出来。哼,这两个小子一定是个惯犯!”

“能追吗?”

“怎么不能,还跑了他?”

马玉林说完,习惯地从身边的树上折下一根树枝,时而拄着,时而画圈,追了起来。追出十二里,来到一个叫曲京海的地方,在一个岔路口站住了。

据大家分析判断,偷马的犯罪分子是奔黑水、朝阳方向去了。其间,他们要通过美丽河公社,那里是必经之路。

 

可是,史海滨对这个判断有些拿不准:犯罪分子要走美丽河吗?如果真的取道美丽河,他们过去多久了?

史海滨并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他作为刑警队长,一个指挥者,考虑问题总要比同志们周密一些。须知,追踪路上,有时只要迈错一步,就会前功尽弃,放跑罪犯。

 

马玉林见史海滨犹豫未决,知道他没拿定主意,便也思忖起来。忽然,他的目光投在路边的一堆马粪上。他走过去看了看,弯腰捡起一个马粪蛋。

史海滨见了大惑不解:“老马,你要干什么?”

马玉林没有回答,仔细看那个马粪蛋。马粪蛋冻硬了,外面有一层白霜。他用手一掰,马粪蛋裂成两半。他又仔细看了看,然后才说:“史队长,这是被盗的两匹马中的一匹屙的。根据这马粪的冻层来看,那两个坏蛋离开这里大约有半个小时,这正好是从这里走到美丽河所需要的时间。你赶快派人给美丽河公社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人检查,那两个坏蛋现在很可能正经过那里!”

 

史海滨一听,忙命人去打电话,让那里的公安配合堵截,然后下了决心:“走,奔美丽河!”

半小时后,他们赶到美丽河公社,发现那两个偷马人已经被抓,他们都是劳改释放犯,连同那两匹马,已经被当地公安部门抓获了。他们接到那个电话后,立即出动搜捕,刚好捉住了正在牵马经过的两个犯罪分子。

 

“嘿,马玉林真是料事如神呢!”人们赞叹着。后来,“马玉林用马粪蛋破案”的故事便传开了。

 

 

3

 

再如,1963年,翁牛特旗发生一起人室强奸杀人案,马玉林奉命和几个同志一起前往侦查。可是,现场勘查刚刚进行,有入就泄气了。原来,当地是沙坨子地,犯罪分子的足迹不清,无法追踪。有的人暗暗嘀咕:“马玉林的能耐就是追踪,现在,他也没辙了。”

 

可是,马玉林没有气馁,继续认真勘察。他走出屋子,围着房子转了转。忽然,他在窗台上发现了一块痕迹。如果是别人,对这块痕迹可能不会重视,就放过去了,但他却反复琢磨起来。据他判断,那块痕迹是一块趟绒布留下的。那块布在人体的部位上,既不是衣袖,也不是裤腿,而是帽子。他分析:犯罪分子在作案前探头向屋里窥视,他头上戴的趟绒帽子触碰在窗台上,才留下了那块痕迹。

马玉林的这个发现,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同志们根据他的分析,以戴趟绒帽子的青壮年男子为对象圈定嫌疑人,很快就抓获了那个强奸杀人的犯罪分子。犯罪分子的供词,证明马玉林的分析完全正确。

 

经过这件事后,那些曾经认为马玉林只能靠追踪、鉴定足迹破案的入,再也不这样说了。

 

再如,宁城县曾发生一起杀人案,凶手移尸荒郊,埋入土内。过些日子,尸体被一个牧羊人发现了,报了案。公安部门立案侦查,久侦未破。后来,马玉林来到埋尸现场,细心观察。他发现,埋尸的土坑周围的泥土上,留下几处印迹,通过那印迹断定,犯罪分子使用的那把铁锹的木把,是歪着插入铁锹的。侦察员根据他提供的这个线索,在已经排除嫌疑的对象中重新进行调查,终于发现了那把铁锹,抓获了杀人凶手。

 

类似上述这样的例子,对马玉林来说真是举不胜举。他常常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运用他的智慧和经验,排疑解难,使中途受阻的侦查工作出现转机,化障碍为坦途,直至最终破案。

那么这一次,当追踪进入赤峰市区以后,两个偷牛人的足迹和牛的蹄印都消失了,他还能创造出新的奇迹来吗?

