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灵异事件:在北京南锣鼓巷酒店的诡异经历,真实而又恐怖....

这是某年豆瓣上一个很火的帖子,可是后来作者不知道什么原因删了帖,楼主帐号也注销了,下面是网友loliss从百度快照上复制的已被删除的内容。
 

 

开头百度快照看不到了,大意就是大学宿舍6个人,楼主、杜妈、大胖、小胖、木姐、还有老段,其中五个人商量着去北京玩,因为木姐平日跟她们不合群,所以没去。

 

 

这五个人在南锣鼓巷一家快捷酒店住下了,楼主和老段住一间,房间号是110,另外三人住一间。

房间很旧,中间挂着一个很大的雕花穿衣镜,圆形,很复古很诡异。

 接下来是楼主原文: 洗完澡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看电视一边玩手机,不一会儿就困了,转头一看老段已经睡了,我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也准备睡了。

就在半睡半醒的时候,马上要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突然听到翻袋子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以为老段渴了在找水,我说你开灯找吧,别摸黑了。

一翻身看到老段就躺在我旁边,睁着眼睛看着我,吓了我一跳,刚想骂她大半夜不睡觉吓什么人,电视柜那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老段在被窝里捏了捏我的手,我们俩人都听着不敢出声,我的感觉是进贼了,眯着眼朝脚底下电视柜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有。

想想这屋这么小也不可能是进贼了。

我和老段谁都不敢吱声,都直勾勾的看着对方。

估计心里都打着鼓,是不是遇见邪事儿了。

 我去的那天带了两个袋子,都不大,买内衣给的那种袋子,一个装内衣内裤,一个装洗漱用品,外加一些护肤品啊小镜子啊之类的,袋子是比较硬的那种塑料,翻起来会有哗啦哗啦的声音。
 

 

终于我忍不住了,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声音也停了。

我问老段,你刚刚听到了吧,老段点点头,问我是不是老鼠。

我说这店好歹也是全国连锁,有老鼠不至于吧,再说了刚刚听着是翻袋子的声音,我那袋子可都在电视柜上呢,老鼠成精了,都上桌子了。

 我看了看手机,十二点多快一点那样,还没睡多久。

当时也没有特别害怕,因为电视打开后声音就没有了,困意一会儿就上来了,关了电视又睡了。

还是半睡半醒的状态,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响了。

当时吓出来一身冷汗,我捅了捅老段,老段也看着我,窸窸窣窣的声音还不断。

老段鼓足了劲儿,蹭的一下把手伸出被窝打开了床头灯,声音又停了。

我俩当时头皮都炸开了,可是又不敢相信是遇到好朋友了。

虽然看过好多人写酒店遇鬼,但是自己还没经历过这种事情。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再有声响。

看了看手机,才一点多。

我和老段壮着胆子下了床,因为我们俩心里更相信这是耗子干的好事儿,要是好朋友的话怎么光翻袋子不干别的啊。

去床头柜那检查了半天,发现东西都完好无损,没有动过的痕迹,我俩又返回床上开着灯屋子又太亮睡不着,我和老段就开着电视,把声音调没,灯关了继续睡。

 又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又开始了翻袋子的声音,说实话当时心里更多的是怒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次又一次的。

我抄起遥控器就往电视柜那砸去,这一砸声音还真停了,也就停了那么三秒钟,床头斜上方的窗户还是呼啦呼啦的响。

那***的根本就不是窗户好么,就和监、狱、里可以望天的那种小窗户是一样的,就那么大点,窗户还打不开,是左右推的那种。
 

 

当时天气不热晚上甚至都有点凉了,我们根本就没开窗户,窗帘那呼啦呼啦响个不停,好像是一个愤怒的人使劲儿的摇晃着扯着窗帘一样。

我和老段害怕了,这肯定不是老鼠干的啊,那屁大的窗户窗帘都是一块破布悬着,老鼠哪够的着。

 老段往我这边挤着,我说给前台打电话,咱们换房,电话在老段那边的床头柜上放着,我在里面挨着墙,老段拿起电话,回头望向我,那惊恐的眼神至今忘不了。

她说,电话不好使。

我拿过来放在耳朵边,发现电话里根本没有声音,连那种忙音都没有。

我尝试着拨前台的电话,没反应。

豁出去了,直接打1、1、0,也没反应。

突然,窗帘不响了,屋子又静了。

这一静吓得我和老段反而不敢动了,我俩直直的躺在床上。

 困,困又不敢睡,那家伙好像就在想你陪着他一样,你一要睡觉他就弄出动静来,当时困的我脑子一涨一涨的直恶心。

过了将近十分钟,还是没有声音,我和老段又有点困了,眼睛刚闭上不大一会儿,我这边的床响了,是那种拿手指弹床的声音,是很快的弹,不是一下一下的弹,噼哩扑通的,从床头开始响,然后声音向床位那边走去。

一遍一遍,一遍比一遍急促。

我和老段坐着抱在一起,眼里噙着泪,想哭又不敢哭。

 我拿起手机给小胖打电话,我叫她们三个过来,来门口接我们去她们屋。

小胖人很好,看我打电话的声都变了赶紧就过来了。

不一会就有人在门口敲门,我和老段数着一二三,一起冲到门口。

当时晚上睡觉的时候上了两道锁,第一道就是反锁,第二道是里面插起来的那种链子。

我们当时忘了链子的事儿,一开门只打开一道缝,我和老段急忙去扯那个链子怎么扯也扯不掉,可能是人一着急就慌乱。

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扯开,老段的翡翠手镯也在慌乱中摔两半儿了,当时太着急,怎么碎的都不知道,跑到隔壁时,老段手脖子上还掐着大半截,那小半截留在那屋了。

当时已经没有心思心疼了,就是坐在那屋发呆。

 小胖问我们怎么回事儿时,我才断断续续讲出来,把小胖她们也吓够呛。

这么一折腾两点多了已经。

我们凑活挤在一起,大家也没怎么敢说这个话题。

我当时还发了状态说自己好害怕。

小胖问我们走的时候拿房卡了么,这才想起来着急跑房卡都没拿,房门关没关都不知道。

又害怕自己在那屋的东西丢了,可是又不敢回去看。

 

我和老段都精神了,可是那三个人没有自己经历所以也没啥太大的反应,都躺下睡了。

我和老段蜷在一起,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对着我们的那面墙,就是我们那间屋子和这个屋子公用的墙,开始有节奏的响。

咣、咣、咣、咣,每隔一两秒就响一下,小胖她们都坐起来了,我们五个人都直勾勾的盯着那面墙。

咣、咣、咣、咣……还在响。
 

 

大胖是脾气很直的北方女,我觉得她心里应该也是怕的,但是吵到她睡觉时她更多的应该是烦。

我们以前在寝室下午没课的时候会一起睡午觉,两点左右时大家基本都陆陆续续醒了,有的会开台灯看看书之类的,因为我们弄出了动静,打扰了大胖的午休,大胖每次都要在床上不停的翻身喘粗气使劲叹息。

