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0 01:58:08 热度:

没爹的苦孩子孙小果

1

必须承认,人类天性中就有欺软怕硬的德性。

 

这不,这些天,全中国人都在欺负一个没爹的孩子。

 

这可怜的孩子名叫孙小果。

 

人家本就没爹了,还非得让人家把自己的爹给找出来——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么?

 

人家没爹,不行么?

 

谁规定一定得有爹了?

 

孙悟空有爹么?

 

没爹的孩子就不能有本事,不能“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那齐天大圣没爹,还不照样大闹天宫,玉皇大帝也怕三分?

 

所以你们这些人实在是不讲道理。

 

 

 

2

 

 

孙小果怎么啦?不就是强奸了几个女孩子,让她们受了点折磨么?不就是在她们丰满诱人的胸脯上扎了一根又一根牙签之类么?

 

残忍是有一点的。可比那古代人把人一刀刀活割还是强多了吧?

 

所以我们要看到其中好的一面。

 

 

事发以来,大家从来没有听孙小果本人说的一个字。

 

想必他在默默承受,很是委屈的。

 

可他又不能为自己辩解。

 

想想,虽然大家不知孙小果的亲爹是谁,但完全可以猜想他是个苦孩子。

为啥?因为别的孩子都可以靠父母,他却不能。

 

他只能自我奋斗。据说当地人欺负他,看其是无依无靠的孩子,就把重事大事都让他来干,以致“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再想想,象他这样的处境,虽说也上过警校,也是没办法好好读点书的。

 

要是他和别的孩子一样上学读书识字,现在这种情况,早就在网上开微博开公众号自己写文诉苦,告诉公众自己的亲爹是谁了!

 

可现在,只能听任大家乱猜测,一会儿是这位,一会儿又是哪位。似乎他有好多位爹。

 

 

3

 

 

不过,幸运的,孙小果生在了一个好的时代。有人为苦孩子当家作主。

 

这不,就是全国人民都在问他爹是谁时,有关当地部门就出面为孙小果回答这个问题了。

 

这不,我在先前所猜想的还真对了。

 

原来孙小果还真是个苦孩子。

 

打小父母离婚不说,亲生父亲长期瘫痪病逝。外婆、外公之类的亲人也都不在人世,简直就是孤儿一般啊!

 

虽说还有个养父,也很爱他,在他犯事坐牢后,不惜拚尽全力冒着撤职丢官之险把他从牢里放了出来,可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官。

 

所以,本当死刑的孙小果“重新做人”后,完全靠自己努力打拚,打下一片天地。

 

据说有自己的公司、夜总会,是当地风云人物,人人提及无不敬畏三分。

 

可这都是他自己的本事。和他爹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凭他那样的两个爹,一个死,一个早年就撤职查办的,能为他做啥?!

 

怎么,不信?

 

一定要有爹,一定要凭爹么?

 

还是前面说过的话:

 

孙悟空有爹么?

 

没爹的孩子就不能有本事,不能“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那齐天大圣没爹,还不照样大闹天宫,玉皇大帝也怕三分?

 

 

不信就不信,你能怎么着?!

 

 

附:孙小果人物档案

 

(注:以下资料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不保证其准确性与真实性)

 

 

孙小果,男,昆明恶霸,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其母亲孙××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继父)李××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后,孙小果却离奇地逃离了死刑,至少获得多个“减刑”,并且在短短几年之后就出狱,成了昆明夜场的“大李总”。2019年又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次被当地列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典型。

2019年5月17日,昆明市扫黑办通报孙小果案: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5月24日,全国扫黑办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家庭情况

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  1997年11月10日凌晨孙小果被警方抓获时所开的警用车即是其父的车。 

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人物事件

“恶行累累”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 

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被收审,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1995年6月则被取保候审,候到审判之后,未被收监执刑(且未发现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续;只是办案警官在盘龙区看守所看见一张1997年3月27日办的保外就医手续)。 

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2年。 

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同年6月,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耍时,将两位女青年强行带至该宾馆906房间,“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不顾对方反抗,强行奸污了一位女青年。短短4天后,孙小果又将两位女学生叫到该宾馆906房间,强行奸污了一名女学生。 

1997年7月,孙小果参与的一起案件发生后,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接案后发现,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警方打电话给孙小果的母亲,他母亲说: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据《中国法律年鉴》,1997年8个月内,孙小果及其团伙就有至少8起犯罪,涉及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等  。

