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1 23:45:28 热度:

一根毛发引来案件逆转——卢荣新奸杀错案洗冤录

 

2017年2月11日,元宵节,云南省勐腊县青年卢荣新被无罪释放回到家乡。他身陷囹圄4年多,两次上诉,在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的关注下被判无罪,重获新生。真凶是谁呢? 

 

卢荣新:莫名杀人被判死刑

 

卢荣新,云南省勐腊县人,1972年出生。十多年前,他与妻子离婚后,带着女儿与父母一起生活。

 

2012年9月10日,邻村发生了一起凶案,28岁的邓丽被人杀害。随后,卢荣新被警方认定为凶手。

 

邓丽的丈夫韩星(化名)说,出事那天下午5点左右,他还看到邓丽在玉米地里干活,但直至天黑他都没有等到邓丽回家。韩星到玉米地寻找邓丽时发现了她的发卡、小花帽、背包等物品,而后又发现了邓丽的尸体。他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后,当地警方很快赶到现场。警方发现,邓丽死亡时的姿势是仰面跪姿,上身的外衣不见了,下身的裤子被脱到脚踝处。在埋尸现场附近,警方还发现了一大片倒状的杂草和折断的树枝以及邓丽干农活用的锄头。

 

据警方了解,邓丽长得很漂亮,是附近几个村子出了名的美女。十几年前,她从外地嫁过来,与韩星的感情一直很好。韩星以修摩托车为生,邓丽主要在家务农。夫妻俩育有两个孩子,分别是14岁和8岁。邓丽的个性比较沉静,不爱与人交往,并未与他人结怨。

 

尸检报告显示,邓丽的头部有两处“Y”形伤口,脖子上有伤痕,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警方断定,邓丽是被人谋杀。

 

卢荣新说,邓丽被害当天,自己一直在村里喝酒。晚上8点多,他听人说邻村的一名年轻女子被害。第二天,警方在勘查现场时,他还混在人堆里看热闹。没想到案发第三天,2012年9月12日,警方将他传唤。

 

据警方当初给卢荣新检查身体的录像显示,卢荣新的脸上、身上有多达28处伤痕和皮下出血点,但卢荣新却说不清身上的伤如何而来。警方怀疑,这些伤是其作案时留下的。于是,对其展开重点调查。警方从犯罪现场获取的一把锄头上提取到卢荣新的DNA。这把锄头是邓丽当天干农活用的,而凶手正是用它掩埋的尸体。

 

卢荣新所在村庄距离邓丽所在的村子相隔五六百米。韩星说,他与卢荣新认识,但不熟。据他所知,邓丽与卢荣新根本没有打过交道。而当地警方却认为卢荣新与邓丽的死有关,而且通过审讯,卢荣新也承认是他杀了人。随后,卢荣新被警方批捕。但卢荣新的家人认为,卢荣新是被冤枉的,他们仔细打听了卢荣新的活动轨迹,并发现在案发当天卢荣新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和条件。

 

卢荣新所在村的多名村民证实,案发时卢荣新一直在村里喝酒,没有离开过。即使按卢荣新的供述——在喝酒过程中外出解手时临时起意,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他也没有实施犯罪的可能性。案发现场位于一棵大树下面的玉米地里。从卢荣新所在村子到这里,要先穿过一片三四百米宽的香蕉林,还要经过一条一米多宽的小河沟。

 

卢荣新的哥哥说,当天,卢荣新喝得酩酊大醉,行动不麻利,不可能跑到案发现场强奸、杀人、掩埋尸体,然后再返回本村喝酒。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卢荣新构成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以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一根毛发:引来案件逆转

 

