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5 21:56:13 热度:

孙小果当年案件细节回顾

近期,云南昆明孙小果案成为舆论热点。

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据悉,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中央督导组在督导中发现孙小果案背后存在较多问题,遂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向云南省交办。

全国扫黑办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央第20督导组已责成云南省组织专门力量,依法严查孙小果涉黑案及背后存在的严重问题,全国扫黑办将配合中央督导组对该案同步督办,一盯到底,彻底查清问题,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回应社会关切。

孙小果到底是什么人?

孙小果,男,昆明恶霸。家庭背景深厚,其母亲孙××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继父)李××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孙小果作了什么恶?

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令人发指的暴行

199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一家小酒吧内,16岁的少女张亭和男友汪某在喝酒聊天。张亭说:"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说:"你怕他干什么?我来帮你摆平!告诉我他在哪里?"张亭当即用汪的手机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让汪通话。汪说:"听说你是昆明的老大,我想见识见识。"电话那头,孙小果二话没说,问了姓名,当下约定11月6日晚上在白塔路台湾面馆碰面。

在娱乐场所工作、曾与孙小果有过交往的张亭深知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和为人,就把自己亲见的一些事情给男友讲了,叫他准备充分点。谁知汪某听了,吓得双腿发抖,直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哪里还敢赴会?

孙小果却没有食言,如约来到台湾面馆,从里到外没有找到一个姓汪的人,暴怒,凡进来一个男的,他就冲上去抓住人衣领问:"你是不是汪××?"吓得满店顾客皆作鸟兽散。

有人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孙小果忍不下这口气。他思来想去,认定是张亭告诉别人他的手机号的。他立即召集手下弟子,下令立即找到张亭。

张亭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吓得不敢出门。7日晚,孙小果一伙遍寻昆明娱乐场所未果,正鬼火直冒,在金花宾馆的月光城迪斯科舞厅上遇上了张亭的表姐、17岁的少女张苑及其女伴、17岁的杨某。孙小果立即将两人带进一间名为"温州"的KTV包间,让杨某在外间沙发上坐着,由其同伙看押;将张苑拖进里间"审讯"。

孙小果问张苑是否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了别人,张苑说她根本不知道孙小果的手机号。孙及其手下一阵拳打脚踢,将张苑打倒在地,站不起来。孙令其手下架住她的左右臂,吊起来,他本人则照准她的腹部轮番猛击,张苑几次痛昏过去,但孙小果仍不肯罢休,叫人找来筷子和牙签,用交叉起来的筷子猛夹张苑的十指,将牙签扎进她的指甲缝里。少女的声声惨叫似乎让这伙人倍感快意,他们狂笑着,拿起牙签,根根刺进少女的乳房;拿起烟头,在少女的手臂、腹部烙下一块又一块的疤痕……

随后,他们又强行把张苑和杨某带到位于昆明繁华地带的豪胜娱乐城,说是找张亭,没找着。出来时,这几个人又围着张苑一阵拳打脚踢,张苑瘫倒在地上,满脸是血,挣扎着欲爬起来,又被一人飞起几脚踢在头部。随后,几人搂着张苑,令杨某一起走进豪胜娱乐城二楼的一间啤酒屋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令张苑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面,然后用肘部猛击张的后脑勺,致使其牙齿破损、脱落,血沫飞溅。然后又拉到桌子另一边,重新折磨。

少女杨某目睹这一切,早已吓得浑身发抖,站立不稳,但还是哭求孙小果不要打张苑了。孙小果走到她面前,抬手就是几拳,杨某的脸顿时青肿淤血。

这时张苑已经昏迷过去。他们叫服务员拿来一杯酒,浇在她脸上,又打了两耳光,少女醒来。这伙人便扔下她们,各自到一边去喝啤酒。喝够啤酒,又挟持两少女下楼。来到大门口,又围上来对她们施展拳脚,张瘫倒在地,杨背上、腰上各挨了几脚之后,又被一脚踢在鼻尖上,飞了出去,鼻血长淌。他们又拎起张苑,扔到杨的面前,让她们面对面看着,互相打耳光,必须打得响亮。其后,将二人拽到门外。张苑又遭一阵脚踢,再次昏倒。这一伙人竟然解开裤子,用尿浇在张苑的脸上,浇醒她后欲拖起来再打,但可怜的少女已经呼吸微弱,生命垂危。他们慌了,才叫车将二人送到昆明延安医院,扔在医院后溜之大吉。

在暴行发生的整个过程当中,不少服务员、顾客、路人都眼睁睁看着。没有一人出面干涉,说是不敢。其中110警车两次经过,也没有干涉,据说是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愤怒的昆明与恐惧的昆明

11月8日,受害少女杨某偕同张苑的父亲到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珠玑派出所报案。珠玑所深感事态严重,立即向分局和市局报告。市局刑侦支队接报后,迅即与盘龙分局和珠玑所组成联合专案组投入侦查。10日,专案组在月光城迪斯科舞厅一举抓获孙小果等8名犯罪嫌疑人。暴打张苑及杨某之后,他们照样逍遥,丝毫没有想到要逃避。而且,被抓获时,他们还开着一辆公安0A牌照的警用轿车。