后来有一次,大胖对我们忍无可忍了,直接把床边架子上的东西都摔地上了,噼里啪啦一堆。

吓得我们当时全都不敢吱声,从那以后我们午觉时间短的人就放弃午觉了,直接图书馆趴一会儿起来看书。

忍不住睡午觉的时候,就要赔大胖一觉睡到下午六点半才敢动。

下午打扰到大胖睡觉都是这种下场,更别说正常的睡觉时间这样打扰她了。

大胖下床,走到墙跟前咣咣咣咣使劲敲了几下,嘴里骂骂咧咧的说敲你买了个表敲,敲墙声还真的停了。

后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接连做了好几个梦,梦里我穿着旗袍不停的跑,但是穿旗袍跑的那个人长的不是我的脸,可是我却以旁观者的角度认定那就是我。

我也解释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你们做没做过这样的梦。

 第二天起床,我和大胖小胖去前台让她们帮忙开门。

前台还一脸不乐意,因为我们把房卡落在了里面。

小胖人比较随和,也没有直接说,而是问前台,你们酒店卫生什么的也太差了吧,怎么还有老鼠。

前台说,不会有老鼠的,怎么可能有老鼠。

大胖说,什么狗屁老鼠,明明就是闹鬼,你们给我们开的什么房啊?有问题还敢给客人住?赚钱不要命啊,出了事儿怎么办?前台脸色不太好,大胖还在嘟囔着,前台就打断她的话说,可能是有老鼠,是老鼠。

我带你们去把门打开然后你们去找一下证件,我核对一下。

 进了门,老段那小半块翡翠镯子还在地上躺着,这时候老段才想起来心疼,那是老段男朋友暑假打了两个月工才给她买的,三千多块钱将近四千,可能对于你们来说也不是很多吧,但是对于还在上大学的学生党,真的不是一笔小钱了。
 

 

进门找到证件后,我和前台去核对了一下信息。

回来后老段和我说,房卡不见了,我说怎么可能不见了呢,昨晚走的时候灯还开着……这时才想起来,进屋后灯一直是关着的,房间还挺暗的。

我们翻了半天包,被子里也都找过了,无奈就是找不到房卡。

 后来去前台退房,前台阴阳怪气的,意思是我们自己把房卡弄没了还硬说是落在房间里了,酒店方面要扣下我们的押金。

我说房卡肯定就在房间里,我们都没有离开过酒店,你们可不可以再去找找。

后来前台和我们一起去找,大胖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很不耐烦了,因为她早饭还没有吃,一会儿还要赶车去天津。

和经理沟通了半天,经理的态度也不是很好。
 

 

大胖当时站在床前那一小块过道上,右手边是那面镜子。

大胖吼了经理几句,大概就是房子有问题还给我们住,没出事他就该庆幸了,还他妹的叫我们赔钱。

说着就拿出手机开始照那间屋子说要发微、博宣传他们酒店闹鬼,前台就过来拽手机。

撕撕巴巴的过程中,大胖躲前台抢手机,手往后一挥一下子打到镜子上了,镜子一下子就从墙上掉下来摔裂了。

 大胖虽然又高又胖,但是还不至于这么有劲儿。

挂镜子的钉子还在墙上钉着,来回走的人都时不时的朝房间里张望。

大胖手倒是没有受伤,手机也没坏,但是前台抢手机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我们。

我们五个人吱哇乱叫上蹿下跳一顿,看的人开始多了,经理门一关,说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叫我们结了房钱赶紧走人。

我们也不想再耽搁了,不然去天津的城际就赶不上了,票我们还没取出来呢。

 赶到火车站,大家上了车匆匆吃了口在火车站里买的麦当劳,老段一翻包,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把房卡从包里拿了出来。

大胖说,就赖你,房卡放包里了还不仔细找找,弄出这么多事儿来。

老段嘴里一直叨念着不可能啊,这不可能啊。

 确实不可能啊,我和老段跑到那屋之前开了灯的,房卡肯定是在那插着的。

我们跑的时候那么慌乱,根本没拔房卡,就是拔了房卡我们走的时候也没有拎包,房卡怎么会在包里。

老段问我房卡要不要还回去,我当时真觉得老段是个有礼貌有道德有公德心的好孩子。

这时候还想着给人家还房卡。

我是不想再回去了,老段拿着房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大胖建议扔掉,下车捡个垃圾桶就扔了。

 后来在天津那两晚都没什么事儿,大家玩的也都挺开心的。

回来也就淡忘这件儿事儿了,以为这就这么过去了呢。

我觉得可能也真的就那么过去了,只是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很奇怪的事儿,我就禁不住往这上面联想,最可怕的就是自己吓自己了。

 回来的头两个星期也都相安无事,只是寝室里总是莫名其妙的丢东西,就是本来放在某个地方的东西打死都找不到了。

老段有个米老鼠的内裤,她洗完就挂在桌子旁,第二天怎么也找不到了,为此我们还开了她很久玩笑,一个破内裤谁稀罕偷啊。

再就是我的眉笔丢了两次,买了新的没用几回就丢了,怎么都找不到,明明就放在化妆包里了。

后来我干脆不用了。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在掉东西,但都是些小物件也不值钱,谁都没有太在意,而且都在一个寝室里住着,也没有来过小偷,这样在寝室里张罗着找东西也不太好,好像怀疑别人似的。

 之前一直没提到过那个不合群的室友,就叫她木姐吧。

木姐是本地人,常年不回寝室,而且也基本不怎么来上课。

木姐长的很漂亮,但是不是什么大眼睛锥子脸那种漂亮,而是一种东北大妞的漂亮。

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把东北女孩和南方女孩混在一起很容易辨认出东北女孩,她们身上好像一直就带着某些和别人不一样的气场一样。

我们从天津回来后,木姐还一次都没有回寝室住过,直到那一天。

 木姐每天睡的很晚,楼主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楼主的床靠左边的墙,南面是木姐,北面是杜妈。

木姐回来那天我就做好失眠的打算了,木姐睡的比较晚,而且也不顾及我们,每次最晚洗漱还弄出很大的声响,她可能是寝室唯一一个不怕大胖的人了。
 

 

那天我还是拿着手机在床上看小说,具体底下的人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只记得杜妈上床时梯子带动床头那晃了几下。

十一点半那样我就把手机关掉了,我们是上床下桌,床铺周围自己都拉了帘子,所以躺在床上后就看不到对方了,也看不到地面的活动情况,只是帘子上方还有一些缝隙,如果对方在床上玩手机之类的能看到光亮 那天我关机后一直睡不着,因为木姐那里实在是太亮了,感觉都刺我的眼睛,我知道她肯定又在和男朋友聊天,当然了我也不能说什么,只好忍着。

