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4 23:46:19 热度:

马玉林探案(8):巧破迷魂阵

1

同志们常说:“马玉林没案子就没情绪。”

 

这就是说,马玉林最大的志趣,就是侦破案件。

那么,没有侦破任务的时候,他是怎样生活的呢?

 

他长住公安局独身宿舍,难免寂寞。他不认识字,连他的名字还是进刑警队以后才学会写的。当时除了每月看两场电影外,几乎没有什么文化娱乐生活。闲暇时,他便带着学生为他买的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拿个小板凳,坐在公安局门口,一边听收音机广播(他最爱听京刚),一边望着大街上过往的行入和车辆。不了解内情的入会以为这个老头在休息,享清福,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并非在闲呆,而是几乎一刻也没离开面前经过的行人们的脚。

 

他这是在苦练基本功,进行“业务学习”呢!

这天上午,天气晴朗,风和日丽。马玉林闲着没事,又坐在公安局门口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旁。忽然,杨峻岐从院里快步走来,手中摇摆着一封信函离很远就召唤道:“老马,好事!好事来啦!”

马玉林听了,站起身笑着问:“什么好事?”

 

杨峻岐走到近前,把那封信函交给马玉林,说:“锦州铁路局公安处请你去介绍经验呢!局领导研究过了,同意你去。你这大半辈子哪也没去过,能到锦州这个大城市走一走,看一看,不是件好事吗?

 

马玉林的追踪本领,锦州铁路局公安处怎么知道了呢?

\"\"

原来,这个局管辖的一段铁路,曾多次发生道钉被偷的案件,久侦未破。后来,公安处的同志听说赤峰有个老马头善于追踪,便特地派人把马玉林请到现场,协助侦查。马玉林不负众望,从道钉被盗的地方起,一直追到犯罪分子的家里,破了这件案子。这件事在锦铁公安处传扬开来,人人称奇道神。后来,公安处集训刑侦感觉,便决定邀请马玉林去传授追踪技术和经验。

 

哪知马玉林听杨峻岐这么一说,不仅未喜,反倒添愁了,望着那封信函好一会儿才说:“老杨,这事可不大好办呢!你知道,我一不会说,二不会写,这点能耐在本乡本土用用还行,要是去那么个大地方,人家都是科班出身的公安干警,我……能行吗?”

 

“你这可是多虑啦,”杨峻岐说,“人家是瞧得起你,想向你学一手,才请你去的。让更多的人把你的技术和经验学了去,是件好事嘛!领导让我跟着你去,你就放心吧!”

 

马玉林听说有杨峻岐作陪,心情才渐渐安定下来了。

 

2

 

两天后,马玉林和杨峻岐整装启程,来到了锦州市。锦铁公安处的负责同志热情接见,盛情招待,一口一个“马老师”,“马专家”,叫得马玉林如坐针毡。有生以来,这是他头一次坐火车走出这么远的地方,头一次听到“马专家”这个称呼,心里不禁热浪升腾。

 

到锦州后第二天,锦铁公安处召集了二百多名公安干警,听马玉林作报告。可怜马玉林,既没有讲稿,又没有口才,他即使想把满肚子的经验、体会都倒出来,也是干着急白费劲儿。望着台下坐得满满的、黑糊糊的一片人,心情很紧张,要说的话一到嗓子眼儿就卡住了,愣是讲不清楚,急得在台上手没地方放,浑身汗涔涔。幸亏旁边的杨峻岐帮他补充,当“翻译”,连解释带发挥,好歹才把这一关挺过去了。

 

傍晚,吃过饭后,马玉林回到招待所的房间,如释重负地在床上坐下了。他以为来锦州的任务完成了,浑身轻松,哪知杨峻岐随后进了屋,刚说一句,就又把他的心提了起来。

 

杨峻岐说:“老马,准备表演吧!”

“表演?”马玉林一愣,站起来,“表什么演?”