一审宣判后,卢荣新称被冤枉。他说,警方采取了车轮战术,不让他睡觉,甚至连水都不给喝。刚开始的两次笔录,他仍然没有承认作案。直到2012年9月21日深夜,已经被审讯两天,且长达50多个小时没合眼,他有点儿神志不清。这时,审讯人员拿出一份已经写好的笔录让他签字,他并不清楚这是一份有罪供述的笔录。于是,卢荣新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根据审判程序,卢荣新的上诉案被转送至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审查。检察院的办案人员仔细看完卢荣新的全案卷宗后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卢荣新有罪的证据并不充分。办案检察官指出,尽管卢荣新的有罪供述与现场勘查、鉴定结论相吻合,但仍有疑点。首先,卢荣新交代的作案手法与邓丽的死因不一致。卢荣新交代,他第一次掐邓丽的脖子导致邓丽昏迷,中途邓丽醒来,他第二次拿锄头击打其头部,造成邓丽死亡。可邓丽的尸检报告显示,邓丽死于机械性窒息,与锄头击打致死的说法不一致。其次,卢荣新交代,案发时死者上身穿花衣服,可实际上,当天死者穿的是蓝色上衣。最后,一些物证在卢荣新的有罪供述里没有交代去向。

 

在查看整个审讯过程后,检察官认为,警方审讯的合法性值得怀疑。卢荣新在公安机关做过8次供述,唯一一次有罪供述是第7次。但这次的录像只有图像,没有声音。检察官追问原因时,勐腊县警方给出的解释是设备出现了故障。据此,检察官认为,这份有罪供述的真实性无法得到保障。除此之外,案件尚有一系列疑点没有解开。

 

从现场勘查来看,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一审法院认定,卢荣新构成强奸罪。可指证卢荣新犯强奸罪的证据,除了口供外,警方没有在现场提取到任何痕迹物证。这不正常。并且,在案发现场,警方发现了一根毛发。经过鉴定,这根毛发既不是卢荣新的,也不是邓丽的。它的主人是谁?警方并没有查清。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建议将案件发回重审。随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接受检察建议,撤销了一审法院判决,要求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此案。

 

 

现新样本:重新启动侦查

 

2015年6月,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仍然认定,卢荣新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只不过将原来的强奸罪由10年减为3年。数罪并罚的结论依然是判处卢荣新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卢荣新不服,再次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现,重审案件并没有补充新的证据,原有的疑点也没有查清。卢荣新案从表面上看,似乎有一些证据。但将这些证据单独拿出来逐一分析,问题很多,甚至有的证据涉嫌违法。其中,包括卢荣新的唯一一次有罪供述。

 

勐腊县警方承认,卢荣新的有罪供述是在公安局办案中心完成的。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嫌疑人被拘留后,警方应尽快将其送往看守所,最迟不得超过24小时。卢荣新的这份有罪供述是在2012年9月21日深夜做的。此时,他已经被关押两天多,时间长达50多个小时,警方对他的审讯违反了相关规定,所做的笔录是不合法的。

 

由于主要定罪证据存在问题,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要求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认定卢荣新无罪。经过反复考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案件再次转交给云南省人民检察院。

 

为了揭开真相,检察官一面对卷宗材料进行全面复核,一面去案发现场展开调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经请示后决定将此案通报云南省公安厅,并委托云南省公安厅司法鉴定中心对该案提取的相关物证进行重新检验鉴定。云南省公安厅运用新技术,将邓丽的下身提取物重新做了鉴定,结果发现了一个新的DNA样本,既不是卢荣新的,也不是韩星的,而是第三人的。

 

随后,云南省公安厅将卢荣新案的有关物证送往北京,请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进行更权威的检验。结果,不仅同样从邓丽的下身提取到第三人的DNA,还从邓丽的内裤上提取到了同样的DNA。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联合云南省公安厅成立了专案调查组,并向勐腊县公安局发出重新启动侦查的公函。

 

现代刑侦技术:锁定案件真凶

 

通过现代刑侦技术手段,侦查人员很快锁定第三人的DNA属于卢荣新同村男青年洪树华。

 

洪树华,1994年出生。2012年邓丽被害时,他年仅17岁。

 

一开始,洪树华并没有被公安机关纳入侦查视线,其原因:一是当年他是一名未成年人,二是案发前他右手骨折受伤且做过手术。专案组认为,洪树华有作案嫌疑,依法传唤了他,洪树华如实交代了犯罪经过。

 

据洪树华交代,案发当天,他在山上打鸟,无意中看到在玉米地干活的邓丽,遂胁迫邓丽与之发生关系。因担心事情败露,他用裤带将邓丽勒死后将尸体挪到坡下掩埋。

 