只是奇怪木姐头顶上那片怎么那么亮啊。

而且不是她睡觉的正上方亮,而是偏向梯子那比较亮,我估计木姐是在底下那开着台灯用电脑上网呢。

我甚至仔细听了听,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我以为木姐是在打字。

木姐和大胖睡觉都有微微的鼾声,我也能分辨出来。

隐约中我听到了木姐在我脚下那面传来了鼾声。

我寻思难道木姐趴那睡着了?这还不得睡感冒了啊。

我犹豫着要不要多管闲事叫她一声。

平时木姐和我是一句话都没有的,应该说她除了和小胖说得上几句,和我们其余的人都没话的。

 我正想探出头叫她,就听见她那又传来声音了,像是朝门的方向走路的样子,仔细一听确实是这样,估计木姐自己醒了上厕所去了。

还真听见开门声了,只是我觉得木姐这次还蛮好的没有像以前一样特使劲儿的关门,而是轻轻地推上了。

我还是睡不着,就在那里数绵羊,数了挺长时间了还不见木姐回来,我寻思难道是大号吗?而且她床下的台灯还是十分的亮。

我把头从帘子里探出了看了一眼她那个位置,不看还好,一看发现木姐那根本没开台灯,电脑也没有开。

 后来一看窗外,可能是外面的路灯影射进来的光,总之光源来自窗外。

我再仔细听,发现真的是木姐的鼾声,那刚才出去的是谁呢?不过当时寝室六个人都在,我也没有很害怕,觉得自己可能看小说啊什么的,也没注意木姐是什么时候上的床,自己在床上翻了好几回身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坐在下面擦脸的时候,杜妈来了句,昨晚谁最后出去的啊?怎么回来了不锁门,都有寝室丢东西的先例了,下次要多多注意哦。

我问杜妈,昨晚不是她锁的门吗?因为杜妈的床挨着门,而且杜妈平时就是很热心很大度总是照顾我们一直扮演妈妈的角色,所以才叫杜妈。

木姐不在时,杜妈都是最后一个睡觉的。

杜妈说,是啊,我是锁门了,可是今天早上我起来发现门没锁,我是第一个起床的啊。

那肯定就是你们昨晚谁又出去了,回来忘记锁门了。

 结果问了一圈,寝室里都没有承认的,我确实知道是有人出去了,而且还回来的很晚,因为在我睡着之前这个人一直都没有回来。

我们当时都没有多想,只觉得肯定是某位同学不想承认,也没有深究。

现在一想起来觉得很害怕,谁也没必要因为忘记锁门而撒谎,不就是晚上出去了一趟么,除非是去做了什么特别见不得人的事儿,不然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 后来我才知道,老段那天晚上也失眠,她也听到有人出去了,但是没有回来,只是她当时也没多想,就那么过去了。

 

大胖平时都是和小胖一起吃饭什么的,天天在一起。

那天她们好像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大胖平时就挺霸道的,很爱控制小胖,那天俩人就谁也不理谁。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发现下了一场大雪,大胖擦脸的时候一不小心把镜子打翻到地上了,碎了一地的玻璃碴子,大胖收拾的时候还把手弄破了,可是全程小胖都没有帮忙。

要是平时小胖早帮着忙前忙后了,大胖看她不帮忙更生气了,一边收拾一边还摔摔打打的,终于手指头给弄破了。

 大胖那天气不顺,她一气不顺就喜欢出去去离我学校很近的那一堆胡同买很多吃的回来自己一边喝红酒一边吃东西。

记得大一时她表白失败了,自己回寝室干了一瓶红酒,然后倒头就睡,那玩意儿后劲儿大,大胖打了一宿的鼾。
 

 

那天大胖问我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东西,我那天刚好要出去做兼职,我就说咱们一起走吧。

路上大胖在和我吐槽小胖说她多么没有人情味儿之类的。

但其实我内心比较偏向小胖,也受够了大胖霸道的作风,就替小胖说了两句话,结果大胖牛脾气上来了,当场就甩下我气呼呼的自己往前走,我在离她四五米的距离跟着,我当时也挺气的就倔着不想去找她。

 到了北门那,大胖准备过马路,那条路经常出事故的。

我看着大胖急冲冲的冲向马路那面,一辆FT开过来,大胖就在我眼前飞出去了。

当时血流了一地,好在司机没有逃逸,我跑过去手足无措,当时都吓傻了,也不知道打120了。

后来司机跑下来问我认识这人吗?叫我和他一起送医院。

我俩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大胖抗上车,群众好让我心寒,居然没人搭把手。

 司机付了钱,大胖就被推进了急救室,全身多处骨折,脑袋里还有淤血。

我和小胖一直都很自责,因为如果小胖没有不理大胖,我没有教育大胖,大胖不会那么生气的走开也就不会出事的。

大胖家离这还蛮近的,下午父母就都赶来了,大胖的爸爸一直在哭,她们是特别心疼孩子的父母,看大胖的脾气也知道,平时父母都很惯着。
 

 

室友除了木姐也都赶来了,我和小胖很自责的向大胖父母道歉,大胖的妈妈听我说完给了我一耳光,当时打的楼主天旋地转的,大胖的妈妈下手还真的蛮重的。

小胖她们赶紧过来拉架,小胖不停的道歉说都是她的错,她不该和大胖吵架,让阿姨不要怪我,要打就打她。

结果大胖的妈妈还真的动手要打小胖,后来被大胖的爸爸拉开了。

 晚上的时候大胖就醒了,那时候她还听的到东西的,只是身体比较虚弱,第二天警察来了解了一下情况。

司机坚持说大胖是突然冲向车道的,其实我看到的也是大胖自己冲了过去的,可是被大胖妈妈打怕了,我不敢吱声。

大胖说她没有看到车,当时还在下雪,雪花飘的蛮大的,她就是着急过马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很着急,她当时看了,路上根本没车。

后来调取了那的录像,确实是大胖自己冲过去的。
 

 

司机只是象征性的付了点医药费就不再管了,确实主要责任也不在司机,他只是当时开的稍微有点快,出了这个事儿后,北门那开始限速了。

但是大胖妈妈坚持认为是我和小胖才导致大胖受伤,要我们联系家长商量解决方案。

大胖虽然平时野蛮,但是这个时候她还是帮我和小胖说话了,可能刚从死亡线上走出来的人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

后来大胖妈坚持我和小胖一人出五千块营养费才行,说这都是便宜我们了。

小胖回来和我说她自己出,这事儿不赖我。

可是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呢?最后我拗不过小胖,我掏了三千她掏了七千。

 大胖住院期间,我和小胖轮流去护理大胖。

因为大胖爸妈工作都比较忙,没法天天陪着她,而且家也不是本地的,但是只要一有时间就回来,大胖妈妈跑的也很勤,开始也请了一个星期陪大胖,只是后来就不好总请假了。

那天晚上我陪大胖,我们吃完晚饭,大胖就吵吵着困了,那时候也就七点左右吧,或者更早,具体的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很早她就嚷着困了。

我就看了会儿书,因为快要期中考试了,是的,你没看错,我们大学要期中考的。
 

 

大概晚上十点左右,同屋的都睡了,我也准备睡了。

刚躺下,大胖就在病床上挥舞着手臂,像在抓什么,嘴里还不停的呜呜呜的声音,像是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我觉得大胖肯定是做噩梦了,赶紧轻拍她,过一会儿大胖醒了,看看我也没说什么就又睡过去了。