 

判处死刑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人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变身“李林宸”

 

2010年,孙小果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 

2011年8月,孙小果就以“李林宸”之名注册餐饮公司。 

2013年起,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孙小果注册经营多家夜店。 

2017年8月,因涉及一些使用权方面的调整,昆都所有酒吧及娱乐场所关闭,孙小果后来又在昆明其他地方开了银河俱乐部、云纺space酒吧,而自己由于个人原因则退出了经营。 

天眼查显示,以“李林宸”名字任股东的公司【昆明咪兔娱乐有限公司(现已注销)、云南咪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都成立于2014年之前,以“孙小果”名字担任股东的公司(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昆明银河娱乐有限责任公司等)都成立于2017及2018年,这与陆果所述孙小果改名时间和先后开店的名称一致。 

上一篇:孙小果案之迷

孙小果没爹苦孩子

推荐阅读

孙小果的爸爸能藏多久?
帮孙小果找爸爸已经成为全民游戏,情节跌宕起伏,2019年5月,中央打黑督导组披露孙小果案件,吃瓜群众发现,1998年,他已经因为轮奸判处死刑,居然借尸还魂,靠着发明立功出狱,改头换面。 从1998年,南周的《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到现在无人认领,无数人在感慨,20多年来,也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的父亲到底是谁? 《北京青年报》跳出来加戏,指责这么说要莫是故意耸人听闻,要模式没有认清形势,奉劝广大吃瓜群众认清形势,云南方面心理有术;孤立地看待某个事件,就会难免纠结......如果能从更多的新闻线索中把握时代走向...[详细]
2019-05-27
孙小果家族背景公布,后台保护伞仍待深挖
孙小果一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但我一直忙于工作没有细看,直到今天一看才深感震惊。新华社官微上公布了其主要家庭成员信息,原文如下: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歪瓜裂枣”的脸像,就不像普通人家出身?
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传奇般地死里逃生,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叱咤昆明夜场的大李总,其魔幻人生引爆舆论。 对于谁是孙小果的神秘生父,舆论穷追猛打,千呼万唤始出来。 按照昆明方面的通报,原来其已故的生父为昆明市某单位职工,生前乃一介草根平民。母亲也是普通警察,继父曾为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因帮孙小果办取保候审被撤职。 不仅如此,孙小果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 这种家庭出身和背景,远没有坊间传言那么邪乎,尤其对孙小果生父身份的猜测,与此前多个云南本地高官的版本,落差...[详细]
2019-05-30
昆明恶霸孙小果从强奸死刑犯到夜店“大李总”谁在暗箱操作?
近日,澎湃新闻报道: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这位曾是副局长之子,当初因性侵多名女子被判死刑,只是到监狱走了一圈之后,又以狱中发明家的身份出狱了,后来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另有多个权威渠道证实,就在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二监狱,其中一名监区长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办理减刑。 看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内心猛然打了一个冷颤,国家的律法被这些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并且是那样的正大光明。你看,原本是一个强奸多名女子的强奸死刑犯,后...[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谜团解开之日,才是正义到来之时
所以,问题不出在法律上,而是出在人上,不将这些人一个个揪出来,很难还原事实的真相,也很难厘清传奇色彩。 据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号透露的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这起案子之所以引起这么高的关注是因为孙小果罪恶昭彰的人生以及屡屡逃过严惩的传奇经历。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澎湃新闻的报道比较完整地还原了一些基本事实。不论在以往的判决书还是在媒体报道中,孙小果可谓无恶不作、罪行累累,其违法犯罪行为令...[详细]
2019-05-26
昆明恶霸孙小果从死刑犯,到夜场“大李总”,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 外界好奇的是,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从一名死刑犯,到走出监狱,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从可靠渠道获得的消息是,孙小果一审被判死刑10年后,孙小果曾于2008年10月2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发明专利。 有知识产权以及律师界专业人士分析,根据最高法规定,孙小果2008年申请专利时,理应还处于服刑期,这项举动很大程度会为其减刑。 另外多个渠道证实消息,在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详细]