采访中,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多次对记者说:"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而几位办案警官当时一听到孙小果的名字就拍案而起:"又是他!"很多人对他的大名耳熟能详,很多未决的案子都与他直接相关。

1997年6月1日,本案受害少女张苑就遭到孙小果强奸,张苑和孙小果素无交往,只是有一次和表妹张亭一起玩时遇见了孙小果,互相介绍后打了个招呼而已。

1997年7月3日凌晨,孙小果、党俊宏、杨昆鹏等人在昆明博佩娱乐城与人争抢一位小姐而发生冲突,对方知道他们的来历之后,吓得慌忙驾车逃跑。孙小果等人哪肯就此罢休,开着一辆本田轿车狂追,从环城北路一直追到东风东路市中医院门口,致使对方的面包车撞在电线杆上。孙小果等人下车朝对方扑上去,用刀、棒和砖头将对方打(砍)伤。

1997年初,昆明警方破获了号称"东北帮"的流氓团伙系列案件,现已查明,孙小果参与了其中两起案件,已认定的罪行有寻衅滋事、伤害和非法拘禁。

办案警官透露,孙小果犯下的案子远不止这些,很多还在查证之中。他们说,至于孙小果参与的打架闹事,那就太多了。据了解,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钱,名曰"保护费"。孙小果及其弟子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对那些小姐来说,他叫谁下跪谁就下跪,叫谁拿钱谁就拿钱。

16岁的受害人张亭1997年11月19日签字的一份调查笔录上写道:"除了这次把我姐姐打成重伤外,还打过很多女孩子。有的我不认识。我认识的有李××、胡××、余×、廖×。其中李××(17岁)不但被打,还被他们一伙轮奸;胡××(15岁)也被他们轮奸了;余×(15岁)是被杨平强奸的;廖×(18岁)被他们打得脸都变形了。"今年3月份孙小果他们一伙的大哥(东哥),姓王,强奸了我的朋友周××,地点是在茶苑楼。也是今年3月份孙小果一伙中的一个叫李钧的,也是在茶苑楼强奸了我和赵××。后来李钧又强暴过我两次。"

屡令办案警官不解的是孙小果1994年的那次犯罪。1997年7月13日凌晨那起案子发生之后,受害人报了案。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接案后一查,大吃一惊: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他们立即到盘龙看守所查询,盘龙区看守所打电话给孙小果的母亲,他母亲说: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经查案卷得知,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1995盘刑初字第493号判决书),刑期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孙小果没有进过一天监狱。

这次判刑不但没有给孙小果半点惩罚,反而成为他以后为非作歹的资本,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个判刑也不会坐牢的人。这次他被抓获,也并没有使受害人感到振奋。

1997年12月24日,记者来到昆明某院采访受害少女张苑。经过医院抢救,张苑总算脱离了危险,但长达七八个小时的非人折磨,已使她头部重伤,脑内淤血,右额叶挫裂,胸骨骨折,手臂烧伤,乳房刺穿,大小便失禁,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住院治疗一月有余,双腿仍无法正常行走,记忆失常,语言逻辑不清,写字异常费力,平时熟练的字也难以写出。当记者问及她胸部的伤时,少女的屈辱感无法控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张苑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她而去,十多年来,她和父亲相依为命,不想竟遭此重击。老实巴交的父亲望着女儿,悲愤交加。他首先想到的还不是告状,而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女儿,怕她再受伤害。因为,他听说那伙人太厉害了,连公安都拿他们没有办法。他是一个下岗职工,每月只有两三百元的收入,既无权,也无钱,他生命中所拥有的,只有这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儿。一个多月来,他几乎没有离开医院一步。————也有人告诉他,离开医院,他自身的安全也难以保证。

12月25日晚,记者找到受害少女张亭的家中。留着短发、像个小男孩似的张亭颤颠颠地给记者讲述了她亲历的孙小果的种种暴行;敲诈舞女、殴打舞女、殴打路人、强奸少女、用剪刀剪开少女的指间肌肉,等等。张母也愤怒地控诉她听来的孙小果的恶行。张父则在外间一口接一口地喝酒,不停地叹气。记者告诉他,孙小果已被捉拿归案,正直的办案警官们正在侦查他的种种罪行;还告诉他,刑侦大队的教导员已经说了:"此案才刚刚开头,还有许多事要深追细查,直到水落石出!"还告诉他,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杜敏指示了:"涉案人员一律缉拿归案!"但是,张父显得心事重重地说:"进去了,他还会出来。我们这种人,对他们有什么办法?"

