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栏目: 日本侵华战争 八国联军侵华战争
  • 141条记录
  • 河南浚县大屠杀:惨遭日军屠城,凶残程度堪比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在中国犯下的最大罪行。然而,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县城,被日军攻破后,惨烈程度堪比南京大屠杀。日军的凶残令人发指。 日军进城 1938年日军第14军团进攻河南浚(xun)县...
  • 大连旅顺口被日本屠杀仅剩36人,如今禁止日本人进入,堪称有骨气
    在中国就有一个特别的地方,这个地方就相当有骨气,因为在这里是不允许日本人进入的,它就是我国的著名景点——大连旅顺口。不承认日本侵华战争的日本人禁止入内!霸气侧漏,不过这是...
  • 中国上空的捍卫者:英制斗士MKⅠ战机
    斗破天际撼敌胆中国上空的捍卫者 英制斗士MKⅠ战机 八年全面抗战中,中国空军使用的驱逐机大多是苏制、美制战机。但是有一款英制驱逐机却在抗战初期大显身手,狠狠地教训了狂妄的日本侵略者,成为了当时极少数能抗衡日军96舰战的王牌驱逐机。这就是抗战初期,国民政府从英国引进的斗士MKⅠ战机(也称角斗士/格斗士),这同时也是英国在二战中使用过的最后一种双翼驱逐机。 斗士战机是英国格罗斯特公司的设计师H.P.Folland为该公司研制的最后一款双翼战机。它于1934年9月试飞成功,1935年7月1日,该机被正式命名为斗...
  • 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前后有万名战士死在毛儿盖班佑草地
    8日21日红军开始穿越可怕的草地:前后有万名战士牺牲在这里 历史上的今天,1935年8日21日红军开始穿越可怕的草地。红军过草地花费了7天时间,牺牲的人数远远高于爬雪山。据史料统计,红军三大主力在两年数次过雪山草地期间,非战斗减员在万人以上。同很多人认为的不同,绝大部分红军战士不是陷入沼泽淹死的。 致死的原因,主要是寒冷、饥饿和疾病。 罗炳辉将军回忆:进入草地如入迷魂阵,天苍苍地茫茫,一望无际,遍地是水草沼泽泥潭。没有路人和马必须踏着草甸走,从一个草甸跨到另一个草甸,跳跃前进,没踏到草甸陷进泥潭,泥潭很深...
  • 戴笠的酷刑“冰肌玉骨”, 为何来例假的日本女间谍一听到, 就都招了?
    如果有一个字来形容中国的每一个时代,应该是怎样形容?那就是,秦朝是霸,汉朝是悍,三国是逐,南北朝是乱,隋朝是狂,唐朝是盛,宋朝是富,明朝是坚,清朝是衰。挺有意思的,那不...
  • 日本:即便犯下滔天罪行,但只要道歉了就没事了吧!
    HBO的新剧《切尔诺贝利》最近上映,而报姐前几天的推文《史上最惨烈的世界末日:60万血肉之躯,只为封印核辐射》带大家回顾了这场 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核事故 。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在苏联。那次事件发生以来,就一直被西方媒体当做攻击俄罗斯国家以及苏联政府系统的最好例证: 苏联不但技术不好,而且体制僵化,官员官僚,最后造成了这样的悲剧。 但HBO的《切尔诺贝利》,尤其是第二集播出以后,网友们发现这部剧 对苏联的刻画虽然仍然存在偏见 ,但在描写苏联科学家、消防员、工人这类战斗在抗灾一线的战士的时候,却完全没有回避...
  • 福建水师在马尾海战中遭遇突袭:张佩纶将领无能导致全军覆没
    8月23日福建水师在马尾海战中遭遇突袭:将领无能导致全军覆没 1884年8月23日,福建水师遭遇法国舰队突袭,马尾海战爆发。 福建水师是满清晚期的一支现代化海军舰队,由福州船政局规划、驻防福建沿海。 福建水师是满清第一支现代化舰队,左宗棠为他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中法战争爆发后,法军将舰队派到港外,恐吓满清政府投降。 法国远东舰队有10艘,总吨位约1万5000吨,装备火炮77门。 福建水师有11艘现代化舰艇,数十艘木船,火炮240余门。表面上看,总吨位接近法国舰队,甚至在火炮上还有优势。实际上,法军用的是后...
  • 清朝当时已有枪支弹药,为何八国联军侵华时清兵竟还用砍刀?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理解,虽然自鸦片战争之后清军已经注意到了热兵器的重要性,也购买了一定数量的新式装备,然而有没有是一个问题,会不会用、能不能用好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事...
  • 关东军名称的由来:日本在我国东北的部队为什么叫“关东军”?
    晚清时期列强瓜分中国,沙俄和日本都觊觎着我国东北地区。甲午战争.1899年3月17口,清政府与沙俄政府签订《旅大租地条约》,把辽东半岛南端的旅顺、大连、金州等地租借给了沙俄。189...
  • 孙元良在淞沪会战前线强奸上海学生慰问团漂亮女大学生?
    孙元良在淞沪前线强奸女学生?无稽之谈,他最多就算个意淫而已 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写过孙元良的历史,这里简单说一说。 孙元良在淞沪会战时候强奸女学生? 网上流传一篇惊世骇俗的文章,内容如下:抗日战争中,孙元良在国难当头之际,贪财好色,不仅将国防工事费贪入自己的腰包,还令人发指的强行占有了上海学生慰问团的漂亮女学生,其恶劣行径,遭到了其他正直的国民党军官的鄙夷和不齿。时任第88师军械处主任兼南京通讯处主任的葛天回忆道:(1937年)10月上旬我到上海,那天正好遇到上海学生代表在四行仓库88师师部慰劳,这时孙元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