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01:54:46 热度:

孙小果亲爹找到了? 真是普通职工? ...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了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现将相关情况通报如下:

第一,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

 

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督办。

 

目前,案件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第二,孙小果的主要家庭成员情况。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第三,孙小果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情况。

 

经查,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孙鹤予、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目前,已对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省监狱管理局1名干警、省一监1名干警、省二监2名干警采取了逮捕措施,其他涉案人员正在调查中。

 

第四,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

 

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鹤予、李桥忠四处活动,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徇私枉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导致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1998年,经昆明市有关部门调查并问责,分别对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对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名民警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目前,由于该案时间跨度长、案情重大复杂,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工作,依法全面深入彻查该案,对在案件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关系网和“保护伞”,坚决一查到底,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

 

2019年5月28日

 

 

公号“西坡读史:分析说

孙小果生父陈某,既不是这个大员,也不是那个高官,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单位职工。他还不幸瘫痪了,所有亲属里边,只有跟孙小果毫无血缘关系的继父可以算是跟“权势”这个词沾点边。当然,他的个人履历里有很大的问题。明明都被处分了,还能再出山,而且出山之后副局长变成局长了。当年他到底为孙小果逃脱制裁做了哪些“贡献”,当年的处分是不是太轻了,这都是疑问。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传说中的“大人物”在哪儿呢?

现在很多网友不太相信这份官方通报,到处复制粘贴那句我有点烦的网络流行语,“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可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假如个版本的真相真的就是真相的话,事情不是更简单了,而是更复杂了。

 

孙小果作了这么多孽,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都被判死刑了,说减刑就减刑,说释放就释放了。释放出来又耀武扬威了。如果他真是普通家庭,这岂不是说明我们的法律连没背景的妖怪都收拾不了?

 

当然对于真正的普通家庭来说,孙小果有个当警察的母亲,有个当副局长的继父,这已经算“有背景”了。但是在全国范围内,有这种背景的家庭得有多少?

 

如果这种背景都算得上背景,如果这种背景都能把人从死刑犯变成“发明家”“大李总”,那刑法到底是为谁设的呢?

 

对我们这些普通家庭的好人来说,是不是更害怕了?

 

再进一步想一想,人渣的出现是有一定概率的,孙小果不会只出生在普通家庭。那么非普通家庭制造的那些“王小果”“张小果”们,人生是不是比孙小果更顺风顺水、丰富多彩?

 

