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5 13:22:12 热度:

婴灵真的存在吗?女子以亲身经历告诫大家?

先说一个高中的时候发生的事。

时间点应该是过年前吧。

那个时候放寒假了,住在爷爷奶奶家,在郊区。

整天无所事事。

然后期末成绩出来,考的也不理想,我妈就看不下去了,就来骂我,可能是叛逆期?就跟我妈顶了几句,我直接拿了手机就往外跑。

我妈一下懵了,以为我只是下了个楼,我就顺着家附近的一条运河,往海边跑。

海边离我家距离大概是2.6公里,我怕被家里人追上,就死命的跑。

没多久就快到海边了。

因为是郊区,路上黑乎乎的,没什么人。

然后到海边要经过一条国道,双车道,路旁边有到膝盖的隔离带,路是穿过运河的,也就是说,国道在运河上方是一座很高很长的桥。

下面就是出海的闸门。

这个时候开始出问题了。

因为我在路口看来往的车,伺机过到对面去,而对面就是海堤。

我看对面有个老爷爷,推着自行车,准备往桥上去,当时没在意穿过马路之后,本能的想看看那个老人去哪儿了,发现人不见了。

what?那座桥很高诶,也很长,但是人呢?因为当时心情很差,就没多想,继续往海堤上走,一边走一边觉得不对。

海堤旁边是一排路灯,每隔几米一盏。

经过第三盏灯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第五盏会灭。

果然,走到快第五盏的时候,灯灭了。

突然之间脖子后面凉风阵阵。

纠结要不要继续往前走。

突然间,第七盏也灭了。

然后腿就乱了。

拼了命的往回跑。

后来还是回了家,这个时候爸妈都在外面找我,奶奶过来安慰我。

那天晚上,爸妈回自己家了,我一个人住在奶奶家。

一直在想晚上的事。

第二天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呕吐,吃了药也不管用。

把事情跟奶奶说了之后,她觉得我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去庙里烧了香,后来就好了。

一直到现在也想不通那个老人是怎么消失的,那座桥,我也骑过车,大致算过时间,根本不可能在我过一条马路的那段时间就能过去的。

况且是个老人…

 

@匿名

 

说个我一直觉得很吓人的吧。
 

 

我有个同学,她家里共生了6个女儿,我同学是老大,因为她父母还想生儿子,又养不起那么多孩子,就留下了她和第二个,剩下的都送人了,结果最小的那个在去收养的那家人的路上跌落山崖没了,最小的那个才1岁多一点,因为是她奶奶拿去送人的,也说不清怎么好好的抱在手里就给掉下去了,(排除被杀,因为收养的那家人是给收养费的)

 

在我们那,孩子死在野外,还是枉死,是不能葬的,死在哪就只能埋在哪,而且埋的方式比较残忍,是砸成肉酱,因为传说枉死的小孩子怨气大,会来夺命,尤其是这家人以后还想生孩子,不得立碑,不得立墓。
 

 

过了没多久我同学母亲又怀孕了,但是在晚上的时候我同学母亲总觉得有人扯她头发,还老梦到婴儿哭的声音,有时候晚上睡觉她耳朵能听到很清晰的呼吸声,我同学母亲害怕晚上就不敢一个人睡,就叫我同学跟着她一块睡,(她父亲去打工,奶奶爷爷住隔壁)

 

结果她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东西爬过她往***那边爬过去,***也说老觉得晚上有人爬她肚子,她还听到有婴儿的笑声,但是***却听到的是婴儿哭。
 

 

没多久***生了个儿子,我同学说经常在家里看到个黑影跑进***的房间,她小弟弟从一出生就哭,身上老是莫名其妙的出现青紫,***好几次都被吓到,因为一睁开眼会看到没了的那个女儿睡在儿子旁边,血肉模糊的。

还有好几次***喂奶喂着儿子就变成了女儿,一脸的血水。
 

 

有一天我同学照顾弟弟,突然她弟弟就大哭,脖子上也出现了一条青紫,我同学奶奶以为是她弄的还被打了一顿。
 

 