后来大胖这样的行为越来越频繁了,我当时只觉得大胖出了车祸,心里有阴影才发的噩梦。

 大概又过去了半个月,我们寝室一起去看大胖。

大胖已经一天比一天沉默了,眼神也开始变的滞滞的,那天我们拎着水果进屋,大胖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只是看着我们。

我拿了苹果和葡萄出去洗,老段她们和大胖聊天。

我回来离病房还有五六米的时候,就听见了大胖的吼叫声,心里还想着这帮人真是的,非常时期让着点大胖不行吗。
 

 

跑回去时医生也来了,大胖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嘴里不停的喊不要和我说了,不要和我说了,不要听,不要听。

谁劝大胖都不好使,我们过去拉她起来她就会乱抓乱打。
 

 

我问老段你们和她说什么了啊?老段说,没有说什么啊,也没有刺激到她啊。

我们就是问大胖最近感觉怎么样,大胖也没理我们。

小胖问大胖是不是还在生小胖的气,大胖也不吱声。

我们正尴尬的时候,大胖突然从床上挣扎着要下来,就摔到地上了。

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 我问医生怎么办,医生犹豫着要不要打安定,因为医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明白她是发脾气还是精神出了问题。

后来她大概闹了七八分钟,病房一圈看热闹的人围过来,里面有个大爷就站在我身后,小声和他旁边的人说了句是不是撞见什么了啊。

话音刚落,大胖就直直的趟过去了,谁都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后脑勺磕在地上闷闷的一声。
 

 

我们费了好大劲把大胖弄回床上,还叫来了两个护工,医生检查没什么问题,只是晕过去了。

我犹豫着要不要通知大胖妈,我怕她来了我们每个人都要挨揍…… 小胖说等大胖醒了看看她的情况,这么晚了你通知了也没有用,她们也过不来只能担心,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大早,小胖就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赶紧去医院。

到了医院发现大胖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很乖,很随和,甚至可以说是很安详的样子,七八十岁的老奶奶的那种祥和感。

小胖说,早上起来大胖就这个样子,和她说什么她都没反应。

医生检查了一通也没什么问题,估计是在闹情绪。
 

 

通知完大胖的妈妈了,下午就到。

可是我感觉大胖的样子不是在闹情绪,脸上一点愁容啊生气的表情都没有,就是很安详。
 

 

下午大胖的妈妈看到她这样就崩溃了,要求转院。

可是大胖当时行动还挺不方便的,我们劝阿姨再观察观察,因为毕竟身体上没发现什么毛病。

我们把大胖昨天的行为告诉了大胖妈,大胖妈又一次发怒了,其实我可以理解一个母亲看到自己好好的孩子变成这样的那种心情,换着是我妈妈也会崩溃吧。

 

老段问我觉不觉得大胖这样很奇怪,倒不像是真的得了什么病,她暗示我会不会和北京之行有关,但是事情已经过去挺久的了,我压根就没往那上面想。

但是老段还是觉得这事儿和阿姨说说比较好,老段和阿姨说完,阿姨并没有很惊讶的感觉,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

不过第二天小胖去护理时,来了个老婆婆,阿姨就把小胖支开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只是过了没两天,医院又给大胖做彻底的体检时,发现大胖聋了。

再后来大胖就被接回家了,开始是休学,妈妈带着她四处求医,后来一直也没有治好,就辍学了。

 

为此,我和小胖一直都很内疚,大胖本来可以顺利毕业找份好工作嫁个好老公,这回,一辈子算是毁了,大胖妈后来又联系过我一回,这个后面再讲。

 上次我们和大胖妈说完北京之行的怪事后,在寝室里曾经讨论了一回。

木姐当天在寝室,她对这种事儿向来很好奇,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我们到底发生什么了。
 

 

楼主从北京回来之后身体就开始不怎么好,不过也没什么大毛病。

楼主在图书馆有个自己的小包厢,就是研究生的包厢,自己可以租来用。

楼主有的时候下了课就不回寝室,直接在包厢待到晚上才走。

有次中午趴桌子上睡觉,突然感觉有人狠劲的摇了一下我的椅子。

楼主的椅子不是那种木头的,凳子面是皮革的,底下是一个钢条回环着弯回来贴在地上那种,不是四个腿的。

所以当有人摇我凳子的时候,凳子会不停的来回摆,就是振幅很小但频率很大的那种晃动。
 

 

楼主当时以为是老段,老段包厢和楼主挨着,有时候她没意思了学累了就会跑我这找我聊天,有时候楼主在睡觉她就会偷偷进来把我手机藏起来,或者偷吃我的零食,有时把我摇醒。

我当时想你妹的又来烦我,我猛的坐起来怒目回头,刚睡醒眼睛看东西也不清楚而且眼睛也摘了,就看见一个黑影刷的一下从我包厢里跑出去了。

楼主平复了一下心绪,觉得老段肯定是被我愤怒的眼神吓到了,晚上我俩一起回来的时候我提起这事儿,老段硬是说自己没去。

她平时就爱这样骗我并且装无辜,但是老段这次拿她全家的性命发誓她绝对没去,楼主也不得不相信了。

不过当时还是没有害怕,因为没往那上面想,都是现在想起来了才觉得蹊跷。

 楼主回来之后总会莫名其妙的眼睛痛,就感觉有人在扣楼主眼珠子的感觉。

有次疼的楼主直恶心,吐了一堆然后就开始发烧。

楼主感冒神马的从来不喜欢吃药或者去医院,我觉得这是提高自己抵抗力的机会,就是硬挺。

那个时候一边生病一边照顾大胖一边准备考试,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挺可怜的。

不过楼主发现自己后来越来越严重了,没到下午两点多就开始不停的发热流汗,晚上时自己就好了。

后来不得不吃药,可是没有什么效果。

每天早上一起床,枕巾上一大片头发。

再后来楼主就不停的吃点东西就吐,没办法我去了医院,可是根本检查不出来什么毛病,医生开了一堆退烧药感冒药吃了也不见好。

 老段从北京回来后也添了个毛病,就是梦游。

在大胖还没出事儿的时候,老段就开始隔三差五的梦游。

第一个发现老段梦游的还是大胖。

有天早上大胖问老段那么晚梳头干什么?老段说啥时候啊?你说啥呢?大胖说自己晚上和她队友聊天,都快两点了才准备睡觉,那时候感觉自己梯子动了(老段和大胖还有小胖在同一面)。

她以为老段下去上厕所,正好大胖不敢自己去,就也跟着下来了。

谁知道老段下来后就是坐在自己椅子上,也不开灯,拿起梳子就在那里梳头发,还恶狠狠的,好像梳的不是自己的头发似的,一下一下的在那里叨。

大胖就自己去上厕所了,回来的时候老段也刚从梯子上爬上去。
 

 