细思恐极。我怕我已经泄露天机了。

孙小果亲爹普通职工

推荐阅读

昆明黑老大孙小果,背后的保护伞是谁?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经接近半程,向党和人民交出期中考试答卷可谓非常优异。 目前,全国各地都按照中央的要求,坚决打好这场专项斗争的下半场。出差在外的海姐随处可见当地打黑除恶的宣传海报。 按照计划,4月1日至10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完成对1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进驻工作,第二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 5月22日至23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听取第11至第20督导组督导情况汇报。次日(即24日),第20督导组组长韩勇向云南省反馈督导情况。 在反馈会议现场,中央督导组专门听取...[详细]
2019-05-24
孙小果案一查到底,体现司法应有正义
作为一起公共性案件,孙小果案所有细节和全部过程,有必要置放于公众目光检视之下,这也是消除公众疑虑、真正办成铁案、恢复司法公信力的必然要求。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孙小果案的最新情况。通报显示,目前,已对11人采取留置措施,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此外,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监狱服刑期间因发明专利立功减刑、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等情况,也被公之于众。 之前,一则孙某某被审查逮捕的消息,曾引来网络热转,后被证实系误认,其实孙某某并非孙小果,但这...[详细]
2019-05-29
昆明恶霸:孙小果!追踪97年媒体相关报道
孙小果变形记:死刑强奸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其身世背景引人关注。 外界一度把矛头指向早年担任过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孙小虹。5月22日,从多位接近孙小虹的人士和云南省相关部门处获悉,孙小虹一家与孙小果并无关联。 云南法制报1997年12月9日报道当地人士供图 还注意到,早在1997年12月9日,云南本地媒体曾刊发孙小果父母接受采访反思责任的报道。在这篇以《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为题的文章中,孙父...[详细]
2019-05-24
孙小果案幕后:地表最强副局长李桥忠
5月28日中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向社会通报了孙小果案件办理情况,通报中明确了孙小果的主要家庭成员情况。让人跌破眼镜的是,他的生父不是传说中的云南高官,甚至连一官半职都没有,是一个瘫痪20年中风病人,这位病人培养了一位叱咤昆明夜场风云的昆明第一狠人,打了本市的几场恶仗,也残害了很多少女。那么孙小果背后的后台到底是谁?我们把目光投向了另外一个神秘的男人, 五华区城管局前局长李桥忠,这位局长堪称地表最强局长,爱妻护犊坑队友,而且能量惊人。 他深爱着比自己大11岁的妻子,为了她和继子,连官运前...[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狱中搞发明减刑?发明的什么?
第一次强奸,可以监外执行;第二次,被判死刑了,可以搞发明减刑;森然的监狱,成了孙小果的度假村 孙小果出席夜店庆典图片来自M2酒吧玉溪店微信公众号 21年前的死囚离奇归来,并成为昆明夜场的大佬,又在这次的扫黑中落网,在狱中他成了发明大王有了自己的国家专利。孙小果的变色龙人身充满着种种诡异,对此澎湃新闻做了调查报道。 据权威的《中国法律年鉴(1999)》披露,1994年10月,孙小果就因为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却神奇地在监外执行,1998年,孙小果因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案暴露了哪些司法漏洞
2014年刑事执行领域轰轰烈烈的专项治理,并没有影响到孙小果的重出江湖,他是如何逃脱专项检查的,仍待追问。 在舆论的持续追问之下,云南孙小果案官方通报终于来了。 不出意料的是,孙小果案果然案中有案,除所涉系列刑案9名犯罪嫌疑人被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之外,更有包括昆明、云南两级法院和云南监狱管理局的多位司法官员被留置。 孙小果赖以立功的实用新型专利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也果然并非其发明,而是孙的父母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紧密合作的假立功素材。 背景越简单,事情越不简单 通报有不出意料之处,也有出...[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案: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近期孙小果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21年前因强奸等罪名被判处死刑的孙小果,21年后变身为夜场黑老大,逍遥法外。 孙小果何许人也?他的事迹究竟有多令人发指?此前媒体已经对孙小果其人其事进行了很多报道。孙小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其因强奸被判3年有期徒刑,后被暂予监外执行。1998年他再次受审。罪行包括强奸多名女性,含未成年人,还存在当众强奸的情形。此外,他还犯有故意伤害、强制猥亵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一系列罪行,经过二审被宣判死刑。 但令人惊讶的是,罪行累累、劣迹斑斑的孙小果竟然...[详细]