后来没过多久,她那个小弟弟就没了,请了神婆过来,神婆说这孩子是被索命的,上一个孩子去的不甘心,这个孩子去的也不甘心,得烧了,上一个孩子也得烧了,村里人赶紧去把前面那个孩子也一起挖出来烧了,但是从那之后,不仅仅是我同学家里人能听到婴儿哭,村里有怀孕的女人也开始听到婴儿哭,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孩子好好也喜欢哭,还有老太太去厕所,抬头看到有小孩子的脸的,村里人被吓的不行,赶紧去叫了神婆,神婆说是小孩子不甘心不肯走,后来村里人凑钱给做了好大一场法事这事才算过去。
 

 

这件事主角和我一起念书,当时她家的事情闹的好几个村都知道了,这些细节也都是她在学校的时候和我们说的,这件事对小时候的我造成的影响就是害怕小孩哭。
 

 

 

@颠马

 

小时候我们那有一个粮站,粮站非常的大,外面有很大的一片空地,粮站仓库的旁边是个小录像厅,专门放小电影的那种,那时候大人都不准我们小孩子去看,所以小孩子只能在外面的空地玩,等大人看完电影再带我们回去。
 

 

粮站背后是一座山,曾经那是个乱葬岗,医院死了的没人认领的,小偷被打死的都扔在那。
 

 

录像厅旁边有个平房,是给平时守粮站的人住的,但是因为以前这里的保安老说遇到鬼,就没人肯在那干了,村领导只能强制村里的人轮流去守。
 

 

有一天轮到我们那有名的两个混混去守粮站,两个人吃完饭就去放录像看,结果第二天村里人去看他们的时候,两个人躲在录像厅的桌子底下吓尿了,后来才听说那晚上两个人在录像厅看录像,然后大半夜的进来两三个人,他们两个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看了一会才想起来这粮站离村里远,现在又是大半夜的怎么可能会有人来看录像,回头发现门一直从里面锁的好好的,后来那几个人也不见了,两个人吓的跑到录像厅的桌子底下躲起来了,有个胆子小的直接吓尿了。
 

 

经过这件事村里人更加不想去守粮站了,但是上面下了命令,一定要有人去的,于是就花了钱请了个杀猪的和个混混去守,录像厅旁边有个平房,以前是以前老站长的房间,站长回老家去了,村里就和站长打了招呼,然后让守的人去那睡,这个房间很小,靠窗放着一个书桌,后面只够放一个床,床有一头就在门后,结果两个人晚上睡一半,年轻的那个混混就听到门外有很清晰的高跟鞋声音,一步一步的往房间这边过来,他怕的要死,就喊醒了杀猪的,杀猪的说没听到,年轻的混混害怕就和杀猪的换了个位置,然后年轻的混混睡的那头正好就贴着墙了,结果半夜他又听到高跟鞋敲墙的声音,一打一打像是要把墙打穿的样子,他吓到要死立马又和杀猪的换了个位置,这回总算没听到什么声音的睡好了。
 

 

第二天他们两个醒了之后,发现门锁被人捏变形了,第二天晚上这个混混又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这回感觉声音像是在房间里,他害怕的不敢睁眼,就拿手去拍杀猪的,然后他就感觉自己摸到了个冰凉冰凉的手,他吓的不敢动,过一会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一哒一哒的走远了,他才敢去叫杀猪的,结果看到杀猪的也在那吓的发抖,这些细节都是后来他们给我们这群小孩子说的,吓的我们再也不敢去粮站玩了,没多久粮站改建,变成了学校,至于学校发生的那些怪事,就是后来的事情了。
 

 

 

 

@次元我以前上初中那会遇到过,现在都23岁了都记得很清楚,这个事让我对待鬼神之事有敬畏之心。

我家里是开店做生意的,那个时候是住店里。

我记得就是某天夜里我爬起来去上厕所,因为是半夜店里的卷闸门是关着的,一楼没开灯黑漆漆的。

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长发白衣女子,黑色的头发,眼睛瞳孔是红色的。

整个脸没有血色,白的,五官精致是个美女。

我整个人就愣住了,在原地害怕的根本就动不了我腿根本迈不动,想喊也喊不出声音来。

我当时还觉得自己要死掉了。

然后我看着这个白衣女人好一会,她连动都不动一下,只是盯着我看而已,脸上也没有表情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能动了,我直接飞一样跑上楼,飞到床边直接掀起被盖把自己捂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然后第二天醒来,我也搞不清楚这是做梦还是真的,但是我依旧记得自己和飞一样跑到床边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确定。