洪树华交代的作案过程与现场勘查、相关鉴定报告更吻合,他交代的一些细节,如果不是作案者根本无法得知。

 

为了确保洪树华案的公平、公正,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将洪树华案交由云南省普洱市人民检察院异地审查起诉。普洱市人民检察院对洪树华案进行了全面审核,认为洪树华涉嫌强奸杀人罪事实充分、证据确凿。

 

普洱市人民检察院认定洪树华是杀害邓丽的真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将他公诉至法院。

 

2017年1月6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定,卢荣新有罪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撤销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西刑初字第16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卢荣新无罪,且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2017年1月21日,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洪树华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但因犯案时未满18岁,具有法定从轻情节,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洪树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目前,云南省有关部门已经启动了卢荣新案的追责程序,而卢荣新正准备提起国家赔偿。

 

专家说法:检察机关在冤假错案中的监督作用

 

王文利(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处长)

 

卢荣新案是一起错案,主要是证据取证过程存在瑕疵、证据审查把关不严。

 

本案中,检察机关发挥了三个方面的作用:第一,案件进入二审期间,检察机关认真审核证据,发现案件疑点,建议发回重审。检察机关的承办人员经过阅卷发现案件中客观性证据的提取过程和储存过程存在不规范情形。第二,检察机关在发现疑点后,提出质疑,引导公安机关继续侦查,从而发现真凶。第三,检察机关在发现真凶后,为了保证案件依法进行,提出原先从事卢荣新案的审判人员全部回避,同时对真凶洪树华异地羁押、异地审判,从而保证对洪树华的审判依法进行。