老段死活不承认,说大胖是做梦了。

大胖说绝对不可能。

平时寝室里也就老段敢和大胖顶顶嘴,因为老段的倔脾气一上来了也守不住,为此老段没少被大胖在人人上发东西骂。

只不过老段不玩人人,她看不到。

但是每次老段一顶嘴,大胖就要人人上骂个爽才行,大胖最讨厌别人顶嘴。

那天老段又顶嘴了,老段觉得大胖就是在那刁呢,根本没有的事儿拿出来瞎说。

大胖觉得自己很冤枉,又觉得老段真尼玛的拧,冥顽不灵。

 这事儿过了三四天之后,老段又梦游了,偏巧又让大胖遇见了,我觉得更像是大胖在等老段梦游,好证明她是对的。

那天大胖直接叫起来了,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见骂骂咧咧的,前面说啥我也没听清,杜妈睡觉很轻,大胖一说话就把杜妈弄醒了,这还是杜妈给我复述的。

大胖说,你看看,又起来梳头了吧,就他妹你头发厚天天晚上梳,说你还尼玛的不承认。
 

 

我朦胧中确实看见老段那椅子上坐了个人,晚上断电也没灯,只是借着月光也看不太清,我轻轻喊了老段两声老段也没理,小胖示意大胖别说了,大胖还在骂骂咧咧的说,你们都看见了吧,根本就不是我撒谎,你们看没看见?看没看见?老段呼的一下站起来了,吓了我一跳,我以为她要去揍大胖。

但是老段只是爬回梯子,上床后就再没动静了,看到她回去了我和杜妈也放心了,就都把头收回帘子里,大胖见没人理她也不骂了。

 再后来就是我的病越来越严重了,看医生都说没什么毛病,可能有点肠胃炎,但是楼主的体重降得特别快,两个月瘦了二十五斤,已经瘦脱相了。

楼主不得不和家里人说这件事儿,但是楼主只是觉得是生了重病。

然后就是请假四处去看病,可是都说没什么问题。

中医西医都看过了。

后来我奶奶就是想到会不会是脏东西,老人那一辈儿还是很信这些的,她和她的牌搭子聊天时提起了,另一个奶奶说认识会看的人。

所以说中国的麻将桌啊酒桌啊还是很有用处的,也算是一种独特的交际手段吧。

 那天下午就去了奶奶家,另一个奶奶也把那个婆婆带来了,就是聊了一会儿天,然后就开始“问路”。

婆婆让我们准备我平时吃饭用的碗,再拿四根筷子,然后她自己从包里拿出来个小瓶子,有点像花瓶,口用红布塞子塞着。

然后倒出来一些透明液体在碗里,把四根筷子两两一排用手扶着立在水里。

婆婆让我说家里已故的人的名字,我的爷爷奶奶都在,外婆也在,只有外公去世了,在我妈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根本就没见过。

但是太爷爷太奶奶我是见过的,然后就说了太爷爷太奶奶的名字,没有反应。

说了外公的名字也没有反应。
 

 

后来婆婆让我想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我说只有中秋在北京住店……话音还没落,就见四根筷子紧紧的抱在一起,婆婆手松开了,四根筷子就自己直直的站在碗里。

我真的第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画面,婆婆把筷子从碗里拿出来,那四根筷子还是紧紧的抱在一起,直到把水倒掉,筷子才哗啦一下散开了。

 婆婆叫家里买纸钱纸人纸车,晚上在十字路口烧掉,一边烧一边道歉,说小孩子不懂事儿,有得罪的地方要多包涵。

但是第二天我早上起来,非但没见好,反倒浑身酸痛,胳膊上被掐的一块一块的紫印子。

家里人赶紧又联系婆婆,婆婆说这是不收。

婆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但是知道确实是有东西缠着后,家里人也有了方向,开始找各种会看的人来家里看病。

 钱花了不少,但是一直不见好,多半的都是骗人的。

还让我喝过符水,抹过香灰,还被拿柳条抽过,火炭快烧灭还零星有火星微烫的时候滚过,都没有效果。

想想大多是骗人的,他们都没有那个婆婆的那种本事,起码筷子自己再站起来的事儿我没见过。

都是简单看看我,就说是被缠了,然后就开始所谓的驱鬼。

我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驱鬼方式都试过了,就差吃屎了。

楼主不想告诉你们,楼主曾经喝过一个大妈的口水……你们鄙视楼主吧!!!病急乱投医说的就是我,尼玛啊,口水……~~~~(>_<)~~~~关键喝了我没有好啊。

后来还是老段的家里找到了真正的高人,老段除了梦游身上还长了一片一片的红斑,看起来像皮肤病,抹了很多药都不管用。

我回家后告诉了老段我发生的这些事,还有我“求医的方向”,老段的家里人就也往这个方向上使劲,老段家里找到的是个年轻的叔叔,其实应该叫哥哥,也就三十出头。

但是他管我们爸妈叫哥哥嫂子,我们就只好叫叔叔。
 

 

老段和我是一个省份的,我们家里离得很近,火车四十分钟的车程。

那个叔叔的意思是得再去一次北京,去事发地才可以,于是乎爸妈就带着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去老段家汇合,然后一起去北京。

开始我爸妈还是不大信任这个年轻人的,因为太年轻了。

老段说这叔叔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干这个的,肯定靠谱。

他们两家再往上一点的亲戚以前是一个村子的邻居。

 那天我们又去了北京,又来到了那家店,我们指名说要住110房,但是前台说,别的房间也有空房,总是试图让我们住别的房间。

我们坚持要开110,前台很无奈,僵持了一会儿,前台呼叫经理说有客人非要住110。
 

 

经理一会儿就到了,出乎意料的是几乎半年都过去了,经理还能认出我和老段。

经理看到我俩,先是一乐,但是这种乐是十分不友善的乐,有点嘲讽的意味。

让我们进办公室聊,在路上,经理问,怎么的?尝到甜头了是吧,一波接一波来啊,你那朋友怎么样了?就那最胖那个。

我说了她的近况,经理咧嘴一乐说,那你们还敢来,真是为了钱啥都不管了哈,都来北京靠这个发财啊是要。

听的我和老段一头雾水。

 后来进屋了,我们把来意说明,经理才舒了口气。

同意我们住110。

不过经理的话我一直搞不明白是几个意思,就问经理刚才他是什么意思,经理打哈哈,总是扯别的事情,不提这个。
 

 

后来那个叔叔晚上自己住的110,晚上十点多时叫我和老段去那屋。

让我们一人站一个墙角,无论听见什么看见什么都不许回头不许说话不要动。

叔叔给我和老段一人一个铜钱,手上还栓了红线。

 叔叔说一会儿如果感到有人扯你手上的红线,就把铜钱扔过去,弄的我和老段超级紧张。

叔叔把窗帘都拉上了,灯也关了,屋子里静的可怕,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我就是很害怕,感觉心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我抑制不住的想尖叫。

但实际上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么,我感觉这些更像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压力,那种压抑感马上就让人窒息的感觉。

 后来感觉自己特别的冷,冷到牙齿打颤,冷到想要尿裤子。

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别的搞的鬼,而是我害怕……然后屋里就有了第一声响动,就是一下一下敲电视柜的声音。

