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9 23:24:14 热度:

六十二年前的午夜谜案,到底是刑事案件还是政治案件

1

1957年,8月3日午夜时分,浙江省嵊州市石璜乡山口村的静谧气氛,突然被两下“嗥嗥”声所打破。

恐怖的叫声,惊醒了住在供销社屋后的村民钱介生。钱介生急忙离床去到窗前,向供销社方向眺望。此时的供销社内,楼上楼下光线晃动。联想几天前风传西白山闹匪之说,倒吸一口凉气的钱介生一边叮嘱老婆冯生飞别怕,一边决定向村干部报警。因担心自家门外有人看守,钱介生悄悄打开后窗,窥视窗外确实安全后,跳离窗台,跌撞着向数十米开外的村干部卢樟源家跑去。 

 

就在钱介生准备跳窗报信期间,出现于山口供销社的怪声及烟火,已经引发村中的家犬们狂吠。家犬们的反常,早已惊醒了卢樟源。当钱介生跑来报信时,正在组织其他村民准备前往供销社探个究竟的卢樟源,突然觉得不可贸然行事,于是吩咐大家带上锄头、铁锨甚至菜刀等类防身工具,尽快赶往供销社,但就在这时,供销社突然蹿出大火。

 

当时嵊县农村的房子,柱头、跨梁以及扶梯、楼板之类的部件,清一色是用木材制作。这些木材,又多系松木。松木中含有一种油质,又名松明,遇火特别易燃,当地村民,常将松木中集聚松油最稠的部位,单取出来,作为引火或照明之用。由于松木全身上下或多或少必蕴油质,因此要么不遭火侵,一旦火魔降临,即使外观看上去甚为牢固的建筑,也会因松木的过多使用,而成为虚有其表的银样镴枪头。

 

山口供销社的消失,仅仅只有半个小时。忙于扑火的人们,在明白他们做了一件于事无补的事情时,方才想起那两个几乎每天都要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见面的供销社干部张玉泉和张锡棠。由于当时的通讯工具匮乏,因此查找一个人,除了采用口口相传的方法外,别无他法。如此过了半天,获得张玉泉和张锡棠根本没有回家的消息后,卢樟源他们方才认定,“两个张同志可能是被烧死了”,于是报警。

 

报警的方式,也是采用送信的方式。等到嵊县公安局接到报案时,已是8月4日中午。又等到县公安局侦差股副股长孙明扬带着钱耀华、李敦可等侦查员通过乘坐公共汽车、徒步行走等方法,辗转到山口村时,已是下午3时光景。如此办事效率,时下许多人听了,有种天方夜谭式的奇怪,但这的确是当年客观存在的事实。

 

2

 

孙明扬一行到达山口村,首先踏勘了供销社的外围,然后分别听取了负责现场警戒的公安特派员钱武欣和石璜乡总支书记张贵巨的案发情况汇报。基于群众反映中提到的信号弹、枪声以及遇害的“两张”的身份。孙明扬想,会不会是残余反革命势力的挟嫌报复?如果是的话,性质就严重了。基于如此考虑,孙明扬一行就向当时管辖嵊县的宁波市公安处汇报,然后由宁波公安处转报省公安厅,以期省厅派员参查此案。

 

浙江省公安厅接报后,厅领导即派当时负责刑事侦查工作的十四处处长王诗桐,带领侦查员葛承德、法医骆庆盘,星夜赶往嵊县。同样是因为交通条件落后等方面制约的原因,王诗桐一行到达嵊县时,已是8月5日的凌晨。现场勘查工作始于该日上午8时,结束于下午6时,共花10个小时。

 

根据现场情况,以被烧的尸体残肢为中心进行勘查。两具尸体均在现场的中心。一具侧面仰卧于布匹堆上,头南脚北,距西墙190厘米,胸腔已烧掉,内脏碳化收缩。经辨认,此尸体为张玉泉。另一具尸体,当然就是张锡棠了。经解剖检查,两具尸体的气管内,均无烟灰。在西侧门边的楼梯口,有一只已被烧得变形的铁质油桶,经了解,此油桶原来的位置不在这里。现场勘查结束后,即同意嵊县供销合作联社、保险部门入内处理相关事务。”