 

时间过得很快,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马玉林时而伫立在一个地方,时而倒背双手,低着头往返走动着,苦苦思索。

侦察员们谁也没过去打扰他,耐心地等待着。

忽然,马玉林停下了,抬起头,朝大家说:“咱们离开这里,再上西大桥。”

“为什么?”侦察员们很感意外。步行四十多里,好不容易才追踪到这里,去西大桥干什么呢?

 

“既然坏蛋的去踪追不下去了,咱们就变个法,再找他们的来踪!”马玉林向大家作解释:“犯罪分子有个特点,他们来的时候像寻食的鸟,走的时候像受惊的鸡。他们作案以后,跑得很急,也常做些伪装和假象迷惑我们;可是他们来的时候就不同了,因为还没作案,心情和行动就大不一样,很少使鬼点子。只要我们找到他们的来踪,也能追到他们的老窝去!”

 

同志们一听,觉得这个方法虽然新奇大胆,可是很有道理。不过,也有人感到没有把握:寻找犯罪分子的来踪,过去从没这么做过,那是容易的吗?

一个侦察员问:“为什么要去西大桥呢?到那儿能找到犯罪分子的足迹吗?”

 

马玉林说:“从赤峰往这个方向走,不走北大桥就走西大桥,咱们去找找看。”

同志们听了,心中又燃起希望,一个个跃跃欲试。可是,这时天色已经晚了,只好暂时结束追踪。

次日一早,马玉林和几位侦察员便来到赤峰西大桥,仔细寻找。

马玉林具有惊人的记忆力,他一旦在脑中记下某一个人的足迹和步法特征,便长久不忘。他和同志们走过西大桥,奔农研地区。终于,他在北梁的土道上发现了那两个偷牛人的足迹。为了验证这足迹是不是他们偷牛的来踪,他顺着足迹追了下去,一气追到大营子公社第三生产队的丢牛现场。他成功了!

 

两天来,马玉林和同志们徒步追踪的路程约有一百多里,终于通过抓犯罪分子来踪的方法,发现了他们居住和经常活动的区域。他们又用三天时间,在当地进行调查。从群众中了解到,那里有个叫柳树林子的地方,经常有人在那里私自屠宰牲畜。

 

马玉林和侦察员们没有停歇,直奔柳树林子。当他们来到那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时,正好看见两个犯罪分子浑身沾满血迹,在那儿忙碌着呢。他们已经把那头牛杀掉了,剔下的肉装在两个大盆里,还没来得及弄走呢!

