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7 22:26:11 热度:

昆明恶霸孙小果狱中搞发明减刑,后台刘思源被抓

 

上月,《昆明日报》刊文披露,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工作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这一个孙小果,正是20年前,被法院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有媒体人讽刺这一事件为“又打掉了一个孙小果”。

孙小果此前的罪恶,在《南方周末》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及相关司法文书中有详细的披露。网络检索显示,近年来,关于孙小果出狱的说法时有存在,但一直无从证实,直到此次中央部署扫黑除恶行动,通过官方披露,公众才知道这一犯下累累罪行的恶霸,真的逍遥了多年。

孙小果“死里逃生”的过程存在太多诡异,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其出狱后非但没能保持“低调”,反而成为昆明夜场的“大李总”。

 

近两天媒体披露,恶贯满盈的孙小果,竟然是一位狱中“发明家”。其2008年向国家申请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发明专利,近期还可以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查询。

 

纵观网民的评论可见,公众对孙小果的这个发明充满了怀疑。相关图案显示,这一专利的设计看起来错综复杂,绝不可能是一个强奸犯所能潜心研制。

 

通过狱中发明减刑,《焦点访谈》等媒体早披露并质疑。澎湃新闻评论称,申请“垃圾专利”已经成了“减刑神器”,相比举报立功等,“垃圾专利”更容易成为“后窗程序”。

 

孙小果可能因为这一“发明专利”减刑——这一环节,也可能只是其出狱的因素之一。个案说法今天所讨论的,就是这个“后窗程序”,究竟为孙小果逍遥法外,可能提供哪些便利。

 

 

嘉宾:吕江

云南省知识产权领军人才

云南省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

国浩律师昆明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方弘:孙小果案中,获得发明专利为什么可以减刑?

 

吕江律师:他的减刑应该是涉及到专利权利,《刑法》的相关减刑规定主要体现一条就是有发明创造或者是重大的技术革新,这就和专利申请并且获得了授权有关。

 

所以,我个人认为,孙小果就是因为获得了专利,列入了可以减刑的法律适用范畴。

 

编者引

——————————————————————————————————————

《刑法》第七十八条【减刑条件与限度】全文如下:

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有下列重大立功表现之一的,应当减刑:

 

(一)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的;

(二)检举监狱内外重大犯罪活动,经查证属实的;

(三)有发明创造或者重大技术革新的;

(四)在日常生产、生活中舍己救人的;

(五)在抗御自然灾害或者排除重大事故中,有突出表现的;

(六)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的。

 

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不能少于下列期限:

 

1.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

2.判处无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十三年;

3.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五十条第二款规定限制减刑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缓期执行期满后依法减为无期徒刑的,不能少于二十五年,缓期执行期满后依法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二十年。

———————————————————————————————————————

 

 

方弘:《焦点访谈》报道披露,服刑人员利用发明创造获得专利,是骗取减刑的捷径。为什么?服刑人员获得专利需要经过怎么样的过程,是件很容易的事吗?

 

吕江律师:《焦点访谈》的报道,是因为之前出现过一些服刑人员利用上述条款在实际运用过程中存在弄虚作假,导致有假专利或借用别人专利作为自己的专利来申请减刑,因此,报道说此款成了减刑的方法或捷径。

 

但这样的报道,我个人认为有不够稳妥之处,它可能会造成一系列的不利的连锁反应。

 

我认为,任何法条在适用过程中,是会让有些人钻了空子,但是不能说,这就一定是服刑人员减刑的一条捷径

 

实际上,在司法实践过程中,的确是出现了很多服刑人员基于自己的智力成果,通过自己在服刑过程中的学习以及他原有的学术背景,研发出一些具有技术革新的成果,最终通过申请专利或者申请其他权利获得国家的认可或授权。在司法实践过程中,依然存在真实的、合法的、有效的服刑人员通过发明创造去获得减刑案例,而且这些正面的例子也是比较多的。

 

根据我们国家《专利法》的规定,申请专利分三种类型:

