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2 00:24:47 热度:

两名重刑犯越狱,近5小时里无人察觉

 

锯断窗户杆、撬开四道门、翻过铁丝网,辽宁凌源第三监狱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越狱逃走。这起发生在2018年国庆假期的罪犯脱逃事件,曾引发媒体和公众的追问:两名犯人穿越监狱层层封锁的近5个小时里,为何没人察觉?

 

事发后,凌源第三监狱监狱长被免职,包括副监狱长、监区负责人、值班警察在内的6名干警,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渎职提起公诉。

 

2019年4月下旬,这一系列司法工作人员渎职案已陆续在沈阳开庭审理。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时,还有一名被告人的审理尚未结束。

 

随着公开审理的进行,凌源第三监狱罪犯脱逃事件的发生过程及诸多细节被披露。监狱的管理漏洞和相关人员的责任认定,成为案件焦点。

 

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干警渎职案件,2019年4月陆续在沈阳市大东区法院开庭审理。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两名重刑犯越狱,如何通过层层关卡

4月22日,在沈阳市大东区法院三楼的审判庭,被告人张宇作最后陈述时声音哽咽。他表示认罪,请求法院从轻处理。

 

去年两名罪犯脱逃时,张宇是凌源第三监狱二监区两名值班干警之一,但那一晚他脱岗回了家。此次与他一起受审的,还有他的值班搭档谢子阳。而此前陆续出庭受审的,包括副监狱长李洋、二监区负责人赵越、监控室值班员陈国伟。当时在二监区管教副监区长岗位挂职锻炼的王贯群,4月19日第一次出庭受审,原定4月26日的第二次开庭已经推迟。

 

张宇、谢子阳、王贯群等人,被指控因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当时脱逃的犯人张贵林、王磊,越狱前就被认定为危险犯人,关押在凌源第三监狱二监区。 

 

县级市凌源位于辽宁、河北、内蒙古交汇处。1949年后,这里先后建起了6座监狱,在民间有“监狱城”之称。凌源第三监狱位于市区北郊,关押犯人近两千名。

 

外号“张飞”的犯人张贵林,曾因犯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在凌源第三监狱服刑的四年间,他做过监狱生产车间的机台工、顺线员和犯人组长。可事实上,服从管教只是他的表象。2018年10月4日凌晨,张贵林联合同监舍的犯人王磊,一起越狱脱逃。

 

王磊曾因犯绑架罪被判死缓,后来减为无期徒刑。白天,王磊、张贵林和其他犯人一起到生产车间制作背包;晚上收工后,他们回到监舍大楼四层的4011室——一间有12张床铺的集体宿舍。

 

2018年10月3日晚,张贵林、王磊从监舍楼的晾衣房逃出,在会见室撬开四道门后,翻墙爬出监狱。两天后,两人在河北平泉被民警抓获。追捕行动中,平泉市公安局两名辅警因车辆侧翻殉职。

 

2018年12月,辽宁省朝阳市中级法院以脱逃罪,分别判处张贵林、王磊有期徒刑五年、四年六个月,并与其此前刑期并罚,决定对两人均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判决书显示:越狱事件发生的10天前,张贵林从生产区偷了钢锯,让王磊暗自携带进入监舍。连续四个晚上,王磊用钢锯将监舍晾衣间的窗户铁栅栏锯得只剩一点连接,并用床单遮掩。

 

2018年10月3日晚,张贵林、王磊从四楼晾衣间掰开窗户栅栏,翻过窗外后沿消防通道护栏到达地面,然后以褥子铺垫,翻越了生活区和生产区两道铁刺隔离网。他们在草丛中找出事先准备好的铁钎子后,潜入生产车间盗取食品和衣物,然后用铁钎子撬开电工房,从里面扛走梯子,来到监狱看守室的后墙,用梯子爬上屋顶——从看守室屋顶直通监狱大门,是张贵林预想的第一条越狱路线,但他当时发现屋顶是铁皮的,担心踩上去惊动看守人员,遂决定沿另一路线出逃。

 