 

嵊县地处浙江省东部,紧毗奉化县。奉化溪口系蒋介石的故乡,蒋的母亲毛福妹,年轻时曾在嵊县生活过,去世后,下葬于和嵊县上东区直线距离不到30公里的溪口一座山上。传说早年蒋介石招兵买马时,只要听到是嵊县人,不管此人有没有文化,就会给他一个副官职务。或许就是这么个因素,当年嵊县人投靠国民党的人颇多,誓死效忠蒋介石的人也多。

 

解放军横渡长江后,蒋介石委任嵊县籍人周岩为浙江省省长。虽然周岩只不过是个“临时”省长,为了报效蒋家,周岩还是组织了国民党的残余势力,制造了多起震惊南下大军的事件,其中嵊县三界牛头山十七勇士牺牲于诱降、南下第三野战军后勤部参谋长李厚坤夫妇及20余名警卫途经嵊县遭遇伏击全部殉职事件,便是典型。基于上述这些原因,解放以来,嵊县境内不时滋生反革命组织报复或暗杀基层干部、群众的事件。眼下山口惨案,由于两名死者均系共产党员,再加上数天前出现于石璜周围的信号弹、枪声等,故而一开始,就被罩上政治色彩———1957年的嵊公治字564号文书档案清晰地写明:根据现场勘查与调查访问证实,这是一件敌人阴险的政治性的抢劫杀人案件。其具体性质:一是反革命破坏;二是反动小集团和武装土匪以抢劫杀人为目的的混合破坏。

 

3

 

基于这个结论,当年专案组必予调查的人员,首先是地、富、反、坏分子。除此之外,那些被归类为革命思想不坚定、革命立场不稳定的落后村民,也被列入排查范围。为了“在声势上打出威严”,专案组在当地政府的配合下,首先在石璜乡拉开了一场不亚于“十二级台风的群众运动”,然后依次向石璜乡周边的乡镇辐射。通过“掘地三尺”式的调查,专案组获得了不下于9个涉嫌反革命谋杀的线索,其中尤以“中国美术部队”、“护白团”两个组织为主要:

 

“中国美术部队”,是一个具有反动性质的纠合性集团。集团的首要分子金小缘、袁见,在山口惨案发生前后两天内,去向不明。另据了解,金、袁两人以前曾多次潜入山口村发展成员。与金、袁两人接触较多的村民俞月祥、俞苗祥,案发后神情反常,十分可疑。

 

“护白团”的成员,多系曾经在国民党部队服役过的老兵。取名“护白团”,意思是想复辟“青天白日”。这些人由于当过兵,或多或少会使用一些枪械。前段时间出现信号弹和枪声后,当地政府就怀疑此系“护白团”所为,专门对该组织进行过外围调查。调查中获悉,有个“护白团”成员,曾对人放言:近期要出大事。这件大事,是不是就是山口惨案呢?

 

在“掘地三尺”的调查中,也有个别事后被批评为“没有政治嗅觉”、“没有很好领会组织意图”、“以个人好恶偏离侦查方向”的侦查员,把一些政治上没问题的人,视为嫌疑提交专案组的讨论。其中一个嫌疑人,名叫陈眩。陈眩又名陈尧荣,祖籍浙江慈溪县。高中毕业后,被招录到嵊县供销系统。陈眩原系石璜供销社的出纳,后升任农业社的辅导会计。半年前,陈眩被调往与石璜乡相毗邻的开元乡供销社。山口供销社出事那天下午,陈眩随乡总支书记钱廷老到山口村工作,当夜留宿该村。认为陈眩具备作案嫌疑的侦查员,据此提出有必要对陈眩进行深层次的调查。

当年的档案

 

然而这个分析,没有引起专案组的重视。不予重视的理由也是简单:陈眩没有作案时间。证明这一点的根据是:8月3日夜,陈眩与乡总支书记钱廷老一起留宿山口村的村委办公室。当供销社蹿起大火时,钱廷老一边披衣,一边去叩陈眩的房门,陈眩当时打着呵欠出来开门。如果是陈眩作案,他要短时间从案发地跑到足有半公里开外的村委内装睡,似不可能。