孙小果何许人也,竟使昆明许多百姓人人自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其母亲孙××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继父)李××现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11月10日凌晨孙小果被警方抓获时所开的警用车即是其父的车。根据有关法规,这种行为(非警方人员驾驶警车到娱乐场所玩耍)是被严令禁止的。

像这样的家庭的孩子,其年龄是不应该有什么含糊的,但是孙小果的年龄却成为办案警官心中一个难解的谜。谜团始于他1994年的那次犯罪。根据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1994年10月是19岁);然而检察院的起诉书中,他却"现年16岁";到了法院的判决书上,则变成"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1994年10月是17岁)。据当年的办案人员、也是现在孙小果的一件案子的办案人员介绍,当时的起诉书中,孙小果被列为第二被告,因为年龄的改动(改后未满18岁),则成为5名轮奸犯中判刑最轻的一个,为3年(其余4人分别为6年、5年、5年、5年,至今尚在服刑)。

此案还有一个更大的谜团:孙小果于1994年10月28日被收审,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1995年6月则被取保候审,候到审判之后,也未被收监执刑(且至今未发现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续;只是不久前办案警官在盘龙区看守所看见一张1997年3月27日办的保外就医手续)。到本次案发之前,一直逍遥法外。

上述两点,办案警官已作为重点问题报送给昆明市检察院法纪处。

令人不解的问题还有很多————

本次案发之后,云南两家报纸作了报道,其中一家报纸在11月28日以特别的形式对案情作了详细报道,并以过人的胆识将矛头直指"孙小果的某些背景"。在该报配发的一篇短评中说:

应该看到,这股邪恶势力,这些十恶不赦的团伙,其头面人物往往自以为有"保护伞"庇护,虽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却能逍遥于法网之外,"严打"不及其身。如果没有在一定范围内握有重权的人姑息、迁就、纵容、包庇,他们能如此这般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吗!

残酷的是:我们一些为铲除恶势力而奋不顾身搏击了几十年的人们,却不幸发现恶势力中竟有自己曾寄予厚望的"接班人"。

由此可见,依法治国首要的是依法治人。认认真真使人们认识到"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父尊子贵"、"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等腐朽陈旧的观念,应该彻底清除了,代之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从而增强法制观念、法律意识,为依法治国扫除思想意识上的障碍。

该报仗义执言,针砭时弊,发挥了新闻舆论监督应有的作用,受到民众热烈拥护。

但是,12月9日,该报又在头版刊登了一篇题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的文章,文章中说:孙小果的父母在痛心疾首之后表明,他们对孩子历来是严加管束、严格要求的。但鉴于目前社会风气太差,孩子年龄轻,阅历浅,加之其它种种因素,孩子仅靠家庭教育是难以达到预期目标的。父母之心、天下人之心,有谁会纵容、包庇、支持自己的孩子去作奸犯科呢?天底下哪位父母会让自己的孩子走入歧途,成为有负社会的罪人呢?

该文刊出之后,即有读者表示不解。

办案警官目前最担心的是受害少女张苑的伤情鉴定能否如实反映她的伤。法医第一次对她作出的伤情鉴定为轻伤偏重,张父表示不服,要求重新鉴定。这是被法律所允许的正当要求,应该尽快得到满足,但据说有关方面声称要得到上级的同意,其上级又声称要得到更上级的指示(按有关规定程序,这两道"关口"纯属多余)。但是办案警官及受害人家属都相信法律最终是公正的。

在那篇《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报道中,孙小果的父母都表示"坚决支持有关执法部门对儿子的处理"。然而,据了解,孙的母亲多次找到有关办案人员,要求翻看有关孙小果的案情材料及索回孙小果被警方扣留的一些物件。

12月29日、30日,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有关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义正辞严地反复声明:不该看的东西坚决不让看,不该退的东西坚决不退;对孙小果流氓恶势力团伙案,必统一思想,排除干扰。一查到底,实事求是,依法办案;不管是谁犯了罪,都要让他受到法律的惩罚。

(注:文中受害少女张苑、李亭均系化名。)

孙小果结局:

被告人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另有6名同伙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到一年不等。

最有意思的部分是,孙小果被判了死刑之后,很多传闻说他并没有死。

孙小果是昆明黑社会的老大。他因涉嫌轮奸被抓捕,而案情却迟迟无法推动,孙小果有强大的保护伞,没死的传闻,可能是真的!

那么罪该万死的孙小果究竟是如何复活的?神奇的是恶贯满盈的孙小果,在监狱中“操心”起民生大事,发明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并申请了国家专利。根据《刑法》孙小果的发明是立功表现,可以获得减刑。这世间但凡有需求,就会有人提供服务。“专利减刑”是公开的灰色产业链,申请垃圾专利是“减刑神器”,比如原中国足协副主席任南勇,在服刑期间研制出的“移动终端支撑架”专利,只不过在万向台灯座上安了一个能放手机的平板,也成功获得减刑一年。

 

原来,2008年孙小果的母亲前往某专利事务所,提交了为孙小果申请发明专利的材料。根据我们相关法律,哪怕使劲的减刑,死刑减死缓,死缓减无期,无期减有限,一个死刑犯最起码也要在狱中呆20年,也就是说孙小果最早也要在2018年才能出狱。但时间点最早的实锤显示,2011年8月5日,孙小果以“李林宸”之名注册了一家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

 

难道这样一位恶贯满盈人的人真的可以逍遥法外吗?

2019年4月23日,昆明日报报道的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的新闻,让人不禁想道:此孙小果就是名列中国十大恶榜首的孙小果?如果是,那叫“天道有轮回,看苍天饶过谁,恶人自有恶报!”