张贵林让王磊返回电工房拿了锤子、钳子、螺丝刀等工具,两人来到来到监狱的会见室,撬开一楼窗户进入屋内,盗取了民警的警服和一些现金。此后,他们连续撬开了一条钢制栅栏门和三条防盗门,逃出会见室,穿过干警食堂楼,从停车棚翻围墙逃出监狱。

 

张贵林、王磊逃离监狱的时间,是10月4日凌晨3时许。3个小时后,10月4日早上6点多,值班干警谢子阳起床后接到犯人报告,发现张贵林、王磊已不见踪影。

 

许多人不解的是,事发前张贵林、王磊盗取钢锯带入监舍,连续四晚锯割窗户栏杆,为何没被发现?越狱当晚,两名犯人从翻窗、撬门到逃出监狱,耗时约4小时50分钟,为何监狱值班人员没有察觉?

 

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位于凌源市北郊。受访者供图

 

值班人员失守,有的脱岗有的睡觉

凌源第三监狱的监舍楼是一栋五层楼房,二监区的犯人关在第四层,每层都有铁门隔离。

 

张贵林、王磊越狱的第一步,就是逃出监舍大楼。他们选择从四楼的晾衣房翻窗。晾衣房位于走廊东侧,与张贵林、王磊睡觉的4011室仅隔一间监舍。晾衣房的窗户有铁栅栏,徒手无法掰开。

 

据张贵林、王磊供述,2018年9月20日,张贵林从生产区偷走半根用断过的钢锯条,悄悄给了在同一车间的王磊。收工时,王磊将锯条藏在牛奶箱带入监舍。当晚,王磊用半根钢锯条去锯晾衣房的窗户铁杆,才一会就把锯条折断了。第二天,张贵林通过一名机修工犯人拿到工具箱钥匙,又盗取了一根钢锯。当天收工时,王磊将这根钢锯藏在纸箱里带入监舍。

 

此后连续三个晚上,张贵林放风、王磊动手,每晚锯十来分钟,将晾衣房的窗户栅栏锯得差不多可掰断。

 

上述过程是两名犯人越狱前的准备阶段,其中涉及的几个问题,公诉人在庭审时提了出来。

 

首先是生产工具的管理。根据辽宁省《监狱人民警察直接管理罪犯暂行规定》,生产工具由值班警察负责清点、发放和收回,实行定人、定位、编号管理,刃器具应集中保管,危险性工具应上链上锁。可凌源第三监狱二监区的机修工具箱,却由犯人管理钥匙,且存在忘记上锁的情况,这为张贵林两次盗取钢锯提供了机会。

 

第二,钢锯为何被犯人带进了监舍?按照规定,犯人收工返回监舍前,值班警察要对每名犯人进行搜身和安检,严禁罪犯将刃器具、生产工具带入监舍。可二监区每天收工时,5名值班干警对两百余名犯人仅抽查10人左右,有时甚至由罪犯代干警搜身。于是,王磊先后两次携带钢锯进入监舍,均未遇到“麻烦”。对此,凌源第三监狱多名工作人员解释为“警力不足”。

 

第三,犯人在晾衣房锯割窗户杆,为何连续四晚未被发现?当时楼层有坐班犯人值班,但张贵林、王磊的举动未引起其警惕,而跟随犯人上厕所的跟茅制度也未得到执行;值班干警对监舍及其公共区域的视频监控也没起到效果;按规定,犯人就寝后晾衣房要上锁,但凌源第三监狱监舍晾衣房的电子门2017年损坏后,便没有使用。

 

另外,事发前10天内,凌源第三监狱二监区对监舍进行了两次清监查号,均未发现晾衣房窗户栅栏被锯,也未发现张贵林藏在监舍的钢锯。

 

完成越狱前的准备后,张贵林、王磊便等待时机。据张贵林供述,他曾计划在2018年9月24日出逃,那天是中秋节,监狱里负责值班的是一位姓白的狱政科负责人。张贵林觉得他为人正直,“我不想连累他”。

 