 

另外一个原因:陈眩在本地几乎没有一个知心、投缘的朋友,要想与人合伙作此大案,亦无条件。事实上,不光是钱介生,还是其妻冯生飞,都十分明确地提到,发案初期,供销社的楼上楼下均有电筒光闪亮。根据“一个人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分别出现在同一地点”的原理,专案组最后“一致”认为:陈眩之嫌,可以彻底排除。

 

4

 

在陈眩是否具有作案嫌疑的问题上,由于专案组成员“高度一致”的认识,因此导致事后的侦查工作,一直处于瞎子摸象的状态。出于改变毫无起色的侦查工作需要,专案组的成员不时被调整,最后连那几个省公安厅的侦查员,也被“调整”了回去。好在山口惨案后,嵊县各地不仅没有发生类似案件,而且连地、富、反、坏之类人员仇视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也少有出现。面对此情,当时的嵊县公安局在向上级报送汇报材料时,不无自豪地表示:前阶段强有力的侦查措施,有效地抑制了地、富、反、坏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丑恶言行。

 

虽然可以在汇报材料上,使用一些自欺欺人的语句。但在案发地石璜乡,特别是山口村,群众因为政府久拖不破此案而产生的怨恨情绪,还是通过各种途径不时反映出来。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时任嵊县公安局主要领导,多次调派“经验丰富”的侦查员,蹲点破案。但基于思维定式的限制,这些“新生力量”,依旧没有找到突破口。如此过了两个月,亦即1957年的10月中旬,因于赵舟参与侦查此案,案情方才“柳暗花明又一村”。

 

时年26岁的赵舟,又名赵菊春。赵舟当年的身份是政治协理员。这个职务,类似现在的政工干部。政工干部去破案,显然超越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底线。其实委派赵舟进驻山口村的初衷,是想让平易近人的赵舟化解村民们的怨言。但赵舟蹲点山口村不到一个星期,竟然提出:必须彻底推翻专案组对此案的初期定性。

 

初当公安的赵舟(后右一)

 

赵舟的观点是:山口供销社惨案,仅为刑事性,决非“政治性”。除了否定案件性质外,赵舟对钱介生夫妇等群众反映的情况,也予怀疑。他认为,导致专案组框定此案系政治性的原因,恰恰就是过于重视那些群众的初期反映。比如所谓的信号弹、枪声等,事实上应属空穴来风范畴。而“楼上楼下同时闪亮电筒”、“犯罪分子至少在三人以上”的说法,极有可能是那些群众当时因为心理过度紧张,而造成的错觉。

 

在否定政治性的同时,赵舟又提出了陈眩具备作案条件的理由:陈眩平时常到山口供销社与两张“叙旧”,但案发那日,陈眩竟然一整天不去供销社,似属反常之一;乡总支书记钱廷老去叫醒陈眩时,陈眩穿着衣裤出来,这种不卸衣裤入睡的方式,应属反常之二;案发后,陈眩没有对惨遭谋杀的两张表露悲伤,即属反常之三;第二天陈眩不辞而别,到邻村工作,又属反常之四;邻村干部群众听说陈眩昨夜住在山口村口,向他打探案情情况,陈眩三缄其口,显属反常之五。

 

赵舟这一另起炉灶式的分析,特别是那个反问和对陈眩的五个怀疑,因为说理性较强,终于获得了时任嵊县公安局局长祝绍朋的支持。

 

5

 

虽然有直接领导的支持,但要真正揭下陈眩的画皮,并非易事。其时的陈眩,由于高中文化水平在那个年代属于“超高”,因此让他有了一般人难以与其抗衡的“见多识广”、“理论丰富”的素质。除此之外,陈眩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比一般人要强。据说有一次,他与一个同事怄气,一连两个月不和对方说话。

 

