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21:45:09 热度:

她剖开19岁孕妇的肚子,只为再要个孩子...

4月27日,位于芝加哥的“爱主耶稣医疗中心”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病人:

46岁的ClarisaFigueroa在家中拨打911,告诉接线员自己刚刚在家生了一个孩子。急救人员赶到Clarisa家中时,看到了满身是血的Clarisa和一个刚刚剪掉脐带的孩子,二话不说把母子二人送到了医院。

 

 

医院发现孩子是早产儿,生命体征虚弱,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医生把他放进急救装置,用呼吸器勉强维持着他的生命。

 

(示意图:perkins)

 

而另一方面,医院也对刚刚生完孩子的Clarisa进行了检查。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母亲完全健康,好像没有受到生产的任何影响。

 

在更进一步检查之后,医生发现Clarisa的身体各项指标,都不符合刚刚生育完之后的标准。也就是说,她并没有生过孩子。

 

那么孩子是哪儿来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图:刚出生的婴儿)

 

然而,不管医生怎么询问,Clarisa依旧一口咬定是自己生了这个孩子,谁也不能把这个孩子从她身边拿走。

 

Clarisa还反复表示:自己20多岁的大儿子去年因为意外去世,所以才想要第二胎。现在自己老年得子,真的非常幸运。

 

(图源:NYP)

 

医护人员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处理,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孩子的身世放在了一边。没人提出要找警察,当务之急是把孩子救活…

 

直到三周以后,芝加哥警察上医院调查,医生们才逐渐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图源:ABC)

 

 

 

 

没错,孩子的母亲不是Clarisa,而是一个不久前失踪的女孩。

 

女孩名叫MarlenOchoa-Lopez,今年只有19岁,但却已经结婚3年,并且是一个3岁孩子的母亲了。她生活在芝加哥郊区的下西区,是一个墨西哥移民为主的较贫困地区。

 

 

根据伊利诺伊州法律,女孩最低在16岁的时候就可以在父母都同意的情况下结婚。早婚早育在美国较贫困地区其实非常常见。很多女孩因为缺乏生理知识意外怀孕,并且也没有进行堕胎的途径,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当了单亲妈妈。

 

(图:Marlen生活的社区)

 

不过Marlen是幸运的,她至少有一个不离不弃的丈夫。

 

Marlen的丈夫(红衣)(图源:ChicagoTribune)

 

去年下半年,Marlen怀了第二胎,预产期是今年五月。这对于本就拮据的家庭来说,又增加了一份压力。为了分担丈夫的负担,Marlen自己开始在网上找好心人提供二手的婴儿衣物和其他用品。

 

(图:Marlen社交网站上的自拍)

 

这个时候有个好心人主动联系了Marlen,她说自己也非常喜欢孩子,并且表示愿意给她提供一些用剩下的宝宝用品。Marlen就这样结识了Clarisa。

 

然而Marlen并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陷入Clarisa布好的陷阱之中…

 

Clarisa与Marlen (图源:NYP)

 

事实上,自从自己的儿子去世之后,Clarisa就陷入了渴望孩子的一种疯魔状态。

 

警方后来发现Clarisa的社交网络账号充斥着小孩子的各种照片。久而久之,她的内心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既然自己不能生孩子,那就让别人帮自己生。

 

这里的生,并不是找代孕,而是将孕妇杀害,把孩子取出来。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她将自己的谋杀计划告诉女儿之后,女儿不仅没有制止,反而决定帮助母亲。

 

(图:Clarisa的女儿)

 

四月初,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的Marlen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进了Clarisa的家门。

 

然而幸运的是,当时女儿的男友刚好也在家中,男友知晓母女二人的计划后,强硬地阻止了她们的犯罪行为,Marlen这才得以安然离开,并未察觉到任何不妥,并向这家人表达了谢意。

 

(图:Clarisa女儿的男友)

 

可Clarisa并没有死心。今年4月24日,她再次联系了Marlen,告诉她自己有更多的免费婴儿用品可以给她。Marlen听到之后,欣然接受了这位好心人的邀请,再次来到了对方的家中。

 

吸取教训的Clarisa,在Marlen到达之前,想办法支开了女儿的男友。这样,家中就只有她们母女二人,再也没有人能阻止她们...