 

 

面对黑恶,在我们正常的三观里,判个死刑一枪崩之,永世不得超生才能大快人心。

 

殊不知有些我们以为早已入地狱的死刑犯,依旧活得好好的。都不用去一趟韩国,挂个“网名”就来,而且比起我们996为套房,人家在别墅里没日没夜669。比如孙小果。

 

几十年来,在昆明提起恶霸一定有孙小果的大名。他让春城普通百姓尤其是女性,闻风丧胆。可孙小果又是谜一样的存在,人们竟无法知道他究竟多大,也不知道他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后台。

 

 

众多媒体开始探寻背后的真相

 

今天,几乎所有人都在追问:孙小果的生父到底是谁?

 

难道没有人知道?显然不是。

 

只是,不知道的人想知道,知道的人却不敢说。

 

据传,孙小果的父亲官至省部级乃至中央。

 

为孙小果撑起了一片天的父亲或保护伞,如鬼魅般地存在着,不仅使云南省颤抖,更让全国人陷入好奇与战栗。

 

作为标准意义上的恶霸,孙小果确实神通广大。要知道,犯下震动全国的恶行,又在中央领导人多次批示下,多年前就该被枪毙的死刑犯却神奇般地出狱了。

 

不可思议!令人震惊!甚至是中国法治的耻辱。

 

媒体披露的一个细节:时年,孙小果被抓后,担心害怕的不是孙小果及其家人,而是办案的警方。“不敢放人,也不敢办他”,于是警方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主动找记者曝光,希望通过舆论的力量推动查办孙小果。

 

事实上,在二十年前,云南有很多“体制内的健康力量”,确实想把孙小果拿下,但无奈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让整个云南畏惧的当然不是孙小果,而是其背后的保护伞。媒体披露的细节,孙的父亲(继父)曾是昆明市某区公安局副局长。这开始被指是孙小果的靠山,但随着惊世骇俗细节曝光,大家才发现,他的继父不过是只小蚂蚱。

 

能够让云南颤抖,又使得中央领导的批示如废纸一张的人,背后的能量何等惊人。坊间传言,孙小果有一个曾官居省部级的爷爷,是个老革命,半个云南的领导都是他部下,乃至于其父亲曾因“犯事”被革职几年后,又神奇般地窜至厅级,把持一方。

 

当然这都是传言,没人知道真假,至少未经权威媒体或官方确认。因为直到今天,官媒都在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难道官媒不知道?难道媒体不愿披露?都不是,因为畏惧,因为害怕。

 

毕竟媒体也是拼级别的,媒体领导也是讲“规矩”的。

 

这一次,自媒体再次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某自媒体今天祭文说,已经25年了,都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的父亲。是的,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作恶多端、危害一方且为早该枪毙的孽子保驾护航,蹂躏舆论,践踏法律,却没人敢说出他的名字!

 

一位媒体人说:几任云南书记都倒了,这个杀人犯竟然还是活的很潇洒……

 

 

是啊,连省委书记都拿下了好几个的云南,却没人敢说出一个恶霸的父亲是谁。事实上,至少到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孙小果离奇出狱事件与其父有关。

 

讲真,在如此舆论聚焦之下,孙小果如果想再想逃出眼下这一关怕是不易,但又想,20年前,当孙小果被判死刑的那天,很多人也是这样想的,可结果咧?

 

是的,必须承认,如今是信息时代,如今是铁腕反腐,如今是政令掷地有声。但别忘了,在片神奇的土地上,没什么奇迹不能被创造。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灭失希望,毕竟从最近中央督导组一系列动作来看,大批政法界官员被查落马都显示与孙小果有关。

 

更不排除,督导组先拔掉大老虎的牙齿和利爪,然后再将潜藏在孙小果背后的那只或者数只恶虎一举擒拿。

 

如今,中央给出了“无论涉及到谁,坚决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的表态

 

 

欠下多年的血债,现在是必须清算的时候了。

 

这一次,孙小果不死,朗朗乾坤,天理不容!

 

这一次,孙小果不死,云南不宁,中国不安!