10月3日正值国庆假期,当晚22时10分左右,张贵林、王磊翻过了晾衣房窗户。此后近5个小时里,他们辗转在监狱生活区、生产区、看守室、会见室,盗取了铁锤、钳子、撬棍、梯子等工具,翻过了两道铁丝隔离网,撬开了四道房门,最后爬墙逃离监狱。

 

当时,二监区的两名值班干警张宇、谢子阳,前者脱岗回了家,后者没在分监控室看监控,而是在一旁的值班室睡觉;张贵林、王磊翻越两道隔离网时,没有遭遇电力和报警器的“阻挠”;监舍楼外面的中心岗、正门岗的警务大队看守人员,也没有发现他们。

 

张贵林、王磊越狱遇到的最大障碍,是会见室一楼的四道铁门,他们花了三个多小时才一一撬开。当时,总监控室的值班干警陈国伟,以及一名姓韩的值班职工,还有指挥中心的值班长、副监狱长李洋,其值班的办公室都在会见室二楼,却均未发现一楼撬门的异常。

 

张贵林后来承认,他越狱就是一场赌博,赌的是值班看守人员离岗或睡觉。结果,竟如他所愿。

 

2018年10月6日,凌源第三监狱两名脱逃犯人之一的张贵林,在河北平泉被警方抓获。图片来源:辽宁省公安厅

6名监狱干警受审,有律师作无罪辩护

辽宁凌源第三监狱2018年10月4日发生的这起越狱事件,被称为“1004”案。事发两天后,监狱长李光绪被免职,副监狱长李洋、二监区负责人赵越、二监区管教负责人王贯群,以及值班干警张宇、谢子阳、陈国伟,均被停职检查。

 

此后,根据辽宁省和沈阳市检察机关的指定,沈阳市城郊地区检察院展开案件侦查。李洋、赵越、王贯群、张宇、谢子阳、陈国伟等6人先后被刑拘、取保候审,并由沈阳市大东区检察院分别审查起诉。

 

2019年4月中旬和下旬,上述6名干警的渎职案件先后在沈阳市大东区法院开庭审理。

 

澎湃新闻记者旁听王贯群、张宇、谢子阳法庭受审时注意到,这三名被告人均被指控失职致使在押人脱逃罪。起诉书显示,检方认为,上述被告人身为司法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监管职责,致使两名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罪犯脱逃,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失职致使在押人脱逃罪,属于玩忽职守罪的特别规定,其处罚对象为司法工作人员。根据我国刑法第四百条第二款,构成该罪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判刑三年至十年。

 

至于李洋、赵越、陈国伟三人被诉的罪名,有知情者称或涉嫌玩忽职守,但案情尚未公布。副监狱长李洋,案发当天系值班长;赵越是二监区负责人,案发12天前调入该监区;陈国伟是监狱总监控室的值班员。

 

张贵林、王磊越狱当天,张宇、谢子阳是二监区的值班干警,构筑监区第一道防线。侦查机关查明,事发时张宇并没有在岗。自2018年9月5日谢子阳调入二监区后,张宇、谢子阳共同值班4次,均私下约定只轮留一人在监区值守。10月3日晚,张宇按照约定回了家,他的值班签名由留守在监狱的谢子阳代签。

 

2019年4月22日,张宇、谢子阳出庭受审。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时指出,事发当天张宇脱岗,未能履行其值班职责,违反了夜间应由两名警察值班、不得私自调班换班的规定;而谢子阳一人值班却去睡觉,也未能正确履行在岗值班的职责。

 

“澎湃新闻10月8日发文,标题是‘每一道门是如何失守的’,”公诉人在法庭说,“通过今天的庭审,我们清楚了犯人脱逃的经过,这一切都发生在凌源第三监狱的监管之下,所以我们心中会有一个疑问,工作人员的责任心是如何失守的?”