 

案发地点  (图源:ChicagoSuntimes)

 

为了掩盖接下来要发生的谋杀的声音,Clarisa打开家里的音响。她让自己女儿去吸引Marlen的注意力。

 

女儿拿着自己过世哥哥的照片,向Marlen讲述着自己家里的事情。

 

此时,在她们身后,Clarisa拿着电缆悄悄地接近了,突然把电缆套在了Marlen的脖子上使劲勒…

 

据女儿后来回忆,Marlen当时用手抓住了电缆,拼命反抗。Clarisa眼看自己一个人控制不住,便叫她来帮忙。

 

于是,女儿上前把Marlen的手指一个一个掰了回去。一个孕妇终究不如两个女人的力量,挣扎了五分钟后,Marlen停止了呼吸。

 

(图:悲痛欲绝的丈夫)

 

“我看到她失禁,就知道她应该已经死了”

 

Marlen死后,Clarisa拿出了一把骨锯,一条毯子和一个桶。用刀把孕妇的腹部剖开,取出了里面的婴儿,胎盘和脐带。手法十分娴熟,似乎她早就为这一刻做足了准备...

 

(示意图:hauntedprops)

 

Clasrisa将取出来的婴儿放进桶中,之后把Marlen的尸体裹在毯子里,拖到了户外的垃圾桶里。

 

做完这一切,她们才打电话给911,声称自己刚刚分娩,但婴儿没有呼吸…

 

救护车疾驶而至,把“母女”二人送到了医院。

 

 

 

 

与此同时,Marlen的丈夫还在苦苦寻找自己的妻子。当天,Marlen对丈夫说自己要出去一趟,晚上就回来。可到了晚上,妻子却迟迟未归,音讯全无。他意识到,妻子肯定是出事情了...

 

为了找到Marlen,她的丈夫动用了一切资源:媒体电视台轮番报道,当地教会也号召会员留意Marlen的车牌号。

 

 

随着时间的推进,丈夫也越来越心急:因为Marlen生产的时间快要到了。如果Marlen还活着,那么她就必须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独自生产…

 

丈夫本人也抱着自己3岁的儿子出镜,号召大家提供线索,希望找到自己的妻儿。

 

 

而这个时候,Clarisa还和自己的“孩子”享受着欢快的亲子时光,在社交平台上发了这样一张看似“温馨”的照片:

 

 

终于,在Marlen失踪以后的第三周,警方找到了一条重要线索:Marlen在失踪前曾经通过facebook的聊天软件与Clarisa接触。

 

警方立刻对Clarisa家进行了搜查,发现Marlen的车子就停在外面。很快,他们在住宅附近的垃圾桶内找到了Marlen的尸体,电缆还缠在她的脖子上,腹部有明显伤痕,这三周里,她一直被丢弃在这里。

 

Clarisa的“孩子”经过亲子鉴定,也被认定是Marlen的亲生骨肉。同时,医院也在进行内部调查,想要找到没有及时通报Clarisa异常举动的原因。

 

(图:父子团聚)

 

令人遗憾的是,医院发现孩子虽然活着,可他的大脑没有任何活动。也就是说,孩子很有可能是个植物人…

 

可Marlen的丈夫并不打算放弃这个孩子,为了治病,他在众筹网站上请求网友捐款。目前已经筹集了17000美元。但医生表示,婴儿能否苏醒,就只能等奇迹了…

 

 

 

网站上能看到丈夫和怀孕的Marlen以及大儿子其乐融融的照片。他们现在本应该庆祝新生命的降生,却要承受家破人亡的痛苦…

 

目前,Clarisa和她的女儿已经被警察抓获,对她们的审判正在进行当中。伊利诺伊州没有死刑,但Claris是蓄意谋杀,而且杀害的是孕妇,应该会受到重罚。

 

值得注意的是,案发时Clarisa女儿是22岁,比受害者就大了3岁,而且也有4个月身孕。

 

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同为女人,又同为准妈妈,她怎么能下得去手呢?