2019-05-24
恶霸孙小果的生父是谁?后面的保护伞有多大?
21年前,在昆明,一个叫孙小果的强奸犯被判处死刑; 21年后,同样是在昆明,一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又有一个叫孙小果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被打掉。 据新京报证实,两个孙小果是同一人。消息一出,舆论哗然。 1998年2月,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被昆明中院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不服一审判决,孙小果向云南高院提起上诉,云南高院审理后,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孙小果出席夜店庆典图片来自M2酒吧玉溪店微信公众号 此后官方和媒体再无披露孙小果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孙小果已经被执行了死刑,没想到的是,21年后的扫黑除恶斗...[详细]
2019-05-20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就是一株恶之花
舆论一直认为:孙小果能死里逃生,一定有着显赫的家庭背景。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报,彻底阻断了吃瓜群众的臆想,让那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闲人们失望了。 官宣: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详细]
2019-05-30
昆明恶霸孙小果、爷爷、生父以及养父谜团
1997年11月7日对两名17岁的少女来说是黑暗的一天,孙小果等人将两名17岁的少女张某和杨某带到一家夜总会的包房,之后轮番对曾被孙小果强奸过的张某进行拳打脚踢,他们用竹筷和牙签刺张某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某的手臂,还逼迫张某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然后用肘猛击张某的头部,以致她牙齿脱落,面对这么恶劣的刑事案件,时任昆明市公安局的领导却非常为难,因为警方不敢放人,也不敢办他。于是主动联系媒体记者前去采访,希望借助舆论力量来推动查办孙小果。 《南方周末》的报道取得了作用,全国关注的孙小果案件再中央领导的批示下,...[详细]
2019-05-19
孙小果,谁的果——孙小果生父陈培忠继父李桥忠和母亲孙鹤予西游魔幻爱情
非常震精。精壮男儿四十余载不知其生父,亿万华夏网民抽丝剥茧苦寻爹。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年度大型寻亲纪录片《我的生父我的爹!》 他爹:魔幻西游 佛尊曰:一切不可说! 孙小果的爹已然成为世界级难题,冒出各路爹来,生物学上的亲爹、名义上的生父、母亲现任丈夫的后爹十分魔幻,至于孙小果生物学上的父亲究竟是谁只有娘知爹知天知地知DNA知了。 如此看来,这个世界进入拼爹的时候,不仅要拼质量,也要拼数量了。 某些管道传来的消息,绝对不可靠,不可信,不负责任,但最能说明孙小果的爹是谁了。 孙小果根本不...[详细]
2019-05-31
昆明孙小果这次他生父出面也保不住孙小果不被枪毙吧
这次,孙小果大势已去! 即使是他神秘的生父,恐怕也无力回天了! 孙小果,原名陈果,曾用名李林宸,按媒体的说法是:他先后跟生父、继父、生母的姓,也就是说他生父,应该是姓陈,而不是姓孙。 他生父是谁,虽然还是不知道的想知道,知道的却不敢说,但只要稍细心留意或揣摩网上信息,其名字事实上也已昭然若揭了。 如今,再说其生父是谁,其实已没多大意思,因为这次他可能已经救不了孙小果了。甚至,如果弄不好的话,孙小果的生父也很可能先主动投案,或者落马了。 1. 此次扫黑除恶是大局,任何影响或干扰此大局者均会遭碾压,孙小果不会...[详细]
2019-05-27
孙小果的后台保护伞到底是谁?
这 些天,孙小果案成为舆论持续关注的焦点。今天,此案终于引起中央层面的关注,将其列入全国重点案件,挂牌督办。 对于很多读者来说,孙小果是谁,可能还不是很清楚,我简要梳理一下此事的来龙去脉。 事情起因于此次扫黑除恶。4月24日,《昆明日报》报道称,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而报道中的这个孙小果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经被判处死刑了,为什么此次扫黑除恶还有他,此人竟然还活...[详细]
2019-05-25
孙小果,爸爸去哪儿了?
前几年,有款走红的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了?,好像是亲子主题的节目。 这些天,吃瓜群众都在操心另一版爸爸去哪儿了,帮忙给孙小果找爸爸。 孙小果是昆明的恶霸,21年前就被判处死刑,却上演了大变活人戏法,神奇地活到今天,而且还是自由身。 根据中国逻辑,孙小果应该有个能量巨大的爸爸。 可公开资料显示,孙小果的生父是个普通工人,继父是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对这两个爸爸,吃瓜群众很不满意,这是违背了基本逻辑的爹,是填坑顶缸的爹,新款坑爹。这两个爸爸跟神奇的儿子孙小果不匹配,媒体之言,群众之命都要拆散这父子关系。 这事的确...[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 破庙滋生的孽种