 

公诉人认为,相关司法工作人员对规章制度的无视,是责任心缺失的原因,“张宇脱岗,谢子阳睡岗,乃至从二监区到指挥中心,倘若有一个环节的工作人员认真履行了工作职责,脱逃事件就不会发生。”

 

在法庭上,张宇请求从轻处罚;谢子阳则认为自己无罪,他说,当天他在白天值班了12个小时,晚上继续值班,只能算“备勤”状态。

 

在4月19日的庭审中,另一被告人王贯群亦被指控“严重不负责任”。公诉人认为,王贯群在履行管教副监区长及狱侦干事职责期间,不认真落实各项管理制度,在劳动工具管理、罪犯搜身、安全排查等方面出现重大监管漏洞。

 

王贯群称,他在工作中的确存在疏漏,但不构成刑事犯罪;去年两名罪犯脱逃前的10天,他都处于休年假或正常休息状态,直到事发后的10月4日上午,他准备去监狱上班时才得知犯人脱逃。

 

王贯群的辩护律师王誓华认为,两名逃犯从准备脱逃、实施脱逃到最终脱逃,整个过程与王贯群的管理行为没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在王贯群当时休假、相关岗位均有责任人的情况下,王贯群被指控的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应该不成立。

 

王誓华指出,当时监狱警务大队的多处看守人员有失职行为,另外监狱存在设施老化、警力不足、岗位责任不清、监管不力等管理漏洞,“不仅仅是工作人员责任心的问题”。

 