“就是表演破假案呢!”杨峻岐解释说,“你不是表演过吗?像在赤峰王金明他们搞的那样。”

 

“唉,又是破假案!”马玉林皱了皱眉,嘟囔一句,又坐下了。对于破假案,马玉林不感兴趣,甚至是反感的。他总觉着那像是闹着玩似的,其中包含着对他不相信的成分。他认为,与其破十件假案,也不如破一件真案有意义。杨峻岐猜出了马玉林的心思,劝道:“老马,要介绍你的经验,表演是免不了的。这是一个新地方人家并不了解你,耳听是虚,眼见为实。只有表演好了,人家才相信你的功夫,诚心实意地向你学。这对工作是有好处的呀!”

 

“可要是表演出了差错…”

 

“出了差错也没啥。你是个每月才三十几元工资的小干部,怕什么!反正这是个假案子,错了又能怎么样!”

 

马玉林听了,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再说,自己是被请来的,在这里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还一口一个“老师”、“专家”地叫着,现在人家要求自己表演一下,怎么好拒绝呢!他点头同意了,但是随即又担心起来:“老杨,行倒是行,可这个表演……够呛啊!”

 

“怎么?

“这里是大城市,人生地不熟,好多方面和咱们赤峰那边不一样,再说谁知道他们要使啥花花点子?我…真没把握。”

 

杨峻岐听了,皱了皱眉,用手挠了挠头。说实话,他虽然佩服马玉林,可是要马玉林在这里做表演,他心里也没有底。他只好又劝说、鼓励一番。两人谈到很晚,才上床睡了。

这一夜,马玉林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睡好。

翌日上午,睛空万里,是一个好天气,开会的人们乘坐大型客车来到市郊表演场地。

 

听说从赤峰来的老马头要表演追踪,人们都兴致勃勃,不仅参加会议的没有一个人缺席,好多铁路系统其他方面的人也纷纷赶来观看。

 

马玉林和杨峻岐在公安处负责同志的陪同下,同时抵达。表演开始了。公安处的一位同志将马玉林领到一座工厂的仓库前,用手指着一间房子说:“马老师,就是这个屋,里面的东西被盗了,‘犯罪分子已经带着东西逃走了。您行动吧!”

马玉林看了杨峻岐一眼,走到房前,观察周围的地面。

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形成一个大圈,眼睛盯地看着马玉林的一举一动。

马玉林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后,走进屋里,继续仔细观察。

杨峻岐不放心,趁这机会跟进来,看了一会儿,低声问“怎么样?”

马玉林看了他一眼,没吱声。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马玉林走出屋子,宣布自己调查的结论:“这是三个人做的案,两个人进屋里,一个人在外面。”

 

那个公安处的同志惊异地睁大眼睛,转身面向大家说:“完全正确!”

 

猛的,人群中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掌声,使马玉林受到鼓舞,消除了顾虑。他心想:看来,锦州和赤峰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中国的地盘嘛!

 

杨峻岐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地,他又走近马玉林身边,悄声说:“对,就这么干,给他们好好露一手!”

 

马玉林向围观的人们扫了一眼,镇定了一下,开始追踪逃犯!

人们以极大的兴趣,跟在马玉林后面观察。他们发现,马玉林脚步敏捷,走得很快。他穿过一片炉渣地,跨过小河沟,拐了好多条弯路、岔道。看得出,“逃犯”在选择路线上花费了心思,设下了不少“迷魂阵”。可是,马玉林没有上当,辗转迁回,识破假象,紧紧咬住他们的踪迹不放。追踪约二里地后,马玉林钻进了一片小榆树林。人们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也跟了进去。

 

马玉林在树林里寻觅一番,最后微微一笑,在一棵榆树边站下了,指着地面说:“就在这儿。那两个人抬着赃物埋在这里了。唉,这东西不轻呀,累坏他们啦!”

马玉林风趣的话,使人们笑了起来。“挖吧!”马玉林果断地一挥手。

随行的几个公安处的同志已经准备了工具,他们锹镐齐下,很快,一个埋入土中的大车轱辘露了出来。

 

“哗—”又是一片掌声。

事情并没有完,马玉林决心要“赎”、“赃”俱获,继续追踪。可是,从足迹看,三个“犯罪分子”走出小榆树林后,分三个方向“逃跑”了。马玉林无法分身,只好去追其中的个。他又追出大约三百米,来到一幢楼房前。那个“犯罪分子”的足迹消失了。

 

马玉林站住脚,指着楼梯口说:“他从这里上楼了!”