孩子肚子剖开19岁孕妇

推荐阅读

死刑犯最后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死囚在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会是怎样度过的? 有些人可能会为此感到好奇。 作为少数仍在执行死刑的西方国家之一,虽然美国有些州已经宣布死刑为非法,但还有31个州和联邦政府及军队保留着死刑法律。 截至目前,美国仍有将近3000人在等待处决, 这些人平均要在牢房中待20年左右,然后才会被执行。 而他们对囚犯行刑的方法主要是两种: 注射和电椅,其中大多是注射死亡。 即使已经经过了漫长的牢狱生活,但在生命最后一天, 这些死囚所度过的每一秒,依然要遵循一些非常具体的程序。 而且,也不止他们。这个过程中,狱警、牧师、律师...[详细]
2019-08-11
三亿円事件:日本近代史上最完美犯罪又称(三亿日元大劫案)
花费9亿9千万日元;动用调查人员17万;列为嫌疑犯的人数达到11万8000人;收到来自民间提供线索2万5000件;张贴寻求线索海报16种208万张。但是,直到日本7年刑事诉讼时效结束之时,仍没有破...[详细]
2019-04-09
马玉林探案(12):天南火光
1 马玉林递了入党申请书后,工作更加积极了。每有案子,他就把炕上的行李往里一卷,头一个作好出现场的准备,从不贻误战机,破案率颇高。 1962年夏,一天中午,平庄区旺甘池村发生一起...[详细]
2019-04-30
孙小果的背后是什么?
孙小果的案子一出,全国哗然,天呀,原来云南这么黑? 其实云南没有那么黑,更没有那么乱,云南的社会治安还是很好的。当年在云南坐长途车出差,一路上总有持枪核弹的警察盘查,很有安全感。同时,云南社会环境和社会正义也不缺,老张认识不少政法系统的人,一身正气,舍生忘死。云南民风也是非常朴实的,社会治安也是很安定的,所以,来云南旅游完全可以安心滴。 孙小果案子一出,很多人就憋着,一定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充当了孙小果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甚至能让一个死刑犯人复活。当然,这种拷问是正常的,毕竟新中国成立以来闻所未闻,什么人...[详细]
2019-05-31
孙小果伏法,诗意江湖原创长诗《恶人伏诛》
今儿一早就被恶人孙小果刷屏了,说来也是一件重大利好的消息,可我却总也高兴不起来。 孙小果 毕竟存在这样以为臭名昭著,恶行罄竹难书的巨恶终究是人间噩梦,确确实实也造成了昆明市众多女性的噩梦。 当看到资讯中少女张苑受害的过程,我竟然想到的是,索性让她死了算了,何必生前收到这样的非人折磨。 孙小果 我随即即兴写下《恶人伏诛》小长诗一首,分为两节,第一节是噩梦,第二节算是希望吧,大家请观看斧正: 《恶人伏诛》 第一节 恶人小果,其姓也孙。 臭名昭著,恶满乾坤。 强奸幼女,害人性命。 藐视法堂,大失人心。 纠结马仔...[详细]
2019-05-25
孙小果的爹是陈培忠还是李桥忠并不重要
孙小果在百度百科上的介绍已经变成了:孙小果,男,昆明恶霸。令人发指的恶行、诡谲的出狱路径以及嚣张的更名复出,这位备受关注的男子不断突破公众的想象力和忍耐力,更挑战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 质疑、谴责背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孙小果到底是谁?让他逃脱法律制裁重新做人的神秘力量到底来自何方?网民们投入到了浩浩荡荡的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正义队伍中。多位云南高官都深陷传闻。 一度,孙小果的生父到底为谁,成为舆论场最为关注的核心问题。 28日中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公布了孙小果案最新调查进展及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详细]
2019-05-30
马玉林探案(19):神速的脚步
1 在马玉林的家乡,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个盗窃分子作案后,背着偷来的赃物,急急地往家走。可是,当他的脚刚迈进院子时,一下子愣住了:马玉林正坐在院里的一个板凳上抽着烟,轻蔑地看着他。原来,马玉林从被盗现场上的足迹认出了他,追踪一段后,抄了近道走,比他先到了。马玉林掐灭烟头,站起身,淡淡地说:行了,你不用进院子,再把东西背回去吧! 这个故事显然带有传奇性,不过,人们还是将它传来传去,并且深信不疑。因为马玉林追踪破案速度之快,有时真是惊人。群众说:马玉林只要开始追踪,脚下就生风。侦破打狼沟门公社孙寡妇家被抢案,...[详细]
2019-05-16
龙虾男孩:家暴、谋杀,却逍遥法外!一双畸形的手成为了他肆虐的工具