2019-05-20
昆明黑老大孙小果,背后的保护伞是谁?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经接近半程,向党和人民交出期中考试答卷可谓非常优异。 目前,全国各地都按照中央的要求,坚决打好这场专项斗争的下半场。出差在外的海姐随处可见当地打黑除恶的宣传海报。 按照计划,4月1日至10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完成对1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进驻工作,第二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 5月22日至23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听取第11至第20督导组督导情况汇报。次日(即24日),第20督导组组长韩勇向云南省反馈督导情况。 在反馈会议现场,中央督导组专门听取...[详细]
2019-05-24
孙小果由死刑犯变老板,这才是真正黑社会!
有一个恶贯满盈的罪犯,1998年就被判了死刑,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不光没有死,还成了大老板! 据说,这位昔日黑帮老大,动辄用刀砍人,光天化日下强奸民女,惨无人道地残害他人的恶棍竟然搞了一项发明。而这项发明让他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我用搜狗搜了一下,还真搜出了一条恶狗,此人叫孙小果,横行于昆明。提到他的名字,当地的普通人都会不寒而栗! 他有多厉害,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三头六臂倒是没有,但是心狠手辣是真的。 1997年11月的一天,有个女孩跟男友汪某说,孙小果以为她说了他的坏话,一直要打她,所以很害怕。这...[详细]
2019-05-21
孙小果亲爹找到了? 真是普通职工? ...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了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现将相关情况通报如下: 第一,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 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省委高度重视,要求对该案深挖彻查,依法办理。省、市有关部门及时成立专案工作领导小组,对孙小果前科犯罪、刑罚执行以及其他违法犯罪全面开展调查和审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督办。 目前,案件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相关部门已对 省...[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收监记
新史匪孙小果收监记 匪孙小果,昆明恶霸,别名李林宸,或名陈果,生年不详,尝判而未死,人曰:不死小果也! 果生于官宦家,母、继父皆为衙内警司,有实权。果幼时顽劣,恃强凌弱,常欺同窗于学堂,母宠溺庇护,每每闻之,笑曰:吾儿,强也!他日,必有惊天动地之业!果益发骄横跋扈,人皆侧而远之。 壬申岁冬(1992.12),果入行伍为武警,役于昆明。越两年,入武警学校就读。彼时警校,警官摇篮,非常人可读也。 果虽为警,劣性难移。甲戌岁秋(1994.10),同匪徒数人驾车于昆明闹市招摇,见有民女貌美,遂劫女上车,挟至荒野,...[详细]
2019-05-30
中国十大恶人孙小果,死刑犯变成夜店老总:上演“传奇”人生
孙小果,男,昆明著名恶霸。 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 家庭背景深厚,其母亲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继父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 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 ,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然而,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被判死刑的孙小果又被 改判死缓,又于2001年9月份改判为18年零6个月,多次减刑后,居然在2012年刑满释放。 刑满释放后,孙小果迅速东山再起,...[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为何能改名换姓、"死里逃生"?
孙小果多次犯案被判死刑20多年后改名换姓再次露面 一个月前的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刊发《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督导工作》,一个名字的出现迅速引发媒体关注,他就是孙小果。因为20多年前,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昆明发生的一起轰动全国的大案中。 早在2010年前后,有人就在昆明见到了已经出狱的孙小果,当时他改名换姓,名叫李林宸。再次公开露面,他已经是经营着多家夜店,昆明夜场有名的大李总。 所有的公开资料,无法查阅到已经被判死刑的孙小果,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时间、什么原因改判?什么时间、什么原因减刑?...[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谜团解开之日,才是正义到来之时