“对!完一全一一对!”公安处的同志高兴地说,“他确实累了,正在楼上休息呢!”

 

掌声……

 

3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是中午了。马玉林正要去追另外两个“犯罪分子”,公安处的同志阻止了:“马老师,该吃饭了,回去吧!”

吃完饭,马玉林回到自己的房间,往床上躺。他也很累,不是体力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别看他在追踪时显得轻松自如,实际上,他需要进行多么紧张的观察、分析、判断啊,现在,表演总算结束了,没出什么差错。他舒服地伸了伸腰,长出了一口气。

门开了,杨峻岐走了进来:“老马,下午,他们让你从人群里认出那另外两个“犯罪分子’哩!”

“啊?”马玉林一下子坐起来,“还没完呢?不行不行,认错了怎么办?”

杨峻岐见马玉林上午的表演十分成功,心里有了底,便说:“这事你也做过嘛,怕什么?”

“唉,没有把握呀……”马玉林说着,在屋里不安地踱起来。

杨峻岐已经摸熟了马玉林的脾性,知道他是个处世谨慎的人,自尊心也很强。他虽有绝技在身,却不骄不狂,办事总怕有什么闪失。他见马玉林又有了顾虑,想了想说:“老马,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他们把范围缩小些,拿出十个‘重点嫌疑人’你来认,怎么样?”

“人家能同意吗?”

“这不由咱们嘛!”

“这……”马玉林思忖一会儿,不得已点了点头,“好。”

 

下午,人们以更大的兴趣,把院子围得水泄不通,观看马玉林指认“犯罪分子”。

十个“重点嫌疑人”在马玉林面前一一走过去了。他们之中有青年人,有中年人!有人穿着警服,有人穿着便衣;脸上却都是一副严肃的神态,不敢说也不敢笑,生怕被马玉林看出什么破绽来。

马玉林在他们后面看了看,指着其中的一个说:“就是他,和进楼躲起来的那个人一块儿抬的大车轱辘。”

那个被指认的人神情愕然,惊诧不已:他已经把“作案”时穿的鞋换过了,可还是没逃过这个老头的眼睛!

 

“马老师,”公安处的同志试探地问,“能不能把第三个人也认一认?

马玉林沉吟一下,答道:“那第三个人,好像是他们的小头头,总来回跑,留下的足迹不太完整。要是非让我认嘛…”他又看了一遍,然后走到一个人的前面,指了指,“可能是这一位。”

 

由于那个“犯罪分子”的足迹残缺,马玉林不得不破例地加了“可能”二字。

“对对,对!”那个被指认的人连声叫着,激动地扑向马玉林,拉起他的手摇晃着,“那个来回跑的人就是我呀,一点也不错!马老师,您简直就是……神仙!”

掌声,经久不息的掌声!

 

表演获得了成功,马玉林和杨峻岐都很高兴。他们闲着没事,到大街上游览,轻松一下。

他们信步走着,来到一家百货商店。杨峻岐发现,那些货架上、橱柜里的五光十色、瑯目的商品并没吸引住马玉林,他的两只眼睛还同往常一样,总是看着地面,还有顾客们那无数只走动着的脚。

 

杨峻岐问:“老马,你看啥呢?”

马玉林说:“脚印。”

“啊?”杨峻岐惊异了,“这是水磨石的地面呢!溜溜光光的,你也能看出脚印来?”

“能。只要细看,就能看出来。”

“那我怎么看不出来呢?难道你的眼睛和别人的不一样?”

马玉林笑了:“有啥不一样,都是肉长的。来,你到我这儿看,就能看出来了。”

杨峻岐好奇地走过去,站在马玉林刚才呆的位置上,顺着他指示的方向仔细看。果然,在光线的作用下,隐隐约约看到了人们走过之后留下的足迹。这些足迹轻微而又模糊,如果眼睛稍稍移动一下,或者站的位置稍稍变一下,足迹便“消失”了。杨峻岐这才明白,怪不得马玉林在现场上勘查,有时斜着眼睛看,有时跃在地上看,原来这里面还包含着光学的道理呀!