目前,王贯群一案庭审仍未结束。其他被告人所涉案件也尚未宣判。

越狱重刑犯小时无人察觉

推荐阅读

人间恶鼻烟胶卷篇:米兰达行动
1985年6月2日,美籍华人 吴志达 (出生于香港)在旧金山一家五金店偷窃工具时被店主发现,后者报了警,吴志达匆忙逃离了现场。 吴志达,来源:MJFA 几乎在警察赶到的同一时间,吴志达的好...[详细]
2019-04-08
两名重刑犯越狱,近5小时里无人察觉
锯断窗户杆、撬开四道门、翻过铁丝网,辽宁凌源第三监狱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越狱逃走。这起发生在2018年国庆假期的罪犯脱逃事件,曾引发媒体和公众的追问:两名犯人穿越监狱层层封锁的...[详细]
2019-05-02
昆明孙小果出事,却让云南孙氏家族浮出水面
这段时间,云南昆明的孙小果很火,因为他明明被判处了死刑,结果呆了十几年后,又出狱了,并且成为多家公司的老板。 截止到2018年底,孙小果重新成为昆明的娱乐行业老大,名下有KTV、洗浴中心、夜总会等,按道理说,有这么大的产业,应该可以洗心革面金盆洗手了。 可是人家孙小果就不,又去打架斗殴了,结果又进去了,他这一进去不要紧,就牵出了公众的一个大疑问: 孙小果到底有怎样的背景,才能够逃脱死刑的命运,只呆了十几年就出来了呢?很快有网友扒出孙小果的家庭背景,真的是深不可测。 对于这样的背景资料,我一向是不可不信,但...[详细]
2019-05-28
白晓燕命案:97年台湾少女白晓燕被绑架奸杀案:无良媒体比杀人犯更恶毒
1997年的 白晓燕命案 ,是台湾历史上的里程碑案件。本来可能被顺利救出的人质,因无良媒体的搅局失败,被绑架少女被强奸后遭虐杀。这起案件绝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可以说,它是台湾当...[详细]
2019-04-16
葬礼后一家人都奇怪的生病了,居然牵出一起投毒杀人案
1 出生于1972年的江红梅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某县一中学的音乐老师,父母已经退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江永田。江红梅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五年前,她和丈夫因感情不和而离婚,5岁...[详细]
2019-03-12
孙小果案一查到底,体现司法应有正义
作为一起公共性案件,孙小果案所有细节和全部过程,有必要置放于公众目光检视之下,这也是消除公众疑虑、真正办成铁案、恢复司法公信力的必然要求。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孙小果案的最新情况。通报显示,目前,已对11人采取留置措施,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此外,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监狱服刑期间因发明专利立功减刑、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等情况,也被公之于众。 之前,一则孙某某被审查逮捕的消息,曾引来网络热转,后被证实系误认,其实孙某某并非孙小果,但这...[详细]
2019-05-29
尸斑出现的时间,通过尸斑,如何推断死亡时间
1、 尸斑出现的时间 ,如何根据尸斑推断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尸斑改变 0.5--1h尸斑呈局限性,境界清晰,在低体位出现,小斑点,淡紫色 2--3h逐渐向周围扩大,境界有点模糊,在尸体低下部都出现 4--5h手指轻压尸斑退色。翻动尸体,现有尸斑消失,尸体低下部出现新的尸斑,即尸斑转移 6--10h手指强压尸斑中等退色。翻动尸体,原有尸斑不再完全消失,尸体低下部出现新的尸斑,切开尸斑皮肤血液流出,即两侧性尸斑 11--15h手指强压尸斑稍微退色。翻动尸体,原有尸斑不消失,新的尸斑也不易形成,切开尸斑皮肤,从血...[详细]
2019-05-13
头骨被大师复原之后,太原警方将官二代连同他爹绳之以法
1 1982年6月11日星期五。在山西太原,下午放学后,一群孩子在太原煤建公司的职工宿舍区踢球。 大家伙踢得来劲,这时一个胖小子飞起一脚,将球踢进了9号楼和11号楼之间狭窄的缝隙里,那缝...[详细]
2019-03-12
孙小果的后台保护伞到底是谁?
这 些天,孙小果案成为舆论持续关注的焦点。今天,此案终于引起中央层面的关注,将其列入全国重点案件,挂牌督办。 对于很多读者来说,孙小果是谁,可能还不是很清楚,我简要梳理一下此事的来龙去脉。 事情起因于此次扫黑除恶。4月24日,《昆明日报》报道称,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而报道中的这个孙小果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经被判处死刑了,为什么此次扫黑除恶还有他,此人竟然还活...[详细]
2019-05-25
死刑犯孙小果又活了再成恶霸!昆明恶霸孙小果保护伞是谁?
孙小果,男,昆明恶霸,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家庭背景深厚,其母亲孙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继父)李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数罪并罚,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1年后的今天,孙小果再次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在中央督导组的督办下,再次被抓。 01 孙小果当年有没有执行死刑 已知的孙小果母亲和继父都是公安系统的人员,官职并没大到天上去...[详细]