奸杀一根毛案件逆转卢荣新错案洗冤录

推荐阅读

韩国素媛案凶手将释放,60万韩民坚决反对
各位还记得2013年韩国那部关于性侵女童的电影《素媛》吗? 那部片子根据韩国真实案件改编,被性侵女孩当时才8岁,而这起事件的凶手,明年即将出狱...... 2008年12月11日上午8时30分,年仅8岁...[详细]
2019-04-01
鼻烟胶卷:绞刑连环杀人魔斯利夫科和他的恶魔实验
大多数Cult和B级片爱好者或许对鼻烟胶卷这个词并不陌生,这里为其他不太了解的朋友们普及下。 鼻烟胶卷 (SnuffVideo)一词,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泛指某些通篇血腥、暴力的B级片或是类似主...[详细]
2019-04-05
三个叫Emma的女人,一宗离奇命案,这家Emma酒店背后的故事,有点诡异...
话说,很多酒店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里,诡异和离奇的,几乎都占了多数... 而今天我们要讲述的这个离奇故事,就来源于一间酒店... 在美国德州圣安东尼奥,有一家名为Emma的精...[详细]
2019-04-15
马玉林探案(11):假如当年手里有枪
1 青年时代的马玉林,是家乡一带追踪能手中的佼佼者,名气越来越大。他不仅靠追踪找回自己丢失的羊,还常以这一技之长帮助别人。 他的名气大了,连那班地主也不能小看他了,并在他身...[详细]
2019-04-27
斯托克顿纵火犯、盗墓狂安东尼以及太平间解剖室录影
目前许多恐怖电影(伪纪录片居多)包括网友上传的超自然、灵异等怪奇视频都会涉及到Foundfootage这样的设定手法,所谓Foundfootage特指遗失或丢弃后被人重新发现的录像,今天的第一个故事和Foundfootage有关。 经典的Foundfootage套路,来源:Youtube 1989年8月5日,一对父子途经加州斯托克顿时在路边发现一件迷彩夹克,从口袋里翻出两盒录像带,好奇心作祟,两人留下了录像带准备回家观看。 第一盒录像带记录下了一场民宅火灾,拍摄者)一边拍摄一边喃喃自语,似乎是在念一些咒语...[详细]
2019-05-26
尸斑出现的时间,通过尸斑,如何推断死亡时间
1、 尸斑出现的时间 ,如何根据尸斑推断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尸斑改变 0.5--1h尸斑呈局限性,境界清晰,在低体位出现,小斑点,淡紫色 2--3h逐渐向周围扩大,境界有点模糊,在尸体低下部都出现 4--5h手指轻压尸斑退色。翻动尸体,现有尸斑消失,尸体低下部出现新的尸斑,即尸斑转移 6--10h手指强压尸斑中等退色。翻动尸体,原有尸斑不再完全消失,尸体低下部出现新的尸斑,切开尸斑皮肤血液流出,即两侧性尸斑 11--15h手指强压尸斑稍微退色。翻动尸体,原有尸斑不消失,新的尸斑也不易形成,切开尸斑皮肤,从血...[详细]
2019-05-13
阿根廷11岁女孩Lucia被残忍强奸导致怀孕,试图堕胎却又遭疯狂阻止和指责
话说,在全世界越来越注重女性权益的今天,堕胎合法性依然是个极富争议的敏感话题。 尽管如今越来越多地区通过了堕胎合法法案,但碍于道德伦理以及宗教教义的影响,反对堕胎合法化的...[详细]
2019-04-17
孙小果“死而复生”,背后是多大保护伞关系网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一条头版消息,将孙小果案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孙小果案,一经报道,就引发舆论极度关注,并引起中央高度重视! 死而复生的黑老大 孙小果,1975年生,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警校求学的他曾轮奸女青年。 案发后,出生日期改为1977年,以不满18岁的标准,被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入狱期间申请保外就医。 三年后,本该在监狱的他又残忍作案,并获死刑,但最后他居然逃脱死刑。 在20多年后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成了中央督导组重点提到的黑恶典型。 这么多离奇事件叠加起...[详细]
2019-05-27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圣安东尼大教堂发生爆炸,207人死亡,两名中国人遇难!斯
4月21日的清晨,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一阵爆炸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祥和。 发生爆炸的地点,是圣安东尼大教堂。 当时教堂中的人们正在做礼拜,突然现场发生了爆炸,慌乱之下人们四处逃...[详细]
2019-04-21
孙小果被逮捕?央视网发表公开道歉,原来是场乌龙
刚刚,央视网公开道歉了,为啥道歉呢?且看道歉全文: 亲爱的读者朋友: 大家好! 在这里,首先跟您诚恳地说一声:对不起,我们错了。 今日上午,我们在转载一篇《孙小果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逮捕!》的新闻时,未经仔细核实,造成信息失实。我们已经及时删除了这一报道。 我们特此进行更正与说明。近日,云南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公示的孙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案,只是同姓而已。 这一错误充分地暴露了我们工作流程上的疏漏和新...[详细]
2019-05-27
上海青浦区第一起消音手枪谋杀案
1 2002年7月11日,白天的阳光像火舌一样,路面似燃烧的锅底,仿佛只要丢下一根火柴就能把大地点燃。 李力家住青浦区白鹤镇。这天傍晚,当他打开家门,迈出一条腿的时候,顿时就感觉到有...[详细]
2019-03-12
孙小果生父陈培忠,快快现身捞你儿子了!