但是我完全感觉不到叔叔的存在,他一声也没有,我甚至觉得他跑了。
 

 

这和我第一次住这个屋时的感觉还不同,那时候虽然有动静,但是自己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现在是明明知道就是有东西,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冲出来以什么样的面孔冲出来,我觉得她可能就趴在我背后,我一回头就吓死我,也可能就骑在我脖子上……我的鬼片看多了。
 

 

事后老段也说那天她特别害怕,其实她已经哭了,但是不敢出声,鼻涕都不敢擦,鼻孔都堵住了没法呼吸。

她就张开嘴巴喘气,还能吃到鼻涕。

想到她那怂样,我释然多了。

 过了一会儿,其实也没多长时间,但是我觉得特别漫长,真的有东西拉我手上的线。

当时老紧张了,以至于他拉了我四五次我都没有把铜钱撇出去,还死死的握着,都忘了这事儿了。

后来感觉身体都快要被拽的转过身了,才想起来把铜钱撇出去。

铜钱砸过去后,瞬间扯手的感觉就没有了。

然后楼主不知道现在可不可以动,也不敢动,老段那边也没有动静。
 

 

就这么傻等着,但是这时候不怎么害怕了,不一会儿叔叔把灯打开了,在我们头上肩膀上用剑各敲了三下,那个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剑,但不是电视上看到的冷兵器,在鬼片里也从没看到过,就是剑的形状,是什么材质的我不知道。

叔叔叫我们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一开门我爸妈老段爸妈都齐刷刷的在门口站着呢。

 第二天醒来老段身上的红斑还真的就没了,我起来后食欲也大增,而且吃过后没有吐。

后来我妈和我说那天她和我爸都要冲进屋子里救我了,因为他们在门口听见里面噼哩扑通的声音,经过我们这间屋的人都能听到,还问我爸妈怎么了里面,需不需要报警。

隔壁的人还打前台电话投诉我们。

但是我和老段那天在屋里除了听到敲桌子的声音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声音。

 回来的路上我还是不太开心,因为我觉得可能早点遇到叔叔大胖也就没事儿了,我就和叔叔说了大胖的情况,问他还能不能治好大胖。

叔叔说,大胖耳朵聋了是真的身体上的问题。

叔叔问了大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然后起了一卦,叔叔跟我说不用过分自责,大胖的事儿不是这屋里的东西搞的鬼。

她是咎由自取,贪念所致。

叔叔说那个经理倒是不一般,他这样也是在做孽,以后一定会有人来收拾他的。

我不理解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叔叔也不肯说,我觉得可能叔叔是想安慰我,叫我放下心里包袱吧。

 身体上倒是没什么毛病了也不吐了,但是治病把期末考什么的都耽误了,晚上还是会做噩梦,还是掉头发,心里负担还是比较重。

就开始了心里辅导,这期间大胖妈又联系过我一次。

 大胖妈问我出车祸那天那个司机有没有喝酒,说实在的我真的不记得了。

但是大胖妈一直暗示我司机当天是喝酒了的。

那天太慌乱,加上司机没有逃逸,我根本没有报警,大胖爸妈也是下午四五点多才到,当时大家都很着急等大胖醒。

司机垫付了医药费后等到大胖爸妈来留下了电话就走了,那时候离早上发生车祸已经很久了,司机也是忙完这些去报的案,或者说自首?但是大胖妈认为司机一定是酒驾了,而过了一上午加一下午已经无从得知他那时候喝没喝酒了,那时候唯一和司机接触过的就是我,只有我知道他到底喝没喝酒。
 

 

我也不记得司机身上有没有酒气,可是一大清早的谁喝酒啊,而且看司机那天的行为不像喝多了的。

我说完自己的看法,大胖妈拉着我的手就哭了,说大胖现在已经这样了,很可怜,他们是指不上大胖了,而且还要照顾大胖一辈子。

他们死了大胖就没人管了,大胖得不到一定的赔偿以后生活没有保障,我们是同学还是室友就是和亲姐妹一样的,不能见死不救。
 

 

大胖妈说,如果我和大胖爸死了,你来管大胖,阿姨就啥也不说了,你们感情好,你照顾她吧,再说了这也有你的责任。

可是你说你能管她一辈子吗?你能和阿姨签个合同吗?你也有你的生活,你管的了吗?你帮阿姨这一次吧。

我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让她再给我点时间仔细想想,我试图回想那个司机那天到底喝没喝酒。

 其实我心里也蛮希望那个司机那天是喝了酒的,所以后来我再一回想起来,总觉得他带了一身老白干的味道。

我和爸妈说完,爸妈也没了主意,他们不想让我作伪证,可是又觉得大胖确实可怜。

我就给那个叔叔打了电话,希望他给我算一卦,看看那个叔叔那天到底喝没喝酒。

原谅楼主居然用这么愚蠢的方法。

叔叔听我说完就说不用算了,没喝,根本就没喝,大胖的事儿你不要再管了,他们咎由自取。
 

 

后来我打电话跟大胖妈说我不能做这个证,我还建议她找人看看能不能把大胖的耳朵治好。

我告诉她我们确实是遇到东西了,估计大胖也是。

我们又回北京回那家店了。

大胖妈居然在那吼我问我们又回去干嘛?我说我们被缠了要解决问题啊。

大胖妈当时特别激动,又问了我很多细节,还总往经理身上扯,但是问了什么我记不清了。

大胖妈还是执意要我作伪证,楼主当时急火攻心又不争气的病倒了。

 大胖妈后来还联系了小胖,因为小胖是除了我之外第一个赶到医院的,也比较早就接触了那个司机。

而且大胖妈觉得我们对大胖心里有愧,是会出来做这个证的,小胖也觉得司机当天没有喝酒,她不想诬赖好人。

但是大胖妈就不停的电话轰炸,还来学校闹过好多次。

还要状告学校,认为学校对这个也有责任。

还有那个路段当时为什么不限速,搞的交通局都要让她告上法庭了。
 

 

后来我的家长还有小胖的家长一起和大胖妈谈过一次,大胖妈声泪俱下,我们的父母也是很同情她的。

小胖的爸妈希望大胖妈不要再来学校闹小胖,这给小胖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因为在大胖妈嘴里,就是小胖和大胖吵架,说了很多伤害大胖的恶毒的话,大胖才会出事儿,这事儿学院里都传开了,还有学妹找杜妈她们问细节。

年级里不明白的也都受了迷惑,甚至当时还有别的院的大胖高中的同学在人人上发东西声讨小胖,说她害了大胖还不肯为大胖作证让司机得到应有的惩罚。

 很多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老师,也觉得是小胖带给了学院这么多麻烦,因为大胖妈隔三差五就来闹。

上课时老师也时不时的说一些做人要厚道之类的话,然后意味深长的看小胖一样。

小胖在学校已经要待不下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小胖原来是个富二代,还是煤老板的孩子,只是她的父母也都是特别朴素的人,我一开始以为他们都是很朴实的农民爸妈,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大学生。

小胖后来直接不念了,和爸妈做生意去了,现在自己开了好几家服装店还有一个咖啡馆一个泰国菜馆,我们有时候也会联系。
 

 