马玉林见杨峻岐那种认真的样子。咧开大嘴笑了:“老杨,你想学吗?你要学,我教给你。”

“学,学!”杨峻岐笑道,“我就拜你为师啦!”

马玉林在锦州的表演,震动了这座城市。锦州人给马玉林以高度的评价。特别是锦铁公安处的同志们,对马玉林的感情尤其深厚,因为是他们最先邀请了马玉林,他们为此而感到骄傲。锦州铁路局的员工们盛传马玉林的高才绝技,对他格外热情。以后再遇马玉林外出坐他们的车时,便对他关怀备至,即使他买的是硬板儿票,也非让他去坐软卧不可。

 

4

 

锦州铁路局使马玉林一时名声大噪。因为铁路的两根钢轨不单是跑火车的,它同时也是传播信息的最佳“通讯线路”于是,“赤峰有个老马头,脚印神奇无比”的“路透社”新闻,很快便顺着铁路线传向全国各地。

继锦州之后,兴城、朝阳等地公安部门也邀请马玉林去介绍经验,并做了表演,同样获得了成功。

马玉林满载盛誉,带着“马专家”、“马神仙”的称号回到了赤峰。有几个青年人和马玉林一起住独身宿舍,他们与马玉林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对他越了解,感情越亲密,总是有说有笑的。

 

马玉林睡觉时有个小毛病,经常发生痉挛,一缩一缩的。年轻人不爱早睡,玩了一阵扑克后,见马玉林一个人先睡着了,一条腿又一动一动的,都觉得好笑。有个青年找来一根绳子,悄悄把绳子的一头拴住他的腿,另一头拴在房门拉手上。这样,他的腿每一抽搐,房门便开一下,响一声…青年们觉得有趣,哈哈大笑起来。

 

马玉林被笑醒了,坐了起来。他看见腿上的绳子,边解开边苦笑道:“你们倒拿我寻开心,岂不知我这腿上的毛病,是在旧社会落下的根儿。”

这立即引起了青年们急于了解的一个话题:“马老师,你的能耐到底是怎么来的?有没有人教你?”

“对,给我们讲讲!”其余的人都表示赞同。

 

马玉林今晚很高兴,索性不睡了,在褥子上盘起腿,卷上一支烟,划着火柴点燃了,吸了一口,笑道:“你们问我怎么学的码踪?这话说起来就长了。有人说我是跟北边来的一个喇嘛学的,有人说我是跟本家的一个老头学的,其实都不对。没有人教我,是我自己多年眼看、心想、试验,悟出来的。羊丢了,我得顺着蹄印去找呀!找不回来,财主就要我赔。我是给逼出来的。我从十二岁起就给地主放羊,扛小活,解放后又在农业社放羊。我就专门琢磨羊蹄子印,由羊蹄子印又琢磨大牲口蹄子印,后来又琢磨人的脚印。越琢磨越有瘾,越上心,就这么练出来了。”

“嘻!”一个青年笑了,“马老师,你的能耐太大了,听人说,你是闹狐仙呢!

 

“嘿,”马玉林也笑了,“我年轻的时候,就听有人这样说过。别听信那个。我杀过狐狸,用狐狸皮做过衣服,闹啥狐仙!我这不是迷信,是科学,是真功夫。有人说我眼睛毒,别人看不出来的我能看见,那是练的。就说人吧!不分男女,老少,高矮,胖瘦,还有不同的职业,性格,习惯,所以走起路来各有特点。就是同样性别、年岭、身材的人走路,他们的姿势、步态、步幅也不一样,留下的脚印也就不会相同。里八字,外八字,大外八,小外八,分离步,吃劲儿,虚边儿,带土……总之,就像你们编的那样:擦挑划准蹬抠挖,压拧磕抬带其它……’多了,都不会相同。就是换了鞋,也改不了步法。我看得多了,时间长了,就能从脚印上看到一个人的黑影子在我脑子里活动。从印到影,从影到印,这样的比较就是对人对印,也叫码踪认人。用你们的话说,就叫步法鉴定。”

 

“黑影子?你越说越玄啦!”