所以,问题不出在法律上,而是出在人上,不将这些人一个个揪出来,很难还原事实的真相,也很难厘清传奇色彩。 据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号透露的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这起案子之所以引起这么高的关注是因为孙小果罪恶昭彰的人生以及屡屡逃过严惩的传奇经历。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澎湃新闻的报道比较完整地还原了一些基本事实。不论在以往的判决书还是在媒体报道中,孙小果可谓无恶不作、罪行累累,其违法犯罪行为令...[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案: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近期孙小果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21年前因强奸等罪名被判处死刑的孙小果,21年后变身为夜场黑老大,逍遥法外。 孙小果何许人也?他的事迹究竟有多令人发指?此前媒体已经对孙小果其人其事进行了很多报道。孙小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其因强奸被判3年有期徒刑,后被暂予监外执行。1998年他再次受审。罪行包括强奸多名女性,含未成年人,还存在当众强奸的情形。此外,他还犯有故意伤害、强制猥亵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一系列罪行,经过二审被宣判死刑。 但令人惊讶的是,罪行累累、劣迹斑斑的孙小果竟然...[详细]
2019-05-24
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外界好奇的是,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从一名死刑犯,到走出监狱,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有知识产权及律师界专业人士分析,根据最高法有关规定,孙小果2008年申请专利时,理应还处于服刑期,此举很大程度或为减刑。另有多个权威渠道证实,就在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二监狱,其中一名监区长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办理减刑。 据《中国法律年鉴(1999)》案件选编介绍,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生父已去世多年……
据来自云南昆明的消息,孙小果生父姓陈,已去世多年,生前为一名普通工人。孙小果原名陈果,后改名孙小果。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两年四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孙小果上诉后,云南省高院维持原判,驳回了其上诉。 目前大家普遍比较关注的问题是: 第一、孙小果是如何从死刑被改判的?改判后的量刑...[详细]
2019-05-26
孙小果案是中美贸易战的重要试金石:我们是否同在一条船上?
中午看到明德兄写的人民日报40年后重提勿谓言之不预,我想他可能多想了:其一, 这篇文章并没有在社论发表 ,而是在第三版的国际论坛发表,其威慑力已经大打折扣; 其二,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五月荷,顾名思义五月和、勿约和,但我倾向于前者的寓意大于后者 ;其三,什么时候这句话才会真的具有震慑力呢?答曰: 以钟声的名义发表于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社论! 闲话扯过,我们聊一聊标题里的孙小果案:朋友们可能会好奇,我为什么把孙小果案与中美贸易战扯在一起呢?又为什么认为孙小果案是中美贸易战的试金石呢? 这主要是有两段材料作证: ...[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案,请不要再让观众雾里看花。
在千炒万炒之下,云南省通报了倍受关注的孙小果案进展情况、以及其家庭情况,其母亲及继父的名字赫然在列。只是,在这份情况通报中,对其亲生父亲的名字始终未予公布,仅以陈某进行标示。陈某?某什么? 孙小果神了。进入4月以来,这个名字叫做孙小果、又混在昆明的人物一夜之间爆红网络,不仅央视点名、人民网评论、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亲自挂帅、全国扫黑除恶办列为重点、云南省委更是表态严查。而之所以会爆红,主要源于昆明人民对他闻风丧胆般的恐惧,都在传说孙小果拥有一种巨大的能量,拥有能够起死回生、百打不死的本领,有么? 的确...[详细]
2019-05-30
  • 孙小果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本文,我是根据新闻路线编辑! 前不久,《昆明日报》的一则报道,浮现了一位熟悉的陌生人。 该报道称:昆明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提到孙小果三个字,很多人虎躯一震。 这听来很萌的名字,却套在一只长得像猪一样的狗身上。因为20多年前昆明那个全国轰动的大案里,也有个恶霸也叫孙小果。 同地同名同姓同是黑道中人,哪有这么巧的事? 新京报记者从多处权威信源确认:两个孙小果正是同一人。(不过最新消息cc某v怂了) 只是,那个孙小果不是已经伏法了么? 1998年2月,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
  • 孙小果果然厉害!背后三个更厉害的难题如何破解?
    近日,在中美战略博弈的越发紧张的时刻,中国国内一个名叫孙小果的人意外赚足了眼球。 就是这样一个带有几分可爱的名字,指向的却是一个让很多云南昆明人谈虎色变的地方恶霸。当地甚至有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之说。 此事令人拍案惊奇之处在于,孙小果在过去20余年时间里,恶行累累,两次因强奸等罪被判刑,其中第二次被判死刑,但是第一次根本未有收监执刑,第二次也很快在改名后抛头露面。于是便发生了警方在接案后发现,涉案的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服刑的罪犯的闹剧。 清理保护伞是扫黑除恶能否取得效果的关键。与孙小果虎口脱险亡者归...