在《美恐:畸形秀》中,有这么一幕,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 在美恐里面龙虾手Jimmy绝对是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人物,他敢于直面自己畸形的身份,是唯一有勇气跟社会斗争的freak了。 然...[详细]
2019-04-30
孙小果这次会被判死刑吗?他若不死,天理难容...
昆明百姓谈虎色变的夜场大李总孙小果... 孙小果及其保护伞们,这下应该完蛋了! 一个被判了死罪的人,不但没有死,而在21年后又再一次被抓。天真的确限止了我们的想象。所谓天真,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我们的社会是朗朗乾坤,可孙小果案改变了人们的对世界的认识。 多行不义必自毙! 孙小果在21年前没有死,今天他再次被抓,还能那么幸运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他这次可能是彻底要完蛋无疑了! 因为他这次是被中国扫黑险恶督导组给盯上了! 据相关媒体5月24日消息,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详细]
2019-05-26
网友为什么对孙小果亲爹这么感兴趣?
孙小果是孙猴子转世吗? 这个世界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永远搞不清楚。 可是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先有老子再有儿子,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闹不清自己亲爹老子是谁的,只有孙猴子。 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个猴子,却是天大的能耐。 孙悟空大闹天宫闯了那么大祸,却只罚了五百年。五百年是个什么概念? 地上一年,天上一天,碎碎不过一年半拘留而已,不是他爹厉害,谁信? 如今,这孙猴子似乎转世了。 在神奇的云南昆明,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诞生了一个叫孙小果的大人物。 孙小果的不可思议在于,他曾经被二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却没有死,也...[详细]
2019-05-27
孙小果|《南方周末》原文《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
孙小果案发后,正义的网友纷纷表达了对《 南方周末 》记者长平、余刘平生命安全的担忧,令人欣慰的是,他们目前都是安全的。此图为南都传播研究院院长、中国财富杂志社总编辑 余刘文 先生 《南方周末》1998年1月9日原文如下 令人发指的暴行 199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一家小酒吧内,16岁的少女张亭和男友汪某在喝酒聊天。 张亭说: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说:你怕他干什么?我来帮你摆平!告诉我他在哪里? 张亭当即用汪的手机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让汪通话。汪说: 听...[详细]
2019-05-29
孙小果、涂力军等黑恶势力被拔掉,孙小果、涂力军后台背景保护伞曝光
网曝孙小果20年前照片 2019年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悄然入驻昆明,不到一个月时间,横行在昆明的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被打掉,同时还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真是大快人心。 但是,人们发现,那个被打掉的孙小果,早在二十年前就被判处死刑,怎么又出来行恶? 原来,孙小果当年被判死刑,后来出狱了,还换过名字,开过饭店开过酒吧 孙小果到底是何方神圣?且听万小刀一一道来。 一、 孙小果,1975年10月27日出生于昆明。 1992年,17岁的孙小果入伍,后在某武警学校...[详细]
2019-05-19
孙小果背后的人竟然是CPZ!
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南方周末》1998年初刊发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中是这样描述孙小果的。 另一篇刊载在1999年《中国法律年鉴》上、作者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牛正良的文章中记载了孙小果的一件暴行: 1997年11月7日晚上,孙小果等人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某及其女友杨某某带到月光城夜总会,在包房内,孙小果等人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详细]