 

第一种,发明专利。

第二种,实用新型专利。

第三种,外观设计专利。

 

简单的说,不管是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主要通过研发、智力成果的创造,对具有工业产权方面、技术方面的革新,不管是你通过工艺配方,或者架构结构,或者具有一定美观,能够用于公益方面并获得了一些经济收益的技术,都可以获得国家授权。

 

但是,国家对专利授权这方面有严格地把控,具体是把控三个方面,第一是新颖性,第二是创造性,第三是实用性这三个条件如果能够达到,那么就可以获得国家的专利授权。

 

 

 

专利授权的过程中,涉及到技术人员或发明人提供一系列技术资料、研发过程材料以及权利保护范畴范围。比方说孙小果申请的专利窨井盖,这种窨井盖肯定是不同于普通的窨井盖。

 

它具有一定的防盗功能,肯定还具有一定的实用性,而且是比较新颖的,在他申请专利之前,社会上实际上——不仅是国内还是国外,都还没有可以通过检索出来的类似技术,它就具有新颖性有防盗功能说明它有创造性,那么再加上它是用于我们市政设施方面的,就具有实用性,符合了这三个性能的话,那么国家知识产权局是可以给他获权。

 

接下来再谈整个申请的流程。专利权的最终获得者叫专利权人,一般来说专利权人最初是以发明人或者与申请人的身份去申请,但是,不一定发明人申请人就是专利权人。专利权允许转让,受让人又是新的专利权人。

 

孙小果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研发、自己设计、自己申请,从现有的公开资料,我们不便去做任何的猜测和评价,相关问题还得有关部门去调查去了解。

 

但是从原则性来看,如果真是孙小果本人自己研发申请并且获得专利,他这种行为依然符合关于减刑的条款规定。

 

如果技术不是他本人的,而是通过了其他非正常、非正当的手段窃取也好,借用也好,或者是通过购买技术然后去申请从民事角度来说他是通过跟别人商谈购买,然后自己获权,这是一个交易。专利权是可以交易的,这个行为在民事上没有问题。

 

但是,在刑事减刑的审核方面,它就存在有造假的行为,因为本来不是他的,他只是通过购买借用或者是其他方式取得的话,并不符合《刑法》关于可以减刑的规定

 

因为《刑法》以及相关的法律规定,关于减刑的条件,是指服刑人员本人的发明创造或者是本人智力成果取得了重大的技术革新,是针对于他个人对社会的贡献。

 

所以,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不是孙小果自己的设计发明,那么在减刑上就有瑕疵了。

 

 

 

 

 

多个信源向澎湃新闻证实,孙小果服刑期间是在云南省第二监狱执行。

 

2019年4月13日,已退休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刘思源历任云南省第二监狱教育改造部副教导员、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2014年7月至2017年6月,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处长;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调研员;2018年10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2018年11月退休。

 

与此同时,澎湃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云南省第二监狱一名监区长也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减刑。

 

另有昆明政法界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涉及孙小果案件的一名承办法官,退休后已坠楼身亡,原因与抑郁症有关。

 

5月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最新通报称,已退休6年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月17日,记者从昆明市扫黑办获悉,针对近期公众和媒体关注的昆明孙小果案有关问题,省市有关部门已对孙小果所涉犯罪、相关判决及刑罚执行等问题正在开展调查和审查工作,对存在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以及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相关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希望对此案的彻查让我们大众对司法环境保有足够的信心!