1, 如今,扫黑除恶没有比扫到昆明恶霸孙小果更富戏剧性的了,案情和经过让我想起了冯梦龙写的《三言两拍》。过程峰回路转,情节曲折离奇,现在编剧们应该多从生活取材,才能写得更加精彩。 昆明恶霸孙小果,犯了罪、判了刑,最后却死里逃生、改头换面继续作恶;可惜他本性难改,几十年后又被当做黑恶势力的典型抓了起来。 孙小果到底是何方神圣?有人说他像孙悟空,身份神秘父亲牛逼,生性顽劣惹是生非,受过严惩却死里逃生,最相近的一点是,他们的背后都有多双无形的大手在掌控全局。 可惜,孙悟空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西天取经成了佛;孙小果...[详细]
2019-05-30
孙小果亲娘孙鹤予与后爹李桥忠的爱情传奇
谁说这世界没有真爱情? 我就讲个真实的爱情故事给你听,听了你不但会拍案称奇,还会说这无私无畏的爱情简直他娘的太伟大了! 有个小伙子姓李,爱上了一个拖儿带女,哦,不对,是拖儿带儿的女人,这女人比他大10岁,生了两个男孩。 这个小伙子甘愿娶一个这样的老大姐,甘愿做这两个孩子的后爹。 那个叫端木赐香的作家是这样描述这惊天动地爱情的:我已经上了年纪,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个男人朝我走过来。他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大家都说结婚前你很漂亮,而我想告诉您,依我看来,离婚的你比结...[详细]
2019-05-30
解放前国民党武汉陆军总医院的陈愉特大轮奸案
1948年,在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般的打击下,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已经危如累卵。然而就在这时,国民党设在武汉的陆军总医院却出现了一桩恶性案件六名国民党军官轮奸了一位团长太太。按当...[详细]
2019-03-26
孙小果,云南公检法是你家开的!13亿中国人好羡慕你!
《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 孙小果 、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合的是,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大名鼎鼎的大哥也叫 孙小果 。1998年2月,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后来为什么没有被执行死刑,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不得而知。但2010年前后,孙小果已经改头换面为李林宸出境游玩、开设公司,好生快活。 中央扫黑除恶第...[详细]
2019-05-17
云南孙小果的生父是谁?孙小果生父是不是陈培忠?
1 几天前发了《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点击量超过20万+,很多人留言继续写,期待着看。 我思考了两天,还是战战兢兢地写了,好怕触犯了啥,给封号了。 好在,昨天澎湃新闻社论也说了是时候揭开孙小果父母的神秘面纱了。 社论说: 自孙小果案受到关注以来,相关人士无不含糊其辞和讳莫如深,这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现象。 真相的水落石出,不能总靠媒体的反复追问。长此以往,公众就难以相信,腐败土壤能被彻底铲除因此,通过孙小果案检讨法律和司法层面的瑕疵,弥补实践环节中的漏洞,已成当务之急。 昨天,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向云...[详细]
2019-05-25
孙小果引人关注说明了什么问题?
5月27日,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公布的一则逮捕孙某某等8人恶势力团伙信息,让多家媒体一下子热血喷张,许多人顿时把这个刚被逮捕的孙某某联想成近段时间来大家一直很关注的孙小果。一些媒体充分发挥合理的想象,充分发挥聪明才智,在大标题上做文章,尽量搞得引人注目,便冠以中央扫黑办关注中央督办组交办等大帽子,一些媒体直截了当,把标题做成昆明孙小果被逮捕孙小果被逮捕等等。但很快,辟谣文章就出来了,说:盘龙区检察院刚刚逮捕的孙某某,并不是孙小果。 这似乎和媒体、和公众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于是,刚刚在微信朋友圈言...[详细]
2019-05-28
昆明恶霸孙小果狱中搞发明减刑,后台刘思源被抓
上月,《昆明日报》刊文披露,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工作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这一个孙小果,正是20年前,被法院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有媒体人讽刺这一事件为又打掉了一个孙小果。 孙小果此前的罪恶,在《南方周末》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及相关司法文书中有详细的披露。网络检索显示,近年来,关于孙小果出狱的说法时有存在,但一直无从证实,直到此次中央部署扫黑除恶行动,通过官方披露,公众才知道这一犯下累累罪行的恶霸,真的逍遥了多年。 孙...[详细]
2019-05-17
  • 少女惨死煤堆之下,到底是何人下此毒手?
    4月28日中午,武锅集团公司厂区。一名在食堂外蹦蹦跳跳玩得高兴的4岁小女孩,突然跑回食堂,恐惧地喊:妈妈!妈妈!外面巷子的煤渣里有个死人! 莫瞎说!那是别人丢的服装模特,是假人...
  • 一起罕见的“水银床”杀妻案
    1 2003年7月,陈新兵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北京某软件公司工作。2005年3月,陈新兵参加一个同学婚礼,认识了女孩周某。周某是北京人,比陈新兵小3岁,毕业于成教学院文秘专业,现在...
  • 不论孙小果后台是谁,终将难逃恢恢法网