孙小果细节当年案件回顾

相关文章

孙小果案件女生咬大理石、牙签扎指甲、烟头烫乳房...
(孙小果) 1 二十年后,孙小果又一次被当作黑社会抓起来时,人们惊异地发现,他在二十几年前昆明那次打黑扫恶中,已经判处死刑。 人死不能复生,但判了死刑,就一定会死吗? 虎皮青椒里有虎皮吗?老婆饼里有老婆吗?你要吃夫妻肺片,还不得杀他个两口子,把肺掏出来,给你合炒成一盘? 孙小果仍旧活着。他也曾经平静下来,面对不断到来的大段大段新时间。 但二十年过去,他常常憋屈。 因为他有时候叫孙小果,有时候又叫陈果。风声紧时,他还叫过一些别的名字。 这回,他又一次让人们知道了他的真名,孙小果。 不是穿越,不是轮回,也不是...[详细]
2022-06-07
孙小果案件女生咬大理石、强轮X、殴打、黑恶势力……
实在是我们近期看到的最让我们震惊的案件之一,那种赤裸裸的保护实在让我们太恶心了。 话说这个事情重新摆在人们眼前也是由于一个乌龙,云南当地今年5月破获了一起孙某某的黑恶势力案件。 结果呢?大家都以为是那个孙某某。 哪个?就是很多当地人都知道的孙小果。 结果呢?搞了最后是一场乌龙,这个孙某某并不是这个孙小果。 但是也因为这个乌龙,把真正的恶霸,令人难以置信甚至可以写进剧本的一幕幕重新带回大家面前!这个人可以说是真正的恶贯满盈,真的恶霸,从小恶到大的那种。 坏到什么程度?已经坏的不能再坏了。 孙小果是何许人也?...[详细]
2022-06-07
为什么孙小果案不敢一查到底?孙小果从死刑再到死刑震惊全国
结果终于出来了, 孙小果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大快人心的结果。 但是好多人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原因,今天诡哥就和大家细说一下这个案件的始末。 文章很长,请耐心看 孙小果 孙小果1977年10月27日出生,92年12月至94年10月在武警昆明边防学校服役(因未达到入伍年龄,其继父李桥忠利用担任武警云南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处副处长的职务便利,将其出生日期改为 1975年10月27日 )。 他还在学校的时候就随意在马路上强X女孩。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详细]
2022-06-07
孙小果是打了谁才案发的?
出来混, 迟早要还的。 最近,云南省高院公开宣判,判处孙小果死刑,涉孙小果案19人获刑,其母孙鹤予获刑20年,其继父李桥忠获刑19年! 这个迟来的结果大快人心,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孙小果是谁? 网上有8个字形容他: 昆明恶霸,劣迹斑斑。 而他的父母其实并没有和他一起作恶,为什么也一并受刑? 01 事情要从1994年说起。 那时,孙小果还是一个武警学校的战士。 有天晚上,他和4个混混一起私自驾车外出,强行把两个姑娘拉上车,带到一个荒山边,轮奸了她们。 事发后,孙小果被逮捕。 犯了强奸罪的孙小果却很快被从事公...[详细]
2022-06-07
《扫黑风暴》原型:孙小果罪恶的一生
前不久热播了一部叫做《扫黑风暴》的国产犯罪类电视剧,不知道大家看了吗?这部剧中有个角色叫孙兴,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他不仅放高利贷、构陷无辜,还强奸、折磨受害者、杀人...... 《扫黑风暴》角色孙兴 孙兴的角色并不是凭空创作的,很多情节都取材自孙小果的真实罪行。和孙兴一样,孙小果同样曾逃脱死刑的制裁。他在1998年被判处死刑立刻执行,却在12年后出狱,还开起了夜店,当上了大老板,如果不是因为2018年发生的一起故意伤人案,或许他现在依旧逍遥法外。 纪录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截图 孙小果恶贯满盈,要说清事情...[详细]
2021-10-06
孙小果死刑行刑前画面首次曝光,孙小果哭了
3月30日晚,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五集《督导利剑》播出。 注意到,本集首次曝光了孙小果逞凶伤人,以及被执行死刑前的现场视频。画面显示,他在签字前眼眶泛红了。 孙小果案到底是怎么案发的?《督导利剑》给出了答案。原来,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到昆明一家KTV唱歌喝酒。 醉意中,空姐李某和男同事王某发生了争执。愤怒的李某让对方别走,随后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一群刺着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带头的男子,正是孙小果。他抬腿猛踢王某的腹部,当场将其膀胱踢裂。正是这起涉嫌故意伤害...[详细]
2021-03-30
无刷电机发明人李红涛个人资料
李红涛,一个平凡至极的名字,却如同都市传说一般,飘荡在阴暗潮湿的监房,成为无数身陷囹圄,渴望逆天改命的囚徒们聊以自慰的精神图腾...... 图1.网传的李红涛照片 如果在网络上以李红涛或无刷电机之父进行搜索,你会发现传说中的李红涛身上有着许多令人咋舌的标签: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第二名;浙江大学电子系高材生;两次成功越狱;死刑改判有期徒刑;无刷电机之父...... 按照网络上的说法,与之前咱们聊到过的孙小果不同,传说中李红涛确确实实,光明正大的通过这项发明专利获得了减刑释放,甚至在出狱后成功的出任总经理,迎娶...[详细]
2020-12-04
孙小果的专利免死金牌——联动紧锁式防盗窨井盖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至此,孙小果案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孙小果案之所以引起轰动,除了其社会危害的严重性,主观恶意的危险性,更在于其死而复生的戏剧性,了解孙小果案件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帮助孙小果减刑的,竟然只是区区的一个专利申请,那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专利,竟具有令人起死回生的魔力,让本该在好几年前就应受到法律制裁的恶魔逍遥于世呢,今天叨叨刘就结合专利法的相关知识,带各位读者一起品品那个让孙小果死而复生的专利申请联动紧锁式防盗窨井...[详细]
2020-12-04
“孙小果”申请专利获得“专利减刑”怎么回事
孙小果,一个名字在媒体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专利减刑,可从孙小果看专利的价值,而专利减刑政策备受争议,同样政策也不备受关注,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借孙小果专利减刑时间,为您讲解专利申请哪些事。 事情经过:孙小果,昆明恶霸,据新京报报道,其于1998年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之后其在2008年向国家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实用新型专利。据新华社报道,孙小果因该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除去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因素不谈,专利减刑政策也因此受到重视。 依据《关于办理减刑...[详细]