孙小果昆明恶霸后台减刑狱中搞发明刘思源

推荐阅读

孙小果是如何钻法律空子死里逃生的?
孙小果案是目前举国关注的蹊跷案件。央视、人民网、新华网都对其做了相关报道。那么孙小果是如何最大化利用法律,完成自我救赎之路的呢??我们来看看其中门道! 1、1995年,犯轮奸犯罪,判有期徒刑三年,未执行! 1997年11月28日,《云南法制报》刊发题为掩盖不住的罪恶的报道。报道称,1994年10月,还在警校的孙小果曾轮奸女青年,案发后,其出生年份从19岁变成了17岁。孙小果于1995年4月4日 被批准逮捕 ,1995年6月则 被取保候审 ,审判之后,也未被收监执刑,且至今未发现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续;只是不久...[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终于死了,可那一群保护伞破到什么程度了?
这也是大家所愿看到的结果了吧,看到他的罪行太多了,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那些无辜的受害者需要背负一生的心理阴影,有一些受害者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无论他的判决如何,都不能挽回那些无辜的生命,都不能抚平受害者的心灵。但是死刑,起码是对大家对法律的一个交代。 关键在于是谁让孙小果多活了20年的?这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全国还有多少孙小果? 第一次该死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在呈贡县伙同无业青年轮奸女青年。 1994年,孙小果被收审后,其母通过运作,使其并未受到任何应有的惩...[详细]
2020-02-20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这回应该真死了吧
01孙小果终于死了。 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网上有人评论,这个比病毒还恐怖的恶魔,终于死了。 可是,他爹到底是谁?虽然官方对孙小果的生爹养爹干爹各种爹都有定案,但这些定案实在难以解答人民群众心中的诸多疑惑,所以,在人民群众心中,孙小果的爹,一直就是个迷。 这个迷,看来是要被孙小果带进棺材盒彻底尘封了。 而眼下正在肆虐的新冠病毒,猖狂发作为非作歹也有两个月了,目前却还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 如果换成拟人化的说法,新冠病毒也是不知道是谁的种,...[详细]
2020-02-20
孙小果谜团解开之日,才是正义到来之时
所以,问题不出在法律上,而是出在人上,不将这些人一个个揪出来,很难还原事实的真相,也很难厘清传奇色彩。 据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号透露的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这起案子之所以引起这么高的关注是因为孙小果罪恶昭彰的人生以及屡屡逃过严惩的传奇经历。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澎湃新闻的报道比较完整地还原了一些基本事实。不论在以往的判决书还是在媒体报道中,孙小果可谓无恶不作、罪行累累,其违法犯罪行为令...[详细]
2019-05-30
是时候揭开孙小果亲生父母的神秘面纱了
通过孙小果案检讨法律和司法层面的瑕疵,弥补实践环节中的漏洞,已成当务之急。 孙小果出席夜店庆典图片来自M2酒吧玉溪店微信公众号 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出狱后却摇身一变成了夜场大佬,孙小果的人生经历此前引来广泛关注。经过澎湃新闻的梳理,最近,孙小果的谜样父母,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早在1997年12月9日,云南本地媒体曾刊发一篇题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的报道。在该文中,孙父孙母不仅对儿子的犯罪行为表示了震惊、愤慨和谴责,还反思了自身在家庭教育中的失职。 云南法制报1997年12月9日报道当...[详细]
2019-05-23
孙小果案:除了神秘生父陈培忠引人注目外还有判刑不用坐牢
孙小果,一个20多年前被判死刑的人,当下不仅张扬地活着,还高调地成为昆明夜场黑老大。提起他,人们更多津津乐道的是其神秘的身世和深厚的家庭背景。但相比其身世和家庭背景来说, 还有一件事情对我们更有意义,即他的家庭教育方式。 小编先来梳理一下他辉煌的历史: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这次在其母亲等人的运作下,修改了其年龄,只判了三年,但实际上,他并未被收监执行,就通过假...[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案是云南省委主动办的,因而我相信“普通家庭孙小果”
孙小果这事啊,官方发了家庭背景,社会公众不怎样信,但是据我分析,这应该是真的。 我们关注的重点应该是他继父,这个苍蝇可能是个大瓜。 别忘了,孙小果案可是云南主动办的 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督...[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的亲生父亲就是孙老果,孙老果竟然是他?