2019-05-17
孙小果由死刑犯变老板,这才是真正黑社会!
有一个恶贯满盈的罪犯,1998年就被判了死刑,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不光没有死,还成了大老板! 据说,这位昔日黑帮老大,动辄用刀砍人,光天化日下强奸民女,惨无人道地残害他人的恶棍竟然搞了一项发明。而这项发明让他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我用搜狗搜了一下,还真搜出了一条恶狗,此人叫孙小果,横行于昆明。提到他的名字,当地的普通人都会不寒而栗! 他有多厉害,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三头六臂倒是没有,但是心狠手辣是真的。 1997年11月的一天,有个女孩跟男友汪某说,孙小果以为她说了他的坏话,一直要打她,所以很害怕。这...[详细]
2019-05-21
男子强奸同乡女孩不构成犯罪?广东检方抗诉纠正
广州2月13日电(索有为韦磊高燕艳)记者2月13日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获悉,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判决撤销罗定市人民法院关于王某某不构成强奸罪的一审判决,认定王某某犯强奸罪事实清楚,...[详细]
2019-03-17
张扣扣案二审宣判:张扣扣除夕夜杀3人案二审宣判:维持一审死刑判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张扣扣除夕杀3人 二审维持死刑原判 2019年4月11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并...[详细]
2019-04-12
新西兰最血腥惨案,枪手直播大屠杀,至少49人死亡
这是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突发!今天(3月15日), 新西兰南岛基督城 发生恶性枪击事件。 截止目前,据CNN消息,警方确认,枪击事件遇难人数已上升至49人。不光如此,死亡人数还...[详细]
2019-03-15
山东东营王永杰、卢方志杀人抢劫案侦破纪实
1 作恶多端,在罪恶的路上赌注青春年华。 一场小雪过后,黄河三角洲大地上出现了一层厚厚的雾霜,旷野中那茂密的草丛和路边水沟中的芦苇都挂满了雪白晶莹的颗粒。2003年1月24日上午8时,两名...[详细]
2019-03-12
国民党特务及汤兰英,王守信,魏振海枪毙现场真实照片
建国初期,对国民党潜伏特务执行枪决 文革中哈尔滨处决反革命分子 1977年枪毙南通女巨贪汤兰英 1980年枪决建国以来最大的贪污犯王守信 1983年严打中处决流氓犯 1990年陕西西安枪决杀人犯魏振海 枪毙死刑犯瞬间 过去的死刑,我国只规定了枪决一种方式,正是基于减轻犯人痛苦的考虑,再加上枪决(爆头)也实在太惨烈了,而注射执行死刑能够更好地保全尸体,减少枪决造成的残忍场面,在修改法律时我国增加了注射的执行方式。 但由于注射执行还要进行药物研制、加强场所建设、进行人员培训,普及使用还需要一个过程,枪决方式还...[详细]
2019-05-09
孙小果的魔幻现实主义剧情,为何让我们毛骨悚然?
这个本子可以拿去给好莱坞拍大片了,太魔幻,我简直无法相信它是真的:一位1998年被判处死刑并被高院核准的强奸犯,组织黑帮蹂躏众多女性的首恶,竟是2019年大都市昆明夜场的大佬,多家公司的股东,而且还是狱中发明家专利拥有人?这个故事背后的谜团,不可思议系数,连导演都不敢这么编!细思极恐 警校孙小果组织一帮混混 开警车欺行霸市 轮奸和故意伤害女性多次 民愤极大影响极其恶劣 媒体人的呐喊让他声名远扬 被核准了死刑却依然活到了21年后的2019 不但活得尚好而且还在当大佬 https://www.worldofb...[详细]
2019-05-20
孙小果“死而复生”,背后是多大保护伞关系网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一条头版消息,将孙小果案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孙小果案,一经报道,就引发舆论极度关注,并引起中央高度重视! 死而复生的黑老大 孙小果,1975年生,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警校求学的他曾轮奸女青年。 案发后,出生日期改为1977年,以不满18岁的标准,被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入狱期间申请保外就医。 三年后,本该在监狱的他又残忍作案,并获死刑,但最后他居然逃脱死刑。 在20多年后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成了中央督导组重点提到的黑恶典型。 这么多离奇事件叠加起...[详细]
2019-05-27
  • 成都杀人掏肠事件:因感情纠葛,四川男子大街上杀人掏肠,手法极其残忍
    9月30日晚,当天下午6点多,成都双流温哥华花园四期有一男子持刀将一女子捅死,场面十分血腥。目击者拍摄的照片显示,男子行凶后并未离开现场,另有一男子坐在距离死者约4米远的地方,尚不清楚这名男子是否受伤。据现场目击者称,该男子杀人后还将被害者的肠子掏出。 双流警方经初查:赵某(男,52岁,简阳人)与死者鄢某(女,47岁,简阳人)及鄢某的朋友张某(男,50岁,乐山人)因感情纠纷发生矛盾,赵某持刀将鄢某当场杀死。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另据微博多个大V和媒体转发确认该事件: 新浪微博等网络综合整理报道...