2020-12-04
钻政策空子,滥用专利减刑,因“孙小果”案获刑的狱警周忠平起诉书公布
导读: 我们研究政策是为了保持企业、个人活动的合规性,最大限度的获取政策红利。但是恶意利用政策漏洞,甚至造假来钻政策空子是有法律风险的。 我们一直在警示数据造假套利、虚假报告骗取补贴等行为。去年轰动一时的孙小果案件也牵扯出一桩利用专利减刑的刑事案件。案件涉及到的专利申请人、专利代理机构、传递资料的监狱人员,无不为当初的套利行为胆战心惊! 因孙小果案获刑3年的狱警起诉书公布:将防盗窨井盖图纸带入监狱,又将专利模型带出监狱 2019年12月15日,大理州洱源县人民法院对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云南省第一监狱指挥中心...[详细]
2020-12-04
孙小果专利减刑内幕曝光!狱警周忠平违规传递专利物品防盗窨井盖图纸出具虚
去年震惊全国的孙小果案中, 孙小果减刑用的专利是怎么来的?这个谜题一直还没有解开。 12月2日,据12309中国检察网消息,洱源县人民检察院公布了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周忠平的起诉书,孙小果专利减刑的内幕得以曝光。 起诉书上显示,2008年王某某受孙某甲父母之托,违规将防盗窨井盖图纸带入监狱,通过时任省一监七监区教导员贝某某(另案处理)交给被告人周忠平转交给孙某甲。 罪犯孙某甲让同监服刑人员张某某等人帮其制作模型后, 被告人周忠平帮孙某甲将专利模型违规带出监狱交给曾某某,并向其转达孙某甲叫他们去申请专利的意思...[详细]
2020-12-04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他身后的一干落马“保护伞”及几大未解之谜
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孙小果在强奸犯罪中具有强奸妇女多人、奸淫幼女、在公共场所劫持、强奸未成年女性、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当众实施强奸、强奸再犯等特别严重情节或从重处罚情节。 孙小果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依法应当予以严惩。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与新罪所判刑罚进行合并并无不当。 二十年...[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迟到22年的死刑!
回顾一下孙小果的罪行: 孙小果第一次犯罪是在1994年,那时他只有17岁: 案件发生后,孙小果在1995年被判有期徒刑2年, 这个本该在监狱服刑的罪犯却在1997年8个月内就犯下了不少于8起案件,涉及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等。 孙小果在1998年的一审和二审中,就已经被判死刑了,可最终改为了有期徒刑20年, 更加嘲讽的是,孙小果还在狱中申请了国家专利: 犯罪情节如此恶劣,孙小果的 继父李桥忠、母亲孙鹤予明明是公职人员 ,却包庇自己的孩子,还 暗中操作帮孙小果减刑,让孙小果在20...[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死了,让我们来想一个问题
孙小果伏法,我想起了自己的一篇旧文 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这一天,人们好像已经等了很久。我是说,如果1998年2月判处孙小果死刑的那个一审判决没有被改判的话,这正义的一天应该是在22年前。 但是法律人,不要说什么迟到的正义就是非正义,必须承认,迟到的正义仍然是正义!至于另一句话,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希望也是再一次得到了确证。 根据官方发布的孙小果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就可以知道该案之跌宕起伏,堪比任何最扣人心弦的大戏。我不厌其烦列出以下的关键节点,不是为了凑字数,而是想再一次感受该案...[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死刑了! 70岁老母孙鹤予(孙学梅)被判20年:生而不教, 不如不生!
有句老话说的好,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众人关注的云南孙小果案,近日由 云南省高院公开宣判,终审判处孙小果死刑,涉孙小果案19人获刑,其母孙鹤予获刑20年,其继父李桥忠获刑19年! 这个迟来的结果大快人心,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那么,孙小果是谁? 0125年前,孙小果这个名字让整个昆明陷入恐惧。 1994年10月,孙小果和几个弟兄酒足饭饱,驾着他养父的警车满街游荡,一路鸣着警笛,路人纷纷避让。 后遇见两个年轻貌美的少女,让孙小果眼前一亮。 他迅速开车拦在少女前面,将两女孩强拉上车。 后来他们把两个女孩带到一...[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死刑! 真惨! 活该! 邓超的电影告诉你注射死刑“安乐死”并不“安乐”
今天最令人兴奋的新闻,无疑是罪犯孙小果被执行死刑。这位身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受贿、徇私舞弊、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等多重罪行可谓是罄竹难书。并且孙小果还屡次通过金钱买断、恐吓威胁等低劣手段法外逃生的罪犯,这次彻底被执行死刑,可谓是死得太便宜。 孙小果其人 为什么说他死得太便宜呢?因为这是我们新中国法律较比较人性化,哪怕对于死刑犯,也是遵循着比较人性化的处理方式。假设孙小果这类的人出生在古代的话,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按照民间的说法...[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死了,制度要不要改?
1 孙小果终于死了。 根据央视新闻消息,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孙小果可谓劣迹斑斑。 1995年12月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孙小果父母通过伪造病历,帮助孙小果非法保外就医。 孙小果判刑后未被收监执行,神奇吧? 1997年4月至11月间,在非法保外就医期间,孙小果又于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 1999年3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孙小...[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在今日被执行死刑,判决书全文曝光。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9)云刑再3号 原公诉机关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孙小果,曾用名陈果,男,1977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云南省昆明市人,原在武警昆明边防学校服役,住昆明市西山区。