小果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5月17日,昆明市扫黑办就孙小果案公开表态称,省市有关部门已对孙小果所涉犯罪、相关判决及刑罚执行等问题正在开展调查和审查工作,对存在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以及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 当天,中央政法委就孙小果案件,在其公众号长安街发声指出,严查死刑犯成为黑老大,彰显扫黑除恶来得必要、中央督导来得及时,孙小果及相关问题的调查审查,势必打造一个扫黑除恶的样板间,成为各地专项斗争开展的对照和参考。 20多年来,孙小果的家世背景、尤其是神秘的生父迟迟未...[详细]
2019-05-28
孙小果的父亲,看来是个noboby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你看,正义永远不会缺席,虽然它常常迟到。 至少,对于云南孙小果这样的恶霸来说,正义正在降临。 盛极一时的坏蛋恶霸和家里的一切,都被公之于众,但没有传闻的那般劲爆。 被各种媒体不断追问的孙小果生父,只是昆明某单位职工,殁于2016年,很是平淡无奇。 有人说,我实在无法接受,小果的爸爸是个noboby,说好的someboby呢? whoknows?恐怕上帝都要耸耸肩。 尽管人们心中还有疑惑,但这是权威部门的调查结果,是我们目前获知的唯一真相。 在通报中,官方介绍...[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案最恐怖的地方
孙小果案的调查结果已经水落石出了。生母孙鹤予是昆明公安局官渡分局普通民警,继父李桥忠是昆明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除此以外,孙小果的生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与孙小果案无关的有关人员均已去世。 显然,官方已经定调:孙小果背后并没有舆论口中的大老虎。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如果说1994年孙小果因强奸入狱,他之所以能够获得监外执行的权利,是因为他的母亲和继父利用警察的职务之便包庇他,这一点在官方的通报中已经说明:母亲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的强奸罪被开除公职,并于1998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继父因帮助孙小果...[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同案犯未获改判,他何以“死里逃生”
一位经手过多起死刑复核案件的资深法律实务专家告诉澎湃新闻,若官渡法院的判决书中苏源与孙小果同案犯苏源一致,则意味孙小果一案被高院维持,孙小果参与的该起犯罪事实没有错误。从判决书披露的情况,苏源未能获得改判,并执行完了昆明中院此前判决的全部刑期。 孙小果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了孙小果案部分情况,还对公众广泛关注的孙小果的家庭背景进行了介绍。 通报显示,孙小果第一次犯强奸罪时,用假病历逃避收监执行,第二次犯强奸罪时,用立功获取减刑。然而,据媒体此前披露,孙小果在第二次强奸罪时原...[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已被抓,21年前让昆明感到恐怖,如今让国人感到压抑.....
最近,新华社一篇文章,把孙小果推到了公众视野前,云南的孙小果是谁?竟引得大家争相关注,而大家更关注的是孙小果的父母是谁?甚至还分生父是谁?还有外公是谁...... 记者24日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据悉,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中央督导组在督导中发现孙小果案背后存在较多问题,遂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向云南省交办。 全国扫黑...[详细]
2019-05-26
孙小果的恶与何天明的善
孙小果最近成了大名人。 不过,这个名是恶名。随便搜索一下,孙小果,男,汉族,曾用名陈果、李林宸,云南昆明人。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又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次被当地列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典型。2010年起,孙小果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5月24日,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多活了25年,终于死了!
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孙小果于1995年12月因犯强奸罪被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判决生效后,孙小果父母通过伪造病历帮助孙小果非法保外就医,导致孙小果被判刑后未被收监执行。在非法保外就医期间,孙小果又于1997年4月至11月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于1999年3月作出改判,判处孙小...[详细]
2020-02-20
孙小果背后的人竟然是CPZ!