那段时候虽然心里害怕了一阵时间,半夜也不太敢去上厕所了。

后面心大的我,还是经常半夜悄悄摸下楼打电脑,很快就遗忘这事了,可是再也没遇到那个女鬼了。

现在的我比较释怀,也不觉得这事有多吓人我甚至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我前世的风流债,过来看看我过得好不好,所以说如果以后再见到就好了不过有一说一,对心脏真的不好,还是算了,真心的。

 

 

@赵元昊记得那是小学3年级的时候,我生活在父母单位的家属区,当时家里住的是长廊楼,一面全是住户,一面全是空的,修有栏杆,中间走廊,每家的厨房都在走廊上,我家住在顶楼5楼的中间位置,每家的灶台上面都有一个小玻璃窗,不拉窗帘,可以看到里面。

我记得那是快到冬天的时间,天黑的比较早,有一天晚上,我6点半写完作业,和爸妈一起出门了,我出去找同学玩,他们出去见朋友。

给妈妈约好8点钟到家楼下和他们一起上楼(小时候在外面玩得疯,丢过两次门钥匙,家里就再也没给我发过钥匙),但当时小,手里也没有电子表所以不知道时间(当时挺羡慕别的小朋友有电子表的,后来缠着我爸给我买了一个),所以我自己估摸着快到点了(当时天挺黑的了),就和同学打了招呼往回走,到了家楼下,抬头一看,发现家里的灶台上面的窗户灯是亮着的,就想爸妈已经先回来了,不用在楼下等他们了拔腿就往上面跑。

跑到五楼走到家的位置看玻璃窗里面没有亮灯,黑乎乎的,我这时可奇怪了,我在想,莫非我看错了?然后“邦,邦,邦”的敲门,还站在灶台下面,从玻璃窗的位置往里喊,我回家了,妈,给我开门。

等了1分钟没有任何反应,我说是不是我眼花了,其实爸妈没回家,楼下时看成是邻居家的灯了。

然后跑到楼下又去确认了一遍,很仔细的数了位置,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发现是我们家的灯是亮的,所以我啥都没想,又跑了上去了,结果家里灯依然是黑起的,爬上灶台凑着玻璃窗往里看,黑乎乎的,啥都看不清,就轻轻的敲玻璃,等了半分钟还是没反应。

这时我开始慌了,脑袋里想起了看香港鬼片的那种害怕,以为有什么鬼在捉弄我,然后要吃我,吓得我一个机灵差点没从灶台下滚下来,背脊发凉的往楼下冲,冲到楼下跑到楼头刚好看到爸妈过来,我吓得拉着我妈的手就给他们说见鬼了,然后给他们描述我怎么在楼下看见家里的灯亮,结果上去又是黑的,喊他们开门,又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听了当时都哈哈大笑(现在想感觉还真是他喵的丢脸),拉着我到楼下让我指给他们看,这次我发现家位置的灯是黑的了,上楼后开门也没有任何异常,但我心里始终毛毛的,当晚睡觉都没睡踏实。