1995年12月20日因犯强奸罪被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后因非法保外就医,未收监执行。因本案于1997年11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2日被逮捕。2007年9月27日被本院再审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经减刑于2010年4月11日刑满释放。 辩护人熊智,北京市北斗鼎铭律...[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毁掉一个孩子,只需要一个溺爱的妈!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大家都知道了。 今天上午,央视发布消息,最高法经复核,于2020年2月12日作出裁定,核准云南省高院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 果然,字数越少,越大快人心。 这个21年前让人闻之胆寒的昆明恶霸,终于得到了报应。 要知道,他可以用令人发指来形容。 1998年,《南方周末》就曝光了孙小果及其团伙在昆明的恶行。 离奇的是,被判死刑的孙小果,不仅顺利走出监狱,还改名换姓,成为昆明夜场的大佬。 5月16日,《南方周末》再度发文称,每次犯事之后,都是孙小果母亲在背后为其四处活动奔走。 1994年,他第一次...[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今日被执行死刑,几任书记都倒了,这个杀人犯还在潇洒!
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2月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孙小果于1995年12月因犯强奸罪被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判决生效后,孙小果父母通过伪造病历帮助孙小果非法保外就医,导致孙小果被判刑后未被收监执行。 在非法保外就医期间,孙小果又于1997年4月至11月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 死刑改死缓,死缓改有期徒刑!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云南省高级人...[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但仍有谜团未解
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从判死刑到执行死刑,拉风哥一直担心会发生什么变故。 后来看到孙小果党被一一拔起,拉风哥才放下心来。如今孙小果被执行死刑,真是大快人心。 可是现在回想起他的罪行,拉风哥还是觉得愤怒。 向上滑动阅览 孙小果于1995年12月因犯强奸罪被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判决生效后,孙小果父母通过伪造病历帮助孙小果非法保外就医,导致孙小果被判刑后未被收监执行。 在非法保外就医期间,孙小果又于...[详细]
2020-02-21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是谁让正义屡屡迟到?
青天霹雳一枪响,恶霸小果升天了! 今天官媒传来消息,云南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此时,42岁的孙小果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也许他正要接受阎罗王对他的再一次惩罚! 孙小果用自己的死给这场舆论风波划上句号。 但案件的背后却让人脊背发凉...... 01 这正义的一枪,迟到了20年,也让这个魔王危害人间20年! 他卑劣的手段、残暴的行为、暴殄天物的恶行,让人不忍直视,让人愤怒痛心! 人们纷纷刷屏正义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但这迟到的正义不知道伤害了多少人的心? 又让多少人在这20年中无助和绝...[详细]
2020-02-20
孙小果终于死了,可那一群保护伞破到什么程度了?
这也是大家所愿看到的结果了吧,看到他的罪行太多了,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那些无辜的受害者需要背负一生的心理阴影,有一些受害者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无论他的判决如何,都不能挽回那些无辜的生命,都不能抚平受害者的心灵。但是死刑,起码是对大家对法律的一个交代。 关键在于是谁让孙小果多活了20年的?这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全国还有多少孙小果? 第一次该死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在呈贡县伙同无业青年轮奸女青年。 1994年,孙小果被收审后,其母通过运作,使其并未受到任何应有的惩...[详细]
2020-02-20
孙小果伏法:难逃迟到的正义审判
2月20日,逍遥法外20多年的孙小果终于伏法。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判决,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正义的回归,彰显了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坚定决心,也凸显了法治的力量。(人民日报客户端)。 古人曰:多行不义,必自毙。被坊间称为昆明恶霸孙小果,在举国关注质疑中,被中央扫黑除恶办列为挂牌督办大案,雷霆扫黑除恶之势,孙小果犯罪涉黑集团被打掉。其19名涉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受到了应有严惩。孙小果被执行死刑...[详细]
2020-02-20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执行前依法安排孙小果会见亲属
今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对罪犯孙小果执行死刑。 孙小果于1995年12月因犯强奸罪被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判决生效后,孙小果父母通过伪造病历帮助孙小果非法保外就医,导致孙小果被判刑后未被收监执行。 在非法保外就医期间,孙小果又于1997年4月至11月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于...[详细]
2020-02-20
  • 孙小果,为什么已判处了死刑还会活着?
    1 孙小果是谁?一个月前全国大部人都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最近却火爆全国,因为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深昆明开展督导工作,孙小果又一次被当作社会抓起来时,人们才惊异地发现,这个孙小果同其他黑恶人员可不一样,因为他在二十几年前昆明那次打黑扫恶中,已经判处死刑,他照理应该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中国法律年鉴(1999)》披露,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