“这是真的,爱信不信。你们把功夫学到了,就知道了。不信,就试试看!”

马玉林吸了一口烟,微笑着望着大家。他吐出的淡蓝色的烟雾,袅袅地升腾,变幻,扩散,好像给室内笼罩一层神秘的迷雾。

 

马玉林说得斩钉截铁,不像在开玩笑,这使几个青年虽然不能尽信,也不能不信。如果不信,他破获的那些案件,又都怎样解释呢?他们明白了,马玉林的功夫,不是有神奇的人指点,不是祖先的传授;更不能用封建迷信的一套做“解释”。他虽然没有文化,但是他能看懂一种特殊的“文字”一足迹,人和其它动物的足迹,以及其它痕迹。他平时走路总是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就是在“读”这“文字”句话,他的功夫,是从几十年的刻苦实践中摸索、锤炼出来的。

 

听到这里,几个青年都深深地感动了。

“马老师,你的脑子也够灵的。”又一个青年说。

 

“唉,什么灵不灵的,还不是多看、多想、多记。”马玉林谦虚地笑了笑,“看什么事情都得细心,反复琢磨,就能摸到…规律。比方说,什么人走路快?人有喜事走得快,神经紧张走得快,憋尿的人也走得快。当然,不同的人虽然都走得快,姿势可不一样。这就是有共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再比方,地上有男人撒的一泡尿。是年轻人还是年岁大的人撒的?这就靠平时注意了。年轻人解小便哧得远,年岁大的人解小便就沥沥拉拉的,滴在两脚间…”

“哈哈哈!对对对,有道理,有道理!”青年们都大笑起来。

 

“马老师,”又一个人提起了话头,“听说解放前你的遭遇很苦,你的儿子……”

“唉!还提那些干啥……”马玉林支吾着,声音低下去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快睡吧!”马玉林说完,又躺了下去,过不久便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可是,几个青年却很难入睡,又一个疑问在他们脑子里产生了:为什么一提到家,还有妻子儿女,马玉林就不讲了呢?