基于这个原因,赵舟觉得,只有查到一至两条“靠硬”的证据,才能达到制伏陈眩的目的。为此,赵舟以小名赵菊春自称,前往陈眩工作的开元乡供销社,开展对陈眩进行秘密式的了解。经过数天的侦查,获得一个线索:陈眩为人颇为“小气”。他的“小气”,体现在只要是他置办的东西,一般不予出借。比如擦脸用的毛巾,比如饮茶用的杯子,别人休想挨边。出于卫生习惯,毛巾、茶杯不借他人,情有可原,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陈眩把自己那支手电筒,用质地牢固的细绳连接,然后别在腰间。遇到夜间走路,有人向他借用手电,“小气”的他就让那根细绳,把借用者和他自己连在一起。有人不解,问陈眩这般做,不利于照明啊?陈眩解释:“前照七,后照一,即使绳子再长些,也不碍事。”基于陈眩的这个习惯,许多人也就不大愿意开口借用他的东西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分析是否对路,赵舟截取了多条长短不一的绳子,把手电连接到腰身上,然后反复模拟手电在脱离手握状态后,有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赵舟最后认为,陈眩所采用的那根连接绳的长度,足以让手电在垂直状态下,大幅度地自由晃动。基于晃动幅度剧烈,手电筒的表面,难免留下或多或少的磕碰伤。这类损伤痕迹,极有可能会给破案带来生机。为此,赵舟报请领导批准,秘派平时与陈眩关系较好的预备党员袁南,“借用”到了被陈眩视为“宝贝”的那支手电。

 

1992年秋,嵊县公安志出版,我和已经调任嵊州计经委负责人的赵舟,就山口供销社惨案因何得以告破作过探讨,赵舟说:“其实那时促使我报请领导下达抓捕陈眩命令的理由,与连线手电筒外部是否具有磕碰伤的初衷,有点南辕北辙。最终促使我认定陈眩就是作案人的原因,就是山口供销社惨案后,几乎无人再看到过陈眩使用那支手电。”赵舟说:“一个平时将手电筒视为宝贝的人,突然舍弃不用,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1957年10月31日下午,陈眩在其宿舍里被逮捕。诚如赵舟等侦查员的事先估计,听罢宣布的逮捕决定后,陈眩非常镇定地反问:“我很是奇怪。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几位是在做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陈眩在审讯过程中十分顽固,经过数天较量,陈眩终于败下阵来。

 

导致陈眩连害两命的原因,缘于经济。案发前两天,陈眩收到其母之信,其母要求陈眩有空回家看望她。陈眩觉得回家一趟花费不菲,遂萌盗钱之念。案发之夜,他悄悄离开村委,前往供销社投宿。由于陈眩平时常去,“两张”自然不予警惕。当夜三人同卧床上,聊些闲事。待到“两张”沉睡,陈眩悄悄抽出当作枕头的木柴,连击“两张”昏迷。窃取营业款后,陈眩欲逃离,却不料“两张”负痛呼喊。陈眩大惊,复窜楼上再下毒手。紧张中,他的手电不慎脱离手心,吊挂到楼梯下,为了快速解决问题,陈眩顺手取用了张玉泉枕下的手电,从而让目击者有了“楼上楼下同时闪烁手电光”的错觉。又因为了灭迹,陈眩取来油桶,泼油于柴上,点燃后逃离。

 

赵舟在科委时与一批老民警的合影(前排右一)

 