  • 孙小果谜团解开之日,才是正义到来之时
    所以,问题不出在法律上,而是出在人上,不将这些人一个个揪出来,很难还原事实的真相,也很难厘清传奇色彩。 据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号透露的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这起案子之所以引起这么高的关注是因为孙小果罪恶昭彰的人生以及屡屡逃过严惩的传奇经历。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离奇走出监狱后摇身一变成为夜场大佬。澎湃新闻的报道比较完整地还原了一些基本事实。不论在以往的判决书还是在媒体报道中,孙小果可谓无恶不作、罪行累累,其违法犯罪行为令...
  • 马玉林探案(4):丢枪事件
    1、 1947年农历四月十八,是马玉林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赤峰解放了。 解放前,马玉林是穷苦人。解放后,他家境越来越好了。尤其使马玉林感到欣慰的是,他的码踪技术受到了当地公安机...
  • 杀死77人,只是布雷维克计划的第一步
    大家 还记得:2011年,在挪威「Utya-于特岛」上残杀77个人的 布雷维克 吗? 人们总以为公正的审判,就能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在布雷维克被宣判之后,又会天真地认为这是「天理昭昭」的胜...
  • 朱德孙子朱国华被枪毙,孙小果的大舅二舅亲爹干爹姑奶奶的去哪里了
    1983年,严打期间,一代开国元帅战功卓著的朱德总司令的孙子朱国华被枪毙了,年仅25岁。枪毙的理由是:利用办家庭舞会,播放黄色歌曲,看裸体画报和黄色录像,勾引、诱骗、笼络、控制、要挟女青年,进行流氓、强奸犯罪活动。 朱国华的行为其实就是组织淫乱的行为,要说能不能够得上死刑,那也未必。然而在一个元帅、三军总司令的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大义灭亲,给那个年代里热血沸腾的群众一个交代就成为了必然。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出自于清朝夏敬渠的《野叟曝言》。说的是帝王将相的子孙犯了罪,应该和普通百姓犯了罪一样惩处,不...
  • “死而复生”的孙小果,是谁的儿子?孙小果生父是谁?
    前不久,《昆明日报》的一则报道,浮现了一位熟悉的陌生人。 该报道称:昆明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提到孙小果三个字,很多人虎躯一震。 这听来卡哇伊的名字,却套在一位黑老大身上。20多年前昆明那个全国轰动的大案里,有个恶霸也叫孙小果。 同地同名同姓同是黑道中人,哪有这么巧的事? 从多处权威信源确认: 两个孙小果正是同一人。 只是,那个孙小果不是已经伏法了么? 1998年2月,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孙小果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他怎么活了? 孙小果...
  • 昆明孙小果案:这是检验扫黑除恶力度的典型案例
    孙小果,二十五年前让昆明百姓闻风丧胆,二十五年后让全国网民提心吊胆。 孙小果,没有人知道他的生父是谁,或许连他母亲都不知道。一个出身不明的野孩子,他生下来就是让世界发抖的。 下面我们再回首孙小果的罪恶经历和传奇般的起死回生术。 在孙小果19岁的时候,没事就可以开着警车满街跑,因为他的母亲是警察,他的继父也是警察,把警车当玩具,想多威风就多威风。 整个昆明的女孩子听到孙小果的名字就吓掉关条命。孙小果在大街上看到女孩子长的还行,就硬拉上警车,脱光轮奸。 当时的公检法拿他没有办法,孙小果犯强奸罪仅被判三年有期徒...
  • 宋学文无意捡到“铱-192金属链”,与它缠斗23年,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离世
    2019年4月23日,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宋学文在吉林去世。 1996年1月5日,19岁的宋学文,过着无数普通青年一样的生活。 职专毕业后分配到吉林化工集团建筑公司,每天早起工作,就想早日得...
  • 孙小果“死而复生”,背后是多大保护伞关系网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一条头版消息,将孙小果案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孙小果案,一经报道,就引发舆论极度关注,并引起中央高度重视! 死而复生的黑老大 孙小果,1975年生,云南昆明人。 1994年10月,警校求学的他曾轮奸女青年。 案发后,出生日期改为1977年,以不满18岁的标准,被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入狱期间申请保外就医。 三年后,本该在监狱的他又残忍作案,并获死刑,但最后他居然逃脱死刑。 在20多年后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成了中央督导组重点提到的黑恶典型。 这么多离奇事件叠加起...
  • 曾震惊日本的“秋叶原杀人事件”,一个岛国“死宅”的连环杀戮
    在日本,有一种可怕的生物,叫死宅。死宅,是御宅族的加强版,他们的特点是: 足不出户,不修边幅不善言辞,沉迷于动漫、电玩、二次元等自己的世界,精通某一领域,极端孤僻,不善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