  • 孙小果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逮捕!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
    5月27日,记者从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获悉,近日,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经该院审查后,批准逮捕8人,不批准逮捕1人,案件正在侦办中。 此前报道 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云南孙小果涉黑案 5月24日,新华社记者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据悉,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
  • 孙小果是否真实?孙小果被打少女照片
    孙小果! 何许人也? 22年前的死刑犯,竟成当地黑老大 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其身世背景引人关注。 死刑犯孙小果 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监外执行),1997年11月因强奸等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孙小果被打少女照片 1997年11月28日,《云南法制报》以掩盖不住的罪恶为题,报道了昆明警方摧毁孙小果流氓恶势力团伙的事件。 报道称,早在1994年10月,还在警校的孙小果曾轮奸女青年,案...
  • 昆明恶霸孙小果背景曝光,其爷爷是高官
    近期,人称昆明恶霸的孙小果被抓。据称,孙小果原为死刑犯,现为昆明M2酒吧老板。孙小果被抓的同时,其深厚背景也被曝光。 5月16日,媒体报导称,20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今再涉黑涉恶被抓。 报导称,在判死刑之后,孙小果曾于2008年10月2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发明专利。 据报导,此发明专利可能助其减刑,当年前往昆明专利事务所送此项专利的相关材料的,是孙小果的母亲。 这个孙小果早在1990年代就被视为昆明黑恶势力的典型,并于1998年被判死刑。 据官方法律文件显示,孙小...
  • 朱德孙子朱国华被枪毙,孙小果的大舅二舅亲爹干爹姑奶奶的去哪里了
    1983年,严打期间,一代开国元帅战功卓著的朱德总司令的孙子朱国华被枪毙了,年仅25岁。枪毙的理由是:利用办家庭舞会,播放黄色歌曲,看裸体画报和黄色录像,勾引、诱骗、笼络、控制、要挟女青年,进行流氓、强奸犯罪活动。 朱国华的行为其实就是组织淫乱的行为,要说能不能够得上死刑,那也未必。然而在一个元帅、三军总司令的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大义灭亲,给那个年代里热血沸腾的群众一个交代就成为了必然。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出自于清朝夏敬渠的《野叟曝言》。说的是帝王将相的子孙犯了罪,应该和普通百姓犯了罪一样惩处,不...
  • 孙小果的“职工家庭”,比特殊家庭更令人担忧
    据说,要办成铁案的孙小果一案,没能成为铁案,倒变成了扯蛋。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向社会通报孙小果案件办理情况。 通报称: 孙小果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社会舆情关注的是孙小果的生父到底是谁,人们希望的是,有一个人能站出来大声说出他的名字。然而,调查结果给他来了个陈某,某单位是什...
  • 孙小果案:背后有没有“神秘嘉宾”?
    云南孙小果亡者归来,这事也太耸人听闻了【亡者归来:南方周末的老读者,惊呆了】。 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是何方神圣所为? 孙小果有什么背景? 有关部门近日告诉我们,孙小果的生父、生母,还有继父,都是什么人,都有什么背景。 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可是,一位法学院老师依然不依不饶,投稿彬彬有法,觉得迷雾还没有拨开,猜测孙小果背后是否还有神秘嘉宾。 【一】 近日,正在孙小果一案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发布重要案件信息: 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
  • 孙小果案:超预期的真相更恐怖
    热闹了数天的孙小果案中,孙小果神秘的身世谜团今天终于揭开。说实话,这样的答案很令人失望。因为孙小果的生父并非大多数人臆想中的令人不敢直言其名的达官显贵,而只是一个与此案近乎毫无关联的普通病退职工。其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也都是老实本分的普通职工。 我说这答案令人失望,至少包含了三个层面的意义: 最显性层面上而言,一个能够从死刑的判决中全身而退,并且在此后的二十年间活成呼风唤雨的黑社会老大的超现实形象,在法治的现实社会语境中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存在可能性。大众的智力状态下,能够让此种反常成为正常的唯一性...
  • 孙小果引人关注说明了什么问题?
    5月27日,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公布的一则逮捕孙某某等8人恶势力团伙信息,让多家媒体一下子热血喷张,许多人顿时把这个刚被逮捕的孙某某联想成近段时间来大家一直很关注的孙小果。一些媒体充分发挥合理的想象,充分发挥聪明才智,在大标题上做文章,尽量搞得引人注目,便冠以中央扫黑办关注中央督办组交办等大帽子,一些媒体直截了当,把标题做成昆明孙小果被逮捕孙小果被逮捕等等。但很快,辟谣文章就出来了,说:盘龙区检察院刚刚逮捕的孙某某,并不是孙小果。 这似乎和媒体、和公众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于是,刚刚在微信朋友圈言...
  • 孙小果:揪出为其撑伞的孙悟空
    揪出为其撑伞的孙悟空 奔驰欺客、中美贸易战、孙小果案三件事搅浑了五月的茶余饭后,也都伤脑筋,但吃瓜群众最关注的肯定还是孙小果案,因为关注他就是关注我们自己,这关乎群众公平正义的生活质量,而且疑惑不解之处众多,追问一个接一个,倒逼着追责的表态和真相的报道,虽然慢,但依然还在路上。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事件的来龙去脉:2019年4月23日,在督导昆明市工作汇报会上,张力提到了对孙小果等人的查办。张力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是负责到云南督导的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次日出版的《昆明日报》公布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