孙小果破庙滋生的孽种 孙小果,何许人也? 有人说他是现实中的哪咤,家里背景硬,当年因为口角打死人,迫于压力判了个死刑,可没过多久就出来大摇大摆继续混社会了! 二十几年前,昆明的阳光比现在还要辣躁。 滇池的水很深,也很浊,一阵风吹来,掀起滔天黑浪。 昆明人都说,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据说孙小果的辖域比他的家族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宠大无边:他一统昆明,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的所有人众,都要向他贡献保护费。他也涉足了每种行业的边界,而且游刃有余。 这在昆明这座天阔云低的边城漫长的建城史上,成为前所未有的奇迹。 二十...[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云南公检法是你家开的!13亿中国人好羡慕你!
《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 孙小果 、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合的是,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大名鼎鼎的大哥也叫 孙小果 。1998年2月,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后来为什么没有被执行死刑,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不得而知。但2010年前后,孙小果已经改头换面为李林宸出境游玩、开设公司,好生快活。 中央扫黑除恶第...[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果然厉害!背后三个更厉害的难题如何破解?
近日,在中美战略博弈的越发紧张的时刻,中国国内一个名叫孙小果的人意外赚足了眼球。 就是这样一个带有几分可爱的名字,指向的却是一个让很多云南昆明人谈虎色变的地方恶霸。当地甚至有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之说。 此事令人拍案惊奇之处在于,孙小果在过去20余年时间里,恶行累累,两次因强奸等罪被判刑,其中第二次被判死刑,但是第一次根本未有收监执刑,第二次也很快在改名后抛头露面。于是便发生了警方在接案后发现,涉案的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服刑的罪犯的闹剧。 清理保护伞是扫黑除恶能否取得效果的关键。与孙小果虎口脱险亡者归...[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21年前的死刑犯如何“死里逃生”
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其身世背景引人关注。 云南法制报1997年12月9日报道 孙父孙母曾接受采访反思责任 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10月,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监外执行),1997年11月因强奸等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云南法制报1997年11月28日报道 1997年11月28日,《云南法制报》以掩盖不住的罪恶为题,报道了昆明警方摧毁孙小果流氓恶势力团伙的事件。 报道称,早在1994年10月,还在警校的孙小果曾轮奸...[详细]
2019-05-31
  • 孙小果不死,云南不宁,中国不安!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自此,夜郎自大成了人们对于西南地区的直观印象。今天来看,还是有些许影子。 自古以来,由于地理空间上的缘故,云南与中原保持着文化、政治上的隔离,中央政权对西南的辐射是弱的,天然屏障让这里容易形成独立王国。 天高皇帝远,容易出乱子。 孙小果就是云南治下的一个乱子。 1994年,孙小果犯轮奸罪,判三年。 居数月,则保外医。 1998年,判斩立决。 后,获立功,减刑。 是什么力量让恶贯满盈者逍遥法外置法律与人间道义于不顾? 是什么背景让整个城市人心惶惶陷入一片...
  • 孙小果爷爷厉害还是亲生父亲厉害?他妈,孙小果才是个真正的厉害人物
    孙小果事件至今还在发酵,有人认为是孙小果的生父厉害,有人认为孙小果的继父厉害,还有人认为孙小果的爷爷、姥爷厉害。 其实,大家都没说到点子上,综合而论,孙小果他妈,才是真正的牛逼人物。 先看看孙小果他妈的人生经历。 孙小果他妈名叫孙鹤予,曾经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因为包庇孙小果在1994年的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孙鹤予在2003年出狱后,很快东山再起,开始进入商界,先后成立了三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这三家公司分别是昆明市五华区赖客生活休闲吧、云南天铄园...
  • 找到孙小果亲爹就能打死大老虎吗?
    1 据说这几天全球很多人在找爹,找孙小果的亲爹。 孙小果的亲爹没有失踪,没有遇害,活得好好的呢。 为什么要找他呢? 据说是他那本该在1998年被处死的宝贝儿子,时隔21年竟然又活了。据说儿子复活是亲爹的功劳,据说这位亲爹不简单,是大老虎。 于是,众多富有正义感的人们义愤填膺,摩拳擦掌:揪出大老虎!打死大老虎! 哼!您以为您是武松么? Tooyoungtoosimple! 2 其实孙小果一直都活着,活得还挺滋润。只不过这次,他似乎不该活着,不该活在2019年的全球网络舆论中。 据百度百科资料显示,孙小果,男...