马玉林探案迷魂阵

相关文章

马玉林探案(20):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 十年动乱中的马玉林,以暮年病弱之躯,坚定地挺立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的第一线上,擒凶捉盗,功绩斐然。有人统计过,他仅在1969年那一年中,就破案六十多起,约占全县破案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有一天,他到哈拉道口、河南营子等地走了一趟,即破获各类刑事、治安案件七起。 有人据此以为,马玉林侦查案子总是很顺利的。这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现象。实际上,在同刑事犯罪作斗争中,马玉林不仅要付出巨大的精力和体力,承担着风险,而且要与狡诈的犯罪分子斗智周旋,冲破重重迷雾,才能直捣他们的巢穴。 马玉林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使一些犯罪分...[详细]
2019-05-19
马玉林探案(19):神速的脚步
1 在马玉林的家乡,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个盗窃分子作案后,背着偷来的赃物,急急地往家走。可是,当他的脚刚迈进院子时,一下子愣住了:马玉林正坐在院里的一个板凳上抽着烟,轻蔑地看着他。原来,马玉林从被盗现场上的足迹认出了他,追踪一段后,抄了近道走,比他先到了。马玉林掐灭烟头,站起身,淡淡地说:行了,你不用进院子,再把东西背回去吧! 这个故事显然带有传奇性,不过,人们还是将它传来传去,并且深信不疑。因为马玉林追踪破案速度之快,有时真是惊人。群众说:马玉林只要开始追踪,脚下就生风。侦破打狼沟门公社孙寡妇家被抢案,...[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8):乱世擒凶
1 1964年的深秋,马玉林和苗春青经上海来到了南京。 南京,山环水绕,虎踞龙盘,是有名的古都,同样是马玉林早就想来的地方。可是,他们到的时候,正赶上秋雨连绵,一连下了两天。他们...[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7):警犬不灵了?
1 1964年9月,正值中秋佳节,马玉林在苗春青陪同下,来到了祖国的南大门一广州。广东省公安厅和广州市公安局的同志久慕马玉林的大名,热情地迎接了他们,安排他们在省公安厅招待所住下...[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6):北京“捉”鬼
1 马玉林已经不仅仅属于赤峰了,祖国大地到处都在呼唤着他。 在有关部门安排下,从六十年代中期起,马玉林由苗春青陪同,到全国各地去参观,介绍经验,并协助当地公安机关侦破形形色色...[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5):身在赤峰,威及全国
1 时光荏苒,马玉林已经六十多岁了,但这时却是他一生中步法追踪技术达到高峰鼎盛的时期。赤峰地区行政区划分发生变动,市、县分开以后,组织上考虑到他的追踪技术更适用于农村和牧区...[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4):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 马玉林调入公安机关工作以后,在赤峰地区破案无数,威名大振,致使一些不法之徒闻风丧胆,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有些犯罪分子处心积虑、绞尽脑汁地在作案中变换手法,进行伪装,制造假...[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3):兵不厌诈
1 马玉林用他那神奇的步法追踪技术擒凶捉盗,战果赫赫。他那带有传奇色彩的破案故事流传开来,使赤峰地区的人民受到鼓舞。马玉林的名字也对犯罪分子起到很大的威慑作用,使他们闻之丧...[详细]
2019-05-16
马玉林探案(12):天南火光
1 马玉林递了入党申请书后,工作更加积极了。每有案子,他就把炕上的行李往里一卷,头一个作好出现场的准备,从不贻误战机,破案率颇高。 1962年夏,一天中午,平庄区旺甘池村发生一起...[详细]
2019-04-30
马玉林探案(11):假如当年手里有枪
1 青年时代的马玉林,是家乡一带追踪能手中的佼佼者,名气越来越大。他不仅靠追踪找回自己丢失的羊,还常以这一技之长帮助别人。 他的名气大了,连那班地主也不能小看他了,并在他身...[详细]
2019-04-27
马玉林探案(10):红山认“凶”
1 常言说:墙里开花墙外红。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悄,在赤峰也不例外。过去,马玉林每天都生活在当地人们中间,人们管他一口一个老马头地叫岩,既亲切,又不以为然对于他侦破的那些案件,...[详细]
2019-04-27
马玉林探案(9):公安局门前的抢劫案
1 马玉林的追踪技术,常常成为同志们的话题,言谈之间,无不叹服。不过,马玉林追踪犯罪分子,究竟能追出多远呢?这个问题曾引起过争论。 有人说,马玉林年轻的时候就能在黑夜骑马挑...[详细]
2019-04-25
马玉林探案(8):巧破迷魂阵
1 同志们常说:马玉林没案子就没情绪。 这就是说,马玉林最大的志趣,就是侦破案件。 那么,没有侦破任务的时候,他是怎样生活的呢? 他长住公安局独身宿舍,难免寂寞。他不认识字,连...[详细]