赵舟因该案声名鹊起,1959年10月升任嵊县公安局副局长。“文革”结束后,赵舟未再返回公安战线。2003年3月10日,因突发脑溢血,赵舟谢世,享年72岁。

六十二年前午夜谜案刑事案件政治案件

推荐阅读

深谷尸变:《行尸走肉》防止尸变的好办法,把尸体肢解就行了!
在美剧《行尸走肉》中,死人受某些因素影响而突然复活,进而失去意识,到处撕咬活人......其实西方人对尸体复活的恐惧由来已久,根据考古学最新研究,早在中世纪,英格兰人就已经对死...[详细]
2019-04-06
“素媛案”凶手赵斗顺出狱在即 为何加害者与受害者娜英的待遇如此不同?
《素媛》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关于幼童被性侵的韩国电影,这部电影自上映起就曾一度引起了韩国民众的热议,甚至使韩国民众一直关注至今。据了解,电影中的主人公在现实中的名字...[详细]
2019-04-18
孙小果案:再硬的背景也硬不过依法治国大背景
一个21年前的死刑犯,却能多次减刑,最终走出监狱,继续为非作歹,直至再次被捕离奇的案情,引发很多人猜测:云南恶霸孙小果有什么背景? 5月28日,云南省有关部门通报,孙小果生父陈某,系昆明市某单位职工,于2016年8月20日去世。孙小果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是普通百姓。 (一) 有人说: 孙小果生父的背景越简单,这事就越不简单。 孙小果在昆明被称为孙衙内。这一名号,暗指他借父亲权势横行霸道,为害一方。 现在,官方公布其父只是一般职工,其继父也不具备那么大的能量。舆论一度深信的看似完整自洽的拼爹线索断...[详细]
2019-05-30
超渣母亲Coral性侵女儿男友,法庭上狡辩:我真控制不住…
生活在加州图莱尔Tulare的Lytle一家,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 一家之主的Eric从事建筑设计的工作,老婆Coral和他一起开了家商业管理公司,帮助开店的新业主做网站和实体店的设计。 夫妇俩刚四...[详细]
2019-04-19
花2000万买茅台,全是假茅台!警方调查后竟发现…
花1950万元买茅台 竟然全是假的! 近日, 温州警方通报了一起特大售假酒案,抓获嫌疑人3人,查获假冒茅台白酒929箱,共计5574瓶,案值接近2000万元。 周先生花了1950万买茅台,生意还没开张,酒就被查封了 办案民警说,去年2月,温州市永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多起关于假酒的投诉。投诉者称,永嘉县桥头镇出现大量假冒的飞天茅台酒,而且这些假酒的仿真工艺做得很好,普通消费者难以鉴别真伪。 永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查封了大量涉案的假茅台酒,永嘉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调查。 民警调查发现,这批假茅台酒是周先生从...[详细]
2019-05-18
孙小果的靠山保护伞不是孙雨亭、孙大虹、孙小虹家族
1 21年了,还是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 昨天写了上面这篇文章,爆了。不到24小时,百家号阅读量已经109万,微信公众号阅读量40万,到现在速度还在噌噌的网上涨。微博上只要搜索孙小果,发的全是这篇文章的链接。 很多朋友开始担心我,私信劝我注意一下,说毕竟最后结局未定,这样子大胆的写作,恐怕会招来报复和迫害,甚至有生命危险。 文章爆了以后,我也很有压力,我自己把文章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觉着确实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如果非要说有问题的话,那就是文章引用的材料没注明出处,在这里给澎湃新闻、南方周末等大佬们...[详细]
2019-05-20
门诺派教徒151人被强奸,最小只有9岁,他们却说是“鬼”做的?!
2011年8月,玻利维亚一家法院受审了该国史上受害人数最多的强奸案 151人,最小的受害者只有9岁。 犯案时间长达一年之久,破案之困难,甚至有大量受害者不愿出庭作证或为警方指认犯人。 而在犯人终于被判刑后,当地官员竟四处游说人们释放囚犯。 留下151名住在孤岛上的女性,不知何去何从... 美丽家园 玻利维亚的一个岛屿上仅住着不到2000名居民,这是一个全 门诺派教徒 社区。 他们主张反现代的生活方式,世世代代在岛上过着男耕女织的小农生活。 男人种地,女人在家做饭,打扫,制作服饰。 城里的交通工具是马车。小...[详细]
2019-05-19
孙小果谜团解开之日,才是正义到来之时
所以,问题不出在法律上,而是出在人上,不将这些人一个个揪出来,很难还原事实的真相,也很难厘清传奇色彩。 据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号透露的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这起案子之所以引起这么高的关注是因为孙小果罪恶昭彰的人生以及屡屡逃过严惩的传奇经历。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澎湃新闻的报道比较完整地还原了一些基本事实。不论在以往的判决书还是在媒体报道中,孙小果可谓无恶不作、罪行累累,其违法犯罪行为令...[详细]