小胖说后来她爸妈给了大胖妈钱,大胖妈才不再烦小胖。

小胖还问我给了多少,我说我没给啊。

后来我也奇怪,大胖妈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我了呢。

我问爸妈给没给大胖妈钱,他们都说没有。

但是我现在想来估计也给了,只是不告诉我,怕我上火吧。

楼主普通工人家庭,出了这事儿已经花了不少了,楼主本身又是超爱钱的那种……鄙视楼主吧。

所以爸妈才不肯告诉我吧。

木姐曾在我们学校的贴吧还有人人发过我们的这个事儿,当时弄的风风雨雨的。

我和老段休学大家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我们的具体原因。

我只是说身体不好,老段说想去旅游。

谁知道木姐偏偏发出来了,而且还自己增添了不少段子,还说学校闹鬼啊之类的。

后来被学校在档案里记了大过。

 

楼主播完了,终于播完了,有同学十分好奇那家酒店到底是哪家,楼主还是不能告诉你们,一方面楼主惹不起啊,另一方面我怕你们好奇去探险再出什么问题我负不起责,但是楼主提醒各位,再去南锣鼓巷附近的连锁酒店住的时候,不要住110房,房间什么样,酒店什么样我都描述给你们了啊,如果你们真的走到那家店,发现和我描述的一样就换房啊亲们。

后来2015-11-22,楼主又回来更了一楼,说大胖走了。
 

 

(330小编PS:按照剧情分析,大胖和家人很可能事后单独去了北京,想要来讹诈一笔钱,不给钱就去宣传酒店闹鬼。

但是这酒店的经理明显不是一般人,而幕后还可能有个更不一般的老板或者高人,那么有些钱就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了。