马玉林探案神速脚步

推荐阅读

马玉林探案(10):红山认“凶”
1 常言说:墙里开花墙外红。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悄,在赤峰也不例外。过去,马玉林每天都生活在当地人们中间,人们管他一口一个老马头地叫岩,既亲切,又不以为然对于他侦破的那些案件,...[详细]
2019-04-27
马玉林探案(19):神速的脚步
1 在马玉林的家乡,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个盗窃分子作案后,背着偷来的赃物,急急地往家走。可是,当他的脚刚迈进院子时,一下子愣住了:马玉林正坐在院里的一个板凳上抽着烟,轻蔑地看着他。原来,马玉林从被盗现场上的足迹认出了他,追踪一段后,抄了近道走,比他先到了。马玉林掐灭烟头,站起身,淡淡地说:行了,你不用进院子,再把东西背回去吧! 这个故事显然带有传奇性,不过,人们还是将它传来传去,并且深信不疑。因为马玉林追踪破案速度之快,有时真是惊人。群众说:马玉林只要开始追踪,脚下就生风。侦破打狼沟门公社孙寡妇家被抢案,...[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3):羊、狼和狐狸
1、 马玉林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是怎么练出这一手步法追踪和鉴定绝技的呢?这得追溯到很远的时侯。 他于1906年9月出生在内蒙赤峰县安庆沟乡元茂隆村。他家祖上几辈人都是穷苦的庄稼汉,家...[详细]
2019-04-15
马玉林探案(4):丢枪事件
1、 1947年农历四月十八,是马玉林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赤峰解放了。 解放前,马玉林是穷苦人。解放后,他家境越来越好了。尤其使马玉林感到欣慰的是,他的码踪技术受到了当地公安机...[详细]
2019-04-17
马玉林探案(11):假如当年手里有枪
1 青年时代的马玉林,是家乡一带追踪能手中的佼佼者,名气越来越大。他不仅靠追踪找回自己丢失的羊,还常以这一技之长帮助别人。 他的名气大了,连那班地主也不能小看他了,并在他身...[详细]
2019-04-27
马玉林探案(16):北京“捉”鬼
1 马玉林已经不仅仅属于赤峰了,祖国大地到处都在呼唤着他。 在有关部门安排下,从六十年代中期起,马玉林由苗春青陪同,到全国各地去参观,介绍经验,并协助当地公安机关侦破形形色色...[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20):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 十年动乱中的马玉林,以暮年病弱之躯,坚定地挺立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的第一线上,擒凶捉盗,功绩斐然。有人统计过,他仅在1969年那一年中,就破案六十多起,约占全县破案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有一天,他到哈拉道口、河南营子等地走了一趟,即破获各类刑事、治安案件七起。 有人据此以为,马玉林侦查案子总是很顺利的。这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现象。实际上,在同刑事犯罪作斗争中,马玉林不仅要付出巨大的精力和体力,承担着风险,而且要与狡诈的犯罪分子斗智周旋,冲破重重迷雾,才能直捣他们的巢穴。 马玉林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使一些犯罪分...[详细]
2019-05-19
马玉林探案(14):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 马玉林调入公安机关工作以后,在赤峰地区破案无数,威名大振,致使一些不法之徒闻风丧胆,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有些犯罪分子处心积虑、绞尽脑汁地在作案中变换手法,进行伪装,制造假...[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5):码踪专家根据脚印破获水地公社分销店入室盗窃案
1959年,经上级批准,五十三岁的马玉林被调到赤峰市公安局治安股,任追踪员,但只是试用。 他这样一个放了大半辈子羊,深居穷山沟里的老农,怎么能一下子成为一名刑警呢?说起这件事,...[详细]
2019-04-19
马玉林探案(15):身在赤峰,威及全国
1 时光荏苒,马玉林已经六十多岁了,但这时却是他一生中步法追踪技术达到高峰鼎盛的时期。赤峰地区行政区划分发生变动,市、县分开以后,组织上考虑到他的追踪技术更适用于农村和牧区...[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寻踪觅迹
1 1973年春,正是神州阴云密布的时候,社会治安极为混乱。河南省安阳地区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发生了一起凶杀抢劫大案。 这天清晨,有人来到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居然发现值夜班的人员躺...[详细]
2019-04-14
马玉林探案(2):三年前的悬案看脚印破获
1、 马玉林从警后破获大小案件不计其数,其中最令人拍案叫绝而又富于传奇色彩的,要数发生在赤峰市火车站广场的那一件了。 赤峰,是内蒙古自治区一个聚居着汉、蒙、回、满等多种民族...[详细]
2019-04-15
马玉林探案(7):三缕蓝色的纤维破获盗窃案
1 赤峰市平庄区队佛寺粮店,自开业以来,生意兴隆,诸事如意,从没出过什么岔头。可是,这天早晨七点来钟,当这个店的工作人员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时,惊骇地发现,锁在办公室抽屈里的...[详细]