2019-05-26
马玉林探案(3):羊、狼和狐狸
1、 马玉林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是怎么练出这一手步法追踪和鉴定绝技的呢?这得追溯到很远的时侯。 他于1906年9月出生在内蒙赤峰县安庆沟乡元茂隆村。他家祖上几辈人都是穷苦的庄稼汉,家...[详细]
2019-04-15
孙小果身世曝光,然后呢?
千呼万唤始出来,孙小果的身世之谜终于揭开。 今天中午,云南官方已经公布:孙小果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对于这个结果,很多瓜友显然不满意。有几个朋友问我,这件事是真的吗?我说,应该是真...[详细]
2019-05-28
22岁中国留学生小陆Wanzhen LU在加拿大遭绑架,女性朋友目睹全过程
昨晚,在加拿大多伦多北部,发生一宗暴力绑架案。 1名22岁中国留学生,在公寓楼下停车场,被4名匪徒用电击枪电击多次,并暴力塞进一辆,黑色的道奇货车,随后强行掳走! 目前,该名留学...[详细]
2019-03-26
埃及黑寡妇,杀夫后油锅烹尸...
她本是一名身材姣好的兼职模特,却被人们称为黑寡妇。那天她杀死了丈夫,并将其阉割,再用刀把尸体剁碎,丢进了油锅里烹炸...... 这个女人名叫奥麦玛尼尔森,1968年在埃及出生和长大,18岁时移民到美国,曾是一名兼职模特和保姆。 1991年10月,当时年仅23岁的奥麦玛遇见了大她33岁的的飞行员比尔纳尔逊,不出几天两人就闪婚了...... 二人的感情来得快也去得快,婚后一个月,奥麦玛幻想中的幸福生活并没有出现,反而丈夫很快便露出真面目。 从埃及贫困区长大的奥麦玛从小就进行了割礼,使她对性生活心生恐惧,然而丈...[详细]
2019-07-01
辛托娅·布朗Cyntoia Brown杀人被判无期后,为啥全美国都为她求情?
昨天,31岁的 CyntoiaBrown辛托娅布朗 保释出狱 。在这之前,她已经在监狱待了15年,人生一半的时间,都在一间小小的房间中度过。消息公开后,在推上掀起一阵热议,许多人评论道: 终于,辛托娅出来了。 迟到的正义、久违的自由、幸好蕾蕾和卡戴珊帮她说了话等等评论,引起了报姐的注意。辛托娅是谁?为何坐牢,又为什么被保释出狱? 2017年底,MeToo运动兴起。 从好莱坞刮向全球的女性权益讨论,也让美国本土的民众对司法的不公有了数次大型讨论。 名人参与讨论的案件,热度更是蹭蹭上涨。 常年占领热搜顶端的卡...[详细]
2019-08-08
  • 孙小果案最恐怖的地方
    孙小果案的调查结果已经水落石出了。生母孙鹤予是昆明公安局官渡分局普通民警,继父李桥忠是昆明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除此以外,孙小果的生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与孙小果案无关的有关人员均已去世。 显然,官方已经定调:孙小果背后并没有舆论口中的大老虎。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如果说1994年孙小果因强奸入狱,他之所以能够获得监外执行的权利,是因为他的母亲和继父利用警察的职务之便包庇他,这一点在官方的通报中已经说明:母亲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的强奸罪被开除公职,并于1998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继父因帮助孙小果...
  • 鼻烟胶卷:泰勒谋杀派对,丛林正义,堕落的爱欲社交照背后的罪案故事
    鼻烟胶卷:今天依旧带了三个与社交照有关的疯狂罪案故事泰勒谋杀派对,丛林正义,堕落的爱欲,碍于最近敏感时期,已经控制了尺度。 谋杀 派对 来源:Facebook 照片拍摄于2007年7月16日晚间,17岁...
  • 死刑犯最后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死囚在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会是怎样度过的? 有些人可能会为此感到好奇。 作为少数仍在执行死刑的西方国家之一,虽然美国有些州已经宣布死刑为非法,但还有31个州和联邦政府及军队保留着死刑法律。 截至目前,美国仍有将近3000人在等待处决, 这些人平均要在牢房中待20年左右,然后才会被执行。 而他们对囚犯行刑的方法主要是两种: 注射和电椅,其中大多是注射死亡。 即使已经经过了漫长的牢狱生活,但在生命最后一天, 这些死囚所度过的每一秒,依然要遵循一些非常具体的程序。 而且,也不止他们。这个过程中,狱警、牧师、律师...
  • 非恋童癖罪犯为何性侵儿童?