  • 昆明恶霸孙小果从死刑犯,到夜场“大李总”,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 外界好奇的是,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从一名死刑犯,到走出监狱,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从可靠渠道获得的消息是,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10年后,孙小果曾于2008年10月2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发明专利。 有知识产权以及律师界专业人士分析,根据最高法规定,孙小果2008年申请专利时,理应还处于服刑期,这项举动很大程度会为其减刑。 另外多个渠道证实消息,在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
  • 孙小果家庭成员情况公布,最新调查进展来了!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了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现将相关情况通报如下: 第一,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督办。目前,案件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
  • 孙小果案是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强力的舆论支持
    孙小果案是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强力的舆论支持 本轮扫黑除恶开展以来,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件不太多。民众对于破获多少涉黑团伙、抓获多少涉黑人员这类新闻,是比较无感的。但是有两个案件获得了很多关注。 第一个是青海西宁,女律师林小青被控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 林小青的行为是否构罪,引发社会关注。该案也引发了全国律协的关注,并指派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尚伦生旁听了该案的审理。检方指控认为,林小青作为青海合创汇中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律顾问,通过向法院提起诉讼方式对被害人实施敲诈勒索。 这个案件,使得本轮扫黑除恶承受了很大的舆...
  • 孙小果案:背后有没有“神秘嘉宾”?
    云南孙小果亡者归来,这事也太耸人听闻了【亡者归来:南方周末的老读者,惊呆了】。 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是何方神圣所为? 孙小果有什么背景? 有关部门近日告诉我们,孙小果的生父、生母,还有继父,都是什么人,都有什么背景。 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可是,一位法学院老师依然不依不饶,投稿彬彬有法,觉得迷雾还没有拨开,猜测孙小果背后是否还有神秘嘉宾。 【一】 近日,正在孙小果一案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发布重要案件信息: 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
  • “孙某某”不是孙小果 网媒“翻车”的背后是做新闻不守底线
    当下媒体,流量为王,至于新闻是否属实,基本都是据说、据传为依据,五个W基本靠蒙,只要能吸引大众眼球,博得阅读量,事实基本可以摈弃。 有的媒体在转载新闻时,未经核实是否有事实,根据自己想当然武断臆想,对原新闻核心事件进行无底线修改,从而制造假新闻。 我说的这些事,云南孙某某案就是个活版本。 当初看了这则新闻,第一感触就是小说编剧不敢写的,一度产生怀疑,从事发到现在,本号一直未发声,今天看来,编剧不敢写的,某些媒体就能实现! 此事件给新闻界一个大耳光:新媒体是要追速度、拼流量,但是更要尊重基本事实。 再来看看...
  • 寻人,谁是昆明恶霸孙小果生父?
    1 2010年10月16日晚,在河北大学新区超市前,一牌照为冀FWE420的黑色轿车,将两名女生撞出数米远。 被撞一陈姓女生于17日傍晚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女生重伤,经紧急治疗后,方脱离生命危险,现已转院治疗。 肇事者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2011年1月30日,李启铭被判6年。此后,我爸是李刚流行网络,荣获2010网络十大流行语之一,李刚被网友评为四大名爹之首。 文采出众的网友写出了苏轼版《江城子我爸是李刚》: 公子聊发少年狂,喝美酒,会女郎。迈腾飞驰,校园任我闯。铁骑横扫两姑娘,一惨死...
  • 孙小果的恶与何天明的善
    孙小果最近成了大名人。 不过,这个名是恶名。随便搜索一下,孙小果,男,汉族,曾用名陈果、李林宸,云南昆明人。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又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次被当地列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典型。2010年起,孙小果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5月24日,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