  • 如果孙小果变成夏明翰或特朗普,这个世界会怎样?
    用一个词来形容孙小果,那就是: 令人发指!!恶贯满盈!!!禽兽不如!!!! (一)如果孙小果变成了夏明翰,老百姓怎么办? 我当然知道,夏明翰是烈士,孙小果是人渣,他们绝对是不适合放在一起的;但是夏烈士就义前写的这句诗: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我觉得放在孙小果身上,可能恰如其分: 杀了孙小果,还有后来人! 这些后来人是谁? 看看孙小果的出身就知道了。他的爷爷据说是大功臣,身居高位,普通百姓连提都不能提;他的亲生父亲,至今仍是一个谜,到底是清官还是奸臣,谁也不知道;他的继父、生母,都是公安系统的。 这样的家世...
  • 孙小果,云南公检法是你家开的!13亿中国人好羡慕你!
    《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 孙小果 、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合的是,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大名鼎鼎的大哥也叫 孙小果 。1998年2月,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后来为什么没有被执行死刑,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不得而知。但2010年前后,孙小果已经改头换面为李林宸出境游玩、开设公司,好生快活。 中央扫黑除恶第...
  • 孙小果收监记
    新史匪孙小果收监记 匪孙小果,昆明恶霸,别名李林宸,或名陈果,生年不详,尝判而未死,人曰:不死小果也! 果生于官宦家,母、继父皆为衙内警司,有实权。果幼时顽劣,恃强凌弱,常欺同窗于学堂,母宠溺庇护,每每闻之,笑曰:吾儿,强也!他日,必有惊天动地之业!果益发骄横跋扈,人皆侧而远之。 壬申岁冬(1992.12),果入行伍为武警,役于昆明。越两年,入武警学校就读。彼时警校,警官摇篮,非常人可读也。 果虽为警,劣性难移。甲戌岁秋(1994.10),同匪徒数人驾车于昆明闹市招摇,见有民女貌美,遂劫女上车,挟至荒野,...
  • 孙小果为何能改名换姓、"死里逃生"?
    孙小果多次犯案被判死刑20多年后改名换姓再次露面 一个月前的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刊发《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督导工作》,一个名字的出现迅速引发媒体关注,他就是孙小果。因为20多年前,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昆明发生的一起轰动全国的大案中。 早在2010年前后,有人就在昆明见到了已经出狱的孙小果,当时他改名换姓,名叫李林宸。再次公开露面,他已经是经营着多家夜店,昆明夜场有名的大李总。 所有的公开资料,无法查阅到已经被判死刑的孙小果,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时间、什么原因改判?什么时间、什么原因减刑?...
  • “孙某某”不是孙小果!新媒体的把关人去哪儿了?
    前几日,众多网络媒体、商业网站把新华社旧闻新推事件乌龙未久,今天又闹笑话了。 4月27日,昆明警方发布消息,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经该院审查后,批准逮捕8人,不批准逮捕1人,案件正在侦办中。 由于该新闻的几个要素:嫌犯姓氏、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和此前的热点事件孙小果案高度雷同,于是不少网络媒体、商业网站编辑在推送该新闻时,自行将孙某某改成了孙小果。 午后,昆明盘龙区检察院对此予以否认,称此前公...
  • 孙小果落网记
    孙小果父母的身份终于确定,根据官方通报,孙小果的生父姓陈,是昆明市某单位的一名职工,1982年他与孙小果的母亲孙学梅离婚,并在1996年罹患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已于2016年8月20日去世。 现在,案件的焦点再度聚焦于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 孙学梅在和原配离婚后,改嫁李桥忠,并把名字改为孙鹤予。孙小果最后一次出狱后,为了掩盖身份,随继父姓改名为李林宸,这是他的第三个名字,他的第一个名字是随生父姓叫陈果。 在此之前,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异常神秘,坊间流传着多种说法,许多传言都指向了原云南高院院长孙小虹。与孙小...
  • 孙小果不死,云南不宁,中国不安!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自此,夜郎自大成了人们对于西南地区的直观印象。今天来看,还是有些许影子。 自古以来,由于地理空间上的缘故,云南与中原保持着文化、政治上的隔离,中央政权对西南的辐射是弱的,天然屏障让这里容易形成独立王国。 天高皇帝远,容易出乱子。 孙小果就是云南治下的一个乱子。 1994年,孙小果犯轮奸罪,判三年。 居数月,则保外医。 1998年,判斩立决。 后,获立功,减刑。 是什么力量让恶贯满盈者逍遥法外置法律与人间道义于不顾? 是什么背景让整个城市人心惶惶陷入一片...
  • 孙小果的恶与何天明的善
    孙小果最近成了大名人。 不过,这个名是恶名。随便搜索一下,孙小果,男,汉族,曾用名陈果、李林宸,云南昆明人。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又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次被当地列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典型。2010年起,孙小果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5月24日,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