    7月初,新城控股的董事长王振华因为涉嫌猥亵9岁女童被批捕。 据《新民晚报》报道,周某芬和女童的父母是朋友,她谎称带两个女孩去上海玩迪斯尼乐园玩,实则把她们带到了上海大渡河路一家五星级酒店。6月29日下午,王振华对9岁的女童涉嫌实施犯罪。事后,受害女童向身在江苏的母亲打电话哭诉。6月30日这位母亲到沪报警。 最初看到说法是,据周某芬交代,王振华给了她一万元人民币的酬劳,后媒体又揭露,周某芬和王某华实际是(或者过去是)情人关系。 周某芬的朋友王江(化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周王二人同为常州武进人,相识于20年...
  • 孙小果生父越简单,这事越不简单
    一个二十年前罪大恶极的强奸死刑犯,借助各种违法手段,在狱中闪转腾挪,变为狱中发明家,获得减刑;随后,又神秘出狱,摇身一变,成为了昆明地界的大李总。 公众普遍对孙小果的这一系列神操作充满好奇:他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能量?他的神秘生父,究竟是什么人?是否在他的减刑与出狱中,充当了重要角色? 在舆论紧追不舍之下,今天中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公布了孙小果案最新调查进展及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的情况。 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其生父陈某,系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其母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
  • 杀死前女友并碎尸?缪新华案十四年后迎来无罪判决
    2017年9月1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缪新华故意杀人,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包庇再审一案,依法做出撤销原判,宣告缪新华、缪德树、缪新容...
  • 成都杀人掏肠:成都双流发生男子当街杀人事件 因感情纠纷男子当街杀人掏肠....
    成都杀人掏肠 :成都双流发生男子当街杀人事件 因感情纠纷男子当街杀人掏肠....9月30日晚,当天下午6点多,成都双流温哥华花园四期有一男子持刀将一女子捅死,场面十分血腥。目击者拍摄的照片显示,男子行凶后并未离开现场,另有一男子坐在距离死者约4米远的地方,尚不清楚这名男子是否受伤。据现场目击者称, 该男子杀人后还将被害者的肠子掏出。 双流警方经初查:赵某(男,52岁,简阳人)与死者鄢某(女,47岁,简阳人)及鄢某的朋友张某(男,50岁,乐山人)因感情纠纷发生矛盾,赵某持刀将鄢某当场杀死。目前,案件正在进一...
  • 马玉林探案(20):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 十年动乱中的马玉林,以暮年病弱之躯,坚定地挺立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的第一线上,擒凶捉盗,功绩斐然。有人统计过,他仅在1969年那一年中,就破案六十多起,约占全县破案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有一天,他到哈拉道口、河南营子等地走了一趟,即破获各类刑事、治安案件七起。 有人据此以为,马玉林侦查案子总是很顺利的。这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现象。实际上,在同刑事犯罪作斗争中,马玉林不仅要付出巨大的精力和体力,承担着风险,而且要与狡诈的犯罪分子斗智周旋,冲破重重迷雾,才能直捣他们的巢穴。 马玉林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使一些犯罪分...
  • 孙小果案可能没有老虎陈培忠,只有苍蝇李桥忠——不要小看继父李桥忠的能量
    ❶ 孙小果的案子,前两天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终于通报了相关情况。 结果出来后,大家略有失望,本来期待中的大老虎没有出来,出来的是几只苍蝇 。本来寄以厚望的孙小果的生父,从公布的情况来看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但其实仔细分析一下,我们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细节。 首先我们指出前两天公众号人民路了56号发的特别火的一篇文章《孙小果生父虽不神秘,他继父却不可思议》里面的几个问题。 这个文儿显然没有仔细看通报,否则不会花那么多的篇幅来说死刑改判的事儿了。通报里明确的写了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 再审改判...
  • 清朝的一桩奇案,至今无解
    清朝人刘世馨撰写的《粤屑》,记载了一件明代在广东新兴县发生的奇案。 新来的李知县出城,看见一个坟堆前有一个女子穿着艳妆在哭丧,非常奇怪。 可是再定睛细看,这女子却是穿着丧服...