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南方周末》1998年初刊发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中是这样描述孙小果的。 另一篇刊载在1999年《中国法律年鉴》上、作者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牛正良的文章中记载了孙小果的一件暴行: 1997年11月7日晚上,孙小果等人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某及其女友杨某某带到月光城夜总会,在包房内,孙小果等人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详细]
2019-05-26
死刑强奸犯离奇出狱成“大佬”,“孙小果的神秘父母”不能成谜
孙小果是谁?通过连日来媒体的报道,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死刑强奸犯,后来摇身一变成了狱中发明家并顺利出狱,随后更是成为昆明声名赫赫的夜场大佬。整个事件至今扑朔迷离,充满了神秘色彩。 孙小果一共用过3个名字,即陈果、孙小果、李林宸,姓氏分别是跟随了他的生父、生母和继父。每次犯事之后,都是孙小果母亲在背后为其四处活动奔走。能够完成一系列的闪转腾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位孙母肯定不同凡响。据《南方周末》,孙小果的生母最晚在1992年就已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并被授予三级警督。孙...[详细]
2019-05-23
孙小果背景公布:小妖作大浪背后,一定有个魔幻的故事。
1 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公布了。 说实话,这个结果很让吃瓜群众失望。 本来以为背后一定有个大老虎呢,结果从现在公布的结果来看,原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可能已经是孙小果家最大的老虎了。 虽然吃瓜群众打老虎的雄心壮志遭遇了一些挫折,势必会很不舒服,但是实事求是的看待问题显然比自欺欺人的开心更重要一些, 而事实的真相就是孙小果的家庭确实是属于一般的公职人员家庭。 并且从现在情况来看,孙小果的家庭背景也许根本没有那么强大,譬如有孙小果的母亲1998年曾因包庇孙小果而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他妈孙鹤予与生父陈培忠和继父李桥忠1980年代的爱情
在 督导组的强力督促下,孙小果的案子终于被引曝了,轰动全国,威加海内。谁是孙小果?谁是孙小果他亲爹?这起地方司法腐败窝案的水到底有多深?全国人民都在等着云南方面揭开谜底。 此时此刻,与已经披露的孙案诸多夸张离奇、天人共愤的情节相比,任何后知后觉的评论,在魔幻的现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们所念兹在兹的法治、正义、公平,甚至天理因果,恢恢天网,似乎在这只昆明的孙猴子面前统统不堪一击。 此时此刻,我不关心孙小果他妈1980年代的爱情或者1990年代的包庇,比起这些无聊的八卦,我更关心的,是司法为什么可以溃败...[详细]
2019-05-30
  • 如何杜绝下一个“普通家庭孙小果”
    一个20多年前已经被判处死刑的人孙小果死里逃生,近期引发舆论关注。 4月24日,因早年犯强奸罪等多项罪名被判死刑的孙小果,在近期云南扫黑除恶行动中,再次以涉黑涉恶为名被打掉。多次犯案被判死刑,20多年后改名换姓再次露面,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一时间网络议论纷纷。网友猜测孙小果有神秘背景,甚至怀疑其生父是某大领导,官二代衙内等标签不胫而走。 面对滔滔舆情,当地积极回应。5月17日,昆明市扫黑办表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5月28日,云南扫黑办公布孙小果案办理情况:11人采取留置措施,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
  • 孙小果背后有个厉害的父亲?谜底来了!没想到吧?!
    备受瞩目的云南昆明孙小果生父是谁,昨天有了说法。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报称,经查,孙小果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现将通告贴出,: 云南官方通报孙小果案进展情况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了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现将相关情况通报如下: 第一,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
  • 孙小果多活一天,都是对法治的践踏!
    今天,中央督办的孙小果涉黑一案,云南通报了初查情况。之前你不敢问,别人也不敢说的孙小果生父是谁,以某单位陈某的答案示人,实在难平舆论之惑。 其实,该案的进一步走向不外乎两种可能。 其一,就此尘埃落定。在20年前那个尚不完全规范的年代,我们真不要小瞧了某些小鬼的能耐!很多证明材料,只要基层经手的人敢签字,上面审核的又有何不敢顺水推舟?再大的事也要再小的官来执行,正如《人民的名义》中的陈院长所说,法律的解释权掌握在他那里。 90年代,云南省省会昆明市区的公安分局副局长,和他的警察夫人,恐怕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威风...