现在想起这个灵异事件,还真是挺奇怪的,不知道我遇到的是真的还是我当时眼花了。

婴灵真的存在吗女子亲身经历告诫大家

相关文章

“仙婆”那里听来的婴灵故事,让人觉得恐怖...
今天我又想到个事儿,有点点残忍,就是我之前和我老公结婚(办婚礼)的时候我妈找人看过,就说我两特别合,但是我跟他都有那啥天官(宫)童子?(我也不知道是个啥,反正让还)但是那会儿我有孕在身,那个仙婆就让我把孩子生了120天后再去弄,后面孩子生了后我妈去办这个事,顺便问问我孩子(因为那时候我儿子老哭,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没吃饱--)我妈给仙婆报了我儿子的生辰八字,仙婆说我儿子没啥,不用管,如果老是哭可以去看看医生。 ------以上是背景。然后仙婆就对我妈说:我给你说了你要信,孩子哭有时候也不全是这方面的问题,然后...[详细]
2021-10-14
婴灵真的存在吗?女子以亲身经历告诫大家?
先说一个高中的时候发生的事。 时间点应该是过年前吧。 那个时候放寒假了,住在爷爷奶奶家,在郊区。 整天无所事事。 然后期末成绩出来,考的也不理想,我妈就看不下去了,就来骂我,可能是叛逆期?就跟我妈顶了几句,我直接拿了手机就往外跑。 我妈一下懵了,以为我只是下了个楼,我就顺着家附近的一条运河,往海边跑。 海边离我家距离大概是2.6公里,我怕被家里人追上,就死命的跑。 没多久就快到海边了。 因为是郊区,路上黑乎乎的,没什么人。 然后到海边要经过一条国道,双车道,路旁边有到膝盖的隔离带,路是穿过运河的,也就是说...[详细]
2021-10-05
“通灵游戏”: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我8岁左右的时候,有一次起红线的经历,我们这边的老说法是:从手掌起红线,红线长到心脏就会死。那天我还在上学,上午的时候就觉得头疼,有点发热,中午午休的时候我没有回家,去了我姨姥家里吃饭(我自己家太远了),打算到了那边量一量体温。吃饭的时候我就跟我姨姥说我好像感冒了,姨姥帮我量体温的时候才看到我胳膊上的红线,都快长到胳膊弯了。姨姥就跟我说:你这不是感冒,我叫你爸妈来吧。然后姨姥就拉着我往村头走,在那和我爸妈碰面了,一起去了村里的小诊所,那个小大夫直接拿消毒后的针扎我的手指关节放血,我记得特别清楚,特别特别疼...[详细]
2020-11-26
Krahang(克拉航)泰国飞行妖!一种最怕别人摸屁股的怪物…
泰国鬼怪录-飞行妖 Krahang(克拉航กระหัง)是一种会飞的鬼物,根据民间说法,这种鬼物由男人所变,异常凶猛邪恶,常在夜晚漫游在乡野间,并会无差别攻击独自出游的路人。 相传他们是因为修炼了一些巫术遭到反噬,最后被自己供养的鬼附身而死。 Krahang的外形非常容易辨识,他光着膀子,下半身穿着传统的缠腰布,双手各有一个簸箩作为翅膀,双腿间会骑着一条长木杵,有说他还长着獠牙和长指甲。Krahang在白天的时候看起来就和普通男子没两样,旁人很难看出什么端倪,不过当他的眼睛被光照射时,会反射出红光。 传闻...[详细]
2019-05-29
车上婴灵!这是一个人比鬼恐怖多了的故事…
还跟我们说小红是惯性堕胎的女人,近十年几乎每年堕胎一次,而小明去医院接她吃宵夜那次还是小花在医院陪同她做的手术……还拿出她当时堕胎住院的单据凭证,我和小明都很生气的责怪小花当初知道她是这样子干嘛不告诉我们,她也很自责的说当初自己是财迷心窍,小红喊她一起隐瞒所有不光彩的事情,并且帮她接近小明,现在可以解释到为什么小明车里有婴灵,我哥哥的儿子病痛不断了……小红打完胎就马上上了小明的车,还做了不雅的行为(没发生关系)隔了一个月后又在小明车里发生过几次关系,就这样把打掉的婴灵带到小明车上了。...[详细]
2019-05-25
超度婴灵:什么是婴灵?
近来有不少朋友都向我问及有关婴灵的问题,希望在此给大家一个简单的认知。 婴灵的衍生 现代科学解释,精子和卵子所结合的状态叫做受精,这是怀孕的原理。期间医生和自身母体都不知,...[详细]