2019-05-30
美国“特殊爱好”摄影师哈维·穆雷·格拉特曼,捆绑3名女模特奸杀、弃尸荒漠
先讲个笑话,不知道大家听过没: 一位女士抱着她的宝宝上公交车,司机看到后说:额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丑的小孩。 女士感到很愤怒,走到车厢后面坐下,对旁边的男士说:司机刚刚羞辱了我!男士回应:你快去教训一下他!去吧,我替你抱着你的猴子。 哈维穆雷格拉特曼(HaveyMurrayGlatman)就是故事中的猴子。1927年10月10日,哈维出生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出生就吓坏了大夫,这孩子长得可真像猴儿啊耳朵比别人的大了一大圈,眼睛向外凸出,嘴唇厚得惊人。大夫不留情面地表示: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丑的婴儿。 哈维没有遇...[详细]
2019-09-02
南大刁爱青碎尸案真相及案件详细经过
1996年1月19日,刚踏入南大校门的大一新生刁爱青在她花季时刻不幸被杀,凶手手段极其残忍、变态,杀后碎尸并煮熟,故此事件被成为96南大碎尸案或者119南大碎尸案。 那么,96南大碎尸案是怎么回事?119南大碎尸案的目的是什么?96南大碎尸案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龙大姐带你一起来探究一下南大碎尸案真相吧。 死者刁爱青,女,生于1976年3月,遇害时为南京大学鼓楼校区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专业成人教育脱产班专科一年级学生,在鼓楼校区学习和生活,遇害时不满20岁。 她住在鼓楼校区南园四舍,该宿舍楼当时人员...[详细]
2019-09-02
孙小果没有“虎父”陈培忠
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出乎很多人意料,这位当年恶贯满盈的不良少年,并没有传闻中的厉害爸爸。 28日官方通报说:孙小果生父陈某,系昆明市某单位职工。 同时通报说: 孙小果爷爷奶奶系某中学原职工,外公外婆分别系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 换句话说,这只是一个平凡家庭。 出身平凡的小混混,整个云南管不住他此等奇葩现实,是人们百思不得其解之所在。 回顾孙小果作恶史,其实就是一部造假史。 1994年,作为轮奸案主犯的孙小果面临审判,其母和继父活动下,孙小果年龄被改为17岁,获轻判三年。 而后,再通过伪造保外就医出...[详细]
2019-05-30
爱心妈妈李利娟涉嫌敲诈勒索犯罪案将于5月23日河北武安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5月13日,从李利娟辩护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处获悉,河北爱心妈妈李利娟等16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伪造公司印章、敲诈勒索、诈骗、职务侵占、故意伤害、窝藏一案,定于5月23日在河北武安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18年5月5日下午,河北省武安市相关部门通报称,爱心妈妈李利娟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李利娟是她的曾用名,她现在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李艳霞。 警方披露的细节里,李利娟名下有各类账户45个,存有人民币两千多万元,美元25500元。此外,她还曾试图向政府机关索取2000...[详细]
2019-05-13
宁夏吴忠材机厂彭志平,王兆忠杀人案侦破纪实
一、残忍的凶杀 1991年1月13月晚8点,吴忠市公安局接到银南公安处老张同志报告,他的女儿张英已近临产,这几天却不见人,他担心出事,让儿子张军前去探望。张军敲不开门,就拨开虚掩着...[详细]
2019-03-30
南昌红谷滩杀人事件:“因为你好看,所以我选你当我的鬼新娘”
因为你好看,所以我选你当我的鬼新娘... 这句话听起来像极了恐怖电影中的台词,但是这却是现实中从一个杀人魔口中说出来的。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也是一条让人毛骨悚然的新闻。 #南昌红谷滩杀人# 【32岁南昌男子从背后袭击,当街将24岁女子捅杀】男子称: 我就是想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询问室中,警察问他行凶的原因,他冰冷的说:因为自己找不到老婆,就想找一个漂亮点的女孩子,然后做一对鬼夫妻。 他还说本来想杀的是个子最高的那个女孩子,但是走到跟前的时候,发现中间的女孩子更漂亮... 毫无歉意的态度,荒唐至极的理由...[详细]