    4月1日,由韩勇与张力带队的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按照工作安排,4月23日开始,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对昆明市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督导。 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的一条消息,将21年前的孙小果再度拉回人们视野。据《昆明日报》报道,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有媒体从多个权威渠道证实,此次扫黑除恶被打掉的孙小果,正是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 一个21年前的死刑犯出狱后又涉黑被捕,不禁让网友...
  • “白城魔鬼”霍华德·贺姆斯连杀上百人,其中两人竟是他的女儿!
    1893年在芝加哥举办的世博会举世瞩目,这是19世纪规模最大的世博会,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世博会之一。 这场世博会引来了数以万计的游客,却也引来了一个连环杀手。在世博会馆附近的一家...
  • 她剖开19岁孕妇的肚子,只为再要个孩子...
    4月27日,位于芝加哥的爱主耶稣医疗中心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病人: 46岁的ClarisaFigueroa在家中拨打911,告诉接线员自己刚刚在家生了一个孩子。急救人员赶到Clarisa家中时,看到了满身是血的Clarisa和一个刚刚剪掉脐带的孩子,二话不说把母子二人送到了医院。 医院发现孩子是早产儿,生命体征虚弱,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医生把他放进急救装置,用呼吸器勉强维持着他的生命。 (示意图:perkins) 而另一方面,医院也对刚刚生完孩子的Clarisa进行了检查。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 母亲完全...
  • 孙小果“歪瓜裂枣”的脸像,就不像普通人家出身?
    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传奇般地死里逃生,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叱咤昆明夜场的大李总,其魔幻人生引爆舆论。 对于谁是孙小果的神秘生父,舆论穷追猛打,千呼万唤始出来。 按照昆明方面的通报,原来其已故的生父为昆明市某单位职工,生前乃一介草根平民。母亲也是普通警察,继父曾为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因帮孙小果办取保候审被撤职。 不仅如此,孙小果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 这种家庭出身和背景,远没有坊间传言那么邪乎,尤其对孙小果生父身份的猜测,与此前多个云南本地高官的版本,落差...
  • 昆明恶霸孙小果被判了死刑如何逃脱法律惩罚的?
    一 一个恶贯满盈、罪大恶极、罄竹难书的昆明恶霸孙小果,本是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判死刑的人,却能起死回恶,由死刑变为死缓,再减刑,再出狱,再回到社会为非作歹,作恶多端。 这是多么让人震惊,多么让人心悸,多么让人感到愤怒!是谁如此大胆,放虎归山继续鱼肉百姓? 据昨日媒体报道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哥想,如果孙小果出狱后,不继续作恶,或许他就可能不再被抓。 按报道说的孙小...
  • 孙小果背后有大老虎不可怕,没有老虎、大家却不信没老虎更可怕
    2019年5月28日,云南省扫黑办公布了一份重磅通报,疆男昨天专门做了分享 孙小果父母身份确认,母亲曾因包庇孙小果被开除公职后获刑,涉案监狱民警正在调查中! 值得玩味的是,通报公布的当天下午,云南省委常委会随即召开扩大会议,强调对孙小果案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要 坚决彻查、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 疆男注意到,通报虽然介绍了孙小果的父亲、母亲、继父,以及并不多见的同时介绍了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孙小果,该图源自网络) 但是,网友并没有打消疑虑。毕竟这样的家庭背景,在当地根本算不上显赫,能令孙小果死里逃...
  • 孙小果拼的是爹,还是妈?
    孙小果拼的是爹,还是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云南孙小果案,被中央点名。 近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向云南反馈督导情况时提到此案,要求云南省委深挖彻查,把该案办成铁案。随后,云南媒体也开屏新闻报道。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挂牌督办。孙小果,不是孙悟空,但在云南却比孙悟空更厉害,早年间,云南昆明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白天政府管,夜晚小果管。从这句话中,大家就可以掂量一下孙小果的份量有多重,有多黑,绝对是手眼通天黑白通吃的人物。 如果不是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在进驻云南期间...
  •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就是一株恶之花
    舆论一直认为:孙小果能死里逃生,一定有着显赫的家庭背景。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报,彻底阻断了吃瓜群众的臆想,让那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闲人们失望了。 官宣: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