2019-04-21
  • 车上婴灵!这是一个人比鬼恐怖多了的故事…
    还跟我们说小红是惯性堕胎的女人,近十年几乎每年堕胎一次,而小明去医院接她吃宵夜那次还是小花在医院陪同她做的手术……还拿出她当时堕胎住院的单据凭证,我和小明都很生气的责怪小花当初知道她是这样子干嘛不告诉我们,她也很自责的说当初自己是财迷心窍,小红喊她一起隐瞒所有不光彩的事情,并且帮她接近小明,现在可以解释到为什么小明车里有婴灵,我哥哥的儿子病痛不断了……小红打完胎就马上上了小明的车,还做了不雅的行为(没发生关系)隔了一个月后又在小明车里发生过几次关系,就这样把打掉的婴灵带到小明车上了。...
  • “通灵游戏”: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我8岁左右的时候,有一次起红线的经历,我们这边的老说法是:从手掌起红线,红线长到心脏就会死。那天我还在上学,上午的时候就觉得头疼,有点发热,中午午休的时候我没有回家,去了我姨姥家里吃饭(我自己家太远了),打算到了那边量一量体温。吃饭的时候我就跟我姨姥说我好像感冒了,姨姥帮我量体温的时候才看到我胳膊上的红线,都快长到胳膊弯了。姨姥就跟我说:你这不是感冒,我叫你爸妈来吧。然后姨姥就拉着我往村头走,在那和我爸妈碰面了,一起去了村里的小诊所,那个小大夫直接拿消毒后的针扎我的手指关节放血,我记得特别清楚,特别特别疼...
  • 婴灵真的存在吗?女子以亲身经历告诫大家?
    先说一个高中的时候发生的事。 时间点应该是过年前吧。 那个时候放寒假了,住在爷爷奶奶家,在郊区。 整天无所事事。 然后期末成绩出来,考的也不理想,我妈就看不下去了,就来骂我,可能是叛逆期?就跟我妈顶了几句,我直接拿了手机就往外跑。 我妈一下懵了,以为我只是下了个楼,我就顺着家附近的一条运河,往海边跑。 海边离我家距离大概是2.6公里,我怕被家里人追上,就死命的跑。 没多久就快到海边了。 因为是郊区,路上黑乎乎的,没什么人。 然后到海边要经过一条国道,双车道,路旁边有到膝盖的隔离带,路是穿过运河的,也就是说...
  • 超度婴灵:什么是婴灵?
    近来有不少朋友都向我问及有关婴灵的问题,希望在此给大家一个简单的认知。 婴灵的衍生 现代科学解释,精子和卵子所结合的状态叫做受精,这是怀孕的原理。期间医生和自身母体都不知,...
  • “仙婆”那里听来的婴灵故事,让人觉得恐怖...
    今天我又想到个事儿,有点点残忍,就是我之前和我老公结婚(办婚礼)的时候我妈找人看过,就说我两特别合,但是我跟他都有那啥天官(宫)童子?(我也不知道是个啥,反正让还)但是那会儿我有孕在身,那个仙婆就让我把孩子生了120天后再去弄,后面孩子生了后我妈去办这个事,顺便问问我孩子(因为那时候我儿子老哭,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没吃饱--)我妈给仙婆报了我儿子的生辰八字,仙婆说我儿子没啥,不用管,如果老是哭可以去看看医生。 ------以上是背景。然后仙婆就对我妈说:我给你说了你要信,孩子哭有时候也不全是这方面的问题,然后...
  • Krahang(克拉航)泰国飞行妖!一种最怕别人摸屁股的怪物…
    泰国鬼怪录-飞行妖 Krahang(克拉航กระหัง)是一种会飞的鬼物,根据民间说法,这种鬼物由男人所变,异常凶猛邪恶,常在夜晚漫游在乡野间,并会无差别攻击独自出游的路人。 相传他们是因为修炼了一些巫术遭到反噬,最后被自己供养的鬼附身而死。 Krahang的外形非常容易辨识,他光着膀子,下半身穿着传统的缠腰布,双手各有一个簸箩作为翅膀,双腿间会骑着一条长木杵,有说他还长着獠牙和长指甲。Krahang在白天的时候看起来就和普通男子没两样,旁人很难看出什么端倪,不过当他的眼睛被光照射时,会反射出红光。 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