而驱邪的大叔说了大胖的事和房间无关,但却没说和酒店无关,而且似乎也暗示了这事和经理之间有某种联系,只是不想多事。

北京灵异事件北京酒店诡异经历南锣鼓巷真实恐怖

相关文章

北京灵异事件:夜探北京地铁一号线神秘隧道亲身遭遇恐怖灵异事件
说起地铁,其实一直是一个灵异事件的高发地点,相信各地地铁中都有很多鬼故事的传闻,而330小编今天要说的就是众多鬼故事的发源地---北京一号线的故事,不知道有没有北京的吧友来鉴别一下真伪呢?(下文转载于一位叫做钟先森的网友,侵删。) 我是北京孩子,从小好折腾,爱鼓捣事。之前和单位同事,莫名因为聊起了一个话题,就组成了一个灵异小组,成立小组旨在探访北京所有灵异地带。什么朝内81号、福绥境8号、小汤山非典医院、及各种荒山野坟都去过,一帮傻大胆的人。不过说实话那些所谓的闹鬼胜地都挺无聊的,没什么大劲,去了之后也没...[详细]
2021-11-16
北京灵异事件:在北京南锣鼓巷酒店的诡异经历,真实而又恐怖....
这是某年豆瓣上一个很火的帖子,可是后来作者不知道什么原因删了帖,楼主帐号也注销了,下面是网友loliss从百度快照上复制的已被删除的内容。 开头百度快照看不到了,大意就是大学宿舍6个人,楼主、杜妈、大胖、小胖、木姐、还有老段,其中五个人商量着去北京玩,因为木姐平日跟她们不合群,所以没去。 这五个人在南锣鼓巷一家快捷酒店住下了,楼主和老段住一间,房间号是110,另外三人住一间。 房间很旧,中间挂着一个很大的雕花穿衣镜,圆形,很复古很诡异。 接下来是楼主原文:洗完澡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看电视一边玩手...[详细]
2021-11-08
劲松鬼楼——北京最悬疑鬼楼之一!
劲松鬼楼是在北京城传得最多的一个闹鬼地点,与北京朝内81号鬼楼的闹鬼传闻一样恐怖,劲松鬼楼位于北京二环与三环之间,虽然现在装饰得非常漂亮,但是在1984年劲松鬼楼的闹鬼传闻还是让不少人心惊胆战。 劲松鬼楼在哪 劲松鬼楼是网传的一个名称,据了解,实际上劲松鬼楼所在地的真名叫劲松小区,是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区之一,贯穿东南地段的二环与三环,整条主干大街豪华亮丽,两侧高楼耸立,人行道上法式洋漆座椅、欧式花池、古铜色栅栏,所有建筑物都被涂上颜色,一片七彩斑斓非常漂亮,但你可想不到二十年前的这里是南城最大的乱葬岗,而...[详细]
2019-05-09
北京灵异事件:末班车,被看不见的东西推下铁轨,330路公交车事件,故宫鬼影墙,朝
北京这个城市 经历了太多的王朝更迭与历史沧桑 自然各种灵异蹊跷的故事就流传在了民间 想必大家对于帝都的灵异事件也了解不少 现在让小编给大家盘点一下 故事比较惊悚,胆小勿入! 在这...[详细]
2019-04-08
北京体育大学灵异故事:北京体育大学游泳馆白衣服的女孩。。。
北京体育大学始建1952年,在上地周边,当初这儿都是荒山,而且北体所在的部位在圆明园对门,是以前掩埋宦官宫女的地区,阴气太重,往往把北体设在这儿,应当是体育生的气血太重,因此能够辟邪~ ...[详细]
2019-04-07
北京雍和宫灵异的弥勒菩萨像
很多北京人都知道,在雍和宫礼佛上香是很灵验的。每年的大年初一,雍和宫的香火之盛、人潮之涌是京城其它寺院望尘莫及的。 雍和宫的正殿,有一尊高大的弥勒菩萨像。佛像地上部分有十...[详细]
2019-04-07
北京监狱灵异事件记录
1994年至1998年,我在北京市某监狱服刑。不愿看的可以不看。但不要对我个人做任何评论。 监狱位于北京,俗名南大楼。因为监舍是解放前的一个兵营,当时附近只有这一栋三层的楼房,所以...[详细]
2019-04-07
北京游乐园灵异照片事件
近日,妆娘@啃啃啃萝卜的肆娘娘在微博发文称,她在已废弃的北京游乐园拍摄照片,后期修图中惊现一张灵异鬼影照片,实在吓人。 此事也在微博和朋友圈传的沸沸扬扬。荒废6年的摩天轮为...[详细]
2019-04-07
北京真实灵异小故事10则
1.我姥爷家是在旗的,就住在故宫东门外,现在拆迁了。所以从小的时候就听人家讲关于故宫的故事。(哦,忘了说了,我姥爷、四姨、四姨夫都是故宫里的工作人员。)废话不说了,开始说故...[详细]
2019-03-30
2014年北京娘娘庙强拆中显灵异,水立方改地方事件
2004年 8月 , 北京 在建 鸟巢 时, 强行 拆除 了 明朝 的娘庙。 一个 奇怪 的 事件 发生 了, 导致 44 人 受伤 , 2人 死亡 (在 一次 奇怪 的 复活 后)。 后来 ,它 被迫 重新选址 强拆 强迁 ,谁敢...[详细]
2019-03-30
北京灵异事件:马甸凯奇大厦,北医三院,菜市口刑场,红马甲灵异事件,亦庄格林小
北京作为中国首都,话题绝对是最多的,那么关于北京灵异事件绝对也是数不胜数,今天鬼故事频道就带给大家来看看发生在北京真实的20个灵异事件吧! 1.北京灵异事件之虎坊桥湖广会馆 虎...[详细]
2019-03-30
北京钟楼上的63吨大铜钟,竟是人血做成!
北京钟楼 至元 九年 建成 , 后来 被 战火 摧毁 , 明永乐 于 十八年 重建 。 钟楼 上挂着 一只 大 铜钟 , 重达 63 吨,是 我国 体重 最大 、 最重 的 古代 铜钟 之王。 它的 钟声 绵长 绵长 ,...[详细]
2019-03-30
北京著名医院发生的灵异事件,尸体就这样莫名其妙消失了??
事件 发生 在上 世纪 九零 年代 中期 , 北京 d 医院 发生 了 可怕 的 奇怪 事件 。 上 世纪 九十年代 中期 , 北京 d 医院 已 建成 三十多年 , 具有 一定 的 知名度 , 患者 也 比较 多。 然而...[详细]
2019-03-29
北京大兴女子监狱的灵异现象,看完都无法安定了...
李双江曾经在北京监狱服刑,他所诉说的不寻常的经历跟一般的鬼故事相比有很大的一个特点,那就是真实!而且这些真实的文字中间透露了现今监狱中的很多细节,耐人寻味。除了恐怖,还...[详细]
2019-03-28
北京灵异事件:北京地铁,330公交车,故宫鬼影墙,朝内81号凶宅,劲雄鬼楼,湖广会
北京这个城市 经历了太多的王朝更迭与历史沧桑 自然各种灵异蹊跷的故事就流传在了民间 想必大家对于帝都的灵异事件也了解不少 现在让大北妞给大家盘点一下 故事比较惊悚,胆小勿入!...[详细]
2019-03-28
北京灵异传说:故宫魅影;东直门鬼街簋街;劲松鬼楼;铸钟娘娘;朝内大街8
故宫里的六个灵异事件#01 有个人以前在故宫看门的朋友,据那朋友说每天晚上都能听见有人在奏乐,而且有时能看见宫女太监排队走过。那个人家的孩子身体都不好,老人都说是因为那人受的...[详细]
2019-03-23
  • 北京真实灵异小故事10则
    1.我姥爷家是在旗的,就住在故宫东门外,现在拆迁了。所以从小的时候就听人家讲关于故宫的故事。(哦,忘了说了,我姥爷、四姨、四姨夫都是故宫里的工作人员。)废话不说了,开始说故...
  • 北京灵异事件:在北京南锣鼓巷酒店的诡异经历,真实而又恐怖....
    这是某年豆瓣上一个很火的帖子,可是后来作者不知道什么原因删了帖,楼主帐号也注销了,下面是网友loliss从百度快照上复制的已被删除的内容。 开头百度快照看不到了,大意就是大学宿舍6个人,楼主、杜妈、大胖、小胖、木姐、还有老段,其中五个人商量着去北京玩,因为木姐平日跟她们不合群,所以没去。 这五个人在南锣鼓巷一家快捷酒店住下了,楼主和老段住一间,房间号是110,另外三人住一间。 房间很旧,中间挂着一个很大的雕花穿衣镜,圆形,很复古很诡异。 接下来是楼主原文:洗完澡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看电视一边玩手...
  • 2014年北京娘娘庙强拆中显灵异,水立方改地方事件
    2004年 8月 , 北京 在建 鸟巢 时, 强行 拆除 了 明朝 的娘庙。 一个 奇怪 的 事件 发生 了, 导致 44 人 受伤 , 2人 死亡 (在 一次 奇怪 的 复活 后)。 后来 ,它 被迫 重新选址 强拆 强迁 ,谁敢...
  • 北京雍和宫灵异的弥勒菩萨像
    很多北京人都知道,在雍和宫礼佛上香是很灵验的。每年的大年初一,雍和宫的香火之盛、人潮之涌是京城其它寺院望尘莫及的。 雍和宫的正殿,有一尊高大的弥勒菩萨像。佛像地上部分有十...
  • 北京灵异事件:马甸凯奇大厦,北医三院,菜市口刑场,红马甲灵异事件,亦庄格林小镇幽灵公交车,东直门簋街,恭王府花园,劲松鬼
    北京作为中国首都,话题绝对是最多的,那么关于北京灵异事件绝对也是数不胜数,今天鬼故事频道就带给大家来看看发生在北京真实的20个灵异事件吧! 1.北京灵异事件之虎坊桥湖广会馆 虎...
  • 北京体育大学灵异故事:北京体育大学游泳馆白衣服的女孩。。。
    北京体育大学始建1952年,在上地周边,当初这儿都是荒山,而且北体所在的部位在圆明园对门,是以前掩埋宦官宫女的地区,阴气太重,往往把北体设在这儿,应当是体育生的气血太重,因此能够辟邪~ ...
  • 北京灵异事件:夜探北京地铁一号线神秘隧道亲身遭遇恐怖灵异事件
    说起地铁,其实一直是一个灵异事件的高发地点,相信各地地铁中都有很多鬼故事的传闻,而330小编今天要说的就是众多鬼故事的发源地---北京一号线的故事,不知道有没有北京的吧友来鉴别一下真伪呢?(下文转载于一位叫做钟先森的网友,侵删。) 我是北京孩子,从小好折腾,爱鼓捣事。之前和单位同事,莫名因为聊起了一个话题,就组成了一个灵异小组,成立小组旨在探访北京所有灵异地带。什么朝内81号、福绥境8号、小汤山非典医院、及各种荒山野坟都去过,一帮傻大胆的人。不过说实话那些所谓的闹鬼胜地都挺无聊的,没什么大劲,去了之后也没...
  • 北京监狱灵异事件记录
    1994年至1998年,我在北京市某监狱服刑。不愿看的可以不看。但不要对我个人做任何评论。 监狱位于北京,俗名南大楼。因为监舍是解放前的一个兵营,当时附近只有这一栋三层的楼房,所以...
  • 北京钟楼上的63吨大铜钟,竟是人血做成!
    北京钟楼 至元 九年 建成 , 后来 被 战火 摧毁 , 明永乐 于 十八年 重建 。 钟楼 上挂着 一只 大 铜钟 , 重达 63 吨,是 我国 体重 最大 、 最重 的 古代 铜钟 之王。 它的 钟声 绵长 绵长 ,...
  • 北京灵异事件:末班车,被看不见的东西推下铁轨,330路公交车事件,故宫鬼影墙,朝内81号凶宅...
    北京这个城市 经历了太多的王朝更迭与历史沧桑 自然各种灵异蹊跷的故事就流传在了民间 想必大家对于帝都的灵异事件也了解不少 现在让小编给大家盘点一下 故事比较惊悚,胆小勿入! 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