2019-04-24
马玉林探案(7):三缕蓝色的纤维破获盗窃案
1 赤峰市平庄区队佛寺粮店,自开业以来,生意兴隆,诸事如意,从没出过什么岔头。可是,这天早晨七点来钟,当这个店的工作人员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时,惊骇地发现,锁在办公室抽屈里的...[详细]
2019-04-24
马玉林探案(6):码踪破获盗马案
1 马玉林进了赤峰市公安局刑警队,这在他的家乡安庆沟,成了爆炸性新闻。马玉林自己也好像是在梦中。虽然工资低微,身不穿警服,腰不佩武器,可是他这样一个拿了大半辈子赶羊鞭的人,...[详细]
2019-04-22
马玉林探案(5):码踪专家根据脚印破获水地公社分销店入室盗窃案
1959年,经上级批准,五十三岁的马玉林被调到赤峰市公安局治安股,任追踪员,但只是试用。 他这样一个放了大半辈子羊,深居穷山沟里的老农,怎么能一下子成为一名刑警呢?说起这件事,...[详细]
2019-04-19
马玉林探案(4):丢枪事件
1、 1947年农历四月十八,是马玉林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赤峰解放了。 解放前,马玉林是穷苦人。解放后,他家境越来越好了。尤其使马玉林感到欣慰的是,他的码踪技术受到了当地公安机...[详细]
2019-04-17
马玉林探案(3):羊、狼和狐狸
1、 马玉林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是怎么练出这一手步法追踪和鉴定绝技的呢?这得追溯到很远的时侯。 他于1906年9月出生在内蒙赤峰县安庆沟乡元茂隆村。他家祖上几辈人都是穷苦的庄稼汉,家...[详细]
2019-04-15
马玉林探案(2):三年前的悬案看脚印破获
1、 马玉林从警后破获大小案件不计其数,其中最令人拍案叫绝而又富于传奇色彩的,要数发生在赤峰市火车站广场的那一件了。 赤峰,是内蒙古自治区一个聚居着汉、蒙、回、满等多种民族...[详细]
2019-04-15
马玉林探案(1):寻踪觅迹
1 1973年春,正是神州阴云密布的时候,社会治安极为混乱。河南省安阳地区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发生了一起凶杀抢劫大案。 这天清晨,有人来到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居然发现值夜班的人员躺...[详细]
2019-04-14
  • 马玉林探案(1):寻踪觅迹
    1 1973年春,正是神州阴云密布的时候,社会治安极为混乱。河南省安阳地区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发生了一起凶杀抢劫大案。 这天清晨,有人来到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居然发现值夜班的人员躺...
  • 马玉林探案(4):丢枪事件
    1、 1947年农历四月十八,是马玉林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赤峰解放了。 解放前,马玉林是穷苦人。解放后,他家境越来越好了。尤其使马玉林感到欣慰的是,他的码踪技术受到了当地公安机...
  • 马玉林探案(9):公安局门前的抢劫案
    1 马玉林的追踪技术,常常成为同志们的话题,言谈之间,无不叹服。不过,马玉林追踪犯罪分子,究竟能追出多远呢?这个问题曾引起过争论。 有人说,马玉林年轻的时候就能在黑夜骑马挑...
  • 马玉林探案(16):北京“捉”鬼
    1 马玉林已经不仅仅属于赤峰了,祖国大地到处都在呼唤着他。 在有关部门安排下,从六十年代中期起,马玉林由苗春青陪同,到全国各地去参观,介绍经验,并协助当地公安机关侦破形形色色...
  • 马玉林探案(8):巧破迷魂阵
    1 同志们常说:马玉林没案子就没情绪。 这就是说,马玉林最大的志趣,就是侦破案件。 那么,没有侦破任务的时候,他是怎样生活的呢? 他长住公安局独身宿舍,难免寂寞。他不认识字,连...
  • 马玉林探案(7):三缕蓝色的纤维破获盗窃案
    1 赤峰市平庄区队佛寺粮店,自开业以来,生意兴隆,诸事如意,从没出过什么岔头。可是,这天早晨七点来钟,当这个店的工作人员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时,惊骇地发现,锁在办公室抽屈里的...
  • 马玉林探案(2):三年前的悬案看脚印破获
    1、 马玉林从警后破获大小案件不计其数,其中最令人拍案叫绝而又富于传奇色彩的,要数发生在赤峰市火车站广场的那一件了。 赤峰,是内蒙古自治区一个聚居着汉、蒙、回、满等多种民族...
  • 马玉林探案(13):兵不厌诈
    1 马玉林用他那神奇的步法追踪技术擒凶捉盗,战果赫赫。他那带有传奇色彩的破案故事流传开来,使赤峰地区的人民受到鼓舞。马玉林的名字也对犯罪分子起到很大的威慑作用,使他们闻之丧...
  • 马玉林探案(18):乱世擒凶
    1 1964年的深秋,马玉林和苗春青经上海来到了南京。 南京,山环水绕,虎踞龙盘,是有名的古都,同样是马玉林早就想来的地方。可是,他们到的时候,正赶上秋雨连绵,一连下了两天。他们...
  • 马玉林探案(12):天南火光
    1 马玉林递了入党申请书后,工作更加积极了。每有案子,他就把炕上的行李往里一卷,头一个作好出现场的准备,从不贻误战机,破案率颇高。 1962年夏,一天中午,平庄区旺甘池村发生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