2019-05-29
采生折割:绑架、拐卖、致残,揭秘残酷底层那些人造乞丐和触目惊心的人性之
有一件事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发生着,我们每个人都亲身经历过,可是我们很多时候却毫不在意。 这就是从古代中国就一直流传到现代社会的可怕国粹 采生折割 。 采生折割是中国江湖上流传了几百年的,最惨无人道的做法,就是把孩子的手脚折成奇形怪状,凌晨放在大街上乞讨,黄昏再接回去。 采就是采取、搜集; 生就是生坯、原料,一般是正常发育的幼童; 折割即刀砍斧削。 简单地说,就是抓住正常的活人,特别是幼童,用刀砍斧削及其他方法把他变成形状奇怪残疾或人兽结合的怪物。 你肯定在街上看到过这种乞丐: 这时候你甚至难免心中会有一些...[详细]
2019-05-19
明代奇案“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案件
这潘金莲与西门庆的故事,无论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那都有详细的赘述,主要故事就是说: 小潘曾经是一家大户的婢女,被大户看上了想纳为妾,大户家的夫人不干,于是把金莲一分钱都不要的嫁给了武大郎。在嫁给武大郎之后,清河县的很多地痞流氓小混混,天天上武大郎家去骚扰,武大郎是个老实人,看这阵势,你也不可能跟别人打起了啊!打也打不过啊~~ 就只好举家搬迁到了阳谷县。但,二人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因为武松的出现被打破了。潘金莲看上了武松,嫌弃武大郎,于是千方百计的对武松好,想要勾搭武松。 却不想,武松不仅拒绝了她,还...[详细]
2019-07-16
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1998年2月被判死刑的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时隔21年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再一次被打掉。外界好奇的是,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从一名死刑犯,到走出监狱,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有知识产权及律师界专业人士分析,根据最高法有关规定,孙小果2008年申请专利时,理应还处于服刑期,此举很大程度或为减刑。另有多个权威渠道证实,就在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二监狱,其中一名监区长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办理减刑。 据《中国法律年鉴(1999)》案件选编介绍,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难道是位卑限制了我的想像力?
前天写了一篇文章,对孙小果事件发表了点浅见,谁曾想,竟引起热议,评论一百多还几十几十的增加,展示区早已经饱和。各种观点包括骂我的,只要不是脏话,有空间我也都公开了。这样一件超出老百姓想像力的事,谁还没点自己的想法和喷法!只是其中有一条质疑我:你是不是也睡了他妈?这我要解释一下:我一女的,睡得着他妈吗? 各种骂我洗白孙小果保护伞,肯定是收了钱说瞎话的,我很好奇:你小学语文阅读过关了吗? 就目前信息看,孙小果若有个伞爹,起码得是有实力一争铁王座的人,至少也得是站在铁王座旁边的人。自有网络来,以广大网友之能汉语...[详细]
2019-05-31
  • 光天化日下的劫款案
    乾坤朗朗,日月高悬。繁华的都市街区发生一起巨款被劫大案,案件来的突然,案情充满悬念;警员们迅速赶来,眼望着五光十色的大厦街景也是一筹莫展。如何侦破此案,考验着侦查员的智...
  • 孙小果死刑被“复活”:孙小果后台是孙悟空的父亲
    孙小果当地受访者供图 孙小果案再度进入老百姓视野之后,坊间开始了一场有趣的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游戏(孙小果的后台是谁)。 这下可热闹了,夏天吃西瓜不犯法还凉爽。反正都是猜嘛,猜错了也不用犯法。这个绝对是人生下来人人平等最好的证明。 一开始有人猜是孙小果的父母。据说孙小果刚出生不久父母就离婚了。之后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的母亲与曾任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李乔忠结婚了。公安副局长啊,有这个可能。 不过经高人掐指一算:不对呀,这官职太小了,毕竟孙小果罪恶滔天啊,一个区的副手是不可能只手遮天的能让死犯复活。 况且...
  • 孙小果已被抓,21年前让昆明感到恐怖,如今让国人感到压抑.....