  • “昆明恶霸”孙小果有着一对怎样的父母?
    连日来,昆明恶霸孙小果获死刑后亡者归来又成黑老大一事,引发广泛关注。随着昆明市扫黑办表态一查到底,中央政法委也就此发声,可以预见,更多内幕隐情将浮出水面,打伞破网也会成为事件收场的前奏。而说到保护伞,先从黑恶分子的身世背景上找线索,是很多人的本能反应。 云南省、昆明市均表态称,无论涉及到谁,都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出狱后却摇身一变成了夜场大佬,孙小果的人生经历引来广泛关注。 回顾孙小果的成名史,他1994年轮奸女青年后,出生年份由1975年改为1977年;他仅因轮奸被判刑3年...
  • 孙小果这次会被判死刑吗?他若不死,天理难容...
    昆明百姓谈虎色变的夜场大李总孙小果... 孙小果及其保护伞们,这下应该完蛋了! 一个被判了死罪的人,不但没有死,而在21年后又再一次被抓。天真的确限止了我们的想象。所谓天真,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我们的社会是朗朗乾坤,可孙小果案改变了人们的对世界的认识。 多行不义必自毙! 孙小果在21年前没有死,今天他再次被抓,还能那么幸运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他这次可能是彻底要完蛋无疑了! 因为他这次是被中国扫黑险恶督导组给盯上了! 据相关媒体5月24日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
  • 孙小果案官方调查结果来了,父母身份信息被公开
    第一,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 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督办。 目前,案件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
  • 孙小果变形记:死刑强奸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 孙小果变形记:死刑强奸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孙小果1998年2月因强奸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但是,这个死囚却离奇地逃离了死刑,至少获得多个减刑,并且在短短几年之后就出狱,成了昆明夜场的大李总。 孙小果,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从一名死刑犯,到走出监狱,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记者近日确认,孙小果有一项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发明专利,此发明专利可能助其减刑。 5月10日,昆明某专利事务所负责人何某向...
  • 孙小果“死而复生”,背后是多大保护伞关系网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一条头版消息,将孙小果案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孙小果案,一经报道,就引发舆论极度关注,并引起中央高度重视! 死而复生的黑老大 孙小果,1975年生,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警校求学的他曾轮奸女青年。 案发后,出生日期改为1977年,以不满18岁的标准,被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入狱期间申请保外就医。 三年后,本该在监狱的他又残忍作案,并获死刑,但最后他居然逃脱死刑。 在20多年后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成了中央督导组重点提到的黑恶典型。 这么多离奇事件叠加起...
  • 昆明恶霸孙小果案带来的启示:年轻的朋友不要轻易离开一线城市
    都说是一线城市容不下肉身,其他线城市容不下灵魂,但就是为了这还能够多几分自由和想象力的灵魂,我也非常建议大家先忍一忍,留下来再说。 北上深的文化和氛围,放在整个中国,其实是非常稀有和小众的。之所以我们经常能听到这三地的声音,不仅是因为它们承载着众多的资源,更因为在这些地方高学历人才甚是密集。当人的学历和见识到达一定的层次,就更希望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希望自己的意见能够被其他人听到并获得共鸣和尊重。因此,在一线城市,对同一事件的看法很难被一元化,甚至有人说,在一线城市,再奇葩的想法或许都能听到回响。 都说中国...
  • 孙小果不死,云南不宁,中国不安!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自此,夜郎自大成了人们对于西南地区的直观印象。今天来看,还是有些许影子。 自古以来,由于地理空间上的缘故,云南与中原保持着文化、政治上的隔离,中央政权对西南的辐射是弱的,天然屏障让这里容易形成独立王国。 天高皇帝远,容易出乱子。 孙小果就是云南治下的一个乱子。 1994年,孙小果犯轮奸罪,判三年。 居数月,则保外医。 1998年,判斩立决。 后,获立功,减刑。 是什么力量让恶贯满盈者逍遥法外置法律与人间道义于不顾? 是什么背景让整个城市人心惶惶陷入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