2019-04-24
马玉林探案(18):乱世擒凶
1 1964年的深秋,马玉林和苗春青经上海来到了南京。 南京,山环水绕,虎踞龙盘,是有名的古都,同样是马玉林早就想来的地方。可是,他们到的时候,正赶上秋雨连绵,一连下了两天。他们...[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9):公安局门前的抢劫案
1 马玉林的追踪技术,常常成为同志们的话题,言谈之间,无不叹服。不过,马玉林追踪犯罪分子,究竟能追出多远呢?这个问题曾引起过争论。 有人说,马玉林年轻的时候就能在黑夜骑马挑...[详细]
2019-04-25
马玉林探案(13):兵不厌诈
1 马玉林用他那神奇的步法追踪技术擒凶捉盗,战果赫赫。他那带有传奇色彩的破案故事流传开来,使赤峰地区的人民受到鼓舞。马玉林的名字也对犯罪分子起到很大的威慑作用,使他们闻之丧...[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7):警犬不灵了?
1 1964年9月,正值中秋佳节,马玉林在苗春青陪同下,来到了祖国的南大门一广州。广东省公安厅和广州市公安局的同志久慕马玉林的大名,热情地迎接了他们,安排他们在省公安厅招待所住下...[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8):巧破迷魂阵
1 同志们常说:马玉林没案子就没情绪。 这就是说,马玉林最大的志趣,就是侦破案件。 那么,没有侦破任务的时候,他是怎样生活的呢? 他长住公安局独身宿舍,难免寂寞。他不认识字,连...[详细]
2019-04-24
  • 马玉林探案(14):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 马玉林调入公安机关工作以后,在赤峰地区破案无数,威名大振,致使一些不法之徒闻风丧胆,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有些犯罪分子处心积虑、绞尽脑汁地在作案中变换手法,进行伪装,制造假...
  • 马玉林探案(1):寻踪觅迹
    1 1973年春,正是神州阴云密布的时候,社会治安极为混乱。河南省安阳地区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发生了一起凶杀抢劫大案。 这天清晨,有人来到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居然发现值夜班的人员躺...
  • 马玉林探案(2):三年前的悬案看脚印破获
    1、 马玉林从警后破获大小案件不计其数,其中最令人拍案叫绝而又富于传奇色彩的,要数发生在赤峰市火车站广场的那一件了。 赤峰,是内蒙古自治区一个聚居着汉、蒙、回、满等多种民族...
  • 马玉林探案(8):巧破迷魂阵
    1 同志们常说:马玉林没案子就没情绪。 这就是说,马玉林最大的志趣,就是侦破案件。 那么,没有侦破任务的时候,他是怎样生活的呢? 他长住公安局独身宿舍,难免寂寞。他不认识字,连...
  • 马玉林探案(5):码踪专家根据脚印破获水地公社分销店入室盗窃案
    1959年,经上级批准,五十三岁的马玉林被调到赤峰市公安局治安股,任追踪员,但只是试用。 他这样一个放了大半辈子羊,深居穷山沟里的老农,怎么能一下子成为一名刑警呢?说起这件事,...
  • 马玉林探案(20):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 十年动乱中的马玉林,以暮年病弱之躯,坚定地挺立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的第一线上,擒凶捉盗,功绩斐然。有人统计过,他仅在1969年那一年中,就破案六十多起,约占全县破案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有一天,他到哈拉道口、河南营子等地走了一趟,即破获各类刑事、治安案件七起。 有人据此以为,马玉林侦查案子总是很顺利的。这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现象。实际上,在同刑事犯罪作斗争中,马玉林不仅要付出巨大的精力和体力,承担着风险,而且要与狡诈的犯罪分子斗智周旋,冲破重重迷雾,才能直捣他们的巢穴。 马玉林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使一些犯罪分...
  • 马玉林探案(4):丢枪事件
    1、 1947年农历四月十八,是马玉林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赤峰解放了。 解放前,马玉林是穷苦人。解放后,他家境越来越好了。尤其使马玉林感到欣慰的是,他的码踪技术受到了当地公安机...
  • 马玉林探案(6):码踪破获盗马案
    1 马玉林进了赤峰市公安局刑警队,这在他的家乡安庆沟,成了爆炸性新闻。马玉林自己也好像是在梦中。虽然工资低微,身不穿警服,腰不佩武器,可是他这样一个拿了大半辈子赶羊鞭的人,...
  • 马玉林探案(3):羊、狼和狐狸
    1、 马玉林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是怎么练出这一手步法追踪和鉴定绝技的呢?这得追溯到很远的时侯。 他于1906年9月出生在内蒙赤峰县安庆沟乡元茂隆村。他家祖上几辈人都是穷苦的庄稼汉,家...
  • 马玉林探案(11):假如当年手里有枪
    1 青年时代的马玉林,是家乡一带追踪能手中的佼佼者,名气越来越大。他不仅靠追踪找回自己丢失的羊,还常以这一技之长帮助别人。 他的名气大了,连那班地主也不能小看他了,并在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