    最近,新华社一篇文章,把孙小果推到了公众视野前,云南的孙小果是谁?竟引得大家争相关注,而大家更关注的是孙小果的父母是谁?甚至还分生父是谁?还有外公是谁...... 记者24日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国扫黑办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据悉,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孙小果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中央督导组在督导中发现孙小果案背后存在较多问题,遂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向云南省交办。 全国扫黑...
  • 日本死刑档案大解密:邪教主麻原彰晃是怎么被绞死的~
    邪教主麻原彰晃是怎么被绞死的~在日本古代,斩首是最常见的死刑方式。我们曾经讲过明治毒妇高桥阿传的故事,在她被斩首之后,1881年,日本正式废除斩首刑,全部改为西方的绞刑。 明治毒...
  • “虫草姑娘”落网了 类似的套路支教女、茶叶妹出现别再上当了!
    我们普遍意义上认为的虫草又被叫做冬虫夏草。是麦角菌科的真菌(虫草菌)与蝙蝠蛾幼虫在特殊条件下形成的菌虫结合体。主要生长在中国的高海拔地区。 根据临床报告显示,冬虫夏草具有养肺阴,补肾阳、止咳化痰、抗癌防老等功效。不过因为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中的砷含量高,长期服用可能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对人体健康产生很大危害,所以在2018年11月原食药监局发出通知,要求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 但是,冬虫夏草并没有被禁止售卖,毕竟虫草作为一种中药,药用价值还是很高的。所以人们继续买虫草当成保健品吃,监管部门也不能够禁止。 ...
  • 孙小果凭什么成为昆明黑老大 论黑恶势力团伙的实力
    和大家聊聊关于昆明黑恶势力团伙中一直存在的一个谜团,孙小果到底因为什么能够存在这么多年。 珊胡说目前有几点疑问: 第一次犯强奸罪的时候,孙小果是如何开具假病例来逃脱收监的。 第二次犯强奸罪的时候,原本法院判的是死刑。以后,又是如何成功减刑的呢? 同时,又是如何做到死里逃生的? 总之,伴随着案件的调查,所有那些问题和bug都会查清楚的。 加上从侦查的力度来看,那些隐藏在孙小果背后的保护伞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孙小果本人也会受到法律制裁。 因此,一个细小的案件就可以结束黑恶势力团伙的存在。随着警察叔叔的调查不...
  • 80年代持枪打退飞虎队抢劫700万港币:省港旗兵第1人陈建东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提起省港旗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群广东来的旗兵,曾经在香港做下多起惊天大案,把香港警察...
  • 京山警方齐心协力,侦破双尸谜案
    2018年9月28日上午,京山市天宝寨林场五堡岭地段,护林员王某开展森林普查来到此处,站在高高的山岭上,清新空气中夹杂着的一股尸臭气味,引起了他的注意,感到有些蹊跷的他决定下去看...
  • 日本之耻:伊藤诗织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好友山口敬之强奸
    有权势的人可以为所欲为,而我只是无名之辈。 伊藤诗织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大学女生,遭到国家首相好友的性侵,要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 如果你觉得对方罪不可赦,对方却觉得你是被害妄想症,要怎么做,才能将罪人绳之以法? 强权与弱小的对抗,如果没有法律撑腰,会有多黑暗? 在这部BBC的纪录片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日本之耻》 01耻辱的诞生 2013年,伊藤诗织就读于纽约大学新闻学系,在酒吧勤工俭学期间认识了山口敬之。 这并不是什么他乡遇故知的戏码。 山口敬之并不是个普通日本人,而是德高望重的新闻界前辈,还...
  • 孙小果事件官媒打脸反转的背后
    我在外地也一直在关注死刑犯孙小果复活顶包的案件。 本来是准备回来后写一篇的,但是奈何旅途刚回来,头疼的厉害。 所以,就不长篇大论的写了。 就不吐不快,随便说说。 孙小果这个事件,从昨天央视网道歉始,到今天各官媒发云南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发通告,告诉大家孙小果父亲是个普通职工,并且已经病逝。 这简直是在侮辱大众的智商。 而且,这通告写得错漏百出,非常粗糙,这是赤裸裸地无视舆论。 毕竟,官方宣布不允许社会监督的时候,潜台词就已经明白的告诉你了,不配姓赵的人,没权利和资格谈论当正治。 为什么害怕舆论监督? 任何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